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lord if)24

作者:路過的魔王│OVERLORD│2020-06-21 01:41:38│贊助:112│人氣:180
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lord if)24


時光匆匆又過了數日。

在卡恩村的村長辦公室(其實就是身為村長的安莉家的客廳)裡,安莉招待著可以稱
之為稀客的客人。

就是「蒼薔薇」的拉裘絲和格格蘭、以及伊維爾哀三人。

至於雙子忍者則是在村莊外進行探索。

迎接著蒼薔薇的也不只安莉一人,身為前任哥布林小隊領隊的壽限無、以及後任五千
哥布林部隊的領隊哥布林軍師守在安莉兩旁。

拉裘絲看得出來,兩隻哥布林都帶著警戒的表情看著她們。

一般的哥布林以人類的觀點來看,就是一群智能低的矮小野人,雖然會成群結隊,但
只會以純粹的力量掠奪與攻擊。

但拉裘絲們面前的這兩隻哥布林,卻擁有和人類相差無幾的理性與智慧。

而這樣的哥布林數量超過五千,甚至還有著不輸給軍事國家的嚴密兵種制度。

拉裘絲很清楚,這並非是王國那些徵召來的、農兵等級的軍力可以比擬。

即使可以理解,但還是得確認才行。

在拉裘絲說出來意之後,安莉也很樂意地說明當時的狀況。

「……也就是說,你們只是趕走了王國第一王子的部隊,並沒有痛下殺手?」

「嗯。」安莉點點頭:「畢竟我只是為了守護這個村子,才會反抗第一王子的部隊。
如果就這樣趕盡殺絕,總覺得會造成無法挽回的事態。萬一事後要談和解,也比較有
空間可以談。」

安莉一字一句地這麼說著。

應該是哥布林軍師擬好的稿子吧。

「但,第一王子和殘存部隊還是被全滅了。」格格蘭問道:「你們有什麼頭緒嗎?或
是什麼線索?」

「這個……我們在那之後就忙於收屍與清理現場。當我們知道消息時也是十分驚訝,
還以為王國會不會派兵殲滅這裡……。」

「現在這裡是魔導國的領地,王國就算想這麼做,恐怕魔導王也不會允許吧。」

「事實上,我們卡恩村也受到魔導王陛下的許多幫助……」安莉說道:「一年前這村
子曾受到斯連教國偽裝的帝國士兵的攻擊,包含我父母在內、許多的村人喪生……如
果不是魔導王陛下,卡恩村或許就不存在了。」

「我們小隊也是在那之後被召喚出來,負責守護村子。」壽限無補充道。

「那麼,你們……會恨人類嗎?」

「咦?」

「伊維爾哀?」

聽到同伴突然拋出這樣的問題,拉裘絲和格格蘭都疑惑地看著伊維爾哀。

「畢竟,差點毀了卡恩村的是人類,幫助你們的卻是非人的存在……」

「這……」

被伊維爾哀這麼一問,安莉也不禁露出迷惑的表情。


「真是的,幹嘛突然問那個問題啊……」

離開村長家,在往村門口的路上,格格蘭責備著伊維爾哀。

「……我也不希望因為我們的到來,反而造成卡恩村居民對人類的不信任感的加深、
甚至爆發……妳應該也懂吧?伊維爾哀。」

拉裘絲臉上也有遮掩不住的疑惑與不解。

「這點我也知道。」伊維爾哀說道:「但總覺得不問的話,內心似乎會一直有個什麼
東西,沒辦法不去注意……」

「我也不是不懂妳的心情,」格格蘭一邊看著四周工作的村民與哥布林士兵們,一邊
說道:「明明是人類卻被同樣是人類的士兵攻擊、甚至差點滅村。然後拯救村子的人
偏偏是個非人的不死者魔法師……遇到這樣的事情,說還會相信人類……」

「……看起來像是在勉強自己對吧?」

「差不多吧。」

對拉裘絲的補充,格格蘭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總而言之,」拉裘絲把話題轉回來:「雖然依然沒有直接證據,但起碼可以認
定,第一王子與其手下士兵的全滅,應該就是魔導王下的手。只不過……」

「先不論第一王子帶上五千名士兵的用意為何,但以卡恩村的狀況來說,光是看到這
麼多士兵進逼村子,有誰會認為他們只是來查探關於魔導王的情報的?」

格格蘭這一說,拉裘絲與伊維爾哀都同時搖了搖頭。

「肯定會被認為第一王子是想拿卡恩村當做俘虜,來要脅魔導王退出戰爭吧。」

「但以我對第一王子的認知,他應該是很希望能在戰場上,把帝國部隊和魔導王的部
隊打得落花流水,好增加自己的戰功吧。」拉裘絲說道:「畢竟之前王國襲擊事件,
第二王子可以說獲得了空前的好評,要說有一半的原因是因為他的表現而導致整個貴
族派聲勢的低落,應該滿多王族派的人都欣然同意吧。」

「雖然更多是雷文侯的付出就是了。」

格格蘭補充道。

(唉呀,我可是玩得很爽呢。)

只是一瞬間。

宛如冷風般的笑意,瞬間掃過了三人的脖子。

三人同時打起了冷顫。

有人,在背後跟蹤著我們!

