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新聞學院的戀愛預報 95#愛人的人也將會被愛

符晴 | 2024-02-28 20:00:05 | 巴幣 2872 | 人氣 564

連載中正篇
資料夾簡介
這是一篇越讀會越多糖的故事(๑•̀ㅂ•́)و✧





  和時予經過那一遭對話後,澄賢後面就開始渾渾噩噩的。
 
  找拼圖的效率在旁人眼中仍算是快,換作本人則肉眼能見地慢了不少,幸得隊友神助,仍然以第一名穩當搶走了某幅圖的冠軍……
 
  事畢,眾人拿著學生會給的點心在一旁休憩,而他終是無福消受,以看手機掩飾沉思,沿途不停有像解題時那種卡題卡到神經衰弱的崩潰感,令太陽穴飽受揉捏折騰。
 
  儘管如此,他也不怪時予就是,此非聖母心氾濫,單純是眼下的局勢若娓娓道來,凡事皆天經地義,幾乎是毫無不切實際或狗血的成分。
 
  以他倆目前的進展,都有了別對情侶或許是在交往後才會有的行為,這種局面中無論時予何時告白,老實說一點也不奇怪了……
 
  雖說依舊是感到震驚,起碼程度小了些,就歸於在遊戲中途忽然說的那筆上吧,澄賢本想說時予會是直接告白的走向,未曾想這次會先明示呢。
 
  是要給他有個心理建設吧,直指自己會在營隊結束前有所行動,剩下的他就先不去想,眼看時予都發話了,當務之急便是要給他一個答案。
 
  依男孩現今心亂如麻的模樣,就知時予的提前通知是正解,卻也是會被指狗血的部分,何必這般畫蛇添足,還考慮和他交往勒……
 
  孔子都搞因材施教了,時予會決意這麼做,自然是由他「當前」的思想和對澄賢的瞭解而言,先發制人會好一點,此為權衡利弊下得出的結果。
 
  而既然要先發制人,那就不能在房間講,因為話一說出去,兩人之間的氣氛就馬上會進入「必要之內的停滯」,避無可避的會相當尷尬。
 
  是否要和人交往是要審慎地考量過的,時予相信澄賢暗中一定有在設想,可就再打一發預防針,再次清楚直白地告訴他,以防各種盲目理想下衍生的產物。
 
  和澄賢所想的如出一轍,時予也認定是可以把告白給提上日程了,於是為防那個「停滯」,這件事最好要在他們沒龜在房裡的時候說,能拉出空間給澄賢單獨思考。
 
  正巧來了次天時地利人和的機遇,彼此在工程學院外相遇,還無他人干涉,至此,時予的前半步就踏出了,後半步是盡所能完善告白的程序。
 
  現下的規劃是在飯店的夜晚,若是當下的自由時間能去個浪漫的景點就好,在這之前,澄賢要如何想破頭都沒差,就讓他好好地整理頭緒吧。
 
  不過,時予也不會索性將人放生在一邊啦,該維持的曖昧要繼續曖昧,火要持續燃燒,分寸上有所控管即可,像前幾天一樣太刺激會過滿則虧。
 
  至於回到宿舍後,澄賢倒是相對拘謹了這點,他自是毫不意外,但是也沒拘謹到哪,處在一處能夠隱約察覺到,而他要摸頭還是願意讓他摸的節點。
 
  蠻確信澄賢會同意跟他交往的,只需要當事人下定決心,而當他真正下定決心,是在星期四當晚,這天早上演講後並未玩遊戲,而是講了前往飯店的行前規矩後就放人去準備行李。
 
