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Unlight同人文-天黑請閉眼 Part 2

氫氧化氫 | 2023-04-03 09:37:03 | 巴幣 100 | 人氣 122

這篇是與sue18356的共同創作
靈感來自於小時候看過的電視節目-天黑請閉眼,因此遊戲進行模式以及流程與此節目大同小異
所有的對話及走向都來自於Plurk的bz等指令
希望大家會看得開心
※角色為四組前期關係男角們,內容包含自家戰士真實互動且含微量cp向(cp皆為各自關係角),如有不喜,請按右上角叉叉

===================================分隔線======================================

ACT 2
        「1 號艾伯李斯特,請看牌!」雪花貓說。
        艾伯李斯特微瞄了一眼,然後露出了驚訝的表情,把牌蓋上之後臉上還維持著不可置信的表情非常久。
        其他人看著艾伯李斯特的表情,每個人的想法也都不同。
        「艾伯,你這是甚麼表情?」櫻花貓問。
        「沒、沒什麼…就是讓我意外而已,我已經準備好進入遊戲的心態了。」
        艾伯李斯特已經恢復以往的精明神色,彷彿剛剛的表情不存在一樣。然而,其他人並沒有放過他先前的表情。
        「這麼驚訝,肯定是特殊身分,你是殺手吧?」古魯瓦爾多率先開口。
        「我倒覺得像警察。」阿奇波爾多說。
        「阿不會吧,艾伯李斯特的腦袋怎麼會這麼直接的露這種驚訝的表情來顯示他有特殊身分,分明是故弄玄虛的平民!」阿貝爾肯定的說。
        「呃…以我對艾伯的了解,的確有可能是故弄玄虛…」因為這個想法不算稱讚,艾依查庫只能有些尷尬的附和著。
        其餘人並沒有看清楚艾伯李斯特的表情,因此沒有多發言。
        「你們儘管猜測,到時你們就知道了。」艾伯李斯特淡淡地說。
        「2 號艾依查庫,請看牌!」
        艾依查庫將身分牌翻開後,沉默了一陣子,然後開始皺眉,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你跟艾伯李斯特的靈魂是互換了嗎?怎麼表情跟平常的性格截然不同?」阿貝爾直接問。
        「沒有啦!我就算想要靈魂互換艾伯也不會肯好嗎。」艾依查庫反道。
        「你該不會是因為拿到了一個跟自己希望的身分截然不同的角色吧?」古魯瓦爾多問。
        阿奇波爾多點頭表示認同。
        「古魯瓦爾多,你今天話很多耶!」艾依查庫說。
        「…」對於這個嗆聲古魯瓦爾多完全沒有要理他的意思。
        「我個人是猜測他會不會拿到甚麼特殊身分,並在思考他接下來要怎麼做?」布列依斯說。
        「我也是這樣想。」利恩說。
        「我雖然也是這樣想,可是…這個怎麼看都像是艾伯李斯特的行為啊,你們自己看!」
        眾人望向艾伯李斯特,如同阿貝爾說的那樣,他確實已經低下頭,默默在思考事情,意味著先前艾依查庫查看自己身分時他並沒有注意到。
        原本期待艾伯李斯特會有甚麼發言的艾依查庫看起來有些失望,重新坐正不語了。
        「確實…現在這樣好像比較像這兩個人平時會有的互動跟表情了…」櫻花貓吐槽著。
*
        「3 號古魯瓦爾多,請看牌!」
        古魯瓦爾多直接地翻開自己的身分牌,看完後,毫不令人意外地打了一個大哈欠。
        「我怎麼有種不太對勁的感覺…」阿貝爾說。
        「裝的吧。」傑多說。
        「古魯瓦爾多,沒想到你心機這麼重耶,故意打個哈欠來掩人耳目。」阿貝爾又說。
        「…」布列依斯沒有說話,但事實上他也這樣想。
        「…我只是剛好打了一個哈欠,為什麼就被你們懷疑成這樣了…」古魯瓦爾多覺得莫名其妙。
        「老實說,我跟艾伯只是單純覺得你累了,沒想到還真的是。」艾依查庫回應。
