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lord if)26

作者:路過的魔王│OVERLORD│2020-10-02 00:59:02│贊助:104│人氣:50

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lord if)26


站在暗巷裡的人,就和之前在公會裡見到的穿著一樣,全身被連帽的斗蓬遮住……不
過現在則是把帽子給拿了下來。

她有著一頭淡青色的短髮,其上卻有著一對有點過大的貓耳。

在黑暗的巷子裡,她那對同樣帶著青色的雙眼,正瞪著安茲。

那不是人類的雙眼,反倒像是貓一般的瞳孔。

「好久不見嗎……確實呢,畢竟『我們』已經在這個世界待了百年以上的時間。」貓
耳的少女有著穩重的聲音:「好久不見了,飛鼠……不對,現在應該要叫你『魔導王
安茲・烏魯・恭』了吧?」

「嘛,私底下叫我『安茲』就好了。不過,既然要過來,通知我一聲不就好了?雖然
以前身處不同公會,現在這種狀況,應該也不用顧慮什麼了吧?」

「這個嘛……已經習慣了吧。」

「……喜歡躲在角落觀察人的習慣還是沒變啊。」

想起以前為了公會戰,各公會都會派人到其他公會「監視」的時光,安茲不知道是該
苦笑,還是懷念。

「畢竟,擁有了過高的權力,最後連『心』都被侵蝕殆盡的玩家下場,在這個百年的
時間裡,已經看過太多次了……多到會開始懷疑『我們』最後也會變成那樣。」

原來如此,確實如此。

「……起碼,我的伙伴們應該不會有這樣的下場。」

「……確實呢,不知道是不是身為異種族,烏魯貝特和佩羅羅奇諾還看不出來有這樣
的跡象。」

「妳和他們見過面了啊。」

「嗯,五十年前還在佩羅羅奇諾的鳥人國度擔任弓術老師十年的時間。」

……耶?

沒錯的話,佩羅羅奇諾和詩音在遊戲時代,可以說是水火不容……

「有需要這麼驚訝嗎?」詩音露出了微笑:「成為國王後的他,可以說改變了很多呢
……說是從男孩成長為男人也不為過喔。」

「我還是第一次從妳口中聽到對他有這樣的評價。」

「呵……閒聊就先到這裡為止吧。」

看來要進入正題了。

「……所謂的『無事不登三寶殿』是吧?是和妳的『同伴』有關的事情嗎?」

「嗯。莉法那邊出了事情……正確來說是和她目前所在的團體有關。」詩音說到這裡
,頓了一下後才開口問道:「知道『知拉農』嗎?」

「!」

一聽到這名詞,妮娜的臉瞬間緊繃起來。

這宛如仇人的名字,竟然會在這裡聽到……

「……怎麼可能不知道。」安茲一邊回答,一邊輕拍妮娜的肩膀:「我的部下就是因
為『知拉農』而被殺死過一次。」

「……原來如此,看來莉法是多慮了。」

「該不會莉法認為我們納薩力克和知拉農有牽扯吧?」

「是啊。」

「……她那多慮的性格還是沒變呢。所以,發生了什麼事情?」

「簡單來說,莉法所在的團體……或者該說是村落,前些日子遭到知拉農的襲擊,有
幾人被抓走了。估計是被當成了實驗個體。」

「實驗……是和『反復活刻印』有關的……嗎?」

聽到不應該在這裡聽到的名詞,讓詩音整個人繃緊神經:「安茲,你剛剛……說了什
麼?」

「……難道知拉農使用『反復活刻印』是最近的事情嗎?妳似乎不知道呢。」

「我也是第一次聽你提到……是嗎?是這樣的嗎?」

「這東西對『原住民』相當危險,妳最好還是通知莉法。」

「……老實說,莉法拒絕我們的協助。」

「這種狀況下還是想單打獨鬥啊……雖然說有責任心不是壞事,但責任心太強也不見
得是好事啊。」

有些事物,即使過了百年的時間,還是不會改變的。

安茲在內心這麼感嘆著。

「放心,莉法身邊還有那些高等精靈族的戰士們跟著,而且我也會通知她的。謝謝你
提供這個意料之外的情報。」

「嘛,雖然以前打打鬧鬧的,不過這時候還是會希望在這個世界的玩家們能和平相處
、或是互相幫忙呢。」

八欲王一類的就敬謝不敏了。

「我只希望不要成為死敵就好了。一直被糾纏真的很煩人。」

大概是想起以前在遊戲裡的事情了吧,詩音略皺著眉頭。

「那麼,下次如果有機會,還是讓身為魔導王的我招待妳們『第零小隊』成員吧,就
當是盡地主之誼。」說到這裡,安茲跨步向前:「我們走吧,妮娜,露米埃。」

「「是。」」



路上……

「陛下,那個人……」

「妳也感受到了吧?身為百級玩家的力量。」

「……是,陛下。」

「等妳更加成長,感受到的會更加真切。」

「陛下……也是嗎?」

「就感知來說,身為不死者的我是比不上天使的。不過畢竟在『世界樹時代』打打鬧
鬧很多次了,對她的實力還是有一定程度的瞭解的。再加上她在這個世界已經待了百
年以上,實力方面肯定是有所增強的吧。身為魔法師的我,要打贏詩音這種特化到可
以稱之為『變態』的弓箭手還是很吃力呢。」

實在很討厭變成刺蝟倒地等人救的感覺啊。

「那個……那位『玩家』的種族是?我還是第一次看到。」

「是『貓妖(Cat Sith)』,和矮人一樣,是獨立於精靈種族系統外的人類種族,簡
單來說就像是貓與人的合體,擁有極佳的視力與聽覺……雖然聽覺這部分還比不上風
之精靈就是了。」安茲說道:「再加上擁有能與動物對話的能力,所以職業多是弓箭
手與馴獸師。」

「『世界樹時代』的種族嗎?」

「理論上,在『世界樹時代』存在的種族,應該都延續到這個時代了。只是世界廣大
,除非跨步踏出去,不然一輩子恐怕都難以得見吧。」

……啊!

