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lord if)23

作者:路過的魔王│OVERLORD│2020-04-28 00:13:07│贊助:110│人氣:155

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lord if)23



泡在熱水裡,拉裘絲緊繃的身體才總算有鬆懈下來的實感。

說句實在話,拉裘絲壓根沒想到會演變成這樣的狀況。但是,也讓她們獲得了十分珍
貴的經驗。

雖然實際感覺起來,更多的是無力感,但能與被稱為「無上至尊」的強者比劃,所獲
得的絕對不只有無力感而已。

(那麼,就成為那位大人的手下吧。拋棄屬於人類的一切,把身與心都奉獻給那位大
人……)

「住嘴。」

對於腦海響起的聲音,拉裘絲繃著臉輕聲喝叱。

拉裘絲從浴桶裡起身,連一旁的浴巾都沒拿,就這樣赤身裸體地走出浴室,來到擺在
房間一角的落地鏡。

拉裘絲以這時代的審美觀來說,也是個美人。以僅僅十九歲的年齡來說,身材幾乎是
無可挑剔。

不過,她並不是個會在落地鏡面前欣賞自己裸體的自戀傾向者。

一般來說,鏡子顯示出的拉裘絲,應該只是單純左右相反的樣子而已。

但現在出現在拉裘絲眼前的、鏡子裡的樣子,卻是黑髮黑眼,甚至還露出了充滿妖魅
氣息的微笑。

「妳還在猶豫什麼呢?難道妳還眷戀身為人類的……」

「我是人類!」

「人類?在說這句話前要不要先看看自己的身體?」言語間,鏡子裡的黑拉裘絲身形
出現變化,頭上出現了雙角,背部也出現了蝙蝠般的雙翼:「這樣子的妳,還要堅稱
自己是人類?」

「……」

「妳也感受到了吧?那位大人的力量是無窮無盡的……」

「是啊,所謂的『無上至尊』就是那樣的存在吧。」拉裘絲看著自己的雙手:「直到
現在,那種衝擊依然殘留在身體裡。」

「是啊,絕望的無力感……」

「……但卻不會有悔恨感。」

「……嗯?」

「畢竟不是決鬥,而是比試……黑洛黑洛大人也說了,是想要看我們蒼薔薇連攜戰鬥
的程度吧?而且還給了不少建議……這是個絕佳的學習機會,妳不這麼認為嘛?」

「這……這麼說也沒錯……」

「雖然我不知道黑洛黑洛大人知不知道我身體的狀況……不,他應該已經看出來了…
…」說到這裡,拉裘絲似乎想到了什麼:「……話說回來,我有件事情要拜託妳。」

「拜託我?」

鏡子裡的黑拉裘絲聽到,露出訝異的神情。


在蒼薔薇住處一樓的某個不算小的房間裡,擺放著各式各樣的運動器具……舉凡重量
訓練用的器材、槓鈴椅、蝴蝶機、飛輪車等等,雖然就機能上都是個別獨立,不過光
看樣式,只要是玩家應該都會覺得很熟悉……或者該說很懷念。

估計,這應該也是某個喜歡上健身房運動的玩家,從「那邊」帶過來的設計吧。

而這時的格格蘭,就在槓鈴椅上,穿著類似現代有的貼身運動服,躺在椅子上抓著槓
鈴舉上舉下。

相對於拉裘絲,格格蘭的身材就是另一種方向的「無可挑剔」,就算拿去「那邊」,
應該也足以讓健美小姐汗顏吧。

「喔?睡不著嗎?」

「……勉強算是吧。」

聽到門口傳來伊維爾哀的聲音,格格蘭把槓鈴放回架子上,起身問道:「雙手沒事了
吧?」

「靠負能量,休息一下就好了。」這時的伊維爾哀沒戴上面具,鮮紅的雙眼在月光照
耀下顯得有些詭異:「畢竟是魔法師,要不靠『武技』直接雙手揮出十連擊,還是很
吃力。」

說是這麼說,伊維爾哀的雙手依然無力地垂著。

「不過能震到那個蜘蛛女僕那拿盾的左手完全舉不起來,可是連老子都做不到呢。」

格格蘭回想起當時以拿手的搥子連擊卻依然打不穿安特瑪的防禦,只能無奈搖頭。

「不過,如果那時黑洛黑洛沒出聲結束比試,我大概就得想辦法躲到雙手恢復知覺了
。」伊維爾哀露出苦笑:「畢竟對方的殺意可不是假的。」

「後面和黑洛黑洛的比試,我倒是打得很盡興就是了。」格格蘭拿起一旁的毛巾擦汗
:「只是,要是傳出『精鋼級冒險者的蒼薔薇,使出全力還打不贏一隻史萊姆』的都
市傳說的話,我們的名聲不知道會不會毀於一旦呢。」

「這種玩笑話就別說了,一點都不好笑。黑洛黑洛自己也說了,他的種族是『黏體』
,據說是史萊姆的進化型態,而且還附加了『古代種』這個別稱。老實說活了兩百多
年,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會閃的……」

