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lord if)31

作者:路過的魔王│OVERLORD│2021-10-11 18:04:44│巴幣:104│人氣:61
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lord if)31



在經歷了四天在文件堆中的求生後,回到個人辦公室的安茲,深深地靠在椅背上。

「真是……少了雅兒貝德,整個辦公室就亂成一團……」

「哈哈……這表示大家其實都很依賴她吧。」

回答的是跟著進來休息的詩音。

「抱歉臨時要妳來幫忙。」

「沒關係啦,反正現在事情也不多。」

此時的詩音還戴著黑框眼鏡,看起來就像是圖書館會出現的文學少女。

在帝國的冒險者勸誘計畫……或者該說已經改成了招募計畫才剛進行第一步,相關的
教育設施光是建設就相當花時間。即使靠低階不死者日夜趕工,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
建好的。

目前詩音和西莉卡的工作,是負責訓練還留在耶・蘭提爾的冒險者們。

由於詩音在 YGGDRASIL 裡,也是擔任新加入的公會成員的教育人員,所以套用她自
己說的話來說明,就是「得心應手」。

「雖然也很想讓西莉卡用她養的魔寵來幫忙訓練……」

「還是不要吧……沒記錯的話,她的魔寵等級最低都50起跳……」

對安茲的建議,詩音苦笑著回絕。

畢竟原住民要復活條件可以說很嚴苛,為免鬧出人命還是算了。

「不過,文件整理的部分也總算是暫時告一段落了。妳沒來幫忙的話,還不知道要搞
到啥時候。」

「好說。」詩音坐在沙發上,悠閒地喝著女僕遞過來的紅茶。

「呼……唉呀你們先回來了啊。」

這時房門打了開來:是使用伊米娜身體的黑洛黑洛。

「我們這邊的工作先處理結束,就先回來休息了。」

「這樣啊……」黑洛黑洛也是一屁股坐在詩音對面的沙發上:「那,就趁現在討論一
下今後準備要做的事情吧。」

「我話先說在前面。你可別為了『實驗』綁架原住民女性當你的『身體』喔。」

「拜託,我再怎樣都不會幹這種會危及魔導國聲望的事情好嗎?」黑洛黑洛聽到詩音
的話,一臉苦笑:「頂多就是『撿屍』……而且,強度不足的身體對我來說反而會造
成困擾。」

「……其他玩家?」

「這更是不可能。」

姑且不論玩家在這個世界是否也會因為復活魔法而有某種程度的不死性,光是意識會
不會因為「寄生」而反被侵蝕,就讓黑洛黑洛說啥都不會對其他玩家下手。

「……罷了,只要你別對那些冒險者下手就好。」

「不會啦。」

大概是之前就已經解釋過那次工作者侵入大墳墓的事件始末(當然刻意主導這點沒提
),詩音對此倒也沒說什麼。只是,言語間還是對黑洛黑洛的「實驗」有些許微詞。

這讓黑洛黑洛有點哭笑不得。

「詩音,妳對這個異世界的『盧恩文字』瞭解多少?」

安茲見狀,連忙轉移話題。

「盧恩文字……嗎?」詩音思考了一下後,說道:「這裡的盧恩文字,也是矮人國度
的專利。記得莉茲貝特的住處就在矮人國度的國境附近,只不過是在地上。」

「嗯……矮人國度果然是建造在地底下嗎?她和矮人國度有交流嗎?」

「應該是有。她曾提到過關於矮人的一些事情,包含兩百年前的『魔神戰爭』導致矮
人國度首都的遷移、以及矮人國王帶著秘寶逃走、和一百年前盧恩武器停止輸出到人
類社會的事情。」

