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lord if)32

作者:路過的魔王│OVERLORD│2021-12-26 23:21:56│巴幣:206│人氣:116
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lord if)32


穿著輕裝鎧的金髮少女,緩步走在陰暗的森林裡。

「聽聞你跑到地面上來,還用了『玩家』的肉體。我聽到這件事時,還以為是不是我
的超聽覺出了問題……。」

聽到熟悉的聲音,少女停下了腳步。

「白金嗎……是那個變態說的吧?找我有事?」

「只是想確認情報而已……雖然我是很想這麼說就是了。好久不見了,『常闇』……

穿著白銀鎧甲的男子站在陰影處,似乎沒有露面的意思。

「現在的我叫『菲莉亞』,能否麻煩你用這名字叫我?」

「……看來你不是單純地使用那位玩家的身體呢。」

「既然知道了又何必問?」

當金髮少女轉身的瞬間,原本的金髮瞬間變成黑髮,就連雙眼也從碧藍色變成了漆黑

「不,只是覺得訝異。曾經痛恨玩家,還殺了玩家奪取了『那個』的你,竟然會這麼
做……」

「和人類有過交流的你應該也很清楚吧?所謂的『人情』……」

「……說的也是。」

「……知道『地獄鎖鍊』在哪嗎?」

「『原初的寶具』?你要它是想要做什麼?」

「你只要告訴我放在哪就好,剩下的你不用管。」

「很可惜,那是已經失落超過千年以上的老古董,大概連我父親也不知道其下落。」

「……好吧。」

「小心一點,比『八欲王』還要危險的玩家集團正在暗地行動。」

「……有桐人在,應該不用擔心吧……嗯?」說到一半,少女露出懷念的微笑:「好
奇妙,『我』竟然會對這個名字感到十分懷念。我應該沒聽說過關於『十三英雄』的
事情吧……原來如此,感到懷念的不是我,是『菲莉亞』嗎?」

「你……有必要做到這種地步嗎?」

「我說了吧,你不需要管我。」

沒有再說明什麼,少女的身形隱入了黑暗之中。

「……連我們龍族,也無法躲避世間的變化嗎?」


菲歐・蘭佐。

曾經是矮人族的礦坑都市之一,但現在只是個無人的都市遺跡而已。

數年前在人數優勢的掘土獸人大軍的攻勢下,矮人族只能撤退離開這個都市。

如今的矮人族居住區,就只剩下首都菲歐・玖拉而已。

「雖然老子以前不是住在這裡,但實在是不喜歡這個氣氛啊。」

「確實呢……沒人住也就罷了,偏偏空氣中還飄著會讓人討厭的氣息……」

一走進都市遺跡,莉茲和多貢就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那個大小姐,老子和妳所想的,應該是同一件事吧?」

「……看來光是最近掘土獸人不止一次來過這裡呢。不過現在這裡附近是真的沒有什
麼討厭的傢伙就是了。」

大地精靈的「大地的呼吸」是類似雷達的種族專有技能,可以偵察到一定範圍內的所
有「生物」。雖然在遊戲時代還具有分辨敵我、甚至等級範圍等等的功能,但在這個
異世界則只剩下附近所有生物、類似遊戲時代的「小地圖」的機能而已。

不管是矮人族還是大地精靈族,其特性都並非戰鬥向。矮人族偏向生產系,而大地精
靈則是支援向。但即使設定上是如此,依然有玩家能玩成完全戰鬥向,還不輸給其他
標準戰鬥向職業。

而莉茲則是生產系為主、戰鬥系(搥子)為輔,支援系職業則因為交給了同隊的亞絲
娜,根本沒練。

「那老子還是快點行動好了。即使有斗蓬,遇到那些貪吃鬼還是很吃不消呢。」

「那我就在這邊負責當守門的吧。畢竟說不定等一下……還會有新客人來打擾呢。」

「新客人……就是妳路上說的……」

「嗯。似乎是為了和矮人族有關的事情而來的……放心吧,如果『他們』對你們矮人
族懷有惡意,我會想辦法處理的。」

畢竟,不是所有來到這個異世界的「玩家」都對這個異世界抱持著善意。

就連詩音當時也告誡莉茲,如果安茲提出太過份的要求的話,要維護矮人族的相關權
益。

「……好吧,老子會盡快挖掘的。大小姐妳也要小心。」

語畢,貢多從背包裡拿出一條披風,一披在身上,貢多的身影就從莉茲眼前消失。

不過,那條被貢多稱為「隱形斗蓬」的道具,在莉茲的記憶中,YGGDRASIL 並沒有這
項道具,倒是有類似功能的戒指。

到底是這個世界的鍛造師利用了 YGGDRASIL 的技術製作出來的獨創道具,抑或是單
純擁有類似功能的、這個世界的專有道具呢?

