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決鬥傳說:後傳 第八話

可可羅 | 2024-06-23 16:35:30 | 巴幣 3032 | 人氣 127

連載中決鬥傳說:後傳
資料夾簡介
從Frisk開始在遙遠之國的生活,他們要透過決鬥怪獸中去了解戰爭的最終秘密。 (原《膠囊時間星光樂園》的小說計畫,現在可能廢止了。)


【星冠迪馬歐斯綠學院,電腦教室】
「莎優璃已經代替我去找到小福醬的記憶了,所以我得更努力才行,必須有所行動,不能在停滯不前了。那怕有損我這個偶像菈菈的名義……」真中菈菈穿著莎優璃的學生制服,偷偷的潛入迪馬歐斯綠學院找到關鍵的線索,那怕是犯罪的名義一定要到手。
「聽說了嗎?莎優璃似乎跟那個Dreemurr家的人類打砲呀。」「這樣的女孩子還真的繼續待在這個貴族學院呀?」
「她們……正在傷害菲倫菲爾同學,時間不夠了,我得弄到重點資料……」菈菈穿著便衣帽T來遮掩自己學生制服是穿錯的,似乎打算做什麼計畫?

「迪馬歐斯綠學院學生系統權限,已經被許可上鎖SS級警告。不允許暴力破解密碼……」電腦發出了提示聲音,這個時候菈菈拿起了一張背面寫有密碼的老舊星光票卡。
「喀喀喀喀喀喀喀喀……」菈菈把亂數密碼打在電腦上,似乎是從哪邊找到的線索?
「看看有什麼可疑的文件在這邊?最關鍵的就是建檔美樂蒂和庫洛米的資料……」菈菈心裡想著要先從七星賢者的協助人開始調查。
「據紀錄說美樂蒂從馬里蘭樂園開始就有霸凌過庫洛米,輔導的紀錄從舊學校傳來新學校的資料庫,旋律鑰匙的建檔……據說已經被馬里蘭樂園的留美皇后銷毀本體,所有相關的人員要接受兔耳假面之刑??」菈菈著手調查七星賢者的資料中。
「來看看,有關相關的人士有柊惠一,他是最近才加入光之美少女俱樂部的協助者,有關他的資料只有夢之丘市的住址寫在上面……那裡是琦玉縣最近的地方…」菈菈看著資料。

「就是妳吧?那個小福最喜歡的星光樂園偶像?為什麼妳是個壞人,為了實現自己的利益不惜傷害無辜的人感情,還要拆散我們作為娛樂?」一個不認識的綠髮少年看到了菈菈,認出她的偶像身分。
「你是誰呀?電腦教室現在在維修當中…不要這麼激動!!」菈菈話還沒說完,被稱作英傑特的少年用雙手勒住脖子,靠在牆上,似乎是有仇恨的表現。
「我聽那位決鬥王的弟子說了,妳應該就是對毛利偵探一家非常不利的組織,我父母拜託過那邊一位助手,打算追查黑色組織的下落,即使妳離開了組織,就算掌握了真相和把柄,我絕對不會讓這些真相被妳們這群醜陋的人支配。」英傑特說著。
貝……貝爾蒙德?立牌上有這個資料,難不成你是……」菈菈看著脖子上的立牌,驚訝地說著。
「只要有任何與夜魔任何的異狀情況,吸血鬼獵人甚至可以許可殺人,妳臉上有魅魔造成的傷口,這就表示妳會對十字架、銀和聖水有排斥,妳意志力非常強,甚至不是一個高中生會承受的風險……」英傑特說著,並提醒了菈菈打鬥的傷痕很危險。
「這是昨天留下的傷口,小唯的尾巴居然有這麼危險的事情嗎?」菈菈驚嚇的問。
「病毒已經植入妳體內,強大的決意會被慢慢侵蝕影響自己的思維,趁現在毒素還沒擴發應該還來的及,有三天的潛伏期。但現在不是講這個…我喜歡的女生…」英傑特想表達什麼事情?


「本來就該消滅這些賢者並阻止他們繼續屠殺下去,吸血鬼獵人只不過是為了對抗魔王而生的使命者,本來就應該要讓宿命繼續下去,以前西蒙他們那一代偽了解除自己的詛咒不惜成為復活魔王德古拉的雙手……」英傑特說明了自己一族的使命。
「那是個爛歷史,魔王沒有任何反抗,被西蒙狂砸聖水和鞭子就一命嗚呼了,所以我不太欣賞他們那些教會的獵人……」菈菈冷靜下來說著。
「可能妳對延續戰鬥的使命這件事,蠻不理解為什麼的,總比成為屠龍並與公主結婚還要幸福,因為成為國王之後,勇者無法負擔這個使命。」英傑特說著:「從我爺爺那邊打聽這個消息,七為人類勇者為了守護人類打造了聖劍,但它們終究來自邪惡的力量。」
「那些七星賢者,究竟是為了什麼而戰鬥下去呢?」菈菈問著。
「他們的目的是為了統治全人類,假裝是幸福的使者讓黑暗的獨裁壟罩這個世界,以前黑暗大陸的皇帝他們一連串不幸的制度,都是他們所作為的手段,現在黑暗大陸,你們應該是稱他中國了。他們一直都在七星聖劍所劈開的絕望之中生活。」英傑特說著。
「那麼,換作是國際警察組織,應該不會放過這些肆意屠殺的激進份子吧?」菈菈冷靜地問著英傑特是否有協助的警察幫忙。
「如果這樣能解決,杜馬集團和古魯斯隊就不會被武藤遊戲他們打敗,事情已經嚴重到已經無法旁觀收拾這種地步……」英傑特很擔心什麼可怕的事,「莎優璃……我對不起妳,至少可以為妳做點什麼?」

