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
舊版
前往
大廳
小說

[楓言楓語]第四十七回﹒人都願意沉醉於美夢裡的一切,更樂意沉迷在噩夢帶來的恐懼

G子皮 | 2019-04-16 01:37:39 | 巴幣 0 | 人氣 158


  前言:給有在追蹤我小說的各位觀眾說聲抱歉,忙了一段時間都沒有更新小說,最近會再繼續更新下去,麻煩有在觀看我小說的觀眾可以繼續看下去
  久違的更新,算寫了很長的一篇,請享用~



-------------------------

  「獨角獸射擊!」一匹白色且身體周遭被紅色光芒纏繞的獨角獸朝著血腥皇后攻擊。

  「無情,用噴火擋下那匹馬。」從血腥皇后體內傳出聲音在控制這有四面的怪物與幽娜戰鬥。

  「嘖嘖—你這怪物真是難對付。」眼看攻擊又無奏效的幽娜,開始急躁了起來。

  獨自來到南區的幽娜,遇到的是皇后造型的怪物,擁有四張臉,四張臉都能夠使用不同的魔法招式,每一招都能予以生命危險。四個面相分別為「無情、痛楚、魅惑、興奮。」

  「轉換模式—興奮。」隨後,血腥皇后又轉了一張臉,是一張呲牙咧嘴的笑臉,令人作嘔,並且在他的前方製造出一個旋渦,把幽娜吸了過去,而血腥皇后張開了大嘴要把幽娜給咬成兩半。但是反應快的幽娜,雖然任由旋渦將她吸入,閃過皇后且順勢給了這隻怪物一腳。

  「真是難對付的種族之一,果然當初黑魔法師大人沒能給你們精靈族的王最後一擊,反而留下了一點火苗重新燃起,是大人最大的錯誤。」

  「身為自認高貴的精靈族,大概不懂被檢討的感受,只相信自身的力量而行動,受到他人的幫助只會認為是礙事,盡可能排除掉自身以外的種族,換來的只有被孤立的結果。真是慶幸當年的龍魔導士—普力特被大人殺死,唯一能夠作為其他種族跟精靈族和平相處的橋樑已經斷裂,要是楓之谷世界的每個種族聯手起來反抗,那對我們來講也是很棘手的一件事情。」

  「少囉嗦!」聽完血腥皇后的一番話,幽娜整個人怒火中燒,並連續發射了魔法箭矢攻擊。

  「不了解我們精靈族過去的你,沒有資格對我們品頭論足!」被點燃怒火的幽娜,失去了理智開始暴走,甚至暴打血腥皇后一頓。眼前判若兩人的幽娜,令人感到害怕,而血腥皇后也一瞬間就被擊潰,打倒血腥皇后的幽娜則是沒有停止暴走,身體發出悲鳴的聲音,宛如兩個人格在爭奪身體的主控權而造成肉體莫大的傷害⋯⋯

  
  「各位,我寫好這次要演出的劇本了。」一名妖精小男孩手裡拿著一疊紙,上頭寫著這次在妖精學院要演出的內容。

  妖精學院—愛里涅,是每位精靈族小孩,滿50歲要就讀的精靈族專屬學院。這裡位於櫻花處南方,被藏匿於森林之中,學院周圍是由深不見底的湖畔,除非用特殊材料所製成的魔法靴子行走,否則是無法痛過這座湖來到愛里捏,即便是試圖乘船前往,也會因為湖水的特殊成分,導致生物與船隻無法浮在湖面上。(設定上的備註:精靈族的年紀與一般人類的年紀是5歲:1歲)

  「我要看!我要看!」「我也要看!」幾個精靈族的小孩子興奮的要搶先看劇本。

  「這次演出的內容,是我們一族的國王對抗黑魔法師的故事哦!」一名叫瓦卡的男孩子說道,同時也是這劇本的創作者。

  故事內容簡單描述著精靈之王.瑪希蒂斯帶領精靈一族對抗黑魔法師,內容滿是孩子們對於英雄的崇拜,說著精靈王有多強大、多溫柔,擊倒了黑魔法師,維護了這個世界的和平,所有的種族都尊稱精靈族為救世一族,瑪希蒂斯則是救世主。

