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白馬王子幫幫忙》第八章 分裂 (上)

獅子&雷格(因該) | 2021-10-22 21:00:14 | 巴幣 10 | 人氣 63


  禮拜一出門時,外頭正在下雨。
  據新聞說,由於颱風外圍環流的影響,這一整個禮拜台北的天氣都是多雲有雨。於是,雨傘就成了這個禮拜不可或缺的良伴。話雖如此,一整個禮拜都在下雨也未免太鬱悶了。
  下雨天就算有雨傘衣服還是很容易弄濕,到時還要到學校晾乾真的很麻煩。
  不過最讓人在意的,還是賴儀如的事情。
  不知道林依芸要用什麼方法找到證據。
  就在我煩惱的時候,教室附近時突然傳來激烈的吵架聲。
  「妳說禮拜五放學之後妳去哪了啊?」
  「我去哪裡是我的自由,沒有必要跟妳報備吧?」
  「不敢說是嗎?我看妳根本就是作賊心虛!」
  「就說了我沒有必要做那種事!」
  用下巴想也知道是誰在吵架。
  結果還是用正面對決的方式是嗎……不知怎的,很有林依芸的作風。
  我嘆了口氣,走進教室。
  林依芸一發現我出現,就立刻跑過來,緊緊抓住我的手臂,同時伸手指著賴儀如。
  「誠!她都不敢說自己禮拜五放學後去哪了!」
  林依芸像小孩一般,劇烈的晃動我的手。
  相反的,賴儀如看到我的時候是一臉的慌張。
  「王、王子同學……」
  我猜賴儀如大概不想跟別人說自己在打工的事,所以才不願意跟林依芸講吧。
  於是我走到賴儀如的旁邊,用只有我們兩人可以聽見音量問道:
  「是去打工了嗎?」
  賴儀如垂下頭,猶豫了很久,最後搖了搖頭。
  咦?不是去打工?
  「那是被班導叫去嗎?」
  搖頭。
  「林老師?」
  搖頭。
  「執事?」
  搖頭……
  「那到底是去找誰了!」
  我不自覺的大聲起來。
  賴儀如害怕的縮起肩膀。
  班上也開始議論紛紛,不過我不在乎。
  「我……不能說……」賴儀如小聲的呢喃。
  「為什麼不能說?我們不是好朋友嗎?有什麼事情不能說的?」
  賴儀如用力搖頭。
  「對不起……」
  「為什麼要跟我說對不起?難道真的是妳去跟教官說的?」
  「不是的!那真的不是我!王子同學這點你要相信我!」
  「妳都不相信我了,要我怎麼相信妳!」
  我幾乎是用吼的對賴儀如說道。
  只見她睜大眼睛,眼鏡背後泛起淚光,嘴唇微微顫抖。
  「真的不是我……」
  她低頭,以不能再細的聲音說道。
  「我不相信妳……」
  說完,我頭也不回的穿過賴儀如,坐到自己的位子上。
  在那之後,賴儀如有沒有哭,我也不知道,因為我不在乎。
  我被自己的憤怒蒙住眼睛。
  但是心中除了憤怒,還有一種想哭的感覺。
 
 
  一整個上午,我沒有跟賴儀如說半句話,而她上課時也只是低著頭默默看課本。
  我們兩人宛如兩條平行線一般,沒有任何交集。
  坐在前面的小雪不時回頭,投來關心的眼神,但是我並沒有理會她。
  一到中午,我就離開教室,去三樓找學姊。
  「原來……發生了這種事。」
  學姊一如往常的坐在語言教室的講台上,一邊聽我碎碎念,一邊吃著便當。
  雖然我也把便當帶來了,但我卻沮喪的吃不下去。所以從剛剛開始,我就把禮拜五到今天所發生的事通通告訴學姊。
  「王子學弟也真是辛苦,我們學校的教官真的很嚴厲。」
  「讓我沮喪的不是教官,而是小如她居然去舉報我們,只因為對林依芸的惡作劇生氣。」
  「學弟這樣說就不對了,那件事來看是林依芸的不對哦!」
  「我知道那是林依芸她的不對,但是通報教官也太……」
  「賴儀如學妹只是沒說自己去哪了,不代表她就是犯人啊?」
  「既然不是犯人,為什麼要遮遮掩掩的……」
  「女孩子總有很多事不能夠讓別人知道嘛!」
  學姊裝可愛的把手抵在臉頰上,讓我忍不住苦笑。
  「即使會傷害到其他人也不能說?」
  「或許是因為講出來,對那個人的傷害更大也說不定。」
  學姊看著窗外還在下雨的天空,輕輕說道。
  我從未想過這個問題,不禁認真的思考起來。
  什麼樣的情況,會比讓朋友誤會更嚴重?
  「難、難不成小如她有男朋友了?」
  「學弟的推理似乎有待加強呢……」
  學姊拿起保溫杯,輕輕的啜飲說道。
  「嗚……」
  被人搓到痛處的我發出細微的哀嚎。
  「總之,王子學弟應該要多相信賴儀如學妹一點,畢竟上次也是學妹把你給救出來的。」
  這麼回來,學姊上次也有到場。
  「學姊,可以告訴我,妳們上次進入象牙塔看到了什麼嗎?」
  「秘密。」
  「咦?」
  「這是機密事項☆」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裡頭有很多女孩子的小秘密,必須要王子學弟自己去發掘才行。」
  「怎、怎麼這樣……」
  「不過倒是可以給點提示。」
  我身體打直,認真的看著學姊。
  學姊深吸一口氣。
  「水!」
  過了十秒……
  「就這樣?」我問。
  學姊點了點頭。
  「太少了吧!至少五個字、至少提示五個字吧?」
  「真拿學弟沒辦法。」
  學姊嘆口氣,接著舉起右手。
  「W、A、T、E、R!」
  「還是一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我跟學姊打打鬧鬧的時候,十二點半的鐘聲響起,要回班上午睡了。
  「明天,還可以看到學姊嗎?」
  「嗯,我在這等你。」
  「那學姊,明天見!」
  我向學姊揮手道別。
  學姊也揮了揮手,一如往常的露出溫柔的笑容,跟我說了聲「再見」。
 