原來,魔導王陛下是希望讓冒險者代替自己去看整個世界嗎?

妮娜突然有了這樣的想法。

「我的伙伴佩羅羅奇諾是鳥人族,同樣也是以弓箭為主要武器的種族。只是和貓妖相
比,兩者在弓箭的運用上有些許的不同。」說到這裡,安茲頓了一下後,問妮娜:「
妳知道弓箭的射程有多少公尺嗎?」

「這個……如果是好一點的弓與箭的話,兩百公尺就是極限了吧。超過的話命中精度
就會降得很厲害。」回想起曾經身為冒險者伙伴的陸克路特提過的相關知識,妮娜有
條不紊地答道。

「在『世界樹時代』,『玩家』的能力可以藉由『技能』提升性能。而『技能』可以
存在於『玩家』體內,也能裝備在武器防具上。」安茲說道:「詩音的弓箭射程……
是兩千公尺。」

……咦?

妮娜聽到的一瞬間,還以為是耳朵聽錯了。

「不要說妳,我們知道這個情報當下,也是整個傻掉。」安茲露出苦笑:「佩羅羅奇
諾的弓箭射程拉到極限也不過一千五百公尺。所以兩人在『世界樹時代』可以說是宿
敵……畢竟鳥人族的弓箭手,除了貓妖不具備的飛行能力以外,特化的方向其實是攻
擊力方面,射程再怎麼提升就是會差上一截。所以每次公會戰,只要知道對方是詩音
所屬的『血盟騎士團』,還沒開戰就得先準備好所有對弓箭手的防衛手法,不然一開
打保證瞬間就有兩三人變成刺蝟等著被復活。」

雖然不懂何謂「公會戰」,但妮娜倒是可以想像到,就宛如王國冒險者公會與這裡的
冒險者公會之間來場友誼賽這樣……不過畢竟「世界樹時代」的玩家擁有無限次復活
的權利,打起來恐怕不會像「友誼賽」字面上那樣溫和吧。

「……那如果再加上『武技』的話……」

「嗯……『世界樹時代』並沒有『武技』這個系統,所以我不方便發表評論。」安茲
說道:「不過,也無法認定『玩家』或『守護者』就沒辦法學會『武技』就是了。」

這倒是安茲的心裡話。

即使妮娜能學會「武技」,也只是表示身為原住民的妮娜,即使種族是「天使」這可
以說是「 YGGDRASIL 」才有的非人種族,也不影響「武技」的習得。

黑洛黑洛曾經提過,說不定是「武技」這個系統在排斥「玩家」……這樣的想法。

或許,得找個時間問問在個世界存在千年的龍我夫婦還是草薙才行。



「那麼陛下,屬下先行回到工作崗位上了。」

「嗯,去吧。」

回到辦公室門口,妮娜先行回到另一間辦公室後,安茲也稍微整理心情後,打開門走
進辦公室。

當然,裡面還是忙得要死。

「安茲大人!」

看到心愛的人回來,雅兒貝德自然十分高興。

「嗯,我回來了。」安茲坐回到自己位子上:「在我說明剛剛和兩位公會長討論的經
過前,我想先問一下,我離開的時候有什麼狀況嗎?」

「沒有什麼特別的情報傳過來。」回答的是黑洛黑洛:「而亞烏拉和馬雷目前也沒有
任何消息傳來。」

「這樣啊……」

「他們姊弟該不會放下工作跑去玩了吧?」

「別亂猜啦,雅兒貝德。」

雖然以暗黑精靈的年齡來看,這對姊弟還是小孩子。但畢竟是由泡泡茶壺創造出來的
守護者,在現階段泡泡茶壺不在這裡的現在,對於身為統治者安茲的命令,想也知道
不可能違背。

