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創造了異世界,然後呢1-第二章&第三章

虎鯨愛好者 | 2021-05-11 00:00:11 | 巴幣 2 | 人氣 28

第一卷 第二章
新手
        為了要從頭創造這個世界,少年首先必須先”創造”一個規則
        “如果每次心裡想想就創造出新東西,可能會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少年開始思考,這能力固然方便,但有時也會造成困擾
        “為了能不讓這個能力影響到我規劃的能力,我可能必須先對他做出一些限制”
        隨便想想就出現太陽,也太不穩定了,如果哪一天睡個午覺或腦動大開又做出一個太陽,可能原先創造出的東西又毀了,像對太陽十分敏感的動物和植物們。
        “像是必須先寫在紙上,或要先說出關鍵詞才能發動。”
        “因為我現在身旁沒有紙,且寫字也要花不少時間,我還是選擇用關鍵字好了”
        少年最後決定使用關鍵字來觸發效果,其實他心裡很清楚這只是他懶而已。
        “我決定當我說出’創造’這兩個關鍵字後,才發動我的能力”
        少年明確的表示。
        這樣其實是個不錯的方法,簡潔有力,且在喊的時候還可以震懾人心,展現我的中二之力,太棒了。
        一個人在一個地方待太久,腦袋真的很容易出問題…
        因為四周並沒有什麼改變,所以少年決定做個實驗來測試自己的能力是否像自己所想的被限制了。
        少年先站定腳步朝者他所期望的方向大喊。
        “我希望這裡出現一條河流!!”
        如果像往常,我眼前會突然出現一條大河,但很顯然我剛才制定的規則起了作用,過了幾秒,什麼也沒發生。
        少年再次大喊
        ”創造! 我希望這裡出現一條河流”
        突然間地動山搖,在少年腳前十公尺處,出現了一條大河,河寬有二十公尺,河長看不見源頭和結尾。
        “成功了!從這個方向看真的十分壯觀”
        少年對於這次的改動顯得十分滿意,這改動會讓製作世界進行得更順利。
        這時少年發現了一個重要的問題。
        “這河水並沒有流動,與其說是河流,還不如說是長形的積水池,裡面別說是魚了,連水草或青苔都沒有”
        少年走到河邊,探頭向下看也只能看到不規則的石頭組成的河床,看到這樣的結果,他抬起頭苦思,他最後得出了一個有可能的結論。
        “這個能力最麻煩的地方也是對於定義不清楚的事物也可以被創造出來,在我創造河流前,可能得要先創造山和大海,水才會因為高低差流動最後形成河流,反過來說,如果沒有山和海,河水可能就不會受到重力作用往下流”
        少年突然覺得創造世界變得好麻煩,有可能在在創造前,就必須調查並設計每一件事物的因果關係,不然會產生不必要的衝突(BUG),創造出不會流動的河。
        看來還有許多事要做呢…
****************************************
第一卷 第三章
委託
        在廣大的草原邊,可以看到一個名為’佛姆史達’的小村落在此開墾,最外圍剛下完田正牽著馬準備要休息的農民,正在田園小徑上聚眾閒聊,可以看的出來他們已經忙了一個早上。從西邊森林流出,穿越剛翻完土的農地間,最後流向村莊南邊的小河上,也可以看到魚夫在太陽下辛勤的工作。在村莊的東北邊,通往大城鎮了道路旁的果園中,可以看見果樹們才剛長出新芽。
        包圍著這個村落由西到北的是名為’艾椰姆’的森林,這個森林的名稱是取自於上上上任村長的狗的名字,聽說當時為了遠離戰亂的祖輩們帶著的狗,因為和森林中的野狗私奔了,當時還年輕的村長為了找突然消失在森林中的狗,所以不停地朝著森林深處喊著他的名字,最後在他身旁的同伴就為這個森林取了
這個名字。
        就在這和平普通的時刻,我們從陰鬱的森林中出現,全身上下都沾滿了落葉,原本乾淨的衣服也都因為沾滿塵土而呈現土黃色,臉上有不少被小樹枝刮傷的痕跡,其中一位手裡還拿著一把斷裂的弓。
        站在我身旁手拿斷弓的’赫藍’首先開口說話
