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達人專欄] 【無限沉默】序:少年學劍的原因【0-4】序/完

作者:貓尾火花兒│2020-10-17 13:13:47│巴幣:1,039│人氣:332
  貓尾火花兒/想和你說:
  本故事就是:
  〈我穿越到各個世界,拼死求生、變強,然後保護、拯救我所重視的一切〉
  是這樣的故事;如果好奇或喜歡或對本作品有感覺,可以閱讀。

  本集是序章的完結,字數較多。
  若只點到此的朋友,真的喜歡也可以從頭讀起,喜歡再閱讀就好囉。

這裡是【0-4】序/完

  《無限沉默》0
  〈序章:少年學劍的原因〉完
  ─

  深夜。

  月光灑在地上,街旁的燈顯得微弱,一棟看上去至少三十層樓高的大樓座落在城市內,四周行人眾多。雖然看上去很平凡的樓卻是座黑幫之樓,為了隱匿在城市,守衛並不多,有的也只是正派的警衛。但這樓中居住的可是黑幫的主事者,統治城市的暗黑之主。

  陳默趕至這棟樓,腦中不斷跳出各種想法。他想,這應該是他這輩子做過最瘋狂的事了。這些年碰上的事情都不及這次碰上的詭異,先是院長過世,孤兒院裡的朋友一個個的死於火災;後是自己決定找出幕後真兇,碰上怪異的黑衣人,那黑衣人竟可以操控烏鴉,指揮人群,人一受傷還會化為火燄,這實在太詭異。而自己現在竟然想要闖入大樓,得出真相。

  「老實說,要不是不甘心,」陳默在心裡想著這一切的荒謬:「我絕對不會下這種決定。」

  也是,誰不惜命呢?況且院長當年會讓他們晚點再回到孤兒院,一定也是希望他們都能好好地在這世界上活著。就算交給他鑰匙,也是讓他別告訴任何人,只要求他保管這個秘密直到死亡的那天。

  但世事弄人,誰又知道院長過世後才是事情的開端,他們早已涉入一場無法避免的衝突了。

  現在陳默要闖入大樓,至少他要弄清為什麼,他絕不能讓自己保護的兄弟姐妹們死得莫名其妙,這是他學劍的目的,也是他為什麼執意闖入大樓的原因。

  「憑什麼我們只是好好生活在這世上,就要碰到這種事情?憑什麼院長只是好好照顧孤兒們,就要死去?憑什麼?這世界如此不公。」陳默看著眼前的大樓在心裡問著世界:「我想要知道為什麼!難道這就是世界給我們的嗎?都已經奪走我們的父母,還要奪走院長,現在還要奪走我的兄弟姐妹們,我不服!」

  對著自己喊話的他,堅定了自己的心,但畢竟他現在仍是學生,對於這世界的一切都還很未知。這樣的事情對他來說,實在太過於沉重,也太過於困難了。

  他趁著警衛不注意時,走進了大樓,經過刷卡區時,他直接通過了。小林早已幫他駭入大樓系統,看著陳默經過就打開了刷卡區,小林的聲音此時在他耳中的藍芽耳機裡響起:「默哥,我在監視器裡可以看到你,不知道他們監控室有沒有人,你保持冷靜。」

  陳默沒有展露出任何表情,逕自走入電梯裡。

  「默哥,你找的那人有可能在七樓,你等等一出電梯往左走,那邊有一個人你應該可以先制服他問出些什麼。我看這棟樓裡的黑幫都很正常,不像你說的眼神渙散或者會變成火的樣子。」

  陳默按下了電梯裡的數字七,在電梯裡等待,這時刻顯得特別緩慢。等等他就要和人起衝突,不知道這些年來他自己學會,並與朋友們在互相砥礪的格鬥術、防身術,甚至是關節技是否也能對黑幫有用。

  難保黑幫裡面也會有些擅長這些技術的狠角色,當然自己也帶有模型劍,他也知道,如果自己在手持棍棒之類的物品使用劍法,那不論來多少人自己都有辦法應對。但重點是,自己不是殺手,也沒有想殺死誰,等等也只能逼迫對方講出自己想知道的訊息而已。

  等待的時間讓陳默在電梯裡想了各式各樣的對應,電梯門一開,並沒有他想像中的大戰,一個人也沒有。

  「默哥,往左走,那邊有個落單穿西裝制服的男人,他剛剛從黑幫老大的房中出來,在茶水間。」小林在電腦前也緊張的看著陳默的行動,畫面中的那人可是從小對大家很照顧的陳默,這次的行動他也希望陳默能夠平安。

