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lord if)36

路過的魔王 | 2023-08-21 23:54:33 | 巴幣 4 | 人氣 105



由於必須先把礦物樣本交給矮人國度,安茲等人先回到了出發時的要塞。在把樣本交
給在場的矮人士兵並交代相關事項後,安茲一行才又利用「全體飛行」飛越大裂縫。

然後,在前往第二道難關,熔岩的河流的途中……

「我說,莉茲……」

「嗯?怎麼了菲莉亞?」

「關於『世界級怪物』的事情,妳知道些什麼嗎?」

「妮德霍格嗎?」

「嗯。知道的話,可以說明一下嗎?」

「好吧。雖然我也是從亞絲娜那邊聽來的……」

莉茲花了點時間,把妮德霍格的事情簡單地說了一遍後,菲莉亞傻眼地望向安茲:「
你們公會的成員真的都是怪人耶,連那樣的傢伙都可以……」

「因為是我們的無上至尊之一的烏魯貝特大人嘛!」

回答的不是安茲,而是一臉振奮和歡喜的夏提雅。

「沒錯沒錯!安茲大人說過,我們服侍的無上至尊,不管在哪裡都是吃得開的!」亞
烏拉也猛點頭。

沒救了。

菲莉亞眼神變為同情地看向安茲。

「別這樣嘛。」安茲只能苦笑:「而且,可別太小看烏魯貝特喔。能夠成為一國之王
統治到現在,就足以證明他的努力不是虛假吧?」

「這我倒不否認。」莉茲想起過去共鬥的場景,也不禁同意安茲的話:「雖然他瘋起
來也滿麻煩的……」

這時,前方漸漸地被炙熱的紅光所填滿。

「……我們已經到了,第二道難關。」

雖然知道一定能安全通過,但貢多的表情還是有點緊張。

第二個難關是熔岩地帶。

刺眼光芒把灼熱大海照得亮如白晝,只要吸進一大口氣,滾燙空氣就會給予肺部損傷
,屬于超危險地帶。

即使距離地表不過幾公里,這裡卻有岩漿流動,是因為這個世界受到魔法常識所支配
。藉由性質類似傳送門的天然門扉,此地的熔岩流與遙遠地帶的熔岩流相連。

此外,即使是足以融化岩石的超高溫岩漿,也有著魔獸徉于這片灼熱大海中。

那是一條身長超過五十公尺的巨大魚形魔物,但真要說起來,牠比較像是燈籠魚。只
不過頭上的假餌能夠當成手來使用,可抓住遠處的敵人,扔進自己的大嘴。

外皮也是又硬又厚,全身像魚一樣長滿硬度遠勝山銅的鱗片。

在魔獸當中,有些生物活得久,獲得了強大力量。這種魔獸被稱為高階種族,很多時
候會與原本種族區分為不同種族。而且這種魔物還經過了特殊進化,成為世界僅此一
只,沒有同類的獨立生物。

以傳送門相連的拉巴史雷亞山,有著所謂的三大支配者,分別是……

支配天空的不死鳥統治者。

支配地表的古老火龍。

以及支配地底熔岩海的太陽鮟鱇•熔岩統治者。

這個熔岩統治者以冒險者使用的難度計算,相當於一百四十,一旦進入戰鬥絕對別想
活著回去。

幸運的是,牠不擅長在陸上活動,因此只要遠離熔岩就不會遇襲。

不過前往矮人王都的必經之路,是在離熔岩海面不算太高的斷崖上挖出的棧道。就只
有這麼一條令人腳底發毛的細窄小路。

只要承受不住從下往上吹來的熱氣,身體一個不穩,就會滑落熔岩大海。

即使是掘土獸人,在入侵矮人都市時,也有好幾個摔下去,掉進熔岩之中。

「……不過,傳聞中的不死鳥與古代火龍,都在千年以前就失去了蹤跡。」菲莉亞看
著下方的熔岩河,緩緩地說道:「這是從附近的矮人遺跡的荒廢程度來推斷的結果。

「妳是想說,從千年……或者該說更早之前,就已經有『玩家』來到這個世界了嗎?

「從遺跡上提供的資訊來看,無法判定不死鳥還是火龍是被『玩家』所殺或是驅趕。
」對安茲的疑問,菲莉亞搖了搖頭表示否定:「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從這塊大陸存
在的數萬年時間,各地區的古代文明,有很大的可能性是由『玩家』帶來的,而且…
…『玩家』也不限定於只是從『世界樹』而來。」

「喔?何以見得?」

「在一些遺跡出現的壁畫或碑文裡,出現了不屬於這個世界,也不屬於『世界樹』的
字詞。例如……『最終負荷試驗』、『BURST LINK』、『MAXIMUN DRIVE』……」

「……這確實是這個異世界不會出現的名詞呢。」

這些名詞(即使只是舉例)對這個世界有什麼樣的意義,現在的安茲當然無法理解,
也無從得知。

就連發現的菲莉亞自己也是如此。

「……停下來,安茲。」

「嗯?怎麼了?」

菲莉亞突然要安茲停止移動,安茲露出疑惑的態度(畢竟是無表情的骷髏臉)看著菲
莉亞。

但菲莉亞沒有立即回答,而是凝視了底下的岩漿河一陣子後,才開口說道:「果然不
是錯覺,這裡有龍族潛藏著。」

「妳說……龍族?」

她是怎麼知道的?