        “終於回村莊了,只要還多待在這森林一秒,我救總感覺那隻山怪會氣沖沖的拿著大棒槌衝出來”
        “別說了,我不想再回想起那個場景,我現在胯下還濕濕的”
        “要是媽看到你這個樣子,會作何感想”
        “我想一定會幻想破滅吧,不過想想這樣也好,至少不會再四處炫耀我的事了”
        我苦笑道,雖然現在的我十分落魄,不過我因為曾經隻身一人擊退多達十隻的C級魔狼,救了現在的妻子”米赫提”,而眾人皆知。
        “不過這樣看來,即使能擋住幾十隻魔狼,對山怪也毫無辦法吧”
        “當然,我剛剛可是被嚇的腦袋完全轉不過來呢,怎麼還有餘力想出對付山怪的方法”
        “不管如何,我們不能放他在森林中作亂,不然總有一天會晃來我們的村子”
        聽完這句話,我停下腳步想了想下一步該做什麼,現在需要有人先回家通知我們打獵回來,也要有人趕去通知村長在’艾椰姆’森林中發現山怪。
        “摁~~~我想你也累了,那你先回家向你媽報平安,順便處裡獵回來的肉和皮。然後我要去’中心酒館’問問該怎麼處理這隻山怪,不過我想最後還是要請騎士團出動解決這個問題吧,畢竟是A級的魔物”
        “好吧,希望騎士團可以順利解決這次事件”
        他皺了皺眉頭。
        我們做了簡單的道別,就開始向不同的目的地出發
        原本我們預計在下午太陽下山時才會回來,所以在太陽還高高掛在頭頂時就回來的我,就受到了關注。
        “唉呦~’弗列爾’先生,怎麼那麼早就回來了阿”
        正坐在陰影處休息的農夫’酒斯波’看到我向他走來,揮揮手打了招呼,看著他肥肥的臉頰不停的低落汗水,就知道他才剛忙完農事。
        在他身旁的是他的兒子’迪爾’,比我矮一個頭的他,留著棕色的短髮,是我兒子’赫藍’的玩伴。
        他們家因為住在我們家對面,所以我們兩家人時常會互相幫忙,因此感情不錯。
        “我和我兒子在森林狩獵時,遇到了山怪,好不容易才活了下來,你們在森林附近工作的也要小心”
        “什麼!!有山怪,那不是聽說有兩棵樹那麼高的魔物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看來’酒斯波’被山怪嚇到了,對於一直生活在和平地區的人來說,山怪是只在故事和書中出現過的魔物。
        “’赫藍’不是也有一起去打獵嗎,怎麼沒看到他”
        在一旁休息的‘迪爾’也一起問到
        “難道說他發生了不測?不好了這得馬上請人去通知’莫尼卡斯城’的公會,請他們派冒險者來幫忙”
        ’酒斯波’聽完後非常激動
        “你想多了,我兒子只是先回家了而已。”
        我馬上澄清事實
        ”關於請求幫助這件事,我看那隻山怪不是常人可以對付的,所以我想去公會問問看是否能出動騎士團來幫忙”
        “難道說那隻山怪是強化種?”’
        迪爾’一針見血地問到,他是怎麼看出來的?
        我猶豫了一下,思考是否要和他們說這件事,經過幾秒的考慮,我還是開口了。
        “恐怕是,他一隻就可以造成莫大損害,依我看強度有到A”
        聽到這個消息’酒斯波’臉一下刷的變得慘白,他明明連A和B級差在哪都不清楚,到底為什麼可以那麼緊張?
        “完蛋了,我得趕快通知大家快點逃命,他現在一定正朝村莊前進,要把我們都打成碎塊”
        ’酒斯波’一說完就拿起身旁的農具,準備要走
        我預計山怪不會那麼早找到我們的村莊,因為我和’赫藍’剛開始逃跑的方向不是直接朝村莊前進,所以他應該為被我們誤導,且’艾椰姆’森林並不算小,要走出來需要一些技巧和時間,所以如果現在把山怪在森林中的事傳播出去,只會造成大家不必要的恐慌,造成困擾
        就在我正要阻止他時,’迪爾’先行拉住他爸的手
        “爸你不要著急,看現在’弗列爾’先生的樣子,他應該正要去找村長討論這件事該如何處裡,這就表示山怪還被困在樹林中,我們還有充足的時間可以應對,現在把事搞大不一定比較好”
        聽到兒子這樣和他解釋,’酒斯波’停下腳步回頭看看’迪爾’,又再看看我,最後向我問道
        “真的嗎?”