  陳默走出電梯,在走廊一看,走廊沒有人。他聽著耳中小林的指示往左走去,果然看見有茶水間的燈火明亮,他拿出未開封的模型緩步走入其中。那西裝男正在裝水,陳默一把從後方用劍抵在他脖子上。雖然未開封,但對方肯定是無法知道這件事情的。

  「欸?你知道鑰匙嗎?」陳默開口問。

  「什麼人?你是誰?別開這種玩笑呀!」

  「別廢話,鑰匙的事你知道嗎?」

  「你知道我現在只要大叫就會有大批人馬趕到嗎?」

  「你知道我現在只要輕輕往你脖子一劃,你就會死嗎?」

  那人的頸部碰到冰冷的劍柄,想像了下這把劍一割自己鮮血滿地的畫面:「鑰匙?你該不會是那道士的朋友吧?」

  「道士?」陳默一聽就知道這人一定知道些什麼:「對,你知道鑰匙嗎?」

  「我哪知道什麼鑰匙,知道的話那道士早就走了,還用靠我們去幫他查一群小屁孩的背景。再說那群屁孩根本沒什麼背景,也就是那老院長的背景我們怎麼也查不出來,但道士都解決他了。」

  「那道士現在在那裡?」

  「那道士就在705房裡,等等你該不會想找那道士麻煩吧?我勸你最好不要,那道士會妖法,能招喚火人,一不注意就會起火。要不是老大想招攬他,我們也惹不起他,不然我們早就幹了他。」

  陳默沒想到居然如此順利,隨便抓一名黑幫成員就能得出些答案。從這個人嘴裡所說,那黑衣人就是一名道士,來此地找尋「鑰匙」。院長和他可能真的有什麼關係,然後起了些衝突他就把院長給殺了。

  「那你知道那道士要鑰匙做什麼用嗎?」

  「還能有什麼有用,不就是開一個破爛箱子,那破爛箱子不管怎麼弄都弄不開。火烤、水床、刀砍,連送化驗都不知道是什麼物質,只知道是金屬的箱子,竟然完全無法破開,也不知道裡面有什麼秘密。」

  「那箱子呢?」

  「兄弟,你要那箱子幹麻?」

  「別多話,告訴我那箱子在那?」

  「箱子就在……」那西裝男說到這邊,突然頭往後一撞,撞向陳默的頭。陳默早有防備,站人身後該預防的一些角度他之前和朋友互練時就知道了。他靈巧的閃過,立刻用手臂勒住了對方的頸部後拉,模型劍鎖住對方手部關節。

  「別耍小花樣,告訴我箱子你就能沒事,我也不想把事情鬧大。」

  那人全無準備,瞬間被陳默扯的快要斷氣,陳默又緊緊鎖住他的氣管,生怕他真的大叫或發出聲音。或許是因為緊張,也是第一次用這種方式和別人交談,那人真的就被陳默勒的失去意識,手腳也沒再動彈。

  「默哥,你那還好嗎?」耳機傳出聲音,此刻的陳默連自己的心跳聲都聽得見。

  「還好、沒事。我這邊攝影機看得見嗎?」陳默假裝鎮定的回應,心裡卻想著:「這人該不會被我弄死了吧?」

  「看不見,你上來後左轉到茶水間內,都沒有攝影機,那邊是這層的死角。如果想要逃走,我建議你走緊急通道,他們三樓以下似乎是商業辦公室。目前沒有人在,畢竟都這麼晚了。」

  陳默邊聽,邊查看已暈厥的這人,接著先把他用繩索綑綁好後,再施以人工呼吸。他和朋友們互練時也難免有意外,這種事情還算駕輕就熟。但他心裡仍然害怕這人他救不醒,那自己就真的殺人了。

  片刻過後,這人呼吸回復了,但人仍未醒。

  「小林,你剛剛有聽見他說的嗎?」

  「有,他說的705號房我也查過了,從監控看來這間房根本無人出入,他很可能說謊。至於道士的說法我無法判斷,那箱子就在707號房,真的是一個破爛的箱子,還滿高的足有一人身長。」

  陳默確認這人綁好了,嘴巴也裹得嚴實,他將他拖入茶水間電器箱的暗房內,還確認了下他是否真的還處於暈厥。

  「小林,707怎麼走?」

  「出來後右轉,電梯處數來第三間。」

  陳默照著小林的指示,走至第三間,房門自動開了。

  「默哥,裡面有人,你注意點。」

  陳默小心地推開門,裡面電視的聲音傳了出來。不知道房間裡有幾個人,那電視應該是有人正在觀看。陳默往內悄悄走入,但床舖上竟然沒有人,倒是浴室有著水聲,想必守衛箱子的那人正在裡面。

  陳默一看立即翻找著這間房,在床下找到了一個近似於一個人大的破爛箱子。這破爛箱子在室內光照下有著眾多傷痕,一眼看去年代久遠,他先是嘗試直接打開這個箱子,但無法打開它,箱口有鑰匙孔,他對比了一下,取下自己戴著的鑰匙試著插入其中。

  將鑰匙刺入後輕輕一轉,箱子被打了開來箱內鋪著柔軟的棉絮。棉絮包裹著另一個約150公分左右的箱子,箱子的作工精巧,上有龍騰花紋圍繞,看起來古色古香。陳默將它取出後打開,裡面靜靜躺著一本書、一柄劍。

  那是本早已斑駁到連書名都無法辨識的書。

  就是這本書和劍害死院長和我們的嗎?