而且,擁有著足以瞬間秒掉我們的實力。

大概是三人都有著同樣的想法吧,互看一眼後,卻是嘆了一口氣。

不知道是不是前幾天和身為「玩家」的黑洛黑洛比劃過的關係,即使知道背後的跟蹤
者是強敵,卻是一點都不緊張。

或者該說,麻木了吧。


走出村子大門,迎面就看到一名女僕穿著,還帶著眼鏡的女子,帶著微笑朝她們走來

而伊維爾哀一看到對方雙手的手甲,就認出對方就是王國襲擊事件時,決戰當下與她
戰鬥的惡魔女僕的其中一人。

那美麗卻強悍的體術,實在很難從腦海中抹除。

……既然那些惡魔女僕是「二重幻影」假扮的分身,也就是說,面前的女僕才是本尊
吧。

「請容我自我介紹。我是『昴宿星團』的代理隊長『由莉・阿爾法』,受黑洛黑洛大
人之命,在此等候精鋼級冒險者『蒼薔薇』的各位。」

見對方行禮,三人也跟著低頭回禮後,拉裘絲說道:「果然我們的行蹤,黑洛黑洛先
生都掌握得一清二楚呢。」

「對身為無上至尊之一的黑洛黑洛大人而言,只不過是小事而已。倒是……」說到這
裡,由莉頂了頂眼鏡,語氣也刻意壓低:「妳的工作應該不是躲在她們後面嚇人吧?
露普絲雷其娜?」

「唉呀,偷偷跟在她們後面也很好玩嘛。」

從三人背後傳來爽朗、卻隱約帶著黑色氣息的女性聲音。

「……露普絲雷其娜。」

由莉微微低著頭,眼鏡反射出危險的光亮。

「呃……我回去就是了。」

原本爽朗的語氣瞬間冷卻下來,然後隨著那股莫名的黑色氣息瞬間消失蹤跡。

「真是非常抱歉,我的妹妹似乎給妳們帶來困擾了。」

剛剛的危險氣息在一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歉意。

「這個嘛……知道背後有人在跟蹤的感覺確實很不好受啦。」格格蘭搔著頭苦笑著。

「我們也知道雖然我們是以冒險者的身份前來,但畢竟這裡已經是魔導國領地,貿然
到來多多少少還是對帶給魔導王陛下和黑洛黑洛先生麻煩……」說到這裡,拉裘絲頓
了一下後才說道:「如果可以的話,可以告訴我們,里・耶斯提傑王國第一王子『巴
布羅・安德瑞恩・耶路德・萊兒・凡瑟芙』和所屬五千名士兵的死因嗎?」

對拉裘絲的詢問,由莉維持著一貫的微笑:「我只能說,對於安茲大人的命令,身為
屬下的我們從不詢問任何理由。身為無上至尊的兩位大人,一定有我們無法理解的理
由,才會執意保護這個小村子。」

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我頭開始痛了。」格格蘭揉著太陽穴,這麼說道。

「妳腦袋裡都是肌肉,應該是肌肉痛吧?」

「妳很吵耶,小不點。」

「就說了別叫我小不點!」

「既然如此,」無視旁邊兩人的吵架,拉裘絲說道:「我們也就不再繼續追問下去。
麻煩轉告魔導王陛下,王國本身無意打擾卡恩村的安寧。」

「我知道了。」由莉點點頭後,繼續說道:「另外,黑洛黑洛大人有件東西要我轉交
給妳們。說是之前妳們陪大人交手的獎勵。」

看著由莉從虛空中拿出一個雙手剛好捧著的白銀寶箱,三人都不禁吞了吞口水。



隔天。

住處的客廳裡,格格蘭和雙子忍者緹亞和緹娜倒在沙發上,光看表情似乎在忍耐些什
麼。

「真沒想到『世界樹時代』有這樣的訓練用道具……」格格蘭說完話,深呼吸了幾口
後才繼續說道:「以前都是重量訓練,還以為改了個方式也不會有問題,結果……」

「結果就是現在這種慘狀了。」緹亞可以說是整個人攤在沙發上:「魔力負荷……感
覺整個身體像是被抽掉了什麼似的,想翻個身都覺得很吃力。」

「嗯,不是類似重量訓練般地壓著身體……」緹娜點點頭表示同意:「真難想像要帶
著這東西過日常生活,會變成怎樣。」

三人的右手腕上都帶著裝飾華麗的腕輪。

以「鍛鍊項圈」為原型,由潘朵拉製作出來的數個訓練道具的其中之一。

「不管怎樣,該做的還是得做吧?反正這又不是什麼詛咒道具,真的不舒服拿下來休
息一下就好了。」

話說得很霸氣,但和格格蘭吃力的表情實在對不上。

「總之,睡覺和洗澡時可以拿下來讓身體休息,我覺得就已經很夠了。」緹娜說道:
「這時就很羨慕伊維爾哀呢……」

「這個腕輪對她沒效果,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緹亞接著說道:「她似乎平時就有
做類似的訓練,有沒有這個腕輪其實也沒差就是了。」

「話說回來……」格格蘭想起昨晚拉裘絲戴上腕輪的樣子:「我們隊長昨晚戴上腕輪
時,感覺就和我們現在這樣難受……結果今天就和伊維爾哀一起出門了……真的沒問
題嗎?」

「妳忘了隊長韌性一向很強嗎?鍛鍊從來沒在叫苦的。」

「說是這麼說啦……」

「總之隊長旁邊還有伊維爾哀跟著,應該是不會有什麼事情吧。」說到這裡,緹亞突
然一臉憂慮:「比起擔心我們隊長,我還比較擔心國王現在的狀況……」

「……所以拉娜公主才會特地找拉裘絲過去幫忙吧?」

「大概吧……話說回來……」

「嗯?」

「我們三個要在這裡躺到什麼時候啊?」

「「……」」

聽到緹娜出自內心的疑惑,格格蘭和緹亞只能沉默以對。不知道是不知道,還是知道
了卻沒力氣說出來。


戰士長葛傑夫・史托羅諾夫被安葬在皇宮的某個角落的花園一角。原本只是個平民的
葛傑夫不可能在死後有這樣破格的待遇,是二王子賽納克獨排眾議(畢竟當時貴族派
幾乎全滅,替補的貴族二代還沒就定位。即使王族派因為卡茲會戰戰敗而使得聲勢直
直往下掉,也還沒達到足以影響政策走向的實力),再加上雷文侯的書信加持下,才
總算是定案。

