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白馬王子幫幫忙》第十一章 夢姬 (中)

獅子&雷格(因該) | 2021-12-17 20:41:20 | 巴幣 100 | 人氣 87


  學姊轉身,地面跟著隆起,將學姊站的地方舉到至高處。
  居高臨下的學姊張開雙臂,喊道:
  「白雪那傢伙好像是這麼說的吧?就讓這個舞會——開始吧!」
  接著,原本崩壞的場景就突然變成盛大的室外王宮舞會。
  「為了慶祝我的甦醒,就送給這個世界最棒的死亡吧!」
  學姊將右手往上一擺,地上就冒出三根荊棘柱拔地而起。
  在荊棘柱上頭分別綁著三位公主。
  「王子哥哥!」
  「誠!」
  「王子同學!」
  只見三人都還穿著去唱KTV時的服裝,表示我應該沒有被催眠多久。
  「學姊,快點放開她們!」
  「要是我說不呢?你打算殺了我嗎?王子學弟?」
  學姊轉頭,露出嫵媚的笑容說。
  「聽說學弟你發現那間語言教室,其實根本不存在的時候吐了是吧?」
  「當時的我……可是很開心呢……真是可惜……」
  學姊閉上眼睛。
  「學姊到底想做什麼?」
  「我說過了吧?我要毀滅這個世界。」
  學姊轉過身來,兩眼透露出瘋狂。
  「毀滅總需要個理由吧?」
  「因為這個世界背叛了我……不,應該是我背叛了這個世界!因為這個世上不存在著可以背叛我的東西!包括你也一樣!」
  學姊指著我的手微微顫抖。
  「學弟知道……活著卻只剩下一口氣在的感覺嗎?」
  「學姊是……植物人嗎?」
  「哈哈哈哈哈哈哈!植物人是嗎?或許這是再接近不過的答案,現實裡的我就跟植物人一樣是廢物!是沒有人會抱期待的東西!」
  「學姊是怎麼變成植物人的……」
  「誰知道呢……」
  學姊的語氣轉為冷漠。
  「那種軀殼我早就拋棄她了,在夢裡的我是多麼的自由自在,像那種木乃伊一般的東西就讓她自己朽壞吧!」
  「就算是植物人,之前也有很多後來醒過來的案例啊!」
  學姊突然出現在我面前,抓住我的領子。
  「少說的一副自己很了解的樣子,看來就讓人覺得噁心。」
  「自以為好像了解什麼,就隨隨便便給人希望,卻不知道當那個希望落空之後該怎麼處理,像你這種沒有嘗過那種滋味的人,少在那邊對我發表高見!」
  學姊用力將我往後一推,我跌倒在草地上。
  「大話我已經聽多了,我勸你還是閉上嘴巴,王子學弟。」
  學姊轉身。
  「接著,用了掃除剛才的不愉快,我們就開始愉快的處刑吧!」
  「學弟想……先看到誰死掉呢?」
  「誰都不想……」
  「真是可惜。從剛才還沒學到教訓嗎?這世上可沒有什麼兩全其美的選項。那既然學弟放棄自己的機會,那就由我來選吧!」
  「那……我就選『人魚公主』好了!反正她打從一開始就要死的嘛?」
  學姊將手背翻轉,把手指往自己彎了彎,綁著賴儀如的荊棘柱就立刻往學姊靠近。
  「小如!」
  憑我的體力使用一次交換位置就是極限了。
  而且就算我讓小如跟我現在的位置交換,到時我會變得毫無招架之力,這樣根本阻止不了發狂的學姊。
  這下該怎麼辦才好……
  「假如我選擇學姊呢?」
  「我說過了,沒有第二次機會,我早就……跟你說過了……」
  「就當作是檢查考卷不小心發現的錯誤吧!」
  「少跟我耍嘴皮子!你不過是不想看到我殺死她們用的計策罷了,我是不會上當的!」
  「我啊……已經受騙太多次了,學弟知道被騙的人最後會變成什麼樣子嗎?」
  「什……什麼樣子……」
  「是騙子喔!」
  學姊的臉突然出現在我面前,把我嚇了一跳。