這是安茲腦海裡浮現的第一個想法。

但安茲還沒來得及開口詢問,腳下的岩漿河立即出現了變化。

原本平靜的河面突然開始波濤洶湧,甚至出現了漩渦……然後從漩渦之中,一個黑影
竄了出來,眨眼之間就來到安茲等人的面前。

那是一條火龍。身形相較於一般的西方龍顯得較為纖細,雖然背後沒有翅膀,卻能安
然地飄浮在空中。

但,當火龍出現在眾人眼前後,卻是露出疑惑的表情不斷左右張望。

「奇怪,我明明感應到『那位大哥』的氣息,怎麼……」發現到安茲等人的存在,火
龍的表情更加疑惑:「你們是……人類?精靈?還有不死者?還真是奇怪的組合……

相對於火龍疑惑的態度,夏提雅和亞烏拉立即緊張地擋在安茲面前,嚴陣以待。

「……這傢伙還是這麼脫線呢。」先是翻了翻白眼,稍微碎碎念後,菲莉亞才喊出對
方的名字:「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你呢,納茲。」

「咦?」聽到菲莉亞對他的稱呼,火龍訝異地看著菲莉亞:「等、等等,為啥妳一個
人類會知道我的小名……不對,這個氣息……」

「好歹你算是同世代研究『原初魔法』方面成就最高的,難道你還看不出來嗎?」

「我可不想被一個人類質疑……咦?這是……怎麼回事?龍族的靈魂和人類的靈魂纏
繞在一起?這……諾瓦爾大哥?」看來是察覺到菲莉亞的「真面目」,火龍納茲露出
十分明顯的訝異表情:「這……這是怎麼回事?那靈魂糾纏到無法分離的樣子……很
明顯是『失敗』後造成的啊。這到底是……」

「這種小事以後再說。」無視於安茲投射過來的訝異視線,菲莉亞打斷納茲疑惑的同
時,一頭金髮也瞬間黑化,雙眼更是變成了金黃:「你會出現在這裡,就表示你已經
要進入最後的『進化沉睡』了吧?」

「畢竟以人類的說法,我算是『學者』,會比其他傢伙晚進入最後的『進化沉睡』也
很正常吧?」

「你這只是偷懶而已吧?」

「什麼偷懶,這可是大姊頭允許……」

話只說到這裡,火龍納茲就帶著複雜的表情停了下來。

「……還是無法忘懷嗎?」

「怎麼可能忘得了啊。大姊頭好歹也是問鼎『龍帝』之位的三位『真龍王』之一,結
果就這樣莫名其妙地死在戰場上,還連屍首都找不到……」

「過去的事情就別一直糾結了,一直因為過去而悲傷沒有任何意義。」

「……大哥你以前從不會說這種話的。果然是因為與你的靈魂交纏的另一個靈魂帶來
的改變嗎?」

「……本座不是說過不用理會這種小事嗎?」

「這種事情哪裡是小事了?」納茲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另一邊的靈魂是某個『玩
家』的靈魂吧?如果不是玩家那比擬我們龍族那強韌的靈魂,是沒辦法造成這種狀態
的……一不小心,不是其中一邊的靈魂被『吃掉』,就是兩邊的靈魂互相消耗而一起
消失。這危險度你應該也很清楚吧,大哥?」

「……本座維持這樣的狀態已經過了八年多了,這代表什麼意思你應該清楚吧?」

「八年?怎麼可能?」納茲先是驚訝,然後像是理解了什麼似地冷靜下來:「原來如
此,還有這種可能性啊……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多說什麼。」


原來如此。

從菲莉亞身上浮現的違和感,是因為菲莉亞的體內,同時存在兩個人的靈魂。

而且兩者的靈魂互相交纏,已經無法分離。

這還未成形的「感覺」如果是安茲以不死者的姿態穿越來到這個異世界後,獲得的新
能力,確實是有值得探究的地方。

更甚至,安茲也很在意,應該是痛恨玩家的「真龍王」,為何會冒著會消失的危險,
拯救了另一位玩家,導致自己和身為「玩家」的菲莉亞合而為一。

到底現在的菲莉亞,是我所知道的「菲莉亞」?抑或是那位真龍王在扮演著「菲莉亞
」呢?