之後的政務,也幾乎是二王子代理。

至於原因……原本國王蘭布沙三世在戰後就一直因為葛傑夫的死,而陷於自責與悲傷
的情緒之中,在葛傑夫安葬之後,更是每天都站在墓前哀悼。結果最近就因為如此,
拖垮了身體,變成了必須以輪椅代步的情況。

即使如此,國王依然天天來到葛傑夫的墓前,以哀傷的眼神直視著墓碑,沉浸在自己
的世界裡。

在這樣的狀況下,國王主導的政務當然不可能推行。

大王子已死去,身為二王子的賽納克再怎麼說也一定會成為下任國王……以這樣的理
由,賽納克與一干部下扛起了王國政務。

只是,即使數度親自去領地請求幫忙,雷文侯還是婉拒了二王子的邀請。

一同前往的拉娜公主也看得出來,雷文侯可以說是被魔導王的力量嚇到,而選擇閉門
不出……說難聽一點就是躲起來不敢出門。

不過,拉娜公主並不知道雷文侯在戰前就已經事先「告假」。

想當然爾,二王子也提出過無視葛傑夫想法強制復活的建議,甚至也請拉裘絲幫忙…
…但畢竟九階「真正死亡」擁有抵抗五階復活魔法的特殊效果,結果當然是無功而返

而今天,國王蘭布沙三世也依然在戰士長的墓前發呆。

「……沒想到連雷文侯大人您也來了。」盛裝的拉裘絲看著一旁臉色有些不怎麼好看
、甚至連黑眼圈都出現了的雷文侯,以貴族後輩的姿態致意。

看來是連睡都睡不好啊……

「畢竟都影響到國王陛下的身體狀況了……說是這麼說,要讓我待在領地的理由,可
是比來到這裡勸國王放開,要來得多。」雷文侯一臉苦笑:「老實說我到現在還在害
怕,害怕我一離開領地,領地立即就會被魔導王給……抱歉,自從兒子出生之後,這
樣的心情還是第一次……」

「沒人會責怪您的。畢竟經歷了那場殘酷到沒有理由的戰場……」

不,所謂的「理由」只不過是人類自己強迫給予的。

為了合理解釋自己看到的一切。

「妳的臉色也不怎麼好呢……」

確實,從戴上那個賦予「魔力負荷」的腕輪後,拉裘絲就得多花上意志力去抵抗……
或者該說是習慣現在有點「脫力」的身體狀態。

雖然之前就已經拜託「她」做類似的負荷訓練,但這個腕輪給予的負荷狀態可真是一
點折扣都不打,紮實地讓拉裘絲吃到了苦頭。

「這個……畢竟身為冒險者,該做的鍛鍊不能少。」

拉裘絲當然不會說出實際狀況。

「能成為精鋼級冒險者,即使擁有天才般的能力和優越的先天異能,背後的努力肯定
也不會少。」

「您過獎了。我們只是比一般的冒險者要……」

(要過來了!)

腦海裡的一句話,讓拉裘絲硬生生地把後面的話語吞進肚子裡。

而,發覺到的不只是「她」。

「有什麼要過來了……可惡,那個『門』不管哪裡都有辦法開嗎?」

連伊維爾哀也察覺到這一股異常的魔力流動。

自從那次和黑洛黑洛見面後,伊維爾哀就有詢問過龍我,關於「傳送門」的事情。在
龍我與輝夜示範過幾次之後,她也能掌握住「門」打開前後的、四周圍的魔力波動。

不過,「傳送門」雖然是屬於特殊位階(不屬於任何一個位階)的轉移用魔法,但據
說想要學習,就得取得只有在「世界樹時代」才有的專用捲軸……

先不論這樣的稀有物在現在這個世界還存留多少個,就算真的能拿到,能不能學也是
個問題。

根據龍我的說法,有些以卷軸形式存在的魔法還是技能,需要特殊的前置條件才能學
會。而職業追加道具與種族變換道具,所需要的前置條件也十分嚴苛。

而得知「傳送門」學習條件的伊維爾哀,光想到就頭痛。

即使期待著對方應該不會帶著殺意前來,拉裘絲和伊維爾哀還是照著身為冒險者的本
分,移動到國王等人面前戒備。

然後,出現了。

宛如黑暗漩渦一般的「門」,出現在大家眼前。

然後,從門裡出現了四個……

最先出現的,是有著一頭黑色長髮、身穿白色禮服的美麗女子。但光是頭上的雙角、
以及腰際的黑羽,都說明她並非人類。

然後接著出現的,是身高和一般小孩子差不多,狀似人型卻宛如由黑色爛泥組成的、
狀似史萊姆的魔物。

第三個出現的,則是身穿華麗長袍的骷髏不死者,光出場就讓人感受到一股不尋常的
壓迫感。

問題是第四個……也就是最後出現的,是身穿女僕裝的黑髮少女。

唯獨她,絲毫沒有身為強者的氣息。比起普通人,更像個普通人。

「很抱歉在未經通知的情況下來此打擾。」骷髏不死者……也就是安茲說道:「我是
魔導國納薩力克的魔導王:安茲・烏魯・恭。此次前來,是聽聞戰士長葛傑夫・史托
羅諾夫的墓已經完成,特地前來弔唁。」

