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白馬王子幫幫忙》第八章 分裂 (下)

獅子&雷格(因該) | 2021-11-05 20:45:25 | 巴幣 12 | 人氣 103


  再張開眼時,眼前是林老師的身影。
  「林……老師……」我沙啞的說。
  只見眼前的人影突然往後一縮。
  我困惑的眨了眨眼,更仔細一看,才發現那是林依芸的臉。
  「小芸……這裡是……哪裡?」
  我乏力的問,連轉頭的力氣都沒有。
  「誠你現在在健康中心,是生科老師跟教官一起把你搬過來的。」小芸小聲的說。
  我閉上眼睛,呼吸了幾口氣。
  「先喝點這個……」
  林老師的臉從林依芸旁邊出現,遞給我一杯透明的液體。
  我猶豫了一下,林老師立刻說道:
  「放心,這只是溫水而已,不是白乾。」
  我接下水杯,勉強喝了一口。
  「現在把這些藥吃下去。」
  林老師張開手,手掌裡擺著是白色藥片和紅黃色膠囊。
  「我該不會……變成小孩子吧……」
  林老師聽了,露出不壞好意的笑容說:
  「等你吃完就知道了。」
  我聽話的微微撐起頭,將藥片跟膠囊和在一起吞下。
  或許是心理作用作祟,感覺吃完藥之後身體稍微好一點了。
  看我靠回枕頭上,林老師鬆了口氣,接著問道:
  「話說你怎麼會突然昏倒了?」
  我閉上雙眼,回想中午發生的事。
  一股酸楚回到腦海。
  「老師知道……三樓的語言教室嗎?」
  「三樓……啊,你是說那間沒人用的教室嗎?」
  我困難的點點頭。
  「那間教室怎麼了嗎?」
  「老師還記得之前賴儀如跑來找我時,身旁不是有跟著一個高三的學姊嗎?」
  「嗯……有這號人物嗎?」
  林老師轉頭看向林依芸,只見小芸也搖了搖頭。
  「我也不記得。」
  此刻我的心就像是被利刃給刺穿一般。
  「應該有吧?一頭黑色長髮、穿著我們學校的制服,臉上總是帶著溫柔笑容的學姊!」
我激動的坐起身體吼道。
  拜託!告訴我,我看到的不是自己幻想出來的人!
  「王子同學!你先冷靜一點!」
  林老師壓著我的肩膀,林依芸也過來幫忙。
  「誠!你先冷靜下來!搞不好小雪她知道些什麼也說不定啊!」
  聽到小雪的名字,我才稍微冷靜下來。
  「對啊……還有小雪……小雪當時也有去……」
  我身子突然一軟,又躺回了床上。
  「那小雪她人呢?」
  「她現在還在上課,現在才兩點半,我是蹺課過來的。」林依芸說。
  突然覺得心裡有點過意不去。
  「抱歉……讓妳特別蹺課來看我……」
  「誠你幹麻道歉啦!這只是我……該盡的責任。」林依芸低著頭說道。
  「我覺得身體好多了……那我們就先回去——」
  我掀開床單,打算坐起來的時候,身體卻不聽使喚的往後倒下。
  林老師走到我旁邊,把被子蓋了回去。
  「你就別逞強了,剛從鬼門關回來的你還需多加休息,下午的課我也叫你們的班導幫你請假了,他也叫你要多休息。」
  「但我現在……沒時間休息啊……」
  我用手遮住臉,不爭氣的小聲哭起來。
  林老師突然上前,甩了我一巴掌。
  「說什麼傻話!任誰都需要休息的!休息不光是為了走更遠的路,也是為了讓自己能夠停下來好好想想——」
  林老師嘆了口氣,冷靜的說:
  「你現在腦子應該還一團亂吧?像無頭蒼蠅亂找又有什麼用?」
  突然的巴掌,讓我的腦子稍微清醒。
  臉頰上麻麻的觸感,意外的振奮人心。
  隨意的用手擦乾眼淚,同時小聲的說:
  「連我爸都沒打過我……」
  「那我就把你打到連你爸都認不出來!」
  林老師露出大無畏的笑容說。一旁的林依芸擔心的看著我們。
  「我會好好休息的,至少也得等到有體力去找人才行。林依芸妳也先回去教室上課吧,我可能要小睡一下。」
  「我不要緊!我可以一直陪著誠!」
  「但是我睡著的話妳會很無聊吧……」
  「沒關係的!我可以一直觀察誠睡覺的樣子!」
  「這樣子誰睡的著啊!咳咳咳咳咳咳!」
  我用力吐槽說,但下一秒就後悔了。
  但是看她一臉期待的樣子誰都會想吐槽吧?