安茲也有點擔心這對姊弟是不是遇到什麼事情,但身為統治者也不能老是擔心來害怕
去,反而會帶給伙伴和屬下不安感。

「相信他們吧,這也是……嗯?」

安茲話才說到一半,「訊息」傳了進來打斷了談話。

『喂喂!聽得到嗎?飛鼠?』

「這聲音……天目一箇?」

「咦?」

不消說,包含安茲在內、在場的所有人都對訊息來源嚇了一跳。

『沒錯,是我……唉呀,聽到熟悉的聲音果然會讓人安心呢。』

「等、等等,你能傳訊息過來,這表示……你過來這裡了嗎?」

『啊,不是不是。我是利用傳送系統的端點,來傳送「訊息」的。』

「這樣啊……」

『也不用這麼失望吧?我這邊正在準備一些事情,快的話一兩年內就能完成。到時候
應該就可以回去納薩力克了。』

「……耶?」

『你沒聽錯。我準備要回去納薩力克幫你們。畢竟就現實面來說,我應該算是最沒有
後顧之憂的。』

「你能回來,我們自然歡迎。相信守護者們一定也很高興。」

『我也好想見一見我那些徒弟們呢。』

天目一箇口中的「徒弟」指的就是大墳墓裡的鍛造系NPC們。

「不用著急,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門,永遠為你們這些在外的伙伴們而開。」

『……謝謝。』

「對了,塔其米還好吧?」

『他啊……事情攬的比我還多,短時間還無法脫身。雖然他也一直很想回來一趟就是
了。』

「……只要不是又和烏魯貝特吵架就好了。」

『現在哪可能啊……現在兩人都知道什麼叫「各退一步」,畢竟事關整個國家的營運
與未來。你現在應該也很有感觸吧?』

「……確實呢,明明才過一個月而已。」

『哈哈……那就先這樣吧。如果有需要我們幫忙的話,可別吝嗇喔。』

「放心吧,這裡還有黑洛黑洛、以及所有的守護者在,放一百二十個心吧。」

……

切斷「訊息」後,安茲像是放鬆一般地嘆了口氣……或者該說是鬆了一口氣才對。

「真是個好消息呢。」

「是啊,黑洛黑洛。」安茲索性整個人往後躺:「大家……還是很在乎這個納薩力克
地下大墳墓的。大概是安心了吧,現在的我只要知道他們活在世界的某處,心還繫著
這裡就夠了。」

「嗯。」

「那麼接下來……」

安茲正準備把之前和兩位公會長討論的過程詳實敘述,不料才剛開口,門突然就被粗
暴地打了開來!

即使如此,雅兒貝德還是立即反應過來……或者該說是出自本能反應,瞬間就來到安
茲面前,以自身為盾。

不過,來者不是別人……只是以現在的狀況,實在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來者,是萬丈龍我。

「烏魯貝特又幹了什麼好事!?」

龍我一整個氣急敗壞的模樣。



地點,轉移到會客室。

在門口接受負責傳送陣監控的不死者護衛的道歉後,安茲才走進會客室,看著已經恢
復正常表情,正喝著茶的龍我與輝夜:「怎樣?平靜下來了吧?」

「……抱歉。」

這傢伙……個性這麼衝,真難想像在「那邊」的職業會是醫生……

黑洛黑洛不由得冒出有些失禮的想法。

「……是這樣的。」輝夜簡單地說明:「我們在洛布爾聖王國的學生來了報告,說與
亞人部落群相鄰的國境,開始有不穩的跡象。」

「聖王國?亞人部落?」安茲先是低頭沉思著,然後抬起頭來問道:「我記得這兩邊
相處並不是很融洽,甚至聖王國還針對與亞人部落相鄰的國境建設了城牆……」

「因為以前亞人部落那邊就常常騷擾聖王國……就我所知,多是部落裡的激進派所為
。」輝夜繼續說道:「但是這次的不穩跡象顯示,亞人部落有可能發動極大規模的侵
攻作戰。龍我一聽到這件事,就直覺地認為是烏魯貝特暗地所為。但烏魯貝特一星期
前就因為魔帝國那邊的事情而提早回國……」

「所以才會衝到我們這裡來『興師問罪』嗎?」黑洛黑洛給了龍我一個白目:「確實
,烏魯貝特之前就嚷嚷著說要把聖王國毀得一乾二淨。我和安茲拼了命才讓他打消念
頭……」

「『那我就不出手了。』那時烏魯貝特是這麼說的。」安茲接著說道:「所以龍我你
該不會是認為,烏魯貝特自己不會出手,而是叫部下去處理?」

「畢竟,那個叫『亞達巴沃』的惡魔不也是烏魯貝特的部下?之前還襲擊了王國……

「這也不是不可能……」安茲說到這裡,卻是嘆了口氣:「如果我們現在還只是『公
會』,讓龍我你委託我們的話,老實說沒有什麼大問題。但……我們現在建立了『魔
導國』,那麼一來,與聖王國之間就是『國與國』的關係。在沒有任何邦交,甚至於
我們這邊還是身為不死者的我所統治的國度,我可不認為聖王國的統治者會接受被身
為魔物的我們所拯救的事實。這點你應該是最清楚不過的對吧?龍我?」

「現在的我們無法主動出擊,而且也沒那個餘裕。」黑洛黑洛接著說道:「當然,如
果聖王國側向我們魔導國提出支援要求的話,就另當別論了。」

「不可能的。」龍我斬釘截鐵地這麼說道。

「……就『人類至上主義』這方面來說的話,聖王國其實只敵視與人類敵對的亞人或
魔物。畢竟國內最強的『聖王國九色』之中,甚至還有亞人系統的魚人族。」輝夜說
道:「但龍我……算是極其特殊的例子。」

「身為『無國界醫生』,他的醫療行為對各國人民來說,根本和『神的降臨』沒有差
別。」黑洛黑洛接下輝夜的話,說道:「更不用說龍我也真的是『神族』……信奉遠
古神教的聖王國統治階層會容許你們夫婦的存在,想也知道不可能。」

「但以聖王國的實力,要物理性消除你們夫婦,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這麼做的
話反而會失去民心……」安茲說道:「所以就只好把你們抹黑成『異端』,還驅逐出
境。」

雖然在「那邊」不常看新聞,但就連在遊戲裡,玩家之間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所以
安茲多多少少還是能體會龍我的心情。

