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無限沉默】詭屋:初入無限【1-6】

作者:貓尾火花兒│2021-03-12 19:33:29│巴幣:26│人氣:263
  貓尾火花兒/想和你說:
  本故事就是:
  〈我穿越到各個世界,拼死求生、變強,然後保護、拯救我所重視的一切〉
  是這樣的故事;如果好奇或喜歡或對本作品有感覺,可以閱讀。

  《無限沉默》01
  〈詭屋:初入無限〉06
  ─

  在陳默失神的雙眼面前,是隻已貫穿他左手的銳爪。

  此刻的陳默大腦飛速的轉動起來,他已經捨棄了左手當成盾使用。右手的武士刀橫在喪屍頸部被夾住,他清晰的看見那掉落的肉塊與口水不斷流出的臉龐,他的雙腳無法施力,唯一可動的只剩右手,他只能盡力守住自己的各處。

  左手已經無法使用、雙腳無法動彈,右手的刀無法拔出,生還可能幾乎為零。

  陳默在腦中假設了各種可能性,但自己都是死亡。

  就在此刻,一道藍色的電光直衝陳默右手臂的刀刃上,這一擊的破壞力驚人,直接將陳默的刀與喪屍的頭部都融化了。

  那道電光,甚至在陳默的視覺上有著強烈的殘留。

  接著喪屍攤軟,機械音再度傳來,但陳默完全無心聽那聲音的內容。

  陳默往電光來處看去,少女指尖帶出的陣陣電光仍殘留在手上。

  當陳默看見少女已經清醒並幫助自己解決麻煩時,陳默又感到了放鬆,竟如上次一樣,全身劇痛並且顫抖起來。這次的劇痛比上一次更顯劇烈,陳默喉嚨一熱又吐出了一大口的血,再次失去了意識。

  「喂喂!陳默,不是吧……」林悠新的聲音在陳默耳中漸弱。

  ***

  「陳默哥哥你要起來了嗎?」小女孩甜膩柔軟的聲音傳入陳默耳中,陳默此時正在科特背上。

  「我剛剛是又暈過去了嗎?」陳默只感到全身上下酸痛無比,而自己的左手已經消失了。

  「醒了?能自己走嗎?」背著他的科特問道。

  陳默回應後,自己站了起來,雖然能走,但身體仍感到不適,甚至感覺噁心、想吐。

  「陳默,你剛剛是開啟基因鎖了吧?」林悠新扶著陳默說。

  「基因鎖?那什麼?」

  「就像是老婆婆看見孫子將要被車撞傷時,突然暴發出巨大的力量,這力量甚至可以讓老年人抬起汽車;母親為了救墜樓的兒子百米只用了五秒就跑到;或是著名的催眠實驗:用冰冷的鐵條把人燙傷。」林悠新解釋著:「我看你剛剛的反應與情況,你應該是開啟基因鎖了。」

  「坦克或獵人那種等級的喪屍,照理說沒那麼脆弱的,剛剛我用槍械都打不穿他們的身體,而你竟然用刀就可以砍傷他們。除了基因鎖這樣的事,我想不出一般人可以砍傷他們的可能性,而你看上去也不像有特殊能力的人,所以只能猜測你是開啟基因鎖了。」

  「啊?說不定只是我學過劍術,用起劍來比較銳利而已?」

  陳默剛說完,林悠新還想再多說明基因鎖的事情時,就被科特所打斷了。

  「別想太多,能活下來就好了。」科特拍了拍陳默的肩膀回應兩人:「繼續走吧。」

  林悠新看科特如此說著,也沒有想要再多說明,而陳默對此也沒太多興趣,能夠活下來就很好了,也不用對此多做思考。

  陳默看向周圍的五人:陳默自己、科特、林悠新和正牽著小女孩的秦心。

  「現在是什麼情況,我們要去哪裡?」陳默疑惑問。

  「回小屋底下的基地。」林悠新邊走邊回應,陳默跟上眾人。

  「為什麼?」

  只見林悠新在科特看不見的角度,比著噤聲的手勢,接著又拍了拍左手上那隻錶。

  陳默立即會意過來,因為電影劇情人物科特還在現場,所以不能說出有關團隊的任何事情,要回去肯定和任務有關,他看向自己的錶,上面顯示著:「日出前返回小屋,離開本次劇情範圍則抹殺。」