「老子也是第一次看到自稱是『武僧』的怪物……這就是所謂『世界樹時代』的『玩
家』嗎?」

「再想想,就像是宛如『奇蹟』一般,在我們看來都覺得不可能的、『強大』的集合
體『玩家』,也抵擋不了『諸神的黃昏』……如果能看到當時的戰況,說不定……」

「說不定會灰心喪志到放棄一切,當個普通人會比較好……是嗎?」

「……妳確定妳會這麼做?」

「怎麼可能!這只會激起老子更高的鬥志而已。」

「所以妳才會睡不著是嗎?」

「哈哈……畢竟是很難得的經驗嘛,能毫無忌諱地使出真正的全力。雖然只有使出『
同調』的拉裘絲可以勉強擦到邊而已。」

「記得以前龍我先生也說了,只有遇到能使出全力的對手,才會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
,然後去突破極限。」

「極限啊……雖然白天是打的很盡興,但倒是沒有感受到什麼極限突破的感覺說。」
格格蘭看著自己的雙手:「妳呢?妳認為那個蜘蛛女僕的身手,能讓妳體會到什麼嗎
?」

「……不知道,畢竟不管是我還是她,因為都被限制在近戰上,沒使出全力。而且說
真的,王國那時我也是靠『殺蟲魔法』才能壓制住她。如果她有辦法擋住我的『殺蟲
魔法』的話,勝負就很難說了。」

「連妳都這麼說啊……對了,話說回來……」

「嗯?」

「那個叫娜貝的……就待在飛飛大人身邊的那個女魔法師,沒想到她穿起女僕裝也滿
漂亮的嘛。」

「……妳就只注意那邊嗎?」

「嘿嘿……」

「幹嘛啦,笑得這麼詭異。」

「已經認輸了嗎?」

「才、才沒有!」聽到格格蘭那挪揄的語氣,伊維爾哀紅著臉否認到底。

「不過話說回來……雖然娜貝小姐以女性的角度來看確實是個美人,但一想到那張臉
其實也是某個曾經活著的人的外表,就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呢。」

「二重幻影……本來還以為黑洛黑洛只是單純介紹而已,沒想到……」

「記得之前,因為拉裘絲的『那件事』和黑洛黑洛接觸時,就有從他口中聽到這名詞
……當時沒深究就是了。不過,以娜貝小姐的能力來看,相信本尊……應該就是扶養
她的人,恐怕也是神人等級的強者吧。」

「飛飛大人……咳,飛飛先生應該也是不希望把娜貝小姐牽扯進自己的恩怨裡,才會
讓她待在魔導國吧。只是沒想到還成為魔導王直屬的『昴宿星團』的成員之一。即使
只是複製過來的能力,一想到娜貝小姐的能力能和那個蜘蛛女僕平起平坐,真難想像
,除了被『創造』出來的『守護者』以外,魔導王陛下到底是用了什麼方法來蒐集這
些人才……或許,在那時和安特瑪的分身體所說的那些話,似乎是有點偏頗了。」

「妳不也道歉了嗎……等等,妳該不會想跳槽吧?」

「……」

「喂喂……」

「說不心動是騙人的,畢竟身為不死者的我,待在非人聚集的環境裡,總是比待在人
群裡要自由。不過……」

「不過……還是想待在飛飛先生身邊對吧?」

「呃……」

「但老子說真的,就算妳真的想離開『蒼薔薇』,待在飛飛先生的身邊一起旅行什麼
的,恐怕他也不會同意吧?」格格蘭毫不留情地指出關鍵點:「畢竟,就連娜貝小姐
也……不對,現在應該稱呼為『娜貝拉爾』才對,也被飛飛先生要求留在魔導國……

「……」

沒有反駁格格蘭的話,伊維爾哀有點無奈地望著窗外的月亮。

「對了,老子得先提醒妳,別自做主張請求魔導王放飛飛先生自由喔。」

「咦?為什麼?」

「唉……」先是對伊維爾哀的反應嘆了一口氣,然後格格蘭才說出理由:「一來,這
是魔導王與飛飛先生的約定,身為第三者的我們本來就沒有干涉的餘地。二來,妳或
許會認為飛飛先生會委屈自己待在魔導王身邊是自己的責任,但妳如果是抱著贖罪的
心態去做這件事,不覺得只會更讓飛飛先生難做人嗎?」

「這……」

「妳或許會認為這是自掃門前雪,但老子認為飛飛先生應該也有自己的想法,而不是
單純因為要保護人民還是中途衝出來攪局的妳還是娜貝小姐。」

「……妳是說,我是在往自己臉上貼金嗎?」

「別說的這麼難聽。老子是說,別因為飛飛先生的事情,而給自己背負太多無意義的
責任了。」

「……無意義……嗎?」

「因為飛飛先生也沒責怪妳不是?」

「……」

「所以,就別操多餘的心了。可以嗎?小不點?」

「……別叫我小不點!真是的,沒想到會被腦袋都是肌肉的傢伙說教啊……」

「雖然比起年紀贏不了妳,但生活的經歷可不會輸給妳。」

「……」

伊維爾哀沒再回嘴,只是看著窗外的月亮。

「總之,應該可以期待一下黑洛黑洛給的『報酬』吧。」

「這麼期待啊?不怕到時被塞了個詛咒道具……」

「大概就是因為之前拿的搥子太好用了吧。而且……」格格蘭看著自己舉起來的手:
「畢竟復活過一次,老子也感受到現在的自己,有股力不從心的感覺。白天和黑洛黑
洛的戰鬥中,這樣的感受也變得強烈許多。」