「這部分我也有聽帝國的某個熟人說過。因為如此,盧恩武器成了人類社會裡珍稀的
收藏用武器。」

「不過,YGGDRASIL可沒有『盧恩工匠』這個職業喔。」

「莉茲也有提過,她認識的一位矮人玩家在來到這個世界後,也沒辦法製作
YGGDRASIL 的盧恩武防或道具了。」

「果然如此……嗎?」

如果這是這個世界特有的職業的話,只要兩個世界的技術有融合的可能性,就必須得
仔細地調查調查。

但,問題是……

「……要派誰去呢?」

安茲這句話其實比較像是低聲的呢喃,不過還是吸引了詩音和黑洛黑洛的注意力。

「……確實啦,直接去一趟矮人國度是最穩的。」

「不過這麼一來,派誰過去反而會變成最艱難的決定。」

「呃……」

不應該有的心臟傳來虛幻的痛楚。

安茲也很明白,玩家以下的守護者們,先別提戰力,光是對人類懷有敵意這點,就不
用期待他們能和矮人國度有所交流……直接讓他們把矮人國度毀掉後進行搜刮還比較
輕鬆。

勉強能期待的雅兒貝德和迪米烏哥斯,目前也都不在國內。

……不對,如果他們兩人在的話,就不存在讓安茲自己或讓黑洛黑洛去的選項了。

畢竟,對於未知事物的魔法對應能力,安茲非常確信現階段,在這納薩力克地下大墳
墓內沒有人能出其左右。

但,一旦讓他們兩人或之一來決定,在他們眼中,讓統治者自己去外面冒險犯難是萬
萬不可的。

「……不管怎麼想,目前唯一有能力去和矮人國交涉的,也只有安茲而已。」黑洛黑
洛說道:「畢竟就口才來說,只有安茲有辦法。」

「我怎麼總覺得黑洛黑洛你只是不想攬麻煩事上身而已。」

「真是失禮呢……安茲你應該也很清楚就社交方面來說,我這個只龜辦公室的,根本
比不上身為業務常常跑外面的你吧?」

「呃……你這話說得太有道理,我竟然無法反駁……」

「哈哈……話說回來,以一個剛建立的國家來說,國王親身去他國進行交涉,似乎也
是在暗示自己的國家沒有可用的人才……這樣好嗎?」

「問題是,這也是事實啊。」

「呃……去除玩家和守護者的話,確實是呢。」

「不過,這應該也可以解釋為,魔導國對矮人國度最大的誠意吧。」安茲認真地說道
:「畢竟前幾天才在帝國的冒險者們宣傳了探求未知的話,而讓我以身作則帶頭前往
,不也能起到很好的宣傳效果嗎?」

聽到安茲這麼說,詩音和黑洛黑洛同時露出「原來還可以這樣解釋」的表情。

「……派潘朵拉・亞克特去不行嗎?他不是可以化成你的模樣?」

「這個……他現在是負責大墳墓……」

「最好不要。」黑洛黑洛先安茲一步,說道:「安茲好不容易有出去透口氣的機會,
妳這樣做只會讓他得繼續悶在房間裡處理公務……」

「黑洛黑洛,不用說這麼明白吧?」

聽到黑洛黑洛把自己的內心話都說出來,安茲真的是冷汗直流……雖然沒人看得到。

「總而言之,這次我又得當留守人員了。雖然我是不介意啦……」

「我還以為你會麻煩詩音陪我一起過去呢。」

「不,比起找我,莉茲還比較稱職。」

這倒是。

「說到這個……順便討論一下要帶誰去吧。」

「莉茲的話,等你們確定好時間和路線,我是可以和她聯絡。但她肯不肯帶路我就不
知道了。」

「謝謝。這樣就行了,詩音。」

「這樣的話……雅兒貝德正擔任王國使節團大使,不可能找她過來。至於迪米烏哥斯
的狀況也差不多……」

「因為正在聖王國擔任進攻總指揮吧?」

「是啊……啊……」

黑洛黑洛話說出口才發現,剛剛的問題是詩音提出的。

安茲訝異地看著黑洛黑洛。

詩音反倒是鎮靜地喝了一口茶後,說道:「唉……我早就知道了。光是『在這異世界
創造出的新守護者』這點,你們認為能唬得過其他玩家嗎?」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

因為當時安茲和黑洛黑洛還無暇顧及這區域周遭認識或不認識的玩家,所以這句話基
本上是用來唬包含蒼薔薇在內的原住民人類的。

這裡不是 YGGDRASIL,即使有受到其系統的侵蝕,也不可能在大墳墓……或者說是在
公會基地內「憑空」創造新的守護者。

「又是烏魯貝特吧?他這樣搞也不是第一次就是了。」

「畢竟……守護者的命令權限,身為迪米烏哥斯的創造主烏魯貝特是高於身為統治者
的我的。」

「唉……算了。我對聖王國也沒有什麼好印象,也沒有想當正義使者的打算。就算烏
魯貝特真的想把聖王國毀滅,我自己是沒有阻止他的打算就是了。」

雖然烏魯貝特也說了黑鍋讓他背也沒差……不過,詩音的反應怎麼跟預想的差這麼多
?安茲有點傻眼地看著詩音。

「等你們活了像我們這麼久後,你就會體會到,所謂的正義只是一種自我滿足而已。

「……似乎是很沉重的發言呢。」

黑洛黑洛也不是不能明白詩音的發言。

不管哪個世界,比起純粹的正義或邪惡,更多的是單純立場上的差異造成的對立。

但,這麼說的話,恐怕龍我夫婦一開始就知道這是謊話。那又為何……?

