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白馬王子幫幫忙》第八章 分裂 (中)

獅子&雷格(因該) | 2021-10-29 21:01:38 | 巴幣 10 | 人氣 65


  一股腦的離開教室後,我才赫然想起自己根本不知道賴儀如家在哪裡。
  之前都是賴儀如陪我走回家的,我卻連她家住哪裡都不知道。
  就這樣茫然的在學校亂走,不自覺來到了健康中心。
  「唉呀,臉色還真難看,是發生什麼事了嗎?親吻魔人?」
  「老師這不是都知道了嗎……」
  「哼哼。」
  林老師依然坐在她的那張高級黑色皮倚上,高高的翹著二郎腿,嘴裡含著超商的加倍佳棒棒糖,一點也看不出保健室老師的樣子。
  「可以……也給我一根嗎?」
  林老師隨手將口中的棒棒糖拿給我。
  我沒有特別注意,很自然的拿走。
  在我要放進口中時,林老師一把將棒棒糖搶回來。
  「看來是真的很沒精神呢……王子同學……」
  林老師先把棒棒糖放進口中,接著打開抽屜,從裡頭眾多的棒棒糖中挑選一根丟給我。
  我接住棒棒糖,放在手裡一看。
  「是草莓口味的啊……」
  「不好意思吼!我這裡只有草莓口味的!」
  只見林老師拿棒棒糖的手勢很奇怪,是用食指跟中指夾著,想必下班之後,那個位子會換回原本的香菸。
  「所以這位同學,你來健康中心做什麼?沒有受傷的話請快點離開好嗎?老師我還要下班回去陪小孩呢!」
  林老師嫌棄的揮了揮手。
  我拆開棒棒糖的包裝紙,從小時候我就覺得棒棒糖的包裝紙設計的很麻煩。
  看我試了很久都打不開,林老師終於受不了的把我的棒棒糖搶走。
  接著就以熟練的方式迅速拆解包裝紙,一轉眼間就看到包裝紙就跟棒棒糖完全分離了。
  「喏……」
  林老師將拆解後的棒棒糖遞給我。
  「謝謝……」
  我將棒棒糖放進嘴裡,草莓甜蜜的滋味立刻在口裡蔓延開來。
  「好甜……」
  林老師伸手打開桌上的銀色包溫瓶,白煙緩緩冒出,接著從裡頭倒出褐色的液體遞給我。
  「咖啡?」
  「綠茶啦!」
  一般人會吃棒棒糖配綠茶嗎?而且現在還是夏天……
  我接下綠茶,喝了一口,感覺原本混亂的心漸漸平靜下來了。
  「稍微冷靜一點了吧?」林老師問。
  我點點頭,再喝了一口綠茶。
  「雖然甜食讓人心動,但是太甜的東西卻會讓人反胃,所以才需要綠茶這種帶有苦味的東西中和一下。」
  「老師是在跟我說教嗎?」
  「我在說棒棒糖的事啦!真是的……這年頭的小孩真沒禮貌……」
  林老師撇開頭,不悅的咬起棒棒糖,嘴裡小聲的嘀咕。
  我無奈的笑了一下。
  當我打算再喝口茶的時候,林老師突然伸手把將杯子搶走,然後將杯子裡的茶一口喝光。
  「哈啊!所以……你到底來做什麼的?」
  林老師把棒棒糖重新放進口中然後問道。
  「老師知道……賴儀如家住哪裡嗎?」
  「蛤?這種事我怎麼會知道?你應該去問你們班導吧?那個叫李什麼的?」
  「但班導應該回家了吧……」
  「你為什麼想找賴儀如的家?」
  「賴儀如她今天沒來上課……我想去探望她一下。」
  只見林老師嘴角彎成貓嘴,笑說:
  「不安嗎?」
  我沒有回答。
  「嘛,昨天小芸她回家的時候也有跟我聊一下就是了,聽說你昨天就放賴儀如同學離開,真夠沒良心的。」
  她們母女倆什麼時候感情變這麼好的?