「他們隨隨便便就可以掌控一個國度的存亡嗎,我倒是不太相信……」
「妳可以當一天的莎優璃試試看,觀察我們,現在他們是衝著小福過來的……」

【5年2班,教室】
「明天要辦大地神殿的祭典,在甜點沙漠的地區會有宣傳大使和偶像演唱會,各位同學把家庭作業做完之後就可以搭水管捷運到比拉夫特城那邊,不過位置只有1600名幸運兒可以有位置坐,我想大家只需要在電視看完轉播就好了。」卡美克老師說著明天假日要舉辦的活動。
「老師,你有沒有搶到前10名的票?」胖胖的男學生問著。
「要問就問父母吧,老子這個年紀還哈偶像就太過分了,我希望等巧克力甜甜回來就已經是很榮幸的事情了。」卡美克很傷心地跟同學說,想起了某個80年代的偶像。
「(原來以前森澤優變成的巧克力甜甜是卡美克上校的偶像,記下來了,說不定可以調查浦島瑪莎這個人的存在。)」真中菈菈假裝是生病的莎優璃同學在一旁記下筆記,用外套遮住自己的頭髮,別人似乎不知道這裡有人偽裝。
「我希望Dreemurr同學可以在這裡上課勃起,這裡沒了他就冷清了。」卡美克老師喃喃自語地想著討厭的事情,似乎想念這些日子。
「但是他應該不會很喜歡遊咲小姐吧,他是喜歡12到14歲的女孩子。」雙馬尾的女同學說著:「那個遊咲小姐是決鬥王武藤遊戲的女兒,我想……」
「對那個海星來說,有人對武藤遊咲勃起算是他榮幸的事了。好了,我說到哪了,今天要上中國史的長坂坡之戰,打開歷史課本第42頁。」卡美克開始講課。

{第八話,出動!四葉財團的力量}


【奇諾比奧鎮,度假別墅】
「莎莉娜,花音,都是我不好,沒能聽妳們的話跑去進行交響曲之門,害妳們的靈魂被封印了。」七星艾菈正在自責以前做過的種種錯誤,武藤遊咲安撫她的情緒。
「師姐,好了,已經都過去了,最重要的是現在要怎麼做?我想她們兩個應該有設好局給那些七星賢者的陷阱了。」遊咲安撫艾菈。
「可是如果小福自願給了那位莎優璃那張『迪馬歐斯之眼』,照理來說需要莎優璃純潔的內心才能使用這張卡,難不成是有什麼特殊的原因,三位無名之龍,不,現在稱做學院守護龍的她們是怎麼認同黑暗力量的呢?」艾菈的好麻吉藤堂旋說著。
「這件事需要花很多時間去明白,而且還需要爸爸他們了解有關無名之龍的事……」遊咲在想什麼事情,但是這時候被一個神祕的聲音打斷。

「我是女神雅典娜,麻煩可以幫忙免費住宿嗎?這是女神的旨意。」紫色頭髮的城戶集團董事長,自稱是女神帶著一堆機車駕駛要無條件住宿。
「就算是碧琪公主也會開支票給我們旅費,總統級的服務不是你們這些商人所……」奇諾比奧櫃台人員打算拒絕,可是機車駕駛們一臉殺氣的第七感刺入那位櫃檯的眼神。
「你這是在違抗聖鬥士的命令嗎?難不成海馬集團就應該享有總統級服務嗎?」頭髮比較雜亂的旗袍格鬥家說著,奇諾比奧被迫準備總統級服務給雅典娜住宿。

「他們是誰?印象中總統級的套房是住給國家元首和軍火商社長的……」艾菈問著同時在度假別墅住宿的Ness一行人四位。
「是星矢他們,居然可以見到人家的偶像,你難道不知道嗎,他們是守護這個星球的戰士,雅典娜和青銅聖鬥士們,他們自然可以享受總統級的權利,來服侍當時是14歲的城戶沙織呢。」Ness說的好像看過《聖鬥士星矢》一樣在介紹他們幾位。
「所以說……他們好像看起來是黑道集團那樣嗎?看起來沙織不是好人呀…」小旋問著Paula城戶集團本質上是做什麼的。
「妳別胡說了,他們是守護世界的英雄,為了拯救那位女神勇闖黃金12宮,對付過神鬥士和海鬥士稱霸世界……」Ness像發了瘋似的要幫聖鬥士解釋。
「這樣呀,你之前有聽說過他們對付過邪惡勢力的事蹟嗎?話是說這樣,爸爸沒有跟我們說歷史的表面確實是如此,但是歷史的真相我們知道什麼嗎?」遊咲聽到Ness的發言,開始懷疑這些機車服裝的鬥士是否是正義的一方。
「姆,確實我們的確不明白聖鬥士歷史背後的事情,說不定他們知道無名之龍的相關經歷,甚至有可能會幫忙把這三位守護龍點醒呢。」武術家Poo吃著全素的便當說著。

「你們就是凡人那一方的星光樂園偶像,七星艾菈和天宮旋,我有在關注你們。」長得像綠色長髮女孩子的仙女座阿瞬,穿著中性的服裝看著艾菈。
「Happy Lucky!原來你們青銅聖鬥士有在關注我們,果然我們在10年前的努力沒有白費,那我把千名版畫上我的簽名送給你,之後你們可以隨時搶VIP星夢頻道的觀眾位置了。」艾菈拿起簽名板寫上自己的簽名,但是阿瞬突然使出劈瓦把簽名板劈成兩半。
星雲鎖鏈!」不只這樣,還拿起了鎖鏈鞭鞭打簽名板,看來不是艾菈的粉絲。
「你在幹嘛呀?你不是說是星光樂園的粉絲嗎,怎麼可以不敬呢?」小旋生氣地看著阿瞬。
「我們有不能崇拜其他偶像的規定,雖然妳的心意有收下了,但是被沙織看到我會被處罰的,不好意思。另外妳們隸屬於女神珍妮絲的旗下,妳們也是我的敵人呀。」阿瞬說著道歉。
「搞得一副你比我們偉大的樣子,這些鬥士真的是好人嗎?」遊咲喃喃自語地說著。
「那我要你們聖鬥士的簽名,雖然你們是以青銅聖鬥士的身分,但我知道你們是黃金聖鬥士喔,阿瞬現在是處女座的黃金聖鬥士。」Ness急著要跟阿瞬簽名。
「好,難得有普通人可以……怎麼了嗎,星矢?」阿順正準備簽名,但是被身旁的天馬座星矢給阻擋在外。
「那傢伙是在這個聖域惡名昭彰的超能力者Ness,也是敵對鬥士的一員,現在把本名給他們說不定哪一天都會反抗我們。」星矢用悄悄話告訴阿瞬,很快認出Ness的身分。
「怎麼了?有需要我開交換條件給你們嗎,那時候光牙、蒼磨、尤娜、龍峰和榮斗代替你們的位置去執行七星賢者的任務,我也在場喔。」Ness這時用懷疑的語氣跟星矢講話。


