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加速世界異錄01

作者:路過的魔王│加速世界│2022-01-19 23:12:13│巴幣:2│人氣:61

  六千五百萬年前的隕石墜落,造成了白堊紀大滅絕。

  自此,哺乳類取代了恐龍等爬蟲類,成為世界的一大族群。

  而人類,成了主宰世界的智慧生物。



  「所以有時候我會想,未來會不會出現能取代人類的新種智慧生物這樣的……」

  「呃……學姐是不是副會長工作太閒了才會想這些有的沒的……」

  「真失禮呢,春雪。我好歹也是有在做事的喔。」

  在學校前往學生會辦公室的走廊上,一男一女並肩而行,閒聊著。

  一位是有著漆黑長髮的和式美少女,是學校的學生會副會長、三年級的「黑城幸」

  一位則是和副會長相比,光是身高就矮了一截,還是個看起來圓滾滾的胖小子,二
年級的「有田春雪」。

  雖然兩人就外型看起來真的很不搭嘎,但卻是已經在學校裡公開的男女朋友。



  意識,在混沌之中緩緩清晰起來。

  我,是在睡覺嗎?

  是什麼時候睡著的?

  ……不行,腦袋裡一片混亂。

  必須快點醒來才行。要是還在上課時間的話,可是會被老師罵死的……

  要命,不只身體,連張開雙眼都很吃力……

  咦?等等?這不是……學姐的手?

  我怎麼……


  「春雪!先把我的身體還給我啦!」


  「咦?」

  帶著疑惑的聲音,春雪轉過頭去,就看到小幸一臉怒意地瞪著自己。

  兩人都是赤身裸體……不過兩人似乎都沒意識到這點。

  「等、等等,學姐,這裡是……?」

  兩人所在的地方,是一片灰白,甚至連地面都無法分辨出來的空間。

  「我也不知道。一醒來就在這裡了……話說,為啥是你在用我的身體啊?」

  「我哪知道,醒來時就……阿勒?」這時春雪才發現自己現在的樣子是原本的胖小
子模樣:「我怎麼……」

  「話說回來……我們是什麼時候睡著的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也不知道……再這樣下去會趕不上……咦?趕不上……什麼?」

  春雪的腦海中,似乎有什麼模糊的景象慢慢浮現。

  「趕不上……對了,是要去……去……地下室點……盤點體育課用的……」

  小幸努力地回想著。

  「然後……盤點到一半……」

  「盤點到一半……」

  「「地震!」」


  那一瞬間,當時的記憶甦醒了。

  雖然日本的地震頻率並不低,但這次的地震大到讓小幸與春雪直覺不妙,連忙跑到
角落避免被放置體育課用品的架子給砸到。

  整整搖晃了快一分鐘,地震才緩和下來……

  「得救了,不過……」

  看著被地震搖得亂七八糟的地下室,小幸和春雪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得找人幫忙整理吧?」

  「是啊,光我們兩人不知道要整理到何時……哇!」

  「……又震?怎麼……」

  大地又開始搖晃,但除了搖晃,還從外面傳來宛如爆炸的聲響和人的慘叫聲!

  「餘震……?」

  「慘叫聲?該不會學校哪裡塌掉了?」

  「先不管這邊了,出去看看再說!」

  「嗯。」

  語畢,先一步來到門前的小幸,才正要伸出左手拉門把……

  下一秒,小幸的左手連同肩膀,莫名其妙地掉落到地上。

  「……咦?」

  大概是太過震驚、抑或是腦袋還來不及理解,小幸完全是愣住了。

  而身後的春雪則是看到鮮血從切口狂噴,才理解到發生什麼事。

  「學姐!」

  春雪從右側繞到小幸面前,還來不及察看小幸傷勢,眼角就瞄到從不知道被什麼劈
開的、門的縫隙中,某種不妙的東西發出光芒……

  幾乎就只是春雪下反應地轉身面對門的下一秒,兩人就被一股衝擊直接給撞飛,甚
至於像串燒一般地「釘」在後方的牆壁上!

  沒錯,飛出來的是宛如刀刃的東西,直接刺穿了春雪和小幸,強大的動能甚至把他
們釘在了牆壁上。

  「呃……咳咳!」

  「咳……!」

  似乎是來不及感受到痛楚,但突然的窒息感還是讓他們劇烈地咳嗽,不斷地咳出血
來。

  然後,兇手劈開了門,出現在他們眼前。

  那是螳螂……比一個人還要高的螳螂!

  巨大螳螂的目標顯然不在小幸與春雪身上,一走出門口就狀似慌忙地轉過身,不斷
發出「唧唧」的吼聲。

  接著,兩三把刀刃突然地從門的方向射出,不偏不倚地刺進巨大螳螂的身體。

  然後,出現了……同樣像是放大到起碼五公尺長度、尾巴高度達到兩公尺的巨大蠍
子!

  「唧唧……」

  「嘰嘰!」

  兩隻怪物就在兩人的面前打了起來,鐮刀與鉗子不斷地朝對方砸去!

  突然地「碰」的一聲,一旁的牆壁宛如被人從另一邊挖開一般倒塌下來,從煙塵中
出現的,是擁有和牠們相同大小的巨大蜘蛛!