  和時予以久未見面的說詞帶過,八點多剛過半,澄賢一人來到了體育館旁邊的操場,夜黑風高的星幕裡參雜著人聲,U大的操場外圍是那種可供當座位坐的樓梯式設計。
 
  她比較早到,畢竟社團大樓離操場近的些,在澄賢出聲吸引她的注意後,陳樺轉過頭,以她一貫的輕快語調和澄賢打招呼。
 
  「嗨~」
 
  「哈囉~」找好位置,澄賢在她身旁一屁股坐下,會突然約她來這,必然是為著時予這事,久未見面雖是實話,在這則淪為合理化的藉口。
 
  樹林裡,時予說完話就離開了,當時腦袋一片空白,這時會做出的任何行徑皆是發自內心真實的原生作為,他下意識就點開了陳樺的聊天視窗。
 
  即便好久以前的那次約談是不歡而散,一遇上燙手山芋,終究是會向她徵求援助,而她也會盡全力施以援手,足見兩人那純摯且無堅不摧的友誼。
 
  「好啦,你說有很要緊的事要找我,是什麼事?」
 
  開頭就直搗正題,兩人雖然都在學校,陳樺卻是個行程滿檔的,她能一整天都在練習,晚上空閒時也大多是把餘裕留給寒訓的夥伴跟諾暐,不管是組團尬遊戲、抑或熱血的夜衝。
 
  因此,她能臨時跑來面見澄賢,是看在他十分緊急,便自主延後了和團員說要去酒吧chill的約,待會講完就要立刻趕場,縱然她實則是不大想去……
 
  約成時沒跟澄賢提起有這約,除了前述的理由,也怕會給他施壓,澄賢已經好久沒和她求救了,想改善那個走不到心裡的缺點。
 
  「……在我說之前,先說好妳別反應過激,也別懷疑我在說謊。」開口前,澄賢有些許遲疑,因其TMI的成分過大,他特此給了個口頭上的防範措施,「我現在是很認真地找妳過來談。」
 
  一旦話鋒被帶歪、情緒往預料外的方向去走,整起事件會在頃刻間由簡單變得無比複雜,他苦口婆心地勸誡陳樺,而陳樺能成麻吉麻,想必是很會識時務,鄭重地點了點頭,說了聲好。
 
  確定是能好好促膝長談的絕佳時機,澄賢最後再度左顧右盼做了次確認,而後就開啟話匣子,和陳樺坦白了時予向他告白,那些她早就知情個六成的內幕。
 
  澄賢的話術很高超,背地裡想了頗久,絕不出賣半點他和時予的私下隱私,又能簡述他倆當今的處境,論誰來聽都能理出個起承轉合,遑論默契更好的陳樺。
 
  「原來是這樣……」直到語畢,她瞳孔微睜,低聲呢喃著。
 
  上一次跟時予說話是期末了,深知他並非會過度仰賴他人的力量,以致近期的消息並未更新,卻不承想他的攻略速度竟那般飛快……
 
  「總感覺妳不太意外耶。」
 
  就算是那樣,她表露出的情感在澄賢眼裡也未免太不驚訝了些,彷彿早就知曉了這樁事一般,這犀利的言語才弄得陳樺一驚,冷空氣害她背脊發涼。
 
  天生的觀察力加上鳥籠帶給澄賢的敏感,讓他比常人更容易覺察很多事情,很多貓膩都逃不掉他的法眼,演技會被看穿得一覽無疑。
 
  即使隱瞞秘密的基本功有,但她真的很不擅長在澄賢跟前說謊或藏匿小辮子,這絕非是她技巧太爛,是他實在太敏銳,見微知著。
 
  「是你說要我別反應過激的。」好在,她是有籌碼去回嘴澄賢的,說一套做一套,到底是要她怎樣,佯裝精神分裂嗎?
 
