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六章 最強的夥伴(上)

小壕哥 | 2021-10-24 17:47:49 | 巴幣 0 | 人氣 61

連載中排球少年(非同人、非原創、練習)
資料夾簡介
依據我最喜歡的動漫為基礎 作為練習的作品 由於有抄襲的嫌疑 之後若是確認不行,會刪除

  上午六點,不知不覺一個小時過去了。
  排球被輕扣落下,雙臂往前一伸,卻還是沒接到球。
  哎呀--
  平衡一失便往前一趴,正臉與地面親密接觸,鼻子痛得不行。
  「腳怎麼沒在動,昨天接發球時的反應跑哪兒去了,給我專心點。」
  看見在地上磨擦的向飛陽,岳影雄可沒有絲毫憐憫。
  「唔…一直在練接球。」
  向飛陽從地上爬起來,語氣有些失望,原本他還以為終於可以正式練習扣球,卻沒想到由始至今、滿滿一個小時都在練無聊的接球!
  由於時間緊湊,他使出幼童般的胡攪蠻纏,在地上打滾道:「時間都要沒了!好想試試扣球!好想跳起來啦!」
  「要跳去旁邊跳!」岳影雄不耐煩吼道。
  「喂!你們倆。」
  田仲龍出聲制止宛若潮汐的爭吵,嚴肅地向兩人警告道:「我話說在前頭,阿坤學長平時人是很好,但是生起氣來可是很恐怖的,非常--」
  隊長的面孔一瞬間在腦海裡閃過,兩人皆是起了雞皮疙瘩。
  「……知道。」
  「我們的偷練要是被他知道就完了,我也會完蛋……」
  說到一半,田仲龍似乎意識到了什麼,挺起胸膛壯著膽子說:「不要以為我是在害怕喔……一點兒都不怕……完--全不怕……」
  咔--
  背後的鐵門突然被拉開,田仲龍頓時打了個冷顫。
  「哦!果然在練習嘛~~」
  熟悉的聲音傳來,田仲龍驚訝地回頭望去。
  「阿孝學長!」
  帶著爽朗笑容的袁孝走了進來,親切地向三人問早,田仲龍臉上卻充滿疑惑,似乎是在 想究竟是哪裡出了破綻。
  「誰叫你昨天不是很奇怪嘛~~」
  袁孝換上排球用運動鞋以及運動服,一邊熱身一邊說:「明明平時都趕在最後一秒才到的人,突然說要保管鑰匙。」
  切中要害,田仲龍神色一僵,結巴地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從他進來到現在,三人都沒有說出半句話,袁孝想了想,笑說:「放心啦,我不會跟阿坤說的,再說秘密訓練的感覺好刺激喔~~」
  此話一出,三人皆是鬆了一口氣,並且有了副隊長的加入,以後早上的練習就都有了保證,更是倍感輕鬆。