「想利用裝備來彌補因為復活而造成的實力下降的部分嗎?」

「這麼說也可以啦。但對方也沒說『報酬』是什麼,只能說是個人期望而已。」

「「我們回來了。」」

這時,從玄關的方向傳來熟悉的聲音。

是雙子忍者緹亞和緹娜。

「辛苦了。」格格蘭和伊維爾哀來到客廳迎接她們:「公會那邊反應如何?」

「嗯,明天一大早應該就會放出正式公告了吧。」緹亞說道:「將黑洛黑洛先生的話
轉達之後,公會會長看起來也鬆了一口氣。」

「也是呢,起碼不用擔心魔導國會以此為理由,對王國還是王國內的冒險者不利。」

「只不過,」緹娜跟著說道:「公會會長私底下希望我們,抽空去一趟卡恩村。」

「卡恩村?為什麼?」

「似乎和第一王子的事情有關。」緹亞接著說道:「雖然賽納克第二王子對外宣稱第
一王子是戰死在戰場上,但會長說,其實第一王子的屍體發現處,是在距離卡恩村有
一段距離的、平原與森林的交接處。」

「是認為,和卡恩村有關係是嗎?」

「我們稍微探查了一下,發現在卡茲會戰之前,第一王子曾率領五千士兵前往卡恩村
……但直到會戰結束都沒出現在戰場上。」

「而且我們也確認了,一年以前有疑似魔導王的不死者魔法師曾出現在卡恩村……」

「喔對了,拉裘絲以前也提到,戰士長葛傑夫曾差一點死在教國的手上,地點好像也
是在卡恩村,也曾不只一次提到『安茲・烏爾・恭』這個名字。」

「……看來兩者真的有什麼關係吧。等明天再和拉裘絲討論看看吧。」

「「嗯。」」


「妳們兩個做得不錯。」

在走道上,走在前面的黑洛黑洛這麼對身後的娜貝拉爾與安特瑪說道。兩人身後則是
丹克莉曼跟著。

「這、這個……」對於黑洛黑洛的讚美,安特瑪的回答卻是帶著歉意:「沒能取下那
個傢伙的首級,這樣的讚美實在……」

「……我應該沒有給予『殺了她』的命令吧?我的命令是『和她比劃一下』喔。」黑
洛黑洛苦笑著:「不然我就不需要限制妳們的戰鬥方式了。」

「這麼做有什麼意義嗎?」娜貝拉爾詢問道。

「在 YGGDRASIL,異形種的法師系玩家,除了擅長的魔法以外,多多少少都有近戰的
能力。既然這個異世界受到 YGGDRASIL 的『侵蝕』,我想看看身為大地系水晶特化
法師的伊維爾哀,是否對近戰也有應付的方案。」

「原來如此。」

「不過沒想到……」黑洛黑洛想起伊維爾哀最後那招十連擊:「竟然能讓安特瑪的左
手差點廢掉啊。等下就過去找佩絲特妮治療吧。」

「真是……非常抱歉。」

安特瑪的左手到現在都還處於無法施力的狀態。對安特瑪來說,可以說是新奇,但難
堪程度居多。

「不用道歉,對我來說妳並沒有犯下什麼錯。畢竟在沒有刻意收集情報的前提下,本
來就要有受到未知攻擊的心理準備。這對妳來說也是難得的經驗,我不會在這一點責
怪妳的。」

「謝謝黑洛黑洛大人。下次我一定……」

「下次的事情下次再說,畢竟蒼薔薇對我還有用處。」

「大人是想要拉攏她們嗎?」

「這個嘛……我不否認,但可遇不可求。」黑洛黑洛回答娜貝拉爾的問題:「我不認
為我人品有好到可以讓她們因為我的三言兩語就背棄王國投靠我就是了。畢竟連人品
比我好的安茲都吃鱉了……」

