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代價.二

白鴿 | 2022-06-25 19:20:03 | 巴幣 110 | 人氣 51


價值與價值增幅,代價與代價交換。

這是交易的人理,亦是緣法的基石。

緣法交織成因果,因果交互為命運。

今朝種下來的因,終會有未來之果。

從前欠下來的債,逃不過償還之日。

天理,週而復始;天道,從此循環。

《論因果》大丹.崑崙道.李全一



「成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長生再次將本源消耗到一頭黑髮變成鶴羽般雪白。

兩柄長劍與他的行軍戰袍內側,已經被他畫滿了符紋。沒有再多的空間可以承載多那麼一筆的能量。

將最後一管藥劑舔空,道人提升氣勢猛然站起,卻因血氣不足眼前一黑,差點直接倒在矮桌前。

「太上伏心安神鎮邪降魔陣…」長生強忍眩目,連結數個手印。

隨著道人運轉法訣、最後劍指上撈,三件畫滿符紋的裝備就像沉睡中的生命被喚醒,驟然浮起!

白袍從長生的背後將其懷抱,捲起氣流將道人的雙手吸入袖筒之內,如此將自己套在長生身上。

兩柄長劍遠遠召來屬於他們的劍鞘,在半空咔的一聲歸鞘套牢,飛行貼在長生的背後、劍鞘長出背帶將雙劍掛好。

「起!」

一聲高呼,符紋穿透材質綻出耀目的金光。

一個一個符紋顯現於外,在虛空高速挪移、排成一列又一列的直書,就像一根又一根光柱豎起,如同牢籠一般包圍長生的位置。

位於正中的長生心中生出非常慌亂和壓抑的感覺,而他不躲不閃、亦難以躲閃。

與感性分離的理性讓長生的嘴角掛起微笑,他正是為此刻而畫符。

柱列的符紋圍繞著長生迴轉,越加快速,帶起嗡嗡的共鳴聲,到最後——

錚!

猛然從四方八面同時迫近,直接擠壓在長生身上。

就像腦袋被鐵錘敲了一下,眩目一瞬後睜眼,只見浮光的符紋盡皆消失,僅餘劍上、衣內,淡淡的符紋烙印作為各個陣眼。

長生斂目內視,那界於存在與不存在、虛實一念間的靈臺之中,唯心的空間,高高懸著一把光禿禿的寶劍鋒芒畢露。

這是一把可以給予他無盡力量、讓他披荊斬棘勇往直前的寶劍,也是一把指那、便要斬那,不容他控制的寶劍。

這是他的劍心。

那個當初沒經過細思便順從心意立下的劍心,在功行久持之後在精神內具象化的顯現。

那是一個簡單的願望,道人希望他行事能夠隨心所欲,不受外物干擾,找出內心真正的想法去做、而且能夠做到。如同青風一樣自由、如同天空一樣自在。

但,到底是從甚麼時候開始出了問題?

當寶劍越磨越利,那份輕柔的願望變得鋒銳無比。

當初心象中那把淡青色、薄如紙、輕如風,用以雕刻美好願境的漂亮直劍,變成了一把散發刺眼青芒的大劍。

大劍的劍身就像塞了一整片青色的星空進去,散發著無盡的威嚴,光看便讓長生自己也覺得無法呼吸,行使著無盡的霸道——去到如同狂魔般偏執的地步。

銳不可當,不容彎折。

喜,故笑。

悲,故泣。

怒,故斬。

行使劍心,可讓劍仙劍心渾圓通明,劍法隨心自在,劍技蒸蒸日上。

而現在,劍心的制約卻反向牽動道人的心理與精神層面,鉗持他必須如此行事。

他的情緒每當生起,便如同脫繮野馬一般牽制不住,必要將其達成,方可了結。

甚麼時候,願望和信念,化為了心魔與執念?

到現在,這把劍已經不是指引他前行,助他斬敵的寶具;而是會將道人拖入深淵的奪魂鉤。

而對此,道人不打算坐以待斃。

此刻,符紋浮動於靈臺之間,柔和的金光堆疊於大劍的劍身,遮蓋那霸道的青芒、交織塑型,化為一個…劍鞘。

既然鋒芒畢露,那便以鞘封之。

既然野馬脫繮,那便以欄圍之。

道人閉眼於靜室正中,感受著陣法的功效。

以一個個符紋為陣眼、寫於最親近他的裝備,作用於自身精神。

曾經消耗到將要見底的本源之力,順著陣法的作用漸漸回流到長生的體內。只作為構築陣法引子的本源、並沒有被完全消耗盡在成陣的過程,甚至因為服下的大量的補藥,最終有所滿溢。

那是一種充滿力量的暢快感。

長生不自覺地拔出雙劍揮舞,將滿溢的力量消耗在運劍行功之間。

『好想砍點甚麼…』道人如此心想。

劍尖從矮桌的上方揮下,卻沒有砍下去、而是半途轉招揮往別處。

道人意識到了甚麼,停頓一瞬,看著依然完好的桌子,心中喜悅,卻故意不笑,繼續揮劍。

雙劍舞於暗室中,捲起地上的沙塵,流光從門外照入,映在塵煙間就像一束光柱。

道人隨著劍招在室中碎步繞行,漆黑的劍身劃過光柱之間,遮蓋光柱的蔓延,就像是將光都砍斷了。

快將繞行一圈之際,長生忍不住道:

「貧道的主,由貧道自己來…」

「!」

突然踩滑的腳步,讓長生整個人仰倒在地上。

錚!

