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無光日記-1悠六道

悠悠 | 2021-03-14 18:38:05 | 巴幣 0 | 人氣 396

此系列為二創劇情,同時會有原創角色出現,介意者請斟酌是否觀看。
※創作裡會用到其他作品的設定,如有雷同之處有80%都是您想的那樣。
每位大小姐的戰士性格不盡相同,如有OOC情形還輕見諒。

  身上的傷口隱隱作痛;意識漸漸遠去。
  (終於……能去找妳們了嗎?)這是她生前最後的想法。


  「妳就是這一次被召喚來的亡靈戰士嗎?」
  「诶?」悠六道看著眼前僅一米高的人偶,搞不清狀況的看著自己的雙手,思緒似乎很混亂呢。

  「悠六道……我看過資料了。」
  「什麼跟什麼啊?」悠六道有點不耐煩地看著人偶;一直待在人偶身邊的男性開口,說:「初次見面,我叫做布勞。非常不好意思,大小姐光是要行動就要花上一半的體力,所以話通常都只會講一半已經是常態了,接下來的事情請由在下來一一向您說明。」

  那位叫做布勞的男性紳士的擺了手勢,人偶大小姐開口:「跟我來。」

  布勞向悠六道講解了為何她會被召喚到這個世界;他們的目的;人偶大小姐的通稱,和她的身分地位;以及像她這樣的亡靈戰士接下來該做的事。

  「聖女之子……。」悠六道默念了這裡對人偶大小姐的稱呼後,接著問:「話說……這裡的人是本來就認識的嗎?」
  走來大廳之前就看到有其他人在交談,先不論是帶著什麼樣的情緒在說話,但有交集是真的。

  「有些是;有些不是。」
  「那麼,和我生前就認識的人,會在這棟宅邸裡嗎?」
  聖女之子和布勞互看了對方一眼;遺憾的向悠六道搖搖頭。

  她們沒有人來到這裡嗎……?
  只記得死前都想著夥伴的事情;苟延慘喘的一個人生活下去,還以為能順利的再見面呢。
  悠六道垂著眼看著桌上漂亮茶杯裡的紅茶;閉上眼沉思了幾秒,當她再睜開眼已經做好覺悟了。
  不管是為著找回那破碎的記憶;還是作著白日夢,盼望能再見到她們,悠六道現在能做的就是在這裡協助眼前這位聖女之子。


  「這裡就是您的房間,基本的床、書桌和衛浴設備都有,還有因為悠六道小姐您現在還是一個人,所以將您排在個人房。」
  「那麼,接下來請讓我替您介紹宅邸的設備位置;這個是簡單的地圖,請收下。」
  悠六道接過布勞給她的地圖後,開始一邊對照地圖;一邊聽布勞解說。

  「那邊是訓練場,為了維持戰鬥水準和提升能力,大家會相約在這裡互相切磋。悠六道小姐要去觀摩一下嗎?那裡總是最熱鬧的地方喔。」
  「我去旁邊觀摩一下好了。」
  「那麼在下就先告辭了。」

  悠六道向布勞道謝後,在跑向訓練場之前;她用了變身術將自己的雙瞳換了一個樣子,才重新踏出步伐往前跑。

***

  默默站在一旁的她,習慣性的隱匿自己的氣息。

  眼前正在切磋的是一對男女,男子手中的黑刀照著主人的意識劃出火焰,試圖攻擊到對方;女子則是能在一瞬間化為黑暗閃躲掉攻擊,不斷來來回回拉近距離又拉遠距離,像是在耍著對手;抓準空隙攻擊。
  其中悠六道對女子的攻擊方式最為興趣。

  (真厲害……快到幾乎看不到的移動力,作為對手肯定很難纏。)

  「里斯!」突然,有人闖進了訓練場,並且大喊著正在切磋的男子的名字。
  「本大爺今天一定要贏過你,放馬過來!」
  「迪諾……?」他的嗓音打斷了兩人的切磋,叫做里斯的那個人收起火焰。

  「抱歉啦露緹亞,謝謝妳陪我訓練。」
  「我才是,今天就先到這邊吧。」

  里斯向練習對象-露緹亞簡單的道歉後,他將視線轉到興致勃勃跑過來的迪諾身上。
  「嗯?」露緹亞注意到不知從何時起站在旁邊的悠六道,可能是新面孔的關係,她忍不住睜大雙眼的看著悠六道。
  同時也注意到陌生人的里斯,舉起手指著悠六道問:「迪諾,她是你帶來的嗎?」
  「蛤?」

