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蛻變之聲】格魯格-起源-第四章

作者:雲│2018-01-27 14:08:01│贊助:0│人氣:48
角色資料:格魯格

  海上,有一個物體在怒海中沉浮,那是一艘看起來如同石頭的巨型船。狂風吹在格魯格臉上,鹹澀而碩大的浪花濺在他臉上,感覺不好,海上的十日使得他的皮膚變得刺痛,他的紅色長髮和長鬚在腦後順風飛揚,水晶般嫣紅的眼睛注視著海面。儘管格魯格的臉龐衰老還帶著一點滄桑。然而具有經驗的觀察者可以看出紅髮矮人的眼中總是隱隱閃現著一種雀躍。

  但是他現在並沒有這種興奮,因為在那裡,在霍茨古遺跡船的船尾,格魯格,瑪麗亞.蕾貝卡的學生,感受到了一種所熟悉的緊張感,這種興奮曾經存在於那些在編號-290的秘銀礦場長大的歲月中,那些學習動力裝甲與各種知識的歲月中,那些與5122小隊並肩戰鬥的歲月中。這是不可否認的預感;是屬於士兵的特性,是戰鬥展開前緊張而刺激的前奏。


  它們在霍茨古遺跡上發現了這艘巨船,並且在經過討論後仔細研究這艘船,最後留下了不適合出海與不想離開地下的矮人,航向新天地,這時候人數是二百五十七人。他回想著昨天發生的事。

--

  「所以格魯格大人正在做保養?」伊爾蒂看著格魯格不停地作業,充滿好奇地問著。

  「嗯。」在被放逐期間,格魯格根本沒辦法對機體作維護,因此在遺跡獲得充足物資後,技師又開始恢復原本的習慣。少女雙手支著下巴看著忙進忙出的紅髮矮人。

  「到了新天地,您想怎麼做?」伊爾蒂好奇地問著格魯格還不知道答案的問題,如果拋開一切,倒是可以直接回答要去旅行,但是現在...。

  「工坊。」先為被放逐者服務一段時間再考慮後面的事情是他目前的選擇。

  「這樣啊,你猜猜我想要做甚麼?」海潮聲隨著風聲傳進來,激烈的浪潮讓燈光有點昏暗。但是格魯格大人無意猜測善變的人心。

  「我啊,想要當新娘。」又露出了平常遮掩起來的天真,伊爾蒂陷入了自己的妄想。

  「歐魯卡?」技師頭也不回丟出答案,瞬間讓少女的臉頰彷彿是蒸汽冒起一般。

  「為...為什麼會知道?」

  傻瓜才不知道。

--

  戰鬥馬上就要到來,紅髮矮人毫不懷疑。後方,越過怒滔洶湧的海面,格魯格看到了藍色的鱗片在水面上翻滾。

  這就是羅爾之喉嗎?被留下的老矮人所謂的羅爾之喉不可跨越就是指這個嗎?

        格魯格瞇著眼睛考慮著這個問題,心中百味雜陳,他們把不想搭船和柔弱的矮人留在了大空洞,為了獲得新天地搭著自動啟動的霍茨古遺跡船出航,留下的人則住在霍茨古遺跡,嘗試洞窟的生活。

        然而對於能否到達新天地,對於一旦踏上新天地後將如何做,他仍然無法從紛亂的思緒中整理出來。

  當格魯格繼續試圖整理思緒的時候,到甲板上感受恐懼成為了一種令人愉快的解脫,一項令紅髮矮人分心的事物,而且顯然是一件好事。

        如果到達了新天地,或者是一個已經存在的國家,格魯格如果離開團隊,將導致什麼結果呢?他會踏上冒險的生涯,與動力裝甲一起活在刺激的邊緣嗎?

  格魯格的思緒回到了伊爾蒂和歐魯卡親王。現在有了新的團隊核心,他能獨自離開嗎?這樣的形式,對於技師對新團隊應負的責任意味著什麼呢?

        紅髮矮人意識到困擾他的問題,遠遠不止責任,儘管他自己不承認這一點。

  但是當他第一次指導伊爾蒂關於瑪麗亞.蕾貝卡的理念時,感受到超越了責任的感情。

        他心軟的人性要求他不能讓這女孩由於父親的死亡而受苦,他痛苦的自責要求他不能無視因為錯誤設計導致被放逐者被大清掃的責任。

  那是欠所有被放逐者的債--而他看到了一個機會,以彌補他所犯下的過錯。

  因此他教給了她所有詢問的意見。事實上,關於伊爾蒂,紅髮矮人看到了開始率領團隊後,伊爾蒂完全不同的另一面。

        看到了她深刻的靈魂和埋在高貴、慈愛的外表下的天真無邪,為了在悲慘的環境中生存,伊爾蒂迫使自己呈現如此的外表。

  伊爾蒂告訴紅髮矮人一些令她驕傲的父親仍在世時,一些她喜歡的事物,例如黃昏,雖然星之熔爐沒有夕陽,但是那是安靜的時刻,勞作的人們回到家中與家人團聚,而充滿刺激但本質上空虛的時間還沒開始。