「你們居然雇用庫洛米和美樂蒂來把人家最羞恥的那一幕表現出來,要怎麼賠人家的身體呢?雖然設定上我們念動力者對上聖鬥士的小宇宙是毫無勝算的,不過我們只要有一定的證據,把資料傳回日本這邊,光之美少女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Paula用挑釁的語氣說著。
「你說新生的青銅聖鬥士嗎?確實那些傳說中的戰士會注意到我們,但我們已經把光之美少女!甜蜜天使設置在我們城戶集團的傭兵體系下,她們之中也有我們的人。」天鵝座冰河告訴了四位念動力者這個主意對他們來說沒有效果。
「這樣啊,我說的是指她們全部嗎?我剛好有認識的企業可以調查你們旗下的鬥士組織,是四葉集團和心跳!光之美少女,她們可是公認最強的傭兵團。」Jeff跟聖鬥士們解釋他們的對策。
「原來你們跟四葉愛麗絲已經溝通好要怎麼行動了,不過就差要怎麼找到重要的線索了。」遊咲似乎有點害怕的問著Ness有沒有問題。
「沒問題的,你們知道無名之龍的事,而且還偏袒杜馬集團的那一方想要淨化人類,具體的線索是你們一直在使用奧雷卡爾克斯作正當的用途。」Poo告訴遊咲最重要的線索。
「那麼這樣好了,本宮就讓你們無償舉辦一場盛大的宴會,我想告訴那些公主們重要的是的啦。」城戶社長用大小姐的語氣告訴大家放輕鬆點,避免更大的衝突發生。
「沙織小姐,可是……」星矢想要反駁,社長用一種道德綁架的眼神看著星矢。
「大家還不是還有生命嗎,就讓我們的小宇宙稍作休息些,請這個國家的勇者一行人過來吧,順便帶兩座城堡的公主……」城戶社長安撫星矢的情緒。

「咕~~咕~」一隻脖子掛著攝影機的鴿子看著沙織社長,似乎被某人盯上。

【瑪莉歐兄弟維修公司,辦公室】
「看到了吧,那些傢伙知道我們在監視他們,他們口風非常緊,似乎瞞著我們跟七星賢者勾結,小路接下來應該知道要怎麼做?」瑪莉歐看到間諜鴿子拍攝的錄影,跟路易吉和奇諾比奧隊長討論。
「可是大哥,這樣不會被他們收律師函嗎,我們違法攝影呀。」路易吉有點害羞地說。
「放心吧,接下來我們聯絡妖精世界的撲克牌王國,看看有什麼辦法?」瑪莉歐開始行動,用家裡換衣用的鏡子開始聯絡某人。
「說起撲克牌王國,喬納森國王,也就是之前王國騎士團的隊長,憑他一己之力應該不能擺平毀天滅地的聖鬥士,那些青銅聖鬥士是有紀錄可以傷害邪神的。」奇諾比奧隊長擔心的說。
「確實不能,那是五個星矢,可四葉集團有十四個星矢可以占優勢。」瑪莉歐說著,用義大利麵的肉醬開始畫出魔法陣開啟異次元的入口。

「怎麼了,瑪莉歐先生有煮好新口味的義大利麵了嗎?」喬納森國王一如往常地吃著義大利麵,是一個金髮的帥哥戰士,從鏡子傻呼呼地走出來說著。
「馬克希團長什麼時候可以抵達蘑菇王國,你去說服光石織姬讓她和遊咲對調。」路易吉告訴了國王要動用劍崎真琴從日本支援遊咲。
「不是有艾菈他們幫忙嗎,事情還沒嚴重到可以毀滅這個國度,真琴也有自己的安排要處理,自己以Aikatsu偶像和光之美少女來回切換,達比一定很忙的。」喬納森國王告訴了瑪莉歐不需要緊張,他們好像很久以前就是朋友的關係。


「話說回來,那個妖精世界守護的英雄,或許有抽空時間來這。他雖然不是光之美少女,不過在琦玉縣春日部可是出了名的明星呢。」喬納森提起了一個人,隨後有一位包包頭的小學女生過來喬納森這邊。
「你真的要鄉剛太郎來這裡?雖然說他有辦法抽空時間來這裡宣傳,但是如果他對付強大的敵人陣亡是很轟動的。」包包頭的小學生告訴了喬納森國王。
「嗯,至少春日部的野原家會坐飛機衝過來這裡,沒別的方法可以調查,動感超人是最好的選擇了。」喬納森國王說著。
「妳是誰,妳長得好像日本的小學生大使呀!」路易吉好奇地看著水手服小學生。
「請叫我櫻咪咪子,咪咪子姐姐,我是剛太郎的助手,你們應該小時候看《動感超人大戰黑暗軍團》長大的吧?」水手服小學生對瑪莉歐指指點點。
「很久沒有看假面騎士系列了,對了,既然說到特攝演員,那人在哪裡?」瑪莉歐好奇地說著。
「變身,動感超人!!各位奇諾比奧小朋友們好,我是演了25年的動感超人,與25年的咪咪子一同與邪惡勢力作戰,哇哈哈哈哈哈哈!」突然有一個穿著帥氣的男子,變成了緊身服英雄,從窗戶跳進來,擺出英雄的勝利姿勢笑著。
「哇,是動感超人,我沒那麼近看過這傢伙,大哥別阻止我!」路易吉到現在還把動感超人當自己的偶像崇拜著。
「冷靜點小路,他們只是戲劇的演員,沒有任何戰鬥力。」瑪莉歐安撫路易吉的情緒。
「很可惜,我們跟光之美少女一樣是真的,我們是從動感星球出發到地球,並維護多重宇宙和平的大英雄,如果是在另一個世界的錄影帶,應該有新之助他們的電影吧?」動感超人這樣解釋著,瑪莉歐想起了一部他大戰高衩泳裝人妖王的電影。
「我知道,那是最恐怖的同性戀了……」瑪莉歐想起了不好的回憶。