  看著眼前的怪物三方亂戰,小幸和春雪都有種脫離現實的錯覺。

  只是,如今他們要面對的現實只有一個……


  「所以……我們已經死了?」

  「應該是吧,心臟都被貫穿了……」對小幸的疑惑,春雪先是點點頭後,又搖了搖
頭:「不對啊,那我剛剛的狀況到底是?」

  春雪看著自己的雙手,彷彿在回想剛剛的狀況……

  「喂!」

  「啊,對不起。」

  被小幸不怎麼高興地叫喚,春雪才回過神來。

  「雖然不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況,不過看來我的身體似乎還『活著』……總而言之,
先回到我的身體裡再說。」

  語音剛落,小幸立即就感覺到自己的意識「回到」了身體裡。

  但是……

  眼前所見的,已經不是記憶中被地震震到亂七八糟的地下室景觀,而是一片空曠,
陽光從天花板角落的缺損處透進來的地下室。

  然後小幸的視線往下移動……

  喔喔!沒想到本來頂多 A 罩杯的胸部,竟然成長到 C 罩杯了,這可讓小幸有種高
興到痛哭流涕的衝動。

  不過這也表示,現在的小幸是赤身裸體的狀態。

  「呃……雖然這裡沒人在,但還是得趕快找件衣服……咦?」小幸有點不好意思地
雙手遮胸,為了找衣服而想要「移動」時,這才發現到一件事……

  視線下方,一大片的銀色,似乎跟著自己的意識在移動?

  小幸再仔細一看才發現,那「一大片的銀色」其實就是一隻大到會嚇死人的銀色蠍
子!

  不,更正確地說,自己的下半身,就是這隻蠍子!

  一般地球上的蠍子長度、不包含尾巴的話,基本不會超過六公分。但已經成為小幸
下半身的這隻銀色蠍子,卻足足有五公尺長。後面的尾巴長度也起碼有三公尺的長度
,但尾端應該是毒針的部分,卻是把長度足足有一公尺的長刀。

  小幸的身體大約是在頭胸部與前腹部的交接處,從腰窩往下就是蠍子的部分。

  但和地球的蠍子有決定性不同的地方,是頭胸部的部分,彷彿像是要特地把頭部分
割開來一般地,分成了較小的頭部和較大的胸部部分。頭胸甲的部分還延伸出去,某
種程度上保護住了頭部上方。

  而在相當於小幸的腰部兩側,還長了類似甲蟲才有的鞘翅和後翅。不知道是不是前
腹部的外型,鞘翅沒辦法完全貼合在前腹部上,長度甚至還超過前腹部一些。

  「……原來如此,我成了這隻蠍子啊。」

  從蠍子頭部的方向,傳來春雪帶著無奈感的聲音。

  
  「這裡是……教室?」

  讓意識暫時離開身體,下一秒呈現在小幸面前的,是夕陽下的學校教室。

  「呃……這裡是靠我的印象建構出來的,總不能讓『這裡』一直保持著虛無的樣子
。」

  「春雪?」

  在小幸眼前的春雪,依然是那個穿著學校制服的小胖子。

  不知何時,小幸也穿上了制服。而且……

  「為啥我在『這裡』的胸部沒有變大啊?」

  現在是在意這種事情的時候嗎?

  春雪好想這麼說,但就是沒勇氣說出口。

  「別問我。」春雪一邊無視小幸的抱怨,一邊碰觸著什麼都沒寫的黑板,像是在操
作鍵盤一般。

  「這場景……你是怎麼做到的?」

  「這個……老實說我也不清楚……」

  「哈?」

  「真要說的話……就像動手動腳一樣。我只是想改變一下場景,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

  「是喔。」

  「學姐不相信也很正常啦,連我自己也有點不敢置信呢。」

  春雪手指離開黑板的下一秒,黑板上出現了許多電腦銀幕上才會出現的「視窗」,
猛一看似乎是什麼東西的內部構造圖。

  「我趁學姐控制身體時,稍微瞭解了一下現在的狀況。」春雪看著黑板上的「視窗
」,冷靜地說道:「現在這個怎麼看都是學校教室的地方,其實是我們的『意識區域
』。更簡單地說,就像是我們常用『神經連結裝置』潛入的虛擬區域一樣。」

  「原來如此。」在電腦方面不會輸給春雪的小幸,光是聽到春雪前半的說明就能理
解:「不過我們的意識都在『這裡』的話,那身體……」

  「這裡的時間流逝速度,最慢可以調整成外界的千分之一。」

  「千分之一?」

  「嗯,外界的一秒相當成『這裡』的十六分鐘。說穿了這也是因為學姐的意識在操
控身體,我才察覺到時間流逝的異常。」

  看著黑板出現兩個電子時鐘,相較於左邊幾乎是停止的狀態,右邊的時間則是正常
流速。

  然而,左邊的時鐘其實才是外界……或者該說是現實世界的時間流逝,右邊的則是
這個意識世界的時間流逝速度。

  「所以你就利用這段時間『調查』嗎?」

  「嗯,畢竟我們恐怕都得和這個怪物身體生活一輩子了。只是……唉……」

  聽到春雪在嘆氣,小幸問道:「怎麼?」

  「沒事……不,現在這種狀況真的算沒事嗎?」

  「起碼……我們還活著吧?就算這只是夢境,就這樣作著永遠的夢也滿不錯的……

  「可是……」

  「不喜歡和我在一起嗎?」

  「不、不是這樣的!」一聽到小幸拋出這個萬年問題,春雪連忙否認:「只是,以
前在被霸凌時,心中常常會想『不想當人了』『不當人會不會比較好』,結果現在沒
想到的是,把學姐也拖了進來……」

  「我們會變成現在這樣子,又不是因為你自暴自棄的願望造成的。」

  真是的,春雪老是在鑽牛角尖……小幸不禁在內心裡抱怨著。

  「那個……」

  「嗯?」

  「學姐……不會害怕嗎?」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才對吧?」

  春雪這種比起自己,更加關心他人的性格,也是小幸會對他有好感的原因之一。

  「呃這個……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春雪搔著頭,似乎是不知道該怎麼說明現
在的心情:「只是從『那個時候』之後我就決定,要全心全意幫助學姐,為了報答學
姐的恩情……」