        “我正有此打算”
        我很驚訝在我面前的少年對這件事能理解的那麼快,之前和他說話時就有感覺他有點小聰明,常常會和比他大一歲小鎮中商行老闆的女兒’米娜’鬥嘴。
        真不知道為什麼他爸會是這副德行,我看他也不清楚’迪爾’為什麼會這樣說,最後停下來就只是在現場的其他兩人都認為不要宣揚出去比較好,就這樣隨波逐流罷了。
        “所以事情就是這樣,我必須趕快找村長談論此事,所以先走一步了”
        我離開他們休息的大樹下,再次往小鎮中心走去
*******
        ’中心酒館’是坐落於’佛姆史達’村中心的一座木造建築,雖然名字中有酒館兩個字,但這棟雙層樓的房屋,一樓是集會所和酒館,二樓則是村長辦公室和訪客居住的房間,村中事務的公告欄也貼在酒館的外面,所以說是酒館,不如說是綜合大樓還比較貼切。
        在晚上時常可以見到村中的大家在這座酒館聊天,有重要節日時,也會由再其中的廚房統一集中村民所提供的食材來做美味的料理,這裡可以說是村民們做交流的重要地點。
        二樓是村長平時辦公的地方和旅客暫住的地方,因為我們的村子不大,當初在建造公用建設時,不小心把酒館建得太大,所以就用多二樓出來的其中一個房間作為村長臨時辦公室,久而久之就成為我們村子的特色了。
        在現在工作的時間,其實不怎麼有人會在酒館裡,但在今天我一推開酒館的門,就可以聽到其中有幾個人在說話的聲音。
        我向四周看了一圈,沒看到店長和村長,在樓上村長辦公室前,寫掛著外出中的牌子。
        我決定向坐在酒館的客人問一下村長的動向。
        “真是的,剛來到這個世界時,我還以為我可以像小說中的主角一樣,到處把妹子,開掛”
        坐在酒館中間說著話的是一位背上背著大劍的青年,看上去和這世界的人非常不一樣,手裡拿著一杯啤酒正在像同伴訴苦。
        坐在他對面的是一位看起來比較年長的青年,準確地說是身高比較高,拿的武器是大槌,被放在一旁,倚靠到椅子上。在這個人平均身高只有170公分的世界中,他即使坐在座位上也顯得高大,順帶一提,我的身高是176公分。
        他們好像都沒注意到我接近他們。
        拿著大槌的青年接著說。
        “還不是我們的技能太過廢物,看在前線上奮勇殺敵的勇者們,應該都有著特殊的稀有技能”
        “對呀,這太不公平了”
        拿的大劍的青年憤恨的說,不過拿著大槌的青年似乎有其他看法
        “不過雖然這麼說,不過我覺得這樣也不錯”
        “為什麼你覺得不錯啊,當我知道我能力值和其他人的差距時,我心情可超差的”
        拿著大劍的情年瞪向拿著大槌的青年,不過對方不為所動
        “你忘記了嗎,擁有能力的能人,會被強制限制行動,不能想去哪就去哪,相對下來較為普通的我們,才有機會退出戰線”
        “亨,這樣一點也不好,你應該知道我退出戰線時,是懷著什麼心情向王國上級呈報的”
        “不是很開心嗎?還說終於有時間泡妹子了”
        拿的大劍的青年尷尬地頓了一下,看來他的想法早就被同伴摸透了,他為了掩飾尷尬,突然大聲了起來,大力地拍一下桌子
        “你知道的嗎,就在我們被叫來這個世界後,根本沒什麼休息時間,還有那個什麼可惡的’女孩團體’,讓我們都沒機會接近同齡女性,我可是心癢難耐”
        聽他們說話,可以確認這兩位為從其他世界來的轉生者。通常人們死後應該會變成靈魂,這些靈魂會再次重生,再次成為這個世界生物的一員,形成一個循環,但在他們的世界中,靈魂會人為或非人為的帶來這個世界,且還會保留原本的記憶和身體,成為轉生者。
        聽說我們人類的王國中有人可以主動召喚轉生者,所以其實轉生者在這個世界並不少,且他們都有強力的技能,所以是戰場上重要的存在。
        在文件中有記載轉生者這個強大的技能為何,這個技能的名稱叫<轉生優待>,而<轉生優待>只有提供一個效果,就是擁有此技能的人,可以自由的選擇要增加的能力值。
        雖然這個技能的效果聽起來不怎麼樣,不過實際上卻影響巨大,在這世界的普通居民,能力值會隨著身體情況變動,如瘦子的生命值和力量絕對不會比肌肉男高,且在升級時增加的點數不會如使用者所願增加在擅長的能力上,雖然擅長能力增加的機會較大,不過大多的狀況是會把技能點平均分配。
        對這個世界的居民來說,影響最大的例子就是魔攻和魔力值,因為對於沒有的魔法的人,而這也是大多數人,這兩個能力值上升一點影響也沒有。
        這個技能為轉生者獨有,所以要辨別眼前的人是否為轉生者,就只要確認他是否擁有這個技能。
        我就一邊聽著他們兩位聊著天,一邊等待方便插入話題的時機
        “不好意思,你們知道村長在哪嗎?”