「……現在不是提這會讓人不高興的事情的時候。」當黑洛黑洛察覺到龍我的某種思
緒時,安茲硬把話題拉回來:「總而言之,即使去除雅兒貝德和迪米烏哥斯,科塞特
斯也是處於和他們類似的立場,不能隨意傳喚。」

「目前大森林的管理都交給他負責,以他的個性來說大概已經忙翻了吧。更不用說大
森林的探索隊也是交給他負責,連安特瑪都特地派過去幫忙了。」

「昨天的調查報告你應該也看了吧?」

「嗯。沒想到大森林之下竟然有大空洞……上次亞烏拉發現的洞窟應該是入口之一,
只是現在被地下水淹沒了。」

「很想探索,不過現在分身乏術。」

「說到亞烏拉……」詩音說道:「矮人也算是人類種族,讓亞烏拉和馬雷、或者兩人
之一陪同,應該是不錯的選擇吧?」

「喔,這著眼點不錯。」

「既然如此,那我把夏提雅也一起找去吧。」

「夏提雅?她不是和雅兒貝德一起在王國……?」

「她能開傳送門,等她在王國想做的事情做完後,隨時可以招她過來。」安茲提出找
夏提雅的理由:「而且……就我個人而言,也有想要讓夏提雅跟著的理由。」

「這樣啊……」

「我只是提供意見而已,決定權還是在你,安茲。」

「那樣的話……」

安茲才想要繼續深入討論,腦海裡響起了「訊息」。

「嗯?安特瑪嗎?怎麼了?……喔,又是報告的時間嗎?喔?這樣啊……那麼,一個
小時後在中央大廳吧……好。」

利用烏魯貝特給的魔法技術,整個府邸只有一個地方設置了傳送陣,並讓不死者護衛
進行監控。除此以外所有的傳送魔法都無法使用,連傳送門都不例外。

之前幾次的報告都是讓科塞特斯自己或是安特瑪前來報告,這次讓蜥蜴人派出代表來
進行報告還是第一次。

「唉呀呀,時間還真不湊巧。」

「是啊……抱歉了,這件事情就暫時先擱著吧,畢竟不是馬上就要出發,還是有時間
可以緩衝一下的。」

說是這麼說,安茲自己其實也很想盡快決定去矮人國度的人選、以及相關的細節。

但,也不能因此而忽略日常要處理的事務。

即使對安茲來說,報告還是文件啥的,到現在也還是看不出什麼名堂。通常也只是瞄
了一眼,並用一句「做得好」給打發過去而已。

因為這個緣故,雖然他很想說「不用再這麼做了也行」,但向上司報告是正確的態度
,在上司承擔起責任時也是很重要的。

所以安茲沒有特地向黑洛黑洛討論類似的事情。

「加油啊。」

詩音一副不關己事的樣子。

「謝謝。那麼……」安茲站了起來,朝今日「安茲班」的女僕說道:「服裝的選擇就
交給妳了。蜥蜴人是作為科賽特斯的使者而來的,去挑選出不至於丟臉的打扮吧。」

「是,遵命!」

從她的眼中能夠看到熊熊燃起的大火。

果然她也是這樣嗎?

安茲雖然心中這麼想但並沒有說出來。這不是對自己的品味沒有自信的男人該說的話


安茲和女僕離開後,黑洛黑洛看著似乎有什麼話要說卻一直沒開口的詩音:「我知道
妳想說什麼啦。像我和安茲這樣的『窮人』,有衣服穿就不錯了,哪有閒情逸致培養
品味啊。」

「唉呀,我可什麼話都沒說喔。」帶著別有意味的笑容起身的詩音,也準備離開辦公
室:「那我就先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了,有需要幫忙再找我吧。」

「謝謝。」

目送詩音離開後,黑洛黑洛的「女僕班」女僕也進入房內,靜靜地站在黑洛黑洛背後

而黑洛黑洛,則是往後躺,閉上眼睛讓身體陷在沙發裡,完全放鬆。

然後……腹部出現紫色的魔法陣,黑洛黑洛的本體……黑色黏體以球體的姿態從魔法
陣裡迸出,落在前方的矮桌上。

雖然不是怕「寄生」的時間太久而導致無法分離,但黑洛黑洛還是會一定時間後出來
透透氣。

恢復成黑色黏體的黑洛黑洛,即使不需要這麼做還是伸了個懶腰,活動活動筋骨。

這時,今日的「女僕班」丹克莉曼帶著感嘆的語氣說道:「突然有點羨慕伊米娜了…
…能和尊貴的黑洛黑洛大人合而為一……」

「噗……妳這樣說怎麼感覺怪怪的。」

黑洛黑洛差點沒把喝下去的茶噴出來。

「我們是由無上至尊們所創造的出來的存在,都只是為了無上至尊們而存在的。」丹
克莉曼認真地說道:「所以黑洛黑洛大人願意支使、甚至使用我們的身體,正是我們
最大的喜悅。」