  「因為被騙過太多次,就學會被騙的招術,於是被騙的人也可以成為騙子,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個道理。而我呢,受騙的經驗絕對比學弟你們多太多了,所以學弟你的騙術是對我沒用的,我勸你還是死心吧!」
  「那假如我說的是實話呢?」
  「騙子……」
  「是實話!」
  「騙子。」
  「真的是實話!」
  「騙子!」
  「是實——」
  「騙子!」
  學姊發狂似的大吼,我被學姊的氣勢給嚇得說不出話來。
  「你要是敢再說半個字,我就立刻挖掉你的嘴巴!」
  「學姊難道不想跟我在一起嗎?」
  學姊立刻抓住我的臉。
  「我已經問過你的真心話了,而你選擇了你的選擇,我也做出我的選擇,就只是這樣。」
  儘管被學姊抓著臉,我仍不死心的繼續說,因為假如現在不說以後也沒機會了。
  「那假如我當初選擇學姊呢?學姊會怎麼樣嗎?」
  「過去的事再提他又有什麼用,而且我說過了吧?要是敢再說半個字,我就挖了你的嘴巴。」
  「我可沒說半個字,我說的都是完整的字。」
  「哼!就只會耍嘴皮子!」
  學姊將我往後一扔。
  「學弟你就乖乖的坐在那邊,看著你的公主們一個個死去吧。」
  學姊背對我,開始她的行刑,一個巨大的斷頭臺出現在荊棘柱旁邊。
  「我想知道,學姊過去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只見學姊停下她的手,轉頭看我說道:
  「真有趣。你居然說了跟你想救的女孩一樣的話。」
  「小如她也說了一樣的話?」我驚訝的問。
  「在當時象牙塔裡她也問了那女的關於你的事。」
  難怪小如在那之後問我真的很討厭被人叫王子嗎?原來是這個原因……
  「學弟還記得你當初對象牙塔那女的說的話嗎?」
  只見學姊倒背如流的唸了出來:
  「不論在學校或在家裡,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是必然的。不管是活在自己的世界也好,兩人世界也罷,假如拒絕與外面接觸,那樣的世界都是扭曲的。與人交談是幸福的事,不論是否曾經因此受傷,都不應該放棄。」
  那確實是我所說的話。
  「那我問你,假如一個人從出生開始,就無法與外面接觸,無法與人正常交談,那樣的人又該如何?」
  學姊緊緊抓住自己的制服,瞳孔睜得好大,嘶吼一般的大喊:
  「我的所見所聞全都是醫院裡的東西!連呼吸的空氣都帶著消毒水的味道,這樣的我又該如何是好?」
  此刻的學姊眼裡泛起淚光,原本生氣的語調轉為哀傷。
  「我……」
  那一刻,我發現自己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假如說出虛假的話,只會得到學姊激烈的反駁,因為學姊已經受夠謊言了。
  像我這樣的人,又怎麼能幫助學姊呢?
  「我不知道……」
  學姊一聽,原本哀傷的臉孔轉為扭曲:
  「呵呵……哈哈哈哈!說的也是呢,像我這樣的人怎麼可能還有救……像我這樣的人倒不如死了比較痛快。」
  「不是這樣子的!」
  我雙眼瞪著學姊大喊。
  「我相信,每個人活在世上都有他存在的理由!」
  就像當初一樣,我並不是靠著自己的力量才講出那一番話的。
  假如沒有過去的那位好友還有小雪她們,我是絕對沒辦法做到的。
  而此刻的我,需要的正是過去幫助我的人所給我的話語。
  「學弟你是說,我活在世上就只為了像廢物一樣活著嗎?」
  學姊憤怒的瞪著我。
  「不是這樣的!」
  是啊,為什麼我沒有一開始就想到呢?