「既然你出動了,時光警察不會懷疑我們濫用權利嗎?」奇諾比奧隊長懷疑動感超人的實力。


這時候的莎優璃‧菲倫菲爾還是在某處昏迷不醒……

【Frisk的記憶迷宮,Ebott遺跡】
「所以Chara小姐是受到這樣的委屈,才因此想傷害大家嗎?」莎優璃跟著記憶中的Dreemurr老師和Chara一同吃著鹹派。
「所以我想照顧每一個來到這個記憶中的地方的孩子,我希望能看到孩子們的笑容,這都是為了那個被領養的小女孩,如果小福在這個記憶迷宮的話……」Toriel開心地回應莎優璃,卻因為Frisk不在一陣子就開始擔心。
「所以你們為了Chara小姐打算著急想要破除七星大結界,她知道七星大結界的解除儀式和咒文,看起來大概是這樣。Chara小姐也是繼承七星聖劍的繼承人,但是她為什麼會站在魔王軍這邊並反攻人類?而且把重要的儀式告訴魔王軍,讓魔王軍代替人類成為獻祭的一方?」莎優璃想著Chara的過去並開始思考,有什麼方法可以拯救小福。
「我不會再讓妳成為Asgore國王的犧牲品,我會好好守護這些孩子們的笑容,並且教育這些孩子不能傷害任何人……」Toriel看著莎優璃很傷心地說著。
「Dreemurr老師…過去作為遺跡看守人的重責,一定也很痛苦吧?但究竟魔王軍有辦法消滅這六名孩子並湮滅證據,我開始有點擔心,有沒有人,死在這場戰鬥中呢?」莎優璃懷疑這個歷史的真正發生過程。

妳真的想知道真相嗎,不害怕活在虛偽的未來,沒有可怕的敵人的世界嗎?」Chara在旁邊問著一個重要的問題,彷彿是對莎優璃天真的內心最後警告。
「其實我明白的,菈菈前輩也是受到害妳致死的藥物的痛苦,那所謂的決心,基本上人類保存進度就是為了要在戰鬥中活下去的意志,但改變不了其他人的存亡,只要死去了就不可能回到這個世界上,但死亡究竟對其他人是什麼感覺呢?」莎優璃害怕地說著。

【海爾摩斯紅宿舍】
這個宿舍房間似乎貼滿了有關楓葉鎮居民的線索整理成心智圖,其中Dreemurr鎮長和Toriel老師的照片被畫上紅色麥克筆的圈圈,莎優璃在窗付子的床上醒了過來。
「您醒了呀,姐姐現在還在上課,不過她是不會聽進去那些魔物的教育方式的。」弟弟健一叫醒了莎優璃,莎優璃剛才從發動破邪之劍的能力後就開始昏迷不醒。
「姐姐…小福,看樣子你已經成為她們的一份子了,被填入這個虛偽的記憶,被當成是自己身世的真相,我想你跟著姐姐窗付子一起生活,她是不可能給你幸福的。」莎優璃意識模糊的告訴健一過去的事情。
「我本來就是淺瀨健一了,為了繼承王位,成為人類之王的繼承人,打從血液裡就有勇者的特殊能力,即使死在這些魔王手中,他們無法讓我的靈魂成為祭品的。」健一這樣說著:「那對大魔王和皇后確實是因為魔王軍的失誤而慢慢自取滅亡,接下來想要把他們的罪一一公諸於世,死在聖劍下的處決之中。當然,他們跟我有特殊的感情,絕對不可能傷害我的。」
「小福,你忘記就算是想消滅所有魔王軍,他們一定會盡全力反抗你的嗎?」莎優璃覺得事情沒這麼單純,「當初他們是怎麼奪走你的性命的,你一定讀取進度都忘了吧?」
「決心這種東西,反而會忘記他們是野獸的野性,這樣的野獸就不應該……哎呀!!」健一想虛張聲勢的吹噓自己的功勞,卻被莎優璃賞了耳光。
「小福,真正忘記記憶的,別忘記是你呀。他們還記得小福因為窗付子的算計離開了自己的陣營,還洗腦了他,就算他們對你有感情,可是健一不是小福,真正的小福已經被七星賢者冠上背叛處決了吧?」莎優璃很生氣的痛罵健一,這時候健一想反擊勒住莎優璃的脖子。
妳是什麼態度?這就是妳對我的態度嗎?」健一想要讓莎優璃斷氣,但這時候莎優璃踢開了健一的腹部,健一感覺到劇痛鬆開了手。

「小福,嗚嗚……想起來你到底是誰,真相才是你唯一的路。」莎優璃害怕得跟健一哭著說,健一卻流出了鼻血不知道要怎麼處理。
「妳剛才,怎麼踢我繁衍後代的部位?為什麼我對妳有種熟悉的感覺?」健一拿起衛生紙對折塞進自己的鼻子,看來他並沒有注意到。
原來自己的那根在想殺莎優璃的時候勃起了,剛好莎優璃知道對付色狼的手段,只是用在其他的地方,剛好跟小福的某種個性產生了聯想……


【比拉夫特城,綠洲大飯店】
「大家在沙漠地區穿上自己的泳衣褲,有感覺到清涼了些嗎?」奇諾比奧DJ看著舞池裡面歡鬧的人們,用電音炒熱大家的氣氛。
「接下來等到武藤遊咲上台演唱,還有一小段節目喔,各位盡情地聲援我們。」黛西公主作為城堡的東半部公主,穿著與身分不符清涼的衣服。