「說是這麼說,『聖王國九色』之一的『白』倒是對我們客氣地多。」輝夜說道:「
她曾說過『既然你們幫助了人民,不向你們表達謝意就是身為聖騎士的我們的失職』
的話呢。」

「所以我才無法相信,『那件事』『她』也是參與者之一……」說著說著,龍我的眼
神散發出殺意:「既然出現了那樣的『病原』,身為醫生的我就有必要『切除』……

「龍我?」

「啊……」被輝夜這一呼喚,龍我彷彿從夢中醒來一般,殺意也隨即消失無蹤:「抱
歉,不知怎麼地就……」

看來似乎累積了許多不必要的壓力呢……安茲看到龍我的樣子後,下了這樣的註解。

「只是被誣賴成『異端』應該還不至於讓你不爽到現在吧?」黑洛黑洛似乎從剛剛龍
我的樣子察覺到什麼:「是不是聖王國……作了對你們來說視為踩到紅線的事情?」

聽到黑洛黑洛的疑惑,龍我和輝夜反常地沒回答,只是不約而同露出悲傷中夾帶著些
許怒意的表情。

「……好吧,那我就不再問下去了。」

黑洛黑洛也不是那種不看對方臉色,堅持追根究底的人。

「……抱歉。」

聽到黑洛黑洛的話,龍我和輝夜的臉色才較為舒緩。

「前面你提到『學生』……」安茲嘗試想轉移話題:「你該不會一邊旅行,還一邊教
武術還是醫術……?」

「龍我教的只有醫術而已。」回答的是輝夜:「即使這裡缺乏合成藥物,但這部分可
以靠魔法來因應……說是這麼說,在看了龍我那精湛的醫術後,不管是一竅不通的,
還是略學皮毛的,都一副著迷似地,要求龍我教他們呢。」

「不過倒是沒幾個會接受『開刀』的技術……對看似健康的身體動刀切割什麼的,對
這時代的人來說還是類似於禁忌的、不可碰觸的……這樣。」龍我苦笑著:「所以比
起草薙,我們夫婦直到現在,也不過是逛遍了這個『奧羅芭大陸』,至於魔帝國所在
的菲坦利亞大陸,也是我成為『十三英雄』之一後,為了處理烏魯貝特引發的事情才
過去的。」

「因為每到一個都市還是城鎮,都會待上好幾年……為了授課。」

「我教的都是基本的,畢竟太過深入就會牽扯到合成藥品,相對應的魔法學生們也不
見得會。」龍我說道:「雖然受到種族壽命的限制,學生們終究會比我們早走……但
他們也把我教授的知識傳給下一代,所以我們不覺得這麼做沒有任何意義。」

「只要這世界沒出現所謂『焚書坑儒』的鳥事,基本上倒是不用擔心知識傳承的問題
。」黑洛黑洛說道:「我只擔心人民……不管哪個種族,其接受知識的程度。畢竟民
心不開,什麼新事物都會被當成邪魔歪道,那就沒有意義了。」

「醫術的方面倒是沒多大問題。畢竟生與死,對這個世界的人們來說,也是相當深刻
的問題。」龍我繼續說道:「話說回來,以這個世界人類的平均壽命,基本上能活到
六、七十歲就已經很長壽了,而且環境上來說相對穩定,也沒有什麼污染。反倒是因
為意外、戰亂而死的狀況還比較多。所以癌症或是慢性病的狀況,出乎我意料之外地
少。其他較人類長壽的人類種族的話,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體內魔素比人類要多,目前
為止收集的病例也沒看到類似慢性病甚至癌症的病理報告。」

「我們其實也很想去其他大陸收集病例資料,但……現在這樣子根本抽不出時間。」
輝夜自嘲著:「誰叫我們這麼喜歡淌渾水呢。」

「這麼說來,本來想問問你們關於其他大陸的事情,看來是碰壁了。」

「喔?是想知道些什麼?」

「嗯……」安茲先是思考了一下後,說道:「『八欲王』在五百年前使用了『五行相
剋』後,龍族所使用的『原初魔法』就失去了原有的力量,對吧?」

「嗯。」

「也就是說,『原初魔法』在這塊大陸應該就是原本的魔法系統,沒錯吧?」

「正確地說,是龍族專有的魔法系統。」龍我更正安茲的說法:「其他的種族使用的
魔法系統,真要說的話其實很接近 YGGDRASIL 的魔法系統,但發動或使用上相對複
雜,也沒在分位階。」

「……你難道就沒懷疑過,為何屬於 YGGDRASIL 系統的道具,能在這個異世界上輕
鬆地使用?」

「……當『五行相剋』在我面前發動的時候,我也是嚇了一跳。」對安茲的提問,龍
我苦笑著:「不,更正確地說,當我們和草薙千年前來到這個世界,發現能使用
YGGDRASIL 系統的技能或魔法時,也是很訝異呢。」

「是啊,那時還以為我們是不是被困在遊戲裡面了,就那個輕小說常出現的劇情模式
……」

看來遇到這類狀況,大家都有類似的想法呢。

安茲不禁在內心發出苦笑。

「記得之前和草薙會面時,草薙曾經提到過,其他大陸也有著獨特的技能或魔法系統
。只是因為人手問題,一直無法探索。」安茲說道:「本來以為你們夫婦會有比較多
的空閒,結果……不如預期呢。」

