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蛻變之聲】【杜林瑪爾】第二章-接觸~人之理已經不在~

作者:雲│2018-06-04 20:12:01│贊助:0│人氣:49

  回想起在地球時度日如年的那段日子,到現在還是不愉快,但是情緒起伏已經沒有那麼大的我,即使夢到當時的戰場,也可以無動於衷。沒有後勤的戰爭除了可笑以外沒有其他語詞可以形容。受傷的戰友們沒有藥物可以醫療,渾身腐爛,然後死去;飢餓的族人們沒有食物可以止飢,吃著朽木,然後死去。投降的矮人也許是最幸福的一群,因為他們一投降就被烹煮成食物,不過也因為這樣,剩下的族人們才能團結一心。看著生命在這裡綻放,在這裡消逝,很遺憾地說,我在生與死的狹縫中,看著這種情形下竟然覺得十分享受。
~杜林瑪爾~
----------

  還記得那一天,人數不多,但是裝備精良的巨人攻進了矮人的城市,杜林瑪爾自窗戶一躍而下,正好跳到一隻要攻擊落單矮人的巨人頭上。

  杜林瑪爾左手握緊厚重的塔盾,重重地用邊緣敲打倒楣的巨人,重量和速度加重了打擊的力道,盾緣就這樣嵌進了巨人的頭蓋骨,吃痛的巨人一陣慘嚎,但是黃金之劍並沒有停下動作,他右手抓住了巨人的頭髮,一個翻身向後躍,將巨人整個拉倒在地上,巨人的裝甲撞到地上發出刺耳的聲響。

  巨人拼命想撥開拉住頭髮的矮人,但是杜林用塔盾擋下了每一次的攻擊然後順勢用盾緣敲擊眼睛。這隻巨人大概剛成年,大約只有三米高,臉孔也透露出一股稚嫩,但是戰場上無善惡,經過數次敲擊,年輕巨人的掙扎沒有發揮效果就結束了。

  「把所有人帶去監獄。」杜林瑪爾站了起來,看了看四周的情況,在入口已經被突破的現在,大概只有原本為了防範犯人逃脫而特別設計的監獄可以作為據點進行抵禦:「把所有東西都帶去,快!」

  杜林瑪爾吩咐完剛才的落單矮人,便往監獄的方向衝去,只要清除路上所有阻礙就有機會拯救所有剩下的族人。他拔出巨劍,沿路看到巨人就協助戰鬥,用盾牌遮住自己的身形,用巨劍攻擊裸露在外的眼睛,還想戰鬥的就去協助其他人,不能戰鬥的就跟上。

  地下都市原本是礦坑,線型的路線非常直接,沒有叉路,越是往入口去,人影就越是稀少,許多血肉模糊的肢體與肉塊散落在地上,

  最後當杜林瑪爾來到監獄,發現有一隻巨人正在肆虐,這隻巨人看起來年紀有點大,白色的頭髮和滿臉皺紋曝露了他的滄桑,身高至少四米,穿著高科技的緊身衣,左手拿著大型的火箭炮,右手拿著巨型的鎖鏈。

  在前面抵抗巨人的是當初面對杜林瑪爾的三人眾,而在三人眾後面的是一個躺在地上的矮人和跪坐在他身旁的人類女子。人類出現在此處非常突兀,但是仔細一思考似乎並非沒有這種可能。

  在杜林瑪爾還沒急速接近戰場時,光頭已經被火箭砲轟爛了,刺青躺在地上,只剩長髮在戰場上逃竄,巨人也似乎在玩弄他一樣,用鎖鏈胡亂揮舞著,發出破風的聲響。

  矮人衝了過去,用巨劍擋住了鎖鏈的軌跡,果不其然,鎖鏈如蛇一般纏繞住巨劍,停了下來,杜林瑪爾穩住重心,把塔盾往巨人方向一丟,右手握住巨劍,左手抓住鎖鏈,雙腳如同生根大地,被盾牌丟中的巨人發現鎖鍊投射不出去,發現矮人抓住鎖鏈,生氣地用火箭砲對著杜林瑪爾射擊。