「真是的,沒想到居然是這種風格的舞池,這需要給可愛系和酷炫系的服裝分數加成。」小旋在後台看著艾菈和遊咲說著,遊咲卻有點心理壓力。
「這就是給矮人王國聲援的舞台,畢竟是給外國人看,我會覺得害怕呀。」遊咲很緊張地告訴艾菈這是她第一次出道後的盛大場面。
「放心吧,爸爸一定會以此為榮,我相信妳一定能成為出色的歌姬,我已經年紀大到不能陪大家唱唱跳跳了,杏樹也快要到退休的年紀……」艾菈給遊咲鼓勵的話。

「Ciao,妳們會很緊張嗎?放心有我這個前輩在,雖然說Aikatsu偶像要跟星光樂園偶像分開進行演唱會,作為我這個前輩絕對少不了的。」紫色短髮的真琴看著遊咲開心的說著。
「嗯,Ness他們不知道有沒有認真在管制流向,還有瑪莉歐叔叔。」遊咲說著。
「妳說那兩個在廁所做愛的童男童女嗎,他們居然在女廁做,真是有夠噁心的。」真琴說著,Ness和Paula似乎忙著做情慾的私事。
「真琴,之前跟妳說遇上城戶集團的聖鬥士的事,妳應該有什麼頭緒嗎?」遊咲問著真琴,可是真琴一說是城戶集團開始跟著害怕。
「是這樣嗎?我沒有在調查城戶集團的事情,他們勢力已經無法讓警視聽管轄,我想應該不會有什麼奇怪的事情發生的。」真琴說著。
「劍崎真琴,我拜託妳去調查七星賢者的事,居然沒有進度嗎?」艾菈突然生氣的對著真琴痛罵,這時候路易吉走了進來安撫艾菈的情緒。
「不是這樣的,說起來有點複雜,她是被妖精界的撲克牌王國收養的日本人,但是……」路易吉似乎解釋真琴沒有行動的理由,「在2016年發生的那場災難,她是作為光之美少女兼騎士團的倖存者行動對付自私王國,她也是城戶集團的孤兒。」
「城戶集團的聖鬥士通常都是孤兒出生,難不成,他們瞞著我們什麼重要的事嗎?」艾菈懷疑路易吉似乎有什麼重要的事。


在舞台上,幾位七星賢者已經偽裝成普通的海爾摩斯紅學生,成員包括了With星光樂園男團的Center夢川正午、涉嫌校長殺害案件的淺瀨窗付子、以及迪馬歐斯綠的學生莎優璃‧菲倫菲爾,但是莎優璃似乎想警告大家什麼事。
「聽好了,我們已經被蘑菇王國的人監視住了,現在是要下馬威證明誰才是老大,現在透過這些城戶集團的聖鬥士們已經開始掌握我們的人身安全,之後把黛西公主的靈魂奪走。」正午計畫什麼內容要暗殺黛西公主,不過跟在窗付子的弟弟健一提出了提問。
「要怎麼把我們的計畫滲透給鬥士們?難不成要使用那張卡?」健一問著。
「你對那些王國的狗公主們感情最好了,假裝自己已經恢復了記憶,之後莎優璃的事情我們會慢慢處理的。啊對了,雖然說你不知情,你失去記憶的時候說話一直會有敬語語尾。」正午拜託健一偽裝成小福的語氣,健一擔心自己做不到。
「怎麼說?難不成說話要像貝卡斯前社長一樣嗎?」健一問著。

「哇哈哈哈哈哈,我就是正義的使者,鄉剛太郎來了,現在小朋友們已經不用怕這裡有什麼危險了喔,咪咪子會告訴大家避難出口在哪的。」剛太郎拜託咪咪子突然來宣導避難演習。
「之後遇到危險的話,大家不能慌慌張張地跑出入口,要往緊急出口疏散,這樣才不會有推擠或者人被踩死的狀況,各位都知道了嗎,那我們就要演英雄秀了喔。」咪咪子開心的說著。

「光牙、蒼摩、尤娜,你們先穿上這個海綿聖衣,剛太郎很怕痛,等會喊出變身口號之後,布幕會開始幫忙換上海綿聖衣的步驟喔。」奇諾比奧隊長拿起做好的道具聖衣,就是避免使用真的青銅聖衣傷害到剛太郎,但光牙卻表示沒問題。
「我知道的,你難道不會擔心嗎?」幼獅座蒼摩很不爽的看著隊長。
「我們不穿聖衣才對鄉剛太郎有危險,我們一拳可以撕裂小宇宙呢。」戴著面具的女子,天鷹座尤娜卻帶不好面具很生氣地看著隊長。
「我知道,你們假裝被剛太郎打敗,記住了嗎?」奇諾比奧隊長說著。


「聖鬥士,武裝!!」這時三件聖衣箱突然出現在舞台的三個地方,打開之後出現各自的盔甲雕像,煙霧噴發出來,似乎是馬上著裝的機會。
「好了,開工了,哎呀呀呀!」奇諾比奧隊長用最快的速度拆聖衣,但手被聖衣的小宇宙燙傷,似乎哪個環節出了問題,他發出奇諾比奧的慘叫聲。
「來了,今天動感超人來到這裡,與我們下戰帖對吧?」天馬座聖衣的光牙看著動感超人似乎想要開戰,但是動感超人卻提出了要求。
「為了慶祝我們讓武藤遊咲順利舉辦演唱會,我們來用卡片決鬥吧,就是那個愛德‧菲尼克斯設計的英雄怪獸,我會讓你見識到這牌組的威力。」動感超人拿出了決鬥盤,似乎是折疊式的手腕,這個技術似乎是四葉集團的專利。
「是嗎,那也就是說要一對一了,我保證不會讓你出拳打女人,尤娜,先讓他件是女聖鬥士的威力吧?」幼獅座的蒼摩這樣說著,穿著天鷹座的尤娜扳下了面具,似乎是在下戰帖。
「這樣啊,女聖鬥士看到她的臉,就意味著要跟大家你死我活了嗎?」動感超人不害怕的說著:「可惜這張臉只能被加入光之美少女!甜蜜天使呀,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尤娜一臉憤怒的眼神看著動感超人,似乎有什麼可怕的事情要發生了。