聽到安茲的自介,一直低著頭的國王才像是有反應一般地抬起頭,轉頭望著安茲四人

國王應該知道,戰士長的死就是與安茲決鬥而落敗所導致。但即使如此,國王看著安
茲等人的眼神,卻只是一片虛無,看不出有任何的情感。

「老實說,會演變到這種地步,我和安茲都感到遺憾……」黑洛黑洛跟著說道:「所
以,即使只是見過幾次面,安茲和我還是希望,能以『朋友』的身份弔唁,還請成全
。」

朋友……

那一瞬間,國王的雙眼彷彿被擦亮了一般,變得有生氣起來。

「就讓他們弔唁吧。」

國王這麼說道。

既然國王都這麼說了,眾人也只好帶著國王往後方退幾步,讓安茲四人能走到墓前。

安茲先是點頭道謝後,便帶著其他三人走到戰士長的墓前。

沒有什麼話語,由安茲起頭,雙手合十,微微低下了頭,閉上了雙眼。

很奇妙的寂靜。

這應該是在場的人第一次看到,會有不死者來到某個人的墓前弔唁吧。

不知道過了多久,安茲才總算抬起頭,轉過身面對王國眾人:「里・耶斯提傑王國的
國王,蘭布沙三世閣下,因為我個人的疏忽,導致這樣的結果,我必須向你道歉。」

聽到安茲的道歉,國王只是嘆了口氣:「您無須道歉,魔導王閣下。這是戰士長為了
朕這個老人做最後的盡忠。身為國王,朕也無意譴責您或是戰場上的任何一個人。」

「我也失去過重要的伙伴,以以前身為人類的經驗,即使是現在的我也能感同身受。
」安茲說道:「只是,不管再怎麼悲傷、痛苦、難過,甚至想要咒罵兇手、痛罵上天
……身為背負著一個國家希望的統治者,最終都得繼續往前走,帶著逝去者的希望與
遺憾。即使盡頭只剩下自己孤獨一人……。」

「即使必須踏過親信部下的屍體嗎?」

「沒錯,這是身為王者的覺悟。」安茲對上國王那看起來像是瞪著自己的雙眼:「而
且,我並不認為戰士長葛傑夫會想要看到現在的你。」

國王的肩膀震了一下。

「那麼,我們也該離開了。感謝你們讓我能送朋友最後一程。」

鞠躬表達感謝後,安茲四人朝著傳送門的方向移動。

這時……

「請留步。」

聽到國王的聲音,安茲轉過頭去……

只見國王緩緩地、吃力地,甚至扶著輪椅手把的手還在顫抖著,從輪椅上站了起來:
「戰士長葛傑夫・史托羅諾夫是我的得力部下,有友人前來弔唁,我這個老頭子不回
禮的話也說不過去。」

雖然看起來搖搖欲墜,但那股氣勢……

該說不愧是站在國家頂點的人物嗎?還真有點羨慕葛傑夫呢……

安茲不禁這麼想著。

在國王等人的目送下,安茲四人進入了傳送門……

不對,最後黑髮的女僕在踏進傳送門的一步前,突然地轉過身來。

「我是卡普琳革,是魔導王安茲・烏魯・恭大人的伙伴,『黑洛黑洛』大人的直屬外
交官輔佐代理。」先是拎起裙子行禮後,名為卡普琳革的女僕說道:「安茲大人感嘆
戰士長對貴國與國王的忠誠如此堅固不催,決定給予貴國人道上的協助。但因為我國
與帝國有盟約的關係,故救濟品搬運的部分,將會尋求地下途徑來處理。以上。那麼
……」

再度拎裙子行禮後,女僕沒有任何移動的動作,彷彿被傳送門「吃掉」一般,消失在
門內。

然後,門也跟著消失無蹤。

也許是鬆了一口氣吧,國王突然無力地往後坐,一旁的隨身女僕和克萊姆立即扶住了
國王,讓國王緩緩坐回輪椅上。

「唉,真的是歲月不饒人啊,沒想到會連站起來都這麼吃力。」

雖然是苦笑,但確實是這一個月以來久違的笑容。

「那是因為父王這一個月以來都沒正常吃東西嘛……」拉娜皺起眉頭,一副生氣的模
樣。

確實,即使戰士長已經離開了自己身邊,自己也還不是一個人。

再如何悲傷或自責,戰士長也不會復活……

是應該,帶著戰士長對自己、對國家的期望與遺憾,繼續往前走的時候了。

「那麼,就先讓朕填一下肚子吧。」

「兒臣立即命人準備。」

「這陣子辛苦你了。」

「不會。能讓父王振作起來,這點辛苦是值得的。」

雖然二王子賽納克這麼說,但一旁的雷文侯看得出來,那句話多多少少有些違心之論
。不過賽納克之前也提過自己在成為新國王前,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所以老國
王能振作,說賽納克不希望、或者說不高興也言過其實。