雖然有一半是因為用錯手段……這部分黑洛黑洛決定略過不提。

「屬下知道了。」

「嘛,現階段就這樣吧。說不定……等到安特瑪和伊維爾哀真的一決勝負之時,大概
也是王國的末日了吧。」

「現在的王國,還有餘力對付安茲大人的魔導國嗎?」

因為安茲曾經宣示不會對王國做出追殺的手段,故娜貝拉爾有此一問。

「很難說啊,所以才叫『八指』暗中監控那些站在幕前的貴族二代們,避免發生無法
預測的狀況。」

如果王國內部真的蠢到沒藥醫了,那就開砸吧。

這是黑洛黑洛後面沒說出來的內心話。

這時,走道上迎面而來一個熟悉的人影。

「……伊米娜啊。」

「是的,吾主。」

來者是伊米娜,此時的她身上穿的已經是和大墳墓內的女僕們同款式的女僕裝。背上
背著比自己身高還要長的弓,雙眼卻是一片濃紫。

「辦得如何?」

「是。『組織』已經殲滅,但『目標』依然下落不明。目前知道的是,『目標』似乎
已經被其餘黨帶走,愛雪待在帝國,與負責支援的寧布爾大人共同追蹤其下落中。」

「嗯,做得不錯。」

「不敢當。我們未能回應吾主的好意,實在是過意不去。」

「事情還沒告一段落,不用這麼急著表示歉意。盡妳們的能力去做吧,就算沒成功救
出,也不要留下遺憾。」

「是,吾主。」

現在的伊米娜,行為舉止已經和以往完全不同,彷彿是把對黑洛黑洛的忠誠散發在外
一般,恭敬而虔誠。

伊米娜先是對黑洛黑洛鞠躬,然後再對地位比自己高的安特瑪與娜貝拉爾鞠躬後,便
離開他們的視線之外。

雖然伊米娜是黑洛黑洛直屬的部下,但畢竟現在的昴宿星團是直屬於魔導王安茲,就
地位上還是要有所區別。

「她……應該是之前 侵入大墳墓的工作者之一吧?」

「聽說還和安茲大人正面對決……安茲大人中途還很生氣……」

「是啊,畢竟拿了我們同伴的『存在』來騙安茲和我……」

「那為何……?」

「我啊,只要是有助於目前狀況推進的,我都會盡量利用。好用的『東西』就這樣被
銷毀掉實在很可惜。」黑洛黑洛說道:「愛雪的部分比較特殊的是,畢竟夏提雅的腦
袋實在不怎麼靈光,連身為下屬的吸血鬼新娘也都一個樣。所以想說看能不能安排個
腦袋清晰的傢伙協助她。這裡已經不是我們熟知的 YGGDRASIL,以往的作法必須要跟
著做改變才行。」

「既然是黑洛黑洛大人的想法,我等屬下定當遵從。」

「別像露普絲雷其娜之前那樣,過度按照自己的習慣做事就好。其他的我和安茲都不
會刻意干涉。話說回來,娜貝拉爾。」

「是?」

「剛剛妳的表現也很不錯。」

「謝謝大人讚美。」

「關於妳的『身世』部分,就照剛剛對蒼薔薇說明那樣即可。畢竟『漆黑的飛飛』終
究會離開魔導國,用這樣的理由讓妳『留下』,相信應該不會有人看出破綻才對。雖
然說,說了第一次謊話後,就得用更多的謊話來圓,但我並不覺得會有人刻意找尋妳
的身世……不過為了以防萬一,妳身邊如果出現異常事態,記得要通知我還是安茲。

「屬下知道了。」

「好,去做妳們的事情吧。」

「「是,黑洛黑洛大人。」」

兩人離開後,黑洛黑洛與丹克莉曼兩人繼續往前走,沒多久就來到辦公室門口。

「希望不要是什麼麻煩的事情就好。」

帶著「總覺得不是什麼好事」的預感,黑洛黑洛讓丹克莉曼打開了門。

然後……

「……翠玉錄?你什麼時候過來的?」

沒錯,辦公室裡除了安茲、雅兒貝德與迪米烏哥斯、以及隨身女僕的菲絲外,翠玉錄
坐在沙發上,狀似悠閒地喝著茶。

「剛到沒多久。因為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麻煩安茲,我才會親自過來一趟……」說到這
裡,翠玉錄喝了一口茶後,才繼續說道:「不過,有關於『紅色裂縫』的事情,對我
來說優先度最高。」

「紅色裂縫?」聽到這名詞,黑洛黑洛剛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的椅子上,立即想到一
個可能性:「難道卡恩村也被襲擊了?」

「正確來說,被襲擊的是我和雅兒貝德。」

「到底發生什麼事?安茲?」

一聽到是安茲與雅兒貝德受到襲擊,黑洛黑洛的語氣也變得訝異許多。

「嗯,既然人都到齊了,我會好好說明的。」說到這裡,安茲對著菲絲與黑洛黑洛說
道,語氣極為慎重:「接下來我說的話,千萬不能透露給房間所有人以外的人知道,
這是身為納薩力克最高統治者的最高命令,懂了嗎?」

「「是!」」

聽到安茲這麼說,緊張起來的兩人立即嚴肅地應道。

「那麼……」

然後,安茲與雅兒貝德便把上午發生的事情,盡量詳細地說明了一遍。

說明完後,房間裡陷入一種無法忽視的沉默。

以往出現類似的狀況,安茲總是會出現某種程度的焦慮,怕自己是不是又說錯什麼話
……不過或許是因為這次安茲只是單純的旁觀者,也或許是因為現在的自己是不死者
,反倒可以冷靜地等其他人發言。

「……竟然有這種事情啊,該說我們這些『玩家』不枉費來這個異世界嗎?」先開口
打破沉默的是黑洛黑洛:「真是多彩多姿的生活不是嗎,安茲?」

「我說,不知道該說什麼就別擠些無營養的話出來了,黑洛黑洛。」翠玉錄說道:「
總之,先不論『她』的身份,這十年內,『紅色裂縫』暫時不會再出現,我可以這麼
解釋吧?」