  「我要當國王!」「我也要當國王!」「不行,國王這麼帥氣的角色得由我來當。」「不然,我們用猜拳決定。」幾個小蘿蔔頭爭著要當英雄,畢竟那是他們心中所嚮往的。

  「可是,大家都想當英雄,黑魔法師要由誰來當呢?」一名叫露露的女生問道。

  「嗯⋯⋯」只見幾個小腦袋苦惱著,誰也不想當壞人。

  「嗨!小朋友們。」接著一名語氣溫柔的人類男性突然出現在這群孩子的面前,而沒看過人類的這群孩子,面對眼前這位人類顯得有些害怕。

  「你、你是誰啊?」瓦卡鼓起勇氣提問。

  「嗯?我嗎?」男子聽到孩子們的提問,且從他們身上感受到的恐懼,頓時苦惱著要怎麼答覆。

  「我是森林裡的妖精哦。」男子想了想,決定用一個無傷大雅的小謊言騙這些天真的孩子。而男子講完這句話,用著陽光般的笑容面對著孩子們,想要取得他們的信任。

  「森林的妖精?」由於沒聽過這種事,孩子們之間開始竊竊私語,不停講著這件事的真偽。

  「你們不相信我嗎?那我施點魔法給你們看。」接著男子揮了揮手,一旁的湖上便颳起一陣旋風,但這可能只是自然現象,孩子們根本不以為然。男子見狀,笑了笑,換了個姿勢的揮一揮手,接著颳起更強力的風。半數的孩子開始相信眼前的人就是妖精沒有錯,但是包含瓦卡在內的另外半數的孩子依舊懷疑著眼前的人。於是男子再度揮了揮手,結果這一次發射出了像是利刃般的強風,這陣強風把一棵樹雕刻成像是精靈王-瑪希蒂斯的造型,這下可真的博得滿堂彩,孩子們的眼神從懷疑變成了崇拜。

  「原來您真的是妖精先生,好酷喔!」一名叫堤達的孩子,眼睛閃閃發亮的說著。

  「但是妖精先生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呢?」這群孩子裡包含了年幼時期的幽娜,此時發問的正是她。

  「我是來找精靈王聊聊天的唷!」「但看到你們幾個在這爭論著什麼事情,就跑過來看看了。」

  「我們在討論應該由誰來當精靈王!」孩子們把來龍去脈都告訴了男子。

  「原來如此⋯⋯那讓我跟你們說一個精靈王和她一群不為人知的朋友的故事。」小朋友聽到有故事,瞬間安靜下來並且有秩序的盤腿坐好在男子面前,男子也找了一塊石頭當作凳子坐下,開始講起那一段很長、很長的故事⋯⋯


  「從前有一位叫作白魔法師的人,日日夜夜在研究光的魔法,目的是為了要消滅世界上所有的黑暗。但是,每一件事情都存在物極必反的道理,這個道理也反映在白魔法師身上,為了消滅世界上所有的黑暗,他終於研究出了最強的光之魔法,可是越強烈的光也會帶來越清楚的影子,而更多黑暗也在此時誕生。然而連白魔法師本人也被黑暗所控制住了,也就是現在的黑魔法師,而控制住白魔法師的並不是因為研究才誕生的黑暗,是他那一顆對於事物的執著因而變調的心。」

  故事講到這裡,所有的小朋友都顯得非常緊張。

  「白魔法師變成黑魔法師後,害死了不少生命,甚至培訓不少的魔族,開始對楓之谷世界各個地區進行破壞,說來真是可笑,一位曾經心心念念要為世界消除令人不安的黑暗的魔法師,現在卻成為了這世界最有威脅的敵人⋯⋯然而,現任楓之谷女皇.愛麗亞召集了勇士,組成了第一隻反抗黑魔法師的聯軍而精靈王也是勇士的其中一人唷!」

  正當男子準備繼續說下去之時,天空突然下起大雷雨,小朋友被突如其來的雷聲嚇到摀住耳朵並且大哭了起來。

  「大家不要害怕,只是打雷而已。」男子急忙的安慰著小朋友,接著空中出現了一條深藍色皮膚、十分巨大的龍。

  「快點離開這裡,魔族侵入這裡了!」從巨大的龍口中說出了這樣的話,更是讓有些小朋友嚇暈。

  「阿普利恩!你先帶這群孩子離開此地到櫻花處找到瑪希蒂斯,我留下來消滅敵人!」

  「知道了,雖然並未察覺有軍團長的氣息,但你還是要小心一些,我帶這些孩子找到精靈王後就馬上回來。」語畢,巨龍立刻就將孩子們抱在懷裡飛上天空,一邊閃躲雷擊、一邊朝著櫻花處前進。留在原地的男子,用了強大的魔法,使整個大地都在震動,然而魔族的腳下衝出了尖銳的岩石,除了給予莫大的傷害,也將他們的隊伍沖散。