「那個沒有問題嗎,聖鬥士少女如果要脫下面具,就意味者要殺死剛太郎呀。」真琴很著急地看著城戶社長要終止英雄秀,但是城戶社長要真琴冷靜。
「尤娜她早就因為之前被敵人看到這張臉很多次了,她以前是聖鬥巫女,跟聖鬥士少女是不一樣的存在,她們不用攜帶面具,只是因為這樣也太過自私,被退到青銅五人組的陣線了。」沙織社長看著真琴以一種可怕的眼神,彷彿看見了真琴某種秘密。
「等一下,妳是怎麼知道她們有那種女權主義無視的特權呢,莫非妳知道她們背後做了什麼嗎?」艾菈想讓真琴冷靜下來,似乎做為Aikatsu偶像不能跟這位女神計較。
「達比,這傢伙,就是我的母親!」真琴呼叫了經紀人達比,似乎有什麼仇恨。
「妳是城戶社長的私生子應該跟這沒有關係,除非妳真娜些聖鬥士一樣是孤兒院……」艾菈拉住了真琴的手,但突然想起了什麼重要的事,某種聖鬥士想隱藏的事實

「來吧,遊戲開始了!」尤娜割下自己的手腕劃出傷口,突然變出杜馬集團的決鬥盤
「那個決鬥盤,不是已經被海馬集團在20年前全數銷毀了嗎?」奇諾比奧隊長好奇的問著。
「大師決鬥!!」
剛太郎 LP 4000 尤娜 LP 4000


「英雄就是要先發制人,支付一半的生命值,發動魔法卡『英雄駕到』。」動感超人發動了強力的魔法卡,LP從4000降到2000分,「從牌組選擇一張『E.HERO 空氣人』特殊召喚,並且發動怪獸效果,從牌組檢索一張『V.HERO 仿生人』加入手牌。」
『E.HERO 空氣人』 攻擊 1800 守備 300
風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從手牌通常召喚『E.HERO 固體人』,從手牌將一張『V.HERO 仿生人』特殊召喚,之後怪獸效果發動,將牌組裡一張『E.HERO 影霧女郎』送去墓地。」動感超人連續發動了怪獸效果,「之後墓地裡的『E.HERO 影霧女郎』效果發動,從牌組檢索一張『E.HERO 液體人』加入手牌。」
『E.HERO 固體人』 攻擊 1300 守備 1100
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V.HERO 仿生人』 攻擊 1000 守備 1200
闇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這就是遊城十代所控制的Elemental Hero(元素英雄),要知道,將英雄染上黑暗的也是他,這根本就是歷史的汙點,這樣的生物根本不應該存在。」尤娜生氣的說著。
『V.HERO 仿生人』的效果發動了,從墓地裡一張『E.HERO 影霧女郎』除外,從牌組檢索『融合』加入手牌。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HERO』怪獸兩體,我要將『E.HERO 固體人』『V.HERO 仿生人』設置連結標記,正義的使者從地獄誕生而來,擁有永恆和英雄之心,連結召喚!!出來吧,『X.HERO 地獄操控者』!!」動感超人連結召喚了怪獸,在一旁的奇諾比奧隊長似乎在想什麼事情。
『X.HERO 地獄操控者』 攻擊 1700 LINK ↙↓
闇屬性,惡魔族,效果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X.HERO 地獄操控者』的效果發動了,從額外牌組將一體融合怪獸『E.HERO 閃光新宇宙翼人』展示給對方看,從牌組檢索一張『E.HERO 新宇宙俠』加入手牌。」動感超人把傳奇王牌怪獸檢索加入手牌,「接著從手中發動『融合』,我要將場上的『E.HERO 空氣人』和手牌中的『E.HERO 液體人』作為融合素材送入墓地,作為日本外海決鬥學院歐西里斯紅的菁英,絕對不是歷史的汙點,融合召喚!出來吧,『E.HERO 火焰翼人-火焰射擊』!!」
『E.HERO 火焰翼人-火焰射擊』 攻擊 2100 守備 1200
風屬性,戰士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被作為融合素材的『E.HERO 液體人』效果發動了,從牌組抽2張卡,選擇一張『群雄割據』送入墓地,現在我有4張手牌。」動感超人用怪獸效果抽牌濾牌,「接著,『E.HERO 火焰翼人-火焰射擊』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檢索一張『摯愛接觸』加入手牌,覆蓋上兩張手牌,輪到小姐妳了。」


「好了,鬧劇就此結束了,輪到我了,抽牌!」天鷹座尤娜有六張手牌,「發動魔法卡,『盔甲引力』,從牌組選擇4體『盔甲』怪獸特殊召喚,出來吧,將聖衣石變成聖衣箱!!」
「沒用的,從手中捨棄『灰流麗』發動效果,從牌組選擇怪獸特殊召喚的怪獸無效。」動感超人使用妖怪少女阻礙不存在的盔甲牌組出現。
烏拉拉櫻花!」灰流麗散發櫻花,可是四個聖衣石正在抵銷灰流麗的能量。
「怎麼回事,你們應該使用海馬集團收錄的怪獸,這個盔甲字段不是正式的系列……」路易吉察覺到不對勁上前制止兩人的決鬥,並且讓咪咪子打算計畫疏散觀眾。
「這可是我們城戶集團,繼承帕拉迪烏斯企業的精神,所打造的聖衣牌組呀,你們休想阻止我們,為了將王國夷為平地,創造出人類之國的王。」尤娜這樣說著,路易吉察覺到光牙和蒼摩打碎退後準備什麼?
「帕拉迪烏斯企業?你知道那間財團在1997年被查出密謀推翻政府被查封了嗎?」路易吉很生氣地看著尤娜,黛西公主幫忙解釋。
「如果使用已經破產而且已經停止生產的企業怪獸,可能會無法被主辦單位支持,甚至我們王國就不會跟你們有任何交往了,這個想法是對的嗎?」黛西公主問著尤娜。
「別跟他們談判了,他們應該很確定是杜馬的餘黨!」奇諾比奧隊長說著。
「什麼?你……你們居然是??」路易吉驚訝地看著尤娜。
「各位不要驚慌,不要慌張,如果察覺到危險,請排隊放慢腳步離開現場。」咪咪子很緊張地呼叫大家按照秩序避難。