  陳默看著錶上的訊息,雖然範圍很大,但誰知道會不會像上次一樣縮小,又或是有改變呢?而出去的路線?他們這群人根本找不到,如果有人運氣好找到了,估計看到這任務也硬生生被逼回來了吧……

  「不是吧?那科特現在為什麼跟著我們,不讓他離開嗎?」

  「陳默別裝了,我知道你們是誰,也知道自己就是祭品,如果我還活著那世界就會毀滅吧?」科特回過頭來露出苦笑。

  「這也是不得已的事情。」林悠新嘆了口氣道:「所謂邪神或是祭品……我們也是很無奈。」

  「透露這個給科特沒問題嗎?」陳默疑惑道。

  「你認為我們能瞞多久?」林悠新又再次比出噤聲的動作:「無知或許幸運,但若你認為科特是你朋友,我想這一切還是讓他知道比較好。」

  「那秦心也……沒問題嗎?」

  「我贊同你的想法唷。」走在前面的秦心牽著小女孩的手,笑著說:「我不討厭你的天真。」

  「但我想其他人肯定不會這麼想的……」秦心沒有回頭,只是接著說:「畢竟世界毀滅與朋友……」

  「他們那一群人肯定是選擇讓自己活下去的。」

  秦心說的是王子慶他們吧?陳默在腦裡想著,秦心說的也是,他們會出借武器讓新人回歸後再付出點數,肯定是非常在意獎勵點數吧?那科特兩千點的價值肯定非常高,估計王子慶他們在看見科特的瞬間就會開槍吧。

  「那科特,你怎麼想的?」

  「我想確認下林悠新說的是否屬實,雖然一路上看見不少怪物,秦心的超能力也讓我嘖嘖稱奇,我甚至覺得她手中的超能力有些熟悉,但不論如何,我還是想親眼看看林悠新所說的邪神儀式……總不能讓我什麼都不知道就付出生命吧?」科特苦笑著說。

  「所以我才說,知道真相不見得是好事,無知也是種幸福,但人類就是求知的動物呀。」林悠新感慨道。

  「對了,陳默你應該比較擅長用這個吧?」林悠新遞給陳默一把武士刀:「比起槍械,你對這個比較熟悉吧。」

  「還有,我們一路上遇到了許多怪物,但秦心身上的電能倒是很好的驅散了他們,等會跟緊秦心。」林悠新一說完,陳默就看見秦心腳下正閃爍點點電光,像是在搜索附近,又像是在偵查般,但流經過自己時卻什麼也感受不到,若是不仔細看也無法發現那電流的移動。

  就在眾人說話的同時,他們也抵達了小屋,小屋外的情況倒是異常恐怖,滿地都是血跡,可以看出曾有許多人想從這處離開,卻被怪物給屠殺,並且也有怪物的屍體佈滿林中。

  總之,從屋外看上去,這裡已經沒有任何生命的存在,有的只是眾多殘破、殘缺的屍體,不論是人類或是怪物都有。

  眾人進屋後,看著已經雜亂的屋內情況,秦心快速的用自己的電能探索過屋子,確認屋內沒有其他生物的存在後,大家就接著找尋著通往基內的通道,林悠新最先發現了通道,並呼喚了大家。

  「果然,就是這了。」林悠新不知從何拿出的手電筒領著大家,走入悠長又暗不見底的甬道。陳默走在科特之後,看著身前的科特拿出打火機點燃,照亮暗道,秦心則牽著小女孩走在隊伍的末端。

  甬道在黑暗之中透露著幾人的絲絲光明,陳默可以感受到黑暗裡的潮濕,不知道是鮮血還是其他的什麼,在昏暗的光線裡時隱時現的,像是夢境般的走入有著腥臭、潮濕似產道的路。

  路的最終出現一處電梯,電梯已被鮮紅所染,林悠新按下按鈕,眾人聽著電梯升起的聲音。噹的一聲,電梯打開門,裡面許多人類的屍體與不知名的生物。

  「還有電力,接下來就要進入到基地裡了。」林悠新觀察了一下電梯後說:「看來底下的情況不是很好,但是如果想要知道真相只有往前了。」

  「真相?」科特疑問的說著:「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世界的邪神?還是其他的東西想要毀滅世界嗎?」