「……不,現在不是想這種事的時候。」

把無謂的想法丟在一旁,莉茲蹲下來,把手貼在地上,把「大地的呼吸」的探索範圍
擴大。

「……看來目前還算安全,不過還是不能大意就是了。而且,目前也沒有『客人』到
來的跡象……希望別發生什麼鳥事才好。」


「矮人的王國喲!位於此處南方新建立的國家、魔導國納薩力克的國王『安茲・烏爾
・恭』陛下特來拜訪!還不快來人引領!」

當莉茲聽到這個來自入口的聲音時,已經是貢多開始挖掘的四個小時後。

但即使這話語過沒多久又出現兩次,莉茲還是不為所動。

雖然猜得到應該是「客人」來了,但莉茲有不能去接人的理由。

畢竟有必須保護的人,莉茲實在不能隨意離開這裡。

更糟的是,莉茲因為某些原因,沒有安茲的名片,沒辦法用「訊息」聯絡。

過沒多久,莉茲從「大地的呼吸」察覺到有五隻怪物從入口出現後散開,且其中一隻
還正往這邊的方向移動。

雖然無法判斷對方是一般怪物還是玩家召喚出來的怪物,但莉茲以待在這個世界百年
的經驗,並不認為這個世界會「莫名其妙」出現怪物。

她決定繼續等待,但還是拿起了單手搥進入警戒狀態。

然後,一隻忍者型怪物出現在莉茲面前。

莉茲認出來,對方是高階的忍者型怪物「半藏」。

在這個世界是「不可能」憑空出現這樣高階的怪物的……

「請問閣下就是莉茲貝特小姐嗎?」

畢竟在這個異世界經過了百年,莉茲也知道在這裡「召喚」出來的中高階怪物,都會
有一定程度的自我意識。

不是先動手而是先開口詢問,表示這隻半藏是被召喚出來的。

「我就是。」

「在下是由吾主魔導王『安茲・烏爾・恭』大人所召喚出來,負責探索周遭環境。因
察覺到閣下的存在而前來。」

「麻煩你向你的主子報告,就說我現在因故無法移動,可能得請他自行前來。」

「……在下會如實稟報。」


「真的是好久不見了,莉茲。」在吩咐其他人負責四周的警戒後,安茲便向莉茲搭話

「對我來說也是啊。撇除在這個異世界的百年,我是在關服前一年就因為家裡因素不
得不離開……沒想到最後一天登入陪亞絲娜她們,陪著陪著就跑到這裡來……話說回
來,」看著安茲身後的陣容,莉茲露出苦笑:「你帶這麼多人,是要準備發動戰爭嗎
?」

「拜託妳別說出會讓人誤會的事情。」

「唉呀,能發動戰爭的目標又不是只有矮人族。」

聽到莉茲的話,安茲楞了一下。

在來之前就從詩音那邊聽說到關於矮人族的目前狀況,安茲思考一下就察覺到莉茲的
意圖:「原來如此,關於掘土獸人的事情我也聽說了。不過我倒是沒想到,這裡的狀
況似乎很糟糕呢。」

「這座都市『菲歐・蘭佐』是在三年多前放棄的,那時候我也幫忙了負責斷後的部隊
。」

「以妳的能力應該……」

畢竟妳也是百級玩家啊……

「問題是數量啊。我可沒辦法像你們那樣可以一夫當關、萬夫莫敵。而且我那時還得
保護負責斷後的矮人族戰士,就算我那時拿了『雷神之槌』也沒辦法玩無雙啊。」

原來如此。

光只是打倒敵人很簡單,但還得保護無力的NPC就很考驗玩家的智商和實力了。

安茲在 YGGDRASIL 時代,也不是沒碰過類似的任務。但畢竟多人打起來難度總是比
較低……

「……抱歉,看來我似乎有所誤解。」

「你說的也沒錯,只是對於像我這樣沒全體攻擊技又沒有防護系技能的搥子玩家,就
是苛求了。」莉茲苦笑著。

「畢竟妳主攻是生產系嘛……」

「莉茲大小姐!」

「嗯?這聲音……」聽到讓她感覺熟悉的聲音,讓莉茲轉過頭看去。

只見一隻半藏和一隻蜥蜴人跑了過來。

「任倍爾?你也……不對,是你帶他們過來的吧?」

「這個……畢竟我們村子已經是魔導王陛下的領地了……」

「這我是有聽說啦……既然是你帶路我大概也能理解了。畢竟矮人族的住處實在不好
找……」

「原來你們認識啊?」

剛聽完半藏的簡報後的安茲,把注意力轉回到正在聊天的莉茲和任倍爾身上。

「這個……陛下沒問,我也就沒特別提起……」

「沒關係,我並沒有責怪你的意思,只是有點訝異而已。」

「他在這邊特訓的時候,長棍的部分是我負責訓練和驗收的。」

「妳說驗收……」安茲不由得在腦海裡浮現起任倍爾被莉茲打成渣的慘狀。

雖然大地精靈並非戰鬥向的種族,但和任倍爾相比,兩者的等級差距還是太大。

「你忘了我們鍛造系職業的擅長武器除了搥子、斧頭以外,大地精靈還會用長棍嗎?

「我是沒忘。只是拿長棍的攻擊動作用在長戟……」

「這異世界可沒那種規矩喔。」

「這麼說也沒錯啦……」

明明這部分已經提醒自己別太鑽牛角尖的……想到這裡,安茲也不禁苦笑。

「大小姐,外面這麼吵是怎麼……咦!不死者?快逃啊!!!」

「等、等等!」

看到剛從坑道裡走出的貢多一看到安茲,就嚇到轉身想要狂奔,莉茲立即抓住了他。

「還不快、快跑啊!!!」

但就像被巨岩壓著一般,貢多完全前進不了。

「冷靜點啦,貢多!」莉茲一整個哭笑不得:「飛……安茲和我一樣都是玩家!就之
前我和你提過的『客人』!」

「……咦?真的嗎?」

聽到莉茲的話,貢多的腳才停下來。

「莉茲說的沒錯。」安茲向前一步:「我的名字是魔導王『安茲・烏魯・恭』,是『
魔導國納薩力克』之王。」

聽到安茲的自我介紹,貢多的視線在莉茲與安茲兩人,疑惑地不斷游移著。

「……莉茲,妳沒跟他說過我們的事情嗎?」

「呃……只是簡單說一下而已。」

「妳喔……」

莉茲在某方面真的很隨便……這部分一點都沒變啊。安茲在內心嘆息著。

「不死者啊……不是面具嗎?呃……是那個不死者吧?會憎惡殺害生者的那個存在?