「屬下認為,按照當時的場景,應該是不需要懷疑。」雅兒貝德說到這裡,卻是頓了
一下後才繼續說道:「但,屬下也認為,現階段的監視體制,不宜因為如此而減少規
模、甚至廢除。」

「屬下也認同總管的意見。」迪米烏哥斯雖然依然一臉微笑,但語氣卻絕對不樂觀:
「姑且不論外界的狀況,身為守護者的我等,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可絕對不容許遭到
侵入。」

不只安茲,翠玉錄與黑洛黑洛都對此贊同地點了點頭。

「不過話說回來,『公主』既然擁有如此的戰鬥能力,科塞特斯應該會很欣慰吧。」
迪米烏哥斯語氣轉為輕鬆:「畢竟他可是一直希望能以安茲大人的後繼者的『老爺子
』自居呢。」

「不過這件事情暫時還是別透露給這房間所有人以外的人知道。」安茲重申剛剛提醒
隨身女僕的話:「即使是『十三英雄』的龍我夫婦……甚至是烏魯貝特與塔其米,可
以的話我也希望暫時別告知他們。」

「為何?」

「你在擔心什麼嗎?」

面對翠玉錄與黑洛黑洛的疑惑,安茲卻是示意一旁的雅兒貝德回答。

「屬下知道了,安茲大人。」但即使如此,雅兒貝德的表情卻依然嚴肅:「第一,從
那名名為『卡普琳革』的女僕的祝賀詞中提到,『逢魔的女王』繼承了所有無上至尊
之力,可以說是超越了所有無上至尊的『女王』。但這樣的『她』,又為何要花費萬
年的時間,穿越到對她而言是『過去』的現在呢?屬下認為,一定有什麼要因,迫使
著她不得不這麼做。」

「……難道!?」第一個有反應的是迪米烏哥斯:「……不!這不可能!」

看迪米烏哥斯可以說難得一見的、訝異與慌張的神情,雅兒貝德一臉嚴肅:「我也覺
得不可能,畢竟……就算最糟的狀況,也就是所有無上至尊和守護者全體都陣亡,也
有復活魔法可以復活。」

「但,」安茲接著說下去:「如果有人用了『那個』世界級道具,竄改系統讓復活魔
法無效化呢?」

「『五行相剋』……?」

看來,直到安茲提出這個可能性,在場的人才把這個可以任意改變系統設定的「世界
級道具」與這個事件連結在一起。

畢竟,有了位階魔法的前例,會不會有人為了讓「玩家」在這個世界絕跡,而故施重
技,這樣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

雖然復活魔法對這個世界的原住民,有著較高的限制,但對「玩家」來說,完全不能
用才是真的很要命。

「……確實,」黑洛黑洛點了點頭,表示肯定安茲與雅兒貝德的憂慮:「到時攻略八
欲王的浮游都市,並且到達最終層時,難保對方……紅色裂縫另一邊的傢伙會趁機搶
奪。雖然這是假設那個裂縫可以無視任何地方打開,但目前地下大墳墓也沒發現裂縫
……」

「但不表示往後不會出現吧?」翠玉錄說道:「關於草薙找你們攻略浮游都市的事情
,我也聽烏魯貝特說了。雖然時間尚早,不過放棄攻略與否……身為公會會長的你,
安茲,由你來做最後的決定。」

又甩鍋給我啊?

這讓安茲不禁想起了遊戲時期的一些往事。

身為公會會長,安茲……該說是飛鼠常做的事情,其實還是排解公會內成員的糾紛比
較多。畢竟,就連飛鼠也很清楚,公會成員多數都是現實世界中的問題兒。

人與人相處難免有摩擦,若是人格上有所偏差或是行為處事方面較為異常的,相處起
來自然是更加麻煩。

畢竟自己在現實世界的職業,說得偏頗一點就是必須靠一張嘴處理事情的業務,排解
糾紛則了飛鼠當上公會會長後的常態事務之一。

當然,既然成了公會會長,一些重大事情的決策,自然也成了飛鼠的要務之一。

說成甩鍋確實是有點誇張,但每次事情討論到最後,總是會有人提議讓身為會長的飛
鼠來決定。

以前在遊戲時代,總是讓飛鼠多多少少有「你們都討論好了還問我幹嘛」的抱怨,即
使伙伴們對他的最終決定,倒也沒有反對或抗議過。不過,既然在這個異世界背上了
「魔導王」這個象徵王者的稱號,飛鼠……安茲就覺得不能讓以往那樣只有抱怨,或
是敷衍了事。

對守護者們是如此,對伙伴們也應該如此。

「就算你這麼說,翠玉錄,我目前是覺得現在還不是決定的時候。」不動聲色,安茲
給了個軟釘子:「時間尚早,而且還有十年的安全期,繼續觀察一陣子後再決定也不
遲吧。」

聽到安茲的回答,翠玉錄只是點點頭、笑了笑:「既然你這麼說,我也沒有意見。黑
洛黑洛呢?」

「說是安全期有十年,但正如雅兒貝德所說的,監視體制還是別做下調的變動比較好
。」黑洛黑洛說道:「當然,聖王國那邊的計畫也不用作變更……話說回來,迪米烏
哥斯,計畫的進展如何了?」