        他們突然安靜下來看著我
        “額~我們才剛經過這裡不久,不知道村長是哪位”
        帶著大槌的少年首先回覆我的問題
        “是那名那名滿身肌肉的光頭大漢嗎?”
        帶著大劍的少年也接這問我。其實他說的是酒館老闆,好在本人不在這,他非常討厭有人叫他光頭,之前’赫藍’還小的時候,就因為叫他光頭大叔,就被他抓起來打屁股,連我都沒辦法阻止。
        “不是,我們的村長臉上留有小鬍子,應該很好認”
        “說清楚嗎,小鬍子大叔和光頭肌肉大叔剛剛一起去搬新進的貨品,剛剛才出去”
        帶著大劍的青年乾脆的回覆我,而帶著大槌的青年則不停地觀察我
        “我認為他們應該很快就會回來,對了,看你全身都亂糟糟的,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我聞到了冒險的味道,是跟什麼戰鬥過嗎?是魔狼、巨蛇還是蜘蛛怪?”
        不愧是有和魔物戰鬥過的人,又或著說是有玩過遊戲的人,對於怪物出沒的事件十分敏感。
        “是山怪”
        帶著大劍的少年一聽到這個意外的名字,就露出吃驚的表情
        “以我以往在前線的經驗,山怪只會出現在靠近魔族領地的地方,在離戰場最遠的這片土地,怎麼會出現山怪?你不會是認錯為食人魔吧”
        “我沒有聽過有數十公尺高的食人魔,那一定是山怪,我敢保證”
        “那這不就危險了,你有想到要如何處理嗎?”
        “我打算先跟村長討論該如何處裡,是要叫村民們離開這裡一陣子去避難,還是選擇通知騎士團或冒險者來處理。對了看你們的樣子像是冒險者,請問你們有能力可以解決這個事件嗎?如果可以的話就幫大忙了”
        在我提出這個意見時,他們不向我預期中的很快就答應下來,反而有些面有難色。其實這讓我有些驚訝,因為轉生者在這個世界並不常見,他們大多數都有比本世界居民還強力的技能和能力值,所以在我的主觀認知中,他們應該都會喜歡到處冒險,展現自己的實力。
        帶著大槌的少年在確認過同伴的眼神後,回答我這個問題
        “抱歉,我們沒有可以對付山怪的實力,可能這讓你很驚訝,我們都是從前線退役下來的人,這就代表實力並不夠,我們以前有嘗試過討伐山怪,但最後還是被其他人救了下來”
        帶著大劍的少年接著說
        “我們還會在這逗留一段時間,雖然沒辦法直接去討伐山怪,不過如果在我們離開這裡前山怪就出現在這裡,我們會幫忙拖住他的腳步”
        看起來他們在來到這個世界後,並沒有發展得很好。
        “這樣啊”
        我表示出很可惜的樣子,他們也因為自知自己幫不上忙而露出落寞的表情。
        “我們也該出去走走,看看這附近森林有沒有能賺錢的藥草,一直坐在這酒館內喝酒只會讓生活更無聊,走吧”
        帶者大劍的青年似乎想要避開我的目光,找了個藉口帶著他的同伴離開這個地方
        “麻煩你幫忙把酒錢交給老闆,順便替我告訴他,我們晚上要在這了過夜,請他幫我們準備晚餐”
        在把酒錢交到我的手上後,帶者大槌的青年也追隨同伴的腳步離去
        我看著他們的背影,一邊想著要等村長回來還要一定的時間,一邊找位置坐下來休息
        就在我拉開在面前的椅子時,我突然聽到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
        “小老弟,好久不見”
        我轉過頭來,一位長著黑色長髮20歲左右的女性坐在靠近門邊的窗旁喝著咖啡,身上穿著十分花俏的衣服,不像是活在這個村莊居民的穿著。
        一身黑色的連衣裙,加上許多的雷絲邊,頭上還帶著一圈白色的髮箍,說白了就是一身女僕裝。
        這是我認識的人,但她出現在這絕非什麼好事
        “’瑪麗亞’小姐,你什麼時候出現在這裡的,我剛剛都沒注意到你。不過你來的時間真是不巧,現在這個村子可是正面臨著大危機”
        “我從你匆匆忙忙地走進店裡前就到了歐,順帶一提,我是剛剛出去的兩個孩子帶我從’莫尼卡斯’來的,為此可是花了一大筆錢呢”
        我剛的確都沒注意到我的背後是否有人,那兩位冒險者的存在感太強烈了,害我都沒注意到店裡還有其他人。
        的確像’佛姆史達’這樣偏遠的村莊,很少會有旅行者或冒險者前來,除非有任務或有人特別委託,不然大多數人都不會想來這裡。
        “這樣就說得通為什麼會有兩位戰力不尋常的人會出現在這裡,原來跟你有關係,那為何你會在這個酒館喝咖啡?我記得三年前時,你不是來到我們村莊後就直接到我家了嗎”
        “還不是今天早上我去找你時沒遇見你,然後我原本想直接在你家等你,結果被你老婆轟出來了”
        “她是不是還以為你是我的前女友阿?”