可惜現在不是探究的時候。


「話說回來……」這時貢多開口了:「這位火龍先生,您在這裡難道沒遇到那個『熔
岩統治者』嗎?」

「熔岩統治者……嗎?」納茲思考了一下才知道貢多指的是什麼:「喔,那條魚嗎?
我答應會教牠『人化之法』,牠就讓我住在這裡了。」

「……喂!」

「別這樣啦,大哥。這裡好歹也是對方的住家,給個條件不過分吧?」納茲一察覺到
菲莉亞的尖銳眼神,連忙辯解:「而且她的另外兩個鄰居早就可以化成人型到處跑了
,牠這樣繼續待在這裡怪可憐的。」

「……剛剛那句話,是不是聽到了某件事情的答案?」

「嗯,火龍和不死鳥已經離開了這裡,還是以人類的姿態啊……」

「或許現在說有點遲了,不過希望別搞出什麼事情來。」

「確實是有點遲,畢竟都不知道多少年以前的事情了。」

無視於安茲與莉茲的對話,火龍納茲似乎想起些什麼:「話說回來……大哥和他們通
過這裡,該不會目的地是霜龍族的部落?」

「是啊。」

「哇,大哥的表情好恐怖。雖然我也不是不知道原因……」一看到菲莉亞的表情,納
茲就不禁向後退了一兩步(的樣子):「我曾經以人類的姿態生活了一百年,他大概
是知道這點,所以特地跑來要我加入他們……說是為了往後能打倒霜巨人族,需要我
的力量。」

「真是個老實的投機主義者。」

莉茲坦白地說出感想。

「奧拉薩德克・海力利亞爾是和納茲同輩的龍族,前一代的『白霜龍王』則是本座的
同輩。」菲莉亞像是向身邊的人解釋般地說道:「奧拉的父親因為霜龍族特有的罕見
疾病而過世後,奧拉的想法就開始變質了……『不管怎樣追求力量,到最後還是逃不
過死亡。』這樣。」

「最後在某一天,他就帶著一部分的族人離開了霜龍族的棲息地。然後直到他來找我
,我才知道奧拉這傢伙就躲在這裡,想構築出屬於自己的龍族帝國。」納茲無奈地說
道:「用誇張一點的說法,他認為打倒或收編霜巨人族後,只要躲在這裡直到外面龍
族和『玩家』互相殘殺而一起滅絕後,他們霜龍族就會成為世界之王……這樣。從我
花了一百年和人類等其他種族相處過的經驗來看,根本是在做白日夢喔。」

「說到這個……你和人類一起生活的一百年都做了什麼?」

「這個嘛……結識了許多人,甚至於組成了公會,幫助那些受到迫害的弱勢……」說
到這裡,納茲露出了懷念的表情,雙眼像是在望著遠方一般:「只是時間一久,大家
也開始發現我並不是人類,但即使如此,大家還是接受了我。」

「……看著熟悉的人漸漸變老、然後過世,是很難過的一件事吧?」

「……是啊,對當時的我來說,是從未體驗過的事情。」對莉茲突然的問話,納茲表
示同意地點了點頭:「但也因為這樣的體驗,讓我瞭解到奧拉現在所做的事情,其實
只是在逃避而已。」

「……不管是基於龍族自身的尊嚴,還是基於矮人族的委託,我們都必須制裁他。」

菲莉亞冷冷地宣言著。

「我大概也猜得到會是如此了。」對菲莉亞的宣言,納茲只是嘆了口氣後,說道:「
不過大哥,可以聽我一個請求嗎?」

「說吧。」

「我知道奧拉對矮人族做了很過分的事情,但可以的話別遷怒到他之下的霜龍族人。

「……本座答應你。」

「謝謝。話說……這是評議會的決定嗎?」

「不。本座的話是查爾的要求。至於其他人……則是來自矮人族的委託。」

「查爾啊……我對那傢伙一點好感都沒有。」

「查爾的作法確實是有點爭議,不過說到底他也是為了這個世界。」

「唉,我也很清楚這點,但就是……還是不說了。」說到這裡,納茲又嘆了口氣:「
真是的,大姊頭還在的話,查爾那傢伙才不會這麼囂張……」

「拜託,艾爾美絲大姊才不會管我們這些後輩呢。」

「嗯?等等,菲莉亞……」這時安茲出聲了:「妳剛剛說的名字是……?」

「『赤焰龍王』愛爾美爾希司・艾流希翁。不過大家,包含我們這些後輩在內,都是
以『艾爾美絲』這名字稱呼她。」

「……這樣啊。」

似乎是發現到什麼,安茲打開口袋,直接在裡面翻開之前草薙給他的資料。

因為是紙類,拿出口袋可能會因為這裡足以灼傷一般人肺部的高溫,不是燒掉就是直
接碳化。

「怎麼了嗎?」

「嗯,難怪怎麼覺得這名字有點熟悉,原來是草薙的妻子之一。」

當安茲這句話一出口……

「「你說什麼!?」」

不只火龍納茲,連菲莉亞都露出驚訝不已的神情。


遺憾的是,安茲並沒有實際和艾爾美絲見過面,所以除此之外的相關情報幾乎是沒有

「大和列島是吧?我雖然曾經去過,不過完全沒聽過『女武神騎士團』呢……大概是
活動地點有差吧。好吧,等我最後的進化完成後,就不用擔心『人化之法』的使用間
隔了。到時我就再過去看看吧。」

