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蛻變之聲】【杜林瑪爾】第一章-起源~山之靈已經不在~

作者:雲│2018-05-28 17:30:14│贊助:0│人氣:119
  時代終結了,以前的戰爭都是汗水、鮮血與信念的碰撞。還記得當在下還年輕的時候,矮人們拿著盾、斧頭與槌子,向巨人們發起攻擊;不知不覺之間,科技進步了,原本胯下包個獸皮當褲襠、拿著樹幹當木棒的巨人穿起了鎧甲、裝備起火槍時,與巨人的戰爭就變成了科技競賽。這邊端出火槍、那邊就推來大砲,這邊開發出特效藥,那邊就投出毒氣,兩三百年過去,矮人的科學、醫學、兵器學、工藝學等技術都提升到以前無法理解的世界,甚至是真的到達另一個世界...。

~杜林瑪爾.山靈(Durinmar.Mountainsoul)~

-----------------------------------

  來說說杜林瑪爾這個人,杜林瑪爾.山靈以前是矮人王的兒子,他繼承了父親的金髮碧眼,如同山底黃金般的暗金色長髮、如同湛藍寶石般的天藍色眼眸,即使在暗處也可以從遠方就一眼看出矮人皇室的血統。

  端正、光滑的臉龐與肌膚,很明顯遺傳自被稱為「美人兒」的母親,雖然在矮人的眼裡看起來有點怪異,但是外種族看起來就明顯順眼許多。

  與髮色相同的鬍鬚特地洗淨、梳直並綁成一束,給人乾淨整潔的印象,而他的身高,更是鶴立雞群,身高高達一米七的矮人,在這個地下都市裡簡直是如同異類般的存在。

  這樣的杜林瑪爾總是穿著金黃色鎧甲、手持塔盾與雕飾華麗的巨劍,也因此被稱為「黃金之劍」。

  既然他的外表對於矮人來說如此奇特,那麼個性又如何呢?方才提到,杜林瑪爾.山靈以前是矮人王的兒子,為什麼是以前?因為現在矮人王不在地球。

  西元2132年,覺醒曆55年。地球被拋棄了,矮人王帶著子民前往希望星開拓新的國家,被稱呼為希望的星球,在沒落的地球上看起來是那麼耀眼。

  但是,杜林瑪爾沒有跟著前往新天地,他的父親帶走了足以稱作勞動力的子民,卻將沒有未來的老人和秉性惡劣的罪犯留了下來,必須要有領袖來率領這群人,這是皇族的責任。

  而且事情並不只有管理而已,常年的宿敵-巨人也並未跟著希望星的發現而全體離去,為了責任,皇家血脈的杜林瑪爾必須扛起斷後的工作,留在地球抵禦宿敵,並且同時領導留下來的老弱婦孺和烏合之眾。

  當時的杜林瑪爾就是這麼正直、無私的高尚人士。

  他的一切看起來是如此完美,杜林瑪爾從小學習帝王學與貴族學,年幼時便接受禁衛大將的軍事教育訓練個人武技;稍微長大一點就隨著宰相大臣分攤內政、經濟的工作;充分理解自己的興趣之後,跟著御醫學習醫學與藥學。

  歷經了兩百年的教育與學習,杜林瑪爾.山靈這個完美到幾乎無暇的王子被「完成」了。只要在經過數百年的前線生涯,成為次任的矮人王是板上釘釘的結果。

  甚至如果更有成就一點,成為第一個一統矮人氏族的皇帝也不會太遙遠。但是他被如此孕育出來的自尊與責任心,卻無情地斷絕了這條康莊大道。

  當矮人王離開的第一天,在矮人撤離的晚上,整個矮人皇宮中一個人都沒有,沒有資源的地下都市幾乎是黝黑一片,只有永恆之爐的火焰在燃燒。被稱為「永恆之爐」的機關日以繼夜地將動能與熱能化為純粹的能量,將地底滾燙的岩漿運至頂端,使之傾瀉而下。

