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達人專欄] 【無限沉默】詭屋:初入無限【1-7】

作者:貓尾火花兒│2021-03-13 23:53:39│巴幣:28│人氣:456
  貓尾火花兒/想和你說:
  本故事就是:
  〈我穿越到各個世界,拼死求生、變強,然後保護、拯救我所重視的一切〉
  是這樣的故事;如果好奇或喜歡或對本作品有感覺,可以閱讀。
  若真的喜歡本作,建議從【0-1】閱讀,喜歡再閱讀就好。:D


  《無限沉默》01
  〈詭屋:初入無限〉07
  ─

  如果你的死能夠拯救世界,你會願意放棄自己的生命,讓世界能夠繼續運轉下去嗎?還是你會帶著世界一同奔赴死亡?

  對於科特的行為,陳默是非常佩服的。但殺死他的人就是自己,他明明是這麼好的人呀。為什麼非死不可?為什麼這世界是如此的殘酷?他的腦中一片空白,連林悠新與秦心的對話都聽不見,連基地自毀的倒計時也與他無關似的看著科特的屍體。

  如果自己無法拯救這世界,如果自己無法做到最後科特所交待的遺言,那自己到底……

  「陳默?」林悠新不斷搖晃陳默,但陳默全無反應,最終林悠新只得狠狠的打了陳默一拳問道:「你想死嗎?」

  陳默這才從科特的死醒了過來,耳邊傳進基地警報音與倒計時的聲音。

  「走了。」林悠新急忙拉著陳默離開了這地底基地。

  陳默只是隨波逐流的被林悠新拉著,對他而言,自己非但沒有完成自己對自己的承諾,還殺死了科特,並且也對於這世界無能為力。為此他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失望。之後過了不知道多久的時間,或許很短、或許很快,幾人已經離開了基地,並走在了基地外的樹林裡。

  陳默被林悠新拉著走,他仍想著科特的事情,而基地仍未爆炸,他只是雙眼無神的看著遠方,隨波逐流。

  「雖然時間上很充裕,但還是走遠點好,誰知道基地的爆炸威力有多大……」林悠新邊拉著陳默移動,邊對著秦心說:「妳和那三人的關係是怎麼回事,妳們不是同伴嗎?在沒有相互配合的情況下,妳是怎麼度過這幾次任務的?他們僅只是為了一個劇情人物,就能與妳動手?」

  而林悠新此刻正詢問著秦心,那團隊裡的三人與她的關係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為了一個劇情人物就能與她大打出手?甚至不惜傷了她……

  而陳默全然不關心這些,只是在一旁默默的聽著秦心與林悠新的對話。

  「同伴?在這世界裡的同伴嗎?」秦心笑了出來,只是笑聲裡帶著淒涼彷彿某種嘲諷的笑:「我們現在的團隊根本不能稱之為團隊,真正的團隊應該是可以將彼此的後背交付的!而現在的團隊只是黃國凱的私人擁有物罷了。」

  「在我剛進入這裡時,那時的團隊既強大又友善,他們彼此合作,只為生存下去,能夠為了彼此而犧牲生命。」秦心像是囈語般的回應林悠新,也許是說給她自己聽,也或許只是她自己的妄言,她的聲音漸漸變小:「可那又如何,那時的團隊也滅亡了……全部都死了……好人不一定有報償、壞人也不一定有報應,這世界就是如此的殘酷……」

  林悠新沉默的沒有打斷秦心的囈語,但陳默卻聽見了秦心最後的幾段話,這幾句話和他的經歷與想法有幾分相似。

  「你們相信嗎?我竟也能在這世界裡生存了下來,身邊的人一個個的死去,也許我才是最該死去的那個,但沒人相信我說的話,後來進入的人也都是貪婪的人……只想著從別人的身上掠奪所有,但我看見了你們,你們竟然真的保護了她。」秦心摸了摸小女孩的頭,她像是哭泣著,但又堅強的繼續說著:「能保護他人的人,能為了別人堅持並付出所有的人,這樣的人才是真正能稱之為同伴的呀。」