  「哼哼,還不是多虧了『誠』的幫忙啊!」
  林老師特別在『誠』字上加重語氣,想必林依芸平常在家也是這麼叫我吧。
  「等等,老師能聽到我的心聲?」
  「我用猜的。看你一臉懷疑的樣子,誰都可以猜到你在想什麼,這可是心理學的力量。」
  林老師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翹著二郎腿。這傢伙果然一點也不像是老師。
  過了一會兒,林老師突然把腳放下來,認真的對我說道:
  「雖然我是林依芸的媽媽,照理應該支持自己女兒的戀情,但是我必須提醒你,最好多留意這次的颱風,它沒有表面看上去那麼簡單。」
  「這是……什麼意思?」我認真的問道。
  林老師含著棒棒糖的口不發一語。
  「難道這次的颱風說跟之前的事件一樣都是『童話』造成的?」
  沈默。
  隔了很久,林老師才再次說道:
  「該說的我都說完了,王子同學你也早點回去吧,別讓家人擔心了。」
  「賴儀如她……也是『公主』嗎?」
  這次的沈默持續了很久,彷彿永無止盡。
  到最後林老師才緩緩的開口:
  「誰知道呢?」
  之後林老師打開健康中心的大門讓我離開。
  回家的路上,我都不斷的在回想之前發生的事。
 
 
  禮拜三早上,賴儀如還是沒出現。
  感覺事情開始有點不太對勁,要說感冒一天沒來上課就算了,連續兩天都沒出現實在太奇怪了。
  禮拜一的時候也沒看到賴儀如有出現異狀,難道是家裡出事嗎?
  就在我擔心的坐立難安的時候,早自習開始考試了。
  我下意識的轉頭看向右邊的坐位,只見林依芸滿臉笑容的看著我。
  「怎麼了嗎?」林依芸小聲的問。
  我搖了搖頭。
  「不,沒什麼。」
  「該不會……是在擔心賴儀如吧?」
  聽到賴儀如的名字我內心抽動了一下。
  但我很快的再次搖頭。
  「不,我只是在想考卷怎麼還沒發過來。」
  「賴儀如她居然兩天沒來上課,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結果林依芸完全沒有要採信我的意思……
  難道我的心思真的那麼好猜嗎?我難過的心想。
  「妳知道什麼嗎?」
  林依芸搖了搖頭。
  坐在前排的小雪回頭說道:
  「白雪說她有很不好的預感。」
  「白雪……是另一個小雪說的嗎?」
  老實說我到現在還分不太清楚兩者間的區別。
  不過一想到小雪之前變成熟後的樣子,還是讓我感到毛骨悚然。
  當時被貫穿胸口的感覺我還記憶猶新,但也多虧另一個小雪讓我復活,只是一點也開心不起來就是了……
  只見小雪點點頭,繼續說道:
  「白雪說,這次可能比之前都還要危險,要王子哥哥多小心一點。」
  「比上次還要危險啊……」
  總覺得在中秋節前的事件過後,另一個小雪似乎變的比較和善了。
  聽執事說我在滿月的時候會需要小雪的血,不過距離十月的滿月還有一段日子,現在才九月底,想太多也沒用,到時候就知道了。
  「另一個小雪有說要特別注意什麼嗎?」我問小雪說。
  小雪搖搖頭。
  這時,林依芸突然從旁抱住了我。
  「有我在!誠不用擔心!」
  哈哈……如果賴儀如是某位公主的話,那就是因為妳在才要特別擔心了……
  話說小雪上一次也是這樣,之所以攻擊蔡同元學長跟赤魂社長還有賴儀如,大概也跟嫉妒脫不了關係,可能是覺得干擾到自己……
  不過後來的小雪似乎比較冷靜,就不知道另一個小雪怎麼想了。
  是暫時隔岸觀火,或者已經不在乎了?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小雪突然叫住我。
  「王子哥哥……」
  「什、什麼事?」