  「最近他們的侵略次數越來越平凡,急於決戰了嗎⋯⋯」男子在森林裡開始四處移動,並且逐一擊破方才因隊伍沖散而落單的魔族,不一會兒前來侵略的這支隊伍就被男子擊潰。

  另一方面, 巨大的龍—阿普利恩帶著孩子們順利抵達櫻花處,也順利遇見了精靈王,並且告訴愛里涅的事情,精靈王與阿普利恩一同趕回愛里涅。

  在愛里涅的男子,來到了孩子們就讀的學院,通知了學院裡的教師們孩子平安無事的消息後,便待在學院外等待阿普利恩回來。

  「看來距離決戰的日子不遠了,黑魔法師⋯⋯」男子自言自語說著。

  「普力特!」精靈王喊著這個名字,這便是男子的姓名,也是日後和瑪希蒂斯、佩特、露米納斯、阿蘭、隱月一同對抗黑魔法師的領導人。

  時間飛快的來到了英雄們和黑魔法師的決戰,英雄們無法成功擊倒黑魔法師,只得勉強將其封印,但是諸位英雄也受到了詛咒。而瑪希蒂斯回到了櫻花處封印了入口,遭到詛咒而冰封,沈睡了數百年,不僅精靈王,整個櫻花處的精靈們都被冰封了起來。

  
  「喂!幽娜!醒醒!」被一個聲音從數百年沈睡中叫醒的幽娜,一睜開眼便看見了一座正被烈火熊熊燃燒的城市,而叫醒她的是那群一起在愛里涅演戲劇的同儕—瓦卡。

  醒來的幽娜看見眼前的大火,嚇到說不出話來,直到瓦卡再一次叫了幽娜的名字,幽娜才有了回應。

  「我、我們快點逃離這裡!」瓦卡帶著喘息的語氣說道,並且臉上滿是灰土,左手臂還有燙傷的痕跡。

  「瓦卡!你怎麼受傷了?還有這裡是哪裡?」

  「我也不知道⋯⋯當我醒來的時候就在這裡了,然後我還看見了好幾個手持武器的人類,口中喊著『將他們趕盡殺絕』這類的話。接著我因為害怕開始跑了起來,結果被地上的石頭絆倒,接著還不小心被地上還在燃燒的木柴燙到。」瓦卡一邊拉著幽娜找尋可以躲藏的地方一邊敘述眼前這情況,但是記憶還停留在森林中聽著故事,轉眼間被一條巨大的龍帶走,再回過神來就在此處了,這一切非常不真實。

  「咻-」突然從兩人之間縫隙飛過來一箭,兩人回頭一看是好幾名的人類作勢要殺死他們,兩人還沒反應過來,人類又連續射出箭矢,正當瓦卡和幽娜覺得一切完蛋時,突然身邊飛出了好幾隻的彩色蝴蝶,並且化作盾牌擋下這致命的攻擊。

  「瓦卡,你剛剛有沒有看到蝴蝶?」「嗯,看到了⋯⋯」從上方燃燒的建築物,跳下來的是一名粉色頭髮的女性妖精,戴著魔術師帽子,帽子上有幾根黑色羽毛和玫瑰花,然而眼前的女性妖精又釋放出了剛剛瓦卡和幽娜看見的彩色蝴蝶,這次化作成利刃割開了眼前人類的身體,血宛如湧泉噴了出來,這讓還屬於妖精族心智成長年齡階段的瓦卡和幽娜,深深烙印上了可怕的記憶。

  「你們兩個沒事吧?跟我來,我帶你們去安全的地方。」眼前這位妖精女性沒有多解釋情況,就帶走兩人,而瓦卡和幽娜雖然對於剛剛女妖精直接將人類斬殺一事感到非常恐懼,但是又因為她和自己的同族,無可奈何之下還是和她一同前往她口中安全的地方。

  「到了,就是這裡。」這是一間剛被火燒完的房子,但是房屋周圍卻是開滿了玫瑰,甚至有不少蝴蝶在此翩翩飛舞,和這座燃燒的城市比較起來,簡直像是仙境一般。

  「剛剛謝謝妳救了我們,請問妳⋯⋯」

  「我叫露西妲,也是精靈一族,正在這世界拯救被人類與魔族追殺的精靈族們。」不等瓦卡和幽娜的話說完,眼前的女性就把名字與她的目的說了出來。

  「咦?妳說什麼?」聽到精靈族被追殺,兩人一瞬間不敢置信,畢竟精靈族的壽命與先天體質都是遠高於人類並且能和魔族抗衡。

  「一百年前,人類和精靈族聯手擊敗了黑魔法師與魔族,結果自私的人類吸收了黑魔法師殘存的力量建立帝國,並且成為西格諾斯的敵國,這個國家的主君為了自己的野心殺害了不少效忠西格諾斯的人和我們一族的同夥,甚至製造精靈族與人類的對立⋯⋯如今這兩個種族已經無法和平相處了,不是我們一族被滅,就是將人類趕盡殺絕!」露西妲講起這段時間的來龍去脈,甚至講到「將人類趕盡殺絕」這句時,眼神非常堅定。