        我扶著額頭嘆了口氣,想起之前發生過的慘況,當時’瑪莉亞’小姐久違的出現在我的面前,一見面就對我做出不可描述的舉動,好在我即時把她推開,不然我覺得我的婚姻生活可能要不保了。
        “難道不是嗎?”
        這時瑪麗亞露出了壞壞的笑容。
        想著當初我拚命向我老婆解釋的樣子,我實在笑不出來
        “當然不是!!我從來就對你沒有感覺,你這上億歲的老太婆”
        “唉~晚輩不可以對長輩如此不敬,要叫我大姊姊,不過即使你這麼說,我還是很想當你的女朋友”
        可惡,她還是總是扒著我不放,真希望她現在不要出現在這
        “我完全不想。對了,我還沒問你,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裡?”
        我馬上岔開話題
        “你應該心裡很清楚我是為何而來”
        說完話後,’瑪麗亞’從身旁的小包包中拿出了一疊紙,上面密密麻麻的寫滿了人名,她甩了甩那疊紙,並放到了我面前的桌上。
        “這些人就拜託你了”
        “這也太多了吧,現在那個世界多出來的靈魂是有多少啊,我可不可以只收一半”
        “不行,這是你和我契約的內容,而且我必須說這些已經比以前要少了”
        我拿起了那張名單,大約翻一翻
        “你不要又藏著什麼奇怪的”設定”在裡面,不然我也會很麻煩,我記得之前就是因為你亂塞我沒發現的內容進去,害這個世界動盪不安”
        “呵呵,你說呢”
        “不會吧”
        “你要知道,在我的世界可不能這樣玩,這是我的原則,不過這裡就不一樣了,我可是很期待在這裏的時間呢,每當看這世界的居民努力消滅魔物的樣子,我都很期待可以成為他們的一員呢。補充說明一點,這次的”秘密設定”我可是藏的很好”
        “在這裡也不可以亂玩好嗎,真是的,只會增加我的工作量”
        “不過我看妳也挺閒的,還有時間可以找老婆生小孩”
        說完後,’瑪麗亞’突然裝出悲傷的樣子
        “我也想要有這種甜甜的愛,好羨慕你們啊,我可是一直都單身呢”
        “你去找不就得了,而且在我們家是’米赫提’她單方面喜歡我,雖然我也覺得她是個漂亮的好對象,不過要說是真感情卻太過了”
        聽完這句話的’瑪麗亞’卻露出一絲壞笑,像是抓到說謊小孩的大姊姊
        “還敢說你不喜歡她,是誰讓你心動到忘記自己的原則了呢?之前還信誓旦旦地跟我說一番大道理,結果那個決心在愛情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阿”
        她指就是有關於我擊退十幾支魔狼的那件事,的確,如果我沒有破壞我所下的限制,是不可能打贏他們的。
        我感到我的臉頰慢慢地紅了起來,一半是害羞,一半是羞恥
        “不、不管如何,她只是我人生中的一小部分,那次真的是意外”
        “你是看上了她的臉蛋還是胸部呢,要我猜的話一定是胸部,對不對”
        “拜託你放過我吧”
        就在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時,酒館老闆和村長出現在大門面前,我在心裡慶幸他們的出現幫我解了圍,我趕忙把桌上的文件收起來,然後起身向他們走去
        他們看來才剛剛搬完貨物,兩人的全身都是汗,村長馬上提出要來點水分補充
        “店長,你們店裡有沒有可以喝的飲料?”