看來,龍族對時間流逝的概念似乎和人類有點不太一樣。

「那個……大哥就拜託妳了。」

在眾人即將離去時,納茲在變回金髮模樣的菲莉亞轉過身時,帶著敬意地這麼說道。

「……嗯,我知道。」

沒有回頭,菲莉亞這麼回道。



按照慣例,在即將離開熔岩海的一段路前,安茲停下讓莉茲嘗試挖掘新礦物。

但是……

「燙啊!」

一聲慘叫,莉茲手上通紅到宛如火焰在燃燒的礦石直直掉落到下方的熔岩海。

而莉茲的手則是瞬間被燙到破皮、甚至出血,慘不忍睹。

安茲見狀,立即想從口袋裡拿出回復藥水……不過藥水還沒拿出來,菲莉亞就已經拿
出藥水灑在莉茲被燙傷的手上。

沒多久,燙傷的傷口就完全回復,彷彿剛剛的嚴重燙傷像是幻覺一般。

「嗚……我還是不習慣這種痛徹心扉的感覺。」莉茲一臉冷汗,還帶著抽搐般的苦笑
,手也彷彿是被痛楚纏繞一般顫抖著:「太大意了,沒想到這熱度會輕鬆壓過我這個
大地精靈族的炎抗……」

「這也算是『玩家』的弱點之一吧……太過於自信了。」安茲看莉茲的傷恢復,也鬆
了口氣:「不過這礦肯定是不能拿來用吧?連我這個不懂的都看得出來……」

「這應該和前面大裂縫中採集到的是同一種礦石,只是熱積蓄的程度天差地遠。」莉
茲說道:「這熱積蓄的等級……貢多,你怎麼看?」

「……抱歉,老子想不出有什麼道具可以抵抗這種熱度的。」

想起剛剛莉茲的慘狀,貢多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解決。

即使矮人族的炎屬性抗性比起大地精靈要優越得多,遇上這種堪比岩漿的超高溫也不
可能全身而退。

「果然還是只能放棄了嗎?」

「大小姐,既然有大裂縫採集到的樣本,老子認為到時應該可以藉由研究來理解這種
新礦石的相關資料。畢竟礦石的一切對我們矮人族來說,已經算是本能了。」

「……說的也是。」

「那麼,在這邊已經沒有需要處理的事情了吧?」安茲催促道:「再繼續在這裡消耗
時間可不太好。」

「嗯,雖然是不用擔心『他們』會逃走……還是快點移動吧。」菲莉亞也跟著附和。

沒有異議,莉茲和貢多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第三道難關,那是個漫長蜿蜒,且有著無數分歧路線的洞窟。

說穿了就是迷宮。

雖然不會出現魔物,只要肯花時間並非無法突破。但問題是,這個區域有著孔穴,每
隔一定時間就會噴出火山氣體,而且還有累積毒氣的空間。

換言之,這個區域散佈著看不見的致命劇毒,形同地獄。

雖然有好幾條路線可抵達出口,但只有一條路線不會吸到毒氣,而且就連那條路線都
得在固定時間通過,否則有可能一頭栽進毒氣區。

就算用「飛行」緊貼天頂前進,有時噴出的毒氣還會瀰漫到洞窟頂部。運氣再好,或
許也只能避免誤闖毒氣區。

不過遇上了安茲等人,就變成了普通到不行的迷宮而已。

身為不死者的安茲和夏提雅擁有各式各樣的抗性,只要不是造成酸或火焰損傷的毒氣
,就不會有任何問題。

至於身為暗黑精靈的亞烏拉與大地精靈的莉茲貝特,則是利用魔法道具,用新鮮空氣
領域包住自己一個人,因此不受毒氣侵犯。

而菲莉亞卻是什麼措施都沒有做,在眾人的視線下安然通過迷宮。

完全沒輒的貢多只能接受亞烏拉的魔法保護,跟著眾人通過迷宮。

途中……

「你應該有很多問題要問我吧,安茲?」菲莉亞突然開口:「我不認為你是個會把問
題放在心裡的人。」

「……妳這麼說也沒錯。」安茲笑了笑,視線卻是望向莉茲:「這麼說吧。我想問的
問題在妳與那隻火龍納茲的對話中,已經得到了解答。而且,既然莉茲貝特肯相信妳
,我也沒有理由不相信。」

