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白馬王子幫幫忙》第五章  甦醒 (上)

獅子&雷格(因該) | 2021-08-27 21:00:14 | 巴幣 14 | 人氣 64


  不知過了多久,再次睜開眼睛時,我發現自己躺在熟悉的房間。
  感覺好像睡了很久,全身又酸又痛。我輕輕吐氣,讓身體的疼痛慢慢緩和下來。
  想像自己現在是深夜腳抽筋,得靠意志力讓自己的身體聽話。
  「呼……哈……」
  試了很久,我的臉上滿是汗水。
  手腳終於開始能夠移動了,但光是做到這樣,就已經讓我滿頭大汗了,難以想像等下要怎麼讓身體其他部位恢復知覺,但是也只能繼續努力了!
  就在這時,房門突然被人踹開,穿著制服的老妹站在門口。
  「哥!早上七點了!快點————起床!」
  接著就看到老妹以時速一百公里的速度朝我這邊衝來,在靠近床的時候又以跳高選手的起跳姿勢,幽雅的往我身上垂直降落。
  「別——」
  話還來不及說完,就聽見我的哀嚎聲,響徹了整間公寓。
  「哈……哈……差點以為要死了……」
  「好啦,妹妹都跟你說對不起啦,你就原諒她嘛!」
  現在的時間是早上七點整。
  我坐在家裡客廳的沙發上,外頭陽光普照,但我的臉上卻是愁雲慘霧。
  老媽正坐在我的對面試著調解我跟老妹今天早上的紛爭。
  但是我怎麼可能原諒!剛才老妹那記肘擊可是差點讓我上天堂啊!
  有一瞬間我好像還看到耶穌大人在向我招手了!
  只見妹妹躲在老媽背後,害怕的露出半張臉偷看。
  我狠很瞪了她一眼,她又立刻把頭縮回老媽的背後。
  「嘛,她也是好心叫你起床,她也不知道你當時正在抽筋不是嗎?」
  這時老妹又露出她最無辜的表情看著我。
  我們僵持了兩秒。
  「唉……好啦……」
  我搔搔頭,每次碰到這種情況,我一定都是最好說話的那個。
  反正多虧老妹那記肘擊,讓我身體重機開機,就當作是打平吧。
  「那你也快刷牙洗臉準備上學吧,我先載妹妹去上學了。」
  老媽拎起她的包包,老妹則拿起她的背包。
  在出門前,老妹還雙手合十,跟我道歉。
  「真是拿她沒辦法。」
  在她們離開後,我看著大門自言自語說。
  反正現在才七點半,先來洗個澡好了。
  我隨手拿了條毛巾後走進浴室,站在浴室的鏡子前面時,我好奇的摸胸口的疤痕。
  「咦?以前有這麼一個疤痕嗎?」
  我思考片刻,卻想不太起來,於是打消念頭。
  我走到蓮蓬頭前,轉開熱水,溫暖的熱水立刻傾流而下。
  當水流過胸口時,一幅畫面如閃電一般劃過我的腦海。
  只見畫面裡我兩眼無神的站著,血不停從我胸口流下。
  我嚇得猛然往後一退,不小心踩滑,整個人就摔倒在浴室的地板上。
  「痛死我了……」
  剛才出門時老媽跟老妹都沒有露出訝異的表情。
  那想必我應該只有睡了一晚而已,但我記得我的胸口被小雪開了一個洞啊?怎麼現在只留下一個疤痕?
  我緊張的不停檢查疤痕,但是並沒有發現異狀。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原本洗澡的心情都沒了,我趕緊走出浴室,換上學校制服。
  我得先去學校問清楚才行。
  當我匆匆忙忙的走出家門時,只見執事站在我家門口,背後是一台黑色雙B轎車。
  「看來你似乎恢復得不錯。」
  「是你啊……小雪人呢?」
  「大小姐今天在家休息,我是代替大小姐來探望你的。」
  「是嗎……」
  不知道小雪的身體後來如何了。
  「昨晚的我……不是死了嗎?」
  一想到當時的情景,我就覺得全身起雞皮疙瘩。
  「是的,昨晚的你確實是『死了』。」
  「那我現在怎麼又——」
  「大小姐用『力量』讓你復活的。」
  執事閉上眼睛輕輕說道。
  「是小雪她……但她是怎麼做到的?不,應該說這真的有辦法做到嗎?」
  「你覺得大小姐是什麼人?」執事突然問道。
  我楞了一下。
  過去小雪給我的印象總是一個活潑到近乎過動的小女孩,但是昨晚長大後的小雪卻顛覆了一切,長大後的小雪是個不把人命當一回事的殺人犯。
  昨晚一度死去的小雪,在復活後還自稱是白雪,跟後母還有執事一樣,都有各自的『另一個名字』。
  「超……超能力者?」我小聲的說。
  執事輕笑一聲。
  「以普通人的角度來說,大小姐就像是超能力者一樣,就廣義上這樣的解答沒錯。」
  總覺得被他拐彎抹角罵笨。
  「那狹義的角度呢?」我不悅的說。
  「吸血鬼。」
  執事兩眼直直的看著我說。
  「蛤?」
  「你覺得大小姐為什麼要攻擊人?」
  「不就……」
  因為喜歡殺人?
