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達人專欄] 【無限沉默】詭屋:初入無限【1-5】

作者:貓尾火花兒│2021-03-12 01:28:34│巴幣:33│人氣:206
  貓尾火花兒/想和你說:
  本故事就是:
  〈我穿越到各個世界,拼死求生、變強,然後保護、拯救我所重視的一切〉
  是這樣的故事;如果好奇或喜歡或對本作品有感覺,可以閱讀。

  《無限沉默》01
  〈詭屋:初入無限〉05
  ─

  在林悠新想繼續說下去時,陳默卻打斷了他,問了他一個問題。

  「你殺過人嗎?如果殺人對你來說有利益,你會殺人嗎?」

  林悠新是陳默才剛剛認識的人,如果林悠新認為殺人是那麼簡單輕鬆的事情,陳默就會立刻轉頭就走,在不知道這世界是否真假的情況下,陳默是不會輕易殺死科特的,就算這只是遊戲好了,但他也不會是忘恩負義的人。

  「如果那人危害到我的生命,我為了保護自己,當然要還手,但若像是你所說的有利益的情況……」林悠新說到這略微思考了一下,接著攤了攤手說道:「我又不是殺手,就算有利益的情況要我殺人,我下不下得了手都是問題。」

  「就像這次的任務,要我殺死主角一行人那還真的是辦不到,就算這是遊戲也一樣,況且我不認為這只是遊戲……」林悠新指向人員中的一人說道:「就像那人,剛剛與他閒聊,家人背景等等的設定也太繁雜,實在很難讓人想像這只是遊戲,而他們所表現出的情感、心思裡的每一步都可以套用心理學得知他們的狀態,太真實了。」

  「總之,我辦不到殺人這件事情。」林悠新嘆了口氣後,觀察著陳默的表情:「該不會你殺人了吧?怎麼會問這問題呢?」

  聽完林悠新所說的話語,陳默鬆了口氣:「我碰見主角群裡的一人,他救了我的命。」

  林悠新一聽完,立刻將食指放在嘴上說:「小聲點,我身邊的這些工作人員,可是人人都想要主角群的命呀!」

  陳默見狀也不再言語,只是示意他跟著自己前往林中再談。

  林悠新轉過頭,對著其中一名人員說了幾句話後,那人員給了他一把手槍。他拿到後拍了拍陳默的肩膀,將那把手槍遞給了陳默:「他們手裡有很多,面對怪物還是拿一把槍吧?你應該會用吧?槍身旁有保險,操作好它不要誤射了。」

  陳默拿到後也沒多說什麼,摸著槍身冰冷的觸感,反而倒有些安全感了。他這是第一次拿到真正的槍械,而在槍身旁也確實有保險,他大概知道用法後,就關上了保險放在身上了。

  「對了,陳默。你知道如果讓劇情人物知道我們的情況,也會被扣獎勵點嗎?我嘗試詢問過他們這部電影的名字,沒想到就被扣了10點獎勵點,如果說得更多,還會持續被扣得更多,還被告知如果這部片結束後仍為負數,就將被抹殺,你可得注意一下。」

  「另外就是,我們的身份是組織內的特別行動隊,這行動隊的主要任務是處理各地的怪異情況,甚至是收容那些怪物,將怪物帶至各地的收容所內,而這些收容所就是片中的基地。而他們所說的神、或者是說是惡魔,就是導致世界滅亡的可能,再與工作人員的套話裡,我發現基層人員只知道要將主角五人獻祭,或是說殺死後,就能讓世界得救;如果獻祭失敗,那神就會現世,破壞整個世界。」

  「你是說?主角五人只要不死,那世界就會被毀滅嗎?是這意思嗎?」陳默一聽便知道林悠新所說的了,而這也與電影中的故事相同。

  「對的,只是我仍然不知道神會以什麼狀況滅世,或是被召喚出來後,世界就直接滅亡,還是其他可能……從片中來看,日出時神就會現世,而我們那時應該已經回歸王子慶所說的安全區域了。」

  「也就是說,這世界的毀滅與否根本與我們無關?」陳默聽完林悠新所說,立刻提出了疑問,並且再詢問道:「那他們組織內……你剛所說的特別行動隊難道都坐視不管,沒有人想反抗神嗎?」