「抱歉,雷文侯,為了朕這個老頭子還讓你從領地親自過來一趟……」

「別這麼說。只是……」

「之前你有提過,戰爭結束後會暫時在領地休息……朕不勉強你一定要過來王都,如
果你那邊有需要我們這邊協助的,儘管提出來吧。」

「感謝陛下。我這邊如果有什麼事情,也會盡量用書信告知的。」


「……」

「妳果然也在意,老國王的身體狀況嗎?」

「是啊。陛下恐怕……」

「陛下恐怕也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吧。被魔導王推這一把,想不振作起來都難吧。」

「不用說戰士長大人,在場的包含我們在內,都不希望國王陛下一直低潮下去。但真
正讓陛下振作起來,卻又擔心他的身體會撐不住……」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身為王者,所背負的事物有多重,只有當事人才知道。」

「……我們也跟上去吧,別忘了我們今天還有陪公主察看孤兒院的任務。」

「任務啊……我還以為只是同行而已。」

「我會讓緹娜陪妳一起過去的。」

「這次妳還是不會一起過去?」

「抱歉,父親那邊不應付不行……」

「……又是相親啊?」

「我已經在考慮要不要維持『離家出走』的狀態了……」

「貴族真麻煩。」



回到魔導國辦公室的安茲四人,除了安茲站在窗口看著外面的風景外,其他三人立即
就定位整理桌上多到堆起來的各式報告。

「還在擔心什麼嗎?」看安茲一直望著窗外,黑洛黑洛不由得出聲詢問。

「也沒什麼,只是……看那位老國王的樣子,總覺得不太妙啊。」

「那已經不是我們需要注意的事情了。」黑洛黑洛冷冷地說道:「我們只要管王國內
兩派的鬥爭會進展到何種地步、以及我們的『人道救援』可以贏得多少王國人民的好
感就夠了。」

「……也是。必須製造『理由』,不然評議國或教國肯定會有所動作。」點點頭表示
同意黑洛黑洛的想法後,安茲說道:「對了,說到教國,記得教國那邊的『耳目』有
傳來一些消息……」

「你是指我們出門前取得的『情報』吧?」黑洛黑洛一邊說,一邊從成山的文件堆中
,精準地抽出一小疊文件:「我看看……『占星千里』已經把『卡茲會戰』的前因經
過與後果提報給教國上層,根據她的說法,與其說是被嚇到魂不附體,『無法置信』
『胡亂推測』可能比較貼切一點。」

「記得你說過,就連『占星千里』自己也被嚇得不敢走出房門……」

「所以我才有機會『下手』啊。」

「總而言之,因為安茲大人的實力展現,斯連教國應該也不會輕舉妄動吧?」

「嗯,畢竟他們還有森林精靈國度這個敵人要應付嘛……以他們現在的狀況,要再開
第二條戰線應付我們,保證自找死路。」黑洛黑洛把手上的文件放在安茲的辦公桌桌
上:「我讓『絕死絕命』和『漆黑聖典』隊長找機會接近第二席和第四席,讓我有機
會『下手』……不過基本上還是先不讓自己曝光的前提下蒐集情報為第一要務。我可
不想讓辛苦建立的情報網因為急躁而功虧一簣啊。」

「嗯,目前還是小心為要。」點點頭表示同意後,安茲回到自己位子上:「話說回來
……今天的文件還是爆量啊。」

「畢竟加上了耶・蘭提爾境內一些知名人士提出的建議……」黑洛黑洛一邊說著,一
邊把面前的文件山一個一個往「否決」或「再議」的籃子裡丟:「不過多數都不怎麼
樣就是了。」

「而且還是最低標準都達不到的情況。」一旁幫忙篩選的卡普琳革補充說道。

「按照烏魯貝特大人的建議,讓人民對所謂的『政治』有參與感,也是統治的手段之
一……」說到這裡,雅兒貝德也不禁皺眉:「不過,有些建議根本是冒犯安茲大人的
神威……」

「……趁這機會認清那些還留在這裡的『傢伙』的嘴臉,也算是收穫吧。」

「要派人『處理』掉嗎?」

「不用。還沒有必要作得這麼絕。忍耐一下吧。」

「……屬下知道了。」

其實我覺得還好啊。

安茲很想這麼說,但看了看三人都一臉不爽地在篩選文件,結果最終還是沒開口。

這時,敲門聲響起。

卡普琳革立即跑到門邊:「……便當拿來了。」

為了應付日益增加的文件山,安茲直接要求大墳墓的餐廳製作便當,讓安茲等人能在
魔導國的辦公室裡用餐。

當然,一開始守護者們也抱持反對的態度……不對,唯一對此感到高興的,就只有身
為守護者總管的雅兒貝德。

能與心愛的人一同用餐,會反對才有鬼吧?

不消說,負責「安茲班」和「黑洛黑洛班」,甚至是卡普琳革等女僕們也是大歡迎。

能與統治者、抑或是無上至尊一起用餐,這可真是天大的恩惠啊……這樣。

……雖然說身為不死族的安茲其實是不需要用餐的,但畢竟還是會有想要回味用餐的
心情,所以這時候就會用飲食戒指;雅兒貝德身為惡魔族,用餐嚴格來說不過是娛樂
之一,並非不能飲食。