  這個晚上,杜林瑪爾躺在床上,感受到寂靜與孤獨。他沒有辦法闔眼,因為他知道今天晚上將是最初,也是最後的寧靜。

  杜林瑪爾閉上眼睛,沒有睡著,他做了一個夢。

  在夢中,他在永恆之爐裡被灼燒,被嘲笑。血肉如焦炭般扒離,但是又突然回復原狀。

  嘲笑他的是一個巨人,身長纏著莫名紅布,寫滿奇怪文字與符號的巨人。

  巨人笑開長滿尖牙的嘴,沒有聲音,杜林知道他被嘲笑。

  但是他沒有反駁,不如說無法反駁,恐懼充滿了他的內心。
  
  讓他沒辦法說話,只能承受折磨,巨人似乎在說著話,但是他聽不出來。

  然後,杜林瑪爾驚醒了,流下滿身的汗水,鼓動的心臟將血液送往四肢,讓黃金之劍的精神非常亢奮。

  他打起精神,用乾布擦了擦汗濕的身體,思考著之後的想像,為了統合剩下來的人們,他將所有人集合到舊皇宮所在的地方,雖然是舊皇宮,但是被搬移物資後,頂多只稱得上是皇宮遺跡。

  在昏暗的地下都市裡,已經沒有資源供給照明了,停止運轉的能源所,讓原本已經習慣亮燈的矮人再度取回祖先的地底情懷。

  在城市中央的王座,以往總是人來人往的關注對象,歷代矮人王的作風是,作為王者應該將自己的工作態度展現給人民,也因此將整塊鑽石原礦製的玉座建在正中央,讓王與子民永遠體認到雙方的存在。

  因此這個王座,被賦予了皇族的姓氏「山靈」,以精金裝飾,以秘銀浮刻,以寶玉鑲嵌,以堅石穩固。「山靈」代表著地下都市所有矮人的熱情與願望。

  玉座前方的永恆之爐仍然在燃燒,這裡是由初代的王和賢者們所一手建造的機關都市,位於中間貫穿整個都市的特殊機構便是機關技術的代表。

  但是地心已經停止運轉的地球,已經沒有足夠的動能來推動這原本應該是半永動機械的技術,所以永恆之爐熄滅已經是遲早的事情。一旦永恆之爐停止,便是告知世界這座城市已經毀滅的時間到了。


  杜林瑪爾坐在矮人王的玉座上用湛藍的瞳孔望著永恆之爐,金髮和鬍鬚被熱風吹的隨處飄盪,自從矮人王宣布要離開地球之後,就沒人知道「黃金之劍」正在想甚麼。

  他現在沒有穿著黃金色的鎧甲、也沒有拿著武器與盾牌,只是單純穿著一件棕色毛皮大衣,雙手撐著下巴,沉默地等待著子民集合。

  「山靈」下面的矮人竊竊私語,有些人對未來感到不安,有些人則哀嘆著已經不在的榮光。然而,保持沉默的杜林瑪爾自然而地散發出威壓感,使查覺到的矮人們也跟著安靜下來,無聲的漣漪就這樣散開來感染了所有人。

  等到全體矮人集合完畢,而且安靜下來之後。杜林瑪爾站了起來,大衣裡面是赤裸的,露出健壯的腹肌。

  「只要三天,在下不要求甚麼,只要這三天之內請各位聽從在下的指示,支撐到希望星的運輸團隊回來即可。」杜林瑪爾在王座前舉起雙手大聲宣言著,話語迴盪在空無一人的地下都市。

  雖然說是留下來領導著剩餘的人,但是留下的人是否聽從只會本身就是建立在假設上的前提,所以在一開始,就要先整頓。

  「如果有異議,請現在提出來!」

  果不其然,有幾個臉色不善的人站了出來,大概都是剛被放出來的罪犯,但是這些應該只是馬前卒。  

  「現在已經不是你們家族的時代了,你的父親大人丟棄了他的子民!」其中一個刺青矮人怒吼著,

  「所以在下在這裡。」杜林瑪爾擺出高傲的姿態看著站出來的三人,這時候不能示弱。另外兩個看起來有點畏縮,一個光頭站在左邊,一個長髮的站在右邊,就這樣一左一右站在刺青男身邊,看來只要面對說話的人就好。