  「等等!難道說是為了血?」
  執事默默點頭。
  「但吸血鬼不是都只是咬脖子而已嗎?」
  在不知不覺間,我已經不再懷疑過去我認為是無稽之談的東西,畢竟昨晚的事情已經完全顛覆了我所認知的世界。
  「大小姐並不知道自己是吸血鬼,但是卻會對血有渴望。況且還是接近滿月的時候,所以就用最直接的方式取得。」
  「想要血的話去醫院拿不就好了,以小雪那個傳送的能力應該很方便吧?」
  「你知道醫院的血袋放哪嗎?」
  好吧……我不知道。
  「況且大小姐的之所以攻擊人,有一部份的原因……不,應該說最大的原因,是因為白馬王子你的關係。」
  「我?」
  「禮拜五社團課你不是放大小姐一個人留在動漫社嗎?在你離開之後大小姐就一直悶悶不樂的樣子。」
  「但你不也在那裡嗎?」
  執事搖頭。
  「你還不懂嗎?對大小姐而言,你才是特別的存在。昨晚後母也說過了吧?大小姐認定是王子的人就是白馬王子,但你卻放白雪大小一個人姐留在陌生的教室,也不想想當初大小姐會加入社團就是因為你的緣故!」
  執事一口氣說完,肩膀微微的發抖。
  「抱歉……」
  「這句話你留著跟大小姐說吧。我不管你是裝傻,還是沒有自覺,但我奉勸你最好快點醒醒,要是你再繼續坐視不管的話,你的周遭將會出現很悽慘的後果。」
  「等等,執事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還有你也還沒說我到底是怎麼復活的?」
  執事的右手突然往我臉上揮來,速度之快連我都覺得一定會被打到。
  但是我的身體卻下意識往後仰,避開了這一拳。
  我睜大眼睛,不敢相信剛才自己的動作。
  「這就是你從大小姐身上得到的力量,假如沒有那力量,現在的你已經死第二遍。」
  「你是說小雪讓我也變成吸血鬼了嗎?」
  我摸摸自己的虎牙,感覺沒有特別銳利。
  「你只得到足夠讓身體恢復原狀的血液而已,並不會出現其他吸血鬼的反應。」
  「那我會……攻擊人嗎?」
  「每個月滿月的時候記得找大小姐就好。」
  這麼說來,這禮拜四好像就是中秋節。
  等等?滿月不是狼人的設定嗎?
  只見執事準備調頭離開,這傢伙也太沒耐性了。
  「那後母她……」
  「她現在人在台大醫院,雖然仍在昏迷,不過身體已經沒有大礙了,應該這幾天就會醒來。」
  「是嗎……」
  執事真不愧是執事,什麼都知道。
  「剩下的你之後再問大小姐吧。」
  「等等,你剛才說我坐視不管的後果到底是什麼?難道還有像白雪這樣的吸血鬼嗎?」
  執事看了我一下,最後長嘆一口氣。
  「你果真什麼都不知道。」
  「就是不知道才要問你啊!」
  「昨晚你明明使用了『能力』,為什麼你沒有感覺到自己的另一個身分?」
  「能力?」
  看我疑惑的樣子,執事一臉驚訝。
  「你該不會……連自己使用能力都不知道吧?」
  「就說了你講的能力到底是什麼啊?」
  「昨晚你不是跟賴儀如小姐交換位子了嗎?」
  「這麼說來好像有這麼一回事……」
  「廢話!不然你怎麼會死?連這點都搞不清楚你還是白馬王子嗎?」
  「就說了我根本不知道你們說的什麼白馬王子啊!」
  「你打算否認到底是嗎?」
  執事口氣聽起來有點生氣,但要比生氣我現在也一樣火大。
  「根本不知道的事要怎麼否認啦!」
  為什麼他們每一個都說我是白馬王子?什麼後母、獵人我都不曉得,那不是出現在童話故事的東西嗎?
  就連小雪說的,過去的那段記憶我也不知道。
  為什麼我還得在什麼都不知情的情況下遭遇那麼多危險的事?
錯的怎麼看都是他們吧?
  「別隨便把別人拖進自己的混水裡啊!」我對執事大聲喊道。
  「你以為我們喜歡這樣嗎?也不想想是誰害的?」
  執事抓住我的領子,我則惡狠很的回瞪著他。
  「說啊!說是誰害的?」
  執事咬牙,把我推開。
  「我已經受夠你了,白馬王子。你打算這樣下去就隨你開心吧,枉費大小姐把你救活,在我看來這根本不值得。」
  執事說完就真的調頭轉身離開了。
  我對著執事的背影大喊:
  「也不想想是誰殺死我的!」
  執事氣憤的用力關上車門,接著就把車開走了。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