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創造了異世界,然後呢1-序&第一章

虎鯨愛好者 | 2021-05-04 00:00:05 | 巴幣 102 | 人氣 29

第一卷 序
轉生
        感覺一股涼氣吹向了我的耳朵,四周有如夜晚一樣的安靜,冰冷的地板刺痛著我的身體,我在哪?
        我微微地把眼睛張開,只見漆黑的天空在我面前展開,只有安靜的兩顆月亮在天空中有如眼睛般默默地凝視我。
        在我的四周只有冰冷的岩石陪伴著我,毫無起伏的蔓延至地平線,讓四周一覽無遺。
        我彷彿可以聽見自己的呼吸聲,不對,我根本沒在呼吸,我慌忙地站了起來,嘗試開口呼救,卻聽不見自己的聲音。
        “我是不是已經死了?”我嘗試問自己,想當然沒有人能回答我,我也只能先假定這是事實。
        我的前世似乎過得毫無意義,一直保持單身,每天都埋頭工作,到了假日也只會窩在自己的宿舍玩遊戲。自從父母在我九歲後離異,我就再也沒見過我的父親,而我的母親在我大學畢業的那一年,也因癌症去世,身旁沒有朋友的我,也只能一直孤孤單單的過生活。
        現在我被困在這個怪異的星球上,沒有認識的人,也沒有熟悉的房間,只有無限的虛空。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該優先做什麼呢?我開始四處走動,尋找有活人的痕跡。
        我嘗試一直朝一個方向前進,但不管過了多久兩顆月亮還掛在我的頭上。
        雖然平整的地面不會刮傷我的腳,但也十分單調,就像一直踩在水泥地板上似的,走久了雙腿痠痛不已。
        “真希望我能踩在草地上”
        想到之前常去的草原,我喃喃的說。
        突然之間,綿延不絕的草地從我的腳底向四周蔓延,最後在我面前伸展開的景色就像我腦中所想的那樣。
        我吃了一驚,某個疑惑從我的腦中竄出。
        說不定事情是這樣,最後我猜測有一種可能的情況,但要確認必須要再做一次。
        ”我希望有溫暖的太陽。”
        我緩緩地開口。
        同樣的事又再次發生,我腦中所想的映象又再次照應在現實,太陽突然出現在我的頭上,開始散發出光亮與溫度。
        不知道多久沒曬太陽了,我心中不經冒出這個疑問。
        這個溫度帶給我一股安心感,我張開雙臂迎向耀眼的太陽,自從我開始工作後,就很少有閒情逸致來享受太陽,但現在我有的是時間。
        但這閒情意致並沒有持續多久,我注意到四周有些奇怪,四肢的草地就像是無法承受太陽直接的照射,紛紛枯委。
        我心急了,並嘗試補救。
        “草不應該害怕太陽,我賜予你們永生的力量”
        這些草就像聽懂我的指示,不再繼續楛萎,反而用更快的速度向四周蔓延,且漸漸長長。
        在我眼前發生的事並不正常,雖然我不願相信,但這似乎是我原本的力量。
        現在我有時間可以慢慢思考現在的狀況,我突然想起在學校學過的內容,似乎找到發生這件事的原因。
        “這世界應有大氣”
        在我說完這句話後,突然就出現了聲音,四周原本一動不動的草,開始受到微風的吹拂,發出”沙沙”的聲音。
        在原來的地球上,植物是不可能再有強烈紫外線的地區生長,尤其在這像太空一樣的環境。
        我笑了。
        這可能是死後的世界,不過換個角度想,這也是新的世界。
        在新的世界中,我像做什麼就做什麼,我可以自由地創造規則,不,我就是規則,我可以創造這個世界!!
        “擁有了隨心所欲創造的能力,這個世界就像是我的舞台,這就屬於我的世界,我的遊戲!”