  「到這邊了,如果你退縮了還可以走。」林悠新對著幾人說道:「世界就將要終結,一切的原因都在這裡面。」

  「任務只是讓我們回到小屋,可沒讓我們進入地底,你現在想回到地上還可以離開的。」接著林悠新在陳默耳邊小聲的說完這句話後,音量漸大的讓其他人都可以聽見:「躲在小屋或逃亡在森林裡,應該都有機會生存下來,但世界毀滅的話……」

  「都來到這裡了,沒理由不下去看看吧?況且科特……」陳默望向科特:「他救過我的命,我也想陪他到底下去看看下面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科特聽完也不再說些什麼,陳默等人因為任務關係,還可以從此逃離,不再理會這個世界,但如果想要拯救這個世界,或是幫助科特,就一定要下去。縱使下面可能還有著許多的危險、怪物,但幾人都已經選擇返回面對,就沒理由在此退縮。

  秦心看著三人的互動,嘴角只是淡淡的微笑著,她牽著小女孩的手,想著的卻是自己以往的經歷。在這樣的世界裡,被迫面對各種危險的任務,遊走在生與死的邊緣,也許這兩人真的能走得很遠,而她也很好奇林悠新所說的,這個世界的真相到底是什麼。

  五人搭上這座已有眾多屍體的電梯,一路向下。

  「王子慶等人,若是還活著,也有高機率還在底下找尋科特的朋友們。」林悠新淡淡的說著:「等等若是遇見他們,科特請你小心點,畢竟任務是殺死你們,這也是我們被告知拯救世界的方法。」

  「若是我們能夠潛入基地,不論是電腦或是資料或是能找到倖存的高級人員,我們都有機會可以得知道世界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或者是其他拯救世界的辦法。」

  「就我所知,這樣的祭祀活動已經舉辦好幾千年了,怪物從各地也不斷的冒出,我們所害怕的邪神一直被組織所管理,並滿足祂的所有需求,而其他地區也有這樣的情況。而這次其他地區都相繼失敗,如果我們這裡也失敗了,那麼這次很有可能會導致世界的滅亡。」

  「但一定要用人命來祭祀嗎?邪神到底想要什麼?」科特質問道。

  「這點我們也不知道,知道的人唯有上層的人員,像我們這種低層的人員怎麼可能會知道呢?」林悠說完後,拍了拍陳默的肩:「就像陳默,他也只是執行命令而已,怎麼有機會知道幕後到底是不是真的有邪神,還是僅只是滿足某些變態的需求,但我們可以知道的是外面那些怪物是真實的,有些怪物就算動用軍隊也很難制服,像秦心這樣的超能力者,在組織之中也有許多,在我們的隊伍裡就還有兩名,也不知道秦心是否可以抵抗或勸說他們。」

  就在他們說話的同時,電梯的大門打開,明亮的大廳此刻如同電梯的景象,也是早已被鮮血染紅、地上的潮濕與眾多怪物、人類的屍體也證明了此點。

  林悠新繼續領著眾人,像是對這裡非常熟悉般的移動,這不禁讓陳默非常好奇的詢問,要知道到眾人應該都是第一次來到此處,林悠新又是怎麼對此地如此清楚的呢?

  「喂?為什麼你知道這裡的路?」看著林悠新的情況,這甚至令陳默懷疑,林悠新是不是早就知道這裡了?又或是他根本就到過這裡?還是……這一切都是林悠新的計畫?