  「反抗是不可能的,你不知道神有多強大……據人員所說,那神比起我們現在所見到的所有怪物都還強大,不論是軍隊、或是其他都無法消滅祂。」林悠新又嘆了口氣道:「直到真正看到那些怪物,才知道人類是多麼脆弱的存在。」

  「若我們想要改變這個世界的毀滅,我估計是不可能的,除非我們與黃國凱等人一樣,有著強化,才有機會在進入時找到關鍵物,阻止這世界的毀滅……而且我懷疑這任務裡本身就有著陷阱。」林悠新邊說邊看向四周:「雖然只是懷疑,但若想要拯救這世界……」

  「等等,你不用和我說太詳細,我們現在也無法做到這些吧?」陳默急忙打斷他:「你只要告訴我這世界的毀滅是否會讓我們死亡就好了。」

  「任務應該不會那麼簡單的,不然我們只要找個洞窟一躲,隨便都可以活下來的,只要運氣不要太背。」林悠新說到這邊笑了笑,繼續說道:「但是你也知道開頭的第一個任務吧?那個任務裡跑得慢的人就被抹殺了,但我想任務是不可能針對誰才是,而是我們的反應。」

  「如果一開始他們就相信這個世界的狀態,盡力跑應該也可以趕上的,但是人類哪有這麼簡單相信別人……那個紅圈的速度不快,就算是以魏宛臻的速度,盡力跑應該也可以跑過的。」林悠新嘆了口氣,繼續說道:「而下一次的任務發佈,就可以證實我的猜想……我想這種臨時的任務一定有目的性的。」

  林悠新雖然說的都是重點,陳默也都聽了進去,可林悠新現在想的事怎麼和陳默想的完全不一樣。

  陳默只是想知道──他們到底能不能活下呀!

  「像我們一進入後的任務,紅圈的限制在任務完成後就直接解除,也才真正解放了我們,讓我們能自由行動,但是那任務把我們先是限制在小屋處,這不也代表這次任務的關鍵就在那小屋……或者說是底下的基地嗎?而就人員的話語裡,這世界也確實存在超能力者、魔法……也就是說,在這個世界裡也是有可能學習到傳說或是電影裡的那些技能的,所以那時間的限制目的就很耐人尋味了。」

  「一來是不讓我們在這裡待的太久,從而獲取這裡眾多的道具或知識或瞭解這裡的情況;二來從喪屍病毒的感染後到喪失理智的時間來計算,在限制的時間裡就算中了這些也不至於病發,我也對比過他們說的狼人、吸血鬼病毒的感染之類;三來這世界裡所有隱藏的事物都在基地裡,如果一開始我們一行人就果斷衝入基地中,或許能在基地裡獲得龐大的利益。」

  「就以上來看,這任務的發佈很不簡單,一來不斷將我們送往關鍵的地方、二來也給出了我們有機會達成的目標、三來也透過任務讓我們適應變化。總之,我不覺得任務的發佈會是簡單的像我所說,隨便找個地方一躲就能通過的,而深入基地代表著危險、不深入基地也會碰到危險、我們也離不開這整座山,連工作人員也都沒有真正安全的逃離路線,更別說我們了。」

  「所以,你說我們能不能活下去?就算只是要我們活到日出,我都認為有一定的困難,縱使現在不知道什麼原因,林中的怪物開始趨進於統一化,而我甚至認為:若真的殺死了主角群五人,邪神只會得到更多力量,而不是所謂的被封印。」

  林悠新邊走邊說的與陳默走入林中,林中的科特與魏宛臻兩人正觀察著陳默,本想著陳默應該會讓自己加入那群人之中,畢竟人數越多應該越安全,但科特卻沒想到這人竟然交給了陳默一把槍,這就讓科特想入非非了,難道那把槍是要來槍殺自己的嗎?