  「我也不是說過了嗎?我沒那麼偉大啦。不過……也是呢,都有辦法做出這個虛擬
空間了,說不定你比我還要冷靜呢。」

  意料之外地,小幸最後的話語也透出一股無奈感。

  「沒、沒有啦……」春雪有點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

  然後,兩人一同看著黑板上的「視窗」裡的內容。

  雖然有所謂「人馬」這種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馬的生物,但終究只是神話中才會
出現的幻想生物。

  但比起外觀,更誇張的是,從內部構造圖就看得出來,多數的內部構造都傾向於機
械、或者該說是生物與機械的融合,可能會比較貼切一點。

  這樣的生體結構在自然界是不可能出現的,但以現在人類的科技力,也絕對無法創
造出這樣的合體生物……

  動物之間的也就罷了,以人類的倫理觀念,要創造出包含人體在內的合體生物,大
概在計畫階段就會被社會輿論狠狠地撻伐一頓了吧。

  「嗯……學姐的上半身構造和一般人差別不大,只是從骨骼到內臟,都變成了機械
或金屬……不,倒像是被『侵蝕』的樣子。下半身……不對,『蠍子』的部分……該
說是我的身體嗎?看來不只是外觀,內部的循環系統也和學姐的身體部分環環相扣。
等於說即使學姐那邊閉著氣,我這邊也能提供氧氣……」

  「腦部似乎也有被『侵蝕』的樣子,說不定我們能照自己的意志,在身體與意識空
間裡自由切換的原因……等等,該不會『神經連結裝置』被嵌入到我們的身體裡了?

  「應該是吧……說不定還可以從我們的身體直接進行無線連線……呃等等,我的腦
部是在蠍子的頭胸部,然後……這個『第三個腦』根本是量子電腦吧?就在我的腦部
的後方……」

  「我的上半身的心臟功率也超過一般人的心臟好幾倍呢……等等,下半身的蠍子部
分也有一個……這功率是怎樣?是核融合?」

  「……不,既然是吃什麼東西都能化為能源的話,應該是是重核融合……或是以我
們的認識所無法理解的方式吧。」

  一般的核融合是用較輕的氫原子進行融合反應成氦時放出巨大能量。而重核融合則
是用重原子來進行核融合。相較於前者還屬於人類可以控制的範疇,後者則是只有恆
星才會有的融合反應,以人類之力要控制,只怕是只有科幻小說才會出現的情節。

  但這顆「心臟」的運作方式也已經不是單以「重核融合」就可以解釋的。

  「……我們現今的科技都還沒有辦法讓核融合發電商業化,我們身體內就有一個更
誇張的發電系統啊。」

  「是啊,根本是放了個恆星在體內發電……雖然這麼一來,我只要吃石頭就可以不
用擔心會餓死了。」

  「……反正也吃不出味道是吧?」

  「哈哈……好吃的東西就交給學姐了。」

  「這種身體……我還會有食慾嗎?」

  說到這裡,兩人都不禁露出苦笑。

  「話說回來,這副身體會需要這麼龐大的能量嗎?就算是通常發電都可以支撐一座
百萬人都市的用電了說。」

  「很難說呢。這身體怎麼看都像是個高效的戰鬥兵器……」春雪一邊搔著頭一邊看
著黑板上的「視窗」:「光這樣看,一時兩刻也沒辦法釐清所有的『性能』。」

  「我只覺得眼花撩亂。」

  「其實我也差不多。對了,看看這樣行不行……」

  春雪在黑板上「操作」了一陣子後,黑板上又出現了幾個視窗。

  這是春雪把身體的機能進行條列化後製作的表格。

  只是,看到新視窗內表格裡的內容後……

  「貨真價實的兵器啊,這個……」看到表格上列出的一大堆「機能」,春雪真的是
整個傻眼。

  「竟然還能直接把能量實體化成我們想要的武器,做出來的武器還能放到亞空間…
…這已經不是用『生物』就可以概括說明我們身體現狀的情況了吧?」

  「這個……以地球來說的話啦。」

  「……我們起碼還是地球的生物吧?」

  「這就得看是『什麼』讓我們變成這個樣子了……」

  「應該不是最近一兩年肆虐全世界的那個肺炎病毒吧?」

  「這部分學姐妳問我,我也不知道該回答什麼……這部分先放著吧。剛剛我嘗試使
用無線網路……沒想到真的能連線。」決定先轉移話題的春雪,拉出黑板上的其中一
個視窗後,視窗內出現了類似瀏覽器的畫面:「不過『我的最愛』裡的網站幾乎都沒
辦法上去了,甚至連搜尋引擎也沒辦法連線。」

  「……這樣能連線也沒用吧?」說到這裡,小幸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地說道:「用
我的『我的最愛』裡的連結吧。記得裡面有『村雨研究所』的伺服器位址。」

  「我記得那不是學姐的……等等,為啥學姐會有研究所伺服器的位址?」

  「這你就不用問了。」

  「……好吧。」發現小幸的眼神變得冰冷,春雪也不敢再問下去,乖乖地打開網址

  這個世界使用的是被稱為「以太網路」的網路系統。藉由飄散在空氣中的、被稱為
「以太」的特殊能量體進行無線通訊。優點是不需要任何的中繼設施,即使是在地球
的另一面也能夠進行無延遲的量子級即時通訊。只是一端是在地球之外就無用武之地