  秦心那哭泣的聲音似乎回盪在整座森林之中,久久不散的無盡回響著,聲音於近處與遠處皆有,陳默因為秦心的話語也有所觸動,他的心中的淚也正在滴落,他從來都沒有真正被拯救過,自從院長死去的那天後,他就像是死了一般。

  秦心沒有繼續說出什麼話語,空氣中只剩下哭聲,而林悠新拍了拍她的背說:「秦心是妳在哭嗎?」

  秦心回過頭來,她的眼神清徹而明亮,完全沒有任何哭泣過的跡象。

  林悠新立刻對著她比出噤聲的手勢,秦心與牽著的小女孩兩人也立即放緩了腳步,林悠新回過頭對著仍丟了魂似的陳默說:「跟緊我們。」

  哭聲仍在林中,陳默安靜而無語,腦內只想著剛剛科特的死與這無法被拯救的世界,世界從來沒有善惡,毀滅也從來無關良善,這個世界再過一段時間後就要毀滅。自己殺死了科特,卻又無法幫上這個世界,自己是如此的無能為力,他的內心與這哭聲一樣也在哭泣,但這卻是無聲的哭泣。

  哭聲仍在林中,像緊緊的尾隨著四人,陳默被林悠新拉著,他瞥見身後的遠方,那一個正在哭泣著的女人,身型纖細而孱弱,瘦得只剩下骨頭般,但哭聲卻意外的大,那女人尾隨在他們身後,明明看上去孱弱,卻令人感到危險,像是鬼魂緊貼在身邊,哭聲也緊緊的貼在四人耳邊。

  「那是《惡靈勢力》中最強的BOSS女巫,坦克、獵人都比不上她。」林悠新非常小聲的在陳默耳邊說著:「腳步放緩些,別被她發現了……」

  陳默看著那女人,腳步不自覺的放緩,他們幾人手上的錶離回歸只剩下幾分鐘而已,要是現在死在這裡,那先前的努力就全都白費了。

  女人的眼睛發出幽光,在黑暗裡顯得格外明亮,那兩點幽光在森林裡不斷左右顧盼,隨著幾人的腳步也跟著移動。

  月光被飄過的雲朵所遮蔽,令森林變得黑暗且靜得只剩下心跳聲與女人的哭聲。

  陳默一時間也冷靜了下來,活下來,要活下來的想法在陳默的腦中不斷徘徊,眼前的女人讓他感到恐懼,那不似人的眼睛與哭泣的聲音像是在對著世界控訴。

  陳默用著自己僅存的右手握住自己的刀,彷彿這樣才能讓他感覺到安心,而其他幾人也緩緩的移動,深怕一不小心就驚動了這女人。

  但那兩點幽光卻像是鎖定了幾人,漸漸靠了過來。

  幾人不知道那女人到底在尋找著什麼,也不知道女人是否會撲過來。

  在微弱的月光下,幾人的移動速度完全比不上那女人,那女人的身型漸漸透露在眾人眼底。

  從黑暗裡隱隱約約的透露出那女人的樣貌:皮膚白皙的像被油漆所漆過,比月光還要白;手指甲細長而銳利,刮在地板上激出與哭聲相應的尖銳聲響;衣服破爛,從破損處還能看見已經掉落的肉塊與白骨;眼中的兩道幽光像是緊緊盯住了四人,臉頰旁的肉早已消失,從臉上就可直接看見其中尖銳如鯊的齒。

  陳默此刻真的只聽見自己的心跳,不知從何而來的光,反射在他的刀柄照射在了女人的眼。

  就在此時,女人撲向眾人並發出急遽的哭聲,陳默連忙拔出刀、林悠新拿出槍械、秦心手中的電光指向女人。

  眾人的反應都很快,直接攻向了那女人,但女人卻扛著所有攻擊,撲倒了秦心。

  眾人的攻擊完全無法阻止那女人,而被撲倒的秦心腦中想起的卻是自己初進入世界時碰到的那群人,她感覺自己將要死亡,而那哭聲與尖銳的尖叫聲竟在她的腦中開啟了回憶的跑馬燈……