看來貢多還是沒辦法置信。

「這麼說吧,我是天生的不死者……也不知道這種說法到底對不對。」安茲深入說明
:「嘛,不用害怕。無論是人類、矮人還是精靈也都是有善惡之分的吧?同理,有憎
惡生者的不死者,也有對生者友好的不死者,如此而已。不用說我自然是後者。」

「不、不過友好的不死者什麼的,和善良的惡魔一樣無法理解……」

這傢伙,說了挺不錯的話嘛。

一邊這樣想的安茲聳了聳肩:「是嗎?我可是知道有墮入黑暗的天使,也有憧憬光明
的惡魔喔?」

「哈哈……你說的是梅菲斯特・菲雷斯吧?我也受了他不少照顧呢。」

莉茲會這麼說,是因為身為「 YGGDRASIL 」的惡魔 NPC 「梅菲斯特・菲雷斯」給的
委託都是高報酬率的任務,即使是後期的高等級委託也因為報酬而擁有極高的人氣。

「居然還有那樣的事情……」

連莉茲都看似贊同安茲的說法,貢多是驚愕,卻又不禁帶著點安心。

而看到貢多已經沒有想逃的念頭,莉茲就放開了他。

不過貢多似乎還是因為心存疑慮,莉茲一鬆開手,貢多就立即退開了一段距離。但是
還好他並沒有試圖全力逃跑的樣子。

「既然這樣……安茲。」

「嗯?」

「這位是貢多,目前就住在矮人國度的首都裡。你這次前來是準備前往矮人國度的吧
?」

「嗯。可以的話我想和矮人國度簽下友好條約,雖然帶的人可能有點多,不過就我個
人來說,沒有刻意想找矮人國度麻煩的想法。」

安茲這些話與其是說給莉茲聽,還不如說是說給一旁還在困惑的貢多聽的。

「友好條約是什麼?」貢多忍不住好奇心開口詢問。

「……很遺憾,對於無法代表一個國家的個體,最好還是不要提這些國家層面的話題
比較好。不是嗎?」

「呃、這個……嗯……不,如您所言……」

聽到安茲的理由,貢多一時語塞,但也不得不同意安茲的話。

「好了,別欺負他啦。」雖然知道安茲說的是正論,但莉茲還是跳出來袒護貢多:「
總之,關於矮人國的事情可以先問問貢多。我雖然和攝政會的成員很熟,但從矮人國
度遷都後就再也沒去過目前的首都。」

「我知道了。」

「貢多,可以嗎?」

「呃這個……應該……是可以的吧。」

「唉唷,不會有事的。安茲,別提出太離譜的要求喔。」

看到莉茲那警告的眼神,安茲看得出來他確實是把貢多當成了伙伴看待。

「放心吧。我向妳保證。」

「好,那麼……!?」

莉茲的表情突然變得嚴肅。

看到莉茲的表情突然改變,安茲立即意識到一件事。

大地精靈的「大地的呼吸」技能。

「……不速之客嗎?」

「嗯,數量還不少……不過剛好就在探測範圍的極限,無法肯定數量的多寡。」

「難道……又是掘土獸人?」貢多吃驚地詢問道。

「看數量的話應該是。」

「如果是這樣的話,派出去的半藏應該也會發現才對。」安茲好整以暇地說道:「就
等半藏們回來吧。」

幾分鐘後,所有被派出去的五隻半藏全數回來。

果不其然,根據半藏的偵察,對方確實是掘土獸人,而且數量起碼有上百……這已經
不是單純的偵察部隊就可以說明的數量。

「……是戰鬥部隊嗎?」莉茲如此推測著。

安茲在腦海裡回想起當時詩音對掘土獸人的說明。

所謂的掘土獸人,就外觀上來看是能以雙腳直立行走的、與鼴鼠很接近的亞人種。平
均身高約一百四十公分,平均體重七十公斤,是矮壯的身材。

毛色基本以暗茶色居多,黑色、茶色的次之。要是出現藍色或紅色這樣特別的顏色,
似乎會是強者的樣子。

明明住在沒有光線的地底,視力卻比人類還強。

文明程度相當低,和蜥蜴人相等、甚至更低。自身並不會製作武器和防具。這大概是
因為自己的肉體、也就是爪子和毛皮,要比水平不夠的武器要強得多的緣故。

那覆蓋全身的長毛有著能和金屬鎧相提並論的硬度,而且還擁有能緩衝金屬武器的攻
擊的力量。越是從幼年期就進食稀有金屬的話就越是具有高耐性。只要看毛色就知道
具有擁有何種程度的耐性了。

要是以 YGGDRASIL 的設定來看,這個種族的特殊能力大概就是擁有武器耐性,更進
一步地說就是所謂的金屬武器耐性。問題是這個對於金屬武器的耐性到哪種程度……
再怎麼說也不會是那種會破壞平衡的完全耐性吧?