  他在放逐期間剛認識伊爾蒂的數週裡,在他們互相討論方針的那些夜晚,格魯格從沒想像到她是如此地無邪。

       她擁有如此多的希望和夢想,但是為了生存,她必須深刻地理解並命令她周圍的人們。

  格魯格知道對她來說,地位從來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她的實力在於她的謙虛,所以她用它來獲得擁戴,獲得知識,獲得安全,而被放逐下這三樣都很匱乏。而這個小女孩在昨天則藉這她的謙虛要求了一件事情。

  「後方有異狀!」瞭望亭中發出一聲喊,意味著在遺跡船前面確實是一隻水龍魚,由於它的自大,正在水面載浮載沉。

  前面除了開闊的水面以外別無它物,這艘船沒有機會逃脫。羅爾之喉沒有一艘船能逃脫水龍魚,特別是這艘船根本是自動駕駛,不斷往前行駛。

  格魯格深深吸了口氣,然後又一口,但是發現對穩定緊張的情緒沒有很大作用。

  「我是一個士兵!」他提醒自己,但是另一個事實,他是一個技師的事實,並沒那麼容易被削弱。

  這種內心的變化對他來說多麼的奇怪。僅僅幾年之前,他還是星之熔爐的技師,放任、不計後果地投入一次次實驗中,到了自我毀滅的程度。

  但那是當他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時候。現在,他意識到,如果他離開而讓被放逐者受苦是為了什麼呢?

  格魯格緊緊抓住連著桅杆的繩子,牢牢地抓緊,以至於手指關節由於壓力而變得蒼白,他再一次沉穩地深深吸了口氣,吐氣時發出一聲低沉的咆哮。

  格魯格趕走了纏繞在心中的想法,意識到那是必須驅逐的東西。

  勇敢地戰鬥,那才是目前的頌歌,唯一的法則,而且實際上,這是被放逐者的生存之道。迅速地制服敵人,你才可能全身而退。猶豫只會給敵人提供機會把你擊倒。

  猶豫和懦弱會毀了所有的人。

  水龍魚迅速趕上了遺跡船,很快就能看清是一隻大小約五十公尺,全身上下有著堅硬的深藍色鱗片的鱗片。雖然危險,但是不得不戰鬥,不僅是為了保護船,而且是為了糧食。

  雨水打在臉上,而船劇烈的搖晃著,格魯格召喚出動力裝甲來對應。它在遺跡船後部,放著音樂,使用步槍和肩砲同時發射,兩者都沒有擊中任何目標。

  「第二輪射擊?」歐魯卡親王問著動力裝甲。親王是個光頭、腰背挺直的矮人,蓄著修整得很整齊的金色長鬚。

  歐魯卡把他的望遠鏡舉到眼前,以便更清楚地看那隻水龍魚——他現在已經可以看清水龍魚了,它正在降低速度。

  遺跡船每一秒鐘都更遠離,她的引擎貪婪地兜起風,她的船首排開水面,濺起高高的水牆。

  歐魯卡往後看了看,望向尾樓上正在瞄向那艘船的伊爾蒂。她放下望遠鏡,看看親王,點了點頭。

  「對著頭頂發射。」歐魯卡對格魯格說,然後船速漸漸加快,風也漸漸增強,接著步槍和肩砲再次同時發射。這次,一個高爆彈頭擊中了水龍魚,水龍魚正在絕望地努力拐彎,碎片穿過海水,穿破了幾片鱗。

  「動力轉為射擊狀態!」傳來藍色的喊聲,他讓遺跡周圍激發了閃電。片刻之後,出現了一陣耀眼的閃光,一道閃電從遺跡船頂那裡擊向水龍魚,撕裂了海面。而G.L.U.G也開始配合轟炸。

  不久之後,歐魯卡親王開始重新考慮讓格魯格繼續擔任技師的決定,儘管他很相信,這個技師的專業絕對足以勝任首席技師的職務,但是現在而言,讓他擔任專業砲手的職務或許更襯職。而正當他在思考時,伊爾蒂和格魯格一起來拜訪。