最後一劍的力量,化為了劍風,多得道人往常每日的訓練,就算他體勢失衝,餘下的劍勢也化為了風力之刃自然地飛了出去。

靜室,被攔腰斬開。

碰!

靜室的結構,那些土瓦泥磚、在此刻一同被劍風震裂,以草材搭成的房頂坍塌下來,並沒有壓傷長生,他卻覺得天好像塌了下來。

「長生久視」、「尋道飛升」等等,都是吸納凡人修仙的誘因,而當中,以求永生為最大宗。

也是因為這樣,只要是修仙道者,不論正邪、種族,似乎最終都會獲得一些相似的特性:悠長的壽命、與趨吉避兇的天性。

而現在,某種預感在長生的腦海裡以最大的音量在敲鐘。

長生御風一蕩,劍氣將草蓋斬成粉末吹走,陰影散去,光照在長生滑倒的位置,

那是其中一個先前曾經被他隨便吐在地上的藥塞子。

長生心頭一震。

他聯想到了甚麼,慌忙將戰袍脫下,顧不得平常的潔癖,直直展攤在地上。兩柄長劍亦如是,被他拔出來放在地上。

只見道人如同失心瘋地催動陣法,讓符紋被仙光點亮起來,一個個地數著:

「一…十…二十…」

「三十…三十五…四十…」

「四六、四七、四八…」

「四九。」長生全身雞皮疙瘩,冷汗從他的背後滲出。

「沒有了嗎?」道人翻動三件陣法鎮物,再數一遍,無誤是四十九個符紋。

「哈哈…四十九…四十九!」長生低吟著,嘴裡盡是零散而難以理解的話,就像是瘋人的囈語。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

「好一個遁去其一!」長生似乎悟到了甚麼,

加快的心跳、血液衝上他的頭顱,臉紅耳赤、眼中血絲滿盈。

道人長嘯,好想對天大喊一聲,然而方舟之內,他頭頂之上看到的那片天是假的。

「為何?為何!?」

砰!

靜室外的水缸,突然碎裂。

清水傾倒在外,在日光中化成一面水鏡,映照道人的臉。

「這是…」長生擅長望氣術。

他看到了,那張是一張清秀,卻被無盡黑氣籠罩的臉。

「劫氣!?因果業障!?」他從來沒看過如此重的因果氣息,基本上,是難逃一劫了。

就像全身的力氣都漏了出去,長生再度跌坐在地上。

輕盈的風之體微微一震,堆積在塞子旁邊的草粉盡皆被吹風散——

那仿佛是鋪滿地面的無數個塞子,因為道人任意的處置沒有被收拾、最後堆積到無可避免的地步,只要走到該處,必然便會滑倒。

「原來如此…」長生恍然大悟。

因果需還終需還,莫待末路劫自來。

鈴鈴鈴!鈴鈴鈴!

房卡傳來清脆的提示音,驚醒了長生。

「請各單位集合,本次任務的目標,是回收仍存活時被群吸收的獸名…」傳令官機械式地佈讀著本次任務的目標。

長生解然地苦笑,穿上戰袍、負起雙劍,準備上陣去——

六月十二日,長生道人,戰死於群的破碎空間,屍體未能尋回,只剩兩柄配劍由我方帶回。

死因紀錄:武器被奪,發狂送命。

死因紀錄(六月二十一日編輯):陣法被破、心魔反噬,失控硬接敵方攻擊。

備註:於復活歸來的該成員強烈要求下,增添正確的死因紀錄。

本圖由多多洛(goo752000)提供

創作回應

白鴿
中文字數:2415
2022-06-25 19:20:11
白鴿
鴿宇宙,展開。

如題,這次著重描寫的,是關於長生的背景世界觀、白鴿的仙道體系裡有關代價的一些引入。

在劇情鋪墊上、並不是會十分有趣的一章,閱讀體驗、怕是會非常吃腦波。

但該有的劇情始終要展開,此為前導。

趁著長生這次的經歷,正是白鴿給長生背景和能力體系打補丁、將其完善的好時機。

不過鴿宇宙的修仙畫風,可能跟各位想像的有億點點不一樣…
2022-06-25 19:23:15
白鴿
從這次開始,意識到了所謂【設定】與【劇情】的平衡與行文節奏的問題,本週期內卻是難以在此點之上雕琢了。

不過,白鴿大概可以開始抓一下中間的奧妙,以後不會只有日常類內容看起來既舒服又有料了。

同時說一下,像這期提到的這種「戰力/能力」與「角色心境」連結的設定,白鴿以後應該不會再弄了,做起來雖然白鴿本鴿作為操作者回饋感很強也很特別、也很有修仙者道行心境一起長的感覺,但各位看官讀來,似乎會覺得蠻莫名其妙的,故改。

白鴿希望寫出我自己喜歡、其他人也能從中取得樂子的內容。
2022-06-25 19:27:4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