……這裡不是YGGDRASIL,實在很難說不可能。

這部分詩音下了這麼一段註解。

另外同樣麻煩的,是那如同犰狳或是食蟻獸一般的長爪,銳利到就連鋼鐵都能貫穿。

「莉茲。」

「嗯?」

「可以把這件事交給我們嗎?」

「我是沒問題。不過……」

莉茲把視線轉向貢多。只見他完全沒有在意這邊,和任倍爾熱烈交談著。稍微聽了一
下內容,好像是關於任倍爾恩人的那位矮人的相關事情、以及關於擊退掘土獸人的、
任倍爾的自信保證。

原來如此,大概是看貢多驚嚇的樣子,任倍爾便出聲安慰他吧。

「貢多,打擾一下。掘土獸人看來已經侵入了這個都市。有個萬一的話可能會在你們
這個都市使用武力。到時候希望你能作為證人,向你的國家證明這件事是無可奈何的
。」

「當然可以。這方面就交給老子吧。不過,希望還是儘量不要去破壞。」

安茲點了點頭。會對今後的交涉產生障礙的東西當然要避免。

既然如此,在這種情況下安茲能採取的手段只有一個。

「……夏提雅。把牠們全部抓住。辦得到嗎?」

「只要您一聲令下。」

「那我就如此命令妳。那麼,妳明白為什麼我要說全部抓住嗎?」

「是為了問出情報,以及防止我方的情報洩露出去吧?」

安茲大大地點了點頭:「沒錯。只活捉一隻的情況下,就只能從那一隻審問情報。這
時情報漏出和偽造的可能性就會變高。另外也需要考慮到殺雞儆猴的情況。」

另外還有一點安茲沒說出口:雖然機率很低,但或許也有和掘土獸人打交道的機會。

「我就等著看你們公會守護者的表演了。」

「放心,莉茲,不會讓妳失望的。」安茲信心十足地向莉茲打保證後,對夏提雅和亞
烏拉說道:「去吧,夏提雅!我等著妳的好消息!亞烏拉,監視夏提雅的行動!倘若
她想要開殺戒的話,就算用揍的也要阻止她。除此以外,不允許插嘴夏提雅的作戰!

「「是!安茲大人!」」

等夏提雅帶著自己的部下和亞烏拉離去後,莉茲才開口:「你那位守護者是不是常搞
砸事情啊?還派人監視她……」

「畢竟是『他』創造出來的……」

「設定上的問題嗎?可以想像。」

一想起那位常常被桐人稱為「色情鳥人」的玩家,莉茲就不禁露出苦笑。

「不過,記得翠玉錄說過,『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希望夏提雅能從這次的旅程中學
會一些事情就好了。」

「我雖然只和他見過幾次面,不過我總覺得他學的東西都很歪耶……」

腦海裡一浮現翠玉錄那屬於食腦怪的非人模樣、以及三句話不離「恐怖片」的態度,
莉茲只覺得頭痛。

「哈哈……妳想太多了。」

安茲有點心虛地笑著。

「……總之,要等嗎?」

「嗯,相信部下也是身為統治者的工作之一。」語畢,安茲把視線轉向貢多:「對了
,我有一個問題想問問你,可以嗎?」

「想問什麼?」

「我想了解關於盧恩技術的事。」

喔?現在就要進入正題啊?

莉茲本來以為安茲會直到進入首都、會見攝政會後才會正式開始,沒想到……

而且,貢多的反應也讓莉茲訝異。

只見貢多眉間整個皺成一團,眉毛也擰成了陡峭的角度。

「想知道關於盧恩的什麼,有什麼想問的?」

很明顯地,貢多的表情帶著怒意。

是因為想起了某些關於盧恩的糟糕回憶嗎?

還是安茲的詢問,不經意間碰觸到了矮人的不傳之祕呢?

即使認識了貢多這麼多年,莉茲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貢多。

連當年莉茲問起關於盧恩的事情時,貢多也不曾露出這樣的表情。

而這時安茲則是娓娓道出自己所知道的、關於盧恩文字這個系統的知識……雖然大多
都是從翠玉錄那邊聽到的。

說是這麼說,安茲也只是知道關於盧恩字母的數量、以及文字的類型而已。

但僅僅如此,貢多的表情卻是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之前的怒意宛如開玩笑般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盡力壓制的興奮感。

「……沒想到關於盧恩,你比我懂得還多呢。」

「還好啦。」

對於莉茲的讚賞,安茲只是點點頭表示感謝。

「看來魔導王陛下和莉茲大小姐一樣,真的都是來自於遙遠的『世界樹時代』……」
點了點頭,貢多說道:「老子所知道的盧恩文字不止那些。下位文字五十個,中位文
字二十五個,還有上位文字十個,最上位文字五個一共有九十個。雖說如此,由於已
經失落了很多個,現在留存下來的也沒有那麼多了。至於裡文字和神位文字有多少個
就是傳說等級了。」

