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精選歌詞譯賞】白虎野 / 平澤進

| 2024-01-08 01:26:27 | 巴幣 2100 | 人氣 200

系列文第1作。【精選歌詞譯賞】系列以本人私自認定其歌詞具有深度、高藝術價值或者純粹想推廣的日文歌曲為主,除了分享心中神作,也希望可以提供創作者們靈感。

中文翻譯部份,提供2種版本:
(一)較為通順的版本,即使有多種語義也只顯示其中一種譯法
(二)基於日文學習的目的,準確反映原文的版本。對於日文語境脈絡中那些日文母語者可心領神會而省略、非母語者卻容易覺得有資訊落差的部分,將特別以括號補充。
在以上歌詞翻譯後,附上歌詞解說。

轉載請註明出處,本人目前除巴哈小屋外沒有於其他平台進行發表。


《白虎野》  Byakkoya

作詞/作曲:平澤進
歌曲連結 :Official Live Video

遠くの空 回る花の円陣の喧しさに
遠方的天空  旋轉的花之圓陣的喧囂
遠方的天空  旋轉的花之圓陣的喧囂

あの日や あの日に
那一天  那一天
(在)那一天、(以及還有)那一天

越えてきた分岐が目を覚ます
越過的分歧點覺醒了
越過的分歧點覺醒
【另譯】越過的分歧點喚醒(了我)