  「剛剛從那群人員裡問出來的,他們手中甚至還有地圖,我看過一眼。」林悠新輕描淡寫的回應了陳默,便直接帶著眾人到了一處機房,林悠新甚至拿出不知從何處取得的員工卡片刷通了大門。

  接著進入其中的林悠新對著電腦一陣操作後,看著眾人說道:「這真有趣……」

  「你們知道神之夢嗎?神話故事中的神之夢……」

  幾人都不知道林悠新到底查到了什麼。

  「和我想的一樣,這世界完蛋了。」林悠新平靜的說出了這句話。

  「你說什麼?」科特大聲的怒吼著:「所以你說過的辦法呢?」

  「先聽我說,從組織內的資料中表明,邪神們從何而來、要做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他們曾經多次與人類接觸,希望人類供給他們娛樂,又或是……有趣的事物。」

  「祂們為什麼會需要這些?」秦心也被林悠新的話引起了興趣。

  「這就是奇怪的地方,各地出現的怪物事實上都是祂們的夢境生物,與祂們接觸過並倖存下來的人都證明過,那夢境種類繁多,其中也有許多奇異的事物,透過組織多年的研究,大致猜測祂們對於人類的恐懼、害怕、甚至是具有故事發展的事件非常喜愛,這些都可以讓祂們睡得更沉、更深,但近年來他們對於組織所準備的戲碼已經感到厭倦。」

  「甚至可以說,這祭祀的儀式在漸漸到崩潰中,或許一開始只需要戲劇、舞蹈的演出就可以讓祂們滿足並繼續安眠,但近年來祂們清醒的時間逐漸頻繁。而在祂們清醒時也會作夢,但清醒時的夢會創造出怪物,也因此就有各種稀奇古怪的樣貌,像是我們曾遭遇過的喪屍、小丑、3K黨……等都是,而據組織研究想要毀滅這神根本不可能,因為祂們就是人類潛意識的聚集體,所以這些怪物才會與人類的想像一致……」

  就在林悠新說到關鍵處時,門口突兀的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幾人往門處看去。

  「只剩下這裡了。」那腳步聲伴隨著人聲。

  黃國凱竟出現在門口處,身後還跟著……一頭熊,一人一熊看上去的情況也不甚良好,衣服破破爛爛,黃國凱甚至赤裸著上身,滿身的傷痕與他的刺青格外明顯,而身後的那頭熊則穿著徐火旺的衣服,看上去有些不倫不類。

  「是秦心還有新人們呀?」那頭熊竟然發出了徐火旺的聲音,但他話音剛落,身後的黃國凱就已經對著科特開出了數槍。

  秦心的反應最快,電光如網擊落了那些子彈。

  「那人是科特吧?你們為什麼不殺了他?」黃國凱臉色鐵青的說。

  「殺了他也不能改變任何事情。」秦心回應黃國凱說:「你們離我們遠點。」

  聽聞此言的黃國凱看向與身後的熊,交流了一個眼神後,突然往幾人處撲來。

  「你不殺他,那我們來殺吧!」一人一熊面露猙獰之色。

  「黃國凱是狼人強化,身後那隻熊就是徐火旺,他的強化是德魯依,能夠變形成熊。」秦心急忙對著身後的三人說完後皺了皺眉道:「她就拜託你們了。」

  小女孩被她護在身後,她一個人渾身電光,正面迎上兩人。

  林悠新立刻推倒桌子,陳默急忙從她身後帶過小女孩,幾人快速的躲在桌子後方。

  「強化?」科特一邊與三人躲入桌子後,一邊看著黃國凱的身體漸漸化身為狼,他疑惑的問。

  「是組織把他們改造成現在這樣子的。」林悠新面不改色的回答,像是早已知道他會有此疑問。

  秦心與兩人戰鬥了起來,只見她渾身電光讓兩人無法近身,而兩人使用的槍械的子彈大多被她的電擊擊落,但也有部份子彈越過秦心擊中在四人躲藏的桌前。

  「這樣的機會妳竟然不殺死他?」黃國凱的聲音狂暴的詢問著秦心。

  「不干你們的事!離我們遠點!」秦心的聲音伴隨著滋滋作響的電擊傳來。

  而躲在桌子後方的四人,倒是頗感莫名,黃國凱與徐火旺竟然可以為了獎勵點,就與秦心大大出手。這代表他們之間本來就有嫌隙嗎?還是代表其他……還未等陳默思考出結果,林悠新倒是又拍了拍陳默的肩膀,像是他早已經知道這情況般:「總之,目前我們也還沒查到解決邪神的辦法,如果要拯救世界,你們幾人的血祭是必須的,現在距離日出的時間也不多了。看來秦心是無法阻止那兩人的,那兩人的實力你也看到了,若是發起狠來,我和陳默完全不是他們兩人的對手。」