  而「神經連結裝置」則是類似於手機,卻比手機更加好用的一種以太通訊終端裝置
。藉由和使用者腦部的量子級無線連接,從而傳送虛擬的感覺情報到腦部,或是反過
來切斷原來現實世界中的感知。一般都做成可以掛在後頸部的外型,也有直接做成晶
片型直接打進大腦表面與硬膜之間的「腦內植入式晶片(BIC)」。只是 BIC 因為安
全問題,除了醫療用以外的 BIC 都是違法產品。

  附帶一提的是,量子電腦在這個世界還沒民間化,只有政府機構和大型研究機構才
擁有這最高等級的電腦系統。

  「這個是……等等,連需要密碼的資料夾也毫無阻礙地就進去了?」

  「春雪,讓我來。」

  「好的。」

  春雪一個揮手,面前的「視窗」就飛到小幸面前。

  「記得是這裡……喔,原來並不是沒密碼,而是直接被暴力破解了。」

  「……我們體內的第三個腦也未免太破格。」

  根本感覺不到破解的時間啊。春雪在內心大叫著。

  只是,當看到「視窗」上所顯示的、「村雨研究所」內伺服器的機密資料時,兩人
都愣住了。

  機密資料的檔案名稱是「奧米加」,是從二戰後就開始執行的、美日合作的極機密
研究計畫。

  研究目的是,研究來自於墨西哥猶加敦半島的希克蘇魯伯隕石坑深處的特殊細胞體
。該細胞體具有地球生物所不具備的高強度侵蝕能力,能侵蝕一切的生物與非生物。

  雖然取得的標本已經化石化,但卻隨著出土時間經過而開始活性化,並開始侵蝕周
遭物體。是以最終處以液態氮冷凍處理,才得以讓標本沉靜化。

  「……這、這不是在開玩笑吧?」看到這裡,春雪就已經禁不住驚嚇而大叫起來。

  「我們現在的樣子,應該就是最佳的證明了吧。」小幸冷冷地這麼說道。

  原因無他。「第三個腦」已經把整個機密資料備份下來,並且藉由相互解析,已經
確定小幸和春雪現在的身體結構,和資料裡的標本結構,其相似度超過九成。

  「希克蘇魯伯隕石坑……就是那個導致恐龍時代滅絕的……」

  「嗯。」

  「所以這個細胞……」

  「……應該是跟著隕石一起來到地球的吧。既然能夠從化石狀態『復活』,那能撐
過不知多久的宇宙旅行,甚至撐過大氣圈摩擦造成的超高溫而來到地球也就不足為奇
了。」

  「……不過,資料最後的記載日期已經是十年前的了。」

  「這個伺服器應該只是用來保存過去的機密資料存檔的吧。我想應該還有其他的伺
服器,只是各個伺服器看來都是獨立線路。這個伺服器還是我偷看『他』的相關文件
才知道的。」

  小幸口中的「他」其實就是小幸的父親……在小幸年幼時就和母親離婚,而一年前
小幸母親和姐姐結衣在一場重大車禍中喪生,連小幸也受了重傷,一直到這場異常地
震發生前的三個月才重新回到學校。

  但事實上那場車禍,其實是長年霸凌春雪的某位高年級男學生,在因霸凌事件被小
幸揭發後,原本還因為其他罪證而被裁定收容,卻因為家庭背景有著議長的父親與學
生家長會長身份的母親而被無保釋放……

  然後,該人鎖定了小幸而展開報復……就是那場造成小幸失去母親和姐姐的車禍。
在這之後,該人被依殺人罪送辦,身為議長的父親和學生家長會長的母親也只能辭職
以示負責……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

  小幸和春雪的情感也從小幸在院時期才正式地開始加溫。

  至於小幸的父親……則是自此至終都沒參與,甚至於連葬禮都沒出現過。因此小幸
對這個「父親」可以說是厭惡至極。

  侵入「父親」工作所在地的伺服器也算是報復手段之一吧……春雪有這樣的感覺。

  「要不要實際演練一下?」

  「嗯?」

  「我是說……」春雪嘗試想轉移話題:「比起在這邊只是看著這些資料,實際試試
看會不會比較好掌握?」

  「……說的也是呢。」小幸的表情這時才鬆懈下來。

  確實,一直在意這些既成事實也沒太大意義,必須繼續往前進才行呢。

  看穿了春雪想法的小幸,也覺得有必要實際「體驗」現在這副身體的「能力」。



  「雖然我是很想穿件衣服遮掩一下……不過這身根本是鎧甲吧?」看著身上突然出
現的黑色貼身裝甲,小幸只覺得困惑:「這是你弄的嗎?春雪?」

  整個鎧甲彷彿是用黑水晶拼裝起來一般,帶著相當強烈的銳利感和水晶才有的半透
明感。而且就連雙手的十根手指,也宛如刀身一般,銳利異常。這讓小幸的上半身,
宛如一碰就斷的黑刀。