  此話成功噎住了澄賢,使他無言以對,況且說不意外,是她不像他和時予都是母胎單身,她都交過幾任男朋友,涉獵多少對情侶的事跡了……
 
  哪怕時予起初不和她說,對感情事除非太誇張,否則她是見怪不怪了,要訝異時予竟然會喜歡他,固然會瞠目結舌,大概也難以有幻想中的那種等級哦。
 
  「那麼,你本身對時予的想法呢?你喜歡他嗎?」
 
  說回正題,反正澄賢最終講的,無非就在於應允時予與否,那她理所應當會先問這問題,交往前肯定要看有沒有雙向奔赴嘛。
 
  「……嗯。」半响,澄賢羞澀地點了點頭,手摸向後腦笑著,講話都吞吞吐吐,「我也、我也喜歡他啦。」
 
  「那你就答應跟他在一起啊。」「我會答應啊。」「那你叫我出來幹嘛?」
 
  原本以為澄賢會卡在猶豫接不接受的那塊,豈知他早下了決定,欸,陳樺一口氣把心聲給講了出口,是叫她叫好玩的嗎?會生氣哦。
 
  可誰說每次見面就非得要講很嚴重、令人傷神費解的破事?澄賢此時的疑難雜症就僅是小小的一團黑霧。
 
  「我只是……有點迷茫。」
 
  迷茫?陳樺光聽這兩字,聽不出澄賢能哪裡迷茫,明明現狀放眼望去已是一片盛世太平,事到臨頭還有哪不滿意的?事主親自說給她聽。
 
  「我總覺得一切都太順利了,順利到讓我……害怕?」
 
  不只澄賢,人生來是很多疑的,處事不順會起疑是有人作怪,太順利又怕是個坑,對他來講,這場夢想成真的歷程來得太快且太美好,美麗到讓人惶恐。
 
  他是明白的,只要一聲好,他就能和時予並肩,也明白踏出的這一步是堅實穩固,而非踩了就掉進無底洞的陷阱,踏出前仍舊會躊躇。
 
  好比……考卷上的題目全會寫?大家絕對都疑慮過,再多番驗證解答是正確的,也不輕信老師會好心送分,故而不敢交卷,諸如此類很矛盾的彆扭感。
 
  聞言,過於貼近生活的例子使得陳樺能感同身受,的確,太順遂的好事很難讓人不疑心別有用心,或是得付出代價,不需代入澄賢的過往,她和大多人從前是有相關經驗的。
 
  「……免驚啦,老天爺沒無聊到無時無刻都在坑人的。」奈何啊,也唯有這句話能說給澄賢了吧,它可含有實打實的含金量,「註定是要給你的人或東西,本來就都會輕易地來到你的面前。」
 
  縱使老天爺比起給人開心,更常給人失望和挫折,但祂要給人禮物的時候,著實也會風雨無阻地送到眼前,不論那時的狀況多狼狽。
 
  換言之,是你的就會是你的。頂多多繞幾個圈再來簽收包裹,說到這,陳樺似乎懂了澄賢叫她來這的意義,在每分每秒裡逐漸清晰。
 
  「既然喜歡上他了,就不要做出讓自己後悔的選擇。」請勇敢地向前走吧。她伸手拍了拍澄賢的肩膀,「人類就很會去迷惘、煩惱,這很正常。」
 
  哪有誰沒個憂慮的呢?有錢人都要擔心錢沒處花了,而我們不像他們有著好多次重來的機會,日子在限制中也終竟是得過下去,倘若在二選一中做出了抉擇,就請堅持握在手中的選項。
 
  幸福來之不易,特別是對你我這群「普通人」來說,遇到真愛的機率唯有二十八萬之一,要是覺得頻率對了,在情況容許的條件下就衝看看吧!
 