  「你們兩個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為了精靈族報仇!」露西妲兩手抓著兩人的左肩和右肩,對著他們喊著。

  突然房子的天花板崩塌,是人類殺了進來,露西妲轉身去阻擋闖入的人類,然後再一次對著瓦卡和幽娜大喊「憎恨人類!」

  一瞬間閃出火光,房子爆炸,幽娜再一次驚醒、呼吸急促,這一次的視線是她熟悉的愛里涅學生宿舍的天花板,她起身後左顧右盼,沒看見露西妲的身影,只看見和她躺成「川」字型的那些同學們睡著,還有背對著她在整理房間的愛里捏學院的校長-禮帕那。
  
  「校長⋯⋯」剛醒來的幽娜聲音很微弱,校長聽見了幽娜的聲音,轉過頭看見甦醒的幽娜,便激動的落下眼淚,趕緊放下手邊的事務,跑過去緊緊抱住幽娜。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幽娜有些驚訝但又感覺滿滿的溫暖,她也用那力氣小小的手抱住校長。

  待幽娜醒來一段時間恢復體力後,校長和學院裡的老師簡單把事情告訴了幽娜,原來她們也受到詛咒一同昏睡了幾百年,力量越強的人越快從詛咒中甦醒,然而第一位醒來的當然是精靈之王,不過那也是距離現在快一百年前的事情,至於幽娜和他的那群同學們,則是五年前才解除了冰封,只是解除冰封仍處於沉睡的狀態,沒人知曉要怎麼喚醒受到詛咒狀態的她們,只能默默照顧她們、為她們祈福。

  『那剛剛⋯⋯露西妲又是誰?』幽娜心裡很在意前一刻所看見的,以及那句「憎恨人類!」深深烙印在她心裡,但是卻隻字未提這件事。幽娜醒來後過了一年,第二位醒來的是瓦卡,幽娜見他醒來比校長、老師們還要開心,主要一方面原因也是她想趕緊向瓦卡詢問關於露西妲的事情。

  「瓦卡,你知道露西妲嗎?」為了怕被校長、老師們聽見他們對話而擔憂的幽娜,拉著瓦卡到了學院外,問起了露西妲的事情。

  「憎恨人類!」瓦卡沒有多說什麼,只講了這句話,但證明他對於露西妲的記憶是有的。

  「嗯⋯⋯」

  那件事之後過了五十年,那些受到詛咒的精靈也都在這段日子之間醒來,精靈族滿百歲成年後(備註:即人類的二十歲)精靈族長老們會開始讓這些人選擇是要成為保衛精靈一族的一員而加入軍隊,亦或是做一些內政的工作幫助精靈族的成長,也能夠選擇這兩者之外的「自由」

  瓦卡、提達選擇加入軍隊,露露則是選擇了內政的工作,幽娜則是選擇了「自由」,選擇「自由」的精靈族,部落有一個規定,就是一定要離開部落到外頭修行五年以上才能夠再回來,這樣的規定是為了防止遊手好閒、不務正業的年輕精靈留在部落裡頭。

  「自由的意思應該跟自由業不一樣吧!」選擇自由的幽娜知道部落這個奇怪的規定後,忍不住吐了她人生的第一個嘲。

  「我還以為妳也會選擇加入軍隊,丹妮卡長老一直對妳們讚不絕口的,還說過『妳們是新生代中最有戰鬥天賦的幾人』這種話。」露露說道。

  「我才不想浪費時間一直在軍隊裡訓練,我的大好人生才正要開始。」

  「什麼浪費時間!加入軍隊保衛我們一族可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妳現在馬上給我回心轉意加入軍隊!」瓦卡大聲斥訓幽娜的想法,並且頑固的要幽娜加入軍隊。

  「嘖嘖-我不要。」拒絕瓦卡的幽娜,正打算直接離開部落,但是瓦卡突然拿長刀出手攻擊幽娜,但只是佯攻,並非要和她真的起衝突,而幽娜也意識到這攻擊並沒有認真,所以也只是跳起來避開,並沒有反擊。