「草薙那邊自從建立騎士團後,就忙得跟什麼似的,空不出人手做想做的事情也是事
實。」龍我說道:「不過草薙其實在千年前發生『某件事情』後,曾經花了百年的時
間到處旅行,相關見聞自然也不少。不過……」

「千年前的話,和現在相比,差異恐怕不小。」

「畢竟,YGGDRASIL 系統的侵蝕是五百年前的事情。所以給我們的情報上沒有這方面
的部分也很正常。」

「要說最近的話,烏魯貝特那邊倒是已經開始和其他大陸的國家開始交流了。」

「喔?」

「他完全沒和我們提起呢。」

「當然,因為現在還是國家機密,就算是朋友還是伙伴,不能說的就是不能說。」龍
我認真地說道:「畢竟,『跨大陸傳送裝置』就是從海對面的某個國家提供的相關技
術為中心研發的。」

「說是國家機密,結果這麼簡單就說出來……」

「就當我說的只是都市傳說就好了。」

說到這裡,龍我還刻意露出了宛如裝傻的笑容。

「又來了……小心烏魯貝特知道了把你罵到臭頭。」

「只要這裡的人不說,誰會知道?」

說出這句話的是安茲。

而安茲話說完,一旁負責記錄的雅兒貝德立即說道:「那麼,接下來的話題就不進行
紀錄了。」

聽到雅兒貝德的話,眾人立即一副「幹得好!」的表情,連連點頭。

「就地理位置上來說,」龍我開始說明:「這個『奧羅芭大陸』相當於歐亞大陸,而
烏魯貝特的魔帝國所在地『菲坦利亞大陸』則是相當於非洲的位置……不過海岸線描
繪出的大陸形狀的差距姑且不論,兩個大陸之間可是隔著一大片海,沒有陸地相連。

「而且因為不明原因,海象惡劣。所以當時烏魯貝特應該是用繞的,才來到這個區域
。」輝夜補充說明:「跨大陸傳送系統設置完成後就沒這個問題了……只限『玩家』
就是。」

「至於和烏魯貝特的魔帝國進行交流的,那是位於相當於北美洲的『肯羅大陸』的『
朱拉大森林』中,其名為『朱拉聯邦』。」龍我繼續說道:「據使節團的說法,內部
成員幾乎都是亞人與異形種。是統合了整個朱拉大森林的所有亞人或異形種部落所建
立的。」

「和我們建立魔導國的宗旨很類似呢。」

黑洛黑洛聽了龍我的說明,對所謂的「朱拉聯邦」有種莫名的親切感。

「『朱拉聯邦』的建立約在一百年前,至於盟主嘛……」說到這裡,龍我頓了一下後
才繼續說道:「是名為『利姆路』的史萊姆……外觀上是如此。」

聽到這名字,安茲和黑洛黑洛都楞了一下。

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是……玩家嗎?」

不太想在雅兒貝德面前因為說錯答案而丟臉的安茲,乾脆以問代答。

只是,一聽到安茲提到「玩家」,黑洛黑洛記憶裡的角落,出現了一個名詞。

「龍我,你該不會是想說……那位『封測的神族』?」

「正確答案。」

龍我露出了笑容。

原來如此。如果是封測時期的事情,自己確實是不清楚,也沒特別去網路上查閱相關
訊息或討論。

安茲點了點頭表示可以理解。

「可以說明一下嗎?我對封測時期的事情並不清楚。」

「我來說明吧,雖然也是從相關網站的討論上蒐集整理後的情報。」黑洛黑洛說道:
「 YGGDRASIL 在當初封閉測試時,為了在短時間收集到資料,『種族』部分在亞人
與異形種部分並沒有設定等級,『職業』的取得也沒有像之後『公測』與正式營運那
樣嚴格限制。結果,就是有玩家在開放封測後三天就拿到『神族』這個系統的種族。

「營運原本只公布,準備讓封測玩家拿到中間階級為止的種族與職業而已。結果被這
樣一搞,大家都知道了封測階段的資料是和到時正式營運的部分,除了方便測試而修
改的部分外,幾乎一模一樣。」龍我接著說道:「所以之後公測時間延後,連帶正式
營運也跟著延後。」

「但還不只這樣。」黑洛黑洛繼續說道:「原本『封測』的存檔不會留存到公測與正
式營運。但那位拿到『神族』種族的玩家,他的存檔直到正式營運都還保留著,甚至
於還被營運雇用為GM……」

「而他的 ID,就叫做『利姆路』。」龍我說道:「根據那一次的會談得知,他也是
『待到最後一刻』的玩家。而且,因為所待的地域……或者該說是『大陸』並沒有受
到『侵蝕』的關係,沒幾年的時間他就超越了百級玩家的上限,成為了……『魔王』
。」

魔王?

「等、等等,」安茲提出疑問:「 YGGDRASIL 應該沒有『魔王』這個種族或職業吧
?雖然不是沒有類似的職業……」

「『魔王』與『勇者』都是這個世界才有的……勉強算是職業吧。只是成為『勇者』
或『魔王』時,身體機能會出現超大幅度的提升。宛如進化一般。」龍我說道:「肯
羅大陸除了各個國家林立外,其上還有一個實力足以碾壓整塊大陸勢力的『八星魔王
』。可以說,他們八人才是肯羅大陸真正的統治者。」

「……連這種戰力天花板都有啊。」

「是啊。所以我那時就在想,說不定『八欲王』會利用『五行相剋』把 YGGDRASIL
的系統帶來這個世界,說不定是為了防止新的『魔王』或『勇者』的誕生,進而讓自
己出現生存危機。」

「這種推論也是有道理啦。」安茲點點頭,望著龍我:「不過他們大概也沒想到,真
正的敵人其實就在身邊……」

「我倒覺得我沒起到多大作用就是。」

最好是啦!