  「能夠那麼有精神的吐槽,代表恢復的狀況還算不錯。」林老師事不關己的冷靜分析說。
  唉……我懶得吐槽了。
  「總之,我要先睡覺了,麻煩妳們迴避一下好嗎。」
  「唉呀?王子同學難道是有人在旁邊就睡不著的類型嗎?」
  「一……一般人都是這樣的吧?不覺得睡著有人在旁邊看很恐怖嗎?」
  「那午休怎麼辦?」
  「這就……」
  「看吧看吧?所以就請睡吧!」
  總覺得這對母女一臉不單純的表情,讓人不安。
  我只好用棉被蓋住頭,轉過身去睡。
  「喔呵呵呵呵,反正等下睡熟就會轉過身來了——」
  死也不會好嗎!


  最後我還是睡著了。
  睡了多久我自己也沒有感覺,因為就跟晚上睡覺差不多,睡的十分香甜,卻完全忘了自己其實是睡在學校。
  當我再度醒來時,發現保健室一片昏暗。
  「該不會……已經晚上了吧?」我昏昏沈沈的說。
  倒是身體感覺就像復活一樣,比起中午實在好太多了。
  看來睡覺就跟水一樣是最棒的保健用品。
  附帶一題我沒有翻身,很完美的保持側躺的睡姿。
  倒是被壓在身體下的右手發出陣陣哀嚎,不過為了我的節操,這一點犧牲也是值得的。
  就在我一邊感嘆右手的偉大一邊轉身的同時,我的左手似乎摸到了什麼東西……
  「這是……什麼感覺?」
  有種軟軟的、充滿彈性的觸感。
  總覺得過去似乎也有體會過同樣的感覺,只是一時之間想不起來是在哪遇到的。
  就在我腦袋不停的從過去的記憶探索時,左手邊突然傳來一陣嬌嗔。
  嚇得我趕緊把手收回來,同時感覺背後冷汗直流。
  該……該不會是……不,這怎麼想都不可能吧?嗯嗯,沒錯,一定是我的錯覺,幻覺什麼的嚇不倒我的。
  就在我一鼓作氣的轉身,只見左邊出現熟悉的身影。
  「拜託……輕一點……」
  只見林依芸臉紅的跟蘋果似的,一反之前強勢的態度,害羞的把手護在胸前,小聲說道。
  還真的是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嚇得整個人坐起來,驚訝程度不亞於學姊消失。
  林老師人呢(不是髒話)?為什麼保健室要關燈?外面現在是晚上了嗎?其他同學都回家了嗎?老媽有打電話問我去哪裡嗎?
  種種的問題浮現腦海,頭開始覺得暈眩起來。
  「誠,你還好嗎?」
  林依芸擔心的問。
  「這種問題在妳跑上床之前就應該要想到了吧……」
  「對……對不起…………」
  林依芸慌張的坐了起來,一頭長髮垂在肩上,雖然看起來有點亂,但不知怎的卻很有女人味,似乎也是才剛睡醒的樣子。
  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為什麼林依芸的學校制服,前三顆扣子都是解開的?這樣裡面不就一覽無遺了嗎?