「妳這麼認真回答,我反而會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不過,感謝妳們的忠誠這點倒
是真的。」黑洛黑洛一臉苦笑……雖然外表上看不出來:「但,身為妳們的創造者,
如果命令妳們做出不應該做的事情,包含要妳們為我犧牲這點,對我來說是不允許的
。」

「黑洛黑洛大人如此看重我們這些部屬,千言萬語都無法表達感謝之意。」

「回題……之所以會不使用妳們的身體,一來是等級問題,二來也不希望因此導致妳
們的意識因此被剝奪,即使妳們無條件接受,我個人也無法接受。」黑洛黑洛認真而
嚴肅地說道:「最大的重點還是,我想藉此理解『武技』在這個世界的『設定』。所
以我才會只採用原住民的身體。會只採用女性的原因……畢竟男性沒子宮可以躲。」

最後一句話聽起來很像開玩笑,但卻也是事實。

「既然是黑洛黑洛大人的意思,身為部屬的我們也不會有任何異議。」

「嗯,儘管做好妳們的分內工作就可以了……嗯?訊息?」黑洛黑洛還要說些什麼,
就被突然的訊息給打斷:「雅兒貝德?怎麼了?……這樣啊,因為安茲正在忙才找我
啊……他現在正準備聽取來自蜥蜴人部落的定時報告,只是這次會由蜥蜴人方派代表
進行報告這樣。……喔,對喔,夏提雅就算了,妳也沒特別去學習這異世界的文字…
…那這樣,我讓愛雪過去幫妳們,畢竟她是原住民……卡普琳革也一起過去好了。不
知道是不是因為她是在這個異世界醒來,這異世界的文字她可是無師自通呢。好,一
小時後就會過去支援妳們,就這樣。」

「需要屬下去通知兩人嗎?」丹克莉曼自告奮勇。

「不,我也順便看一下其他地方的工作狀況好了,當作是散步。」語畢,黑洛黑洛又
鑽回到伊米娜體內。

現在的伊米娜和愛雪不同,實質上已經不存在任何的自我意識。之前和愛雪出任務時
的樣子,只是藉由統合身體殘存的意識殘渣與記憶所構成的假人格。

所以黑洛黑洛才能一直使用伊米娜的肉體。

「是,黑洛黑洛大人。」

丹克莉曼乖乖地跟在黑洛黑洛背後,也跟著離開了安茲的個人辦公室。


月光下,妮娜獨自一人站在城市某處的城牆塔屋頂上,沉思著。

腦海內,依然迴盪著四天前在帝國發生的事情。

為了讓提倡對付魔導國的「大聯盟」成立的帝國給個警惕,安茲大人命令妮娜誅殺預
定會從隱道離開的教國密使。

只不過,除了密使以外,連帝國的精鋼級冒險者「銀絲鳥」與神殿勢力的人都出現了

畢竟,妮娜自認把從克萊門汀身上學到的「氣息隱藏」發揮到極限,因此不需考慮到
是因為自己被發現了才導致這樣的狀況。

而且,現在的妮娜不是人類,而是擁有超越人類戰鬥力的天使。

沒有戰鬥力的教國密使自不待言,就連身為精鋼級冒險者的「銀絲鳥」也抵擋不住妮
娜手上那把白色的巨大鐮刀,成為不需要呼吸的屍體。

然而,就在妮娜準備對付神殿勢力時,意料之外的人物登場了。

在妮娜還是人類時,就曾經聽過關於神殿勢力裡「聖女」的傳聞。

除了是個身材姣好,穿著白色法袍的金髮美女外,還是個技術高超的回復系魔法高手
。除此之外就連聖屬性的魔法也很拿手……

然而,實際交手後妮娜才發現,她的實力根本已經超過「精鋼級」的等級了。

……不,妮娜可以確定,面前這位叫做「米瑟莉」的神官,其實力直逼她所侍奉的魔
導王安茲陛下。

換言之,是「玩家」!