  伊爾蒂、歐魯卡、格魯格開始了激烈的辯論。

        「這種時候,妳想要卸下責任?」歐魯卡不耐地在房裡走動。桌上的盤子裡散發著烤水龍魚的香味。
  
        「現在已經統合起來,而且還在變化,如果不趁現在改變就沒機會了」伊爾蒂昂然面對歐魯卡的視線,坦然地說明想法。

        「又是你的意思嗎?技師?」光頭看向格魯格,皺起眉頭,讓本來就深刻的皺紋更明顯。

        「這是小女的想法,歐魯卡大人。」小女孩挺身而出,沒有迴避問題,使她看起來更成熟。

        這兩個矮人來提出的是責任議會制,而且全民投票,這對王權思想鞏固了數百年的親王來說,實在是不可理解,尤其是提出的人居然是實質上的領袖。

  原本他還想說踏上新天地後,可以把伊爾蒂拱上女王之位,讓格魯格開發機械士兵,由自己率領軍隊,總有一天能反攻星之熔爐,讓那個坐在王座上的自傲酒鬼嘗嘗他表兄弟的憤怒。

  但是,現在眼前的兩人,跟這個想法真的是南轅北轍。本性天真的小女孩姑且不論,這個技師的腦袋在想甚麼?歐魯卡感到不可思議。

  「俺要知道你在想些甚麼?」尖銳地質問。

  「平等。」矮人用平淡的語氣敘述著,彷彿不是自己的想法。而這件事情被看出來了。

  「這不是你的想法吧?要說服俺,就拿出你的意見,不要躲在死人後面。」親王用不屑的語氣指責著技師,然後抓起一把魚肉就啃。

  不要躲在死人後面,歐魯卡親王雖然外表豪邁,但是心思細膩,也難怪伊爾蒂傾心於他,而格魯格則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我...想要的是自由。」格魯格不喜歡水,因為水氣會影響機械,腐蝕鋼材,但是,在他踏上船,冒著暴雨往羅爾之喉進發時,他感到一陣興奮。

  星之熔爐的束縛感太重了,責任、義務,各種思緒壓在矮人們的身上,如果有一個國家,可以毫無顧忌地共同執政,共同承擔,那樣子,格魯格自身才能感到真正的自由與平等。

  而這就是瑪麗亞.蕾貝卡,不,是格魯格心中的理想世界。

--

  接下來的七天,歐魯卡伴隨著格魯格與伊爾蒂,分別拜訪船上的矮人,並且徵求他們的意見與同意書,目的是為了自由與平等的世界。

  格魯格的言論深深打入了被放逐者的心,尤其是他們心中都有著冒險的火焰時,就像是青年一樣雀躍。

  有時為了權利爭論,有時為了義務爭執。最後,在某天清晨,自動航行的霍茨古遺跡船脫離了暴風圈,朝陽撒在海水上露出斑斕的反光,照耀著矮人睜不開眼。

  不少長年住在地底的矮人是真正第一次見到陽光,也因此發出讚嘆的驚呼。

  這兩百名矮人聚集在甲板上,共同聆聽著由伊爾蒂念誦的宣言,有著歌姬之能力的聲調,強而有力的沁入海水與矮人的熱情。

  「我們,來到新世界的矮人認為真理是絕對的:生為矮人是平等的,並擁有不可剝奪的權利,追求自由的權利。為了保障這些權利,人們才在他們之間建立國家。

  任何形式的政體,只要違反上述真理,人民就有權利改變或廢除它,並建立新政府,當政府一貫濫用權力、使國民無法追求平等與自由,一昧想把人民置於絕對專制統治之下時,那麼,人民就有權利,也有義務推翻這個政府,並為他們未來的安全建立新的保障。

  我們是礦物,是岩石,不僅固執而且堅硬,所以只要讓團結一心,用火焰和鐵砧就可以淬煉成為更堅硬,融合所有性質的合金,渡過所有難關。

  我們不是沒有顧念我們在星之熔爐的家人。但是權利者把無理的放逐與侮辱橫加到我們的頭上。因此,我們必須極為認真且莊嚴地宣布,我們從此成為自由和獨立的國家。

  解除效忠星之熔爐的一切義務,和其之間的一切政治關係從此全部斷絕;作為自由獨立的國家,我們完全有權在各種層面上和採取獨立國家理應採取和處理的一切行動和事宜。

  在這陣耀眼的陽光與充滿火焰的鐵砧之名下,我們將成為最完美的合金。我們懷著深信巨石、鋼鐵與火焰保佑的信念,謹以我們的生命、能力和神聖的榮譽,相互保證將彼此扶持!!」

  「在光與鐵砧之名下!!」「在光與鐵砧之名下!!」「在光與鐵砧之名下!!」

  隨著朝陽離開水面,響徹天際的歡呼聲迴盪在海面,而這一天,光之鐵砧獨立了。而未來的旅途仍要繼續。

  但是,共同的誓言總是環繞在被放逐者的心中。

  「在光與鐵砧之名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6834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akurakir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Great G.L.U... 後一篇:【蛻變之聲】格魯格-起源...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only19930528大家
小說已經更新兩章~請慢慢觀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