「發動魔法卡,『完全盔甲引力』,從牌組翻開10張卡片,之後將那些卡片的盔甲怪獸特殊召喚,剩下的卡送入墓地,出來吧,『天馬聖衣盔甲』『天龍聖衣盔甲』『天鵝聖衣盔甲』!!」尤娜開始大量召喚怪獸了。
『天馬聖衣盔甲』 攻擊 0 守備 2500
光屬性,機械族,盔甲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天龍聖衣盔甲』 攻擊 0 守備 3000
地屬性,機械族,盔甲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天鵝聖衣盔甲』 攻擊 0 守備 1800
水屬性,機械族,盔甲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從手牌通常召喚,『仙女聖衣盔甲』,之後進入戰鬥……」尤娜又召喚了盔甲怪獸,但是這時候動感超人發動了陷阱卡。
『仙女聖衣盔甲』 攻擊 0 守備 2000
風屬性,機械族,盔甲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進入戰鬥階段之前,連鎖2,翻開覆蓋的陷阱卡,『摯愛接觸』發動,我要將手牌的『E.HERO 新宇宙俠』和場上的『E.HERO 火焰翼人-火焰射擊』回到牌組、額外牌組下方作為融合素材,看來你們已經喪失作為武者的尊嚴,我就要讓你們證明自己的錯誤,接觸融合!出來吧,『E.HERO 閃光新宇宙翼人』!!」動感超人接觸融合召喚了怪獸。
『E.HERO 閃光新宇宙翼人』 攻擊 3100→4000 守備 2500
光屬性,戰士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E.HERO 閃光新宇宙翼人』攻擊力上升墓地裡的怪獸數量300倍,不會被效果破壞,之後發動『E.HERO 閃光新宇宙翼人』的效果……」動感超人發動了效果,可是被尤娜進一步反制。
「連鎖2,發動速攻魔法,『終焉之地』,選擇牌組一張『奧雷卡爾克斯的結界』發動。」尤娜這時候發動杜馬集團的專用結界卡。
「什麼,那張卡不是已經被海馬集團全數銷毀了嗎?」路易吉看到結界正在包圍動感超人和尤娜,突然發現其他聖鬥士的用意,原來不想被結界推開。


「好了,剛太郎,動感超人,被邪惡的意識吞噬,然後封印自己內心的靈魂吧!」聖鬥士尤娜的額頭上出現了結界的紋章,用非常邪惡的眼神看著動感超人。
「不會讓妳這麼做的,連鎖1的繼續處理,『E.HERO 閃光新宇宙翼人』的效果可以破壞場上的『奧雷卡爾克斯的結界』『仙女聖衣盔甲』用效果破壞,動感光波!!」動感超人發動了招牌的必殺技,把尤娜附近的聖衣雕像破壞了。
「真是有趣,可是『奧雷卡爾克斯的結界』有一回合一次機會無法被卡片效果破壞喔,接著戰鬥階段,發動『天鵝聖衣盔甲』的效果,這回合『盔甲』怪獸可以直接攻擊,並且結束階段『天鵝聖衣盔甲』會被自我摧毀……」尤娜脫下了白銀聖衣,穿上怪獸區域的天鵝座聖衣發動冰河的絕招,「曙光女神之寬恕!!
「想得美,翻開覆蓋的陷阱卡,『無限泡影』,選擇場上的『天鵝聖衣盔甲』效果無效化,現警埋伏的額外怪獸格2、主要怪獸格2和魔法陷阱區2無法使用效果。」動感超人使用強力的陷阱卡,無效盔甲怪獸的怪獸效果,正好紫龍的聖衣在怪獸區2的位置。
「真是聰明,但是可別這樣就結束了,聖鬥士武裝,我要用『天馬聖衣盔甲』『X.HERO 地獄操控者』發動攻擊,攻擊力上升場上盔甲怪獸數量1000倍,天馬流星拳!!」尤娜使出星矢的招式瘋狂粉碎動感超人的交錯英雄。
『天馬聖衣盔甲』 攻擊 3500 守備 2500
『天龍聖衣盔甲』 攻擊 500 守備 3000
『天鵝聖衣盔甲』 攻擊 500 守備 1800
盔甲怪獸有三體,攻擊力提升了。
「別以為就這樣結束了,別人都會認為你們組織是邪惡的,做好覺悟吧!」動感超人的LP從2000降到200分,似乎符合生命值滴下的狀況。
「覆蓋上一張手牌,因為『天鵝聖衣盔甲』的效果無效無法被破壞,等回合結束前就可以解除泡影狀態了,到時候,我要讓你看看歷史的汙點對人類的傷害是什麼?」尤娜被結界影響到很亢奮地說著,似乎結界對人類負面情緒很有控制欲。