        「我也沒有很累,我就只是剛好打了哈欠,我若真的累了我會直接睡過去。」
        「拜託不要!你這樣我們遊戲很難進行。」雪花貓崩潰地說。
        「呵,這我不保證喔!」古魯瓦爾多冷笑。
        「等下,照你們這樣推斷,你們難道都沒人認為王子是平民嗎?」櫻花貓問。
        「可能,但我更覺得他只是純粹累了才打哈欠。」艾伯李斯特說。
        「我剛剛就說了不是?」艾依查庫又說。
        「感覺是累了。」阿奇波爾多說。
        「不可能,就算真的是剛好打的哈欠,我直覺他一定拿到特殊身分。」阿貝爾反駁。
        「你們怎麼就真的相信他的哈欠是剛好打的?」傑多說。
        「就我推斷,剛好打哈欠是真的,拿到特殊身分也是真的。」布列依斯說。
        眾人看向利恩。
        「看我幹嘛,我剛剛沒注意到古魯瓦爾多的表情,我沒辦法給回應啦!」利恩說。
        「……」
        「好吧,我們換下一位…」雪花貓無言地說。
*
        「4 號阿貝爾,請看牌!」
        阿貝爾打開了自己的身分牌,卻毫不掩飾的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眾人了然。
        「這個表情,鐵定平民了啦!」艾依查庫無奈地說。
        「平民肯定。」古魯瓦爾多如此評論。
        「這不是平民我也想不到別的身分了。」阿奇波爾多說。
        「喂,大叔,你好歹也裝一下吧,你這樣直接了當地讓大家看你的表情是想昭告天下你是平民嗎?」傑多大叫。
        「嗯…雖然阿貝爾確實不太會演,但就遊戲精采度,還是該來懷疑一下?」利恩說。
        「我也是來懷疑一下,雖然我不認為懷疑能懷疑出什麼東西來。」布列依斯如此說。
        「喂…我是真的失望,你們還打趣我是怎麼樣?」阿貝爾說。
        「因為你真的沒什麼好懷疑的啊!」傑多說。
        「老實說,你如果沒那個表情可能還好一點。」利恩吐槽,「我這個老朋友不知道要怎麼幫你了。」
        想躲在角落畫圈圈的阿貝爾…
*
        「5 號利恩,請看牌!」
        利恩看完自己的身分牌之後,依舊維持著他的笑容,沒有任何表情變化。
        「這個反應麻煩了,我沒有任何頭緒。」艾伯李斯特難得露出一張為難的神情。
        「這感覺就很有問題。」古魯瓦爾多說。
        「這傢伙一直都很有問題,好嗎。」傑多毫不留情地吐槽。
        「欸,你這小子怎麼這樣講話!我還以為自從上次合作完之後我們盡釋前嫌了?」利恩說。
        「你自己老實說,可能嗎?」傑多回。
        「…」瞬間無法反駁的利恩。
        「利恩,你剛剛的表情讓我很緊張耶,我怎麼感覺你什麼身分都有可能是啊?」阿貝爾問。
        「這個遊戲不就是要這樣玩?」利恩回問。
        「你說,你是不是也有玩過這個遊戲,所以知道怎麼玩?」阿貝爾又說。
        「我沒有玩過,但好歹(跟大小姐)看過電視節目。」利恩說,「總要收集一下資訊嘛。」
        「可是我怎麼覺得他抽到的是平民?」艾依查庫說。
        「艾依查庫,你這推論是哪裡來的?」阿貝爾問。
        「就…直覺…?」
        「用直覺玩遊戲不準吧?」艾伯李斯特說,「你這樣沒問題?」
        「呃…」聽到艾伯李斯特這樣的詢問,艾依查庫也啞口無言起來。
        「雖然不推薦用直覺玩這個遊戲啦,但靠直覺獲勝的人其實也不在少數。」雪花貓如此說。
*
        「6 號傑多,請看牌!」
        傑多翻開了自己的身分牌後,出現了與艾依查庫極度相似的神情,看起來在默默思考著什麼。
        「傑多你是不是已經在思考等下要殺誰了?」阿貝爾問。
        「這不是一臉在想等下第一個要指認誰嗎?」利恩反駁。
        「我覺得這比較像殺手的感覺。」艾伯李斯特說。