  「只剩下這些人,就不要囉嗦了,用拳頭來決定吧!」大概跟預想的一樣吧,現在留下來的人期望的不是血統,而是強者。所以為了以絕後患,杜林瑪爾自己踏上了構想好的擂台。

  「那麼,有意見的,上來。」金髮王子挑釁般地用勾了勾右手食指,緊盯著王座下面的三個矮人。

  長髮男大吼一聲,就向「山靈」衝了上來,杜林瑪爾脫掉大衣就往長髮男臉上丟去,然後將他踹落王座前的高台,另外兩個接應不及,只能硬著頭皮上來。

  但是這給了杜林瑪爾分別擊破的機會,王子一個箭步衝到正要爬上台座的光頭身邊,一踩一踢,沒辦法扶穩立足的光頭就這樣掉下去,但是刺青男這時候已經準備好面對王子了。他擺出了拳擊姿勢,左刺拳、左刺拳、左刺拳、右勾拳,彷彿教科書般的拳擊滴水不漏。

  然而杜林瑪爾早已看透一切,他後退閃過了右勾拳讓頸肩的肌肉緊繃,縮起脖子,用前額衝撞對方的腦心,頭部受創的刺青男眼冒金星,後退了幾步,就被蓄勢待發的杜林瑪爾舉起,王子左手拉住刺青男的頭髮,右手抓住他的胯下,一股腦地砸向又想爬起來的長毛。

  好!這樣子就...,這一瞬間的鬆懈,帶來了令人扼腕的結果,一柄刀子自後穿過杜林瑪爾的胸膛,鮮血自放血槽中噴濺而出,王子回身以手肘直擊對手的太陽穴,眼角餘光發現是光頭不知道哪裡拿來了一把長刀,藉此行兇。

  但是現在已經不重要了,杜林瑪爾胸前染滿了鮮血,但是他並未處理,而是跨前一步,就是兩巴掌往正眼冒金星的光頭上打去,結實地攻擊到鼓膜,讓光頭確實地軟癱倒下。

  短短幾秒之內,王座前就一片寂靜,黃金之劍展現了實力差,證實了即使不靠武器與鎧甲,王子也是優秀的戰士,這樣的認知壓制住罪犯們的反對火苗,但是杜林瑪爾知道還沒結束,總有一天這苗頭還會再燃起。

  所以,杜林瑪爾負傷站到了王座前,閉上眼睛沉默了一會兒,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然後黃金之劍突然大吼了起來:「山靈已經不在了!!」

  隨著吼聲,杜林瑪爾奮力將王座舉了起來,青筋在肌肉上顫抖著,鮮血也在皮膚下奔流著,雙手高舉「山靈」的王子奮力將玉座砸到地上,各種精美的裝飾就這樣伴隨著杜林瑪爾的紅色血液碎裂四處。

  沒有反應到杜林瑪爾的行動,所有矮人都安靜地站著,連呼吸聲都沒有,只有永恆之爐運轉的聲音,直到開始有人啜泣,老一輩的矮人無力地坐了下來,年輕的矮人則不理解王子的作法。

  「山下不需要沒有王的王座!也不需要山靈!!」杜林瑪爾抹去臉上的汗水與鮮血,指著地上的殘骸:「現在!所有剩下的東西,都將成為矮人殘存下來的資源!成為矮人存活的地基!!」

  把所有東西都集中起來吧!矮人必定不會滅亡!!興奮的活力成為漣漪,擴散到整個地下都市,驅散了所有絕望,而自從現在開始,捨棄了山靈之民的杜林瑪爾再也不是山靈的王子,而是地球矮人的「皇帝」。
  