  拿出後他快速地翻看著這本書,發現這本書,居然

  ──就是院長平常練習的劍法。

  書上的文字是由篆書書寫,他隱隱猜測上的文字,卻只認得「劍法」二字。但除了封面為篆書外,書內的內容卻是完全不同的文字書寫,這讓他無法瞭解書的內容。還好,書裡多是圖畫,可這圖畫與他平常所練習的完全一致,他快速翻完書本。基本可以確定,書上的劍法他全部都是學過的。

  他有些疑惑。院長到底是什麼人呢?劍術大家?如果是,但那人是道士,又自稱自己是院長的師弟。院長難道是道士嗎?就在他還在困惑時,浴室內的水聲停止了。他連忙拿起書本與劍,放入自己的厚背包內,但劍身實在太長,他只能隨便扣在背包上。

  接著陳默持著模型劍等浴室的那人出來,但他並沒有等到浴室那人的出現,反倒是房門被人一腳踢開,這讓陳默嚇了一跳。本來準備的是浴室的方向,卻沒想到卻是房門。

  「幹!那死小鬼竟然找上門來,當我們這在扮家家酒不成?」踢開大門的是陳默從未見過的西裝男,他手上明顯持有槍械。陳默一見到他立刻跳往牆邊視野死角,準備用劍對敵。

  「小林,我有麻煩了,等等我怎麼逃跑最快?」

  「默哥,我、我要不要幫你報警?」

  「不用,我想我還能應付,只是把槍而已。」陳默故作鎮定。

  接著陳默仔細聆聽著廊上動靜,畢竟對方穿的是皮鞋,就算悄聲走在地毯上也很難不發出聲音,況且……

  「幹,死小鬼你給我出來!弄了阿陳還想走,當我這遊樂場?」對方還在大吼大叫著。可陳默卻聽出廊上不只一個人,至少三人以上,並且浴室的那人也很可能有槍。

  當聲音漸漸逼近,發出聲音的人一出現,陳默迅速用模型劍攻向他的手,槍被打掉,那人大聲哀號。身後的數人往陳默撲去,也許是近身關係,對方也怕槍打到自己人,後方的人持有的各自不同,什麼警棍、球棒、電擊棒都有。

  但陳默只要手上有劍,又豈是那麼容易被制服的,只見他身法靈動,輕易避開對方的攻擊,手中的劍靈巧地擊向對方持械的手。輕易地就將他們打倒在地,但他們同時也看出陳默手上的劍根本沒開封,至今他們也沒流過血。

  「讓我走,」陳默拔出剛剛取得的劍指向他們:「再靠過來就不是痛而已了。」

  陳默雙眼緊緊盯著五人,那倒地的五人同時也惡狠狠地看向陳默,但全都未有動作。只要他們一有意圖想撿起掉落在地上的槍,陳默必然果斷給他們一刀,如果他們手中有槍,陳默縱然有劍也無法擋下子彈。

  雙方的眼睛都緊緊看住對方,陳默緩緩的越過他們,靠向門口。時間的流動無比緩慢,雙方的臉上都出現些許的汗珠。

  就在陳默走至走廊時,他聽見讓他恐懼的聲音。

  「這位不是我的好徒侄嗎?」

  陳默轉頭看去,身體退至走廊的另一旁,看見那人此時身穿正常T-SHIRT與牛仔褲,看上去年紀不大,最多大自己數歲而已。再怎麼說至少應在三十歲內,這讓他非常意外。他本以為那人是院長的師弟,而院長不論如何也有六十歲,那這人再怎麼樣也應該在四十歲以上,怎麼可能如此年輕?