        “最近我有新進一批特別的貨,是用北方的’噗嚕果’釀造的噗嚕果酒,還不便宜,要不要一起嘗嘗?”
        “你不會趁這時候敲我一筆吧?且我還是不要大白天就喝酒,免得突然有緊急的事要辦就不好了”
        “那還是喝些橙果汁好了”
        突然酒館老闆發現我就站在他的背後,直直地盯著他
        ”诶,弗列爾’先生你是怎麼了,怎麼這樣盯著我,而且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他下了一跳,畢竟發現被人站在背後直直地看著,誰都會感到不舒服。
        在店長旁的村長看到我站在那後,也向我問話
        “你不是今天早上才跟’赫藍’一起去打獵嗎?怎麼太陽還沒下山就跑回來了”
        就在他們正狐疑的看著我時,我馬上露出嚴肅的表情,準備向他們描述發生了甚麼事
        “我長話短說,今天早上我在打獵時,遇到了山怪,而且可能是強化種”
        “什麼!”
        “什麼!”
        酒館老闆和村長同時吃了一驚
*****
        在聽完我的說明後,我尋求村長的意見
        “這是會影響這村子命運的大事,必須要有人去調查山怪是為何會出現在這裡和討伐他,所以必須盡快去請公會處裡,看是否能派騎士團來處理”
        村長先做出這樣的結論,和我預想的差不多
        “不用先通知村民嗎?”
        酒館老闆提出這個疑問
        “這由我晚上在這裡宣布讓大家知道,雖然’佛列爾’認為山怪不會輕易的找到我們村莊,不過還是要大家多注意,在最糟的情況下可能會選擇拋棄這裡,但我認為在發生這種情況前,冒險者或騎士團可能早就解決這件事了”
        “希望事態不要發展到要拋棄這裡的地步,畢竟這裡可事先人們辛苦開拓出來的地方。不過現在最重要的不是討論結果會變成什麼樣,而是要盡快討論出要由誰去通知公會現在的狀況”
        “’佛列爾’我認為現在最適合的人選就是你了,因為你有見過山怪,比起我們,你更適合去向公會通報情況”
        村長依照他的判斷,優顯選擇我去做這件事,雖然現在我並不想去,原因是我才在山怪手中死裡逃生,並且跑了一整個早上,身心俱疲。
        我露出了面有難色的表情,希望他們能注意到我的情況,不過村長似乎不認為我現在非常需要休息。
        我原本想要找些藉口,不過我突然想到我現在基本上沒辦法做甚麼事,弓在今天早上就壞光還要去補充,而想到其他我認識的村民現在都在田中努力的工作,我實在不好意思說現在我要休息。
        “好吧,可以的話我也會一併把’赫藍’帶過去,如果明天早上出發,明天晚上應該趕得回來”
        我最後還是答應了,轉念想想跑這趟我可以順便去’莫尼卡斯城’的鐵匠鋪買把新的弓,這樣似乎也不虧
        “那就請你去通知工會了,不過還有最後一件事需要特別告訴你,就是如果需要請冒險者,就要有委託金,我們現在村中能支付得起的金額,只有30銀”
        錢在這個世界中並不是特別好拿到,其中一個原因是大部分的人,尤其像我們這種在開拓村開墾的一般民眾,習慣用以物易物的方式做交易,我們就只有為了要繳稅或要到城市中去買自己無法生產的生活必需品時,才會拿我們村中的產品到成是去賣來賺錢。
        “這麼少嗎,如果這些錢無法雇用冒險者來解決事件怎麼辦?”
        我提出這樣的疑問,村長先是露出苦惱的表情,最後無奈的回答我
        “如果這樣的話,我會想辦法聯絡也像我們鄰近’艾椰姆’森林的村莊,看他們是否能借些錢給我們,大家憶起解決這在森林中的禍患,如果沒辦法,那我們就只能祈禱山怪不會第一個找到我們的村莊了”
        不管如何,我現在能做的就只有先通知公會,看他們做出什麼決定,再做打算
        “村民這邊就由我來解釋,我想除了要通知他們禁止進入森林一段時間外,還要叫他們這幾天要注意森林中是否有動靜,希望事情能順利的解決”
        決定好要做些什麼後,我再次動起這疲憊的身軀,動身離開酒館朝家的方向前進,準備帶’赫藍’一起到’莫尼卡斯城’,看能不能盡快找到解決辦法
****************************
        “我回來了”
        我推開我家的大門走進去,放眼望去客廳中不見半個人,但可以看見’赫藍’帶回家的裝備整齊地排列在牆壁旁,被牆擋住的廚房中正傳來一陣陣燉湯的香味和切菜的聲音,雖然不是親眼看到,但也可以輕易地猜出’米赫提’正在準備今天的料理。
        我照往常一樣把背上的背包卸下,並放在’赫藍’的物品旁,腰上的小刀和腰帶也擺放到一旁的櫃子上。就在我卸下裝備的同時,正穿著廚房圍裙,右手拿著湯杓的’米赫提’也從廚房探出頭來。
        “你回來啦,’赫藍’剛才跟我說今天發生了什麼事,你有沒有怎麼樣?”