アオザイの娘が 吹く風の道を指せば
穿著奧黛的少女指出呼嘯著風的路
(穿著)奧黛的少女(一)指出呼嘯著風的路

高台に現れた 名も知らぬ広野は陽を受けて
高台上不知名的曠野便沐於日光下
出現於高台上(那)不知名的曠野便沐於日光下

あれが夢で見せた町と 影の声が囁いた
「那就是夢裡呈現的城鎮」  隱匿的聲音如此說道
「那就是夢裡呈現的城鎮」  隱匿的聲音如此說道

来る日も 来る日も
將來之日  將來之日
(這個)將來之日、(那個)將來之日

幾千の分岐を超えた時
越過數千個分歧點的時刻
越過數千個分歧點的時刻

ノンラーの賢人が 捨てられた道を指して
戴著斗笠的賢人指著被捨棄的道路
戴著(越南)斗笠的賢人指著被捨棄的道路

海沿いに 海沿いに
沿著海岸、沿著海岸
沿著海岸、沿著海岸

見も知らぬ炎を躍らせた
從沒見過的火焰翩翩起舞
讓從沒見過的火焰翩翩起舞

あ ントルが饒舌に火を吹き上げて
啊啊  地函饒舌地噴出火焰
啊啊  地函饒舌地噴出火焰

捨てられた野に立つ人を祝うよ
祝福著被捨棄的曠野上的人們
(地函)祝福著站在被捨棄的曠野上的人們喔

ああ 静かな静かな娘の視野で
啊啊  文靜的文靜的少女的視野裡
啊啊  文靜的文靜的少女的視野裡

ああ 見知らぬ都にが灯りだす
啊啊  不曾見過的都市裡亮起了燈火
啊啊  不曾見過的都市裡亮起了燈火

Xin chào các bạn
(越南語)你好
越南語)你好

Đây là quê hương của chúng tôi
越南語)這是我們的家園
越南語)這是我們的家園

Đây là tương lai của chúng tôi
越南語)這是我們的未來
越南語)這是我們的未來

高く空 朱に染め
遠高的天邊染上朱紅
遠高的天空染上朱紅

あの昇る炎の奇跡には
那火焰飛昇的奇跡
飛昇火焰的奇蹟之上

あの日や あの日や
那一天  那一天
(有)那一天、(以及還有)那一天

あの時に無くした道宿し
寄宿著那時候失去的道路
奇蹟之上)寄宿著那時候失去的道路

アオザイの裾を吹く風を追い 坂を下り
追著吹拂奧黛後襟的風  下了坡道
追著吹拂奧黛後襟的風  下了坡道

川沿に 川沿いに
沿著河岸  沿著河岸
沿著河岸  沿著河岸

見も知らぬ至福の花を見た
見到了從沒見過的至福之花
見到了從沒見過的至福之花

あ ントルが饒舌に火を吹き上げて
啊啊  地函饒舌地噴出火焰
啊啊  地函饒舌地噴出火焰

捨てられた野に立つ人を祝うよ
祝福著被捨棄的曠野上的人們
(地函)祝福著站在被捨棄的曠野上的人們喔

ああ 静かな静かな娘の視野で
啊啊  文靜的文靜的少女的視野裡
啊啊  文靜的文靜的少女的視野裡

ああ 見知らぬ都にが灯りだす
啊啊  不曾見過的都市裡亮起了燈火
啊啊  不曾見過的都市裡亮起了燈火

あ ントルが饒舌に火を吹き上げて
啊啊  地函饒舌地噴出火焰
啊啊  地函饒舌地噴出火焰

捨てられた野に立つ人を祝うよ
祝福著被捨棄的曠野上的人們
(地函)祝福著站在被捨棄的曠野上的人們喔

ああ 静かな静かな娘の視野で
啊啊  文靜的文靜的少女的視野裡
啊啊  文靜的文靜的少女的視野裡

ああ 見知らぬ都にが灯りだす
啊啊  不曾見過的都市裡亮起了燈火
啊啊  不曾見過的都市裡亮起了燈火



考察與賞析

《白虎野》是平澤進在2006年發表的歌曲,但是或許大多人較熟悉的是同年發表的電影《盜夢偵探》中改編自《白虎野》的主題曲──《白虎野の娘》。從上述的歌詞翻譯可以看出《白虎野》具有相當多越南要素,而《白虎野の娘》則配合電影刪減了不少。《盜夢偵探》獲得好評,也因此許多人混淆了這兩首不同的歌,現在網路上搜尋《白虎野》的歌詞,還是會錯誤地出現《白虎野の娘》的版本。

一如平澤進其他的歌曲,《白虎野》的歌詞也富含詮釋的意義。看過上方歌詞,你大概想不到也有人認為這首歌藉近代越南的歷史反映了美洲原住民族霍皮族的神話觀以及受迫害的過往,或者透過隱喻的方式說明一種尚未為人所知的大腦不可思議潛能吧。本文採用較為大眾的詮釋角度,將視域聚焦於越南的歷史。

白虎野:海上的人工平原

走遍陸地上任何角落,你應該找不到這個叫做白虎的野原在哪裡。但是對越南人以及許多日本人來說,馬上就會想到「白虎油田」(White Tiger Oil Field),從英文名子就能看出端倪了。歌名《白虎野》就是指白虎油田,那個海底油井上的平台。如此那麼後面的歌詞都容易解釋了,這首歌的所詠唱的年代正是白虎油田建立的前後。

沒有生命的油田

遠くの空 回る花の円陣の喧しさに
遠方的天空  旋轉的花之圓陣的喧囂
遠方的天空  旋轉的花之圓陣的喧囂

開了,才開始有美的價值,以及成就結果美德的能力,是代表這類植物生命的成熟期。
套用在人類社會上就是已開發國家或者列強。

1973年,美國埃克森美孚公司在離胡志明市不遠的外海上發現了油田,可說是白虎油田的起源之年。

二戰結束後,越南依然被列強玩弄著,不肯放手的法國緊抓南越,北方越共在中、俄的支持下革命,美國和盟友又打著守護民主的大義投入了戰局。

從被殖民開始,經歷二戰後建國一直到越戰爆發,從來都不是越南人民們自己可以決定的。遠方的天空,是列強們所在的天空。在越南人不可及處,列強們各自結黨(圓陣)、勾心鬥角(旋轉),不斷地強化對立(喧囂)。

あの日や あの日に
那一天  那一天
(在)那一天、(以及還有)那一天

越えてきた分岐が目を覚ます
越過的分歧點覺醒了
越過的分歧點覺醒了
【另譯】越過的分歧點喚醒(了我)

越戰的起因是各種內外部因素逐漸堆疊導致的,無數的抉擇成就了當前國家的道路。
這裡善巧的利用日文的特性,既可理解為「分歧點前仆後繼地出現」,也可以理解為「過往的分歧點使我喚醒」,這裡的我即「白虎野」。