        我在在草堆中,用我的雙腳感受草帶給我刺刺癢癢的感覺,一陣風吹來,我的肌膚感到微微的涼意。
        我打起精神,開始思考下一步該做些什麼。
        “首先要製作些什麼呢……”
        我露出壞壞的微笑。
        就在世界起始的這一天,一位年輕人開始了他的創作,沒有人知道他會帶來什麼,也沒有人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
第一卷 第一章
故事從這裡開始
        在森林間,兩個一高一矮的身影正在快速的移動,從大石頭跳到小石頭,跨過樹根,一直向深處跑去。        
        “我們來比誰先獵到獵物吧!過個一個冬天,動物們一定都蠢蠢欲動,要趁他們還在昏昏欲睡的時候一網打盡”
        其中一位藍色瞳孔黑色頭髮的少年說到,他身上穿的是方便行動的獵人裝束,背上背有小背包、箭桶和弓。
        留著一頭短髮的他有著一副別緻的臉孔,和在他身邊的我來比,顯得特別突出。
        如果用最直接的方式來形容,只能說他長得很帥,就像遊戲或小說中的主人公一樣。
        村中的人看到他都會不解的問,為什麼長的一副死魚眼,留著一臉鬍渣的中年大叔我,會生出這樣的孩子。
        他是我的兒子,名叫”赫藍”,現在正在跟我做今年第一次的狩獵,在過了整整一個冬天沒辦法打獵後,一年第一次的狩獵總是會讓我們覺得興奮。
        “我知道你很興奮,但別忘記我教過你在打獵時最忌諱衝動行動,一大意發出聲音,你就被獵物發現了。而且我聽村裡的人說,最近又有魔獸在森林裡活動,還沒派騎士團來清理,一不小心碰上就麻煩了”
        通常魔獸不是我們一般人能夠處裡的生物,所以我們會去城市中找冒險者或騎士團來幫忙,要交由誰來幫忙,都是由’城市公會’統一決定,通常如果魔物不多且不強的話,公會就只會派冒險者去處理,當然提出委託的人就必須要給委託金才行。而如果魔物是一個集團、強度有到A以上或發現”魔物之卵”的話,才會派騎士團去處理。
        “且魔物也不會冬眠,對生活在這座森林的動物們來說,他們也是獵人”
        雖然魔物不會主動攻擊動物,不過當他們肚子餓時,也會選擇狩獵動物來食用,所以這就是為什麼人類必須主動尋找魔獸並討伐的原因,不然過不了一年,在魔獸活動的地區中的動物就會被屠殺殆盡。
        “你真的很喜歡碎碎念,每年都不厭其煩地一直說”
        是嗎,我怎麼不記得我很久沒有和他這樣說了,不管如何,我還是要確保他的安危。
        ”安心吧,我還是有在成長的”
        我能想像走在前頭的他嘟起嘴的不悅模樣,真是的,小孩都一個樣不聽大人說話。
        “對於我現在的能力值來說,這些在森林裡亂竄的E級魔物,就像小白兔一樣”
        少年先停下腳步說道
        ”且爸你不是很厲害嗎,媽一直跟我炫耀說你一人就擋住十幾隻C級的魔狼,還反過來殲滅他們,也因如此才會選擇與你結婚”
        聽到這句話我愣了一下,其實我並不太願意回想起這件事,因為撇開我救她的過程不說,我對於在現場的記憶只有不停擺出中二姿勢和不停的說現在來看十分丟臉的話。
        可惡,當時我不應該在熬夜做事時後在其他人前露面。
        ”都是年輕時候的事了,那次是個意外。不管如何,不要招惹牠們才是上策”
        我嘗試轉開話題,但她似乎不想輕易放過我。
        “別怕,現在真正的英雄….”
        他看我現在氣喘吁吁的樣子,就以為我沒力氣制止他了嗎?我一個箭步上前賭上他的嘴。
        “放過我吧”
        我嘆了口氣說到,其實我的基本體能比平常人還差,歸根究柢是因為我沒有能力值的庇佑,為了能達到普通人的水平,我可是做了許多努力,但就結果來說,有能力值的人還是比較強。
        “知道知道”
        雖然他是我的兒子,但我在他心中的威嚴在很早以前就已蕩然無存。
        他最後撥開我的手,又向前跑去。
        “就說別跑這麼快…..”