  「所以我必須要死亡,才可以拯救整個世界嗎?」科特質問著林悠新。

  「目前的情況你也看到了,那幾人就算是組織的高端戰力了,他們在面對那些怪物也絲毫不落下風。」

  陳默的左手完全無法動彈,看著三人的戰鬥,他意外的竟想起曾見識過的比劍,但這卻和他所想像的戰鬥完全不同,他從沒想過人類可以為了利益,隨意傷害、強奪、殺害他人。只見秦心身上的電光不斷出現,而黃國凱已經完全變成了狼人的形態,與徐火旺兩人猛烈的攻向了秦心。

  秦心的電擊打在兩人身上,只是為了阻止兩人的前進,但看起來只是暫時性的阻擋,那兩人扛著電擊,一步步的逼進秦心。若是秦心用著擊倒喪屍時的電磁砲,估計那兩人也無法抵抗吧?陳默看著三人的戰鬥,秦心明顯沒有對著兩人下死手,但那兩人對著秦心倒是無所顧慮,槍槍擊向秦心,手中的銳爪倒也直來直往。

  「如果要死……如果我一定得死的話,陳默,我希望那個人是你。」科特看著秦心的苦苦支撐,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對著陳默說:「用你的手上的刀殺了我吧。」

  「怎麼可以?世界就算會毀滅,但要我殺了你……」陳默想起自己跌落山谷,被科特所拯救,他提供了自己一些幫助,也救過自己,自己怎麼可以殺了他呢?

  「世界如果因此毀滅,我也活不了的,況且我的朋友們都死了吧?你們也不用再騙我了。我只是不想讓我的朋友們都白死了!如果可以拯救這個世界,讓這個世界安全,那我的死就有價值,你也救過我的命,我只是還給你而已。」科特焦急的對著陳默說。

  「所以你就一定得死嗎?就不能好好的活著?說不定還有其他的方法……」

  「秦心也阻止不了他們太久的,與其被不認識的人殺死,倒不如把我的命交給你。快點!」

  陳默拿起手中的刀指向科特,他從未想過自己還必須要用這刀揮向自己熟悉的人,他追問著自己:「這世界也好、自己原來的世界也好,為什麼這麼殘酷,好人總得不到好的結果呢?」

  陳默真的下不了手。

  「別逼我!」秦心的電擊瞬間成束,直接轟往黃國凱處,黃國凱在這一擊下直接飛出了門外,而秦心在使出這擊後的電擊稍弱,而徐火旺則趁此機會逼近了秦心,秦心的動作靈活,在此前也閃避過好幾次兩人的攻擊,但她主要的目的是阻止二人,有的攻擊她並無法閃躲,只能硬接。而在這次的攻擊下她一個縱跳並用電擊打在徐火旺身上,但徐火旺只是稍稍一停後,便越過了秦心翻開了那桌子。

  只看見此刻的科特正握著陳默手持的刀刃,將它刺入了自己的心臟。

  「如果可以,希望你們真的能拯救這個世界,不要讓外面那些怪物跑出去了。」科特吐出了鮮血,陳默則不知所措,他萬萬沒想到就算自己不動手,科特也能用他的刀刃刺入自己的心臟。

  眾人看到這一幕,全部人都靜止了下來。

  安靜片刻後,黃國凱只哼了一聲,而徐火旺則對著幾人齜牙咧嘴的示威後,兩人便離開了,而陳默還看著科特的屍體久久無法言語,林悠新則仍捂住小女孩的眼睛,直到王子慶三人的腳步聲離去。

  「照理說……科特死亡後,這場任務應該就結束了吧?」林悠新看著科特屍體說。

  「日出仍在倒計時,而科特應該不是最後一個死亡的主角群。」秦心回答道。

  「所以其他主角群仍然存活嗎?那看來發佈任務的人……算了。」林悠新略略思考了一下說:「如果是這樣,那王子慶他們三人接下來的目標應該是炸毀整座基地。」

  「炸毀基地?這對他們來說有什麼好處?」秦心道。

  「他們看見劇情人物都不惜與我們翻臉,而他們找不到其他主角群,在殺死怪物也有獎勵點的情況下,他們最有可能的行動就是在日出前直接毀滅整座基地,如此才可以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縱使這基地內應該沒有任何的怪物存在也是。」