  「假如沒有學姊……我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賴儀如!」
  被綁在荊棘柱上的賴儀如驚訝的看著我。
  「因為她不肯說出自己禮拜五去做了什麼事,假如沒有學姊,我可能會到現在還在懷疑她!」
  學姊垂下頭,似乎開始思考。
  「但因為學姊的關係,讓我重新思考,是因為學姊的關係,才讓我想起在這個世上每個人都有她的過去以及她的困難,所以有些話才沒辦法輕易的告訴別人,這明明是很簡單的道理,但我卻是因為學姊的那一番話才讓我想起來的!」
  「我想學姊之所以想毀滅這個世界,一定是因為對這個世界感到絕望,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但是假如沒有學姊,我就不可能像現在這樣完好無缺的站在這裡了!」
  學姊低頭冷笑一聲。
  「學弟說什麼傻話?要是沒有我,你現在應該要在KTV裡開心的唱歌……」
  「但那也是因為學姊的幫忙啊!」
  在那瞬間我感覺自己的心在強烈的撼動著。
  有股強大到讓我恐懼的力量,想透過我的口告訴眼前的學姊。
  ——在這個世上,沒有人是多餘的。
  「要是沒有學姊使我相信……對了!就是相信!」
  「假如沒有學姊要我相信小如不是那種會去告密的人,即便我到現在仍不知道她當時是去做什麼,我還是願意相信她,因為相信一個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所以我現在也要相信學姊,不管學姊過去遭遇多麼令人難過的事,才導致今天這樣的結果,我也都相信學姊有必須這麼做的原因!只是我也有我的原因,所以請學姊相信我吧!拜託再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會找出真正的解決方法,跟過去那些欺騙學姊的人都不一樣的解決方法!
  「這件事不能單靠我一個人,光憑我一個人是做不來的;我之所以能像現在這樣站在這裡,都是因為有過去的人的幫忙,所以說學姊也請妳幫助我吧!我是個愚笨的人,還因為自己的愚蠢傷了很多人的心、也傷了學姊的心。但是靠著大家的幫忙我走過來了!所以也請學姊幫助我吧!讓我們一起找出真正的解答!在這個世上一定不會只有A或B兩種解答的!」
  在我話還沒說完之前,我的臉早已淚流滿面。但是我必須說下去,因為這是我身為學弟,也是身為白馬王子的責任。
  假如連白馬王子都不救公主了,還有誰能夠救她呢?
  此刻的我終於了解執事當初的那一番話。
  我……並不是什麼白馬王子。
  但是如果有人哭泣難過、甚至自暴自棄的時候,就請讓我成為你的白馬王子吧。讓我們一起面對那些讓人傷心難過的事,因為光憑一個人的力量是絕對不夠的。
  正因為如此,我必須成為白馬王子。
  「但是……已經太遲了啊……」
  只見學姊也哭了,而且哭的花容失色,彷彿剛才的殘忍只是幻影。
  學姊兩隻手不停擦著眼淚,但眼淚仍不停的滑落。
  我走上前,將學姊抱進懷裡。
  學姊在我的懷裡大聲的哭了出來,哭的既難過又讓人鼻酸,難以想像在學姊身上到底經歷了多少的苦痛。
  但在這當下我們擁抱彼此,或許無法消除過去對我們造成的傷害,但是至少……有人陪在我們身邊。
  學姊就這樣在我懷裡哭了很久。
  我中途抬起頭看向賴儀如,因為知道她可能會嫉妒。
  但是賴儀如發現我在看她時,她露出了溫暖的笑容搖了搖頭。
  『多陪陪她。』
  賴儀如她用口語這麼說的。
  賴儀如她真的是個很善良的人,或許有點笨,但是寧願讓自己消失,也不願傷害別人,真的是很高貴的情操,至少我沒有把握自己可以做到。
  於是我點點頭,將手放到學姊的頭上,像安慰小孩子一般,輕聲的安慰學姊。
  等到學姊的哭聲漸漸變小,轉為抽泣時,我讓學姊先離開我的懷抱。
  只見學姊兩眼紅腫,臉上還有眼淚哭乾的痕跡,但是心情似乎平復許多。
  「好點了嗎?」我細聲的問。
  學姊點點頭,但是緊接著,學姊雙眼突然睜大,一把推開了我。
  「不行!你們不能留在這裡!」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