アオザイの娘が 吹く風の道を指せば
穿著奧黛的少女指出呼嘯著風的路
(穿著)奧黛的少女(一)指出呼嘯著風的路

奧黛是越南的傳統服飾。穿著奧黛的少女,便是象徵越南國本身。
吹著風的路,或許代表在當時種種抉擇下,越南已經走在內戰的危險道路上,也或許是海風,來自呼喚著越南懷抱的白虎油田。

高台に現れた 名も知らぬ広野は陽を受けて
高台上不知名的曠野便沐於日光下
出現於高台上(那)不知名的曠野便沐於日光下

而少女最後一指,因為有了這個抉擇,白虎野方才誕生。究竟這個抉擇是指甚麼呢?

「石油無機起源說」(Abiogenic Petroleum Origin Theory)認為,石油是可以從透過無機物質在高壓高溫下形成的。如今我們的教科書則稱石油來自於生物的屍骸,為什麼?因為無機起源說從來就沒成為主流過。近代的無機起源說在二戰後的蘇聯才開始有人重視,即使至今已經可在實驗室中重現化學反應[1],有機起源仍然掌握話語權,數個被發掘於沒有生物基盤的地帶上油田,也仍被解釋為恰好囤積來自其他地方的石油等。

白虎油田正是近代無機起源說學者最喜歡的寥寥無幾的案子之一。探勘油田是耗資不斐的重大國家決策,但也是未來的希望。在有機起源說的死刑判決下,越南仍不放過任何一絲生機,才會最終發現白虎油田。

國家未來的地基

あれが夢で見せた町と 影の声が囁いた
「那就是夢裡呈現的城鎮」  隱匿的聲音如此說道
「那就是夢裡呈現的城鎮」  隱匿的聲音如此說道

越南人作著夢。甚麼夢呢?或許是日本的復甦,或許是亞洲四小龍的崛起,又或許是開始因為石油而壯大的中東產油國們。二戰後不斷有國家通過現代化的洗禮,成為那些「空中花朵們」的一員。

隱匿的聲音說,開發了白虎油田,就能實現國家的富裕。
隱匿的聲音說,繼續接受殖民,就能永遠當皇帝。
隱匿的聲音說,必須推翻南方政權,才能人民當家。

暗濤洶湧。

来る日も 来る日も
將來之日  將來之日
(這個)將來之日、(那個)將來之日

幾千の分岐を超えた時
越過數千個分歧點的時刻
越過數千個分歧點的時刻

美商埃克森美孚公司和南越政府合作,耗費數年,終於有了收穫,有了開採的權利。2年後,南越滅亡。

埃克森美孚公司失去了所有心血,統一全國的越共則和蘇聯簽約,在越戰結束後,插下了白虎油田的地基。

這是國家未來的地基,一個新生政權的第一腳步,一個獲得喘息的民族的悲願。這個地基將會支撐起渴求已久的美夢,支撐起永不停止的抉擇輪迴。

ノンラーの賢人が 捨てられた道を指して
戴著斗笠的賢人指著被捨棄的道路
戴著(越南)斗笠的賢人指著被捨棄的道路

斗笠,農事,純樸,汗水,烈陽,稻香,自然。
文學上的斗笠應該有這些聯想的意象吧。遠離紅塵,悠然自得。
對這些腳踏實地的人來說,認真打拼就會有飯吃,吃苦耐勞就逍遙自在,家庭團圓就幸福美滿。
而白虎油田不過是潘朵拉的盒子,以大富大貴為誘惑,換來的是大自然的苦難。
能夠不被慾望所支配,這就是我們說的賢人吧。
他所指的被捨棄的道路,可能是石油有機起源論的淫威下曾經被捨棄的白虎油田,也可能是回不去的純樸生活。

然而,「作為游擊兵,越共軍人會穿戴斗笠裝作平民。在美國的越戰相關電影裡,越共也多被描繪為穿戴斗笠以及農民服。」[2]
面對世界最強的武力,越共憑藉著地利與戰術,竟然推翻了美軍的不敗傳說。這麼說,越共才是戴著斗笠賢人吧。
那麼被捨棄的道路,就是南越的政權,以及辦不成的公投統一。

到底戴著斗笠的賢人究竟是誰呢?你怎麼知道面前人畜無害的農夫,背後是否已經握緊鐮刀了呢?