  「因為覺得有點熱……」
  林依芸似乎發現我在看她的制服,於是解釋說。
  「哦!原來是怕熱啊……」
  我右手握拳在左手掌上拍了一下,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不對!既然怕熱一開始就不應該上來吧!」
  「嗚嗚……」
  只見林依芸像是做壞事被發現的小孩子一樣開始哭泣。
  「啊不是……我不是故意要……」
  就在這時,保健室大門「刷」的一聲打開——
  只見執事熟悉的臉孔,就這麼出現在保健室的門口。
  「王子同學在嗎?我已經找到賴————」
  執事的聲音硬生生的卡住了。嘴巴還維持在四十五度角的傾斜。
  只見我手擺在林依芸胸前,林依芸則手放眼睛上,一副在擦眼淚的模樣。
  這樣的場面不管怎麼看,都像我在對林依芸伸出自己的魔爪。
  此時無聲勝有聲,我彷彿聽見執事理智斷線的聲音。
  「有了大小姐還不滿足居然還敢調戲良家婦女啊啊啊啊啊啊啊!!!!」
  只見熟悉的台詞又出現了,但是我沒心情感動,連忙將手擋在面前。
  「這、這是誤會!剛才那只是——」
  「有什麼話就給我去跟閻羅王說吧!」
  只見執事突然從外套口袋中掏出手槍,以死筆最後一集松田要槍射殺奇樂時的激動態勢往我衝來,口裡還一邊喊說:
  「殺了你!我要殺了你這個喪心病狂的人啊啊啊啊啊啊啊!」
  「慢著慢著!我不是什麼奇樂啊……!」
  「奇樂都是這麼說的!」
  只見執事把我壓制在地,把槍對準了我的頭。
  「為BL的死付出代價吧!奇樂!」
  有奇怪的東西混進去變成更奇怪的東西了!
在執事要開槍的時候,門口突然傳來吼聲:
  「松田!」
  誰啊!
  就看到下一秒,執事分別被林依芸、小雪以及一個戴著口罩的女生給抓住了。
  「放開我!我要殺了他!只有奇樂他……只有奇樂我一定要親手宰了他啊啊啊啊!」
這傢伙還真有夠入戲的……
  但是很遺憾的,我並不打算陪他演戲。
  我理了理衣領,說道:
  「不好意思……你們繼續!」
  就在我轉身衝出門口時,突然出現一隻左腳把我絆倒在地,在地上翻滾了三圈最後撞到走廊牆壁才四腳朝天的停下。
  「你想跑哪去啊?谷、口、同、學?」
  只見林老師面帶笑容的出現在我上方說道。
  附帶一題,從外頭的光線是夕陽的橘光,然後不知怎的保健室的窗戶上貼滿了報紙。
  大概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室內才看起來像晚上一樣,但其實外頭現在才黃昏而已。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
  「啊你剛才撞見阿虛同學推倒眼鏡同學的害羞畫面吧?但其實那只是眼鏡同學為了保護阿虛同學剛經歷完一場外星人大戰只是你剛好走進來看到最後的情況而已。」
  我想問的不是那個問題!
  還有為什麼老師可以倒背如流的說出涼宮●日的憂鬱的劇情?難道老師也有在看?
  「這是機密事項☆」
  果然有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輸了……在各方面都輸給老師了……
  不過還是請不要隨便猜透我內心的吐槽好嗎……
  「這也是機密事項☆」
  妳夠了喔喔喔喔喔喔!
  「好了機密事項☆同學,我們現在就愉快的開始機密事項☆和機密事項☆還有機密事項☆吧?」
  妳這傢伙是有多喜歡機密事項啊!
  「咳咳,好吧,不開玩笑了。」
  林老師突然正經說道。
  一開始就該這麼做了!
  「你要找的同學已經幫你找到了,就是眼前這位戴口罩的女生!」
  林老師手指著抓住執事右手的戴口罩女生。
  只見那女生鬆開執事的手,開始脫起帽子、摘下墨鏡,但唯獨口罩沒有拿掉。
  但是已經可以很明顯的看出衣服底下的人究竟是誰了。
  那人不是別人,正是戴口罩的賴儀如!
  「小、小如……」
  明明只是兩天沒見,卻好像已經過了很久了。這就叫作士別三日刮目相看嗎?
