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minecraft旅行文學:史帝夫與艾莉克絲的冒險 序章

玉簟秋 | 2022-01-28 23:08:56 | 巴幣 0 | 人氣 32


    「……不行了。」
    史帝夫深棕色的頭髮凌亂黏膩地貼在皮膚上,體力幾乎耗盡的他粗聲喘著氣,站在鵝卵石砌成的高塔上眺望正被殭屍凌虐的村莊。
    雷暴天的大雨洗不去手中的騎士劍與淺藍色襯衫上那些進攻村莊的殭屍黏稠惡臭的鮮血。
    即使想擦去額頭上不停流進眼中的汗水,對殭屍病毒的顧忌仍阻止了史帝夫,讓他任斗大的汗珠胡亂流下。
    怎麼殺都殺不完。
    望著塔下來不及躲進塔裡的村民們被殭屍襲擊,變成了殭屍村民,史帝夫憤恨地咬緊牙關,幾乎要將牙齒咬了粉碎。
    這座高塔已是村莊的最後防壁。
    「史帝夫!門口快擋不住了!快下來幫忙搬東西擋住大門!」
    一位少女堅毅的嗓音打斷了史帝夫的思考,史帝夫轉過身後映入眼簾的是自小熟悉的亮橙色身影。
    穿著草綠色圓領衫的艾利克絲手中的三叉戟以及原本柔順的橙髮和史帝夫同樣,早已因為激烈的戰鬥被血液染紅。
    「我的三叉戟耐久度還夠!你的騎士劍比較適合近身,快去樓下幫忙,我等等就下去!」
    青梅竹馬擦去臉上的黏稠血液,取代自己原本守望的位置,向地面的屍群奮力擲出三叉戟。三叉戟擊中目標後發出低沉的「鏘」聲,同時擊倒一隻殭屍,並彷彿有生命之物般順從地飛回艾利克絲手中。
    「好!妳自己要小心骷弓啊!」
    「我會的,快去!」
    確定青梅竹馬順利接手自己的位置後,史帝夫朝一樓衝去,協助同伴防守大門。確定史帝夫離開後,艾莉克絲小心地瞄準相貌陌生的殭屍,再次擲出手中的三叉戟。
    儘管佔據制高點攻擊殭屍相當有效,但在大批屍群面前卻僅是杯水車薪,擊殺的速度趕不上屍群進攻的速度。
    而除了擊殺速度低下導致村莊輕易被攻陷,還有另一個原因。
    在想破門而入的屍群中,艾利克絲發現了至親的身影。
    爸爸、媽媽。
    「唔……可惡,可惡!」
    瞄準門口的屍群,艾利克絲再次謹慎地拋出三叉戟,避免擊中變成殭屍的親人。此刻的她早已分不清臉上的是雨水、汗水還是淚水。村民們和自己一樣,因為無法接受至親一夕間變成殭屍,無法下殺手,災害才因此瞬間擴大。
    忠誠三與魚叉四的附魔本是對付接觸水源的怪物的利器,然而現在卻成了束縛善用三叉戟的艾莉克絲的枷鎖。
    對其他村民也是如此。
    兩年前那個殭屍圍城的晚上,史帝夫和艾莉克絲的故鄉在一夜之間淪陷,只有不到十個人逃出來。
    「艾莉克絲,艾莉克絲。醒醒。」
    終於,熟悉的嗓音將艾莉克絲從夢中喚醒。
    迷迷糊糊地睜開雙眼,從窗外灑進來的陽光一時令艾莉克絲的雙眼感到刺痛。揉了揉眼睛等待適應,最後出現在眼前的是艾莉克絲從小熟識的身影。
    「怎麼了?史帝夫?」
    牆上的時鐘顯示著早上七點,比起習慣賴床的史帝夫,艾莉克絲的生活習慣是早睡早起,因此青梅竹馬來叫醒自己一時令剛從回憶夢境中歸來的艾莉克絲相當困惑。
    艾莉克絲的聲音聽著帶有一種意識模糊時特有的奶音,夏日單薄的衣衫貼著豐滿的上圍,掩蓋了艾莉克絲凹凸有致的身材。
    「妳做惡夢了?」
    回想進入房間時艾莉克絲緊皺的眉頭,身為見證艾莉克絲身上造山運動的見證者,史帝夫即使和艾莉克絲同住,也對這吸引眾多追求者的身材沒有非分之想,更多的是對夥伴的擔心。
    「嗯……夢到我們從村子逃出來的那天。」