  基於是面向愛情,陳樺給出了相應的打氣,同時修正了青春文學的弊端,演戲裡能無腦衝,現實亂衝可能會死很慘,是信任時予的人品,陳樺才叫澄賢放心去。
 
  「知道啦。」
 
  舒了口濃濃的白霧,澄賢本著心情就不錯,很隨意就釋懷了,應該說連釋懷都不用,站起身大肆地伸展筋骨,話題差不多該畫下休止符了,要打道回府囉。
 
  「是說我從來沒想過,有朝一日……換我也要脫魯了耶?」
 
  昔日都看別人撒狗糧的份,誰知風水輪流轉,命運的指針指來了,陳樺凝視著澄賢轉向她的臉,一側被操場的白熾燈給模糊掉,那放鬆的神情卻依然可見。
 
  很久,沒見過澄賢露出這副面貌了,見狀,她好似也放下心結,獻上由衷的祝福。
 
  「好事不是不到,是還沒到而已。」而現時既已是吉時,就坦然地往前去迎接光明吧,「打起精神,脫魯的人要多笑一點。」
 
  因為你值得這些幸福。善良的他總算等來他的回報了,愛人的人也將會被愛,受了兩三年的苦,終於時來運轉,親愛的摯友,我真心替你開心。
 
  目送澄賢離開的過程裡,那份意義具體化了,礙於頭腦不好,陳樺能想出的形容……就像伴郎伴娘?護送朋友去往下一段人生的起點。
 
  澄賢要的,請她現身於此的目的,僅僅就一聲打氣、推他一把,讓他往後看的時候,能看見有人在支持著他,待他能夠義無反顧地勇往直前。
 
  刻板印象了呢,逕自灌輸是大難關的念頭,陳樺都忘了澄賢也能和她說小疙瘩,猶如國高中那等「考試考砸了」的抱怨,輕輕一拉就能解開的結。
 
  也許會有人在想,澄賢大費周章把她約來就講電話裡能講的,但從側面看,會被邀請當伴娘伴郎的,必定都為那人生命中很重要,無法取代的存在。
 
  因此,來這趟是划得來的,她個人也偏好當面聽到今晚的談話內容,實質見證光的降臨,假如沒那顆掃把星來攪局會更好,顧及澄賢尚未走遠,她只得低頭傳訊息,示意躲在司令台通道裡的黑影。
 
  「自己出來,我過去抓你,二選一。」
 
  送出訊息的那一刻,她臉上的和顏悅色盡數消失了。



95.END



【作者後記】

昨天回留言是今天要出門

明知事情萬無一失
但就還是想要有人推一把給個助力或支持
相信大家都會有相關的經驗吧
澄賢跟陳樺的對話雖短卻簡潔有力

是說澄賢的例子
用考試都會說明我根本超懂
完全就100%會懷疑老師設陷阱(沒有炫耀)
加上他的個性
會有點恐慌是很正常的吧

最後似乎有人偷聽呢
被陳樺發現了ㄏㄏㄏㄏ

如果看完文還想問人設CP問題的請到->提問箱

創作回應

『。』
「這題一定有陷阱。」
骯,以前考試還真的常常會有這種感覺出現呢
因為太順利,反而連帶提升了潛在的不安定感[e8]
2024-02-28 20:55:40
符晴
途中發生的摩擦不足以平復澄賢的疑心吧
其實我覺得跟他的生活環境有關
單純是只有考試這例子的話他或許還不會特地找陳樺出來(?
2024-03-02 20:00:08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陷阱效應,太順利時難免會有這種心情( ´・ω・`)

很多時候選擇做了就做了,畢竟沒有回頭的魔法ww
2024-02-28 22:17:29
符晴
太多太順利結果滑進無底洞的血淋淋例子了
俗話說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澄賢也可能會擔心被時予的甜言蜜語蠱惑吧(亂講
2024-03-02 20:00:11
巨木(近心)
這一定是孔明的陷阱(?)
2024-02-29 09:01:42
符晴
薛丁格的陷阱(瞎掰)
2024-03-02 20:00:15
大漠倉鼠
身處困境的時候總會期盼著順順利利,一旦太順利又會覺得自己不該那麼順利,這時候就要有像陳樺這樣的人來給他當頭棒喝,一棒喝不行那就兩棒喝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270/03.png
2024-03-01 22:44:20
符晴
實際上大家都希望順利吧
只是對澄賢來說太"暢通無阻"了
就很像後面一直有人在當操盤手
怕到頭來一步一步掉進陷阱的感覺
2024-03-02 20:00:16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2024-03-02 10:04:32
符晴
感謝句點~
2024-03-02 20:00:1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