「萬事具備,只欠東風。」

「那麼,時間就由你自行決定了。」

「遵命,安茲大人。」

「說到聖王國……」這時,翠玉錄提出疑問:「迪米烏哥斯,你原本的計畫與想法,
可以簡單說一下嗎?」

「好的。」看到安茲點點頭表示同意,迪米烏哥斯恭敬地說道:「簡單來說,就是創
造出能讓安茲大人與魔導國的名聲短時間提高的場所。就屬下所收集的情報,聖王國
對外有多數亞人族群居處的威脅,內部也有南北不同調、甚至對立的狀況。利用亞人
族群的大規模攻擊,讓聖王國內部的對抗激化,再讓安茲大人前去救援聖王國……藉
此收攏其人心,最好的狀況說不定可以讓聖王國成為魔導國的附屬國。」

「原來如此。」翠玉錄對迪米烏哥斯的解釋,先是點點頭後,說道:「現在加上烏魯
貝特對聖王國的恩怨,應該可以更進一步合理化安茲前去聖王國解圍的理由。不過…
…」

「不過?」

「有個人你們恐怕要稍微注意一下。畢竟當時烏魯貝特的兩個兒子能帶著從亞人部落
遷移的惡魔族人離開聖王國的勢力範圍,就是因為『他』的幫忙。烏魯貝特的兩個兒
子就戰力上,換算成等級也不過 40 上下,對上『聖劍』的持有者,再加上還要保護
遷移的族人,是很難全身而退的。」

「……是誰?」

對安茲的提問,翠玉錄給了個意料之外的答案。

「……萬丈龍我。」

「「咦?」」

為什麼?

安茲和黑洛黑洛都露出疑惑的表情,看著翠玉錄。

「他當時會到聖王國,主要是身為醫生的責任感。更進一步地說,他和輝夜這對夫婦
,這千年來一直在旅行中,盡全力地救治著傷患或病患。到聖王國的目的也僅僅是如
此,而且不分人類還是亞人、甚至異形種。但烏魯貝特兩兒子那件事情後,龍我夫婦
就被當時聖王國的決策高層,給了個『異端』的罪名,強制轟出了聖王國。」

「這……」

「聖王國會這樣做,只怕也是因為萬丈龍我先生的神族血統吧。」

對迪米烏哥斯的推測,翠玉錄只是淡淡地說:「所謂的宗教國家就是如此吧。就我幾
次和龍我的接觸,他似乎對宗教綁政治之類的事情特別的反感,如果還牽扯到無辜的
人民,這樣的情感就更加強烈了。」

後來安茲與黑洛黑洛得知,在「現實」身為醫生的龍我,本身也是屬於國際緊急組織
「無國界醫生」的成員。雖然兩人都因為生活關係不常注意新聞,但也多多少少知道
一些,關於「無國界醫生」在一些小規模或國家規模的衝突期間,常常被當地政府刁
難、甚至當成敵對陣營的間諜等等的莫須有罪名遭到驅逐甚至殺害的相關新聞。

大概就是因為這樣的關係,即使來到異世界,龍我對這類事情的態度依然沒變。

「……只能祈禱到時龍我別搞出事情來就好。」黑洛黑洛帶著「應該不會是敵人」的
想法,這麼說道。

「屬下也會小心防範。」迪米烏哥斯也這麼說道。

「……對了,趁這個機會,我順便問問雅兒貝德與迪米烏哥斯一件事情好了。」這時
,翠玉錄語氣突然嚴肅起來:「先聲明,這個問題不需要特別深入思考,只需要回答
你們兩人所能想到的答案即可。」

「「啊,是的。」」

兩人都帶著疑惑回應。

「喂喂,別問些奇怪的問題阿。」

安茲出於不安,這麼叮嚀著翠玉錄。

「……聽好了。有那麼一天,你們各自的創造主,要求你們殺了安茲,你們會怎麼做
?」

咦!?

顯然這個問題超出安茲與黑洛黑洛的想像,訝異地看著翠玉錄。

雅兒貝德與迪米烏哥斯也是一臉錯愕。

錯愕之後,兩人都閉上了眼睛。

先打開雙眼的是雅兒貝德:「翠玉錄大人,這個問題屬下的回答是『非常抱歉,屬下
無法遵從這個命令』。屬下深愛著安茲大人,而且我不希望這個孩子……」說到這裡
,雅兒貝德撫摸著肚子:「還沒出生就失去了父親,而且還得背負著『母親殺了父親
』這樣的現實……」

聽到雅兒貝德的回答,翠玉錄只是點了點頭後,把視線轉向迪米烏哥斯。

「如果烏魯貝特大人的命令是要屬下殺了塔其米大人的話,屬下必定竭盡全力也會達
成命令。」迪米烏哥斯說到這裡,卻是嘆了一口氣:「但如果目標是一直陪伴我們守
護者的安茲大人,屬下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在大家集合之際,對安茲大人下挑戰書,
然後死在安茲大人的手下,以此報答安茲大人的恩情。」