  在鎧甲手臂上,還延伸出宛如巨大刀刃的配件,長度起碼有一公尺半,光看就有種
「無物不斬、無堅不斷」的強烈存在感。

  「不,我不會動學姐的東西。」春雪的聲音直接在小幸腦海裡響起:「不過……滿
適合學姐的。」

  聽得出來春雪有點不好意思。

  現在回想起來,春雪雖然對軍武十分有興趣,但對於女性話題則十分含蓄。這種貼
身到有點過份的鎧甲應該不會是春雪「想」出來的。

  雖然身材變好了,但這種鎧甲的存在對小幸來說反而有點是在公開處刑。

  「最後那句話如果是誇獎的話,語氣會不會太猶豫了點?」

  「呃,這個……」

  「唉,沒有責罵的意思啦……喔?原來還有頭盔……」

  猛一看很像是戴著透明面罩,但其實在面罩之下,還有個無機質的鋼鐵面具。

  除了那對透著紫色光芒的眼罩外,都是黑色的。

  說是帶著頭盔,但小幸卻一點感覺都沒有。會察覺只是因為視線旁所出現的裝備一
覽表。

  小幸想了想,手指彈了一下頭盔,頭盔立即以不斷折疊的方式後退,最後消失,露
出小幸的臉蛋。

  「不習慣?」

  「……也不至於,畢竟感覺不太出來有戴。只是……總覺得不適合我。」小幸換了
個話題:「話說回來……春雪,你那邊的視覺方面感覺如何?」

  「嗯……應該沒問題吧。一般模式還是紅外線夜視模式、抑或是熱像儀模式、遠距
離瞄準模式、……」

  「呃……雖然不是我想要的答案,不過……沒問題就好。」

  「……喔。」

  其實小幸只是想問習不習慣……因為小幸自己還在調適視覺上和人類的差異。

  不過看來春雪對這類異常事態的適應力還滿強的。

  「倒是……我這邊也能看到你那邊看到的畫面。」小幸的視線中,分割出一小塊「
視窗」的畫面,是現在春雪的視線:「以前用『神經連結裝置』用分割畫面習慣了,
現在看到這個反而不會感覺太突兀。」

  「我這邊倒是只能宛如趴著一般看前方……對了,如果這樣的話……」

  言語間,在小幸頭上晃著的尾巴末端,原本刀子的部分後縮後消失,然後尾端球狀
的部分打開了一部份,從裡面露出的是類似攝影機鏡頭的物體。

  「好,這樣就沒問題了。連放大倍數都比學姐還是我的眼睛還要大上幾倍,當作狙
擊用瞄準鏡也沒問題。」

  「不過……和尾刃的裝備位置衝到啊……」

  「尾刃?喔,是『高周波震盪投射型刀刃』……」

  「太長了!」

  「耶?……抱歉。」

  對喔,學姐非常討厭那種又臭又長的命名。尤其是公務上的各種事務性書面資料或
公文名稱。就連會長有時也不得不臣服於學姐的淫威……不是,是堅持之下。

  從被小幸招入學生會之後的春雪,看到身為學姐的小幸在學生會認真的那一面,真
的只有傻眼的份。

  雖然因為學生會獨有的分工系統的關係,會長對外、副會長對內,但搞到連會長都
在身為副會長的小幸學姐面前抬不起頭,這也未免太扯……。

  「對了,可以在尾端裝上預警系統嗎?」

  「類似空中預警機上的雷達系統嗎?應該可以吧……我看看能不能不和鏡頭衝到。」

  「那我就繼續試試看其他武器吧。」

  語畢,小幸的手掌一併攏,手臂上的刀刃部分立即朝手掌的方向旋轉、並且裝在手
掌上,刀刃部分還往前延伸,使得小幸的雙手宛如裝上了超過 1.5 公尺的、具有黑
色的寬刀身單刃刀。

  「這個……斬馬刀吧?但是……」

  「嗯,如果是以前的人類姿態或是騎在馬上或許還有點用,但這個……蠍子的身型
對我來說有點寬大,而且因為尾巴的關係,砍後方有可能會連尾巴一起砍斷。」

  「這樣……很難盡情揮舞吧?」

  「揮舞嗎……也不見得一定要揮舞呢。」

  「咦?難道說那個把雙手擺成十字就能射出的『宇宙元素射線』……」

  「那個幻想的產物想也知道不可能吧?」

  「啊……哈哈……」

  「說是制式武器,應該也可以進行修改吧。」

  小幸語音剛落,雙手上的巨大刀從刀身與刀鋒的交界處分了開來,拉開了約有四到
五公分的「縫」。

  「……磁軌砲?」

  「沒錯。比起消耗能量製作火藥、甚至組合成子彈,還不如直接把能量化為電磁力
……這樣只要再弄鋼珠當子彈就可以了。」

  「每秒三千公尺的速度很恐怖耶……」

  「得要假設敵人也有和我們類似的個體啊。」小幸的話與其說帶著期待,不如說帶
著一種厭惡感:「我可不認為我們會是特例就是。」

  「說的也是……好了,預警系統我裝上去囉。」

  當雷達圓盤裝在尾端的下一秒,警報立即在兩人的腦海裡響起!

  「這個是……有好幾個中型目標,呃是和我們差不多的大小的個體群,看座標應該
是在外面,聚集在一起……」

  「……出去吧,也沒必要一直躲在這裡。」



  天空,好藍。藍到幾乎無法直視。

  這是小幸看到外面的第一個感想。

  只是,襯托藍色天空的,是一片無盡的斷垣殘壁。唯一可以辨識的,就是學校的中
央大樓等建築,雖然也遭到破壞,但還看得出原本的模樣。

  「感覺如何?」

  「感覺啊……和用雙腳走路沒什麼差別呢。」

  確實,雖然蠍子是用四對步足移動,但小幸並不會有步足互相絆倒的疑慮。四對步
足以特殊的節奏帶動軀體往前移動,完全不用擔心會絆到。

  「學姐,怪物的聚集處就在那裡……咦?」

  「怎麼會……」

  出現在兩人(?)眼前的,是一群大型蜘蛛,就是半年前襲擊兩人的大型怪物之一
,正在狩獵……或者該說是分食著戰利品。

  只是,那個所謂的「戰利品」,是人類。

  牠們,正在吃人。

  從尾端上的鏡頭可以看到,被吃的人已經只剩下上半身,而且還是女性。

  但是,一看到那張臉……

  沒有任何遲疑或疑惑的聲音……不,或許有吧,但也僅僅是零點幾秒鐘的時間。

  小幸的雙手磁軌砲一展開,隨著不亞於槍聲的射擊聲響起,立即就有兩三隻蜘蛛爆
頭倒地!