 
  回到教室,心情好了很多,都多虧學姊。
  賴儀如跟小雪沒有過問我去哪裡,況且她們應該也已經知道學姊的事了。
  看到我露出笑容,小雪也比較開心一點。
  倒是林依芸在午休前跑來問我去了哪裡。當我回答她是去找學姊時,卻發現她像是吃了酸梅似的臉皺在一起。到底兩人之前在象牙塔發生了什麼事?但就算我問林依芸,她也絕口不提,看來真的是有些事情。
  午休我坐回自己位子時,右邊的賴儀如像是小兔子一般嚇了一跳。
  我嘆了口氣,總覺得自己像是大野狼。
  「我沒有在生氣了。」
  賴儀如緩緩的轉頭看我。
  「只是我很想知道妳寧願讓我生氣,也不想說出來的原因是什麼。」
  賴儀如又低下頭。
  「無論如何都不想讓我知道?」
  賴儀如沈默了一會,點點頭。
  我再次嘆氣。
  「但是真的不是妳去跟教官說的對吧?」
  用力點頭。
  妳倒是說句話啊……
  「我相信妳……」
  賴儀如睜大眼睛。
  「因為我們是朋友。」
  垂下肩膀。
  咦?我說錯話了?
  在風紀上台前,賴儀如小聲的跟我說道:
  「謝謝……」
  我點點頭,趴回桌上。
  「晚安……」
  這種時候要說午安吧……
  我在心裡吐槽,同時慢慢睡去。
 