  「這裡是地獄,但不要緊,我們會找到辦法的,雖然不保證你們都能活下來,可我們會盡量讓你們有機會生存下來的,現在你們都算是我們的觀察隊員。」一位爽朗的青年對著剛進入時的秦心說。

  眼前女人的爪,抓向秦心,秦心用著所有電擊抵抗著女人的爪。

  她身前女人瘋狂的抓擊著,伴隨著一道又一道的電光,像是一道鎖鍊般鎖住了女人的爪擊。

  陳默與林悠新朝著女人攻擊,陳默的刀一連砍向女人多次,卻怎麼也無法斬斷女人的身體;林悠新的槍械子彈如雨般朝著女人傾洩,但也無法有效阻止女人;就連小女孩也朝著那女人丟著石頭,可女人仍發出慘叫聲攻擊著秦心。

  秦心仍想著自己曾經歷過的事,那名爽朗的青年死前的留言……

  「死了,都死了!那無法被破解的線……到底該怎麼做才可以讓團隊活下去,不論試了那種辦法……那種辦法都一樣!我們用上了所有的方法,都無法阻止那條線!如果你們聽到了這聲音,那我們已經全滅了……接下來我會說明我們曾試過的一切辦法,或許你們還有機會可以活下去……」爽朗青年的聲音,透過收音機傳遞了出來。

  活下去嗎?活在這樣一個痛苦而卑劣的世界,好人不會得到好報、壞人或許能活的更好的世界……死亡嗎?我不甘心……如果這世界上有神,神能聽見我的聲音,是否就能拯救我呢?秦心腦中充斥著女人的哭聲與自己曾經有過的想法。

  秦心放出了全身上下的電能,衝擊著女人,但女人卻只是微微一顫,絲毫沒有停下自己的攻擊,秦心的電能也是從人體中產生,不可能無止盡的出現。

  陳默又再一次進入了那種狀態裡,他的雙眼再次失神,彷彿世界與他融為一體,手中的刀彷彿他的身體,他看向女人砍向了女人最為脆弱的地方,關節的相連之處。

  漸漸的黑暗成為了深夜,月光全然消失,四周的森林變得更黑暗,林悠新開槍時的火光、秦心的電光、陳默砍擊女人產生的火花,讓眼前的景象變得斷斷續續著,秦心的回憶也開始斷斷續續在腦中不斷浮現……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子,我們應該要好好合作,才可以讓彼此都活下去……」秦心站在眾人面前說明這個空間的事情,但眼前的眾人卻不相信她,眾人四散而去,秦心無奈的看著四散的人群,只能微微的低下頭:「他們是不會相信我的,也是碰到這樣的事情,他們又怎麼可能相信。」

  陳默的刀砍在女人的頸部,卻連關節都砍不進去,縱使那已經是最脆弱的部位,但卻能卡住陳默的刀,而陳默的手臂也已漸漸無力。

  怎麼可以?怎麼可以!我的手快動起來,她可是活過三部恐怖片的人,如果她死了,我們接下來回到空間怎麼面對黃國凱幾人?陳默在砍擊時,不斷想起秦心的面容,這個少女只是微微一笑,卻讓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無力感充斥在陳默心中,他救不了院長、報不了仇、幫不了科特、拯救不了世界,現在他連眼前的少女他都無法讓她活下來,這樣的無力感……這樣的無力感。

  「啊啊啊啊啊──」陳默爆出了怒吼,他眼前的刀隨著右手,再次砍擊在女人身上,聲音漸大、速度漸快,他能感受到自己的身體正發揮出不同的等級的力量。

  然而並沒有什麼用,連刀都被他砍斷了。

  林悠新不停的開槍,但對這女人卻沒什麼用,子彈全都打空了,但這女人卻仍沒有停止的跡象。

  小女孩哭泣著對著女人丟出石頭,對她而言那是她的姐姐,就算他們都說她不是她的姐姐也好,可對她而言那就是她曾死去的姐姐呀!這次難道又要再失去她了嗎?