  準度高到嚇人!

  僅僅數秒鐘的時間,那一群的大型蜘蛛就全部遭到爆頭身亡。

  然後,小幸立即跑了過去!以人類的跑步速度來對比,現在的小幸利用四對步足,
跑步的速度超乎常理。

  「小惠!」

  「若宮學姐!」

  沒錯,被那些蜘蛛怪物分食的人就是若宮惠。

  若宮惠是學生會的書記,身形和小幸相比較為嬌小,留著一頭長及肩的頭髮。和小
幸算是從小學四年級一路到高中的閨密。即使後來因為小幸和春雪交往而看起來似乎
有點疏遠,但兩人的友情並未因此而出現變化。

  一跑到只剩下上半身,整個左手也消失無蹤的小惠身邊,小幸立即操控尾巴……只
見尾巴開始拉長,尾端出現宛如夾子的東西,伸了過去把小惠的身體夾起來,移動到
小幸面前。

  「學姐,這個……」

  「怎麼會這樣……」

  即使只是經過初步的掃描,就發現小惠的身體不只還有生命跡象,甚至於超過八成
都機械化……或者該說是「侵蝕」會比較恰當。

  身體斷面沒有流血,但並不是血液已經流乾,而是類似於止血效果,只是效果超乎
想像。

  而且兩人也發現到,小惠受傷的部分,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慢再生中!

  正當兩人準備做更進一步的掃描和解析時,小惠張開了雙眼……

  下一秒,小惠伸長了脖子……遠遠超過人類脖子的極限長度好幾倍,狠狠地咬住了
小幸的肩膀!

  她的咬合力,甚至突破了小幸身上鎧甲的防護,直接咬進了小幸的身體!

  「學姐!」

  「……咦?」小幸慢了一步才理解到現在的狀況。

  但,不會痛。

  小幸感覺得到的,除了有什麼被小惠「吸」走,還有就是有「什麼」從小惠進入了
自己的身體……

  小幸原本想要靠蠻力把小惠扯開,卻發現從尾端鏡頭的視角看到,小惠原本渾濁的
眼神,漸漸地變得清明。

  然後,小惠鬆開了下巴,脖子也縮了回去……

  「……公主?是……公主嗎?」

  這是小惠對小幸的暱稱。

  小幸本想回答,但下一秒小惠就垂下頭失去了意識。

  「抱歉,學姐,我……」

  「……不,你做得很好。現在就讓她發現到身體的狀況,實在無法保證她的精神會
不會出問題……」

  春雪在尾端裝上了注射針筒,把鎮定劑打進了小惠的脊髓中,讓她昏睡了過去。

  「雖然讓若宮學姐安靜了下來,但接下來……要怎麼辦?」

  「你這麼問我也……先查看看從小惠那邊流進身體內的是什麼吧。」

  「好,我看看……咦?這個結構……難道……」

  「怎麼了?」

  小幸才剛開口詢問,就看到從鋏形觸肢上射出兩個宛如鋼索的東西,刺進了不遠處
兩具大型蜘蛛的屍體中。

  「……果然是這樣嗎?」

  「這是……」

  看到檢查的結果,兩人都一副無法置信的樣子。

  從小惠流進小幸身體裡的,是一種病毒。

  只不過,已經被小幸的身體吸收了。

  但問題在於,這種病毒也存在於小幸和春雪「合而為一」後的身體內,也存在於那
些大型蜘蛛的體內。

  而且,即使大型蜘蛛都化為屍體了,病毒的活性也完全沒降低。甚至於還繼續侵蝕
著屍體……

  也就是說,如果那些屍體就這樣放著不處理,花不了多久時間就會「復活」,連缺
損的部分都能修到完美無缺。

  小惠的狀況應該也是如此……但即使肉體能「復活」,意識是否也能跟著醒來?還
是說,只是單純復活成為單純依靠本能行動的……喪屍呢?

  簡直就是病毒逼著宿主活下去一般。

  「學姐的傷口……也復原了。」

  確實,原本被咬穿的肩膀,現在看起來彷彿剛剛的攻擊是在開玩笑一般,一點傷痕
都沒有。

  「話說回來,被那樣子猛咬,我卻感受不到痛覺……春雪你那邊呢?」

  「只知道被咬了,但和學姐一樣,不會痛。」

  「也就是說,已經感覺不到『痛』了嗎?這樣可麻煩了……」

  「我想,只是單純沒到會痛的程度而已吧?」

  「那是要傷到什麼程度才會有痛覺啊……算了,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

  「那……若宮學姐的事情要怎麼辦?」

  「……就算殺了她,她也還是會被體內的病毒逼著復活,成為宛如喪屍一般的存在
吧。」

  「學姐……」

  彷彿可以看到小幸那像是壓抑自己即將滿溢而出的情感,一副強忍著的表情,春雪
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小幸。

  如果可以讓她解脫也就罷了。但讓她死了又會被病毒強迫復活,復活成喪屍後又得
面臨死亡……即使體內已經沒有被稱為「若宮惠」的靈魂存在,對小幸和春雪等人來
說又何嘗不是一種煎熬呢?

  ……慢著!