  「竟然是科特……」林悠新不自覺的說出了口,而科特皺眉頭看著林悠新,雖然說可能是陳默和他說了自己的名字,但他仍舊覺得奇怪。特別是陳默叫他在此等候,而不讓他與那群人接觸,這讓他感覺到了一絲異樣。

  「陳默,你不覺得你應該解釋點什麼嗎?」科特詢問著陳默。

  「呃,那邊的人是……」陳默正要說點什麼時,林悠新又拍了拍陳默的肩,他接過話來。

  「我是林悠新,陳默的朋友,我們是同一個團隊裡的人。」林悠新態度非常從容的說:「我想你還不知道現在的情況是什麼吧?」

  科特一臉困惑的看著林悠新,而陳默則好像現在才真正認識到林悠新,完全無法猜測出林悠新到底想要說些什麼。

  而林悠新接下來竟然把自己的槍械交給了科特,並且告訴陳默:「你帶著魏宛臻先過去團隊處吧……接下來我有些話要和科特說。」

  小女孩聽完林悠新的話,就自己走往陳默處了,而科特也沒攔著她,畢竟對方也把槍械給了他,想必也不會對他不利。

  林悠新到底想要幹什麼?陳默牽著小女孩的手,本還想聽聽看林悠新到底想和科特說些什麼話的,但林悠新像是知道他的想法,只是對他點了點頭微笑道:「放心吧,這裡交給我就好。」

  「你先過去團隊那,不然他們會起疑的。」林悠新催促著陳默離開。

  陳默也不再說些什麼,畢竟科特是手持槍械的一方,林悠新的體能他也很清楚,在沒有槍械下的他是絕對打不過科特的。

  「那好吧。」陳默便帶著小女孩走回了那團隊。

  一過去,果然就如林悠新所說,那團隊果然像是認識兩人一般,並且還說對著女孩說道:「怎麼沒看見你姐姐秦心呢?」

  這讓女孩一陣開心,像是她真的找回了姐姐一般,但她也無法回答他人,只能說自己的姐姐去打怪物了。陳默則接話說,秦心另有別的任務,也許之後會再歸隊。

  就在陳默與小女孩接受眾人的關心與詢問時,陳默卻覺得這真的是非常奇怪,自己難道真的與這群人相處過嗎?還是有別種可能呢?為什麼他們能如此篤定自己是認識我們的呢?這就像初次見面的陌生人,卻知道你的一些事情,還能與你閒話家常般,但也的確有許多事物是接不上的。比如他們一直想詢問陳默在特別行動隊裡的一些事蹟,但陳默根本沒有那些記憶或經歷,他只好呵呵笑過,而對方竟然會自行腦補,說了一些自己完全沒有的經歷……甚至還有人主動說出陳默最擅長的應該是刀劍,而不是槍械。

  在有人說出陳默擅長的是刀劍後,還有人給予陳默一把武士刀使用,陳默揮了那把武士刀,雖然不像劍般雙刃,但使用上的差異並不會太多。

  就在陳默一邊思考原因,一邊揮舞著那把武士刀找尋手感時,卻聽見有人大喊叫道:「天啊!是屍潮!」

  屍潮?陳默往外一看,或許是因為聲音、又或許是因為火光、又或許是因為其他因素吸引了喪屍。

  此刻一大群的喪屍群朝著他們衝鋒而來,喪屍的數量遠遠超過眾人許多,在陳默這方的人全都拿起了槍械對著外面的喪屍開槍,甚至還有人說著:「打頭部,頭部可以更好的殺死他們!」

  陳默聽見這聲音也試著瞄準開槍,但準度實在不夠,他甚至覺得自己用剛剛從摩托車上拆下的鐵棍還比較趁手些,可槍械畢竟是遠程武器,不用靠近喪屍便可以攻擊,故而陳默仍然是使用著手槍。

  陳默身旁槍聲不斷,而林悠新和科特兩人卻不知道跑去哪裡了。

  陳默在邊開槍下,還得保護住小女孩,畢竟小女孩全無戰鬥力,以那群人員的話來說,小女孩主要是對付鬼怪的人員。但陳默實在看不出來,小女孩真的對於鬼怪有奇效嗎?還是只是一種身份的安排,如果沒有戰力又怎麼可能被安排進特別行動隊裡呢?