海沿いに 海沿いに
沿著海岸、沿著海岸
沿著海岸、沿著海岸
 
見も知らぬ炎を躍らせた
從沒見過的火焰翩翩起舞
讓從沒見過的火焰翩翩起舞

不管如何,經過了這些歷史的抉擇,捨去了這些可能性的道路,白虎油田終於落成,正式啟用了。

接著進入副歌的部分,但我將副歌移至最後再進行考察。

無限的抉擇

高く空 朱に染め
遠高的天邊染上朱紅
遠高的天空染上朱紅
 
あの昇る炎の奇跡には
那火焰飛昇的奇蹟
那飛昇火焰的奇蹟之上

時間從白虎油田啟用跳至越南的經濟奇蹟時期。無機地質上發現石油本身也是奇跡。

あの日や あの日や
那一天  那一天
(有)那一天、(以及還有)那一天
 
あの時に無くした道宿し
寄宿著那時候失去的道路
奇蹟之上)寄宿著那時候失去的道路

「現在」越是成功,就代表捨棄的「過去」的抉擇有多麼正確。
同時也越發提醒今人們往昔的犧牲。

アオザイの裾を吹く風を追い 坂を下り
追著吹拂奧黛後襟的風  下了坡道
追著吹拂奧黛後襟的風  下了坡道

穿著奧黛的,依舊是代表著越南的那個少女。
吹著後襟的風,是順風。配合先前「風=白虎油田的呼喚」的意象,代表越南在白虎油田的牽引下步入繁榮。
吹著順風,而少女也一心嚮往,沿著坡道往下

川沿に 川沿いに
沿著河岸  沿著河岸
沿著河岸  沿著河岸
 
見も知らぬ至福の花を見た
見到了從沒見過的至福之花
見到了從沒見過的至福之花

湄公河,越南人引以為傲的大河,也是人群聚集之處,文明的象徵。
從生命起源的湄公河源頭沿著坡道往下,細覽全國上下。
至福之花,那曾經遙不可及的夢想,成為跟那些先進國()一樣至福的存在。



整個第二段呈現十分幸福祥和的畫面,但仍埋入了不安的伏筆。

追著吹拂奧黛後襟的風  下了坡道

吹拂後襟的風」表達了風的主動性,像是急迫的催促一樣,而少女也趕緊追上。
如果前次風吹來是白虎油田的生的呼喚,那麼這一次就是死的告別。
實際上,在這首歌發表(2006)之前,自2004年起白虎油田的產量就已經開始走下坡,2010年越南已經轉為石油進口國。[3]
其實,石油無機起源論帶來的奇跡可不是越南專屬的──如果無機起源論為真,石油的儲量可不只僅僅數十年,全人類都該偷笑。我國小的時候,書上都說石油只能再用50年。現在我出社會了,最近新聞還是說石油只能再用50年。不管到底還有多少年,在有機起源論下,從古生物轉化來的石油總量就是那麼多,用完就沒了。因此當白虎油田的發現伴隨無機起源論的興起時,人們或許曾一度相信,石油會比預估的多很多很多很多。
但是如今人們還是進行悲觀的預測,無機起源論在學術上仍然是小眾。

高速現代化的越南,已經接近先進國的步伐。身為新開的花朵,自然有新的問題需要面對,不是一昧促進經濟就好。比如說,環境問題。

文明的背反

ああ マントルが饒舌に火を吹き上げて
啊啊  地函饒舌地噴出火焰
啊啊  地函饒舌地噴出火焰

早期開採石油時,通常會洩露出許多可燃氣體,為了避免爆炸導致人員以及機具損傷,會建立燃燒塔(Gas flare)把引流的氣體燃除,即使現今因技術提升以及環保意識,多數油田已不再配備燃燒塔,但燃燒塔仍舊是油田的象徵符號。[4]