  膝蓋彎曲緩緩躍起,筆直的身軀在空中慢慢綻放,岳影雄輕輕托球送出。
  一聲嘶吼緊隨而至,田仲龍大力揮舞右臂,動作豪邁奔放,擊球聲火爆炸裂。
  靜與動的極致銜接得恰到好處,好似一圖優美的畫卷。
  「好耶!傳得好。」田仲龍舉手高呼。
  體育館角落的空曠處,接球訓練沒有停下,不過明顯有人心不在焉,看著一臉暢快的學長是滿臉羨慕。
  即便墊過來的球落在頭上,卻一點感覺都沒有,依舊孜孜不倦地看著場中。
  「我也好想打喔!也托球給我啦!」向飛陽終於忍耐不住,衝著場內大喊。
  岳影雄轉過頭來,皺著眉頭,一臉不耐。
  「你不是最愛托球了嗎?那就也托給我嘛,一球就好!就試一球,好嗎?」
  「不要。」秒答。
  一旁的學長和懇求的主人公滿頭黑線,那種沒有思考就立刻拒絕的態度,顯然十分孩子氣,三人一臉無語。
  「怎麼這樣啦,小氣鬼!」向飛陽不滿道。
  田仲龍不甘寂寞地幫腔道:「就是說啊!」
  胡鬧抗議聲中,岳影雄突然回頭,抬手就是一球打去,沒有給多少反應的時間,向飛陽剛把手臂擺好,球還是接飛了。
  見此結果,岳影雄淡然說道:「剛才可是正面球,沒有接球就沒有托球和攻擊,連這種球都接不到的人就少說大話了。」
  話語十分尖銳刺耳,複雜的情緒爬上向飛陽臉上,岳影雄不看任何一眼,繼續說著:「週六比賽當天,托球也會盡可能全集中給田學長,攻擊的事就交給田學長吧,你只要努力不扯後腿就好了。」
  向飛陽緩緩低下頭顱,陰影遮蓋了臉上的神情。
  「要是我的接球可以達到你滿意的程度,那你就肯給我托球嗎?」
  努力維持著冷靜的言語,任誰都能感受到其中的怒火,但岳影雄絲毫不在意。
  「只要對『勝利』必不可少的傢伙,不管是誰我都會托球給他。
  但是我想,現在的你對『勝利』而言,可有可無。」
  平淡的語氣似乎在表明沒有針對何人,僅僅不過是陳述事實而已。
  「傷貴份喔!」(太過分了)
  田仲龍感覺一肚子火卻無處發洩,一旁氣得跳腳。
  「就偶爾給他幾球不就好了。」
  袁孝搖頭嘆氣,插腰看著背對眾人的岳影雄,有必要把話說到這個份上?
  拳頭用力緊握,手背上青筋外露,低著頭的背影在微微顫動,即便再憤怒,也只能使盡全力忍氣吞聲,向飛陽咬著牙一言不發。
  時間一晃而過,轉眼就到了七點,岳影雄招呼眾人齊心協力地收拾著案發現場,彷彿剛才的插曲不存在。
  只有一人無法忘懷,不甘的怒火只能在心裡不斷吶喊。
  可惡!
  可惡--

  校園生活正式開始,課堂中因早起而疲憊的田仲龍趴在桌上睡覺,沒有注意到黑著臉的老師走到身後,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就無需贅述了。
  中午休息時間,天氣已經回暖,吃飽喝足過後。
  樓宇間的草地上,有兩人練著排球,來回傳遞略顯不順。
  啊!向飛陽又一次接球失敗
  袁孝瞇眼笑了笑,一邊示範動作一邊建議道:「小陽,你把下盤再放低一點,試著將球朝著飛過來的方向打回去看看。」
  「好的。」向飛陽用力點頭
  有了袁孝的指導,練習進度漸入佳境,向飛陽的動作不再僵硬,順利不少。
  「吶~小陽,明天開始我給你托球怎麼樣?」
  「真的嗎?!」
  「別看我這樣好像很悠閒的樣子,我好歹也是烏野的正選舉球員,你不是想練扣球嗎?」
  「啊!是的,我非常喜歡扣球,成功時感覺很痛快,最重要的是有夠帥啦!」
  突如其來的驚喜,向飛陽高興得手舞足蹈,開心的情緒迅速感染周邊,似乎連腳邊的小花小草都成長得更為茁壯了。
  袁孝笑瞇瞇地說:「看來你真的對扣球充滿熱情啊~~」
  「是啊,國中時別說舉球員了,三年級之前社員就只有我一個,總是讓籃球社的朋友幫我托球,畢業之後,雖然還有一年級或阿姨大媽,以及女排的人願意幫忙……但就算是再怎麼要好的朋友,也不可能成為我真正的隊友。」
  向飛陽停下動作,閉上眼暢遊回憶,其中有他人幫助時得快樂,有獨自鍛鍊努力不懈的辛苦,但更多的是……孤單。
  「所以,總是會想進了高中之後會碰上什麼樣的舉球員……」
  --技術真爛。
  「抱著期待……」
  --蹩腳。
  「……來到這裡的。」
  腦海畫面中,只有一張可惡的嘴臉,說出來的話像噴出來的屎,一瞬間向飛陽感覺就像沒有了未來,低下頭情緒十分失落。
  「所以說我也是舉球員,我會托給你的啦~~」袁孝苦笑著連忙安慰道。
  此言好似一汪清泉流入心中,揚起笑容如陽光燦爛,戛然而止又烏雲密布,向飛陽的表情變化如此極端,看得袁孝是一頭霧水。
  「不,可是…要是真的讓袁學長托球給我的話,我會覺得…好像有種輸了的感覺……」向飛陽斷斷續續地將話勉強從牙縫中擠出來。
  見狀,袁孝嘆氣說道:「小陽你為什麼一定要跟岳影雄摃上呢?如果是我,會盡可能不跟厲害的傢伙競爭呢~~」
  「國中那場比賽,岳影雄他不論做什麼都很出色,還比我高那麼多,總之就是很強……看到他站在面前,就感覺超討厭!」說著,向飛陽面上流露出一絲厭惡。
  一頭吃人的野獸在你面前虎視眈眈地看著你,不管是誰都會感到不自在的。
  「我想我懂你的感覺。」