    那是段艾莉克絲不願想起的過去,儘管意識到是夢境時艾莉克絲鬆了口氣,卻也不爭氣地沮喪了起來。
    聽見艾莉克絲氣若游絲地回應,史帝夫無奈地抓了抓頭。
    他要說的事恐怕會讓艾莉克絲的心情更糟,但他還是得告訴她。
    因為這將攸關現在他們生活的村子的存亡。
    「婆婆聯時召集所有人,現在要到村長家的院子集合。」
    「咦?」
    史帝夫所說的婆婆是村裡的長老,通常長老會召集全員都是村裡有大事。雖然不是沒遇過,不過一大清早的臨時召集還是頭一次遇到。
    察覺不對的艾莉克絲頓時睡意全消。
    「發生什麼事?」
    艾利克絲的表情一瞬間換上平時的幹練,未整理的凌亂橘髮散落在肩上,卻蓋不住她強悍的眼神。
    「村子裡出現殭屍感染者了,跟兩年前一樣。」
    ■■■■■■
    明媚的朝陽尚在地面拉出長長的影子,整村大約五十位居民們已經集中在村裡最大的房屋前。
    滿院子的美麗花草正盛開著,但此刻沒有人有心思去欣賞。
    「老身就長話短說了,事情就像各位知道的那樣,如果不趕緊想辦法,這座村子也會淪陷。」
    身為村中長老的婆婆正和村長一起站在能看見全場的門口台階上,向眾人發布正式公告。
    眾人的視線集中在他們身上,隨著婆婆的第一句話說完,原本不確定的氣氛逐漸轉為不安和慌恐。
    細細簌簌的交頭接耳聲逐漸開始在人群中蔓延,由於村子本身就是靠著農耕和狩獵所得的交易過生活,和其他村莊的合作非常重要,因此平時會交換一些情報和意見。
    但是,這些資訊卻一個比一個還令人不安。
    「聽說前幾週,對山那邊的村子也發生了這種事情,一口氣就死了快半村子的人,剩下的都逃散了,搞得現在鐵器的價格暴漲了不少。」
    「海濱那個漁村也是,挺過上次的攻擊之後,也是越來越多的人莫名其妙、沒有原因的被感染;前幾天去辦點魚貨的時候,有看到他們把感染者集中起來,連人帶房子一起燒掉,甚至有些來不及掩埋的屍體,晚上也成了殭屍出來攻擊人呢,簡直和地獄一樣。」
    「可是沒有聽說誰在晚上出去戰鬥過或遇過殭屍呀?村子還被刺竹包圍,根本不可能有殭屍闖進來。」
    這幾年,殭屍圍城和莫名的殭屍化感染事件數不斷提升,這座村子是這片大陸上最大的村落,由於大陸的開發程度不高,聚落之間距離遙遠,因此這座村子可說是附近目前最大、最安全的聚落。
    意思是,如果連這座村子都出現了感染者,如果不是被殭屍咬到感染,那就肯定是水源或另外的途徑。因此有一個就代表會有第二個,不定時炸彈就潛伏在村子裡,沒有人知道枕邊人是不是下一個發病者。
    「怎麼辦,要逃嗎?聽說有不少逃離出來的倖存者,在河對岸那邊興建了新的村子打算定居,也許我們可以先到那裡避避風頭。」
    「哪能逃的了一世啊,我們之前也是從其他地方遷居進來的,如果下一個再發生的話,最後整個大陸都會無法居住的!」
    「婆婆,請問現在感染的狀況如何?」
    就在眾人的不安即將發酵時,一道宏亮的嗓音趕在村長出聲前鎮住了驚慌的人群。
    艾莉克絲拉著史帝夫自人群中擠出,來到婆婆和村長面前。
    橘髮整齊地綁成馬尾,柔順地躺在左胸前。熠熠生輝的深綠色眼眸與標誌性的草綠色襯衫搭配褐色褲子,讓所有人在看到她的瞬間便認出了這位可靠的女孩。
    平日在村裡就以美貌和可靠著稱的艾莉克絲此時就像是挺身而出的聖女,讓所有人都像是吃了一顆定心丸。
    相較之下,在她身邊的史帝夫就顯得小了一號。
    並非指史帝夫那和艾莉克絲相仿的身高,而是氣場完全弱了一大截。比起艾莉克絲平時的可靠,史帝夫看在全村男人的眼中,就像是個沒什麼特點,卻總繞在艾莉克絲身邊打轉的小子。