  此時又有人說著:「是坦克,大家注……」

  說話的那人語音未落,眾人只見有著兩百五十幾公分身高、肌肉誇張的近似於熊的喪屍快速的朝眾人方向衝了過來,所有的槍械打在他身上,都無法阻止他的衝鋒。那喪屍衝進人群後,直接單手舉起剛剛還大喊的那人猛砸在地上,地面被他砸出許多塵埃,而那人也已血肉模糊。

  難怪林悠新說坦克可以輕易衝散他們兩人,但是這麼強大的喪屍,林悠新到底是如何從他手上逃走的呢?陳默邊想著,邊看著這喪屍衝擊他們中的人。或許是在這短短時間內看多了獵奇的事物,陳默此刻竟然可以分析那喪屍的情況,儘管被攻擊到的那人,已全然成為肉沫般的存在,但陳默卻異常冷靜。

  而他們一行人雖說是使用槍械,可子彈也不是無限的,在坦克衝入後陳默一方的注意力就被吸引到那坦克身上,眾人將子彈傾瀉在他身上,但似乎沒有什麼用。

  那坦克的皮堅肉厚,頂著眾人的子彈就往前衝,或撞或砸了好幾人,許多人都慘死在他手中。其他的喪屍則靠著坦克的衝入與喪屍群的數量就衝破了他們的防線,陳默手中的手槍子彈也已經射完,他用著手上的武士刀,將靠近他的喪屍給砍倒。

  刀揮舞切下喪屍的頭部時,幾乎是毫無阻力的,陳默在砍喪屍時甚至覺得自己砍的不是人體,只是黃油般的存在,他只有在視覺上能確認自己真的殺死了喪屍。

  但坦克衝入陣中的情況仍不樂觀,陳默身旁的人或死或傷,人數漸漸變少,陳默與其他人員一路後退,但又深怕坦克直接衝入山洞之中,眾人只能弱勢的與喪屍交戰,一行人面對這喪屍可說是各自為戰,毫無陣形可言。

  或許是因為陳默使用著近戰武器,他身旁的喪屍都輕易的被他給處理掉,這讓身旁的人感到安心;也或許是陳默的身份關係,其他人員很自然的聚集在他的身後,而這群人中也有人主動保護了仍緊跟在陳默背後的小女孩。

  但縱使如此,喪屍潮仍然快將他們給淹沒。

  從俯看的角度看去,陳默站於最前,身後的人瘋狂開著槍,而其他沒在他身後的其他人員都已漸漸在喪屍的攻擊下死去。

  喪屍如潮水般,就要將他們給吞沒。

  就連陳默身後的人也漸漸被喪屍給撲倒、咬傷、死亡。

  陳默咬緊牙關,他知道自己只要做到兩件事就好:保護住小女孩,以及保護住自己。

  其他的人他保護不了,他也無法保護他們,就算他們前一刻很熱情的對待了自己。

  陳默揮舞著刀,銀光快速的流動,在他身前像是有一堵牆般,喪屍的潮水湧動過來,就被他給擋了下來。

  但他也不是超人,喪屍的潮水仍舊漸漸侵入了他的牆中,連那坦克都從陳默的側翼方向衝進他身後的人群裡。

  就在陳默身後人員只剩下個位數人數、陳默身前的喪屍也將要撲倒他時,突兀的出現了數道電光閃過……

  那四周場景裡原有的橘紅火光與突兀的湛藍電光,瞬間讓像是畫布的戰場,盡數被電光所撕裂、切割、破壞。

  那電光所過之處喪屍大批的倒下,只留下坦克仍在攻擊著陳默身後的人。

  在陳默看向電光的源頭處時,他看見一名少女全身上下散發著陣陣電光,她像是雷神般能操控這些電,她手揮過之處,電就在隨著她的手移動。

  這一刻對陳默而言,那個少女並不是人類,而是神祇。

  雷電穿插著經過這裡的每一處地點,天空中也降下陣陣落雷,聚集在那坦克巨大的身體,坦克的身體在電擊下被電得焦黑。

  陳默看傻了眼,這是他第一次看見雷電從身旁穿梭而過。

  那坦克停止了下來,身前的人員露出鬆一口氣的表情。

  但緊接著,那坦克卻又抖了抖身子,彷彿再次清醒般,立急轉向少女的方向衝了出去。

  眾人都來不及反應,甚至連那人員的表情都仍保持在放鬆狀態。

  「碰」的一聲,坦克就將少女撞飛,少女撞擊到一旁的大樹,身上電光仍舊纏繞,但卻生死不知。

  安靜的戰場上此刻才又出現聲音,林悠新手持著衝鋒槍,對著坦克瘋狂開著槍,子彈雖然命中坦克,但也只是將剛剛被電得焦黑的肉塊給打落罷了。

  陳默也反應過來,立即撿起身旁屍體手中的槍械,邊跑邊射擊著坦克,雖然準度不足,但在不停的開槍下總有可以命中的。在兩人的攻擊下,坦克被兩人吸引了注意力,但林悠新的火力較強,坦克率先就朝著林悠新發起了衝擊。