  像是配合林悠新的猜測般,此刻響起了警報音後,一個機械音傳遍整座基地:「基地自毀裝置倒計時開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9370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貓尾火花兒|無限恐怖|無限流|最終境界|無限沉默

留言共 1 篇留言

水墨靜
暴發出巨大的力量(側重力量發作為爆發)
通往基內的通道(疑缺字)
裡面許多人類的屍體與不知名的生物(這句的不知名生物是活著的?或是人類與不明生物的屍體?)
要知道"到"眾人應該都是(多字)

身後的那頭熊則穿著徐火旺的衣服,看上去有些不倫不類。
身後的黃國凱就已經對著科特開出了數槍。(這兩人什麼時候交換的位置?)

黃國凱看向"與"身後的熊(多字?)
與秦心大大出手(大打出手?)
直到王子慶三人(王子慶何時出現的…)


我看見了雷神索爾之梗XDDD
而且忍不住自行腦補出像是,另一部電影中遭到算計的索爾,被抹除記憶丟在這部電影內的世界,邪神儀式是某個敵人意圖消滅他的陰謀之類的。開啟一種利用演員串聯電影的穿越劇本w
電影世界為了加入遊戲者所安排的角色,身分可以成真,但有沒有技能成真的情形呢?例如工作人員認為小女孩是對付鬼怪的行動人員,當真的出現鬼怪時總不能人設崩壞啊,於是出現有的是暫時的,有的是離開世界時能帶走的技能,還有取得電影物件獲得的武力(前面林悠新也這樣推想?)。或者一切都用強行腦補說她遇到鬼怪還不能戰鬥是因為才剛戰鬥過還沒恢復之類的。
會考慮人設(暫時)成真是因為我自己幾部小說有幾個人物類似這樣,世界強行認定身分,強行不定時變換身分,並非祝福而是一種詛咒……

03-14 12:29

貓尾火花兒
  謝謝水墨靜,錯位或多字已修正。
  真不愧是水墨靜,從文字可以變成影像,貓尾完全沒有這能力,所以有所缺漏了。會多注意此情況,我想講話的人應該就往前了吧?但實際上應該不是這樣的。https://emos.plurk.com/9c3ee1df22b0c15a2c9bfd8f031e809a_w48_h48.gif

  王子慶是修文時沒修改到,其實這故事已經三修過了XDD
  原劇情是王子慶在這邊負責統領兩人,但他戰力比不上另兩人,所以出一張嘴。但後來覺得以王子慶的智商,他此刻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至於是什麼事,回歸後就可以得知了。

  雷神索爾之梗竟然被看出來了,就短短的埋了進去,在之後的故事會引出後續,但目前只是小小的伏筆而已,竟然被你看出來了!https://emos.plurk.com/3b55d055628a68032e8393cb3ac27c1a_w48_h48.gif

  至於小女孩是對付鬼怪的行動人員,嗯。小女孩的身份在下一個世界就會揭曉了。這邊就先當成世界隨機配對的身份吧XD

  林悠新有說,如果一開始就進入基地內,裡面應該有很多好東西可以取得。比如:傳說魔法類的道具或是制服怪物的器具,既然可以收容這些東西,必定存在相對應的事物存在;故意讓自己感染些良性的病毒變強,雖然林悠新推敲下認為感染時間太短,無法真正在體內發生效果。

  水墨靜也有幾篇這樣的嗎?有空閒之後再來拜讀,目前滿忙的。
  如果一直被轉換身份,連技能都有所變換,這讓我想到基紐特戰隊的隊長,能夠和別人交換身體。如果一直變換可不是件好事,大概率是種詛咒,別人認不認識自己,或是技能是什麼,如果都沒有相對應的記憶或經過適應,那完全無法良好使用的,還會傷了自己吧。03-14 16:0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pingliketw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沉默... 後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沉默...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an90149大家好
墨繪ACG更新,這次是通靈王的道潤!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