這是安茲的真心話。

畢竟,包含莉茲貝特在內的「第零小隊」和菲莉亞的相處時間,要比只有在任務裡才
會見到幾次面的安茲與背後的公會成員多出很多。

長久的相處會產生羈絆,也就是「伙伴」。

這是安茲一直深信的事。

「這樣啊……」

彷彿是得到答案了,菲莉亞沒再說話。

其實,安茲想問的問題多到讓安茲自己都會產生煩躁感的地步。

雖然還不至於讓「情緒壓制」發動,但安茲卻選擇把這份煩躁感給忽視掉。

答案其實也很簡單:安茲不想讓莉茲貝特難堪。


利用安茲的魔法「仙后祝福(Bless of Titania)」找出通過迷宮的最佳路線下,安
茲一行人輕輕鬆鬆地通過了迷宮。

「怎麼?這邊的礦石不用調查嗎?」

「這怎麼看都是毒屬性的吧?沒辦法加工啦這個……」

莉茲面有難色地這麼回答安茲的疑惑。

一般武器要追加狀態異常屬性攻擊,多是打造好後直接上相關的植物或動物素材、更
高級的就數位水晶或寶石,而不會是屬性礦石。

光拿著就會中狀態異常的礦石,即使打造成武器也沒辦法裝備或使用。

到達出口後,「仙后祝福」所產生的光球就漸漸地消失,彷彿是完成了自己的職責一
般。

「……嗯?那個洞窟裡有一些掘土獸人的新鮮屍體,但還沒追上他們的軍隊呢。看來
一天的時間差距實在蠻大的。」

「不過,距離似乎縮小不少了,看起來幾乎沒有時間差距。」

亞烏拉望著掘土獸人們留在地上的腳印,如此斷言。

「……這樣啊,那麼來討論一下接下來怎麼做吧。」安茲視線轉向貢多:「貢多,再
過不久就到王都了吧?」

「對,老子雖然也只是聽說,不過只要剛才那個洞窟就是傳聞中的死亡迷宮,那應該
不遠了。」講到這裡,貢多表情變的有點迷惑地望著後方的迷宮:「那真的是死亡迷
宮嗎?人家跟老子說,不認識路的人一定會死在那裡耶……」

「有做準備的話就不用擔心了,畢竟我們這個隊伍就已經很不一般了。」莉茲說道:
「其實該慶幸裡面沒有魔物……不對,就算有魔物應該也拖不到我們的腳步就是。」

「我們的戰力確實是有點過剩了。」菲莉亞跟著附和。

「不過,到這裡都還沒見到掘土獸人部隊的蹤跡,只能認定他們已經回到據點了。」
安茲說道:「看來得考慮一下抵達敵人大本營時的狀況了。」

「我要直接過去王都找白霜龍王算帳,這件事沒得商量。」菲莉亞毫不猶豫地這麼說
道。

安茲大概也算準菲莉亞會這麼說:「那就由我和菲莉亞過去攻陷王都,當然貢多也得
和我們同行。」

對安茲的吩咐,貢多認真地點頭:「當然。畢竟老子有非去舊王都不可的理由。」

「不過,龍……嗎?這應該是我第一次在這個世界對上龍族……」

「別抱太大期待比較好喔,安茲。」

「咦?是這樣嗎?」聽到菲莉亞的提醒,安茲才想起來菲莉亞現在的身分:「話說回
來……」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不過話還沒問出口,菲莉亞就先一步讀出安茲的疑惑:「和
人類相比,龍族沒有什麼喪葬的習俗。死了之後塵歸塵、土歸土,沒什麼好說的。現
在市面上有關龍族的武器,多是人類撿拾龍或龍族的遺骨製作或加工而成的。畢竟即
使是遺骨,也有與種族相對應的屬性能量……身為玩家的你應該也很清楚吧?」

「如果人類或我們擁有足以打倒龍族的力量,也不至於會讓那些霜龍族霸佔舊王都這
麼久了吧。」搔著頭,貢多苦笑著。

「總之,不用在意我的想法。就算你到時拆光白霜龍王的屍骨我也沒有任何意見。」

確實。雖然在這個世界不會掉落數據水晶或是高等的工藝品,但是從龍身上採集到的
皮、肉、血、牙齒、爪子、眼珠或鱗片等部位都有各種用途。

可以說是很好賺的高階素材來源。

「既然妳都這麼說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瞭解了菲莉亞的想法後,安茲轉頭
對夏提雅與亞烏拉說道:那麼亞烏拉與夏提雅,我命令妳們去對付掘土獸人們。如果
對方願意臣服於我,就饒了他們。若是他們拒絕……就展現納薩力克的威能吧!」

「「僅遵御命!」」兩名守護者以充滿霸氣的語氣領命。

而貢多也只是點點頭,沒有說什麼。

這次安茲答應矮人們會掃蕩掘土獸人,不過他並不打算趕盡殺絕。

他只是覺得殲滅 YGGDRASIL 沒有的種族有點可惜。如果在這裡將他們全數殲滅,也
許這個種族就從這世上絕種了……不,就算不覺得可惜,也該考慮到今後他們給納薩
力克帶來利益的可能性。

當然同樣地,他們也可能對納薩力克造成危害,但安茲覺得還沒弄清這一點就殲滅他
們,似乎太浪費了。

(要殺容易,復活卻難。既然如此,該做的事就只有一件。況且……)

「如果他們愚蠢到不願效忠我們,就把數量減少到一萬左右。儘量留下強者,而且考
慮到將來用途,也不要光以強弱做選擇,還需要同樣數量的母獸人。還有,一隻都不
可放過喔。尤其是等同於大王的存在。」

「可是……安茲大人……」

「怎麼了?」看到亞烏拉臉色一沉,安茲要她繼續說。

「不知道矮人的舊王都有多大,但我想應該有相當大的規模。在那樣廣大的場所要讓
掘土獸人一個都跑不掉,光憑我們兩人實在有點困難。我們該怎麼做呢?」

「嗯,問得好,所以……亞烏拉,輪到妳表現了,使用我交給你的世界級道具吧。」

「可……可以嗎?」

「嗯,那個道具就是要在這種時候使用。」

「遵……遵命!」

兩人臉上寫著緊張二字。

「那個世界級道具雖然沒有限制使用次數,但如果讓對方在達成了特定條件的狀態下
逃走,所有權就會轉到對方手上。這是最糟的狀況,只有這個無論如何都得避免。」

「哇靠,真敢用啊,安茲。」莉茲有點傻眼地看著安茲:「我還記得你們公會把這個
『山河社稷圖』……沒錯吧?搶到手時,好幾天整個討論區都被『給我還來』給洗版
,搞到管理員還得封禁帳號才能安靜下來。」

