小說 達人專欄

《把咩記》第二十五章|飯後(2)

Lany | 2022-03-08 09:00:04 | 巴幣 4 | 人氣 50

連載中《聖克萊治學院Ⅱ:把咩記》
資料夾簡介
初次離家的妖怪少女小咩碰上人類少年水城龍川,會擦出什麼火花!?

  夏宮也得知了父親的死訊,不早不晚,就在他回到家後不經意開啟神眼的電視台功能。老實說,打從九月初得知病危消息後,他已養成三天兩頭去留意妖怪界新聞的習慣,豈料就在今天確認惡耗!

  比起哀悼、憂傷,夏宮的心情更接近「戒慎恐懼」,因為母親生前一再提醒他要學習自保,就是因為獅妖王一旦過世,直到繼位者塵埃落定前,所有血脈相連的王子都可能遭逢生命危險!

  新聞台開始介紹獅妖社會的繼承制度,下一則新聞也繼續繞著獅妖打轉,不過主題略有變化,反過來聚焦在外界對肉食妖黨的質疑。

  首先,距離官方公佈的日期已過了一個月,為何要延後一整個月才公佈死訊令人匪夷所思。再加上,據傳肉食妖黨的黨務似乎已停擺超過一個月,引發高度懷疑普黎曼其實更久以前就已經往生。

  新聞台還獲取小道消息,關於之前四界會議發生在天使界的「意外」,所以用了不小的篇幅報導,甚至以模擬畫面重現整個事發經過。

  夏宮沒心思再看下去了,左眼的畫面也恢復原樣,變回他房間的天花板,現在的他倒在自己柔軟的床上,嘯溤再次拿下籃球比賽亞軍的現實就讓他有些無精打采,又聽到父親過世的消息更使他感到無助。

  他擔心接下來的生活出現變數,雖然他是普黎曼的私生子又長居人類界,屠殺王儲的殘忍行動或許能「不小心」放他一馬,但就怕有個萬一,尤其是小咩還在他家,他更擔心波及旁人也遭遇不測。

  「阿謙,我好囉,快點出來吧。」

  小咩的聲音從餐廳傳來,夏宮連忙從床上爬起來走向餐桌,滿滿的食物看起來豐盛可口,而且最有特色的一點是,全部「素食」!

  小咩笑咪咪地要夏宮趕快坐下,然後從背後拿出一支長玻璃瓶,形狀挺像酒瓶,用的是軟木塞而非鐵瓶蓋,瓶身也沒有任何標籤,只浮貼了一張小卡片,上頭寫著:

  送給十八歲的謙 媽媽

  「祝你生日快樂,阿謙!」小咩開心地叫,然後替夏宮倒了一整個玻璃杯。

  夏宮著實嚇了一跳,難怪小咩剛才拼命阻擋自己到廚房幫忙,因為她以為他是今日壽星!

  雖然誤會一場,不過這番好意夏宮也心領了,他先向小咩微笑致謝,然後才揭曉真相──他的生日其實在十一月二日,而且屆時也才滿十七歲,而非卡片所寫的十八歲。

  「啊啊……原來我弄錯了,對不起。」小咩不好意思地道歉。

  因為她住的房裡貼著一張十月十八號日曆,她之前一直不曉得代表什麼意思,直到昨天晚上意外注意到這支長玻璃瓶貼的卡片,才聯想到會不會是夏宮生日,結果只是她會錯意罷了!

  「沒關係,你是看到那張舊日曆吧?它從我小時候就在了,可能是對母親來說別具意義的日子吧?」夏宮溫柔地安撫完,又轉換成開心的語調「而且小咩,我更應該謝謝你,因為我完全不知道母親提早準備了十八歲生日禮物,你找到它真是幫我一個大忙!」

  「真的嗎?太好了!」小咩雀躍地說,接著瞄了一眼玄關的方向又問:「對了,阿謙,你知道脩焰今天會不會來嗎?」

  「他可能剛好排班要打工,我們先吃吧。」夏宮笑道,他瞥見小咩準備了第三份食物,不過脩焰幾乎都會例行來他家檢查冰箱或寫作業之類的,今晚應該遲早會出現的吧?

  他們就座開動,也聊了不少關於小咩出國的所見所聞,這比昨夜一起絞盡腦汁想蒙人耳目的說詞有趣多了,夏宮也首次從小咩口中聽見一位名叫「芭櫻」的朋友,雖然不清楚是什麼來頭,但聽她興致盎然地誇讚那位朋友,便直覺對方是個法力高強又神秘的好人。

  「對了小咩,不妨哪天邀芭櫻來我家一起吃飯,如何?當作感謝她一個月多以來這麼照顧你。」夏宮靈機一動提議道。

  「這個嘛……自從我住到翡翠花園,她只在樓下的公共圖書室找過我一次,之後再也沒踏進來一步了,她說這裡──尤其是這一戶的位置──能嗅到惡魔的氣息,而她不太喜歡惡魔……」

  小咩苦笑道,她希望自己的描述不會讓夏宮感到自宅出了什麼問題。

  「但另個層面來說,她也是對阿謙家的安全感到很放心啦,因為她說過惡魔在這裡搶走鑰匙的機率微乎其微,所以沒有進來保護我的必要。」

  實力比惡魔強卻又討厭惡魔……對夏宮而言很難想像芭櫻究竟是何方神聖,而且聽小咩說她儘管出國期間全天候隨行,但從不交談或一起體驗各種有趣的行程,僅是隱身在遠處默默守候,沒有流露絲毫玩心或情感這點尤為奇特,或許待下回凱來訪時能探聽一二?

  「不過,就算惡魔現在突然出現,我也有法子對付他們了!」小咩洋洋得意地說「我已經跟鑰匙訂好了一個『祕密作戰計畫』,雖然偶而需要犧牲幾小時無法使用鑰匙,但儲存起來的魔力就能讓我自己隨時有能力擊退惡魔,很棒對吧?」

  「可是,在那『幾小時』你不會覺得危險嗎?」夏宮好奇地問。

  「不會,我只在最安全的情況才啟動。」小咩信心十足地答。

  他們持續閒話家常與用餐,夏宮也三不五時望向那只盛滿透明液體的玻璃杯,第一直覺那是某種魔藥,看起來跟一種他曾喝過的魔藥很像,一瓶讓他釋懷喪母悲傷的神奇魔藥。

  不過,究竟眼前這瓶是什麼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