  「原來鑰匙就在你身上呀?那還真是謝謝你幫我打開箱子了。」他隨意揮了揮手,火燄竟然從他身旁竄出,像是大變活人般出現數名「火人」。

  「看來今天劍宗與道宗之學,總算可以再次合二為一了。」那人自言自語道:「那傢伙竟然不識抬舉,我就不懂了。先輩雖規定不能兩者學全,兩派還爭吵不休,但若是兩者都學,豈不是更好嗎?我派劍與道本就一體,兩者皆學還可有祖師的偉力,為什麼要遵守陳規而不知變通呢?」

  陳默用劍指著對方,漸漸後退:「小林,你看得見嗎?」

  「默哥,那人是誰?還真的可以使喚火人?我不是在作夢吧?」

  「所以給你這劍譜與劍,你就會放過所有人嗎?」

  「那是自然,你們這種平凡人要多少有多少,」那人回應陳默:「只是你,我是不可能放過的……我已經屠了自己的門派,劍宗之人你是最後傳承,我是不可能放過你的,就算抓住你施以邪法我也能得到你腦中的劍法。」

  那人說完便狂笑了起來。

  裡面的五人則走出房門用槍指著陳默:「大師,需要我們幫你動手抓住他嗎?先給他來上幾槍,也報下兄弟幾人的仇。」

  「不用,」大師看向五人,手抓向其中一人的頸部,那人竟然瞬間變得蒼老:「因為你們也沒用了。」

  在他手中蒼老的那人,瞬間渾身化為火燄,但卻沒有燙傷大師。反倒是那大師看上去容光煥發更顯年輕,接著那人他手中又變回原樣,只是眼神已是渙散。

  另外幾人見此情況,舉槍朝向大師射去:「幹幹幹,那是自己人呀!」

  大師用那人的身體擋住子彈,而那人身體則冒出火花,子彈完全無法穿透。

  「現代的武器真好用,但也挺麻煩的。」他說完,拿出槍械對著幾人開槍,那幾人瞬間鮮血滿地。

  陳默看傻了眼,眼前這人根本就是瘋子吧?

  「默哥,我現在看到的都是真的嗎?」

  陳默沒有回應他,只是問:「小林,我現在怎麼跑最快?」

  「默哥,你現在往後跑去右轉,是另一條緊急出口,快快快。」

  陳默沒有絲毫遲疑,畢竟那幾人肯定會幫自己爭取時間,也不知道那所謂師叔有什麼毛病。他說自己屠了自己的門派?還殺光了劍宗所有的人?演武俠片呀?但眼前所見又讓他不得不相信。

  「好好做人不好嗎?為什麼非要當妖怪呀!」陳默在心中吐槽想著,如果是這人來找院長,那院長做的確實正確。面對瘋子你如何和他講道理,如果讓他真的取得這劍法,誰知道又會變得多強?這根本災難。

  陳默邊跑邊想,那劍譜是紙吧?如果我直接燒了它……想到此,陳默立刻邊跑邊翻出那本劍譜,他從背包裡也拿出打火機。這背包裡可是做好了萬全準備,很多小物品都有,他立刻就點燃了劍譜。

  燒了就好了吧?這本害人的東西。

  當陳默一燒此書時,這本書竟然在陳默手中光芒四射,隨著火花點點飄落化為熠熠光點飛入了陳默身體裡。陳默雖然覺得奇怪,但此刻的他根本無暇顧及變故。這變化只是瞬間就消失,讓奔跑下樓的陳默都覺得是不是自己產生錯覺了。

  「小林你有看到嗎?」

  「默哥,你那邊只有到樓層時才有監控。等等!你小心點,剛剛那種火人在你前方。」

  陳默下樓的速度很快,但他也怕一個踩空,那就不是說笑的了。畢竟他現在可是從七樓一路狂奔往下,摔下去一定會被抓住。剛剛看那瘋子能將人吸乾,他也說抓住自己能讀取記憶,誰知道被讀取後會不會變成白癡?

  此時,陳默快速地下樓,他看見樓下竟然已是一片火海,火海裡的火竟然就在他眼前漸漸化為一個個人型。接著火在他眼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個眼神恍惚的人。

  既然這不是人,那也就不用客氣了!陳默想。

  陳默用著手上的劍,將院長教他的全部都施展開來。

  劍彷彿有了生命,在他周身舞動了起來。

  那群擋在他身前的人瞬間就被他手中的古樸長劍給切開,在他身前的人群根本擋不住他,他連腳步都不用停下。而這長劍所切開的人,竟然都沒再化成火海,反倒是如同剛剛燒掉的書本一樣,化做光點飄散在空氣中。空氣中竟然還傳來「謝謝」的聲音。

  「默哥,你那怎麼了?火人你解決了嗎?為什麼還有人說謝謝?」

  陳默來不及回應,因為他已經抵達了一樓,他快速地跑往門口。如果跑往門口,也許這件事情就可以就此了結,那個瘋子就交給警察處理。國家機器可不是亂講,如果有這種奇人異事,就算是美國英雄也好,坦克車、飛機一來,還不是照樣要趴下?再不濟國家裡肯定也有針對此事的處理方法吧?總不可能讓這類人隨意亂來,那人類早就滅亡了。