  杜林瑪爾怒吼一聲,全身的肌肉都如山壟起,雙手手臂上纏滿了青紅色的血管,被拉扯的巨人不由得一個踉蹌,被蠻力拉扯了出去。

  火箭炮的彈藥因此射偏,在天上劃出一道弧形的軌跡,然後在山壁邊爆炸,暴風和石礫噴濺而出,使周圍的氣流發生混亂。運氣不好的長髮矮人被爆風波及,躺在地上生死不明。

  杜林瑪爾沒放過這瞬間,他將巨劍扔了出去,用右手從腰後拿出已經上膛的【卡斯圖爾】,架在左手上瞄準,當準心正確對著巨人的方向時扣下板機。隨著驚人的巨響,後座力衝擊著右手,使右手一陣麻痺,巨大的彈殼自膛室中退出,又自動上膛。

  22.5mm毫米的霰彈-【卡斯圖爾】專用【點750 Nitro Express Plus】在飛行中因為衝擊,使內嵌的滾珠軸承化成細粉,銀製的珠狀物噴射而出,每一個滾珠都穿過巨人高科技的裝甲、破壞厚重的皮膚、燒灼滾燙的血肉,最後重創深處的內臟。  

  如果射擊一般人類,那麼子彈會在擊中目標後將人攔腰截斷,任何形式的防彈盔甲都會像是一張錫紙一樣,不堪一擊。在這種情況下,穿透目標是不言而喻的事情,子彈還會射穿目標,繼續前行八百公尺,還會幹掉在路邊鐵匠鋪工作的某個人。

  巨人就這樣倒了下來,留下滿身的瘡痍和滿是坑洞的戰場。杜林瑪爾抱著痠痛的身軀,過去確認巨人的生命狀況,直到確認安全之後才坐了下來喘息。

  在寂靜之中,遠處傳來了嘶吼聲和慘嚎聲,杜林瑪爾看了看自己的身體,檢查了一下似乎沒有傷勢,提起精神檢查戰場。

  他將槍往身後一塞,拿起巨劍與塔盾往四周搜尋,四個矮人都死了,其中三個是昨天挑釁的族人,雖然沒有往來,但是畢竟是族人,另外一個不認識,從身上的刺青看來,也不是甚麼善類,唯一看起來還活著的人類女子則似乎被捲入暴風昏迷了過去。

  她柔順的短髮是沒見過的深黑色,滑膩的皮膚則發出珍珠色的健康光澤,穿著矮人監獄配發的黑色囚衣,但是很明顯的尺寸不合,讓沒有清洗的囚衣,襯托出少女的誘人身材。

  與清純端正的東方臉孔不符,充滿青春氣息的大腿因為褲管過短而露出,短褲過緊而使滿是彈性的臀部特別明顯,小腹和下乳則因為衣服尺寸沒辦法遮掩而若隱若現。

  煽情的姿態讓杜林瑪爾呼吸不由得急促了起來。矮人收攝心神將巨劍背在背後,抱起女子往監獄裡走去,將其安頓在一間較乾淨的房間,然後往外走去,這時候避難的矮人陸陸續續來到監獄前的廣場。

  杜林瑪爾打起精神,開始指揮矮人們避難和搭建緊急的路障工事,他們從監獄裡搬出不要的物件當作障礙物,在入口圍成一個半圓形的包圍陣,最後直到最後一個族人撤回時,只有唯一入口的監獄已經被巨人包圍了。

  巨劍插在地上挺立著,而黃金之劍在包圍陣中間,左手拿著塔盾,右手拿著卡斯圖爾,昂然地站在前方,巨人們在眼前叫囂鼓譟著,杜林瑪爾可以感受到面前傳來無盡的憤怒與憎恨,而身後則傳來絕望與恐懼。

  但是不知為何,杜林瑪爾沒有畏縮,反而感到前所未有的亢奮,力量充滿了全身,肌肉彷彿堅硬到要透體而出,而他的反應也是前所未有的敏銳,眼角餘光甚至能夠捕捉到族人們在竊竊私語。

