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轉生、奇幻】修仙者的轉生生活-第三章

幻月 | 2023-11-12 18:42:47 | 巴幣 0 | 人氣 43



    第三章-血鬥。

森林深處,位於某座山峰的山腳下的一處不深的洞穴,一群人圍聚在外邊,仍誰都能看出來這不是朋友們相聚的表現。

氣氛劍拔弩張,畏縮了幾秒的山賊們數十人,對峙著散發不明氣場的三名哥布林。

  「幹什麼東西!哥布林這種廢柴怎麼有能力阻礙你們,全都給我衝上去!」

山賊們的頭領氣憤的大喊,手中的砍刀甩向一旁一顆手臂寬的樹幹。

僅一聲輕響,其異常的力道及鋒利度便將樹幹劈落並留下完美的切面。

以樹木倒下的聲響作為信號,山賊們紛紛上前。

空手的哥布林揮舞著雙拳搏擊,拳勁強韌,幾乎一拳便能將人擊暈,空手及持短刀的山賊,在沒有距離優勢下便會被其快拳先手。

手握指虎的壯漢與拔出兩把匕首的小賊包夾上前,他踩踏地面起跳,為的便是達到人類的身高。

正拳一擊直襲壯漢面部,向後拉伸回轉肘擊小賊的腦門,隨後身軀迴旋手腳再一次的對難以擊倒的壯漢進行一次打擊。

持長棍的哥布林則早已預料到其友人的戰鬥力,以從旁協助為主要目的。

以友軍與敵人的身軀為掩體,適時在縫隙中竄出長棍對對方的兵器進行格檔,使其無法將利刃襲向赤手空拳的夥伴。

長刃、砍刀、棍棒,握有兵器的山賊們接連襲來,他掌握著周圍的空間,藉著所有人都軀體藏匿於亂戰中,舞著棍棒精準擊打山賊們的手指。

因疼痛脫離了武器,化為空手的山賊們下場便是遭到拳頭的洗禮。

藏匿在洞口週邊的哥布林,老實說並不能列為戰力,金龍訣還未能理解的她,既沒有與人類硬碰硬的武力,沒有能在亂戰中穿梭的靈巧。

毫無力量的她,最多就是卯足全力的投擲,雖然難以對他們造成有效傷害,但至少能稍微阻礙他們的行動。

數十人的山賊團伙中,僅有兩名持有弓箭的射手,但戰鬥開始了許久,他們也沒能射出任何一枝有效的箭矢。

箭矢一但搭上了弓弦,便有石頭砸過來阻礙,即使弓箭相比石子更具威脅,但在僅僅十公尺以下的距離,投擲物可比拉弦更加個迅速。

雖然山賊們也不是傻,他們早就看到了一直不斷在阻撓自己的小鬼,但要想去解決躲藏在洞口的她,就必須要穿越前方兩個配合的無懈可擊的哥布林。

一般的山賊們早已無法制服他們,那怪異的修煉法使得他們的體魄更加強大,已經足以用那嬌小的身板與一般人類抗衡,也使魔物們本就優異的體力變得更加強韌。

  「呼……沒想到我們居然能跟人類打到這種程度。」

  「哈哈……是啊,多虧大王教了我們奇怪的技能,我們才能夠還站在這裡吧。」

山賊們逐漸昏厥倒下,原本數十人的團隊,現今只剩下首領與一名雜兵。

此時,一直站在原地待著的首領緩緩的向前,滿臉寫著惱怒二字。

  「咕咕嘎嘎、咕咕嘎嘎的,自以為打倒了幾個廢材就覺得了不起了嗎。」

他一腳踹向倒在地上的山賊,腹部劇烈的撞擊使他嘔出大片的血液。

  「媽的,廢物。」

首領的魄力不同凡響,就算哥布林再如何果敢勇猛,也沒有能在赤手空拳下接住刀刃的力量與勇氣。

木棍乘隙突入,卻在轉瞬之間被斬斷成兩節。

原本宛如勇者一般善戰的兩哥布林現在卻被恐懼逐步勸退。

  「區區畜生怎敢如此囂張,如今退縮已經來不及了!」

山賊提刀闊步向前,彎刀迴旋舞動,一字朝前揮砍,健壯的哥布林迅速拾起地上的武器招架,卻在瞬念之間斬斷,兩手臂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傷痕。