  陳默抵達門口,警衛還來不及說些什麼,他就跑往門口,此刻門口也出現了幾輛警車。看見警車的陳默鬆了口氣,步伐漸慢。畢竟警察出現應該就沒事了,再不行,跑就是了。

  「小林是你報的警吧?」

  「我剛剛才報的警,現在警察效率這麼好的嗎?」

  一聽見小林的回應,陳默又警戒了起來。望向外面的警察,外面的警察此刻竟然雙眼也是恍惚,還漸漸靠向陳默。

  「不會吧?那瘋子連警察也敢動?真不怕國家出動軍隊之類?」陳默內心覺得不妙,正當他要再次邁開步伐。

  「師姪跑得可真快呀。」深夜裡路上的人群本應是散去無人,但此刻卻不停有人往此處湧來。那人從天空中緩緩飄下,身後一遍黑影,像是烏鴉又像是雲霧,讓他能任意在天空中行動。

  他看向陳默微笑地說:「不然就別跑了吧?」

  陳默那敢聽他的,拔劍就走,也顧不得身後的警衛追了出來後,吃驚地看見眼前的一幕。

  陳默舞動起手中長劍,院長的身影兀自在他腦裡浮現,彷彿此刻被院長附了身,銀光四射。他像是在跳舞般,劍與他形成美麗的景色,火花與他共舞。只要長劍砍中火人,火便化為熠熠光點圍繞在他身邊。

  此刻的他移動著,他從未如此專注於劍,自己耳邊彷彿也傳來院長的聲音。

  「你知道為什麼我會創辦孤兒院嗎?就是因為我希望這個世界上,不再有那些不公不義之事、也不再有這麼多可憐的人生存在世上了,我希望每一個人都可以得到幸福!」

  「你認為自己跑得掉嗎?」夜空全無光亮,僅只是瞬間全市就像停了電,月光也完全消失被烏雲所遮掩。他的話仿若死神降臨,不論陳默如何舞動,終究逃不出湧動的人潮。

  「碰!」地一聲,陳默聽見了槍聲,他看向槍聲的方向,那人竟是李萬。

  「默哥,我告訴萬哥了,對不起。但你碰上這事,我想萬哥可以幫你……」

  李萬穿著警服,身後數輛警車。

  「那在天空飛行的人,你已經被包圍了。別傷害一般的平民,束手就擒。」李萬的聲音傳來,這對陳默來說確實是天賴。

  隨後兩聲空鳴的槍響,陳默知道那是警方的對空鳴槍。

  「哈哈哈。」那人狂笑不已,讓周圍的警察瞬間覺得被包圍的不是他,而是自己這一方。那人揮了揮手,四周的火人瞬間化成火海,撲向警方。警方確實也被眼前的景象驚嚇,槍聲不斷擊往火人,確實有效地將火人給擊倒。

  而陳默這邊的火人也是一片火海,但奇怪的卻是當長劍砍向火,火竟也成光點。陳默並不覺得周身有火,也不感覺到熱,只覺得自己與這把長劍融為一體。

  此刻的他覺得自己砍向任何事物都能斬斷。

  但「碰!」地一聲,格外的響亮,這聲響不是警方的槍聲。

  「原來那把長劍,還有這種效果?」夜空的那人說著,手中的槍冒著煙。

  陳默的胸口中了槍,鮮血汩汩湧出。陳默知道自己中槍了,呼吸也開始不順,像是有人捏住了脖子,空氣無法再進入胸腔。但他仍然只能揮劍,因為現在能保住自己的只有劍。

  「碰!」又是一槍,陳默的胸口再度中槍。遠方的李萬大喊著,子彈瘋狂射往夜空的那人,但那人並不畏懼槍械,一群烏鴉在他身前充當了牆壁。

  陳默手中的劍越揮越沉重,像是周身的火燄都在阻止他出劍。他不自覺得倒了下來,耳中不停傳來小林的聲音。

  「默哥?默哥?你不會中槍了吧?快醒醒!萬哥就在你旁邊!政府一定有辦法處理這瘋子的!」

  小林的聲音越來越急促,但陳默卻一點也提不起勁,四周的火人撲向他,像是想把他吞噬。陳默也不覺得熱,相反的他覺得很冷很冷。

  那人靠向陳默,將手伸向陳默的頭。但就在此刻,陳默突然將手中的劍送往那人的胸口,劍瞬間貫穿了他。

  陳默劇烈了咳起嗽來,嘴裡滿滿都是鮮血,他已吸不到空氣,說不出話。剛剛的一切都是他偽裝的,如果這劍真的有此奇效,那刺穿眼前這人,想必也可以殺了他吧?如果自己要死,那也一定要帶他走,幫院長報仇。