這樣的回答也太沉重了些……

安茲對迪米烏哥斯的回答有著這樣的感想。

實際上,安茲也無法肯定,到時自己是否真的下得了手。

「謝謝你們的回答。放心吧,起碼我還是烏魯貝特,是不會丟給你們這樣毫無道理的
命令的。」

聽到翠玉錄這麼說,兩人像是鬆了一口氣一般,向翠玉錄低頭鞠躬。

「幹嘛突然問這種問題啊。」黑洛黑洛發著牢騷。

「就當作是我個人的好奇心吧。畢竟我一直想知道,身為公會長的安茲,以及身為守
護者創造主的我們,那一邊的命令層級最高……」說到這裡,翠玉錄對安茲表示歉意
:「我知道這種事情真的問出口,說不定會讓你們對守護者們的忠誠產生動搖,但對
我來說,也不能一直裝作不知道還是不想知道。」

「你說的我也不是無法理解,不過啊……」

「沒關係的,黑洛黑洛。」安茲舉起手來,示意黑洛黑洛不用追根究底下去:「我一
直都相信各位守護者們的忠誠,不管以前、現在還是未來。伙伴們對我的信任,也是
如此。」

「有了安茲大人這句話,我等守護者必定會為了安茲大人與各位無上至尊更加努力地
達成各位大人的期望。」雅兒貝德認真而恭敬地說道。

「那麼接下來……就是我來魔導國真正的目的了。」翠玉錄站起來,從口袋拿出一封
信交給安茲:「龍王國的女王『德蘿狄瓏・奧里克呂斯』命我以特使的身份,前來魔
導國,請求派遣援軍支援龍王國對抗獸人國度的軍隊。」



猛然驚醒。

「咦?我什麼時候回到自己寢室的?」

發現自己是躺在床上的黑洛黑洛,連忙回想自己是啥時失去意識的……

「記得最後的記憶,是安茲與翠玉錄在討論派遣兵力數量……」想到這裡,黑洛黑洛
起身:「看來白天和蒼薔薇的戰鬥,讓這副身體不知不覺中有了疲倦感嗎?雖然不是
討厭這個『強迫入睡』,不過時機不對還是會造成困擾的呢……」

已經來到這個異世界一年了,這個身體還是有很多無法理解的地方呢。

「黑洛黑洛大人,醒來了嗎?有什麼需要屬下幫忙的嗎?」

旁邊傳來女僕茵克莉曼的聲音。

「是妳啊,我睡了多久了?」

「一天多了。現在時間是第二天的凌晨三點。」

「這樣啊……」

雖然睡眠的長度差不多,但以往都是熬個三天後就自行跑去睡覺,這次突然就像昏過
去一般的意識中斷,次數其實並不多。

「安茲呢?」

「這個……今天晚上安茲大人招總管進房……」

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什麼,茵克莉曼說到一半,就似乎有點害羞地臉紅了。

嘛,有了人化戒指,會開始有需求也很正常吧。

「……好吧,先幫我帶份早餐過來吧。」

……雖然以現在的時間,稱為早餐也太早了。

「是,黑洛黑洛大人。」

茵克莉曼離開房間後,黑洛黑洛又躺了下來。

「『卡普琳革』……嗎?」回想起當時安茲與雅兒貝德的報告,黑洛黑洛不禁想起還
在圖書館沉睡的「她」:「確實這名字是在我的備用命名列表之中,不過我不記得右
眼有這樣的設定啊,是經歷了萬年的時間而出現變化,還是……」

沒錯的話,往後名為「卡普琳革」的第四十二位女僕,其雙眼是左銀右金的異色瞳孔

而且,以YGGDRASIL的系統,也做不出那樣的設計。

「……吃完早餐後就過去看一下吧。」黑洛黑洛這麼想著,再度起身。


和茵克莉曼一同來到圖書館深處,第四十二位女僕的沉睡處,黑洛黑洛卻發現來者不
只有他們兩人。

安茲與雅兒貝德也在。

「怎麼?我還以為你們兩位現在還在房裡卿卿我我的呢。」

雖然黑洛黑洛是半開玩笑,但話一出口,兩人就露出有點尷尬的笑容,雅兒貝德臉也
紅了。

好吧,是做過了才來是吧……

「不開玩笑了,你們會來這裡,也是擔心『她』是吧?」

「算是吧。」安茲看著依靠在書架上,看起來宛如沉睡的洋娃娃一般的女僕:「從面
貌與服裝上來看,確實就是那位被稱為『卡普琳革』的女僕。」

「不過我不記得右眼有那樣的設計。就只是單純左銀右金的異色瞳孔而已。」

「這樣啊……」

「……希望她能醒來嗎?」

「當然。畢竟你給了她『外交輔佐官代理』的職務,能的話在魔導國的管理上,我是
希望人手越多越好。」

「但我之前也說過,我也無法確定『她』啥時能醒來。」

「連身為創作者的你都沒辦法的話,看來也只能等了。」

「翠玉錄呢?」

「是,」回答的是雅兒貝德:「死亡騎士一百、死亡戰士兩百。這是派遣去龍王國的
援軍數量。已經由翠玉錄大人藉由『傳送門』帶去龍王國。按照安茲與翠玉錄大人的
意思,現階段能取得的回報,將會以兩國同盟為中心訂立盟約。」