  林悠新立刻停止了射擊,向著自己的側邊奔跑,那坦克直來直往衝鋒,看上去完全沒有注意到林悠新的移動,擦著林悠新的影子衝進了林中,那衝擊力道之大,一連撞倒了多棵樹木才停下。

  陳默提起刀,也跟著進了林中。

  陳默用刀一個大劈砍在陷入樹幹裡的坦克背後,那背後的觸感非常堅硬,與剛剛喪屍的觸感完全不同。

  刀砍下立即就碰觸到了骨頭,那骨頭極硬,震得陳默虎口隱隱作痛。

  陳默抽回武士刀,立刻又砍向坦克的後頸,頸部果然不像背部有著肌肉的阻礙,但仍有著堅硬的骨頭。

  就在這瞬間,陳默的注意力突然極度集中,就好像又再次進入了那與小女孩一同掉落時的狀態裡。

  陳默從裂開的肉中,看見了坦克骨頭間的縫細,又一刀順著關節砍去。

  刀落、頭飛。

  這一刀砍下當即砍下了坦克的頭,但在砍下的那瞬間,坦克竟還能轉過身體用著右臂給了陳默一拳。

  在注意力極度集中下,陳默右手反握武士刀、左手抵在刀前擋下這一拳,但這力度竟也能將陳默打飛出去。

  在陳默飛出去的同時,他可以看見坦克的頭高高地飛起、他那堅硬的肉體漸漸攤軟倒下。

  陳默可以感受到,自己在衝擊力下向後飛去,身旁所有的樹木、周身的情況他都可以得知。

  他可以用最適合的角度停下,完全不讓身體有所損傷。

  他甚至也知道自己手中的武士刀,若要再次砍下坦克的頭部,應該從何種角度砍去,可以更為順暢。

  就在陳默雙眼變得失神,仍在那狀態時,他試圖的停下自己的身體,此刻的他連耳中機械般的聲音響起都被他給忽略了。

  但不知從何處,卻瞬間跳出了一個黑影。

  那黑影是一個穿戴斗蓬,身形彎曲的人,他正以不可思議的跳躍動作撲向陳默。

  陳默的身體仍在滑行,他還在試圖平衡身體。。

  他只能眼看著這黑影,撲向自己,避無可避。

  遠處的林悠新對著撲向陳默黑影瘋狂開著槍,他嘴裡還大喊著:「是獵人!」

  陳默仍處於那狀態裡,邊滑行的同時,他對著那身影揮刀,那身影頓時被削去了一隻手臂,但卻仍然撲倒了陳默。

  黑影用著另一隻手臂揮向陳默,陳默用著仍反手握著的刀柄,反刺黑影的手腕試圖擊開他的動作,並順著刺擊,將刀揮向他的脖頸。

  沒想到那喪屍竟然用自己的下顎與鎖骨就緊緊地夾住了陳默的刀,喪屍的力量之大,讓陳默完全無法抽刀或將刀再深砍入他的頸部。

  而這時,那喪屍的另一隻手那尖銳的爪已在陳默的眼前。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9325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貓尾火花兒|無限恐怖|無限流|最終境界|無限沉默

留言共 2 篇留言

白煌羽
辛苦了

03-12 20:46

貓尾火花兒
感謝煌羽。03-12 23:33
水墨靜
人類"的"是多麼脆弱(疑錯位或多字)
也不致於病發(不致/不至於)
給予陳默一把武士刀(給與有形之物,賦予無形之物)
立即"從"撿起身旁(疑錯位或多字)

03-14 11:01

貓尾火花兒
謝謝水墨靜,錯位或多字已修正。
另外,給「予」一詞與給「與」皆可使用。
在教育部國語辭典簡編本查詢後,都是「拿東西給別人」。

而在賦予條內的釋義竟然是「給與」,但兩詞應該有所差異的,賦予常是「虛」的概念應沒錯。上天給予他的使命,似乎亦可?
03-14 15:4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pingliketw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沉默... 後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沉默...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emonade1120大家
奇幻小說新篇 歡迎閱讀~留言~訂閱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