  「小雪等下早自習考完試……有話要跟王子哥哥說。」
  「有什麼事不能在這邊說嗎?」
  小雪低頭不語。
  「我、我知道了!那就等下出去外面說吧!」
  「嗯!」
  小雪聽了露出大大的笑容,彷彿冬天的太陽一般給人溫暖,讓我不自覺的跟著微笑。
  總覺得已經好久沒有看到小雪的笑容了。
  不管是不是因為下雨的關係,最近都發生了太多令人難過的事,讓人跟著提不起精神。
  但是因為小雪的笑容又重新給我力量。
  雖然覺得指導老師是個沒藥救的蘿莉控,但是至少他有句話說對了。
  「當人生走到低潮的時候,只要看到小孩子的笑容,就會不自覺的跟著露出笑容。」
  而且後面應該要多加一句:
  『只要看到小孩的笑容,就會覺得自己還有力氣再走下去。』
  所以我也不該繼續原地踏步,等早自習結束後就去找班導吧,當然在那之前要先聽聽小雪要跟我說些什麼。
  「謝謝……」我小聲的說。
  小雪疑惑的看著我。
  「讓我又有力氣走下去了!」
  小雪想了一下,再次露出可愛的笑容說道:
  「不客氣!」
  一旁的林依芸看的很嫉妒,再次抓住我的手。
  「那我等下也要一起聽!」林依芸說。
  「喂喂……小雪剛是說要……」
  「我跟誠都已經是『戀人』了,應該沒有事情不能知道吧?」
  我不知是好的看著小雪。
  只見小雪低著頭,抿起嘴巴。
  突然之間,我想通了。
  是啊……如果就這樣放任下去的話,到頭來什麼都不會改變。
  除非自己先踏出第一步——
  「對不起,小芸……但是這次我想跟小雪單獨聊聊。」
  我認真的對林依芸說道。
  只見林依芸原本握住我的手抓得更緊了。
  「我不要……我們明明接吻了,就應該不管做任何事都要在一起啊!」
  林依芸含淚的對我說道。
  我心理彷彿一顆石頭重重落下,將底下的東西砸個粉碎。
  但是這次不一樣,底下的東西並沒有那麼脆弱,即使碎裂還是有東西殘留下來。
  「對不起,當時沒有阻止妳……」
  我不敢看林依芸的表情,但是我聽見她倒抽一口氣。
  原以為會得到一個耳光,但是那個耳光遲遲沒有出現。
  我抬起頭,只見林依芸面無表情的看著前方。
  「我知道了……」她冰冷的說。
  臉上並不像明白的神情,相反的,她的雙眼冷漠的讓人恐懼。
  「小芸……」
  這時,前方突然傳來咳嗽的聲音。
  「咳咳!」
  我轉頭看去,只見一疊考卷放在面前,小雪一臉苦笑,手還停在原地。
  在小雪前方的數學小老師,投來不屑的眼神。彷彿在說「這世上怎麼會有你這種人」,讓人有點內心受傷。
  接下來的半個小時,我都在跟眼前的數學考卷奮戰,沒有注意到右邊林依芸表情的轉變。
假如我注意到的話,或許之後也不會落得這種下場了。
 
 
  早自習結束時,學校響起八點的下課鐘響。
  剛好第一節就是數學,所以考卷都留在自己桌上。
  但更要緊的是小雪想跟我說的話所以一打鐘我就跟小雪一起走出教室。
  離開之前,我還看了默默坐在位子上的林依芸一眼,但是她並沒有看我。
  「王子哥哥打算今天放學去找小如姊姊吧?」到走廊後,小雪劈頭就問。
  我也不疑有它的點點頭。
  「那小雪也要跟王子哥哥一起去,這樣比較安全。」
  小雪把手放在胸口,很擔心的樣子。
  雖然另一個小雪能力很強,會是很好的保鏢,但是我很怕她像上次一樣暴走。
  於是我開口問道:「另一個小雪沒問題嗎?」
  只見小雪用力的揮手。
  「沒問題的!上一次只是一點小小的意外而已!」
  小小的意外……是嗎?
  看我撇開頭一臉憔悴的樣子,小雪趕緊訂正:
  「啊啊!不對不對!小雪說錯了!上次是很大的意外!但是這次白雪一定沒問題的!小雪有好好跟她說過了!」
  類似內心裸體聊天室的東西嗎?