「應該算是個不錯的開始吧?」說到這裡,黑洛黑洛就發現雅兒貝德一臉春風得意:
「怎麼?又不是第一次和所愛的人同床共枕,高興成這樣會不會太誇張?」

「呃……咳,」回答的是有點尷尬的安茲:「這個嘛……翠玉錄說了,再過一兩年他
會暫時回到納薩力克,進行資料整理,估計可能得花個數年時間。之前他都是去打擾
烏魯貝特就是了。」

「喔……難怪。」聽到伙伴之一會回到納薩力克,雖然只是暫時性的,但也讓黑洛黑
洛露出高興的表情……雖然外觀上看不太出來就是:「這確實是件好事,不過可別高
興過度,讓夏提雅崩潰喔……」

「這、這個……」黑洛黑洛的提醒讓雅兒貝德的笑容變得有點尷尬起來。

「確實呢,如果讓夏提雅不顧一切跑去找佩羅羅奇諾的話,問題就很大了。」

「是,屬下會暫時把這件事情當作秘密的。」一方面提醒自己不要得意忘形,一方面
雅兒貝德也告知自己別把這件事透露給其他人知道。

「話說回來,」安茲說道:翠玉錄說,以這樣的軍力對付獸人國度的軍隊沒有太大問
題,但派遣援軍的目的是保護龍王國的王都,理論上應該不會和『獸神』硬碰硬吧。

等等!

「安茲,你剛剛……說什麼?」

剛剛是不是說了個有點不太妙的名詞?

「『獸神』依瓦卡,『世界冠軍』第二名,實力超過第三名的塔其米,和我們一樣都
是『待到最後一刻』的百級玩家,目前是獸人國度的王。」安茲看似心平氣和地說出
讓黑洛黑洛震驚的答案:「既然是由那個好戰的傢伙擔任國王,難怪獸人國度有辦法
壓得龍王國喘不過氣。」

沒錯的話,那傢伙在「現實」是已經退伍的某國傭兵部隊的部隊長,退伍的原因是因
為戰爭中受了重傷,雙腿截肢,只得回到身為母國的日本。

他雖然也在遊戲裡建立了公會,但關服前半年就已經和納薩力克一樣,只剩下身為公
會長的他獨撐大樑。和納薩力克不同的是,他在之後就乾脆解散了公會的樣子。

以上是黑洛黑洛對「獸神」的認知。

附帶一提的是,雖稱為「獸神」,但那是因為他在外觀上只是擁有獅頭的獸人型異形
種,並非擁有神族血統,卻曾經數度和龍我槓上,而且勝負上還各有千秋。

潛入式網路遊戲的特點,就是會把玩家在現實裡的長處也一起帶進遊戲裡……例如反
應神經好的,在遊戲裡反應也會高人一等,而且不會顯示在數值上。

「獸神」依瓦卡就是一例。

「慶幸的是,有龍我和翠玉錄在壓制著他。光看龍我那醞釀了千年的力量,可真的不
能小看呢。」

「什麼時候來到這個異世界的?」

「和我們幾乎同時間。」

「原來如此。」

以他的實力,當上獸人國度的王只怕是家常便飯。

但這樣說起來,援軍的數量……

「我說安茲,援軍的數量只有那樣會不會……」

黑洛黑洛話還沒說完,原本靠在書架上沉睡的女僕出現了異狀。

閉著的右眼,從眼縫發出了在黑暗中出奇顯眼的金色光芒。

然後,女僕在眾人的視線中,緩緩站了起來。

她張開了左銀右金的雙眼,帶著敬意鞠躬:「屬下惶恐,未能在各位無上至尊需要的
時間點甦醒,還請恕罪。」

「無須在意這點小事,卡普琳革。」黑洛黑洛站出來,對這個最後創造出來的女僕這
麼說道。

「卡普琳革……那是屬下的名字嗎?」

「沒錯。」

「感謝創造主為屬下命名,屬下會為了身為統治者的飛鼠大人、與創造出屬下的黑洛
黑洛大人鞠躬盡瘁。」

名為卡普琳革的女僕半跪在地,表達出絕對的忠誠。

「那麼,妳就待在我身邊,為我做事吧。」黑洛黑洛這麼吩咐後,向安茲說道:「可
以吧?」

「沒有問題。」安茲點點頭,表示同意。


這麼一來,潛入的任務就算成功了吧。

真沒想到這裡還會擺著沒有靈魂的空軀,正好讓我利用。

接下來嘛……只要能「開門」,這個大墳墓就形同我等之物。

最後的目的,就是誅殺「女王」……


在卡普琳革之中的「他」,料想不到的是,所謂的「未來」,可不是那麼簡單就能改
變的「事實」,以及「自己」的「變化」……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6388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OVERLORD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col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 後一篇: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an90149大家好
墨繪ACG更新!這次是月姬的愛爾奎特!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3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