  但是,杜林瑪爾並沒有聽到同胞們給他的新稱呼,歡呼聲似乎變成無形的傷害般衝擊著知覺,黃金之劍就這樣倒下去失去了意識。
  
-----------------------------------

  在漆黑之中,杜林瑪爾睜開了眼睛,映入視線的是陌生的天花板。身體有點痠痛,但是沒有大礙。耳朵怪怪的,似乎可以在安靜中聽到呼喊與慘叫。

  「您醒了?杜林瑪爾大人。」有點耳熟的聲音。金髮矮人遲疑地轉動頭部,瞳孔調整焦距的前方是個年老的矮人女性。白髮蒼蒼的老嫗,雙手顫巍巍地捧著熱湯,在旁奉侍著僅存的王族。

  「在下,似乎認識您。」杜林瑪爾自然地接過石碗,用調羹淺嘗一口,與清水沒有兩樣的鹹湯灌入口腔,似乎有股刺鼻的味道,能夠做出分別,大約只有幾片肉末。

  「老身的女兒在皇宮工作的,以前也曾經服侍老國王一陣子。」老嫗彎腰低頭,萬分恭敬地回答著,杜林瑪爾也依稀記得一些事。

  「您的丈夫是不是退休的前工匠?」有印象,那個豪爽的御用工匠和妻女都曾在王宮生活一陣子,似乎..叫做瓦特?頭有點痛,奇怪的耳鳴沒有停止,但是身體逐漸地恢復力量,精神也開始亢奮起來。

  「是的,他正在幫您的部隊準備武器。」瓦特夫人微微笑著,對王子仍然記得一家人感到自豪。其實,能夠全家在宮裡工作,代表這家人除非有一定實力,就是有一定的背景,會被留下來一定有甚麼奇特的原因。

  「在下的部隊?」杜林瑪爾一愣,在王族集權的矮人社會中,除了國王之外是沒有部隊指揮權的。總是由國王配給部隊給指揮官,作戰結束之後就解散回家。

  當金髮矮人仍不明所以時,從沒有門扉的門口進來了一個左手持拐杖佇地的矮人,右手扛著一管步槍。杜林瑪爾認識他,是前御用工匠「頑固的巨岩」瓦特。

  「是的,小王子你在山靈前的表現,讓那些毛頭小子都自願去打巨人,要不是俺要做武器給你,俺也拿著槌子上了。」宏亮的聲音讓杜林瑪爾感到頭痛和耳鳴消失了。一點都不像是因為年老退休的矮人。

  「這拿去。」老人隨手把步槍和彈匣腰帶扔到床上,舉手就拿起碗喝起湯來。

  「這個是?」杜林瑪爾仔細端詳著眼前的雙管步槍,黝黑的槍管和晶瑩剔透的槍柄流露著尊爵不凡的技術與作工。

  「對巨人用霰彈槍【卡斯圖爾】,給你打巨人用的。」老人將碗放在桌上,坐了下來,雙手撐著拐杖,態度開始嚴肅起來。

  「特性?」杜林瑪爾沿著槍管打量,似乎聞得到搥打的煙硝味和工匠的設計堅持,故意將大型槍枝設計成可單手持用,大概是為了與自已愛用的塔盾與巨劍做射擊搭配。

  「俺自己設計打造的,唯一裝用大口徑彈匣的自動填彈霰彈槍。」瓦特自豪地說著,被稱作「頑固的巨岩」的御用工匠,總是堅持設計非軍規的特製品,造成軍部很大的困擾,但是他堅持必須要持續設計才能有技術上的突破。

  「規格?」王子毫不費力地舉起了霰彈槍,準心筆直地瞄準牆上的污漬,形式美先不論,這把槍的重心和規矩的確足以稱作匠心獨具。

  「全長九十公分,重量十七公斤,雙管裝彈數共二十六,單次裝填可擊發十三次,只有怪物能夠使用。」普通人拿不動的重量,而且大概一般人用了只會骨折。但是因為重心的關係,只要能夠舉起,即使使用單手也不覺得需要額外施力。