        我現在的名字是’弗列爾’,我和我的兒子是開拓村”佛姆史達”的獵人,我從十六年前經過現在居住的村子,因為陰錯陽差之下幫助被魔狼圍攻的’米赫提’,就是我現任的妻子,他就瘋狂地向愛上我,雖然原先我並沒有計畫要結婚,但轉念想想,我也想找個地方先安定下來休息一段時間,體驗一下新婚生活,所以就答應了她並定居在這裡。
        這個地方清靜幽美,又和現在發生戰事的東邊離得很遠,所以這附近沒有強力的魔物,是個十分適合休養生息的地方,所以老一輩的村民為了躲避戰事,而選擇躲這個離戰場最遠的西邊生活,而我也一樣。
        在一萬年前,諸神為了找尋最初的創造神,在世界各地出現,也因此帶來了祝福與災禍。
        下凡有一派神在找尋了短短幾年後就厭煩了在下界的生活,最後他們認為創造神不會輕易地現身,為了更有效率的逼創造神出來,他們用自己的神力創造了魔物和魔人,統稱魔族,其中最強大的就是現任魔王。
        他們操縱魔族,對準了他們認為在創造神眼中最重要的人類,他們認為如果人類死傷慘重,創造神一定會出來拯救他們。
        但在神族中又有另一派人認為必須保護在創造神眼中最重要的人類,尋找在這種情況下就不為優先事項,應該先保護創造神所創造出的心血,所以他們帶給了人類能力值這個系統,交給人類自保的力量,使人有能力應對魔物的攻擊。
        大家都是這麼認為的。
        現在延續千年的戰爭還未停歇,主要以人為首的西邊和以魔物魔人為首的東邊,還在大陸中段的’亞米拉薩’平原打得如火如荼。
        雖然在兩百年前城牆之神’索莫菲斯’突然下凡,把一部分人族領地和魔族會出沒的地方用’銀光之牆’隔開,讓穿牆過來的魔族能力大減,使災情降低,但許多人早已因為戰爭流離失所。
        有許多人為了避免戰火,選擇搬至更西邊的區域,我現在所處的村子就為在最西邊開發的開拓村。
        “我總是覺得這是創世神有意為之,這是無法避免的”
        “還是不要有所牽扯才好,原本生活就非常不容易了”
        “我家人大多都死在這場戰事之中,那些魔獸根本就是針對我們來的”
        我在村中時常聽見這些話,會來到人生地不熟又偏遠沒基礎建設的地方,一定都是為了躲避戰事。
        最近一百年有戰事擴大的跡象,即使穿過城牆十分不容易,但魔族卻利用他們的人數優勢,找出漏洞或直接打穿城牆,影響在城牆內部生活的人們。
        且聽說最近魔族開始在城牆外集合,準被要大舉穿牆入侵,使得王國得積極備戰。
        現在即使是生活在王都,都會感覺到生活過得更不容易,課的稅連年加重,生活物資的減少,如果在二十歲前還沒有正當工作,就有可能被抓去當兵,順帶一提,許多人不想上戰場,所以就選擇去當冒險者。
        雖然強大的魔物在城牆的另一頭,但在大自然中還是會生成野生魔物,雖然相較之下比較弱,但也足夠威脅到普通的人了,所以這時就需要冒險者或騎士團來處理。
        我生活的村莊作為開拓村,因為離王都有段距離,權力的觸手不容易伸到這,所以也不會被管的太嚴,不過遇到魔物入侵,處理速度也不會太快,而我們沒有能力處裡魔獸的村民,也只能先到都市的”城市公會”尋求幫助。
        “等一下,前面有動物的動靜”
        ‘赫藍’突然停下腳步,望向我們的右前方。
        我立即反應過來他發現獵物了,我也停下腳步向右前方望去,在大約五十公尺遠的地方,有一頭長的很奇怪的山羊身影,影約出現在樹幹間的細縫中。
        “你技術是不是進步了?從那麼遠的距離到底怎麼看到的?”
        我悄聲問他
        “我就是知道,而且原因你應該清楚吧?”