  「哼,終究是個群畜生。」

他將染血的砍刀放上肩膀,眼角餘光撇見那躲藏在洞穴內的哥布林。

  「哈,躲躲藏藏的,這樣才符合你們這群廢物嘛!雷擊!」

掌心朝前,青藍的雷鳴在指尖竄流,不及一瞬,閃電便奔騰而出,朝著洞穴內飛馳。
 
同伴的性命安危迫在眉間,健壯的他試著起身追逐,但手臂上的傷痕讓他連起身都有障礙。

剎那間,電閃雷鳴,危機時刻,另一位哥布林勉強趕來,飛撲以肉身去阻撓,在他身上留下焦黑的烙印,呼不出一道聲響便原地倒下。

藏匿在洞穴內的哥布林早已站不住腳,在同伴倒下的剎那便一同跪下,面容上露出的恐懼比誰的還明顯。

  「嘖,搞什麼,結果都一樣,死的早死的晚而已,有差嗎?」

山賊將砍刀從肩上放下,緩緩的走往洞穴。

  「喔?」

這時,承受了雷擊幾乎快氣絕的他拼了命一樣的爬了起來,倚靠著同伴的身體,慢慢的起身。

  「你不要再起來了!」

不顧身旁那不斷湧出淚水,纏扶著自己的同伴,吃力的挪動身子,即使自己根本沒有多餘的力氣起身,也仍攤坐在地面上直視著山賊。

  「這是我們全新的家園,不能再讓任何人破壞它,像我們過去的同伴一樣,用命去守護......」

說話有氣無力,顫抖著的雙手甚至無法抓起一根樹枝。

  「呿,真是礙眼,也不知道在講什麼鬼,搞得好像自己很偉大一樣。」

  「嘎啊啊啊!!!」

健壯的哥布林強忍著雙手的疼痛起身,甩動兩手死命奔往洞穴入口。

  「吵死了!」

高舉的砍刀立刻轉向,由從上方朝著奔來的哥布林砍去。

他將地面的一具山賊屍體高舉過頭,大幅度的動作使得兩手的傷口被撕裂開來,血液不斷噴湧浸紅了自己的臂膀。

砍刀落下,深深的砍入屍體內,尚未凝固的鮮血迅速流淌,沿著手臂浸染圈全身。

  「耍小聰明!也不過就擋住一刀,照樣會被我劈......嗯?!」

屍體的中央因斬擊的施力向下凹陷,試圖抽走彎刀的手不管怎麼施力都無動於衷,正好死死的卡在這具屍體的骨頭之間。

只見那哥布林將屍體甩開,兩眼滿是怒火。

剎那間強烈的氣場瀰漫周圍,兇惡的殺氣就宛如一條怒火中燒的神龍,而畏懼此氣場的山賊也因此動作稍有停頓。

便是那剎那,為他帶來了悽慘的結局。

一隻弱小的哥布林?非也,那怪異的武功賦予了他不同尋常的威壓與些許力量,天生的非凡體魄與此時的憤怒情緒,毫不隱藏、不去束縛,野性吞噬掉了理性。

此時的他,便是一頭將自身潛能擠壓到極限的兇惡野獸。

敵手僅有一人,使盡全身去撕裂他!

相較之下相對柔弱的身軀飛撲上前,看似不自量力,對方卻始終無法移開腳步。

手指的利爪劃開他的雙眼,滿嘴的尖牙撕破他的胸膛,奔騰的雙腳粉碎他的大腿。

血肉四處噴濺,他的身軀沐浴在鮮血之中。

他將一塊肉末放入口中,咀嚼幾下後又吐出。

  「呸,還、還是大王做的好吃……」

語畢,便再無聲響與動靜,就這樣站立著昏厥過去。

躲在洞穴的哥布林想出去查看情況,但危機並沒有在此畫下句點。

一位金黃色長髮飄逸的女子,打破了短暫的休息,帶著一批身著各樣武裝的人群在樹林間登場。

。。。(副會長)

真是,剛休假回來又把垃圾差事丟給我。

說是森林深處的氛圍很奇怪,要我去看看。

這種鬼事情明明在公會貼個公告擺上報酬就有一堆菜逼八搶著做了吧!