  悠六道向三人嶄露笑容,對著迪諾說:「會沒注意到也很正常,因為我把氣息藏起來了。」
  「話說你們剛才的戰鬥很精采喔,都是我沒看過的攻擊方式。」

  「等一下喔,我們都還沒問妳是誰呢。」里斯露出懷疑的眼神,現在三個人都對悠六道保持一定的戒心。
  「我叫悠六道,根據布勞先生給我的資訊來看,從今以後我們就是夥伴了。」

  這麼說來,似乎有聽說這幾天會有新人出現,看來傳言是真的了。
  他們也重新向悠六道自我介紹,此時迪諾突然指著悠六道說:「既然機會難得,妳來做本大爺的對手吧。」然後跑到訓練場的中央。

  「诶?你衝進來時不是這麼說的吧?」
  「蛤!?還是妳害怕輸給本大爺,所以畏縮了!」
  悠六道完全不想理會迪諾的挑釁,繼續站在原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抱歉,妳能代替我陪他打一場嗎?而且,做為新的夥伴,我們也想見識一下妳的實力。」
  悠六道瞇著眼思考,掙扎了一下後決定答應迪諾的戰帖,走到他的面前。
  「本大爺就來陪妳過過招。」
  「嗯……好,請多指教囉?」

  迪諾拿起劍;悠六道的表情也認真起來,里斯和露緹亞則退到一邊,觀摩兩個人的戰鬥。
  「來吧,本大爺讓妳先攻擊。」
  雖然迪諾說讓悠六道先攻,但她卻一直沒有動靜;也沒有說話。
  「妳如果不攻擊的話,就別怪本大爺不客氣……!?」在迪諾準備踏出步伐前,有一隻手繞過他的頸部;手中的苦無頂著他的喉沒有刺下去。
  還好他沒有衝出去,不然就會被攻擊到要害。

  拿著武器挾持的人和迪諾眼前的悠六道長得一模一樣。
  是分身嗎?哪一個才是本人?

  謹慎的、快速地抓住那支架住自己的手,狠狠的給他一記過肩摔。
  被摔出去的悠六道化為煙霧,消失在迪諾眼裡。
  「嘿~不錯嘛,本大爺還以為妳打算放水,不給我面子呢。」
  「我沒說過不先攻擊啊?」悠六道用長長的袖子拖著下巴笑著,然後說:「剛才只是下馬威而已。」

  悠六道衝向迪諾,再從袖口的暗袋裡抽出一支苦無,打算朝他的雙眼劃過去。
  「呿……。」好在迪諾反應的快,舉起刀子將攻擊擋下來。
  迪諾被攻擊亂了陣腳,他趕緊拉開距離重新站穩腳步,這次換他朝悠六道攻擊了。

  「真可怕。」露緹亞看了悠六道前兩次的攻擊,給了她這樣的評價。
  「怎麼了?」里斯問。

  「明明都說是切磋較量,先不說是不是有稍微放水;但那個人她前兩次都想攻擊迪諾的要害。」
  「她的可怕大概跟史塔夏和尤莉卡她們是不一樣的。」露緹亞淺淺的笑著說。
  「是技巧型的人嗎?」里斯同樣露出笑容,像是自問自答的問。

  每當悠六道要攻擊到迪諾,都會被迪諾巧妙地躲過,要說的話就是沒有直接傷到迪諾的要害。
  「你根本就是要跌倒不跌倒的啊!」自尊心受傷的悠六道不開心的吼著,迪諾很有自信的回答她,說:「哈哈,運氣也是一種實力啦。」