        他現在目光還停留在獵物身上,我原本想把事情問清楚,但他早已進入專注打獵的狀態。
        看他這個樣子,我也不好打擾,只好默默的在旁邊觀察。
        我們已經十分深入森林,但我總有感覺動物不像以往的多,平時進森林後十分鐘左右,就會遇見第一隻獵物,但今天卻花了快半小時,才發現第一隻獵物,雖然可能是因為才剛春天,動物們都還沒出來活動,但依我做獵人這麼多年的直覺,事情似乎不太單純。
        我原本打算帶他靠近一些再作行動,剛伸出手通知兒子我要再往前一些,他已經從背上取下弓箭,挺直腰桿,開始拉弓。
        在茂密的森林中打獵,如果不離獵物近一些,很容易就被的植物擋住視線,所以以我之前自己得出的經驗是,必須離獵物大約20公尺,利用附近的草叢或陰影隱藏身體,才有可能射中獵物,雖然也要很小心不能發出聲音,是一門技術活。
        大約過了機秒鐘的瞄準,我能從他的臉上看出他現在十分專注,似乎對自己十分有把握,左手向前伸直固定弓架,右手把弓弦拉到最緊,箭羽輕輕的觸碰著他的耳框,一隻腳踩著前面的樹根增加高度,兩眼跟隨著獵物,我順著他的視線又把注意力放回到獵物的身上。
        當我在樹叢間看見山羊停下吃草的一瞬間,他放開了弓弦,箭矢以極快的速度微微的”繞”過障礙物,一下命中山羊的頭部,山羊的四肢似乎過幾秒才意識到自己已經被射中了,緩緩地向旁邊倒下。
        在路徑上的樹葉被箭矢通過的餘力快速吹起再緩緩落下,箭矢有”繞”過的樹幹上,也突然出現像是被野獸刮過的痕跡。
        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突然聽見”喀”的一聲,弓身出現裂痕並斷成兩半,看來是因為他太用力,弓才會承受不住而折斷。
        看著因為用過一次的弓突然壞掉而驚慌失措的’赫藍’,我也十分震驚,之前他跟我出來狩獵時,從沒發生過這種情況。
        “究竟是甚麼回事,怎麼一個冬天你的技術就突飛猛進,甚至超越我幾十年來的心血與努力”
        我兒子突然十分不理解的看向我,看來他十分清出為什麼他能做出如此神技。
        “你不知道?”
        我直直地望著他
        “知道什麼?難道你瞞著我什麼?”
        “媽沒告訴你嗎?自從12月我生日後,我去接受12歲的成年禮,這是我新學到的技能阿”
        原來是這樣,我一下搞懂了。我因為身上沒有能力值,就也不可能有技能,也因為長期都過著一般人的生活,所以都忘記有技能這項特技存在在這世界中。
        仔細想想,原先的狩獵比賽可能就是他想炫技才提出的,好在我沒答應他。
        他看出我並不知道這件事,就接續補充道
        “我的技能有兩個,一個是<神射手>,另一個是<搜索>”
        “你有兩個技能,這不是很少見嗎?”
        “嚇一跳吧,我當時知道這個消息時還很震驚呢”
        他頓了頓繼續說
        “聽說一開始就有兩個技能的人並不多,替我做’能力顯現’的神父還嚇一跳呢,說什麼我有勇者的資質,嘿嘿,現在我在村中可是一級人物歐”
        “為什麼我都沒得到消息?我是你爸耶”
        我有點懊惱
        “因為大家都以為你知道了阿,我也以為帶我去成年禮的媽媽早就已經告訴你了,且村中都在流傳此事,我才驚訝你什麼都不知道”
        “可能當時我在處裡事情吧?消息沒傳進來”
        我努力回想這到底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難道是我冬天去’莫尼卡斯城’進貨時發生的事嗎?奇怪,他的生日是什麼時候,好像是不同時間點…..
        “我可不知到睡覺是什麼重要的事,我記得你冬天都在睡懶覺,叫都叫不醒”
        “是嗎?”
        我尷尬地笑了笑。
        看來宅男本性和社交困難還深深的種在我的體內,這難道是天意嗎,我仰面長嘆
        在短暫的聊天後,我們來到躺下的獵物屍體旁,我看見山羊的頭像是被什麼重物打擊過,已經認不出原型,而原本插在上面的箭,也因力道太大而支離破碎。
        我們各從背後拔出小刀,開始分解獵物的屍體。
        我一邊開始放血一邊開始問到
        ”撇開技能不談,為什麼威力會這麼大,弓都斷成一半了”
        “我之前有再’迪爾’他面前試過這個技能,那時也沒有那麼誇張”
        “原來你在冬天時也有去練射箭,我不是記得你都說你是跟朋友出去玩嗎?”