「是嗎?雖說可能有些不同,但我所知的盧恩文字應該是這樣的,認得出嗎?」

安茲一邊探索著記憶,一邊在地面上畫出了文字。

「喔!這的確是中位文字的一個,念做『拉古』,有著『湖泊』的含意在。」

「嗯……看來確實和『世界樹時代』的盧恩文字有一致性呢。」

「哈哈……我對盧恩文字就真的是完全不懂了。雖然以前也問過貢多,不過……」

「畢竟就老子所知,大地精靈族沒辦法利用盧恩文字作武器防具,所以那時老子也只
是稍微講解一下而已。」

「『世界樹時代』並沒有『盧恩工匠』這個職業。但真要說的話,盧恩文字技術是依
附在『盧恩工匠』上,抑或是矮人族這個種族上、抑或是兩者皆具才能製作盧恩武防
……」

「大小姐,那個老子之前應該說過了,不是所有矮人族都能做盧恩武防喔。」

也就是說,盧恩技術是「盧恩工匠」的專屬技能嗎?那說不定,其他種族也有機會…

「咦?是這樣的嗎?」

「大小姐,妳那時根本沒聽老子說明嘛……」

「明白了。那麼就繼續關於盧恩技術的話題吧。」時間有限,安茲可不能讓這兩人繼
續抬槓下去:「大概百年前矮人國度還在向這山脈東側的人類國家:帝國那裡輸出雕
刻有盧恩文字的魔法武器。但是從那以後,這些武器的輸出就中斷了。其理由又是什
麼呢?」

這問題是安茲在來此之前的路上所擬定的數個問題之一。雖然安茲真正想知道的,是
關於「玩家」的訊息,尤其是同樣身為玩家的莉茲所不知道的部分。但如果問得太過
或是太直接的話,難保不會在未來被那些懷著惡意的玩家所針對……

但,安茲一提出這個問題,貢多的表情瞬間變得陰暗。

……不只貢多,連莉茲也是。

「貢多,如果不想回答的話……」

「不,大小姐,這不單單只是老子的事。既然魔導王陛下想知道的話,這件事就有必
要說清楚。」

「……我知道了。」

「這件事說來話長,可能會花點時間,可以嗎?」

「嗯。」

看到安茲點頭後,貢多先是深呼吸後,才娓娓道來:「首先,老子在熟人中間有這麼
一個名號。盧恩技術的開發師。從前矮人國度的魔法道具都是使用盧恩技術來製作的
。但是兩百年前王都遭到魔神的攻擊,最後殘存的王族離開祖國,加入討伐隊伍的時
候,外部的技術宛如狂風暴雨般地一下子流了進來,從此盧恩技術就被認為是落後的
技術了。」

說到這裡,貢多從口袋中取出一柄短劍遞給了安茲。劍身上刻有一個盧恩文字。

「這是『庫恩』,是代表『銳利』的下位盧恩文字。仔細篆刻上去的話就會變成帶有
魔法的劍。效果是增加銳利度,容易給對手帶來重傷。」

「很基礎的魔法武器效果呢。傷害能力上的加成……根據附加的強度不同,製作時間
也會隨之改變。我聽說如果是最低限度的話,應該不用花費很多時間就能完成吧?」

「那正是盧恩技術落後的地方啊。用盧恩技術製作同樣的東西,相對於人類的附魔技
術,所花費的時間卻要多整整三倍。從量產的方向來說完全沒辦法比較。」說到這裡
,貢多深深嘆了一口氣:「拜傳入的優越技術所賜,會雕刻盧恩文字的盧恩工匠越來
越少了。因為大家都認為,成為能使用附魔技術的魔法詠唱者,更有發展性。」

原來如此。

用一句話來說,就是古老的傳統工藝被荒廢了。

既然沒人想做,那沒東西可以輸出也是理所當然。

「所謂的發展性啊……」莉茲也跟著嘆了口氣:「我也有和貢多提過,現在的附魔技
術會被視為有發展性,是因為見識還不足。只要達到和我們玩家同等的高度,就會發
現到附魔技術的上限。那是不管花多少材料都無法突破的最終上限。」

安茲也很清楚這一點。

畢竟 YGGDRASIL 有所謂無法藉由通常鍛造技術製作的「神器級道具」(需要掉落等
級為「極稀有」的數據水晶,連武器本身的素材也有限制),如果不設定附魔技術的
上限值,玩家只要花錢堆素材,最終做出的成品能力超越「神器級道具」也不是不可
能的事情。甚至,出現超越「世界級道具」的成品而導致破壞遊戲平衡……

「大小姐,能達到你們那種境界的,也就只有我們數千年前的先祖們而已。」

「你也不否認,你們矮人族的上進心已經蕩然無存了吧?」

「……即使知道這是時勢所趨,但被大小姐這樣挑明了說,還是很難堪呢。」貢多表
情看來十分複雜,參雜了許多情緒:「人類所使用的附魔技術,光是材料費就是一筆
不小的開銷,而盧恩技術付出的則是時間成本,雕刻盧恩文字也用不到任何的材料,
可以說是免費……為什麼大家會笨到拋棄自身一族所擁有的天賦呢?」

「我是聽說魔法道具的市場價格相當高……」

「因為一半以上都是材料費啊。」莉茲解釋道:「不過,如果沒有魔法師公會介入,
利用徵收年費為名目,當作實質上的手續費的話,價格應該還會更高吧。」

「但即使如此,想學習人類的附魔技術的族人還是趨之若鶩。」貢多露出落寞的表情
:「畢竟能成為盧恩工匠的族人實在太少。而人類的附魔技術只要能運用魔力就沒問
題……按照從帝國的人那裡聽來的訊息,擁有盧恩工匠適應性的族人,比能夠成為魔
法詠唱者的還要稀少。」

「這麼說來……雖然你說盧恩技術從兩百年前就被認為是落伍於時代的技術,那麼為
何現在還要掛上盧恩技術開發師的頭銜呢?不是太遲了嗎?還是說考慮到矮人的壽命
這是很平常的事嗎?」