「哼,『不想被搶就不要用』。」對當時的場景,安茲嗤之以鼻:「如果連這麼簡單
的答案都無法理性接受,那就只是蠢蛋而已。如果不想被搶走,就乖乖地放在公會倉
庫裡不要拿出來用。所謂的『風險』就是這樣的東西。」

「沒錯的話,你們好像也曾經被奪走過一件……」

「是啊,不過那時候還不是公會,人數也遠比現在少,被奪走只能說無可奈何。」想
起當時的情況,安茲無奈地說道:「嘛,也算是學到教訓,對『世界級道具』的管理
與使用,在成立公會後也變得更加嚴謹。」

「你們被奪走的『世界級道具』,是叫做『撐天之神』亞特拉斯對吧?」

「菲莉亞?」

聽到菲莉亞的問話,安茲剛轉過頭,就看到菲莉亞拿在手上的東西……

「這是本座從被我殺死的玩家身上拿到的東西。」

「!!……這樣啊。」

先是驚訝到「情緒壓制」直接發動,然後強制冷靜下來的安茲仔細端詳著菲莉亞手上
的道具。

安茲確實是很想把它拿回來,但一想起「『撐天之神』亞特拉斯」的性能,再想起前
面那隻火龍所說的、關於菲莉亞的狀況……

「既然是你打倒對方拿到的,那這東西就是『你們』的。拿著吧。」

「真的好嗎?」

「沒什麼好不好的,畢竟是你的戰利品。而且……『你們』現在的狀況,說不定是得
助於『它』也說不一定。」

因為「『撐天之神』亞特拉斯」的特性是……

在神話中,亞特拉斯是支撐著天空的泰坦神。也因此,掛著這名字的世界級道具的特
性是「維持」與「固定」,當時剛公布性能時,被視為是坦系職業的最強飾品。

但,當這道具被塔其米拿到後,卻發現這道具有個致命的缺點。

的確,不管受到任何攻擊,HP 不會扣;使用各項技能甚至魔法時,MP 也不會扣……
但擊倒敵人時,EXP也不會增加,甚至於就連金錢與道具也無法獲得。

雖然說戰鬥中不是不能更換裝備,但既然是戰鬥中才會發生效用的道具,那在戰鬥中
把該道具換掉的話,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所以當時被奪走後,大家雖然生氣,但對於「要不要奪回來」這件事,卻沒有特別積
極的態度。

人少雖然也是因素之一,但面對這道具的性能,就連塔其米也提不起勁。

「雖然『撐天之神』在 YGGDRASIL 必須要裝備才會有效果。但這裡畢竟是異世界,
難保性能或機制不會出現變化。」

也就是說,「常闇龍王」與「菲莉亞」兩者靈魂纏繞的狀態,很有可能是「撐天之神
」的某種未知的效果在維持著。

聽到安茲的說法與推測,菲莉亞冷靜地看著安茲,然後露出微笑:「……想趁機賣人
情嗎?」

「我不否認。但更重要的是,我不想看到莉茲等人,因為失去妳這位『伙伴』而傷心
的樣子。」

「安茲,更正一下,是『已經失去過了』。」莉茲說道:「當時也不會想到,會以這
樣的形式重逢就是了。」

「我很清楚失去伙伴時的痛苦與悲傷,所以你們能重逢,我是真的打從心裡高興的。
」安茲繼續說道:「此外,從草薙和龍我那邊得到的情報來看,龍族……尤其是真龍
王對『玩家』的恨意,要想撫平應該是不可能的吧。畢竟『八欲王』造成的傷害實在
太大……」