  此刻的秦心回想起黃國凱與王子慶兩人初次回歸空間的往事……

  「你到底知道些什麼?這個空間到底是怎麼回事?是不是妳?」黃國凱面容猙獰的掐住了秦心的脖子。

  「我明明才剛救了你……」秦心渾身電能充斥,彈開了黃國凱的手,但沒想到黃國凱竟用著槍械指著她。

  「說出這一切!否則我就開槍,我一定會弄死妳,妳就不要讓我逮到機會!」

  那時的秦心救了黃國凱與王子慶,但兩人完全沒有感恩,反而質問秦心整個空間的事情,但秦心又怎麼會知道……是啊!我也只是僥倖活下來而已,為什麼我要受這樣的苦,現實世界已經很痛苦了,來到這裡也只是另一個地獄罷了。

  「我想死,但卻沒有勇氣死。如果想死的念頭每天都出現,那活著的意義到底是什麼?我沒有真正的勇氣面對死亡,但活著的意義到底是什麼?」秦心因為這個念頭,而來到了這個世界,但世界並沒有告訴她答案。

  月光已完全消失,秦心能感覺身上的電能也如同月光般消失,電能已不足以再抵抗眼前女人,也不知道眼前的女人為什麼能這麼強……就在秦心已用盡全身的電能時,她放棄了抵抗,決定坦然接受自己的死亡。

  此刻的陳默卻用橫跨一步,在秦心與那女人之間。

  「妳的命比我還重要,如果是妳的話,妳一定比我更有用吧!」陳默的斷刀刺入女人的右眼之中,但女人的爪卻直接破開他的肚子。

  「快走。」他用著全身上下的力氣撲倒了女人,用著最後的力量說。

  陳默的身影在秦心的眼中變得巨大,但她也無法放棄陳默,回歸後的情況已經越來越糟糕,如果這次她仍然沒有找到能站在自己這方的人,那回歸後也只是回到了原點,而黃國凱、王子慶等人的實力越來越強,或許這場恐怖片後,她就再也無力阻止那些人做出的事了。

  「他是可以信任的人。」她看著陳默被刺穿的背影如此想著。

  她試著摧動自己全身上下僅有的電能,搜括所有的力量,聚集在手中的一枚硬幣上,試圖推動它成為電磁砲,射向女人,可沒有什麼電能的她,卻蓄積不起足夠的電能。

  陳默知道自己若是幫助她,自己很可能會死,但他無法原諒自己的無能,自己比起秦心來說,秦心是活過三部恐怖片的人,而她也說出了如自己想法的話語,他相信秦心比他更有價值,而自己如果死在這裡,那也只是天命……畢竟院長曾說過的話,一直存在他的心中,那也是他的信條。

  陳默的腹部被女人開了個洞,他被女人給甩在一旁,但他仍然有意識,腦袋仍然不斷的轉動,就算是死,他也要保護其他人離開,失去了下半身的陳默竟用著斷刀刺入了女人的腿,用刀緊緊扣住女人,不讓女人離開。

  林悠新手中的槍械早已沒了子彈,他抱起小女孩準備隨時離開,畢竟是陳默自己說出了快跑,而眼前的敵人實在過度強大,自己也沒有任何的武器能夠再幫上陳默了。

  那女人發現自己被陳默所牽制,回過頭來要將陳默給殺死時,就在這一刻,秦心的雙眼突然失神,她進入了一種不可言說的狀態,一次次看著眼前的人死去,一次次看著善良的人死去,一次次看著惡人、不善者活著,甚至欺壓那些善良的人,她不甘心,他們也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