雖然不及精靈族,但矮人平均也有超過五百年的壽命。

貢多沒有立即回答,而是看了莉茲一眼後,陷入了沉思。

安茲也跟著看了莉茲,但莉茲也沒說什麼,一副「等貢多開口」的態度。

經過足以讓人焦躁起來的時間,貢多終於還是開口了:「現在正在實驗的是『盧恩工
匠魔化耗時的縮短』,還有就是尋找能夠大量生產的方法。但那只是手段並不是最終
目的。最終目標是非盧恩文字不可的、技術的開發。也就是讓盧恩技術擁有在將來也
不會被淘汰的特殊性。」

也就是想給予盧恩技術增加附加價值吧。安茲這麼解釋。

「這不是很了不起的成就嗎?怎麼……?」

看貢多的表情,似乎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因為,一點進展都沒有啊。」貢多神情陰鬱地咕噥道:「使用盧恩技術製作魔法道
具的人被稱作盧恩工匠,而老子卻只是個名不符實,就連完成學徒所該做的都做不到
的人而已。」

「……咦?」

這說不通吧?安茲暗地裡驚訝著。

這樣一來豈不就變成了「連盧恩技術都無法順利應用的人,卻在開發盧恩技術」這種
荒唐的情況了嗎?

就算是異世界,也不能算正常的事情吧?

證據就是貢多那陰暗的表情。也就是說連他自己也認為這只是件亂來的事。

「老子沒有才能啊。雖然能夠刻上盧恩文字,但是消耗的時間實在太長了。雖然前輩
們都說經歷過這個階段後才會成長。但是其他前輩和後輩都不像老子一樣裹足不前,
而是繼續進步了啊。」貢多無力地垂下了腦袋:「老子作為盧恩工匠是無能的,是優
秀的父親留下的無能子孫。」

原來如此。

「你應該能理解到,貢多現在是什麼狀況吧?」

「……等級上限突破任務,是吧?」

對莉茲的問題,安茲雖然說出了答案,但卻也感到疑惑。

「沒錯……說是這麼說,但這答案的背後有個更大的問題……」

「『盧恩工匠』是『世界樹時代』所不存在的職業,沒辦法用『世界樹時代』的想法
來判斷。」

「就是這麼一回事。」莉茲的表情也很無奈:「認識貢多的這幾年,我嘗試收集相關
的情報,但唯一知道的,就只有『每個人的等級上限都不一樣』而已。」

「和『玩家』完全不同的升級系統嗎?這下還真難辦。」

關於原住民等級的相關情報,安茲並沒有特地去蒐集,甚至於從黑洛黑洛那邊得到的
相關情報也沒特別在意其關連性。再加上忙於魔導國建立後的各項事務,可以說安茲
是直到現在才從莉茲這邊聽到這個情報。

「老子很感謝莉茲大小姐想要幫忙的心情,只是……天生的才能差異不是那麼簡單就
能彌補的。」

「既然一個人不行,就集合眾人的智慧……發展盧恩技術、開發新技術是全體矮人的
目標嗎?」

「不,只有老子一個人而已。」貢多寂寞地苦笑著:「盧恩工匠們已經全都放棄了。
想從至今的技術中脫胎,開發新技術的人一個都不剩了。他們都認為,即使就這麼荒
廢了也無所謂。」

「原來如此。那麼我有一件事想知道,你開發出新技術後想做什麼?」

「做什麼?老子只是想用盧恩技術進行魔化,讓盧恩工匠的數量增加而已。盧恩技術
是了不起的技術。就這麼消失了實在太浪費了。」

「有幫助你的人嗎?」

「沒有。就和剛才說的一樣,幾乎所有盧恩工匠都已經放棄了,整天就知道酗酒,嘴
裡只會唸叨著這是在自己這一代要消失的技術。雖然老子以前也曾想過說服他們,但
卻全都被拒絕了。」

「唔……弱者必亡。沒有用處的技術消失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吧。」

「安茲~~」

「別瞪我啊,莉茲。我只是說實話而已。」

「就算是說實話也太直接了吧?」

「不能因為說實話傷人就選擇什麼都不說吧?」安茲反駁了莉茲的話後,轉身繼續詢
問貢多:「話說回來,你是基於什麼根據,才會認為那種技術是能被開發出來的呢?
從剛才的話看來,只會讓人覺得那是在無知的情況下做出的空談呢。」

「不對!老子的確沒有才能,沒能成為盧恩工匠。但是,老子的父親,還有祖父曾是
這個國家的首席盧恩工匠,作為那最後的王族、盧恩匠王的左右手而工作。老子曾經
用自己的雙眼看到過。通過閱讀家父和祖父留下的技術文獻,可以斷定那絕非不能實
現的!家父在病床上也肯定了老子的想法。他告訴老子,雖然極其困難,但卻絕不是
做不到的!」

是想起了當時的場景了嗎?貢多眼角掛著淚珠。

「貢多……」

「確實,作為兒子的老子是無能的!但是,老子不想讓祖先留下的技術消失!無論如
何也不想讓光輝閃耀的家父的名字從歷史上消失!」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安茲內心被後面那句話激起了漣漪。

自己又何嘗不是為了讓同伴們留下來的東西,永永遠遠地留存在這個世界上,而拼了
命作自己不習慣的事情呢?還把其他同伴拖下水……

貢多之所以會對盧恩技術滔滔不絕的理由,是因為在他心中的盧恩技術是早已死去的
、又或者說是已經瀕臨死亡的技術。所以壓根就沒有隱瞞的理由。說不定,他還打算
將它儘可能地流傳出去,從而使它能夠繼續殘存下去的方法也不一定。