「雖然我覺得不太可能,不過妳要是遇上其他『玩家』,一定要第一時間用『訊息』
通知我!以妳現在的實力,別說打贏,就連『戰鬥』恐怕都很難成立。瞭解了嗎?」

妮娜很明白,對方並沒有使出全力。但僅僅只是交手,就讓妮娜倍感吃力。

很清楚現在不是逞強的時候,妮娜先是拉開和對方的距離,然後打開了「訊息」通知
安茲。

幸好,對方似乎也打開了「訊息」,讓妮娜有喘息的機會。

然後……

「原來如此,還真的有人利用BUG轉生成了異種族啊。」

突然出現的紅髮女子帶著銳利的眼神這麼說道。

「就這樣放過她好嗎?」

「沒什麼不好的。以斯連教國的教義,一旦『大聯盟』真的成立,倒楣的不會只有魔
導國而已。」

「我想也是。」

「高層那邊可以交給妳嗎?」

「我盡量。」

「那麼,」紅髮的女子轉頭看著妮娜:「妳呢?」

「……魔導王陛下已經命令我停手了。只要妳們不追擊的話,我也準備就此撤離。」

「我們可還得把被妳殺死的人復活呢。」

「……我會向魔導王陛下稟告的。」

事後,妮娜把事情經過在辦公室稟報給安茲後,安茲點了點頭,表示妮娜並不用擔心
接下來的事情,並讓她明天放一天假好好休息。

「可是,他們復活之後……」

「不管他們是死是活,只要身為魔導國的魔導王的我所表達的訊息,能傳達到教國就
算成功了。」

原來如此。

然而,除了關於精鋼級冒險者「銀絲鳥」不知為何離開帝國跑去都市國家聯盟的消息
外,神殿勢力、甚至教國那邊卻是依然處於沉默狀態。

……不過,妮娜在意的並不是這個。

剛轉生為天使時還沒特別察覺到,但經由那天的誅殺任務後,妮娜才發現到,自己身
為人的情感,似乎出現了缺損。

原本還是人類的冒險者時,即使殺了那些惡劣的工作者或脫離公會控制為非作歹的冒
險者,內心還是會感受到痛楚與悲哀,甚至於產生某種程度的抗拒心理。

但現在……即使殺人的手感還在,但妮娜的內心裡卻是平靜無波,唯一有感覺的,就
是未能完成任務的些許懊悔感。

「即使都已經轉生成非人的存在了,內心還是認為自己是人類嗎?我到底……」

「所謂的『現實』,就是會有可以接受與無法接受的部分。妳只是發現了下意識不想
面對的『另一個自己』而已。」

「詩音小姐?」

詩音的聲音從屋頂下方的瞭望空間傳來。

「就我個人的經驗來說,妳其實不需要特別在意什麼,只要對自己誠實就可以了……
雖然我也是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理解到這點。」

「其實也不是在意什麼,只是……我竟然可以這麼毫無想法地殺人,現在回想起來…
…那個時候的『我』真的是我嗎?」

「嗯……真要說的話,每一個人都有不為人所知,甚至連自己都不知道的那一面存在
。我……不,應該說所有的『玩家』的第一次殺人應該都是在這個異世界吧。畢竟在
『世界樹時代』,玩家怎麼被殺都能幾乎無條件復活,對『殺人』的感受就淡了很多
。雖然說我並不算是就是了……」

「咦?」

「沒事……陳年往事了。從人類轉換乘其他種族時,思想上多多少少會產生各種差異
。例如對人類的親切感消失、甚至厭惡……即使是被分類為人類種族的貓妖還是精靈
族,對人類的情感也比不上人類自身。」

「這個……我倒是沒特別去注意……」

「不對,妳只是沒自覺而已。而且,既然已經成為非人的存在,繼續偽裝自己還是人
類,在被人類背叛時,失落感只會更大而已。」

雖然沒看到詩音的表情,但妮娜總覺得詩音此時的表情,是那種帶著失落感的苦笑。

或許是曾有過類似的經驗吧。畢竟,詩音已經在這個世界存活了百年以上……

「現在的妳是安茲的直屬部下,以我的立場也沒辦法多說什麼。不過既然妳決定效忠
安茲的話,就我個人的經驗而言,我是建議別想得太深入就是了。面對既有的現實,
熟悉現在擁有的一切才是重點吧。」

丟下這句話,腳步聲漸遠。

「人類……嗎?我……在內心的某處,還是認為現在的自己是人類嗎?」

看著自己的雙手,妮娜眼神中的疑惑久久不散。


「沒想到被搶先一步了啊。」

「讓你去的話,只怕是事倍功半。」

「不用這麼傷人吧?好歹我是業務出身……」

「我不是指這個。別忘了你現在的身份和種族。」

「……原來如此。」

「還有,天使族在YGGDRASIL的設定,應該也對她產生了些許影響。」

「這麼說來,我為了解救卡恩村而殺害那些假扮成帝國士兵的教國士兵時,也真的是
什麼感覺、甚至想法都沒有。對了……或許,她姐姐應該也有類似的狀況。」

「既然把對方當成自己的部屬,除了別虧待人家外,也要稍微注意一下心理層面的變
化吧?」

「也是呢……既然要負起責任了,可不能半途而廢呢。唉呀,有前輩在果然可以少走
幾步路,這句話真的沒錯。」

「我只是不希望你把統治這個都市的工作給搞砸而已。」

「我也不希望啊。」

「……準備什麼時候啟程?」

「嗯……預定明天吧。還得看蜥蜴人村落那邊能提供協助到什麼程度。畢竟距離那位
蜥蜴人……任倍爾是吧……到矮人國度修行後再回來也已經過了好幾年了,得等面對
面聊過後才知道實際狀況如何。」