  驀然間,他感受到對方傳來的敵意高漲,杜林瑪爾將身體藏在塔盾後方,果不其然,如雨的子彈射往矮人方向,子彈射在盾上發出灼熱的火花,彈開的彈音如同破碎的玻璃一般刺耳,黃金之劍感受著手裡的重量和動能,等待時機,待砲火稍歇,他站了起來:「開火!」

  隨著指令,杜林瑪爾首先開了一槍,接著後方來的砲火支援使雙方進入駁火狀態。也隨之邁入了長時間的僵持。

  矮人們撤退回監獄,徹底地堅壁清野,所有族人都在瘋狂進食和喘息時,只有一個人來到杜林瑪爾身邊

  杜林瑪爾以無神的眼神看著她。這個高個子女人的黑髮熠熠生光,但她充滿智慧的雙眼更加閃亮。她不屈地站直身軀,彷彿把她抓起來的矮人無法真正對她造成任何傷害。

  穿在身上的是,一件簡單的灰色無袖短褲,對她這樣身材的女子來說,它太短了,低低地吊在肩膀之下。這確實是一件非常簡單的衣服,幾乎沒有形狀,但是罩在它下面的女子賦予它相當誘人的形態,套在身上的樣子恰好襯出她勻稱高聳的胸部。短褲的一側甚至已經破了,從這條縫裡,很好地顯露出一條光滑而曲線優美的腿。


  杜林瑪爾幾乎喘不過氣來。他一直認為眼前長得挺清秀,甚至挺漂亮。但是他保持著鎮靜與冷酷的姿態。

  「有甚麼事情?囚人。」杜林瑪爾一邊問著,一邊擰乾汗濕的衣著。

  「妾身聽聞閣下自巨人手中營救妾,小女子特地前來表示感謝。」女子微微地行了一個禮。

  「也許之後,就會認為在下應該讓您自生自滅了。」

  這就是杜林瑪爾與櫻姬的初次會面。

----------

  他夢見自己回到地下都市的皇宮,在石製國王的寶座之間跛行。國王用灰色的花崗石眼睛凝望他,灰色的花崗石手指緊握著膝蓋上平躺的生銹長劍的劍柄。

  「你沒有山之心」他聽到國王透過厚重的花崗岩低吼:「這裡沒有你的位置,留下來,在腐朽的墓穴中等死。」

  墓窖之上傳來鼓聲。族人們在大廳裡歡宴,但他不受歡迎。他沒有山之心,這裡沒有他的地位。

  「你沒有山之心,你也不是矮人,只是超岀理之外的墮落者。」

  「山之心已經不在了!是我捨棄了山之心!」他憤怒了,他將劍砸在國王的臉上:「而你!捨棄了我們,你的子民!!」  

  在昏暗的地下都市中,猛烈的撞擊聲傳來,吵醒了休息中的杜林瑪爾,他睡眼惺忪地掙扎了起來,自粗糙的麻袋下露出了精壯的裸體。

  噩夢讓他有點頭昏腦脹,但是他轉頭就將噩夢忘到腦後,簡易的木板床上還躺著另外一位女性,她的美麗只有在兩人獨處的夜晚才會向他顯露出來,同時他更加欣賞她內在的深度。

  地球上曾有個叫做日本的國家,這個國家有種被稱為「大和撫子」的女性特質,具有大和撫子性格的人往往舉止高雅有教養,平時恬靜待人溫柔,行事穩重謹慎,櫻姬正是這樣的女子。