「你的『世界征服』理想也會造成不小的負面效應吧。」

「說穿了就只是『聳動標題』而已,實際要怎麼做是另外一回事。這個世界包容了像
我們『玩家』這樣的存在,若學八欲王『恩將仇報』就太說不過去了。」

「所以安茲大人才會要求我們,先從統治一個城市開始……」

「此等大事,萬萬急不得……」

「嗯,妳們兩人都說得沒錯。」

聽到亞烏拉和夏提雅說出自己想聽的話,安茲也高興地摸摸她們的頭。

「這個我們家桐人也是抱持同樣的理念喔。」

「什麼時候桐人變成『你們家的』了?」

「唉呀,我們『第零小隊』已經算是一家人啦。」

「我總覺得妳心裡其實不是這麼想……嗯?」

似乎對莉茲的「我們家桐人」抱持異議,菲莉亞抗議到一半,忽然就停了下來。

同時察覺到異樣的還有亞烏拉:「安茲大人!」和夏提雅兩人幾乎同時跑到安茲面前
,採取防衛姿態。

「嗯……看來我們好像聊得有點過頭了。」

從前方的通道,有什麼走了過來。


這裡是魔導國那薩力克的會客室,蜜依和米瑟莉坐在位子上等黑洛黑洛過來。

「雖然有預料到妳們會過來,沒想到手腳這麼快。」

「畢竟現在的狀況由不得我們悠哉。」米瑟莉看到現在黑洛黑洛的樣子,皺起了眉頭
:「話說回來,你這樣子是?」

現在的黑洛黑洛,是以伊米娜的樣子來和兩人見面。

「這個嘛……之前帝國派人跑來我們家鬧的事情,妳們應該也有聽聞吧?」

「這我們神殿勢力是直到帝國皇帝突然帶團離開國內,才知道有這件事……」說到這
裡,米瑟莉露出「原來如此」的表情:「這樣啊……確實是有你們的風格啦。」

「我還以為妳們會抱持著那無聊的正義感呢。」

「那也得看對象……起碼對你們興師問罪,你們也不會鳥。從遊戲時代你們就是這個
死樣子……」蜜依的語氣反倒是有點無奈:「更何況,我們也不是為了這種小事情來
找你們。」

「……我想也是。」黑洛黑洛露出了「得逞」的微笑:「所以,有什麼事情會需要來
找我們?」

「是關於烏魯貝特攻擊洛布爾聖王國的事情。」

「如果妳們是要我們去說服烏魯貝特收兵的話,那是不可能的。」

對蜜依的說明,黑洛黑洛馬上就猜到她們的目的,而直接搖頭回絕。

「無論如何都……米瑟莉?」

「別勉強人家,畢竟對方已經不是公會成員之間的問題,而是國與國的問題。我不也
說了,這次前來只能算是碰運氣,不是嗎?」

「可是……」

「妳們應該不會希望我們這個由非人種族統治的國家,去貼人家的冷屁股吧?」

「這……」

「這個……」

對黑洛黑洛的疑問,蜜依和米瑟莉反倒不知道該說什麼,面面相覷。

聖王國也是人類至上主義的信奉者……說是這麼說,比起斯連教國,聖王國對友善的
非人種族明顯比較寬容。

只是,畢竟魔導國的統治者是不死者,光這點就讓黑洛黑洛實在不能太過樂觀看待聖
王國對魔導國的態度。

「不過,如果聖王國來求助,我們也不是不可能答應援助就是。」黑洛黑洛繼續說道
:「如果我們主動前往援助,我擔心反而會造成聖王國戰爭激化。真這樣我們魔導國
的聲望不知道會掉多少……。」

「聲望啊……你們統治階層臭掉就算了,讓人民一起跟著你們臭可不是好事。」

「抱歉喔,安茲和我可不想把自己搞臭掉。」先是翻了翻白眼,黑洛黑洛對蜜依的直
白顯然很有意見:「我們可不想像『八欲王』一樣,世界征服後就擺爛。畢竟這是『
現實』不是『遊戲』。遊戲裡世界征服完了就是 GAME END,但現實並不會因此結束
。我們沒有理由破壞這個包容著我們這些『異端』的異世界,也沒有理由和身處同一
個異世界的玩家們吹鬍子瞪眼。」

「但是……依然有帶著惡意的玩家想要破壞這個世界。」

「是啊。『死銃』真的是個超級麻煩……嗯?」說到這裡,黑洛黑洛腦海裡浮現一個
不祥的想法:「該不會聖王國……」

「這部分,聖王國境內的神殿勢力成員還沒看出有什麼特別異常的狀況。不過,也沒
理由可以完全排除。」米瑟莉回答時面色凝重:「畢竟現在聖王女『卡兒可·貝薩雷
斯』和所屬我們神殿勢力的神官團團長『葵拉特·卡斯托迪奧』失蹤的現在,萬一『
死銃』趁虛而入,會出現什麼狀況我們真的無法預測。」

「偽裝嗎?確實就桐人給的情報中,『死銃』成員裡有人擁有這破格的外掛技能……
有人像圖還是……照片?」

「照片是有,不過是翻拍人像畫的。」

「沒關係,能有判斷的依據就好。」

當正在喝口水潤喉的黑洛黑洛一看到米瑟莉給出的兩張照片的下一秒,黑洛黑洛當場
把口裡的水噴了出來。

還好黑洛黑洛把頭轉向一邊,不然真的會噴得面前兩人滿臉都是。

「烏魯貝特!你到底在那邊給我們搞什麼東西啊!」

然後,就是黑洛黑洛的慘叫聲。


「你……是在開玩笑吧?」

「烏魯貝特竟然把她們兩人的屍體交給你們……?」

「是守護者迪米烏哥斯帶回來的,他的創造者就是烏魯貝特。」接過身後女僕遞來的
手帕,擦乾嘴角後,黑洛黑洛才補上這句話。

「……她們兩人真的是萬丈龍我殺的?」米瑟莉一臉疑惑地這麼問道。

「這是迪米烏哥斯轉告烏魯貝特的話中提到的,我個人對萬丈龍我這個人也僅止於在
這個世界是認識的玩家而已,老實說認識並不深。」黑洛黑洛說道:「我只想問,妳
們要把屍體帶回到聖王國嗎?現階段我們可不想淌這趟渾水。」