「那好,出發前別忘了通知我,我好通知莉茲。」

「感謝。」



「夏提雅,妳幹嘛全副武裝啊?」

次日早上,當黑洛黑洛以原本漆黑黏體的姿態,和今日女僕班「歐貝蘭德」一同來到
魔導國安茲的辦公室時,看到夏提雅時的第一句話。

又不是要去毀滅什麼……

除了安茲和他的女僕班「芙絲」外,亞烏拉也在房內。

「還不都是夏提雅太心急了……」亞烏拉一臉無奈地看著一旁的夏提雅。

「啊嗚啊嗚……」

大概是被罵過了,夏提雅一臉慚愧的表情。

「嘛……這件事我已經解釋過了,就別再責備夏提雅了,黑洛黑洛。」

安茲連忙打圓場。

「也沒有責備啦,只是有點疑惑而已。」

畢竟又不是馬上就要出發,只是單純的討論出發前的準備事項……

「好了,繼續討論吧。」安茲把討論主題給拉回來:「那麼來考慮關於隨員的事吧。
你覺得帶些什麼人去比較好呢?」

「安茲大人,能允許我發言嗎?」

雖然從想像中不同的地方傳來的聲音讓安茲稍微有些驚訝,不過他還是以冷靜的態度
向歐貝蘭德望去。

「怎麼了?有什麼事嗎?」

「是。安茲大人前往矮人國度的隊伍中,將我等中的幾名女僕作為侍女一同帶去如何
?自古以來,上位者都會帶著幾名隨從來照料身邊瑣事。我認為在安茲大人前往矮人
的國家時,若是連侍女都沒帶的話有可能會讓對方小看。」

「原來如此……的確有道理呢。」

「雖然有道理……但就我看來,畢竟是前往未知之地,要帶著妳們這些戰鬥力為零的
女僕一起過去,身為妳們的創作者之一的我沒辦法跟著一起去,待在這裡可沒辦法安
心啊。」

「對於有危險性這一點,我等早已做好了覺悟!」

「為了我而竭誠盡忠,妳……妳們的這份態度讓我很是高興。所以要是到了矮人國度
後確認是安全的話,一有需要就會用傳送把妳們叫來。在那之前……」說到這裡,安
茲面向夏提雅:「夏提雅,可以讓妳旗下的吸血鬼新娘同行嗎?」

「您根本無須詢問。納薩力克所有的守護者都是您的部下,您只需下令即可。」

「這樣啊……」

「所以,可以接受嗎?歐貝蘭德?」

「……是。」

歐貝蘭德的回應聲帶著些許的無法認同,但畢竟身為大墳墓女僕的一員,即使心裡無
法認同,也只能接受身為無上至尊的兩人的命令。

不過黑洛黑洛和安茲都認為,雖然希望她能不是因為安茲的命令,而是打從心底感到
認同,不過這大概很難吧。

既然已經沒有什麼要說服她的話,而且不管她說什麼也不打算改變主意。安茲於是把
視線從歐貝蘭德身上移開。

LV1 的 NPC 復活費用相當低廉,但問題並不是錢,安茲也沒摳到連這點錢都不想付

即使是心情上的問題,但不會有人會帶朋友的小孩到覺得很危險的地方去。

「那麼夏提雅,讓吸血鬼新娘們……我想想,讓六個人同行吧。其他的隨從就大概找
三十騎吧。其中五隻就用我最近召喚的、叫作半藏的怪物吧。」

「YGGDRASIL的玩家小隊最大人數啊……」

「呵,畢竟習慣了……在這個異世界應該也沒有這個限制了。對了黑洛黑洛,在她們
兩人聚集成員的同時向科塞特斯取得聯絡,就說我會過去提出探索相關的計畫並要求
協助。」安茲把視線從黑洛黑洛身上轉向夏提雅二人:「妳們兩人在成員集合好後就
用夏提雅的傳送門到蜥蜴人的村子裡來。在那之後,就進行北上探索矮人國度的計劃
。沒問題吧,黑洛黑洛?」

