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Unlight同人文-天黑請閉眼 Part 4

氫氧化氫 | 2023-04-17 06:23:56 | 巴幣 0 | 人氣 157

這篇是與sue18356的共同創作
靈感來自於小時候看過的電視節目-天黑請閉眼,因此遊戲進行模式以及流程與此節目大同小異
所有的對話及走向都來自於Plurk的bz等指令
希望大家會看得開心
※角色為四組前期關係男角們,內容包含自家戰士真實互動且含微量cp向(cp皆為各自關係角),如有不喜,請按右上角叉叉

===================================分隔線======================================
ACT 3.5(二)
        「那麼王子,對於剛剛阿貝爾指控你是殺手的部分,有甚麼想說的嗎?」
        雪花貓問。
        古魯瓦爾多對於剛剛阿貝爾的看法十分不以為然,但他也只淡淡地說一句:「如果你們真認為我是殺手而把我淘汰掉,那麼好人方只會再少一人。」
        「你這句話任何一個殺手都會說好嗎?」利恩吐槽。
        「我也只能說這句啊,難不成我還要附和那句白癡至極的指控嗎?」古魯瓦爾多說。
        「喂,什麼白癡至極!你敢發誓你睡的迷糊的時候不會隨便指一個人殺掉嗎?」阿貝爾在淘汰室裡忍不住說。
        「那個已經死了的人,麻煩閉嘴好嗎?死人是不會說話的。」傑多冷冷地說。
        阿貝爾雖然氣憤,但也只能閉嘴不言。
        「嗯…被淘汰的人雖然不能參與討論,但還是可以說個風涼話啦,不然連畫面都沒有實在也可憐。」櫻花貓說。
        「如果王子不是殺手,那你有懷疑的對象嗎?」雪花貓問。
        「嗯…我覺得是阿奇波爾多吧…」古魯瓦爾多邊思考邊說。
        「為何?」
        「從他最初那種老神在在的表情,我就覺得他不正常,當時就有在猜測他是不是殺手了。」
        「那阿奇,對於王子的指控,你有甚麼要說的嗎?」雪花貓又問。
        「古魯瓦爾多,拜託你,我都勇敢地去刑求了,你就放過我這個老人家吧,別再搞這些折騰人了。」阿奇波爾多默默地說。
        「我原本之前就已經這樣猜測,這跟你有沒有去刑求沒有關係。」古魯瓦爾多說。
        「那阿奇覺得誰是殺手?」櫻花貓問。
        「古魯瓦爾多啊;傑多我還不肯定,但古魯瓦爾多應該是殺手。」阿奇波爾多說。
        「是甚麼原因讓你也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王子認為你是殺手,所以要反指控回去嗎?」雪花貓問。
        「並不是,這樣互咬沒有意義,我會認為古魯瓦爾多是殺手的原因是因為我蠻認同阿貝爾的話,我一直對古魯瓦爾多的精神狀況抱持著遲疑的態度,睡迷糊的殺手比錯號碼殺錯人的可能性蠻高的。」阿奇波爾多說。
        「那也要我是殺手的前提之下吧,如果我不是殺手那個這個懷疑根本不能成立!」古魯瓦爾多回道。
        「我們就是覺得你是殺手啊!」阿奇波爾多說。
        「好!停!兩位的意思我們都理解了,現在換到傑多這邊。對於阿貝爾的懷疑,你有甚麼要解釋的嗎?」雪花貓問。
        「很多!我再小心眼也沒有心眼成這樣,這種愚蠢的公報私仇方式我才不會在遊戲進行中使用,要報復也是等遊戲結束後再報復好嗎?」傑多忍不住翻白眼,「這一看就知道是不會玩遊戲的人才會說的話。
        「誰知道?你平常耍詐的次數太多,我們都不知道你到底會不會正經!」阿貝爾又忍不住說。
        傑多搖頭,不想再繼續理會阿貝爾的白目風涼話。
        「那麼傑多覺得誰是殺手?」櫻花貓問。
        「艾伯李斯特。」
        「為什麼會認為艾伯是殺手?」櫻花貓又問。
        「其實我覺得每個人都有嫌疑,只是他的可疑性最大!」傑多說。
        「你認為我嫌疑最大可是你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我是殺手,不是?」艾伯李斯特平靜的說。