  他緊緊地抱住她,輕鬆地把她從床上托起,將他的臉埋入濃密的黑色長髮中,輕柔地咬著她精緻的脖子。

  「敵人又來了嗎?」櫻姬用慵懶的語氣問著,享受著金髮矮人的愛寵。但是杜林瑪爾沒有回話,只是將櫻姬放回床上。

  金髮矮人將長褲穿上,腹部的位置用繃帶綁起來充當防具,死守監獄這塊邊陲之地已經將近十年,現在所有東西幾乎都充公當作必要的資源。

  這十年間發生了許多事情,其中最衝擊矮人士氣的當然是救援沒有來這件事,當初說好的三日,期待的運輸團隊並沒有回來迎接族人。

  首當其衝的就是作為王子的杜林瑪爾,日復一日受到眾人的批判,承受眾人的怒火,他起先好言相待,之後無言以對,最後則是惡言相向。在族人的眼中,外表光鮮亮麗,談吐得體的杜林瑪爾搖身一變為自私粗俗的惡劣矮人。

  不過仍然有年輕人支持著黃金之劍,選擇支持杜林的少數人被隔離在監獄的下層,所幸監獄每層都備有蛋白質合成機,否則早就有人死亡了,然而營養足夠與不會飢餓是兩回事,仍然有許多族人因為無法承受飢餓而瘋狂。

  那種東西,吃起來就像不會飽足,也不會產生醣份的白吐司,味如嚼蠟。

  有些矮人決定投降,但是他們親眼看到投降的矮人被烹煮成食物,之後,就再也沒有人提起投降兩個字。而如果要堅守,杜林瑪爾就有存在價值。巨人進攻時,杜林瑪爾會拿著【卡斯圖爾】上前線,雖然彈藥早就已經沒有了,但是它作為鈍器還是很有殺傷力。

  杜林瑪爾推開門走了出去,號角再次響起,他把【卡斯圖爾】掛在背上,緩慢地走上監獄頂樓。

   原本空無一物的廣場已化為監獄下的一片焦木碎石, 從理論上說,監獄的入口只有一個,只要矮人們還能戰鬥,就幾乎無法攻克,但前提是防衛者必須強壯、穩健、手腳靈便。

  杜林望著圍繞在身邊的這些被火光照亮的臉龐。這些人已經不行了,痛苦和時間確實地折磨著這些人,雖然他們將黃金之劍隔離在監獄地底的下層,但是還是必須倚靠由杜林率領的年輕戰力。

  之後,杜林的族人們站在鐵片哨兵中間,用半僵硬的手臂丟著碎石,向巨人傾瀉無數泥沙,大小參差不齊的石子散射入空,就讓黑暗吞噬了它們。不時有巨人的子彈射上來回應。

  有些下去迎擊的族人沒有回來,下去保衛那個唯一入口的幾個人都沒有回來。在那個入口的後面,集結了全地球的巨人。

  矮人的軀體已凍得僵硬,手中的獵槍突然沉重萬分。他明白昨晚的戰鬥甚至連無關緊要都說不上。真正的戰鬥現在才剛剛開始。
 
  「我們該怎麼辦?怎樣阻止他們?」

  「我們將阻止他們。」杜林瑪爾聽見自己說。空洞的言辭,但他必須盡可能地重複,越多越好,因為這是族人們渴望聽到的話。

  杜林瑪爾開始哈哈大笑,笑得像酒鬼、像瘋子,巨人的射擊兵邊進邊射,模式單調,總是先向前,停下,發射。子彈的數量不驚人,但是對矮人而言已經足夠,矮人們這邊甚至連弓箭都沒有,但可悲的是這些子彈全部無害的射在城牆上。徹頭徹尾的浪費,杜林瑪爾心想,他們欠缺經驗與紀律。

  但是,矮人這邊沒有好多少,終究這場戰鬥,只是被遺留在墓穴裡的窮鼠之間,一場爭奪乾枯骨髓的嬉鬧。黃金之劍一邊擊打想要爬上建築的巨人,一邊狂笑著想著事情,然後自建物上一躍而下。

  杜林瑪爾可以明顯注意到到自己與以前不同,當他親自加入戰鬥,會感受到無比的興奮感和全能感,將槍托當作鈍器打碎巨人的腦袋,讓它在地上掙扎呻吟時,力量會源源不絕地自體內湧出,如果他接下來擊斃苟延殘喘地對象時,會感受到萬分地空虛。