雖然不知道他是否有想到那樣的程度就是了。

「……抱歉。雖然可能會使你生氣,但還是容我說一句。在我看來你就是你,而不是
你的父親或祖父。」

貢多露出了用憤怒、悲傷、還是感動都難以形容的複雜表情,隨後又漸漸變成了寂寞
的神情。

「魔導王陛下,非常感謝您。可老子的生存之道,早就已經決定好了。」

「那麼資金方面的支援就由我……不,魔導國來提供吧。讓我們成為你的資助者,協
助你的技術開發吧。」

「耶?」

貢多睜大了雙眼,慌張地叫了出來。莉茲也訝異地看著安茲,說不出一句話。

「汝、汝是認真的嗎?這樣的事簡直好過頭。那個,無法相信……」

貢多訝異到連稱呼都變了。

「我還不至於在我的朋友面前對你說謊。」安茲先看了看莉茲一眼、點了點頭後,又
轉回頭看著貢多:「只是,僅靠不具備盧恩工匠能力的你,要開發剛剛所說的那些技
術怕是不可能的吧?」

「所以?」提出質問的是莉茲:「你還想要做什麼?」

「我想要讓矮人國度的所有盧恩工匠都移居到我的國家,並在貢多的指揮下開發盧恩
技術!」

「這、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貢多。動員全體盧恩工匠,把知識總結、統合起來形成新技術
的雛形。正因為如此,希望你能夠協助我來挖牆角。不可能嗎?」

聽到安茲的提議,貢多仔細思考了一番後,先是看了看一旁的莉茲,然後才開口道:
「不,老子認為應該沒有那回事。盧恩工匠雖然幾乎都自暴自棄了,但對於出現機會
還抱有一絲希望的人應該也還有很多才對。」

「那麼貢多,如何?要協助我嗎?願意向我獻出靈魂到什麼地步?」

「什麼?」

「如果不把所有的盧恩工匠的力量集中於同一目標上的話,要讓即將失傳的技術復興
是很難的吧?所以人才的徵召決不可半途而廢,要確確實實地把所有的盧恩工匠都拉
到我國來不可。所以多少會採取一些上不了檯面手段的可能性很高。這樣一來說不定
就要強迫我的協助者做出背叛整個國家的行為了。」

「什麼啊,原來是這種意思啊。那麼回答很簡單。如果只是老子的靈魂的話,那就全
都拿去好了。如果能換來盧恩技術的不滅,那點東西根本算不了什麼。」

話說得很豪氣的貢多伸出了手。

而安茲則握住了那隻手。

「我可是不死者,這樣也可以嗎?」

聽到安茲想是提醒一般的話語,貢多大笑著:「只要能給老子實現夢想的機會,無論
是陛下這樣的不死者也好,還是那恐怖的霜龍之王也好,都沒有問題!」

「莉茲妳那邊呢?」

「貢多既然接受了你提出的條件,我這邊也不會說什麼。」

「那,就麻煩妳在此當個證人,畢竟這裡沒什麼可以證明我和貢多的『契約』。」

「那是當然!我可不允許你對我的朋友做出會危害生命安全的事情喔!」

「放心吧,莉茲。我以魔導王『安茲・烏魯・恭』立誓!」

「很好!」

「呃,為啥我有種被耍的感覺……不過妳會擔心也很正常就是了。」說到這裡,安茲
突然想到一件事:「話說回來莉茲,前面妳有提到你和矮人國度的攝政會很熟,攝政
會之上應該還有國王吧?」

「不,矮人國度已經沒有王族了,所以是由幾名高層組成攝政會來進行管理。」

「這樣啊……那矮人國度對於技術的流出有嚴格的限制嗎?」

「盧恩技術都被嫌棄成那樣子了,你認為有可能嗎?」

「這個……大小姐的說法確實也沒錯啦。」

聽到莉茲這麼說,貢多只能苦笑。

「安茲大人,您所交代的任務已經達成。」

這時,不知何時出現的夏提雅採半跪姿,恭敬地向安茲報告。

「很好,帶我們過去吧。」

「僅尊御意!」


來到夏提雅一眾和掘土獸人的戰鬥現場,只見除了看守的半藏外,就是眾多被綁著無
法動彈的掘土獸人。

「做得好、夏提雅。看來沒有讓任何人逃脫,就達成使命了呢。」

「是!非常感謝您、安茲大人!」

然後安茲把視線轉向站在一旁的亞烏拉,只見亞烏拉恭敬地鞠躬,看來是表示夏提雅
並沒有做出渝矩之事。

「那麼夏提雅,就給妳下一個命令吧。從這些人嘴裡撬出情報,可能的話儘量不要使
牠們受傷哦。」

「遵命!」

夏提雅命令不死者拖出其中一隻掘土獸人。

「咿!救救我!」

「哼哼,如果老實回答的話就不會殺了你。前提是老實的話……首先在這裡最了不起
的是誰?」

「是那位,那個毛色中有少許藍色的」

「你這傢伙!竟然多嘴!」

被喊到的個體毛色確實看起來有些混著藍色的感覺。

「好了好了,不要吵架。那麼,能把那個帶到這裡來嗎?這個回去。」

作為交換被帶來是這裡地位最高的掘土獸人。

「哼!似乎是矮人的近親種族呢,我可是什麼都不會說哦!賭上我的部族的榮耀!」

看來似乎想表示自己是硬漢的樣子……雖然不知道以掘土獸人的文明程度,知不知道
這個名詞就是了。

但是,很遺憾。

「是嗎?那這樣呢?」夏提雅直接對面前的掘土獸人放了個「全種族魅惑」魔法。只
見夏提雅鮮紅的雙眼發出奇妙的光芒後,說道:「行了,那麼能回答我的問題了嗎?