  不過既然小雪都拍胸脯保證了,那就相信她吧。
  況且我也不覺得小如會有什麼攻擊的舉動,就當作是以防萬一。
  「那到時就拜託小雪保護我了。」我開玩笑的說。
  只見小雪一臉認真的說:
  「小雪一定會保護王子哥哥的!」
  「啊哈哈……」
  不自覺的露出賴儀如最常用的笑聲,內心突然浮現一股暖意。
  於是,十分鐘的對話很快就結束了。
  接著就回到教室,開始早上的課程。
 
 
  中午,林依芸沒有留我下來一起吃午餐。於是,我又去三樓找學姊。
  昨天明明跟學姊約好卻沒有赴約,心裡很過意不去。
  當我走到三樓語言教室門口的時候,鐵門卻是關著的。
  平常總會在這裡等我的學姊突然不見蹤影,讓我有些擔心。
  我在門口等了十分鐘,都沒有看到學姊的身影。
  突然想想,關於學姊的事,我其實也像對賴儀如的家一樣不了解,甚至應該說比那更陌生才是,不管是學姊的班級、她的老師還是同學,我都一概不曉得。
  或許學姊自己也有什麼心事,只是平常都是我在說話,沒什麼機會聽學姊說。
  改天再問學姊關於她的事吧?還有很多的事情想跟學姊聊聊。
  突然我突發奇想—乾脆在門口一邊吃便當一邊等學姊好了。
  昨天學姊肯定也等了我很久,就當作是給自己的一點處罰。
  於是我坐在鐵門外頭的地板上,開始吃起便當。
  這時一個腳步聲出現。
  我興奮的抬起頭,卻看到光頭的生活科技老師站在我面前,一臉訝異的看著我。
  附帶一題,生科教室就在語言教室隔壁,平常生科課都會經過。
  「我記得你好像是六班的同學吧?怎麼一個人跑來這種偏僻的地方吃飯?」
  「啊老師……我是在等人啦!我跟另一位同學約好在這裡見面,只是她今天比較晚到,我才在這裡一邊吃飯一邊等她。」
  我沒有說出平常都跟學姊在教室裡偷吃便當的事,怕老師通知教官。
  「等人?那怎約在這裡?這間語言教室已經的門鎖已經壞很久了耶?」
  「咦?鎖壞了……?」我一開始還以為自己聽錯。
  只見生科老師點點頭。
  「是啊,好久以前壞的……」
  生科老師像是回憶起往事一般,摸著自己的鬍子說道:
  「學校圖書館旁邊不是有一棟科學樓嗎?大概是蓋好的那時候壞掉的。新的語言教室就在科學樓的三樓,你們應該也去那邊吧……咳咳!總而言之,校方當時也懶得找工人來修,因為語言教室裡面的設備都很老舊了嘛!所以就讓這間語言教室荒廢在這裡了。不過現在想想也真是可惜,這裡以前可是充滿回憶的好地方吶……」
  我瞪大眼睛,手裡的便當就這麼摔到地板上,灑的滿地都是。
  「喂!同學你怎麼了?」
  生科老師被我突然的舉動嚇到,連忙緊張地問。
  我站了起來,抓住老師的肩膀。嘴巴不停開開合合,卻吐不出半句話。腦子裡一團混亂,突然間一股噁心感湧了上來。
  「喂喂!同學你振作一點啊!我現在就去叫保健老師!你先在這裡別動!」
  生科老師話還沒說完,就連滾帶跑的衝下樓梯。
  我本想伸手阻止老師,但是下一秒我又開始吐了起來。
  等到精疲力盡,終於什麼都吐不出來的時候,我渾身乏力的靠在語言教室的鐵門上。
腦袋還是一片混亂,我痛苦的抱住頭。
  只覺得頭暈目眩,心臟突然開始不停狂跳,彷彿要迸出胸口一般。
  我兩眼一睜,往右邊臥倒。
  接著眼前轉黑,失去意識。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