        「傑多當上殺手感覺比較會有這種反應。」阿奇波爾多說。
        「當上警察也會這樣吧,難道當了警察就不會開始思考了嗎?」布列依斯說。
        「我還是覺得他是殺手。」
        「明明就是警察!」
        眾人對於傑多可能的身分是甚麼開始爭論不休,但似乎一致認為他的身分絕對是特殊身分,沒有任何懷疑;古魯瓦爾多先前因為沒有看到傑多的表情,因此沒有多做言語。
        奇怪的是,傑多似乎也沒有聽到大家在爭論甚麼,依舊在默默思考事情。
        艾依查庫一直盯著傑多的神情,小聲的嘀咕著:「難道就沒有人懷疑其實他是想偷用能力換身分卡嗎…算了…」
*
        「7 號阿奇波爾多,請看牌!」
        阿奇波爾多十分從容地看著自己的身分牌,看完後依舊老神在在。
        「這麼老神在在,有問題吧?」艾依查庫表示懷疑。
        「可是都看過這麼多人了,有身分的牌應該都差不多出來了吧?這個是平民的可能性比較大?」傑多說。
        「傑多,你說的這個有包括你自己嗎?」阿貝爾問。
        「當然沒有!」傑多反駁。
        「那還是有可能是有身分的阿。」阿貝爾說。
        「老實說,這個表情我還真判斷不出來。」利恩說。
        「我認同傑多,就機率來看是平民的可能性比較大。」古魯瓦爾多說。
        「利恩,你認識阿奇波爾多這麼久了,你真的推測不出來?」艾依查庫問。
        「真的不行,因為我發現我剛剛也是這樣的神情,所以我無從判定。」利恩說。
        「艾伯跟布列呢?是否有其他猜測?」雪花貓問。
        兩人搖頭。
        「抱歉,我剛剛恍神一下,沒有注意到。」艾伯李斯特說。
        「我也沒注意到。」布列依斯說。
        「你們剛剛那些沒注意到的都是怎樣…」櫻花貓吐槽著。
*
        「8 號布列依斯,請看牌!」
        布列依斯翻開了自己的身分牌,雖然表情沒有特別變化,但眼神透露著若有似無的光芒。
        「我覺得這個也很像有身分的…」艾依查庫說。
        「跟阿奇波爾多比起來,他還比較像是有身分的人,古魯瓦爾多接著說。
        「有嗎?我覺得沒有太大差別啊。」阿貝爾說。
        傑多點頭表示認同。
        「你們難道都沒注意到布列依斯眼神不太一樣?」古魯瓦爾多問。
        「有是有,但這或許只是想趕快開始遊戲吧,畢竟他是最後一個人看身分的。」阿奇波爾多說。
        「話是這樣講沒錯,但多留個心眼比較好吧?」艾依查庫說。
        「艾依查庫,你太多心了啦,我覺得那個眼神真的沒什麼,趕緊開始遊戲比較重要,你說是吧,大小姐?」阿貝爾把頭轉向兩位大小姐詢問著。
        「如果沒有人要補充其他的,那就可以準備開始第一輪了。記住,這個遊戲沒有朋友,也不能靠任何人,之前和你們結盟的人,很有可能會在這場遊戲裡捅你一刀,先前和你是敵人的人,很有可能會在最後一刻幫助你,想清楚要相信誰不相信誰,這場遊戲,只能相信自己!」雪花貓說。
        「知道啦,大小姐,不必再囉嗦了!」傑多說。
        雪花貓:「……」(內心 OS:好歹給我這個主持人一點面子嘛)

每場殺人遊戲共有八位來賓參與,以抽牌決定三種不同角色,有代表邪惡方的殺手和代表正義方的警察和平民;遊戲分回合制,每回合分為黑夜及白天,當黑夜來臨時,殺手可以殺害任意一位玩家,而警察則可指認一位玩家,並預先知道該玩家的身分,當白天來臨時,所有生存玩家經過討論過後可投票殺死一位嫌疑最重的玩家,最後,當殺手全滅,則正義方獲勝,反之,當警察全滅,則邪惡方獲勝,究竟這場正邪之戰,會是誰獲得勝利呢?

TBC

創作回應

Dapujumpkick
可惜狼人殺我沒玩過也沒看過,不知道刺激的點在哪裡~
2023-07-16 22:40:0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