這是不久前我的內心想法......

越往深處走就越有奇怪的感覺在瀰漫,說不上差,感覺有種氣場,能讓人有些飄飄然的感受。

難不成是那神出鬼沒的幻獸?

總之,這座森林肯定有某種強大的生物存在。

隨著薩米爾給予的簡略地圖與路徑,卻在即將抵達目的地時聽聞交戰的聲響。

公會昨天就已經下令封鎖大半的森林區域,相關委託也全都收起來了,我可不認為這裡有會冒險者特地跑來這裡戰鬥。

本想謹慎前進,卻在途中傳來了濃厚的血腥味。

在這行生存久了,一些感覺總會敏銳的不得了呢。

有別於散發各式異味的魔獸血,這在熟悉不過的味道,是人類的血液......

  「冒險者們,衝過去!救人!」

真是沒想到公會長強塞的數十名人手會真的派上用場。

踩踏著樹叢、繞過林木,脫離了枝葉繁茂的地帶,來到了一處廣場大小的開闊地。

然而映入眼簾的卻是令人震驚又駭人的一幕。

  「這是怎麼回事?!」

嬌小的人類型體,綠色肌膚,那是被稱為哥布林的物種,而視野所及範圍共有三隻。

兩隻倚靠在一處洞穴入口,一隻看上去受了傷無法動彈,另一隻則在身旁扶著。

然而最後的一隻,站立在他們身前高舉著雙手一動不動,身上浸滿亮麗的鮮紅色血液。

而在他身旁的是無數生死不明的人類,武器散落一地,像是發生了一場大戰。

所有人看上去都還完整,唯獨一個,在那血紅色的哥布林兩側有個被撕裂成肉末的屍骸,碎裂的骨頭四散衣物被完全染紅,完全無法識別其身份。

一介哥布林怎麼可能會有將人類徹底撕裂的能力,變種、帝王種?

什麼幻獸?要是森林的異樣是這玩意兒造成的話根本就是災禍等級了啊!

  「冒險者們,現在開始進行狩獵,不能讓這種異常的存在繼續存活於世!」

  「喝啊!」

一揮手,身後的友軍紛紛上前。

  「嘎!」

唯一看上去健康的哥布林立刻奔跑向前,拉跩著一動也不動的血紅哥布林,吃力的往洞穴移動。

步伐緩慢的甚至讓人感到同情。

  「嘎嚕。」

一聲不同音調的輕語,一道青藍的光束閃動,隨即冒險者的跟前接連發出微小的爆炸,沿途產生焦痕並隨著震盪揚起塵土。

在飛揚的沙土中能看見,在門口受傷的哥布林硬撐起自己的身體,指尖指向了爆炸的方向。

咦?魔法?難不成是薩滿種?但那不是......

那是人類的魔法,雷擊啊!一個哥布林怎麼會用人類的魔法呢?!

但那樣的攻擊路徑,連自己人都會傷及......