黑洛黑洛則是因為史萊姆族缺乏味覺,所以會戴上飲食戒指享受食物的味道。

不過「便當」的量,一開始研議時,雅兒貝德曾建議「如同滿漢全席等級」的規模…
…理所當然地被安茲與黑洛黑洛同步否決。

「這樣是要吃到什麼時候?」

「我們可不是只為了用餐才選在辦公室的喔。」

「……對不起,是屬下思慮不周。」

不過即使是折衷方案,個人便當的量還是讓安茲與黑洛黑洛不禁露出苦笑。

怎麼看都起碼兩人份的量了吧……

……即使如此,對身為人造人的女僕們來說,應該是「正常」的份量;而對成為異形
種加上飲食戒指的安茲等人來說,倒也不是吃不完的量。

在兩名女僕報告完今日便當的菜色後,大家便一起開動用餐。

不過,相對於乖乖用餐的黑洛黑洛與其他人,安茲則是一邊吃便當,一邊還看著手上
的報告。

「喂喂,別把習慣帶過來這邊吧……」黑洛黑洛禁不住出聲。

「啊,不是啦。」安茲揮揮手示意並非如此,說道:「妮娜的建議我覺得還滿有趣的
,忍不住就仔細看了起來。」

「喔?她啊……」想起妮娜還是人類時是冒險者的黑洛黑洛,猜道:「該不會是和冒
險者有關的建議吧?」

「嗯。是和冒險者的訓練有關的建議。」安茲停下手上的筷子:「不過,以現在魔導
國的收支狀況……雅兒貝德。」

「是?」一聽到安茲叫喚,雅兒貝德立即停下筷子。

「以現在魔導國的經濟狀況,有辦法應付訓練冒險者的相關費用嗎?」

「很遺憾,不可能。」雅兒貝德皺著眉頭:「而且,花錢訓練那些沒用的人類,屬下
覺得實在浪費。」

「這點我倒是贊同雅兒貝德的意見。」黑洛黑洛點點頭:「畢竟冒險者的資質良莠不
齊,我們也沒辦法一眼就看出他們的潛力。訓練的費用會像是丟石頭到深潭裡,一去
不回喔。」

「嗯……不過就這樣放著不管也不好。」安茲重新翻了翻手上的報告:「根據妮娜的
說法,目前魔導國的冒險者公會已經剩下沒多少冒險者。雖然我大概也猜得到,是因
為這個耶・蘭提爾成了身為不死者的我的國家首都,怕有生命危險才會接二連三地出
走吧。不過留在城內的冒險者,也因為工作多被我所創造的不死者士兵給搶走了,面
臨幾乎是失業的狀態。」

「說到這個……安茲。」

「嗯?」

「不覺得嗎?這個異世界的冒險者……真的是『冒險者』嗎?」

「……你也有這種感覺啊?」安茲點點頭,同意黑洛黑洛的想法:「真的是……沒有
夢想可言的工作呢。」

不,就像妮娜還是人類時加入的隊伍,他們依然還是有著繼續往前進的動力,也就是
夢想。但最後卻成了塵土,成了那些還抓不到夢想就成為屍體的一員。

「……即使如此,也不能叫那些冒險者放棄夢想,成為無所作為的普通人。」

「……卡普琳革?」

「啊?對不起,屬下擅自發言,還請安茲大人恕罪。」

看到卡普琳革慌張地低頭道歉,安茲舉起手:「沒關係。倒是……也對呢,叫那些懷
抱夢想的冒險者放棄夢想,說不定比殺了他們還要殘酷,這可不是一個統治者應該要
做的事情。雅兒貝德。」

「是!」

「中餐後,把妮娜叫過來,我準備找她一起過去冒險者公會一趟。」

「你準備怎麼做?」

「……第一步,就先把冒險者公會收歸國有吧。」


「所以,魔導王陛下才會讓屬下與您同行到冒險者公會嗎?」

即使同樣穿著女僕裝,妮娜那三對潔白的羽翼依然惹人注目。

安茲身後則是今天的「安茲班」露米埃,是個戴著粉紅色眼鏡的金髮女僕。曾經在招
待恩弗雷亞和安莉時,負責講解菜單名稱與食材內容。

「嗯。雖然希望飛飛也能同行,但他現在因為個人因素不在國內。」安茲說道:「所
以,希望能借用妳身為前冒險者的知識與經驗。畢竟,把冒險者公會收歸國有這件事
,可以預料會讓公會長有強烈的反彈。」

「不敢當。屬下也很高興能幫上陛下的忙。」妮娜說道:「不過,只要陛下發佈命令
下去,冒險者公會會長應該不會有什麼意見才是。」

「但是,不滿不會消失,而只是隨時間累積,直到爆發。」安茲說道:「而且單純只
是發佈命令下去,公會長恐怕只會把空無一人的公會交給我吧。」

「這個……說的也是。」

看妮娜面露驚訝,看來她也是直到安茲提到這一招,才想到還有這個方法。

「所以,我必須提出,能讓他心甘情願接受我的提案的方案才行。」說到這裡,安茲
稍微看了看大道周邊。

城市說不上很有活力,拿飛飛那時的記憶與眼前光景一比,可說一目瞭然。走在路上
的人類個個表情陰沉,腳步也有點急。

取而代之地,死亡騎士們堂而皇之地走在道路正中央,輪班代替都市警備兵在巡邏著

為了能讓那些為了夢想來到此地,卻因為各種因素而成為貧民區一員的居民不再無所
事事、或是屈就於命運,安茲和黑洛黑洛在商討之後,決定把貧民區居民送到教國陰
謀下遭到燒毀的村莊遺跡重建的幾個開拓村。如果是因為外在因素而毀滅,只要去除
因素,招募村民,就能輕易重建村莊。

由於過去曾遭到襲擊,安茲讓死亡騎士與噬魂魔擔任警衛兵同行。還追加召喚一般的
骷髏不死者幫助村民耕田。

讓擅長戰鬥的不死者們進行農事作業,或許沒辦法作得比人類好。但就單純的肉體勞
動來說,他們的效能比人類好太多了。這些不死者等於是不需燃料就能二十四小時運
作的重型機械裝置,正適合用來開墾與重體力勞動。