  「瓦卡,你別再鬧了!」 「我絕不會讓妳離開此地半步去到外頭和人類有所接觸!」

  「⋯⋯」幽娜意識到瓦卡還將那一次不真實的「夢境」牢記在心裡,儘管自己已經試著讓這件事隨著時間流逝而遺忘,但一聽瓦卡再次提起,免不了回想起那一天的夢境。

  「這樣爭論下去也不會有結果,來打一架吧!你贏了,我就留在這裡;我贏了,就別再要我留下。」說完此話的幽娜,直接舉起了她手中的兩把雙弩槍,學習使用精靈王的武器。而瓦卡聽完也沒有太多廢話,拿起了長刀。

  兩人進行一對一的單挑,力氣驚人的瓦卡使用長刀橫劈,而幽娜則是十分靈敏,向後幾步躲開並抓準時機把長刀當作跳板跳到瓦卡上方,使用雙弩槍發動箭矢,瓦卡收回長刀,並且舞動長刀彈開幽娜的攻擊,瓦卡再利用全身的力量迴旋一圈將長刀橫砍向幽娜,在空中的幽娜輕巧的下腰,長刀的刀身和幽娜的呈現平行,距離目測約莫一公分,幽娜順著下腰的力量後空翻了一圈後,賞了一記腳踢給瓦卡,而瓦卡因長刀的重量和方才身體迴旋的力量,還未能正面接下這記腳踢,便側身用右手臂擋下。兩人這幾回的交鋒後,暫時拉開距離準備再進攻,提達就突然從兩人中間插進,阻止了這場打鬥。

  「提達,你快讓開,不讓開我連你一起打。」兩人同時說道,也同時出手。

  「別再鬧了,你們兩個。」提達用劍打下長刀攻擊,用盾擋住雙弩槍的射擊。

  「兩個人都有自己的理念,當意見不合的時候,為什麼不願意讓對方去證明自己的論點,這才是夥伴吧?」提達的一句話便讓大打出手的兩人停了下來。

  「⋯⋯」兩人沉默不語,卻看著彼此。

  「我不會相信任何的種族,只要有一點威脅到我們精靈族的人,我都要將其趕盡殺絕!」瓦卡先表明自己的立場,然後收起長刀離開現場。

  「我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用自己的眼睛、耳朵去找尋答案。」幽娜也表達了自己為何選擇「自由」這個答案,一樣講完就離開了部落。

  
  時間回到現在,幽娜正和相信「夢境」的另一個自己,爭取著身體的意識。

  「血腥皇后說的不錯啊!我們精靈族不必去相信其他任何的種族,只要單靠我們一族便能縱橫這個世界,除了我們以外的種族都應該要消滅。」另一個幽娜說道。

  「不對!雖然我曾經也這麼認為,覺得人類根本就是個自私的族群,確實⋯⋯我們一族本身就很強大,但是我們也有做不到的事情,也會有需要別人幫助的時候,不是所有人類的都是自私的,也不是精靈族就沒有壞人。與其聽信別人口中的話,不如相信自己所親眼看見、親耳聽到甚至親身感受到的一切,今天我就要打破這『夢境』並且照著自己相信的走下去。」回想起在天空之城遇到羅蘭一夥人,意外的和他們開始了旅行,

  「還真是頑強的靈魂,看來只好把妳打入更深的『夢境』裡頭,讓妳永遠醒不來!」這時候幽娜發現自己已經可以控制身體,但是眼前突然飛出了數百隻的彩色蝴蝶,朝著她飛來。

  『蝴蝶啊⋯⋯跟那時候長的一模一樣呢,只是這一次,我不會再被迷惑了!』幽娜提高專注,準備將這些蝴蝶打成碎片時,突然從身後出現了一隻巨大綠色的鹿,向前衝將蝴蝶們撞成碎片。

  「這、這是?」突然出現的鹿,讓幽娜摸不著頭緒。

  「我是屬於妳的守護神,妳強韌的意志力致使我誕生,今後我將活在妳的體內,作為妳的力量保護妳。」語畢,鹿就化成一顆光球進入到幽娜體內。

  在南門的戰鬥,也終於告一段落。


  然而在遠處⋯⋯名為夢之都的城市.拉契爾恩,在這都市有一座大鐘樓,樓頂上坐著一位粉紅色頭髮的女性妖精。

  「沒想到,有一隻蝴蝶「啪答」的一聲,消失了呢。」

  「露西妲大人,黑魔法師麾下的軍團長們發出了會議的邀請函。」一名妖精男子說道。

  女子接過那封邀請函,連看都沒看內容就將其變成一隻蝴蝶飛在夜空中。

  
  「能從我的夢境中醒來的人,真想見一見,然後再讓她做上一場醒不來的美夢,呵哈哈哈哈哈哈-」女子高八度的笑聲,迴盪在整個夢之都裡。

第四十七回.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