塵土與煙霧消散,從剛剛開始就沒有動彈的血紅哥布林,現在卻看見他用肉身遮擋著,使那前去拖跩他的哥布林免受傷害。

這群哥布林真的是太異常了,僅僅三隻,怎麼會是如此團結的群體,災難的禍根不能就此留下,得乘著他們都負傷的情況下立刻剷除。

  「欸?」

此時,一股強烈的氣場衝擊著四周,彷彿要將人壓扁的氣息瀰漫著四周,讓人不自覺的停下動作。

與令人作嘔的邪氣或讓人無法動上一根手指的霸氣不同,反而有種莊嚴的神聖感,讓人不自覺屈服於其腳下的威壓。

氣息的主人並非在場的哥布林,而是從洞穴散發。

緩慢且沉穩的步伐,出來的卻是令人在頓時感到錯愕的存在。

一名少年,赤裸著雙足,身上僅有一塊布料纏在腰間,雙眼閃耀著輝煌的金光。

  「是誰?膽敢打擾我等的居所,又是誰?傷及我的下屬。」

與年幼的外貌不同,渾身上下散發著強大的氣場,溫吞的詢問語氣,卻讓人根本不敢答上一句。

就連在這國家中實力排名也算靠前的我也沒有勇氣能夠挑戰這樣的對手。

  「副、副會長,現在怎、怎麼辦,我、我的手、手、手指根本不敢動......」

招募而來的冒險者們根本不敢動彈,還能說話的都已經算是情況比較好的了。

我徹底的感受到了敵我的差距,即使盡全力伸出手也觸及不到一絲一毫的差距。

呼......加油吧,妳可以的,這裡除了妳以外還有更好的人選能夠出面嗎?

  「抱、抱歉,我們打擾到您休息了,我們是附近城鎮裡的冒險者公會派遣來的冒險者,因為森林最近有些異常才前來調查,剛才雖然做出了冒犯您的舉動,但我們也是剛看到情況太衝動了,與現場的慘狀並沒有任何關聯。」

呼!我做到了!真不愧是我,這種情況下還能直面對方,怎麼說我的排名應該也能往前靠一點了吧!

他撇頭看向唯一還意識清晰的哥布林,看到她點了點頭後有轉過來看向我。

  「是嗎,嗯,感覺上確實如此。」

他的語氣瞬間輕鬆了許多,周遭的壓迫感消失得無影無蹤。

冒險者們全部放鬆下來一個一個攤坐在地,所有人全都鬆了口氣。

  「為了表達歉意,有什麼需求可以儘管提出沒關係,不然要我們幫你處理掉周圍這些人也可以。」

周圍躺著的這些人,應該是前段時間挺猖獗的山賊團吧,想說最近魔物暴動後安靜了不少,原來是把據點設在這裡然後吃鱉了吧。

很明顯能感受到裡頭有好幾個人全都只是在裝死,除了變成肉末死透的,真正躺在地上的屍體大概不足十人。

不過把他們全都帶回去不知道要花多久呢......

  「不,既然敢動我的人,就得支付相應的代價。」

欸?

在他講完這句話後,一股寒氣便直逼背脊。

他緩緩的向外踏出幾步,右手掌使力擊向地面,一股氣旋震地而出,周圍的山賊不論生死,全數被不明的力量拋向空中。

慘叫聲四起,直接出賣了自己還活著的事實。

  「哼,一群卑賤之物。」

他們擠壓成一團,腥紅色的霧氣包裹著他們,停留幾秒後便移至那位少年的掌心。

哭喊的聲響再也不見一丁點,所有人的屍骸乾枯毫無血色,扭曲成一團。

一聲彈指,那團屍塊便熊熊燃燒。

  「啊,對了,我對凡間的丹藥或藥材略感興趣,如果離開前能答應送我一些那就太感謝了。」

丹藥?是指藥水嗎?

  「請收下!」

整齊劃一的語調從我後方傳來,身後的冒險者迅速的將自己擺上藥水的補給包給至於地面上。

這就是人類在生命威脅中所展現的強大團結力嗎?

雖然我也乖乖拿出來就是了。

不得不屈服啊……

。。。

我在回程的第一件事就是衝到公會長室。

[咚!]

一腳將門踹開後便與公會長對峙。

雖然現在就想揍他一頓,但那樣也不能緩解我憤怒的情緒。

  「你到底給了我什麼怪委託啊?!我這次真的差點就把命賠上了欸!」

  「蛤?你在森林裡到底看到了什麼?」

  「三隻哥布林跟一個小男孩。」

  「蛤?俘虜?」

  「我簡單說,我們的森林裡可能出了一隻怪物。」

  「……」

對峙沉默了短暫一會兒,他才緩緩開口。

  「詳細說說。」



第三章-完。

(゚∀。)

(゚∀。)

(゚∀。)

不管了,反正這系列寫到點上了,該去填其他坑了(゚∀。)

老實說這一章是我最近寫起來最滿意的文章,戰鬥的部分寫的挺開心的,感覺到自己能力的進步,雖然不知道民國幾年才會跑回來更新這個轉生系列就是了。

總之呢!接下來要更新問題學生!那裡該準備迎接劇中的反派陣營了呢Owob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