  「沒有誰的命會比誰更為重要的!」秦心像是怒吼般說出這句話語:「陳默──你錯了!」

  秦心手中的硬幣化為超電磁砲,光芒破開了整座森林裡的黑暗,直接將女人的身體融化,在最靠近黎明的時刻,最黑夜的夜裡,光芒直接破開了所有林中的黑暗,那是穿透而出的閃耀。

  結束了……陳默看著眼前耀眼的光芒。

  「確實,我錯了……但你們都要好好活下去。」

  遠方基地傳來巨大的爆炸聲,天空中太陽澄澈隨著秦心的那道光芒灑滿大地。

  手錶上的倒計時同時歸零。



  【劇終】(開玩笑的。)
  這邊是貓尾後記(暫完)  
  好了,陳默就這樣又死了一次。奇怪,為什麼說又死了。感覺陳默這次挺慘的,不是正在死亡的路上,就是還在昏迷的狀態。
  不知道有在觀看的朋友們看法如何?是否還喜歡這次陳默的冒險,感覺在這次恐怖片裡,還有很多謎沒有解開,雖然透過林悠新的看法上看來,已經解開許多。但林悠新到底看見了什麼?得知了什麼呢?這也會成為林悠新對於空間猜測的基底,只是他的想法不必然是正確的。

  這邊附上林悠新的形象圖,一樣出處是紙娃娃系統。

  另外好奇想問問看各位對於秦心的看法,目前仍找不到適合的形象圖。

  接下來就是要回歸到傳說中的空間裡了,到底那空間會是怎麼樣的呢?各位讀者不知道是如何思考的,一個安全且可以提供兌換物的地方。難道真的是有著二十個房間、並且中間有大光球的環境嗎?

  不論如何,這邊先感謝陪伴陳默數天的大家,特別是有留言讓我知道想法的朋友:D(像的幫忙揪錯字、順句、提出自己的思考;恰好回歸巴哈的老周;每次都留「辛苦了」的暖心白煌羽;猜測後續走勢的項熙;分享也喜歡SCP的冰鳩。讀者們也可以去他們的小屋挖挖看有沒有喜歡的作品唷。)
  在故事之中的戰鬥節奏似乎有些不順,插入了許多角色各自的思考或想法,這好像不太好,但還是容我這樣寫吧。有些也算是上一次殘留下來的寫法,再寫一次試試看的嘗試。

  那我們就下次再見了。
  就讓陳默繼續保持死亡狀態數周吧XDDDDDD
  我想陳默只能繼續沉默了。(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948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貓尾火花兒|無限恐怖|無限流|最終境界|無限沉默

留言共 3 篇留言

老周(LeviChou)
1. 關於打鬥中間穿插回憶,以及好幾個角色的視角,我閱讀下來也卡了一下,秦心回憶到黃國凱的時候,我甚至一度以為女人 = 黃國凱,嚇屎了。或許是因為那段林悠新戲也很多,讓我一時沒注意到黃國凱那段是回憶才對。感覺上林悠新可以負責尖叫就好,混了三個角色的內心戲一時有點多w

2. 我以為陳默壓秒,所以被系統算是存活過關,然後會剛好復活,耶(X

3. 「可以沒有什麼電能的她」應該是打錯了,是「可是沒有什麼電能的她」的樣子

4. 由於秦心前期一直給我種利用小女孩觀察陳默+林悠心的感覺,又有一種神秘感,長相我記得好像沒有特別描述,所以我覺得應該是有一頭栗色長髮,五官清秀,眼神卻有種幹練的感覺。後來知道是雷能力者 (PS:我本人最愛的超能力,因為有火影的雷切X) 感覺上還會穿黑色緊身衣,這樣放電起來就有對比,雖然這集出現硬幣電磁砲......御坂美琴??? (不,肯定不是)