        她歪著頭讓粉色的長髮直直下垂,十分標準的身材讓人聯想到正值青春的高中女生,雖然身高和我比有些差距,但她別致的面孔給人的存在感卻比我高出許多。
        看到這裡可能會有很多人誤以為我綁架了一位年輕少女回家,不過其實她是我的老婆’米赫提’,且嚴格來說是她把我綁家回家,所以這裡並不會有什麼法律問題。
        看到她探出頭來詢問,我也直接回答我的狀況。
        “非常幸運地兩人都沒有受傷,不過弓都斷裂了”
        “那山怪的事該怎麼辦,和村長討論出什麼結果了嗎?”
        “他要我明天一早就去’佛姆史達’通知冒險者工會或騎士團,看能不能派人來處理”
        “山怪會不會在這時間突然跑過來?”
        我整理完物品後走向廚房門口,她也同時踏出廚房,站在我面前。
        “應該不會,我們遇到他的地點和村莊有不少的距離,且對這個森林如果不夠熟悉,一時半刻不可能走出來”
        “如果你說沒問題,那應該就沒問題了吧”
        ”山怪暫時不是問題,但我得盡快去買新的弓”
        聽到這裡,’米赫提’苦惱地閉上眼睛開始思考。
        “這樣啊,不過家裡又要多一筆開銷去買新的弓,冬天才剛過,也還沒獵到什麼值錢的動物,不知道還出不出的了這筆錢”
        “這就難說了,家裡的存款本來就不多”
        “對了,弓到底是怎麼弄斷的,平時都沒事,怎麼今天一壞就壞兩把?”
        “這和’赫藍’的技能有關,我們普通的弓沒辦法承受那股力量”
        “那不就得買更好的弓給他了嗎?”
        “這就是問題所在,依我看一把能承受他技能的弓可能要花不少錢”
        要找到一把能承受他力量的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依當時的狀況推斷,只有使用更高級材質所製成的弓才能抵擋射出箭矢時的反作用力,這種弓不是在哪都找的到,必須到大城市去才有機會看到。
        如果在離我們家最近的城市找到也不是不可能,但價格肯定不便宜。
        “我們的存款夠嗎?”
        “應該剛剛好可以買他能用得弓”
        我掐指算了一下。
        “那你呢?”
        ”挑一把能用的吧。我們今天在遇到山怪前,有先獵到一頭山羊,從牠身上取下的角和皮應該能補貼一點”
        “就一點吧”
        “對,就一點,但相比之下一點也是一點”
        我的聲音越來越小,同時開始計算可能可以怎麼做。
        雖然用幾年來省吃儉用存下來的錢再買兩把可以用的弓沒有問題,但這也代表說我們的存款會用到見底,一些生活用品的補充可能也有困難,在年初就遇到錢的問題可不是什麼好消息。
        雖然生活在偏僻的農村中花的錢會比較少,但相對的賺的錢也會少,什麼羊皮鹿皮動物的角含金量本來就低,肉會腐壞也不容易賣給村莊外的人,如果真的缺錢,就要和其他村莊中的人拜託一下看他們是否會借,但這也會造成不少麻煩。
        錢的問題真的就只會在家中遇到,且是專屬於大人的問題,即使這裡沒有魔族,但政府的稅收和不良商人對村民來說也是可怕的敵人,如果應對錯誤,失去住的家是分分鐘的事。
        說不定連家人也會四散各地。
        看著我開始苦惱的樣子,她大概也能猜到我在想些什麼,雖然她的頭腦沒有像有接受過教育的我那麼好,不過在笨的人也知道金錢的問題不容忽視。
        她為了安撫我的情緒,突然緊緊的抱住我,讓我的思路突然被打斷。
        “嗯?”