  在鎮定劑發揮效用前,若宮學姐曾一度恢復意識……

  那是在咬了學姐,吸了學姐的血……姑且這麼說吧……之後發生的。

  「學姐,我想……說不定有辦法……」

  「真巧,我也想到一個。」

  「……如果直接把我們身體的幹細胞打進若宮學姐的脊髓內……」

  「……說不定就可以讓小惠恢復意識。只是……」

  「說不定會變成和我們一樣的身體。」

  「但也說不定會變成任由我們操控的操線人偶……但,總比變成喪屍到處攻擊人、
或是變成那些巨大怪物的食糧來得好。」

  「說不定若宮學姐醒來後,會罵我們為何不讓她安息呢。」

  「能被她罵……我說不定還會比較高興呢……」

  「……是啊,說得也是。」

  「……你在哭嗎?春雪?」

  「不!沒什麼!事不宜遲,馬上開始吧!」

  幹細胞分為胚胎幹細胞和成體幹細胞。前者取自於胚胎,可以說是貨真價實的「全
能幹細胞」,但這對現在的小幸與春雪的身體是無法取得的,所以兩人能取得的就只
有發展性較有限的成體幹細胞。

  但即使是如此,兩人總覺得,以那個不明病毒的特性,即使是分化程度有限的成體
幹細胞,恐怕也有可能在病毒的影響之下,在發展性上達到「全能」的境界。

  對人類現有科技來說,處理幹細胞需要相當程度的時間。但對現在的小幸與春雪的
「身體」來說,卻只需要幾秒鐘的時間。

  把幹細胞藉由針筒注射進若宮惠的脊髓裡後,她的身體隨即產生了變化。

  好幾根粉紅的管狀物……可以稱之為觸手吧,從小惠的傷口……或者該說是切斷面
伸出,讓小幸和春雪都倒抽一口氣外,也鬆開了小惠的身體……

  因為那些觸手以外觀看來無法理解的力道,立在地面撐起了小惠的身體。

  但更多的觸手卻是直取那些被爆頭的蜘蛛怪物屍體裡。觸手一插進屍體裡,屍體就
以可見的速度迅速萎縮、乾枯,最後竟然就這樣消失在空氣裡。

  然而,觸手的目標不止那些怪物屍體,連地上的石頭都撿了起來,並且開始拼湊成
類似石牆的構造……

  當小幸和春雪向後退開時,數根觸手掃過了小幸的眼前。

  小幸順著觸手飛去的方向看去,那一瞬間……

  「住手!」

  小幸這一喊,觸手立即停止了動作,並隨即往後退去。

  而原因……

  「小拓?小千?你們怎麼會……?」

  春雪傻眼地看著出現在廢棄校舍邊的兩人。

  黛拓武和倉嶋千百合是春雪的青梅竹馬,三人的家族從出生就是住在同一棟大樓裡
。從小學、中學到高中都是讀同一間學校,彼此情感好得很。

  但即使如此,兩人還是沒察覺到春雪從國中到高中都一直處於被霸凌的事情。無非
是春雪一直想辦法瞞著兩人,怕兩人知道後反而跟著一起遭殃。

  這時的兩人,是拓武背著千百合,全身幾乎是重創到當場死亡也不會有疑問地,靠
著斑駁的牆壁坐在地上。

  很顯然,兩人是在小幸與春雪來到地上後才到來的……

  但,他們卻沒察覺到剛剛的狀況。

  「是……小春嗎?」原本垂著頭的拓武緩緩抬起頭來,兩眼卻不帶一絲光輝:「終
於……找到你了……這半年來一直在找……」

  半年?

  「你們怎麼會傷得這麼重……?而且小千……?」

  千百合頭靠在拓武肩膀上,怎麼看都是已經失去了意識。

  (沒注意到嗎?)這時小幸的聲音直接傳進春雪腦裡:(黛同學他……從剛剛就沒
開口說話。連他自己都沒注意到,自己是直接用意識和我們交談。)

  (這麼說來……小拓也沒發現我和學姐的身體已經……)

  (恐怕不止無法說話,連看都看不到了。)

  從小幸的口中察覺到拓武和千百合的身體狀況十分危險,春雪連說起話來都在顫抖
:「你們……怎麼跑來這邊?」

  「我們……是為了追衝出研究所的若宮學姐,一起跑出去的……」

  咦?

  研究所?

  難道……

  「若宮學姐一直認定副會長……會回到學校……所以……想盡辦法要離開研究所…
…」

  『那個……我和小拓本來追上了若宮學姐……但被那些怪物給沖散了……」

  「小千?還醒著嗎?」

  『……嗯,只是……好累……』

  和拓武一樣,千百合的聲音也是直接在春雪和小幸腦海裡響起,而且比拓武的聲音
還要微弱。

  「我……背著受了傷的小千,一邊躲過怪物一邊往學校前進……」

  小幸和春雪一句話都沒說。

  原因不只是出自拓武和千百合的話語,也包含兩人現在的身體狀況。

  已經不是瀕死可以解釋的狀況了。

  兩人的身體結構已經超過七成都被機械化,甚至有一部份已經相連。即使千百合的
心臟已經是實質上的停止跳動了,還是可以因此得到從拓武那邊的血液支援。

  千百合的右手和右腳小腿已經消失,但斷面處卻是一滴血也沒流。就和小惠的狀況
一樣,都被莫名其妙的恢復能力止血了不說,就是從這裡延伸出的、像是血管又像是
電線組織的東西與拓武的身體相連。

  但拓武和千百合看來是完全察覺不到……恐怕連痛楚也感覺不到了。

  即使如此,他們還是拖著這樣的殘破身軀來到這裡……

  「……聽得到我的聲音嗎?」

  「……副會長嗎?原來妳和小春在一起啊……」

  「你們……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嗎?」

  「大概……知道吧。研究所裡那些和我們一樣感染病毒而被收容的人,不是最後變
成了沒有意識的喪屍,不然就是身體產生非人的變化後整個失控……」

  「怎麼會……」

  雖然大致猜得到自己現在的身體也是因為病毒的緣故,但實際聽到時春雪還是嚇了
一跳。

  「一旦變成那樣子,除非用及高溫的火焰焚燒,不然不管怎麼做,身體都會再生…
…所長說過,我們是因為曾經注射過『疫苗』,所以才能一直維持原本人類的姿態。
只是現在……看來也到了極限了。」

  「小拓……小千……」

  「你們……」

  「可以……拜託你們一件事嗎?讓我和小千……就在這裡……」

  永遠地安眠,好嗎?