  「沒想到,你竟然還有餘力?」那人被劍貫穿胸口,竟然還可以說話,但他嘴角也在流血。

  此刻警方已經壓制住那些火人,火人剛剛在阻止陳默移動時也被消耗不少。警方自然是槍械火力不斷擊向那人,烏鴉雖多,但此刻也經不起消耗。

  他繼續將手伸向陳默,陳默則用足了所有的力氣,一腳踢向他。劍也從他的身體被拔了出來,那人的血從胸口噴出,陳默一開始就對準他的心臟刺去的。

  「呸!」那人吐了滿口的血:「算了,劍法我自然還有辦法取得。今天就先放過你,那柄劍……看來劍宗還真的是道宗的剋星。」話一說完,烏鴉帶著他飛往天際,身後的警方槍械不論如何朝他開槍,都無法阻止他。

  「陳默!」李萬的聲音在陳默耳裡響起。

  「默哥?」小林的聲音也在陳默的耳裡響起。

  但此刻的陳默卻仿佛什麼也聽不見般,他只感覺到冷,連手中的劍都好像不存在,他緊緊握住手裡的劍。

  李萬靠向陳默,不斷地大喊著他的名字,但他已經聽不見了。

  陳默此刻耳中的藍芽耳機突然發出機械的聲響,只有這個聲響深深地進入陳默的耳裡。

  「你想知道活著的價值嗎?」

  陳默的腦海裡跑馬燈似地跑出這一生的經歷,院長的話還在他的腦裡:「你知道為什麼我會創辦孤兒院嗎?就是因為我希望這個世界上,不再有那些不公不義之事、也不再有這麼多可憐的人生存在世上了,我希望每一個人都可以得到幸福!」

  「你還想活著嗎?」

  他為了朋友們,做出這次的行動,如果時間可以倒轉,他想他還是會依然如此行動。但唯有活著,才可以讓這世界上不再有那些不公不義之事;唯有活著,才可以保護他的朋友們;唯有活著,才可以將那瘋子給狠狠斬殺。

  於是他用盡一切力量,發出微不查的聲音:「想。」

  陳默的身體在李萬的眼前化成了光點飄散在空氣。

  曾經陳默躺著的那處,就只留下陳默消失時還緊緊握住的劍與他的背包。

  陳默的存在,已經在這個世界消失了。


這裡是【0-4】序/完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貓尾。

  發【0-1】前就已經寫完了。
  自己閱讀了幾次,但仍然有錯字之類。
  嗯,好像自己寫,自己看,就有些盲點。
  最後一輪發文前看見開頭寫著,三十幾層高的大樓。
  最終BOSS就該有此格調,然後只到七樓,哈哈哈哈。

  之後陳默會再回來自己的世界,好好解決這道人,也會揭開現下留下的伏筆。
  像是那劍譜為什麼化為光點了、院長到底被道人怎麼了、為什麼是三十幾層高的大樓……
  這些事情都會再下次回來時漸漸摸清。

  不知道大家對於陳默這角色的形象想法如何?也可以留言分享唷。

  序完後,接下來就要進入故事本篇了。
  如果有發現這邊是Ch.0,其實也代表,這篇與本篇關聯性不高。
  而進入那個空間後,到底又會如何?若你是舊版讀者,大概可以猜測到之後發展。
  本來的角色都會保留,甚至部份劇情也會存在。
  
  總之,下次更新就會是有段時間了。這幾天日更,就是放上之前寫的文而已。
  希望之後大家還沒忘記陳默,仍記得他的目標。下次更新見!

  這邊放上目前陳默的形象圖,用紙娃系統所作。感覺好像遺照,哈哈哈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512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無限恐怖|無限流|最終境界|無限沉默

留言共 6 篇留言

老周(LeviChou)
喔不陳默,loop X 1。

這序章看下來,我看到的是因為沒有安全感,而行事顯得急躁、凡事一肩扛的孩子,不曉得有沒有符合貓尾塑造角色的期望。

10-17 13:28

貓尾火花兒
畢竟陳默很年輕嘛XD
沒有安全感時,衝動行事,急躁;該向朋友們請求協助時,自己一肩扛下;請求朋友幫助時,卻又不讓他們涉入太深;過於年輕考慮不周到,因而導致這樣或那樣的情況發生;覺得自己很有能力,就會躁進,也有常人所有的情緒;碰觸到事件時,也會自己思考其中可能,雖然無法面面俱到,但至少有個準備,也有自己的行事作風。
能在這樣的章節裡寫出這樣的角色,其實滿開心的XD
看到老周這樣說,倒是輕鬆了不少,有被看見這角色的形象。
謝謝老周這幾篇的閱讀與分享,太感謝了。10-17 13:42
異塵
我覺得陳默雖然有些有勇無謀,但卻是個非常有膽識的人,而且也是個具有仁愛之心的人,砍了火人化為光芒的橋段,讓我想到鬼滅裡炭志郎砍了蜘蛛媽媽的橋段,像是超渡了亡魂一般