  但是賴儀如卻撇開頭,不願看我。同時手裡拿出一本小筆記本上頭寫著:
  『請不要隨便跟我說話。』
  「咦?這是……」
  「這邊就由我來說明吧!」林老師從旁跳出來說道。
  「其實賴儀如這幾天只是跑回老家(地點是機密事項☆)探親。不過因為是臨時起義忘了通知班導,才會造成那麼大的誤會,然後會戴口罩的原因是在老家那邊不小心淋雨感冒了。附帶一題,她手裡拿著的是東西也是從老家(機密事項☆)帶回來的。」
  「總之就是賴儀如回老家時不小心淋雨感冒,才用手寫來取代說話對吧?」
  「就是這樣喵。總之,人都回來了,王子同學你也不必再操心了。」
  說的也是,這樣等於是了結一樁心事。
  只是賴儀如好像很不想看到我的樣子……一直把臉轉到旁邊。
  應該還對禮拜一的事耿耿於懷吧……
  「那個……小如……關於之前的事——」
  我話說到一半,突然又有人從保健室門口衝進來。
  「學弟在嗎——————————!」
  聽見學弟兩個字,讓我心臟瞬間停了一拍。該不會什麼都不用做事情就全部解決了吧?
然而,現實果然沒有憨人想的那麼簡單。
  只見出現在門口的是赤魂社長,手裡不知怎的還拿著一張傳單。
  我垂下頭,大大的嘆了口氣。
  「唉………………」
  「咦?怎麼一臉失望的樣子?」
  「有什麼事嗎?赤魂社長?」我一臉嫌棄的說。
  只見學長突然跪了下來,把保健室裡的人都嚇了一跳。
  「社、社長!有話好說!用不著跪下來吧?」
  「學弟有所不知……學長我現在……只能靠學弟你了!」
  赤魂社長說完,用力的抓住我的肩膀。
  「好痛!社長你冷靜一點啦!」
  小雪跟林依芸放開執事,跟著加入戰局。
  「快點放開王子哥哥!」
  「快點放開誠!你這個蘿莉控!」
  就看到保健室裡,小雪和林依芸抓著社長,社長抓著我,三個人一起搖來搖去。
  室內頓時陷入一片混亂,不,其實剛才就已經很混亂了……
  「到底發生什麼事啦、社長?有問題你可以說啊,搞不好我們可以一起笑你?」
  「笑你個頭!要出人命啦!」
  社長大罵一聲,終於放開我的肩膀。
  我大口呼吸,一邊揉著肩膀一邊問道:
  「人、人命?」
  社長把手裡拿著的傳單貼到我臉上。
  這麼近是要給誰看啦……
  「今天放學的時候,十六夜她居然給了我這張傳單!」
  我從社長手中搶下傳單,只見上頭寫著最近西門町一家新開的KTV的優惠內容,就跟平常下課時候在校門口發的傳單沒什麼兩樣。
  「所以這張傳單怎麼了嗎?」
  「十六夜她要我這禮拜六跟她一起去那裡唱卡拉OK!」
  「喔?那很好啊?」
  我一臉鄙視的看著社長。
  這種好康的事情有必要大肆宣傳嗎?好像嫌世上的去死團還不夠忙碌一樣。
  「好你個大頭鬼!會死人的!這樣下去我禮拜六一定會死的!」
  「社長可能有所不知,但十六夜學姊她……」
  突然我的肩膀被人按住。
  我轉頭一看,才發見背後是林老師帶著一臉賊笑。
  「剛好有這個機會,你就跟社長一起去唱卡拉OK嘛?」
  「啊?為什麼我要特別跑去當電……」
  「人多比較好玩!這可聯誼的機密事項☆喔!」
  「都講出來就不能叫機密事項了吧?還有只是去唱卡拉OK什麼時候變成聯誼了?」
  「你看社長一臉哀求的樣子,學弟忍心步入讓他自己一個人走入地獄之中嗎?」
  只見社長蹲在地上,擺出最可憐的表情。
  但很遺憾的,完全沒辦法給人「你好可憐我好同情你」的感覺,反倒讓人看了有點反胃;用小狗來比喻的話,社長自以為擺出可魯的表情,但是在外人看起來就跟鬥牛犬沒兩樣。
  「卡拉OK……」
  小雪突然喃喃說道。
  「咦?小雪沒去過卡拉OK嗎?」我問。
  「我家大小姐才不會去那種污穢的地方!」
  「可、可是小雪好想去看看喔.....」
  在小雪使出賣萌攻勢下,執事終於同意,然後林依芸也理所當然的說她要一起去。
  於是五人成行,約好禮拜六下午一起去唱卡拉OK。
  不過我沒想到的是,最後離開前,賴儀如突然舉起筆記本,上頭寫著:
  『我也要去——』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