「擇日……不如撞日嗎?本來我還想說還要經過幾天的計畫說……好吧,這段時間魔
導國內的事務就交給我代為處理吧。」

「麻煩你了,黑洛黑洛。」

「沒關係啦。那我順便也通知一下詩音,讓她去通知莉茲吧。」

「謝謝。」

「那麼……」安茲再度把視線轉向夏提雅兩人:「那麼關於隨從,妳們有什麼提案嗎
?」

「我的魔獸的話……」

「將妾身的不死者們……」

兩個人同時發出聲音,互相以視線對抗。還以為會這樣吵起來,但是先移開視線的是
夏提雅。

「請吧。」

「……怎麼了?沒吃什麼奇怪的東西吧?」

「因為被命令說這次把妳當成上司來服從啦。」

「……總感覺好噁心。」

「呃……」

夏提雅的眉頭稍微抽動,但她什麼也沒說。

「那樣的話,妳那裡的二十五具不死者乘坐在我的魔獸上怎樣?」

「妾身是沒有異議,但……」夏提雅看向安茲:「那樣就會變得比安茲大人所說的數
量還多了,真的可以嗎?」

「無妨。」

畢竟這異世界沒有類似的限制,安茲沒必要多此一舉。

「那就這麼做吧。」因為兩人之間似乎已經達成共識,所以安茲就繼續說了下去:「
接下來就各自開始行動吧。兩個小時後選出成員並做好準備。要朝著出去後就暫時回
不來的情況來進行準備,不要想著只要用傳送魔法就能回到納薩力克,尤其是生者的
亞烏拉要格外注意。那麼就解散吧,我和黑洛黑洛有很多必須要先說一下的事。」