如果未來他能夠有更縝密的思緒,應該就不會做出這種,在缺乏情報的情況下,隻身闖入一個敵人聚集地方的事情XDD

也歡迎貓尾大大有空來我的文章和我互動喔~

10-17 15:17

貓尾火花兒
陳默準備不少,但仍然太年輕啦。經驗不足,但能有勇氣自己去追查,甚至獨自一人以身為餌,膽識亦有之;現代人是不敢殺人的,畢竟法治社會,要動手前都要再三思考。
砍火人化為光芒那段能讓異塵想到炭治郎砍蜘蛛媽媽橋段,真是太棒了。這樣感覺這邊可以強化去寫,故事會更有張力XDDD
也希望未來陳默成長後,可以不再如此無謀,雖然我覺得這部份可能很難,畢竟以他自己觀點來說,他也是有準備、動過腦的衝進去的XDDD
有空的話會去異塵小屋閱讀,有看到你還有自己的封面,太厲害了。
感謝異塵的閱讀與留言,讓我更知道文章閱讀後的想法。:D10-17 19:13
白煌羽
辛苦啦

10-17 18:21

貓尾火花兒
謝煌羽的鼓勵。^^10-17 19:13
異塵
我個人是感覺,他引誘師叔到巷弄間對戰,這件事情就真的準備的很全,但殺進黑幫總部這件事情上,可能是因為時間過於倉促,單靠小林協助就殺入,雖然是有攻其不備的好處,但似乎真的少了點思慮XDDD

我覺得陳默這樣就很棒了,我相信要一個這麼年輕、從小練武為主的小夥子,在短時間內變成智謀型的人物,似乎也是不切實際,絕對需要時間成長的

當初我的想法是,封面算是作品給讀者的第一印象,作為一個沒沒無聞的作者,作品總是要有個一眼能讓人留下印象的地方XDDD 所以有特別去找繪師繪製~

10-17 19:30

貓尾火花兒
感謝對於陳默的喜歡與認知XDDDD
看來就期待下他之後的表現吧。

現在巴哈很多作者都會找畫師,感覺好棒,很有看電子書感。
確實第一印象好,就會讓更多人想閱讀了。
看到大家都有個漂亮封面,害我也好想……
但仔細一想,還是先把基本的都練好再說好了
如果真的好看,自然會有人來看OWQ
寫得好還沒有人來看,肯定是平台的錯XDDD

現在看自己舊文,就有點想掐死自己,以前怎麼可以寫這麼爛XD
以前想到什麼寫什麼,隨心所欲,還以為自己寫很好;現在也是想寫什麼寫什麼,但是感覺就不太一樣,好像會思考合理與否,結構安排,衝突之類一堆;然後過幾天看自己寫的,為什麼還是寫很爛,真想殺死幾天前的自己……
唉,人就是這樣,難以滿足。這樣看來,找畫師這件事看來是不可能了XDD
但轉念一想,那些文也是代表某個時期自己的想法或思考或感知,好像也只能接受以前那個不完美的自己,而未來的自己看現在也會覺得很弱、很差。可要是沒有那時期的自己,也無法成長成現在。XDD

祝福異塵的小說能受到大眾的喜愛:D
另外,我超好奇大家是怎麼找畫師,是看對方畫風主動連繫,然後就匯款等互動,圖完結如此嗎?之前和秋茶聊,他也是有找畫師,異塵也可以去看看他的文,超豐富。雖然我沒有繼續看完他的文,但他的小屋文章真的很有電子書商業品感,還有小插圖,超棒!推薦給你。10-17 20:07
貓尾火花兒
給你個連結,你比較知道我在講的秋茶是誰XD
連結:https://reurl.cc/XkQz60
因為之前有評文,所以認識的。
評文連結:https://reurl.cc/8n9knj10-17 20:10
異塵
不瞞你說,我看到我以前寫的舊文,也真的有種想全部打掉重練的衝動XDDD
就像你說的,其實過去的這些作品,也就是自己成長的心路歷程,我完全認同,如果未來再回過頭來看現在的作品,絕對也會覺得,這時候的我也未免太幼稚了[e35]
不完美的完美,有時候,能夠坦然面對自己的黑歷史,才真正代表自己成長了呢~