  「啊啊……我能懂她的感受。」露緹亞說。
  「啊哈哈……迪諾惹到人家不開心了。」里斯除了無奈地笑,好像也沒辦法做什麼,因為這些本來就是迪諾的招式。

  惱羞的悠六道終於打算使用她的能力了。
  無數的櫻花花瓣無中生有的盤旋在迪諾身邊,並將他包圍起來。

  「這些花瓣是怎麼回事?」迪諾謹慎地伸出手,碰到花瓣的地方便向被刀刃劃傷,流血了。
  (慘了……!)花瓣多到擋住迪諾的視線,被包圍的他不敢輕舉妄動。

  突然一雙手伸進花瓣中,抓住迪諾的領子。
  「少瞧不起我啊!!」悠六道的頭狠狠地撞向迪諾,造成了不小的撞擊聲。
  花瓣隨著頭錘攻擊慢慢地落在地上。

  被撞到頭的迪諾痛的捂著頭哀號;悠六道退後幾步後,也揉了揉自己的頭,視線並沒有從迪諾身上離開。

  「竟然是用頭撞……。」

  「妳也太沒風度了吧!?」迪諾眼角似乎還著淚水,指責悠六道的行為。
  「反正抓著你就逃不掉了吧?沒狠狠揍到你我不甘心啦。」

  眼看兩個人好像只剩下鬥嘴和毫無意義的互毆,里斯和露緹亞馬上把兩個人拉開。
  「你們,已經不是在切磋了吧?別做無意義的爭鬥啊。」
  「「哼!」」

  「啊、我等一下還有約,妳叫悠六道對吧?要跟我們一起去烤餅乾嗎?」露緹亞機智的轉移話題,而悠六道一聽到要一起烤餅乾,馬上把和迪諾爭吵的事情拋在腦後,一口答應露緹亞的邀約。
  「不過我通常都負責吃喔?」悠六道開心的看著露緹亞,迫不及待想要去玩。

  「露緹亞小姐,太好了、妳剛好在。」穿著一身雪白;只有頭髮呈現強力對比的烏亮短髮,一位少女小跑步到露緹亞身邊。
  「我們剛好要過去呢。」露緹亞看著少女露出了陌生的眼神,她馬上把悠六道也介紹給少女認識。
  她說:「我幫妳們互相介紹一下,這位是悠六道,是今天剛來到宅邸的夥伴;悠六道,這位是夏洛特,我們等一下要烤餅乾,就一起行動吧。」
  夏洛特一瞬間露出遲疑的表情被悠六道收進眼裡,不過她像是不想被察覺,馬上露出柔和的表情,說:「好,大家一起吧。」

  五個人離開訓練場,馬上看到一張木頭床從眼前衝過去,狠狠的撞向一個人。
  他們全傻眼了,因為那張床的速度並不慢;被撞到的人也發出了哀號聲。

  「臭小鬼,竟對吾做出如此無禮的事。」男人扶著腰站了起來,並和那張床的主人對峙。
  「是你擅自吃掉伯恩哈德的布丁對吧?梅莉都看到了!」小小的身子,講話的語氣卻不輸給一個大男人。
  「本來梅莉想趁這個時候好好表現一下,所以才沒有阻止你,沒想到卻像做白工被對方給拒絕了,你害梅莉丟臉,梅莉不會輕易放過你!」
  「嘿、汝想較量,吾輩奉陪。」

  「這也算毫無意義的爭鬥吧?」悠六道指著眼前的兩個人問。
  「梅莉、古斯塔夫,你們在幹嗎?」露緹亞喊出聲音,那位自稱梅莉的小女孩馬上衝過來向姊姊抱怨。

  「姊姊,妳聽我說!古斯塔夫把伯恩哈德的布丁吃掉了,梅莉本來想把自己的份分給伯恩哈德來博取他的心,結果卻被拒絕了,害我好丟臉。」
  「好啦好啦,妳不要難過。古斯塔夫本來就不討喜,妳好好跟伯恩哈德解釋,他會諒解妳的。」露緹亞輕拍梅莉的肩膀安慰她,然後再笑著補一句:「所以別跟他一般見識,沒有意義喔?」

  「露緹亞……。」里斯不知從何吐槽露緹亞,因為她說的好像又很有道理。
  「哇啊~超傷人的呢,啊哈哈。」悠六道在旁邊看戲看得很開心。

  「那個,我在想……梅莉小姐要不要一起烤餅乾?會很適合配紅茶或咖啡喔。」
  一聽到夏洛特的提議,梅莉為了挽回心上人的心,馬上就答應了。
  「這主意真好,謝謝妳夏洛特。」
  被露緹亞稱讚感謝的夏洛特不好意思的低著頭,察覺到這一切的悠六道笑而不語。

***

  帶著包裝好的餅乾回到房間,聖女之子找了個時間集合大家,介紹新人-悠六道讓大家認識。
  快速掃過每一個人的臉,並沒有任何自己生前記憶的熟面孔。
  大部分的人都表現得漠不關心,讓她意外的感到自在,畢竟要在這種大團體裡生存,最麻煩的就是人際關係了。
  再說,悠六道也不曉得到底有哪些人值得她去交心。
  其實就連稍早前一起切磋、聊天的人,她都還保持著戒心。

  「總之讓別人反過來對我卸下心房是最重要的,自己則小心謹慎……。」
  (這是我一直以來的原則,不過到底是誰、是哪些人讓我打破了這個原則,主動的向他們敞開心房的呢?)

  「……。」
  「怎麼也想不起來……。」

  (算了,不想了。聖女之子說明天要去搜索那甚麼地方,休息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