「……不行,這可不是把屍體帶回去就可以解決的事情。」蜜依搖搖頭:「而且,我
想盡量避免被烏魯貝特當成敵對對象看待。」

「被烏魯貝特討厭還只是小事,萬一讓烏魯貝特直接把聖王國滅了才是大事。」米瑟
莉一臉無奈:「黑洛黑洛,你呢?你自己準備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兩人都被上了『反復活刻印』,已經沒辦法用復活魔法。」

「「反復活刻印?」」

聽到這名詞,兩人都露出驚訝的表情。

「不可能!這不可能!」蜜依斬釘截鐵地說道:「萬丈醫生不可能會做出這種事情!
雖然他確實有動機,但不可能做到這種地步……」

「烏魯貝特也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等等,難道說……」米瑟莉則是想到了某個可
能性:「如果有人偽裝成萬丈醫生的話……」

「……果然是『死銃』嗎?」

「這我不敢說的太肯定。」對黑洛黑洛的猜測,米瑟莉也不敢把話說死:「但畢竟葵
拉特好歹也是神官團的團長,能輕鬆勝過她的恐怕也只有我們玩家而已。」

「我只能保證,在還沒確認前,我不會對兩人的屍體做任何處理。」

「我說,你準備對兩人的屍體做什麼?」

聽到黑洛黑洛的「保證」,蜜依反而在意黑洛黑洛想要屍體做什麼。

「就像這具身體一樣,加入我自己的細胞,讓其變質成我的一部分。」黑洛黑洛也簡
單地說明:「古代種黏體……史萊姆的特性,是把『擬態』變化成『附身』。我只是
運用其特性,讓我可以擁有人類的身軀,方便辦事。當然對象限制在這個世界的住民
屍體,我可沒有笨到會對擁有無限復活特性的玩家動手。」

「……隨便你做吧。」

「啊?」

「等!等等!蜜依!」

蜜依突然的一句話,讓黑洛黑洛傻住的同時,察覺到蜜依想法的米瑟莉則是慌張地想
阻止蜜依。

「如果歸還屍體給聖王國,恐怕會導致聖王國軍勢士氣一口氣崩壞吧?畢竟他們可是
一直希望她們兩位能活著帶領他們對抗亞人聯軍……說不定烏魯貝特打的就是這種主
意。」

「這確實也不是不可能……真是的,怎麼會變成這樣……」

「米瑟莉,即使是我們玩家,也不可能隨隨便便做個什麼就能改變世界局勢。這一點
我想妳自己應該是最清楚不過的吧?」

「……我覺得這句話從你口中說出反而最難讓人信服呢。」

「是嗎?」

「光是你們建立的魔導國,就已經開始影響周遭的勢力版圖了。」

「因為我們不是『隨便做點什麼』,而是真心想要成為這個異世界的一份子。」

「但在我看來,魔導國才剛起步,必須持續累積『戰力』以外的實力才行。」蜜依認
真地說道:「善用她們兩位的『能力』,多多少少可以彌補一下吧。」

「……是啊,連這一點都做不到,『世界征服』就更是不可能了。」

「說到『世界征服』……就算只是表面上的說法,你覺得『你們』做得到嗎?」

「……不是做不做得到的問題,而是『我們』有沒有心而已。」黑洛黑洛也很認真地
說道:「我們曾經體驗過的『現實』,在這個異世界絕對不能重演。但如果連一個國
家都無法統治好,那『世界征服』啥的就只是空談而已。」

「喔……還滿有自覺的嘛……那我們就等著看了。」

「在此之前……屍體的事情就麻煩妳們保密了,現在魔導國可沒那個閒時間和聖王國
耗。」

「……好吧。」蜜依點了點頭表示應允。

「總之我現在已經轉調到這裡的神殿擔任祭司長,以後請多多指教了。」

「……妳不覺得妳這句話應該要第一時間說嗎?米瑟莉?」

原本黑洛黑洛認為會波濤洶湧的未來,現在有種海嘯直襲而來的預感。


路上。

「……這樣真的好嗎?」米瑟莉看來還是很不放心。

「沒什麼好或不好的,我倒是很期待魔導國會對這個世界帶來什麼刺激。」蜜依帶著
微妙的笑容說道:「對,就像百年前建立的『朱拉聯邦』那樣。對了,我準備直接過
去聖王國一趟,想親自確認萬丈醫生的想法。」

「我只要求妳別介入戰爭,萬一讓『死銃』察覺到什麼就會變得很麻煩的。更不用說
還有烏魯貝特……」

「……我盡量。妳自己也要小心。」

「嗯。雖然我不覺得待在這裡會有什麼危險就是了……」

「神殿勢力內部對魔導國存在於此的意見不也是分歧得很嚴重嗎?而且,還有關於下
屆大祭司長的人選……」

「原來是指這個……我知道了。」

雖然是覺得蜜依的擔心有點多餘,但米瑟莉還是笑著點了點頭。


(待續)

創作回應

大力神
肥龍落地勢之常暗玩家版準備上線
2024-02-26 22:58:3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