        “是去玩啊,我們當時去巡迴騎士團的營地原本的目的就只是去聽故事而已”
        他不以為然的說
        “原來你是指之前提過在冬天時,因為太無聊跑去巡迴騎士團的營地玩的那件事啊,他們居然會借你們用訓練器材”
        騎士團為了保護人民的財產安全,會定期派出一定的人馬,到魔獸經常出現的特定地點確認是否出現魔物,這些地點通常都是靠近人民居住地且有經濟價值的地方,如在我們現在在的森林,如果有魔獸出沒,他們就會討伐他們,這些特別派出的騎士團我們就稱為巡迴騎士團。
        “那時我看他們在練習,之後他們看我們對訓練有興趣,就讓我們射個幾箭。當時我只得出準度比用沒技能前有所提升,不知道還會加強力道”
        ”我記得不只你一個人去吧,我記得那時不只有你一個去,其他人的狀況如何”
        我記得’赫藍’在村中有幾位常跟他玩在一起的朋友,應該他們會一起去。
        真好,小時候就有許多朋友。
        “那時’迪爾’跑去詢問有關劍術指導的事,他的技能是有關加強劍威力的能力,我看他輕鬆地就砍倒了訓練木偶,但聽騎士們說他的劍術有待加強,如果之後加入騎士團接受更詳細的指導,說不定能更厲害”
        “那’米娜’呢?我記得你不是也有邀她一起去,說什麼增廣見聞之類的”
        赫藍的神色先是冒出一絲慌亂,臉上散發出一股紅暈,之後看著我搖搖頭說道
        ”她似乎對我們男生的打打殺殺不感興趣,反倒是去找隨隊的神職人員和魔法師聽故事,我去找她時她也早已經自己回家了”
        “真可惜,你可要再加油點”
        “加…加油些什麼?”
        他的臉更紅了
        “她一定能成為一個好媳婦”
        “她只是個朋友!!!不要誤會!!!”
        他一聽懂我的意思後,就極力反駁。
        雖說如此,我記得我在他們回來後有聽到’米娜’向’米赫提’抱怨到,騎士們都色色的一直看著她,還有人想摸她的頭,她最後說到”真搞不懂為什麼男生們喜歡那個地方”
        我假裝沒注意到他說的話所代表的意思,默默地完成分解山羊最後的收尾的動作。
        在我把短刀擦拭乾淨並插回刀鞘時,’赫藍’就把切下來的肉包好塞進背後的背包中。
        最後他原本想撿起放在地上的弓,卻想起他早就被折斷了
        “真可惜,我很喜歡這把弓,也不能繼續狩獵了,真想再獵隻毛毛兔回去,’米娜’說她很喜歡那種皮的觸感”
        我看他滿臉惋惜的樣子,笑了笑把背上的弓拿下來丟給他
        “拿去用吧,也幫我多獵一隻兔子,你媽也喜歡毛毛兔的觸感,注意不要再用壞了”
        其實這是我想要偷懶,我才把弓交給他,支解動物可累壞我了,而且年輕人就該多做點事。
        我心中打著這樣的如意算盤。
        他伸出右手接住我扔給他的弓
        ”討媽歡心不是你該做的事嗎?不過還是謝了”
        “就當是用來換新弓所要付出的勞力吧,一把弓可不便宜,都成年了,也要來學習如何賺錢。一隻兔子換一把弓,這樣還便宜你了”
        弓在我們村子中不可能自己生產,如果要箭矢飛出去不偏移和有力道,就要由專業的制弓師製作才行,所以要搞到新的弓,就得大老遠跑去城鎮才行。
        在我確認過是否有東西遺漏後,我們踏上回家的方向,損失一把弓使我們今年第一次的狩獵之旅提早結束,不過還是有收穫,一隻山羊的肉夠我們村莊吃半個月,且賣了皮可以賺不少錢。
        就在我們正朝村莊的方向前進時,突然我感覺到地板有些微的晃動,似乎有什麼龐然大物朝我們前進,一隻毛毛兔像是被追趕似的突然從我們的背後竄出,再消失在我們的前方,看起來他也是受到這個震動的驚嚇,才從躲藏處逃了出來。
        ’赫藍’對毛毛兔的突然出現大吃一驚,他沒想到原本自己要找的目標這麼快就出現在他眼前。