  「材質?」杜林瑪爾敲了敲槍柄,原本覺得易碎裂的槍托看起來也是無比堅實,接近一體成形的強度展現著頂級工匠的自尊。

  「使用秘銀骨架搭配精金外殼,槍管用黑曜石打磨,槍托用鑽石模具隔熱。彈殼則是秘銀合金。」看起來是用山靈當素材做出來的產物,拿來當鈍器戰鬥也不易損壞,而且使用的材質不是甚麼稀有物,只要有材料和工匠,隨時可以進行修復。

  「口徑?」已經知道槍身本身是頂級的藝術品,應該說只能用藝術品形容,接下來就是殺傷力的問答了。

  「22.5mm毫米的霰彈。【卡斯圖爾】專用【點750 Nitro Express Plus】」就算是不死生物化的巨人也能一發打碎。從材料來看,每一發要三枚金幣的價錢。

  「殘彈?」現在的資源大概不能支撐這把槍的揮霍使用,所以必須確認這重點。

  「這是最後三十發,小心使用。」瓦特自然知道這個原則,毫不隱瞞地說出現狀,在運輸團隊回來之前,必須要靠這些子彈保障矮人的家園。

  「完美無缺!瓦特!!」慘叫、哀號、轟鳴,意識到耳鳴聲不單純的杜林瑪爾發自衷心的讚美,似乎讓瓦特非常滿足。

  「萬分榮幸。」這種大威力步槍,原本是為狩獵大型生物專用的大口徑步槍,口徑常在十毫米以上的,使用專用彈藥,配合較鈍和重的彈頭。特色是對獵物的壓制作用,而不是射程和穿透力。

  但是,雖然對談很愉快,不過杜林瑪爾現在已經知道為何耳鳴了,他站了起來,瓦特夫人見狀立刻將床旁的箱子打開。

  「這是那些年輕人們送來的。」殘破的木箱裡面,裝著杜林瑪爾的武裝,附鎖甲的黃金色板甲、紅色的披風、裝飾華麗的塔盾和作工精美的巨劍。

  「萬分感謝。」杜林瑪爾要來一桶水,用沾濕的麻布擦拭著汗濕的身體,套上絲綢製的襯衣,披上秘銀製的鎖鏈甲,從箱子角落拿起金色的金屬開始著裝,前胸甲,後胸甲,左腕甲,右腕甲,左上臂甲,右上臂甲,裙甲,左大腿甲,右大腿甲,左小腿甲,右小腿甲,左長靴甲,王子細心地將一塊一塊精金製的鎧甲部位嵌合在鎖鏈甲上面。

  一般來說,如果是以前,自然會有僕從幫忙著裝,但是現在,不僅沒有這等人力,杜林瑪爾也沒有信心將自己的性命安全交給旁人。

  穿著好鎧甲之後,擁腫地像個水桶,但是這重量對於矮人來說,不算是一回事,杜林瑪爾戴起頭盔,拿起塔盾,將【卡斯圖爾】和彈藥匣放在身後披風下面固定,並測試是否方便拿取。

  耳鳴聲越來越大,杜林瑪爾也覺得身體深處燃起了熊熊的火焰,也許自己是戰鬥生物的一種吧。他將巨劍插在腰間,向瓦特夫婦行了一個禮,瓦特坐在椅子上,而瓦特夫人站在旁邊,彷彿一幅古老的油畫,宣告著以前和以後,這兩人都會這樣子在一起生活。

  杜林瑪爾轉身推開了窗戶,熱氣從外面傳了過來,原本的耳鳴聲化為清晰的音波撞入「黃金之劍」的鼓膜。巨人已經攻進了矮人所居住的城市,啊啊...原來是這樣。

  「祝您武運昌隆。」杜林瑪爾用微笑回應了瓦特夫婦的祈福,自窗戶一躍而下,哀鳴、慘叫的聲音似乎變成無形的烈火般燃燒著意識,現在的他,感覺甚麼都辦得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0455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akurakir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春節活動... 後一篇:【蛻變之聲】【杜林瑪爾】...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x1111015光頭葛格
然後,你給的依舊是人性中的善意與溫情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5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