一聽到龍我這宛如裝傻的言論,安茲和黑洛黑洛真的是翻白眼給他看……雖然外觀上
看不出來就是。

「我說……利姆路,該不會也是『八星魔王』之一吧?」

黑洛黑洛雖然大約知道答案是什麼,還是開口詢問龍我。

「……嗯。」

看到龍我點頭,眾人一陣沉默。

「我得先說好。」打開沉默的是龍我:「就算你們知道如何覺醒成魔王還是勇者,現
在也辦不到。」

「因為這個區域是被『侵蝕』的區域是吧。」

「沒錯。只要聽不到『世界之聲』就什麼都不用想。」

「……『世界之聲』,就是系統語音吧?」

「嗯。」

確實,安茲和黑洛黑洛從來到這個世界到現在一年多的時間,都沒聽到過類似「系統
語音」的聲音。

「那麼,」此時開口詢問的,是雅兒貝德:「草薙先生想藉由攻打天空城取得『五行
相剋』,該不會是想要除去『侵蝕』,讓這個世界恢復原狀?」

「……這部分我不清楚,他很少會把內心話說出來。就算是對我這個前輩也是如此。

「這樣啊……嗯?」似乎還想要詢問什麼的雅兒貝德,突然間停了下來:「訊息?…
…嗯,是我。安茲大人和黑洛黑洛大人正在開會……怎麼了?佩絲特妮?冷靜一點…
…妳說什麼?亞烏拉和馬雷受重傷!?」

聽到雅兒貝德最後一句話,龍我第一個站了起來。

「帶我過去!」

那是,身為醫生的眼神。


目前傳送點放置房間是由大墳墓內的資深護衛抽出四位,全天候站崗。兩人在房門外
,兩人在室內。

當然,面對有能力的原住民,資深護衛就已足夠應付。而對上玩家、甚至於「龍王」
的話……當資深護衛被打倒時,安茲就會第一個得知……

畢竟能對付玩家或同等存在的,也只有玩家。

即使守護者們等 NPC 在這個世界也擁有了自我意識,但不管是安茲還是黑洛黑洛,
都認為守護者們的戰鬥經驗明顯比不上玩家,對上玩家保證吃虧。

至於為何重傷的亞烏拉和馬雷傳送到此的時候,資深護衛沒反應的原因……

其實不是沒反應,而是剛好佩絲特妮因為其他事情,緊接著也傳送到此。再看到兩位
守護者受到如此重傷,便直接與雅兒貝德以訊息聯絡,並且立即救治兩人。

但……

龍我一看到亞烏拉與馬雷,即使在佩絲特妮用回復魔法的治療下,傷口依然不斷出血
,立即察覺到異狀:「……出血異常狀態嗎?輝夜!」

「好。」

聽到龍我的叫喚,輝夜立即跑到佩絲特妮身邊:「妳繼續用回復魔法,我用『傷口復
原』解除出血狀態。」

「好的。」

亞烏拉和馬雷似乎在傳送回來後就失去了意識。而且即使經過幾分鐘後的治療完畢後
,依然沒有恢復意識。

現在的安茲看起來安靜地站在一旁,但就連安茲自己也發覺到,體內有種莫名的火焰
,正靜靜地燃燒著。

那是,憤怒的火焰。

竟然讓我伙伴的孩子們受這樣的重傷,絕對不能饒恕。

「看來只能等他們醒來,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這時,黑洛黑路的聲音從一旁傳
來:「在還沒查清楚事情經過前,可不能隨便下結論。」