「啊啊,當然。妳想知道什麼?」

「「咦?」」

對於這老實的回話,後面的掘土獸人們不禁噴出驚訝的聲音。一個一個像是掉了下巴
一樣,一個比一個嘴張的要大。

「魅惑」系列的魔法,是讓被施術者強制認定施術者是與自己處於相同地位的魔法系
統。但畢竟秘密這種東西,有時候是連朋友或同伴也不能告知的。若是遇到這種狀況
,就只能使用精神支配等級的魔法……

不過這次應該是不需要做到這種地步。夏提雅暗自鬆了口氣。

只是從那位自稱是「指揮官」的掘土獸人口中套出的情報來看,情況比貢多想像中的
還要糟糕。

出現在這裡的掘土獸人部隊是一支別動隊,是為了將有可能逃進這座廢都的矮人趕盡
殺絕而到來的。

至於主要部隊則是朝矮人國度的首都發進。原本掘土獸人每次的進攻都會因為矮人的
部隊守在架在大裂縫的吊橋前方的要塞的關係,總是敗退作收。但這次因為發現了可
以繞過大裂縫到要塞側面的路,所以決定發動總攻擊準備擊潰要塞。

至於攻擊的時間似乎是這兩天。

「要如何處分呢?」

「夏提雅,將牠們全員送往納薩力克,傳令在那裡進行監視,是否殺掉視今後與掘土
獸人們之間建立什麼樣的關係而定,完全敵對之前不要殺害。但是,傳令稍微進行點
實驗。爪的硬度、魔法和物理耐性之類的肉體能力。在那個過程中也許會死吧……跟
他們說盡量減少死者的數量。」

「遵命!」

夏提雅馬上開啟通往納薩力克地表部分的傳送門,並把捕獲的掘土獸人都趕進或丟進
門裡後,自己也進去回到薩那力克地下大墳墓,把安茲的命令傳達給正在待命的「資
深骸骨衛兵」後,才折返回到廢都、回到安茲的面前。

「妳的情報蒐集很完美,夏提雅。」

開口第一句就得到稱讚的話語,夏提雅平坦的胸脯中湧現出熱意。

「是!」

夏提雅不經思索就當場跪下,對於主人的話語所能夠表達的態度也就只有如此了。

「呃……嗯,今後也期待妳的忠勤。」

「遵命!安茲大人!!」

「不要一直維持那種姿勢,站起來吧。接下來還會有更多事情要處理呢。」

「是!」

等夏提雅站起來後,安茲便向表情顯然十分難看的貢多問道:「你也聽到了吧?你的
看法呢?」

「畢竟老子不是負責戰鬥的,所以老實說老子也不是很清楚。」貢多老實地說道:「
但是,聽說因為活用了吊橋的關係,所以會受敵人進攻的地方就只有一處而已、然後
再用要塞中的魔法道具加以擊退。但如果要塞被奪走的話,到都市為止是一直線的道
路,要阻止大軍的進攻是很困難的吧。那樣的話,確實有可能會放棄都市跑回到這裡
也不一定。如果在這裡遭到伏擊的話,我們矮人可真的就會全滅了啊。」

「所以說,還好你們來了。」莉茲補充道:「不然光靠我要處理那些傢伙可真的是苦
差事呢。」

「那麼貢多,你準備接下來要怎麼辦?」

「無計可施了吧?」貢多嘆了口氣:「從這裡通過地下移動的話,再怎麼趕路大概需
要六天的時間,要將現在入手的情報帶回去的話,路程太過於遙遠了。」

「六天啊……這種距離實在沒辦法用傳送門呢。」

即使是百分百成功的傳送門,也得面臨和傳送魔法類似的限制。

目標地沒有認識的人(包含玩家和原住民)、無法利用各種魔法道具監控的遙遠場所
、抑或是會對玩家造成傷害的地形、甚至是戰鬥區域……這些都是傳送門無法使用的
限制條件。

「能去救援嗎?安茲?」

「只要能增加交涉成功的可能性,沒什麼不可以的。」

「還真現實呢……看來這下矮人國度會欠了你好大一筆人情呢。」

「老子認為,如果魔導王陛下能夠從掘土獸人的威脅中保護我等矮人族的話,交涉絕
對能夠有利進行的才對。」

「是這樣的話,就有算計好時機的必要了呢。」

「趕路都快沒時間了還時機勒……」

「不不,我指的是掘土獸人的問題解決之後的『時機』……罷了,妳說的也沒錯,還
是應該儘快移動吧,畢竟得避免盧恩工匠的犧牲。在地下前進的話說不定還會遭到掘
土獸人的突襲,所以得從外面走。帶路的部分就交給你沒問題吧,貢多?」

「雖然沒有什麼自信,但老子盡力而為吧。」

「好,那麼立刻做好出發的準備!」

「「是!」」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4984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OVERLORD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col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 後一篇:加速世界異錄01...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risPuth法式長棍麵包
DECO*27 - 愛言葉Ⅳ feat. 初音ミ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3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