 
  放學的時候……
  「王子哥哥一起回家吧!」
  「王子同學一起回家吧?」
  「誠要跟我一起回家啦!」
  發生了這樣的慘劇。
  這是什麼既視感?好像在某部動畫裡面看到過?
  話說回來,怎麼剛好今天三人都心血來潮的想一起回家?
  況且外頭還在下雨,三人一起撐著雨傘走在路上有點尷尬。
  但是這種話我打死也不會說出來。
  「要不大家一起回家吧?」
  我最後得出這個皆大歡喜的結論說。
  「但是,小雪跟賴儀如的家都在反方向吧?」
  「小雪沒關係!賽巴斯醬可以去王子哥哥家接我!」
  「我、我也沒關係!多走點路比較健康!」
  看樣子兩人都下定決心,那就沒辦法了。
  「那就一起——」
  我轉頭看向林依芸。
  「我不要!我只想跟誠一起回家!」
  林依芸突然大喊,一把抓住我的手,把我拖出教室。
  接著一口氣衝到校門口,將小雪跟賴儀如甩在後面。
  到校門口時,林依芸突然停下,我一時失去重心差點跌倒。
  「怎、怎麼了?」
  我雙手貼著膝蓋,喘氣的說。
  「誠一定覺得我很討人厭對吧……」
  林依芸背對我說道,我看不到她此刻的表情。
  「怎……怎麼突然這麼問?」我訝異的問。
  「我一直誣陷朋友,還想獨佔你……誠一定討厭我了對吧……」
  林依芸肩膀微微的顫抖,聲音聽起來好哀傷。
  她……在哭嗎?
  周圍的雨聲太大,聽不見其他聲音。
  「沒這回事!雖然妳之前一直認為賴儀如是告密者,但是我並不會因為這樣就討厭妳啊?」
  「真的嗎?」
  林依芸的肩膀不再顫抖,但是依然背對著我說道。
  「那、那是當然的!」
  「那誠……你喜歡我嗎?」
  「喜、喜歡啊……不過是朋友的喜歡就是了……」
  「超越朋友的喜歡?」
  「這就……」
  「果然還是討厭吧……」
  林依芸的語氣又轉回落寞。
  「就說了不討厭嘛!」我無奈的說,同時在心裡面吐槽:『難道不是朋友以上的關係就是討厭嗎?那世上九成九的人不都是敵人了?』
  「那就說你喜歡我……誠心誠意的說……」
  這也太羞恥PLAY了吧!
  這裡可是校門口喔!路過的學生都會聽到吧?
  看我一直不肯回答,林依芸放開了她的手。
  「對不起…………」
  離開前,林依芸轉頭一瞥,我看見她臉上有兩行淚水滑落。
  語畢,林依芸就快步的轉身離開——
  「等等!」
  我衝上前,一把抓住她正要離去的手。
  「為什麼……妳這麼喜歡我……我又不是什麼特別的人……」
  林依芸搖搖頭。
  「不,誠你是特別的,你跟過去那些欺負我的人不一樣,跟這世上所有人都不一樣;你會用你的手保護我,不讓我受到傷害,救我拖離過去的枷鎖,只有你……是這個世上最特別的人。」
  林依芸轉身面對我說道。
  儘管她眼角帶淚,臉上仍面帶笑容,臉頰還微微泛紅。
  此刻的她雙眼清澈的不可思議,彷彿冬日冰冷的氣息,使人凝神。
  但我害怕。
  我害怕她口中所說的並不是我,而是她幻想中的白馬王子。於是我別開眼,讓雨聲重新回到耳畔。
  「我並沒有妳說的那麼偉大……」
  我的聲音隨著雨聲,顯的無比低沈。
  林依芸突然牽起我的手。
  我回頭望著她,只見她微笑的看著我,樣子讓我想起學姊。
  「誠,你很特別,只是你還沒有發覺而已。」
  「妳怎麼知——」
  我話還沒說完,林依芸突然把臉靠上來,她的嘴唇就這麼貼到了我的嘴唇上面。
  我睜大眼睛,周遭好似出現許多路過同學的尖叫聲,但是我腦中一片空白,就連吵雜的雨聲都聽不見。
  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一個重物落地聲出現,我才回過神來。
  只見賴儀如一臉震驚的站在原地,地上是散落一地的書包。
  我本想叫住賴儀如,但是手立刻被林依芸抓住。
  「不要走……」
  林依芸低頭小聲的說。
  「但小如她……」
  「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賴儀如連書包也沒撿,就這麼就跑走了。
  在那之後,我牽著林依芸的手,一起撐同一把雨傘,走在雨天的人行道上。
  雨聲伴隨著耳邊,偶爾沾濕衣襟,但我並不在意。
  「好像在作夢一樣。」
  林依芸閉著眼睛,幸福的說。
  而我,腦中一片混亂,不知該如何是好。
 
 
  隔天禮拜二,賴儀如沒來上課。
  由於賴儀如的缺席,林依芸就從最後一排的位子換到我的右邊,也就是賴儀如原本坐的位子,班導也不疑有它的許可了。
  一整天上課,林依芸不時會把身體靠過來問我問題。
  但是我的回答總是千篇一律,讓她有點不太開心,只是她並沒有明說。
  中午午餐時,我沒有去找學姊,因為總覺得對林依芸有一份責任,就留在教室吃午餐。
  小雪也跟我們一起,只是她一直保持沈默,或許以已經知道昨天放學的事了,我不清楚……
  一整天都有股罪惡感壓在我身上,讓我抬不起頭。
  過去一直迴避的感情,如今成真了,卻沒有開心的感覺。
  終於熬到放學時,體育小老師跟大家說,禮拜四的體育課要上游泳課。班上女生有些反彈,男生倒是十分樂意。
  林依芸抓住我的手,害羞的問道:
  「誠喜歡怎樣的泳裝?」
  我看著她,不發一語。
  林依芸擔心的將手放在我的額頭上。
  「誠?你還好嗎?」
  『王子同學……』
  「抱歉。」
  我突然起身。
  「我今天有點事要先回去了。」
  隨手抓了書包,轉身離開。
  「咦?」
  林依芸一臉驚訝,手茫然的擺前原地。
  但是我並沒有回頭。
  小如……妳到底跑哪去了……


  <To be continued>

====================================================================
後記:

為了不撞到禮拜五的小說更新
電影心得預計明天晚上會出刊
敬請期待~

2021/10/22
獅子&雷格(因該)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