「而且,對方看來並沒有要殺害他們的意圖。」

「……傷成這樣還不算有殺人意圖?」

聽到龍我的話,安茲詢問的語氣不由得重了點。

「就我的診斷,他們姊弟受的只是皮肉傷而已。」面對安茲積蓄的怒氣,龍我沒有閃
躲或妥協的意思:「如果下手再重一點,甚至傷在致命部位,他們姊弟根本沒命回到
這裡。」

「唔……」

即使這個世界受到 YGGDRASIL 系統的侵蝕,但依然沒辦法打開其他玩家、甚至守護
者們狀態視窗來察看 HP 、 MP 量、甚至異常狀態的有無。

龍我身為醫生,沒理由不相信他的判斷。

安茲這麼判斷,連帶使得心中的怒氣也削減大半。

「先把他們兩人抱到客房裡吧。」安茲說道:「不等他們醒來,也沒辦法問事情經過
。」

「是的,安茲大人。」幫忙用繃帶包紮止血後的傷口的佩絲特妮,一臉嚴肅地應到。

然後,直至黑夜時分,亞烏拉和馬雷才勉強醒了過來。

「真是的,那個歐巴桑一言不合就直接揮劍殺了過來耶!痛痛痛……」

「姐姐,就說了別隨便就叫人家歐巴桑啦……」

相對於亞烏拉一臉憤怒,馬雷看起來就像單純被捲進去一般的、一副受害者的姿態。

對方似乎是因為「毀滅龍王」的消滅,而決定回到「都市遺跡」的暗黑精靈們。

而帶領者,似乎是玩家。

一般的暗黑精靈武器多是雙小刀或是細劍、爪子等高攻速武器,但那位帶隊者卻是使
用單手劍,而且出招之快,出乎亞烏拉和馬雷的意料之外。

「不過我說,」黑洛黑洛似乎看不下去了:「隨隨便便就叫人家歐巴桑,亞烏拉,妳
要是真的被砍死在遺跡裡,也只能說是自作自受。」

「咦?可是……」

亞烏拉似乎還想要辯解,但一看到雅兒貝德那帶著殺氣的眼神,就只好把話吞進肚子
裡。

就算是亞烏拉,也不可能當著雅兒貝德的面叫她歐巴桑吧……

穿著男性化可以說是創作者泡泡茶壺的鍋,但思考也跟著男生化就不知道該怪誰了…

安茲一邊在腦海裡發出無聲的嘆息,一邊詢問:「對方有報上名字嗎?既然能認出你
們是『守護者』的話,玩家的身份應該是沒什麼問題……」

「我、我記得……」回答的是馬雷:「她好像自稱『有紀』的樣子。」

「……聖母聖詠……」

還沒等安茲和黑洛黑洛回想起來,龍我就吐出了這個名詞。

「對!就是那一招……一眨眼間我就落得這個慘狀,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出招的速度這
麼快的攻擊技能……不過為何龍我大人會知道這招……」

無視於亞烏拉訝異的表情,輝夜輕聲地說道:「看來這次……真的是『她』。」

龍我沒答話,只是輕輕地點了點頭。



之後,亞烏拉和馬雷兩人與負責照料的佩絲特妮被帶到隔壁的客房休息,然後安茲和
黑洛黑洛帶著龍我夫婦,回到會客室裡繼續進行討論。

雖然佩絲特妮也有事情要向安茲報告,但守護者重傷茲事體大,佩絲特妮也就只好把
手上的事情暫時壓下。

至於跟過來的雅兒貝德……

「夏提雅要求和妳一起前往王國?」聽完雅兒貝德重複夏提雅的要求,安茲有點傻眼
:「她應該知道,妳這次前去王國是要擔任使節團領隊的,可不是要毀滅王國喔?」

「是的,這部分屬下也已經對夏提雅充分告知。」雅兒貝德點頭表示無誤後,繼續說
道:「根據她的說法,此次陪我前去王國,似乎是要尋找一名男子。」

「找人?」

「男子?」

「名為『布萊恩・安格勞斯』,似乎是之前夏提雅進行尋找武技擁有者的任務的時候
,導致任務失敗的關鍵人士。同時也是在王國遭到惡魔襲擊的時候,讓夏提雅受到傷
害的武技擁有者。」

布萊恩・安格勞斯……

好像在哪裡聽到這名字……

正當安茲想破頭也只得到模糊的印象時,黑洛黑洛倒是先想起來:「……就是在卡茲
會戰時,要求和戰士長葛傑夫一同和安茲PVP的傢伙吧?」

啊,確實是有這件事。

「……如果是因為指甲被切斷而想找他報仇的話,會不會太小家子氣了?」

「關於這點,夏提雅並沒有詳細說明,只說『想問一些事情』這樣。」

「……既然如此,應該就不用擔心她會在王國境內暴走吧。而且說真的,只讓妳一個
人過去,姑且不論妳的實力,就我個人來說還是有點擔心就是。」

「請安茲大人不用擔心,屬下一定會完成任務回來。」

不,我不是擔心這個……

「那就讓夏提雅陪雅兒貝德一起過去吧,這樣也比較安心。」

「……說的也是。那我就准了。」聽到黑洛黑洛的話,安茲也決定讓夏提雅一同前往
王國:「不過,要她隨時做好被我召見的準備就是。而且,也不準她在王國境內使用
武力。」

「屬下知道了,安茲大人。」

「那麼,雖然也有點在意佩絲特妮那邊的報告內容,不過現階段先回到正題吧。」黑
洛黑洛說道:「龍我,看來你似乎認識名為『有紀』的玩家,可以說說嗎?」

「……也好。不過在此之前,你們知道YGGDRASIL的『絕劍之墓』嗎?」

「嗯……」稍微回想了一下後,安茲說道:「是位於亞爾夫海爾邊境區域的樹海深處
的名勝吧?聽說只要當劍士系統的人類系統玩家,都會過去朝聖……」

「話說回來,之前卡茲會戰後,也聽你提起過『絕劍』這個名字……」黑洛黑洛接著
說道:「記得『絕劍之墓』是為了紀念一位利用『原創技能系統』創造出第一個超過
十連擊的原創劍技,卻在之後因病過世的天才玩家所設置。而『十三英雄』裡的『絕
劍』是因為創立了許多新武技,才被你們給予這個名字的是吧?」


原創技能系統。

那是 YGGDRASIL 第二年推出的超大型更新的主要項目之一。一開始只開放了劍系統
(包含大劍、雙劍、兩劍、單手劍等……)的原創攻擊技能,基本上就是把現有攻擊
技能加以改造、強化、甚至疊加、重組。

但因為多數攻擊技能,只要能想到的幾乎都已經是現有技能,要藉此創造出全新攻擊
技可以說難度高到難以想像。因此有玩家朝著「連續攻擊」方向來研究……但即使如
此,成功者少之又少。