  最後的那句話並沒有說出口,但不用說出口,小幸和春雪也猜得到。

  但……

  「你怎麼……可以這樣……我們……不是朋友嗎?」即使是在內心裡,春雪還是哭
了出來:「對朋友做這種事情……我……做不到啊……這樣的……」

  即使我現在已經不是人類,但這種事情我還是做不出來啊!

  春雪在內心裡大吼著。

  「你們……願意把你們的命交給我嗎?」

  是小幸的聲音。

  但出乎春雪意料之外的,是這句問話聽不出一絲的情感。

  彷彿把所有的情感都扼殺掉,才有辦法問那句話一般。

  「……拜託妳了,副會長。」

  「……抱歉。」

  尾巴延展開來,尾端伸出針筒,把幹細胞直接注射進拓武的心臟裡。

  「……謝謝……」

  似乎是感受到意識的遠去,拓武露出了欣慰的微笑後,就低下了頭,整個人連同背
後的千百合一起倒在地上。

  和若宮惠相比,拓武和千百合的「變化」就慢了一些,但也僅僅是過了一兩分鐘後
,粉紅的纖細觸手就從兩人的傷口裡冒出,肆無忌憚地吞食著周遭的事物。

  但,小幸和春雪一點事情都沒有。

  觸手彷彿可以察覺到小幸和春雪的存在,選擇直接繞過……

  只是,蜘蛛怪物屍體的數量畢竟有限,若宮惠和拓武與千百合的觸手彷彿為了搶食
一般,開始短兵相接……

  不過,小幸只是眼神一瞪,兩邊的觸手馬上就縮了回去。

  也是在這時候,兩人才發現到,若宮惠的身體被石頭組成的石繭,給包覆了起來。
石殼上甚至還有無數的洞穴,供觸手進出。

  「學姐!」

  「這是……」

  而拓武與千百合的身體,也在這時候開始從傷口裡噴出無數的白絲,將他們的身體
包覆住。而且體積還越來越大,讓小幸與春雪不得不拉開距離到十幾公尺之遠。

  拓武和千百合的觸手似乎是從白絲包覆成的「繭」的縫隙裡出入的樣子。

  蜘蛛怪物的屍體被「吃」的一乾二淨後,兩個「繭」的觸手就縮了回去,彷彿從未
出現過一般。

  然後,就是沉寂。

  「那個……」

  「嗯?」

  「……謝謝。」

  「為什麼要道謝?我不認為這是值得道謝的事情。」

  「學姐……為什麼要這麼說?」

  「說不定……是我硬要逼著他們繼續活下去,明明他們想要的是……」

  「不!我不認為小拓和小千是真心想要以死解脫。只是他們認為自己已經別無選擇
……」

  「選擇……嗎?我們……真的有所謂『選擇』的機會嗎?」

  「這個……」

  「現在說這些都無濟於事了。我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在這邊等他們醒過來…
…不過,半年啊……」

  「是啊,沒想到我們會『睡』這麼久……嗯?」

  「喔?」

  春雪才剛重啟預警系統(因為安裝位置和注射針筒衝到),預警系統立即發出了警
報。

  從三個方向,各有數量不少的大型怪物往小幸等人的所在地移動。

  「看來可以發洩一下了。準備好了嗎?春雪?」

  「我是沒問題啦……或者該說,我不知道能不能幫上忙說……」

  隨著怪物群進入視線中,兩人就發現除了蜘蛛型,還有螃蟹與寄居蟹、甚至還有蜈
蚣型怪物的存在。

  但,兩人才剛準備好要大開殺戒時……

  從兩個「繭」裡伸出無數的觸手,對迎面而來的怪物群開始大屠殺!

  看起來凶猛異常的怪物群遇上看似纖細的觸手,竟然宛如紙張一般地被撕裂開來。

  一時間,整個場地宛如屠宰場一般。

  「……看來我們在這半年的沉睡時間裡,之所以能平安無事,就是因為這些觸手吧
?」

  「不只可以清理敵人,還能補充『進化』時消耗的能量……這下子我們大概沒事情
作了。」

  「進化……是嗎?」

  聽到小幸說出「進化」這名詞,春雪有種十分微妙的感覺。

  「進化所需要的,是毀滅過去之物……原本我以為這只是形式上的,但現在看起來
,說不定我們正位於『毀滅過去與否』的十字路口呢。不管選擇那一樣,都不見得能
到達我們想到達的終點。但即使如此……」

  啊,學姐喜歡長篇大論的老毛病又犯了。

  春雪不禁露出苦笑。

  「老實說,我聽不懂。」

  「哈哈……沒關係啦,我也得思索一下我們的未來……」

  「我……我會一直待在學姐的身邊!所以……」

  「笨蛋,我們的身體都已經一體化了,就不需要再強調了。以後也請多多指教了
,春雪。」

  「啊……是!學姐!」

  在宛如大屠殺的現場,小幸和春雪卻宛如置身事外一般,靜靜地佇立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683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加速世界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col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 後一篇: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happy545你好
歡迎來看看喔~~(希望你會喜歡> <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9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