        ”诶,為什麼有一隻毛毛兔在我們的背後我卻沒有注意到,我的<搜索>技能應該有用的才對。不對,你別跑啊”
        他馬上拿下背上的弓和箭嘗試瞄準消失在前方樹林中的兔子,不過我感到有一股違和感,立即提醒他,這股震動可能是我們在半路上都沒遇見獵物的元凶,動物們都在這股震動下逃往更遠的地方了吧
        “事情不太對勁”
        “可惡,射歪了”
        在情急之下射的箭不可能太準,尤其又要瞄準移動中的物體。
        “你聽我說話,普通的動物並不會這樣行動”
        我的話音剛落,他也還沒反應過來時,又有一陣晃動朝著我們前來,似乎有什麼像巨石一樣大的物體,十分緩慢的用力捶打地面。
        又有兩隻毛毛兔在這股震動中出現在我們的眼前,伴隨著來的除了越來越巨大的震動外,還伴隨著樹木和樹枝被折斷的聲音
        一一一一一一呀
        砰!!!!!!!!!!!!!!!!
        一一一一一一呀
        砰!!!!!!!!!!!!!!!!
        我們的面色逐漸變的鐵青,意識到有什麼不的了的東西在我們的後面。
        “是不是事情不太妙?”
        他這才意識到有什麼生物朝著我們走來,說話都會抖。
        “不是不太妙,是超不妙,還不快跑”
        我在他後面大喊。
        ’赫藍’回過神來想往村莊的方向跑,不過在要剛起步時,又有一陣震動傳來,他就一個重心不穩,左腳踢到長在前面的樹根,大大的摔了一跤,面部著地向前滾了出去。
        “!!!!!”
        “!!!!!”
        就在此時,造成巨大震動的元兇撥開(捏爛)樹枝出現在我們的面前,第一眼看我只看到它的腳,灰綠色的皮膚,包著比樹幹還粗的小腿,還有一根巨大的石棍出現在膝蓋處。當它用腳踩向前面的樹,就像腳邊的小草似的向我們倒過來,我及時向旁邊撲倒,才免受被樹幹壓成肉醬的下場。
        當我翻過身來,才可以清楚見到這龐然大物的全貌,在我面前的是一隻五米高的”山怪”,粗壯的手臂上拿著一根圓柱狀的石棒,看起來還很乾淨,應該是還”出生”不久,不過眼中看著我的眼神,不像剛出生的嬰兒,反倒像是菁英戰士看敵人的眼神。
        它早已認定我是在基因中”被指定”要消滅的物種,在他面前,即使理智叫我必須快跑,但我的身體因為感覺到一種由心而生的古老恐懼而不住顫抖。
        “哦………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啊!!!!!!!!!!”
        我嘗試像它展示威嚇,但似乎沒甚麼效果。不對,我在想甚麼,這怎麼會有用。
        它就像是在看笨蛋似的看著我,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像是在看小貓做出的無力反擊。
        “歐……..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它回我一個不同數量級的吼叫,四周的大地都在顫抖,樹上剛長好的新芽也一一枯黃落下,在幾座山頭後的鳥兒也因吼叫的回聲驚嚇飛起,我則用全身的力量摀住耳朵。
        “這是甚麼怪物啊!!!不…不要靠近我”
        我感覺整個人都要虛脫了,完全失去反抗或逃跑的能力。
        山怪看我的樣子十分悽慘,頓時失去了興致,它先是環顧四周,目光停留在一棵相對較矮的樹,然後像是要炫耀武力似的拔起來甩了甩,這個動作讓四周樹葉飛舞。
        就在我在想他在做些甚麼時,他突然拿著樹轉過來面對我,然後把這個剛得到的新武器舉過頭頂,猛然向我砸來。
        我反射性地舉起右手嘗試阻擋來襲的打擊,但實際上沒什麼幫助。
        就在我完全失去希望時,我兒子的叫聲在我身後響起。
        “快跑!!!”