隔年,原創技能系統追加了其他武器的部分,下半年更是連魔法與其他技能的部分也
一併加入。

即使是練武成痴的武人建御雷,在研究過這系統後,也是舉雙手投降的地步。


「可以說對,但也可以說錯。」

對黑洛黑洛的推測,龍我給了這樣奇怪的答案。

「啥鬼?」

「認真點好嗎?」

「前半段是對的,後半段很遺憾是錯的。」回答的是輝夜:「簡單來說,目前已經過
世的『絕劍』和現在那兩位守護者遇到的『有紀』,YGGDRASIL 的帳號確實是同一個
,但不同人。」

「等、等等!」安茲提出了異議:「不可能!DMMO-RPG 所使用的潛入式遊戲主機,
是以腦波來判斷玩家身份。每個人的腦波都是獨一無二的,所以以往的帳號被盜之類
的事件,在潛入式遊戲主機開發後就再也沒出現過。所以即使帳號持有者死亡或退坑
,也無法把帳號讓出或出售給他人繼續使用。」

「安茲說的沒錯。」龍我點點頭後,繼續說道:「但還是有例外。」

「例外?」

「……『有紀』……不,『木棉季』和上一位使用者『藍子』,是同卵雙胞胎。」龍
我說出答案:「潛入式遊戲主機的腦波識別程度,大約是八到九成。但同卵雙胞胎的
腦波相似度,達到九成五至九成九。這已經不是市面非醫療相關儀器可以判讀的程度
。雙胞胎之間有所謂的心電感應,大概也是源於此吧。」

「……還有這種事情啊。」

安茲真的是傻眼了。

「有紀是在姐姐藍子過世後接管帳號的,包含角色 ID 和外觀也有做過修改。」龍我
繼續說道:「在遊戲裡的三個月期間,不但創造出『聖母聖詠』這個十一連擊的原創
劍技,還達成了 PVP 連續 50 勝場……雖然沒有敗場,但有兩場平手。能讓營運在
之後接受其他玩家意見,設置『絕劍之墓』,可見有紀在營運裡也是超高人氣。」

「……看來有紀和水樹一樣,在過世後也來到了這個世界。至於是什麼病……都過去
的事情了,就不問了。」黑洛黑洛聽完龍我的說明後,向安茲問道:「你準備怎麼辦
?黑暗精靈既然回到了都武大森林,魔導國這邊總不能當作沒看到吧?」

「嗯……」

「屬下認為,」這時雅兒貝德說話了:「想必安茲大人並不希望以武力強制驅逐那些
黑暗精靈、甚至討伐……」

「那是當然。」安茲點了點頭:「而且對方由玩家領隊,可以的話我是希望先進行談
話……如果這次襲擊起因是亞烏拉的話,可能還得先道歉呢。」

「如果真是如此,身為總管的我實在難辭其咎……」

「別這麼說。畢竟大墳墓裡沒有老師可以教導他們姊弟所謂的『人際關係』,偏偏泡
泡茶壺這方面也沒好到哪裡去……」

很難想像身為配音員的她,到底是怎麼發展人際關係的。

「那麼,不管目的是討伐還是遊說,首先都得前去遺跡進行接觸才能繼續下一步。」

「嗯。既然如此,我們明天早上就帶著亞烏拉和馬雷,一起過去遺跡一趟吧。妳啟程
出使王國的時間沒錯的話是下午吧?順利的話應該不會耽誤到時間。」

「屬下認為延後一天出發也沒有什麼問題。」

「到時再看狀況吧。黑洛黑洛也要一起嗎?」

「我啊……離開半天的話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

「我也一起過去,這裡真正認識有紀的玩家大概也只有我而已。」這時龍我也要求一
起前往:「另外,我準備通知亞絲娜過來。除了我以外,有紀最親密的朋友就屬亞絲
娜了。」

「嗯……也好,我也不希望最後發展成非戰鬥不可的狀況,有你在我也比較安心。」

「……我也差不多。畢竟要應付『聖母聖詠』,用『刀』實在是很吃力。」

「畢竟『刀』不適合連擊,而是『一擊必殺』。」

對龍我的苦笑,輝夜這麼解釋著。


這裡是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某處通道。

而卡普琳革,則是拿著一個看來像是懷錶的物品,面色凝重地站在這裡。

然後,她按下了懷錶上的按鈕。

「TIME!」

隨著語音響起,她的面前出現了紅色的巨大裂縫。

裂縫被其中伸出的無數雙手給撐開……

然而,裂縫內的場景,卻讓原本帶著期待的卡普琳革表情,瞬間變得驚愕。

「妳做得很好,iS。」

「這就給妳獎賞吧,成為『霸界王』的一部分……」

「破壞世界、破壞宇宙、破壞所有的一切……」

「破壞那『超越一切者』……」

那是,散發著金色光芒與紅色雙眼的無數……

「不要!!!!!」


猛然驚醒。

「呼……呼……」起身的卡普琳革直喘著氣,心臟也猛跳個不停。

剛剛的,是夢嗎?

隨便地用手擦去額頭的冷汗,重新躺回床上。

不,那恐怕是……

想到這裡,他拿起放在枕頭邊的懷錶。

……其中的一個未來。

「我該……怎麼辦才好?」

因為現在房間裡就只有卡普琳革,所以沒人可以回答她。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3525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OVERLORD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col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 後一篇:房間(20201002)...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r26620972《沉莫-南方金雪》
「十年了,同樣的景色,身邊還是同樣的人。這是一種幸福。」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