地函噴出火焰,不僅僅是描述石油從地湧出,在石油無機起源論中,更是直接將「岩石」本身當作生成石油的材料。[1]

饒舌」大概是這歌詞中最傳神的表現了。不論是一股一股從地函湧出的石油,或是無數抽油汞機規律交錯的機械傳動,就像(早期)迪士尼卡通畫面一樣,人物和背景物件總是充滿著鼓悅人心的律動,彷彿地球或是白虎油田本身都快樂勤奮地工作著。

捨てられた野に立つ人を祝うよ
祝福著被捨棄的曠野上的人們
(地函)祝福著站在被捨棄的曠野上的人們喔

ああ 静かな静かな娘の視野で
啊啊  文靜的文靜的少女的視野裡
啊啊  文靜的文靜的少女的視野裡
 
ああ 見知らぬ都に灯が灯りだす
啊啊  不曾見過的都市裡亮起了燈火
啊啊  不曾見過的都市裡亮起了燈火

進步的過程總是伴隨著犧牲,繁榮的白虎油田的地基,是奠基在至少100萬人的屍體之上。[5]
此時國家正結束動盪的時代,而現在的我們也知道,越南也迎接著崛起的未來。
過往總是言聽計從(文靜的文靜的)的越南(少女),看到了純樸的農村社會裡不曾出現過的光景,首次見到了國家的光明(亮起了燈火)。

Xin chào các bn
(越南語)你好
(越南語)你好
 
Đây là quê hương ca chúng tôi
(越南語)這是我們的家園
(越南語)這是我們的家園
 
Đây là tương lai ca chúng tôi
(越南語)這是我們的未來
(越南語)這是我們的未來

似乎一切都非常美好,然而心裡頭不禁惦記著賢人的話語。

饒舌」大概是這歌詞中最傳神的表現了(很重要所以說兩遍)。現在白話中文裡的「饒舌歌曲」、「唸起來頗饒舌」等是中性的用詞,但「饒舌」在日文裡是古典詞彙,保留了古時的原義:多嘴的,或是煩吵的。「饒舌」在日文中基本上還是貶義的。
因此不難想像,地函實際上在抱怨著人類,不願祝福破壞環境的「現在道路上的人」,而祝福著「被捨去的路上的人們」。(有人或許會覺得,祝福一詞不是應該用在活人身上嗎?但是我們也會祝福死人往生極樂或上天堂。)
甚至地函饒舌地噴出火焰」也可以當作大自然的反撲,怒氣值滿點的地球火山爆發,世界末日。

明明描寫的是如此嚴肅的負面議題,此處卻非常成功地塑造了反差的美感。經過前面的歷史回顧,以及預先建立「少女=越南=大時代小人物=受迫害的人民」的形象,聽者會油然對「少女」生起憐憫之心,接著又說她「文靜的文靜的,降低了她的主動性,強調時代潮流的推力,最後透過「絕望少女看見希望」的描寫,讓你根本無法對她進行批判。

殺人應該償命,或者至少付出代價,對吧?那2歲嬰兒玩槍意外打死媽媽[6],該從他身上剝奪甚麼呢?或許你會說那是大人沒把槍收好的關係。但至少我們知道,嬰兒根本不知道他做的事有甚麼後果,就像這個少女一樣。

上世紀末期的生態永續意識還沒有像現在這般風行,她只是天真地看到煥然一新而且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人生、那終於可稱為「人」的生命。

而透過石油有機vs無機的起源論比較,有機起源論終將勝出,強化了「石油=古生物的屍骸=有限」的意象,就像越南的和平奠基於戰爭的犧牲一樣,經濟的繁榮奠基於有限的環境資源之上。

《白虎野》一方面以帶有溫暖的故事角度描寫環境問題,避免絕對的「文明發展=生態浩劫=不正確的」死胡同框架;另一方面透過戰爭的損傷對比地球的犧牲,平衡聽者對文明與生態兩邊的同理心,富含對現代人的意識喚起,也兼具美感。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