「輪……輪到我了,抽牌……」動感超人似乎沒有足夠的體力支撐下一回合,但是咪咪子準備給了他動感超人聯名的果凍條。
「路易吉,有沒有方法可以讓剛太郎回復HP呀,我進不去這個結界。」作為支援的咪咪子好像很著急地說著。
「看看有什麼辦法,但不能轉交補給道具給他回復,這類型的英雄總是會有辦法逆轉的。」黛西公主看著剛太郎的手牌,但這時手中抽到的是可以墓地融合的奇蹟融合。
「沒錯……我不能辜負大家的期待,我…一定會幫小福他們達成自己的心願,發動魔法卡『奇蹟融合』,我要將墓地裡的『E.HERO 固體人』『E.HERO 空氣人』作為融合素材,看見了嗎?七星賢者的時代就要結束了,只要有這股力量所在,這個星球就會延續下去,融合召喚!!出來吧,『E.HERO 日升俠』!!」動感超人融合召喚了怪獸。
『E.HERO 日升俠』 攻擊 2500→2700 防禦 1200
光屬性,戰士族,融合怪獸,在額外怪獸格2。
『E.HERO 閃光新宇宙翼人』 攻擊 3400→3600 守備 2500
「戰鬥階段,『E.HERO 閃光新宇宙翼人』『天馬聖衣盔甲』發動攻擊,來吧,使出你的招式吧,動感光波!!」動感超人對天馬座的聖衣發動攻擊。
「這個時候,同樣的招式對聖鬥士是沒有用的,盔甲怪獸一回合一次可以將攻擊對象轉移到另一體盔甲怪獸身上,傷害由『天鵝聖衣盔甲』承受傷害,不過可以破壞『天龍聖衣盔甲』讓這次的戰鬥傷害變成0,廬山升龍霸!!」尤娜破壞了紫龍的聖衣讓戰鬥傷害無效。
「這樣呀,之後『E.HERO 日升俠』可以趁機破壞掉『奧雷卡爾克斯的結界』的護盾,不過這樣你場上就只剩『天馬聖衣盔甲』了,『E.HERO 日升俠』『天馬聖衣盔甲』發動攻擊,動感飛踢!!」動感超人對尤娜身上穿的天馬座聖衣攻擊。
「翻開覆蓋的陷阱卡,『磁力盔甲』,從墓地特殊召喚『仙女聖衣盔甲』到場上,並且攻擊轉移到『仙女聖衣盔甲』身上,之後與『仙女聖衣盔甲』戰鬥的怪獸會直接破壞,星雲閃電波!!」尤娜發動了陷阱卡復活了墓地的盔甲怪獸。
『仙女聖衣盔甲』 攻擊 0→500 守備 2000
風屬性,機械族,盔甲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什麼,我的怪獸居然……身體好麻,動彈不得了……」動感超人被星雲閃電撥打到陷入麻痹,這時候尤娜突然輪換回合並解決掉動感超人。

「我的回合,抽牌!」尤娜有兩張手牌,「從手牌通常召喚另外一體,『天鵝聖衣盔甲』,進入戰鬥階段……」
『天鵝聖衣盔甲』 攻擊 0→500 守備 1800
水屬性,機械族,盔甲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戰鬥階段,『天鵝聖衣盔甲』的效果發動了,這回合『盔甲』怪獸可以進行直接攻擊,去吧,『天馬聖衣鎧甲』對動感超人直接攻擊,天馬流星拳!!」尤娜對動感超人發動最後的攻擊,削減他最後的生命值。
『天馬聖衣盔甲』 攻擊 500→2500 守備 2500
我們真的能回到以前天真無邪的時代嗎?
「啊啊啊啊啊……」動感超人被亂拳擊飛至結界邊緣,LP從200分歸零。

這時候結界收縮,已經開始包圍剛太郎的身體,剛太郎的人類靈魂之心被封印成卡片了。


【比拉夫特城,街上】
「沒事的,健一做的很不錯,這下他們就少了可以調查我們來歷的重要戰力了。」窗付子看著健一,也就是失去記憶的小福看完整場決鬥,但是健一的內心不是很舒服。
「姐姐,我到底是什麼人?為何他們要威脅動感超人,甚至不惜要奪走他的靈魂之心呢?」健一看著窗付子想要迫切知道真相,窗付子很貼切地回應他。
「別生氣了,莎優璃本來就是沒辦法從魔物的社會中清醒過來,她想要你被那些魔物洗腦,但是我是不可能讓她這麼做的。」窗付子抱著健一說著。
「但是,你們現在是在策畫帶來恐慌和絕望的那一方吧?這樣的話,我存在的意義是什麼呢,難不成我要像你們一樣在這個國家為非作歹嗎?」健一說著。
「他們的法律就是要分裂我們人類的族群,所以他們一定要死……」窗付子告訴了一件事:「人類之國已經開始出現分裂和戰爭的地步,我們不能用正義來衡量這一切……」

把鄰國的理想視為罪,利用戰爭和算計處決他們,才是真正的罪,我只希望兩族可以有某種溝通的方式來達成共識……沒想到你們用這種方式來羞辱這個國家,我不希望是這種人。」健一意識到自己只是七星賢者的一枚棋子,想要離開這個陣營。
「健一,等一下,我沒有你會死……我的時間不多了…」窗付子似乎有什麼急事要跟小福說,但是Frisk跑的速度太快,窗付子跌倒了,她看著自己的膝蓋……

「真的想知道真相嗎,歡迎加入我們,一定會讓你想起來的。」英傑特在暗中接待小福回家,很擔心他的安全。
「或許是時候讓你知道一些事情,浦島瑪莎的過去了……」菈菈看著小福,找到了一些線索看對失憶的治療有沒有幫助。

下集預告:
這裡是1963年的美國,被稱作是資本家的戰國時代,每個卡通人物都爭先恐後地想要企業家錄取成為代言人,來印上零食和玩具封面。這時候想要出人頭地的浦島三姊妹想要來到美國宣傳自己的星光樂園系統,透過遊樂園音樂錄下從廣播電台傳播到世界各地,但是迪士尼樂園卻拒絕了這項提議,正當沒有活路的時候,妹妹瑪莎接下了重責大任,要前往星光界的魔界帝國成為女神!?

{第九話,萌黃瑪莎的過去}

創作回應

Astray
奧雷卡爾克斯...QwQ

話說女廁裡的狀況到底是...OAO;

不過看到後面的V-HERO,我到現在還是不太會玩...O_O;
2024-06-24 19:55:13
可可羅
聖衣神話賣不出去,聖鬥士們開始了自己人性的黑暗面,當初是這樣想的。
聖衣牌組的靈感來源來自杜馬三槍手的瓦龍。
2024-06-24 20:27:2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