  黃金之劍自在地走在戰場上,一個巨人怒吼地朝他開槍,敏銳的知覺帶動軀體,一個扭動就閃過了子彈的準心,但是仍在身上畫出一道傷口。

  杜林瑪爾不以為意地奔跑過去,閃避過所有飛射而來的子彈,將槍托重重擊打在對方的膝蓋上,巨人疼痛著摀著膝蓋蹲了下來,這時候原本高高在上的臉部已經在黃金之劍的攻擊範圍內。

  他將手上的獵槍轉了一圈,將槍管塞入巨人的眼窩然後拔出,鮮血噴濺了出來,噴灑在杜林的臉上,黃金之劍冷靜地重複了一次,讓巨人沒有正確反擊的手段,他靜靜用舌頭舔了了舔手上的血跡,重要的蛋白質。

  當他開始繼續移動時,身上的傷口已經痊癒。這個異常性大概來自皇家矮人的血脈,皇家的生命力異於常人本來就是矮人們的認知,沒有人懷疑杜林瑪爾的生命力。

  這在戰場上很有用,因為另外一隻身上滿是灼傷的巨人又揮舞著巨大的劍,滿是唾沫地衝了過來,假如杜林瑪爾沒動,巨劍會正中把矮人剖成兩半,然而現在只擦過身體,釘在地面。

  杜林瑪爾是個精打細算、有條不紊的戰士,他穩定地向巨人施加壓力,迫使對方退卻,沉重的鈍器在他手中顯得精確而無情。巨人的回擊卻拖泥帶水,招架也是匆匆忙忙,腳步遲緩笨拙。

  巨人發出一聲痛苦的咕噥,灼傷的半邊臉從面頰到太陽穴都是紅色。這似乎激怒了它。他以狂暴的攻擊把杜林瑪爾逼回,用巨劍猛烈擊打。

  但是黃金之劍顯得如此冷靜,巨劍揮出時,杜林瑪爾猛地向側面一扭,爭取到片刻時間。巨劍擊打在地上使劍身深深地嵌入地面,矮人就是瞄準這一刻。

  杜林瑪爾藉著扭身的餘勢,又將手上的獵槍轉了一圈,將槍管插入巨人的腹部,穿過骨頭之間的間隙,穿破體內的臟器,鮮血湧入腹腔,劇痛讓巨人哀嚎不已,但是矮人沒有理會,自顧自地將槍管拔出來,雙手握緊,腕部與肩部的肌肉在用力下攏起,一個揮起,槍托就砸爛了巨人的下巴。

  沒有留情,但是沒有奪去它的性命,憤怒、恐懼和痛苦,杜林瑪爾覺得如同地獄般的阿鼻叫喚真是太悅耳了,越是痛苦呻吟,杜林就越是興奮。在戰場正酣的現在,他甚至想立刻回去把櫻姬帶到床上平息這股亢奮。

  但是他知道,現在不行。今天這場戰鬥不一樣,時間差不多了。

  不出預料,四下傳來喇叭聲,洪亮尖銳。巨人沒有喇叭,只有戰號。對此,它們跟他一樣清楚;巨人困惑地東奔西跑,有的加入戰鬥,有的遠遠逃離。

  戰鼓擂響,巨人們忙亂地組成陣型,但行動太遲,組織混亂,動作也慢。敵人從地下都市的入口方向出現,三隊整齊的人類,全穿著閃閃發光的黑色制服和鮮亮的羊毛外套。

  是一支大軍。難道說希望星的救援真的來了?矮人跟巨人們一樣不解。說時遲那時快,一隊士兵已衝向巨人,另一隊直插監獄的方向。

  越來越多的人從入口方向湧出,數目成十成百。戰團中央,巨人們高高站著,舉起武器,巨人聚攏。接著,士兵的洪流將他們淹沒。

  結束了,杜林瑪爾心想,他們崩潰了。巨人們棄械逃亡。

  逆光來了,片刻之間,黃金之劍浮現出微笑,戰爭結束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1253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akurakir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杜林瑪爾】... 後一篇:【蛻變之聲】【杜林瑪爾】...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rassiTW嗨嗨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