        她的身高剛好可以讓整個頭沒入胸膛,淡粉色的長髮讓我感到一陣酥癢,但並不會讓我感到反感。
        過了幾秒後,我也輕輕地抱住她,在如此近的距離我們能清楚聽見彼此的心跳聲,同時她溫暖的體溫也慢慢的傳過來,撫平我心中的不安。
        “不要獨自的煩惱好嗎?別忘了我在你身邊”
        “嗯….”
        “我知道你不願再看到家人離開,所以我們一起努力吧”
        的確家不是一個人的,而是全家人的家,有時候自己處裡事情可以很迅速,但一個人總會有極限,這時候不妨去拜託家中的家人一起幫忙,大家一起努力解決問題。
        她鬆開抱著我的手,慢慢的退後。
        “如果需要錢,我也可以去拜託父親,他應該不會拒絕我”
        我皺了皺眉頭。
        “但背地裡他又有可能叫我過去罵”
        我和岳父的關係不是很好,畢竟一位來路不明的人突然之間把自己的女兒搶走,任誰都會不高興,且我不太擅長社交,這也導致我們兩位的關係在結婚後也沒有好轉。
        “你的自尊心真的很強欸,如果能度過這困難的時期,被罵幾句又不會怎麼樣”
        “我臉皮又沒有很厚,經不起罵”
        “真是的,搞不清楚你們男生的自尊心,之前罵’赫藍’時他也哭著跑出去,明明我說的都是事實”
        “沒辦法,我們就是呆,但又不敢讓人知道”
        “都是小孩子呢,到底什麼時候才會長大,連’妮貝雅’都比你成熟”
        她科科笑了起來,她提到的’妮貝雅’其實是我們的女兒,但我並不想想起她,我們之間的故事太複雜了,且我也沒辦法接受最後她離家出走的結果。
        “好啦,去向岳父借錢吧,希望他不要太計較”
        “那就這樣決定了。對了,我聽’赫藍’說你們還沒吃午餐,所以我剛才在你回來前把之前煮的燉湯熱了一下”
        “真的嗎?這樣就太好了”
        我這才想起我忙了一早,連飯也沒吃,情緒一放鬆就讓我的的食慾開始甦醒,肚子也不爭氣的開始叫了起來。
        燉湯是這個世界常見的一種食物,因為製作方式簡單,只要把要煮的食物全部丟進去燉,再加一點鹽,就能填飽肚子,如果再丟進一些肉,口味就會再上一層樓。除在在外旅行工作的人不方便攜帶和保存外,基本上家家戶戶都會做,所以就成為我們這些普通老百姓的主要食品。
        因為我們是獵戶,能不時得到肉類入菜,所以家中燉湯再怎麼樣都會加一些肉,這也導致味道在我們的村中數一數二棒。
        “’赫藍’現在正在外面處理你們今天早上獵到的肉和皮,你出去叫他進來,我去準備餐具”
        “想到含辛茹苦地把他拉拔長大,終於會主動幫忙處裡獵物,我感到好開心”
        我開始隨便講些胡話,看看是否能轉變心情。
        “少囉嗦,他平常不是都有幫忙,在家裡比懶誰都比不上你,還敢說這種話”
        看來她也知道我需要轉換話題,所以也配合我演出。看她裝作生氣的嘟起嘴,瞬間讓我感到她十分的可愛,阿,活在這世界值了。
        “家裡的經濟不是都是我撐起來的嗎?”
        “但你每次聽其他村裡的人要你幫忙都會滿臉嫌棄,還敢說你不懶,好在他們人都很好沒跟你計較”
        “沒辦法啊,誰叫我每次去村中辦事時,都在打完獵之後,而且到後來我也都有幫他們做事啊,沒拒絕過人”
        “但我指的是你的態度,看’赫藍’都比你勤勞,冬天時還有跟朋友出去玩,哪像你每天窩在家裏頭不肯出去”
        這裡塞下不少她對我的抱怨,因為冬天我窩在家中的時刻,都是她在照顧我的,我只能說辛苦她了。
        “外面很冷耶”
        “明明就那麼聰明,為什麼會這麼懶呢? 艾…不管了,你快叫他進來啦”
        “好好好,不要推我”
        要煩惱的事並沒有減少,但在這歡快的氣氛中我卻能暫時忘記憂慮。與她相處的時刻我總能變得很開心,她有種魔力能激勵心情低落的我,讓我又有力量向前看向充滿迷霧和漩渦的未來,雖然與她相處的時刻可能十分短暫,但我會珍惜這每一分每一秒,並大力的向未知邁進。
        她又再次沒入出房中開始準備上菜,而我也立即朝向’赫藍’的所在地,後院,走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