可以的話,安茲是希望能在第二年,各個開拓村就能達到擁有正常收成、甚至足以收
稅上繳後仍能自給自足的等級。

不過,為了避免「免費的最貴」這句諺語成真,不死者們是租借制。他已經跟村民締
結契約,今後會在稅金中加入租金。

……即使如此,少了貧民區的居民,也不構成路上行人少的理由。

「有點冷清呢。」安茲不經意地說出感想。

「這個……恐怕是因為陛下正在大道上的關係吧。」

妮娜小聲地回道。

確實,有太多人看到安茲的身影,就睜大眼睛逃也似的沿原路折返,或是逃進岔道。

簡直像走在無人荒野上。

受到畏懼不是件壞事,比起受人輕侮好上了幾十倍。

但,我所想要的國家,我心目中的烏托邦,應該不是這樣死氣沉沉的樣子。

安茲的腦海裡,有這樣的疑惑。

「……我是不是太過急躁了呢?」

安茲無意間說出這句話。

確實,才剛成為魔導國首都一個月,就要讓人民都滿意身為不死者的自己的統治……

「陛下,」妮娜慎重地說道:「還請一步一步來。畢竟就本能上,人類厭惡不死者的
存在……」

「妮娜!」這時安茲身後的露米埃不悅地出聲告誡:「注意妳的語氣。」

並非上對下的警告,而是同伴之間的告誡。

「呃,對不起。」

「沒關係,妮娜說的也沒錯。」安茲舉手,示意妮娜別在意後,繼續說道:「要如何
治理這個國家,我希望除了黑洛黑洛、甚至是其他伙伴,抑或是其他守護者們的建言
外,也希望能聽聽像妮娜這樣,曾在或正在這個都市裡生活的人們的想法。」

「屬下會盡力而為。」

「安茲大人。」這時露米埃開口了,語氣似乎帶著點怒意:「是否需要命令眾人出來
到街上來頂禮膜拜大人的到來呢?畢竟現在安茲大人是這裡的統治者,竟然只是躲在
建築物裡偷看我們,這實在……」

確實,有很多人躲在鄰接道路的店裡,屏氣凝息偷看安茲等人,其中甚至有人看到妮
娜的天使型態就嚇得腿軟。

「不用這麼生氣,露米埃。」安茲轉過身說道:「對我來說,你們是最重要的存在。
但對於我所統治的、這座城裡的人民們,也該多少賜與慈悲吧,因為他們是我魔導王
的子民。」

「既然大人如此說,屬下也不再多言。」

「嗯。話說回來……」

「嗯?」發現到安茲的視線轉向自己,妮娜立即打起十二分精神。

「妳似乎想回去繼續當冒險者是嗎?」

「啊,這個……確實是有這樣的想法,只是……」

「只是?」

「覺得這麼做,會辜負了陛下對我們姊妹的救命之恩……」

「沒這回事。妳能夠繼續朝自己的夢想邁進,也是好事。沒什麼辜負不辜負的。」

說穿了就是人生規劃的下一階段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安茲這麼想著。

「感謝陛下。」

「不過我有個條件。等妳找到了真正可以一起同甘共苦的伙伴後,再考慮當冒險者的
事情吧。」安茲叮嚀著:「即使擁有了超越人類的軀體與力量,一個人能做的事情還
是很有限的。」

「……屬下知道了。」

「老實說,如果妳的冒險者隊伍可以成為魔導國第一組的非人冒險者隊伍,相信可以
為魔導國的冒險者公會招來更多的非人冒險者。也能為我所期望的烏托邦世界更進一
步。」

也就是說,我成為冒險者之後的表現,會連帶影響魔導國對外的形象嗎?

那可真不努力不行了。

「為了報答陛下的救命之恩,屬下到時會更加努力的。」

「嗯,聽妳這麼說,我也不枉費花費貴重的道具拯救妳們姊妹了。」安茲點點頭表示
肯定。

就妮娜來說,比起那些說話不是保留三分,就是話語很隱諱不透明的貴族委託人,魔
導王有話直說的態度反而讓妮娜感到佩服。

「陛下,我們到了。」

不知不覺地,三人走到了冒險者公會的大門口。

「……沒出來迎接呢。」露米埃略表不滿。

「如果事先告知,想必會引起騷動。而且說不定,我會問不到我想知道的事情。」

自己不喜歡的人物跑來找自己,自己會躲起來不見客的機率基本上很高。

即使是業務,也是會選客人的。

「知道了。」

「那麼,我們進去吧。」

安茲說著,打開了大門。


「……看來應該不需要擔心了。」

看完手上的報告後,黑洛黑洛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那是……琪雅蕾妮納姊妹的身體檢查報告嗎?」

「嗯。」對卡普琳革的疑問,黑洛黑洛點頭後說道:「畢竟是用了非正規手段復活,
還產生種族轉換副作用的特殊例子,即使草薙那邊給予的情報中,也有提到相同的例
子,經過了千年後的現在沒有任何異狀,甚至還生下了後代……不過還是小心一點比
較好。畢竟她們姊妹可是安茲出手救下來的,有個閃失我會沒辦法對安茲交代的。」

「原來如此。」

「不過,身為對照組的,那個小個子魔法師……愛雪是吧?」雅兒貝德說道:「她種
族轉換成吸血鬼,使用種族轉換道具『吸血鬼之牙』時,還是需要前置任務……雖然
任務需要的素材方面,大墳墓裡都有準備。」