        「或許不行,但依照我的經驗來看,此時殺死大叔的行為,殺手要嘛不是太聰明,要嘛就是太愚蠢,我個人更偏向聰明人用聲東擊西的方法轉移大家注意力。」傑多說。
        「照你這麼說,你也有可能是殺手之一,阿貝爾的懷疑確實沒有錯。」艾伯李斯特回應。
        「艾伯你的意思是,你懷疑傑多確實是殺手?」櫻花貓問。
        「是,如果依照這麼他的推測的話,而且他前面也說所有人都有嫌疑,自然他也不會排除在外了不是嗎?」艾伯李斯特說。
        「那你沒有懷疑古魯瓦爾多也是?」櫻花貓又問。
        「我認識古魯瓦爾多很久,他不是那種會亂殺人的人,但感覺傑多跟阿貝爾恩怨比較多,又比古魯瓦爾多還要有心機,是殺手的機率高許多。」艾伯李斯特又說。
        「我懷疑的殺手對象當然不包括我!我又不會挖坑給自己跳!」傑多有些惱怒。
        「在我看來,你剛剛的話已經挖坑給自己跳了。」艾伯李斯特說,「既然你會說出這樣的推論,就表示你也是那種有心機的聰明殺手不是?」
        「難不成,你覺得你自己是蠢蛋?」艾伯李斯特又問。
        「你…!」傑多氣結,「我如果是殺手,我根本不會殺大叔那種人,我一定先殺你這種精明的人先好嗎?」
        「那表示你也不是很聰明嘛,連嫁禍都不懂得用。」
        「對啦,話都你在說啦,你說的都對可以了吧!」傑多氣的直接往椅背上靠,不想再多說了。
        「好,兩位的爭辯到這邊結束,我們來看看其他人的說法。」雪花貓開始打圓場,「艾依,你覺得呢?」
        「我、我喔,我覺得是艾伯。」艾依查庫一聽到自己被點名,直接說出他的想法。
        「為什麼會覺得是艾伯?」雪花貓問。
        「嗯…直覺?」艾依查庫不太肯定的說。
        此句一說,眾人看到艾伯李斯特露出了微微一笑,雖然只有一瞬間。
        「艾伯,你笑什麼啦!」艾依查庫有些惱羞。
        「我沒有笑你,我只認為你認真玩遊戲,不在乎我們之間的交情選擇懷疑我這種公正的態度感到欣慰而已。」艾伯李斯特說。
        「原來如此,謝啦!」艾依查庫忍不住也笑了。
        「你們這時候放什麼閃啦!」利恩插嘴一句。
        「哪有!」兩人異口同聲的說,在發現他們都說出同樣的話之後,立刻禁聲了。
        「你們不覺得那個說直覺得比我的全員都很可疑的理由還要瞎嗎?」傑多吐槽。
        「才第一夜你要我怎麼推斷?而且我直覺懷疑艾伯,至少依他能力還有被懷疑的可能性,如果我懷疑的是阿貝爾自己殺自己才瞎吧。」艾依查庫說。
        「欸,誰會這麼蠢的自己殺自己啦!」阿貝爾不服的罵。
        「可是我覺得你是殺手的可能性也很高耶。」利恩又插了一句進來。
        「啥!?」艾依查庫大驚。
        「嗯…利恩你這個懷疑有甚麼理由嗎?」雪花貓問。
        「或許他就是看準了我們知道他與艾伯李斯特的交情很好,他不會無緣無故去冤枉艾伯李斯特,所以就故意推給他,讓大家以為殺手是艾伯李斯特不是他。」利恩用手托著頭說,「殺手或許是你們兩個吧?在那邊推來推去轉移我們的注意力然後順便放閃。」
        「這個遊戲本來就要撇除私人感情,我懷疑他自然要說出來,怎麼會我懷疑他就是故意推給他?」艾依查庫解釋,「況且你跟阿奇波爾多前面也有放閃,你為什麼只說我們?」
        「我若真的要帶入私人感情,我連懷疑都不會懷疑,直接保艾伯了。」艾依查庫又說。
        「那布列的看法呢?」雪花貓問。
        「古魯瓦爾多。」布列依斯直接說。
        「為什麼會這樣認為?你不會也覺得他是那種隨便亂殺人的人吧?」雪花貓問。
        「他確實不會這樣,但當初看身分時候他那個態度感覺就不是很對勁,感覺就是特殊身分,這樣的話是殺手的可能性確實很高。」布列依斯淡淡地說。
        「王子對這個看法有什麼要說的嗎?」雪花貓問。
        「再次聲明我絕對不是殺手,不過這樣的質疑理由我還可以接受就是,總比那個說我糊塗殺人的理由好多了。」古魯瓦爾多如此回答。
        「好的,每個人都陳述完畢,我們現在可以開始第一輪投票了。」雪花貓說,「想清楚你們要投給誰,我們準備開始。」
       
TBC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