「遵命!」

「是!」

目送兩人出去後,黑洛黑洛才開口:「夏提雅是不是有點興奮過度了啊?」

「大概是因為她之前犯的過錯,讓她覺得沒能受到重用吧……」

「所以你才會堅持要讓夏提雅一起前去是吧……」

「雖然夏提雅被賦予了能與我們抗衡的最大戰力,但在這個異世界,我希望能夠發掘
出她沒被發現到的潛力。就這點來說,對亞烏拉也是一樣。」

「聽你這麼一說,現在的守護者確實都缺乏某些方面的經驗。不過這麼一來,這次旅
行你的負擔會加重喔。沒問題嗎?」

「沒有捷徑的路,除了穩穩走也沒其他方法了吧?」

「你有體認就好。」

「那麼,雅兒貝德那邊就麻煩你了。」

「……是關於帝國成為從屬國的相關事情嗎?」

「嗯。如果到時迪米烏哥斯有回來的話,也讓他幫忙吧。」

「我知道了。」

畢竟這種政治事務不管是安茲還是黑洛黑洛自己,基本上都是派不上用場的。

「接下來……要分開行動還是陪我去一趟蜥蜴人村落?」

「……分開行動吧。」

「嗯……」

「如果路途上發生任何重大事故,我可不允許你做困獸之鬥喔。」

「不過用『訊息』還是『傳送門』的話,感覺就不像遠行了。」

安茲知道黑洛黑洛所指何事,但……

「話是這麼說,還是得要有個最終極的逃脫手段吧?現在的你可是魔導國的『王』,
這可是比當個公會會長還要麻煩的位置喔。」

「……好吧,我知道了。讓你太擔心的話也交代不過去。」

看著黑洛黑洛一副耳提面命的樣子,安茲雖然覺得黑洛黑洛有點擔心過度,但也感覺
到內心一陣暖意。

這更讓安茲下定決定要達成目標才行。


「那個,不用特地跟過來吧?大小姐?」

「那是誰那天渾身是血地出現在我家門口?」

「呃呃呃呃……沒想到那邊也出現了掘土獸人嘛……也沒想到會嚇到妳……」

「總而言之,這次我非跟去不可!」

「唉……好吧。不過老子這次是準備去廢都菲歐・蘭佐挖就是了。」

「等等,我記得那邊不就是因為……」

「沒錯,三年多年前因為掘土獸人的攻擊而被迫放棄。但從最近收集到的情報來推斷
,老子覺得現在的狀況應該不至於會有立刻的危險。」

「也就是說,最近這陣子沒發現到相關的蹤跡是吧?」

「不過也有可能還是會碰到……所以我事先準備了隱形斗蓬。真是的早知道上次運氣
這麼差就帶了……」

「不是忘了帶?」

「呃……」

看著貢多一時語塞,之後不好意思地搔搔頭的樣子,莉茲不禁笑了出來。

因為不是去挖礦,此時的莉茲穿著中階的種族專用防具,以及單手用的小搥。畢竟生
活了百年以上的時間,莉茲自認這種等級的裝備已經很夠用了。

雖然從伙伴的訊息提到了關於「死銃」的相關消息,但莉茲認為不需要過度擔心。

只要桐人還在這個世界,「死銃」的成員肯定會只針對他一人進行活動的。

從以往的經驗,莉茲對此有絕對的信心。

更不用說莉茲有「快速換裝」這個幾乎只要是玩家都會學起來的技能,真的運氣不好
到這種地步,也只需要換上口袋裡的頂級裝備即可。

打不打得贏是其次,但起碼可以帶著貢多逃之夭夭。

「對了,有件事一直想問……」

「嗯?」

「如果有人願意出資援助你的『實驗』的話,就算得出賣靈魂你也會答應嗎?」

「……如果出賣靈魂就能換得『它』的不滅,這樣的代價根本不算什麼。」

「這樣啊……」

莉茲在和詩音聯絡時,詩音有提到關於安茲準備前往矮人國度尋求符文技術的事情。

在看到貢多一提到相關的事情,那堅毅的眼神,莉茲就覺得,說不定可以幫忙牽線…
…這樣的想法。

然後過了一段時間,莉茲就實現了這樣的想法。



聖王國的某處郊外。

萬丈龍我單獨一人,面對著造型儉樸的無字墓碑,臉上的表情除了哀戚,還有悔恨。

那一天的記憶,龍我怎樣都不可能忘掉。

那一天的夜晚,喝到爛醉的三名士兵無緣無故地闖進了診療所,大聲吼叫地說要抓逃
犯。

不過,診療所裡壓根就沒有他們說的逃犯。

更何況三名士兵根本就喝到爛醉,怎想都像是來鬧的。

由於龍我夫婦當時不在現場,在場的幾位實習醫生……或者該說是學徒只能硬著頭皮
一邊想辦法安撫,一邊讓他們不至於干擾到治療。

然而……

等到龍我夫婦感到診療所,卻發現那三位士兵竟然發起了酒瘋,二話不說就拿著劍亂
砍……

而且……

「你們這些異教徒!竟敢阻礙我辦事!看我不殺光你們!!!」

看著躺在地上渾身是血,已經明顯死亡的三位學徒,等到龍我意味到自己做了什麼的
時候,那三名士兵已經成了龍我的刀下亡魂。

若是在龍我夫婦原本的世界,或許會有「防衛過當」的可能性,但還不至於會全部怪
罪到龍我身上。畢竟還有犧牲者……

但在這個異世界……是個被貴族砍了一刀,還得和對方說抱歉的扭曲世界。

結果就是,龍我夫婦就這樣被逐出了聖王國。

而離去的當天,聖王國的聖騎士團團長,同時也是領受色「白」的聖王國九色之一的
蕾梅迪奧斯・卡斯托迪奧特地來送行。

「抱歉,明明應該是身為騎士團長的我應該要負責的,卻讓你們……」

「……」

「我們很清楚我們在這個國家的立場。身為『無國界醫生』,本來就是連各種不講理
的事情都得承受……事已至此,說再多也無益。」

「不,你們幫了這個國家的人民這麼多忙,陛下卻只因為這件事情就做出這樣的……
關於這件事,我身為騎士團長,說什麼都要還你們一個清白。」

「……」

「……我們並不希望因為這件事讓妳和『她們』的關係變差。」

「……最起碼,留在聖王國的、你們學生的生命安全,就由我以騎士團長的身份與地
位擔下了。」

「……可以嗎?」

「妳的心意我們很感謝,可是……」

「這對團長來說已經是既定事項了。」一旁看來是副團長的男子走向前一步,這麼說
道。

「……感謝。」

「還請保重。」



「學長!」

聽到熟悉的呼喚聲,龍我才一副回過神來的樣子,轉過頭看著對方:「辛恩啊……該
說好久不見了嗎?」

「哈哈……上次見面已經是十年以前了吧?」看著墓碑,辛恩也收起了笑容:「事情
我已經聽學姐說了。不是我要說,學長這次會不會太衝動了?」

「我不認為我有做錯的地方。」

「我也沒說學長有做錯什麼啦……只是……畢竟『那兩位』對這國家的重要性,就這
樣殺了實在有點不太妙……」

傷腦筋,即使活了千年,學長在某些方面還是固執到爆啊。

「有時候,治病不下猛藥,是不會有成效的。」

「猛藥啊……學長是想要醫治這個國家嗎?」

「……」

原來如此,是使命感嗎?

「所以才把我找過來嗎?」

「既然烏魯貝特幫我製造了這個好機會,我沒理由不利用。而且實際上我也向他的部
下提出了要求……」

「……別跟我說你想當這個國家的王喔。」

「別說笑話了。這個國家不需要像我這樣的統治者。」

「……擁有神族血統還真是麻煩。」

「好像有點聊過頭了……我有事情得離開的時候,醫療所就要麻煩你幫忙顧著了。」

「只要別去做傻事的話我就答應。」

「就拜託你了,『崩劍』辛恩。」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883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OVERLORD

留言共 1 篇留言

ZXC09755
更新了

10-11 23: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col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ndy70152000andy70152000
我中樂透十萬多,百分之百真實世界,並非做夢我超幸運,要如何中樂透?大家來我的小屋就知道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