        同時一隻極為強力的箭矢,射進了山怪的右眼眼窩,它被突然失去的視野和劇烈的疼痛嚇到,左手也嚇到失去握住的樹幹的力量,用來保護被射中的眼窩。
        我趁山怪被偷襲的空檔,連滾帶爬的向後跑去。
        “喔喔喔……”
        我能想像我的眼中布滿血絲,用上所有腎上腺素全力逃跑的樣子。
        在事件過後我才知道剛才發生什麼事,原來他剛剛趁山怪被我吸引走注意力時的空檔,趁亂躲到稍遠處的樹幹後,用我剛才給他的弓,再次施展他的技能,嘗試對山怪造成傷害,救我離開山怪的腳下。
        掉下來的樹幹先是砸到了山怪的腳,使它失去平衡,接下來在四周揚起塵土和落葉遮蔽住了它的視線,我也趁機連滾帶爬的朝森林中逃走。
        這隻山怪似乎有一定的智力,他為了不弄髒他的武器,使用旁邊的大樹作為代替,且他也會對我的威嚇做出反應,普通的山怪可能早就把我砸成肉泥了。但也因為有智力,所以他現在正因為獵物逃走而到處尋找,我有種感覺他會順著我們留下的痕跡跟蹤我們到村莊中。
        在連續跑了十幾分鐘後,才聽不到山怪氣急敗壞亂砸森林的聲音,此時我的身體才想起要休息,在我一停下來後,雙腳一軟,瞬間攤在旁邊的樹幹上。
        “我覺得我要死了,那是甚麼鬼東西啊”
        我顫抖的說到,我雖然有方法可以對付那隻山怪,不過那僅限於我提早知道他的存在,對於直接出現在我面前,我也只能腦袋空空等著被砸爛。
        同時一直待在我旁邊我卻沒有注意到的’赫藍’,也像用盡全身力氣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現在我有些佩服在那種情況下還能做出應對的他,不愧是我的兒子。
        “那決不是普通的山怪,這麼有魄力是正常的嗎?”
        看來他也認為那隻山怪不正常。
        “到底是誰搞出這種生物的啦!”
        我在心中怒喊著。
        “我再也不像在遇見哪種東西了,一發全力的箭矢即使射在要害也殺不死,耐力值是有多高”
        “當時要不是你來救我,我早就死在他的手下了”
        “我當時也沒想這麼多,反射性地就用手中有的弓箭攻擊”
        他頓了頓繼續說道
        ”不過好在你和他對吼使他分散了注意力,讓我有時間做出反擊,不然我們都要成為他的棒下亡魂了”
        看來他在意的是山怪不會被一箭射死,雖然山怪本身耐力值很高,但在他看來他的技能所能造成的傷害也不小,且又一發爆頭,正常來說魔物早就死了,但這隻有智力的山怪還活蹦亂跳的到處破壞。
        “我們必須把這件事盡快警告村里的人,要他們小心,和通知騎士團,請他們組成討伐小隊去處理”
        我整理了一下混亂的腦袋並說到,並拿出水袋喝了口水,冷靜冷靜
       “要是真的給他跑到村子裡去,可不是鬧著玩的”
        “對了,山怪的平均等級是多少啊,我記得不是B級嗎,怎麼感覺那麼強”
        ’赫藍’問我
        “這隻可能是強化種,我認為他有一定的智力,因為有智力的魔物通常在定義上會提高一級,所以我猜他可能是A級魔物,但真的很奇怪,為什麼在這種偏遠的地方還有如此等級的魔物”
        “原來是強化種嗎?”
        我提出了這個問題,但似乎’赫藍’也沒有答案
        通常越靠近魔族領域,出現的魔物就越強,這是因為他們接收到魔神的力量比遠處的魔物來的多,但偶而還是有例外,如”魔物之卵”就是儲存魔神神力的媒介,如果被有心人士帶到國境內並種下,就會生成許多智力及破壞力皆高於平均水準的魔物。
        因為這次遭遇戰我們都耗盡了體力,所以我決定先休息半個小時,且確定山怪沒有追來後,再次踏上回家的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