  通道間人來人往,一個打著哈欠的身影,在轉角處的自動販賣機前停了下來,這個位置正好不會被兩人看見。
  「所以,我是想要打敗岳影雄才來到烏野的。」
  說話聲鑽入來人的耳內。
  「嗯~~我明白了……那,小陽你阿,是為了打倒岳影雄才打排球的嗎?」
  直指內心的發問讓向飛陽愣住了,總是笑瞇瞇的、感覺人畜無害的副隊長,在他心目中頓時變得高大偉岸。
  「哎?那個…這個嘛……」
  仰頭喝著飲料,靠在旁邊的牆壁,繼續聽著兩人的對話。
  這小子,午休時間也在練啊……平淡的表情下,其實相當意外。
  轉換心情思考過後,向飛陽組織語言說道:「我是想要讓自己強到可以打敗他,這樣一來,就可以跟更多厲害的傢伙較量一番,也不會一下子就輸掉,總之,我已經不想再輸了。」
  不願敗北的心情,當然不只有他一人,勾起思緒後,人影扭頭逕直離去。
  「呼~~換句話說,在你心裡同年紀的人當中,排在第一名最強的寶座上的人,就是岳影雄囉?」
  哈……?對於袁孝的總結,向飛陽說不出得難受,但又不得不回答。
  他艱難開口:「呃……不……是……不……對……」
  就是不想承認,對吧……向飛陽糾結不已的態度,盡入袁孝眼底,無奈之下也只能另闢蹊徑,從別的方向來開導了。
  「如果說他曾是『最強的對手』,那現在不就是『最強的夥伴』麼?」
  一語點醒夢中人,向飛陽此時才終於反應過來,原來隊長是這個意思,不過……感覺還是很不爽啊,唔……繼續將手中的排球搓圓捏扁。
  見他繼續糾結,袁孝不禁喟然一嘆,真是拿他沒辦法耶~~
  「好啦~~我們繼續囉!」
  「是!」

  下午四點,鐘聲響徹整座學校。
  學生人潮一波波蜂湧而出,朝著各個社團高歌猛進,迫不急待的腳步聲霎時引起陣陣地鳴。
  向飛陽剛剛來到體育館大門前,聽著裡面隊長的指令同步熱身。
  伸展到一半,岳影雄也到了,示意向飛陽跟著他走。
  「走了。」
  「喂,要去哪裡?」
  「在這裡沒法好好打球不是嗎?我找到練習場地了。」
  「喔~!做得好,影雄,表現不錯。」
  「你什麼時候變成我的上司了。」
  「不要這麼容易生氣嘛。」
  拌嘴間兩人漫步離去,他們沒有注意到,另有兩道身影從兩人來時的道路走來,目的地正是第二體育館,其中一人甚至比岳影雄還要高大。

  難道這兩個人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