"但仔細一想,還是先把基本的都練好再說好了" 你這樣講,我真的汗顏了,我雖然也想著要讓自己進步,但還是先去搞出封面來了XDD
我原本還打算找那種很厲害的繪圖老師畫(一張要破萬的那種),我朋友直接阻止我,他說,你這行為跟裝備哥有什麼兩樣XDDD
我之前為了找封面繪圖的繪師,有加入了兩個FB社團,分別是"繪畫委託/交換/買賣社",以及"遊戲美術設計外包:接案、發案、徵才、求職",裡面有很多繪師,他們很多都會貼上自己的作品集,看了喜歡就能去接觸對方,或者是委託人也可以自己把需求貼上去,看要甚麼風格的,預算多少,讓繪師來接觸委託人
只不過......我最後倒也不是從這些管道找到繪師的,而是找了我一個同事的朋友的同學來委託的XDDD 線拉的很長[e35]

好的!感謝貓尾大大~我先把秋茶大大追蹤起來,之後等作品告一段落,時間比較充裕的時候,再來認真拜讀他的作品~

10-17 20:33

貓尾火花兒
我覺得先去搞張漂亮的圖也很不錯,也不用汗顏啦。
如果我是你朋友,我也會阻止你當裝備哥,一張破萬的畫,如果有神一般的文,絕對是強強加成。但是裝備很好,操作不當,也很容易被人看破手腳,結果圖比文還好,那就失去本意了。

原來FB徵求也行,這很可以參考唷!
其實我自己本身會一點美工,所以對於找繪師來畫,多少也有點抗拒。再加上貓貓很會畫,參考〈吸貓的秋刀魚〉,所以我找繪師大概會被貓貓唸,雖然貓貓畫畫根本看心情。自己畫,有時候畫不出想要的,就像寫文寫不出想要的樣子一樣難過。>"<
總之,如果想要找繪師讓自己的作品有張很棒的圖,我絕對是支持的。但是要看財力,什麼都有,但就是沒錢的情況……就別想太多了。XDDD

這邊提供你個教學文:https://reurl.cc/d5aY9z
本喵的教學文,你也可以參考看看,已經有段時間前寫的,現在看那時自己寫的文都覺得不是很好,但也真虧當時的自己敢寫教學文,從中也學習到很多。

異塵不用叫我貓尾大大,叫我貓尾就好了。人的時間都有限,做自己覺得應該要做的事就好了不用有壓力。我這邊也只是提供你些參考和我知道的作者,有機會再去閱讀,如果覺得有用就太好了。10-17 21:32
異塵
還好當初朋友有阻止我,不然如果我真的找了個神級別的封面,自己的壓力也絕對會山大XDDD

所以...貓貓跟貓尾,是兩個人?如果問了個蠢問題,請見諒XDDD
還好我根本不會畫畫,就不會有畫不出想要樣子的困擾了[e35]
坦白講,我自己是非科班出身,高中念三類,大學念金融,出社會做會計,成天和數字為伍,我對文字的興趣,幾乎是從過去愛讀小說中,慢慢累積起來的
基本上,我的創作都沒有經過甚麼專業訓練,字彙也都是讀了各種作品之後,慢慢累積起來的(高中時我的國文是最弱科XDDD
這也是為什麼我會一直希望有人能直言指出我的問題所在,直接一點也沒關係,畢竟,正統小說教育就是我一直缺乏的訓練
貓尾的教學文,我絕對會好好拜讀,如果有什麼疑問,我會再發信提出來的~[e34]

10-17 22:27

貓尾火花兒
貓貓和貓尾,是兩個人,我擅長寫、她擅長畫畫。我484精分XDDD因為貓貓基本不在巴哈活動,巴哈主要是我在經營。會寫同人文大多是為了貓貓想看,剛開始玩巴哈也是寫同人文給貓貓看。
我是文科生,出社會後倒是超羨慕理商科,畢竟現在文學在社會上很難生存。至於文科生的專業訓練,比較偏向純文學方向,大眾文學這塊以文科生來說還真的很難說每個人都會,大多都是興趣為主。以創作來說,大多文科生是能做「文本分析」,但說到創作就真的不一定了。
巴哈社團有自由象限,裡面可以申請評文,當然你到我這申請也可以,我是私收XDDD。教學文基本上是閱讀或寫作的一些心得,現在也不再更新,之後有機會可能再開。

現在也有很多教小說寫作的書,我推薦買榮哲老師的〈小說課之王〉就夠了。
連結:https://reurl.cc/Q3ayKb
如果你想看網路資源也有李洛克老師的網站,裡面很多寶可以看。
連結:https://reurl.cc/pyYzel
自由象限申請評文連結:https://reurl.cc/bRmLr6
貓尾私收只要在自介處留言或私信即可。
歡迎異塵發信提問。^^10-18 10:3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pingliketw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沉默... 後一篇:【新詩】寫一本小說之後...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b001234569看小說的你
小說第二捲全台上市啦!詳情請點進小屋觀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