大概是這樣ㄅ,另外後記被cue有點驚喜lol

03-14 01:23

貓尾火花兒
1.回憶這邊真的是隨意穿插,但閱讀上真的有許多障礙,還是加入一點引導性的文字好了。XDD
林悠新也想做點事,他手上還有槍呀!儘管除了開槍和逃跑,他好像什麼也做不了。XDD

2.陳默確實是壓秒,回歸時是瀕死狀態。王子慶說是瞬間回歸,但肉體上的傷可不是回歸就回復的,拖了個屍體回程也是可能的。
這邊講的是現實時間,因為接下來的更新要幾周後了,陳默在故事時間是短暫瀕死,但現實時間裡他要躺屍一段時間了XDD
https://emos.plurk.com/78af3da0448898df0405a4e783959fa6_w48_h48.gif

3.已修正,謝謝老周的協助。

4.秦心確實是利用小女孩觀察兩人,在看過這麼多死亡後,她也漸漸變得冷血(應該這樣說嗎?),畢竟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活下去,而秦心在活下去這方面一直是有點運氣的存活。內文中沒有特別描述,特地保持她的神秘感,能力是電、雷能力者,超電磁砲也確實是學美琴的唷!XD
如果擁有電超能力,我想一定最先想到這招吧?
https://emos.plurk.com/876ad8cd4f41555e4df188faf9150eef_w48_h48.gif

謝謝老周的閱讀與回饋,幫助許多:D
https://emos.plurk.com/abebc2734bfdfb6913c1e9879f952840_w48_h48.gif03-14 16:33
白煌羽
辛苦啦

03-14 12:09

貓尾火花兒
謝煌羽的暖心留言。:D03-14 16:33
水墨靜
"撇"見身後的遠方(瞥)
四周"的"已完全沒有月光(疑缺字或多字)
"在"眾人的反應都很快(疑缺字或多字)
女人仍"著"發出慘叫聲攻擊著秦心(多字)
可以沒有什麼電能的她(已?)
而自己"的"如果死在這裡(多字)
腦袋仍然不斷的轉動"的"(多字)

這樣一看陳默名字很不吉利耶,根本多災多難之名,這回還得躺屍數周= =
最早說秦心看起來像國中生,又經歷了一些事情,在我想像中是一個如果沒有綁髮,髮長也僅及肩,神情冷漠的少女。
七篇以來印象反轉最大的是黃國凱,他登場時形象比旺熊好,我以為他只是外表兇惡但還算可靠的黑道大哥類型。看來前面電影開場他就只是為了兌現保護交易,抹殺範圍出現所以才突然折返救那位OL吧。

03-14 13:45

貓尾火花兒
謝謝水墨靜的校閱,內文已修正。

陳默的名字太多災多難了,發生什麼事情好像都很沉默XD
躺屍講的是現實時間,之後更新要幾周後了。
在故事中回歸就是一下子的事情,只是他目前身受重傷,回歸後還需要一個步驟才會治好。

黃國凱等三人,在面對新人當然得拿出誠意,不然怎麼拿到新人們手上的獎勵點數,而回歸後會發現「槍械」的價值,也會有仍活著的人,被強迫交出點數的情況,畢竟是交易呀!
不然開頭的選擇就沒有效果了XDD

黃國凱是黑道大哥沒錯,也很講義氣,但他的義氣只給認可的人,而這次開頭給新人的方案是王子慶提出的。他們在上一次的回歸已經從徐火旺身上拿過點數,這方法當然得沿用下去,多多益善。

開頭的返回也確實是為了兌現保護的交易,但也止於保護,死亡在這裡是常見的,要是為了保護的交易自己卻死了,那怎麼想都不划算吧。

謝謝水墨靜的閱讀與留言分享看法,受益良多。https://emos.plurk.com/2d2afcdf13759d3cf95f616049f93fbc_w48_h48.gif03-14 16:4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pingliketw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沉默... 後一篇:[達人專欄] 【新詩】逐...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Neoxie0628所有勇者們
嗨嗨~各路勇者們!榮光極短篇發表囉!有空來阿尼家圍觀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2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