「以草薙的說法,應該是因為使用對象是『屍體』,使用復活魔法時連帶讓職業追加
道具產生反應所造成的 BUG ……不對,該說是『特殊現象』才對。」黑洛黑洛一邊
翻報告,一邊繼續說道:「但這樣就無法解釋為何連身為活人的琪雅蕾妮納也跟著無
條件追加職業與種族變換的原因了。」

這在YGGDRASIL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即使真的有,也會被營運當BUG處理掉。

對玩家好的馬上修,對玩家不好的當作沒看到。

會被廣大玩家叫做「垃圾營運」絕對不是沒有道理的。

「……果然還是因為『反復活刻印』嗎?」

「恐怕是唯一的解釋了吧。」

畢竟,在 YGGDRASIL 裡,那個與「反復活刻印」失敗相關的任務流程裡,並沒有要
求玩家收集前置任務需要的素材。

「那麼,還需要繼續針對相關項目進行實驗嗎?」

「不,先這樣就好。人的話要多少有多少,但這裡已經不是 YGGDRASIL,素材方面嚴
格來說已經無法補充。」黑洛黑洛對雅兒貝德的疑問,表示否定:「還是省點用吧。

「是。」

這時,敲門聲響起。

負責今天「黑洛黑洛班」的女僕茵克莉曼立即跑到門前:「……是司書長『迪伊托烏
斯・安涅伊烏斯・謝克托烏斯』大人派遣的司書員,帶著報告與雅兒貝德大人要求的
物品前來。」

「讓他進來。」

「是。」

茵克莉曼立即打開門,穿著類似希臘男性服飾的骷髏不死者帶著一疊報告與一個綁著
三層鎖鍊的小寶箱走了進來。

似乎不會說話,就只是恭敬地把手上的東西放在黑洛黑洛面前桌子上後,就恭敬地離
開房間。

……連無法說話的對方都有辦法知道來意,納薩力克的女僕們真的不能小看啊。

黑洛黑洛帶著苦笑,打開了桌上的報告。

「……原來如此,『替換人偶』已經確認可以在各種結界裡使用嗎?呃,異次元類型
的『山河社稷圖』就沒有效果了啊。」

「替換人偶?是那時候的……」

雅兒貝德想起了第一次來到卡恩村時,面對被圍攻的戰士長,安茲使用了人偶,與自
己和戰士長交換了位子……

「嗯。」黑洛黑洛點點頭:「主要是安茲想試驗一下,部分垃圾道具在這個異世界有
沒有出現性能上的變化。『替換人偶』主要是用於持有者之間的位置交換,在
YGGDRASIL 時代因為就連非戰鬥人員的替換目的都無法達成,而被視為垃圾道具。畢
竟誰都不想莫名其妙被其他隊友當砲灰嘛……」

「如果是安茲大人要使用的話,屬下十分樂意。」

「妳畢竟是盾系的嘛……話說沒必要不好意思吧。」看著雅兒貝德的反應,黑洛黑洛
也只能苦笑:「從夫路達那邊取得的、有關於『原初魔法』的翻譯情報來看,確定該
系統裡擁有與『世界級道具』抗衡的特殊結界,還不只一種。對我來說,龍王們的動
向也是得防範啦。」

「既然是結界,那屬下的『地獄深淵』應該可以加以破壞吧?」

「應該可以。但得考慮到妳和安茲因需要或意外造成兩人分開、抑或是因故讓安茲本
人當誘餌的可能性。」

「……屬下知道了。」


盾……

是啊,「我們」就是為了成為女王的盾才集結在女王陛下的面前。

但是……為什麼……

「……唷,這是余最後的命令!殺了余!殺了過去那剛誕生下來的余!只有這樣,才
能斬斷這一連串的輪迴!只有如此,才能阻止『祂』……」

只要集合「我等」之力,便能將大墳墓納入掌控,也就能達成任務。

但,為何我卻……


「卡普琳革?」

「咦?」

聽到黑洛黑洛的呼喚聲,卡普琳革的意識才被拉了回來。

「沒事吧?」

「啊……對不起,屬下剛剛是不是失神了?真是非常抱歉。」

「如果累的話就先下去休息吧。」

「不!請讓屬下繼續工作。只因為一點不適就休息,有傷身為屬下之創造主、黑洛黑
洛大人的尊嚴!」

「知道就好。」雅兒貝德原本有些不悅的表情,在聽了卡普琳革的話後,也放鬆了下
來。

「恕屬下失禮,這個寶箱是?」卡普琳革指著桌子上的寶箱,問道。

「那是我準備給『黃金』的禮物,也可以說是『試煉』。」雅兒貝德走到桌子前,拿
起了寶箱:「三道鎖是因應『前置任務』所設置,只要達成就會解鎖。」

「……『墮落之種』是吧?」

「是的。」

「確實,擁有那樣的智慧和異常的人格,讓她當人類還真是委屈她了。話說,明天要
出使到王國所準備的東西都OK了嗎?」

「是的,除了一件事情必須和安茲大人報告外,都已經準備就緒。」

「什麼事?」

「……是夏提雅,要求要和我同行前往王國。」

「……咦?」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2348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OVERLORD

留言共 1 篇留言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06-22 10:4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col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 後一篇: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anta30395巴友
麴甘酒小說,歡迎大家觀看,搶先看請至城邦~ 歡迎珍珠以及收藏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