    此刻的史帝夫也沒察覺男人們刺向他以及他與艾莉克絲牽著的手的視線,尷尬地抓著腦袋。
    然而他的視線同樣望著站在身前台階上的婆婆不曾移動,急切地想知道村裡當下的狀況究竟如何。
    婆婆彷彿早知道艾莉克絲會站出來提問,分別看向兩人後,婆婆以眼神和村長相互示意。
    「推出來吧。」
    婆婆沉痛地說。
    聽完,村長面色凝重地回到屋內。不久後,村長推著一個和他差不多高的方形物體回到門口。
    那個幾乎和村長家的兩扇門幾乎一樣大的方形物體上蓋著一層厚厚的布,不僅隔絕裡外,也擋住了照進籠裡的陽光。
    同時,籠裡還傳了低沉的嘶吼聲。
    「不會吧……」
    史帝夫喃喃道,同時他感受到艾莉克絲牽著自己的手加重了力道,自己的手甚至開始感到疼痛。
    看來是不會錯了。
    史蒂夫清楚兩年前的事對艾莉克絲的影響有多大,他默默地承受著夥伴的不安,抿起嘴唇等待村長掀開那層布。
    村長仍舊沒有讓那個方形物體離開屋簷陰影,在他掀開白布前,曾經歷滅村風波的史帝夫和艾莉克絲就已經確定裡頭的是什麼。
    當白布揭開時,只有他們兩個保持冷靜。
    「「「呀啊啊啊啊啊!」」」
    「「「噁噁噁噁噁噁!」」」
    眾人的慘叫伴隨黏膩的嘶吼劃破了本應祥和的早晨。
    被關在籠子裡的是三隻殭屍,當白布被掀開的瞬間他們也看見了人群,瘋狂衝撞籠門,伸出發綠的手試圖把在籠邊的村長和婆婆拉向自己。
    「這是昨天晚上突然出現的三個感染者,目前確定的就這些……可惡!」
    村長哽咽著說到一半,突然憤恨地槌向牆壁。
    原因相當明顯。
    「那是……村長夫人和村長的大兒子吧?」
    史帝夫不敢置信地望向艾利克絲。
    艾莉克絲面色凝重地點頭,她的視線自始至終沒從那三隻殭屍身上離開過。
    另一個是村裡某戶人家的男主人,發病時他正好在接待客人,幸好在咬傷人前就被他的家人和客人們五花大綁送進籠子裡了。
    據村長和婆婆所說,在送進籠裡前殭屍們都有被套上口枷和綑綁妥當,卻都在不久後被他們用暴力硬扯斷了。
    「這就是目前的狀況,我們不知道誰是潛在感染者。而且各位也知道,一直逃不是辦法,必須立刻採取行動。」
    婆婆讓村長把白布蓋回去,慎重地對眾人說道。
    「可是婆婆!除了逃以外還能怎麼辦!?誰知道會不會下一秒就被旁邊的人攻擊啊?」
    「你蠢了嗎?那逃跑還不是一樣?走到一半被同行的人咬的話那可沒人救得了你喔?」
    「可是找不到根治的方法的話,留在村子也是死路一條啊!」
    「那更應該想想怎麼做啊!以前其他村的人遷過來後不是也好一陣子沒爆發嗎?那就代表有中斷傳播的方法或開端啊!」
    「誰知道是不是單純拖了兩年才發作!」
    「妳說什麼鬼話!村長一家可是從祖輩就住這裡的,還不是感染了!把問題推給遷村者根本只是在逃避問題!」
    村民們再度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然而沒一個人能提出具體的解決之道。
    「沒用的!不尋找根除殭屍瘟疫的方法,這片大陸就只有變成佈滿殭屍村莊這一個結局。」
    婆婆倏然用沙啞的嗓音大喊,扼住了嘈雜的眾人。
    「其實老身曾聽來村裡流浪商人說過,大海對面的另一個大陸有發達的技術,可以遏止感染。」
    「「「喔喔喔喔喔!?」」」
    「的確呢,每次流浪商人帶來的舶來品,作工精細的不像是土作坊製造的呢!」
    「對阿對阿,之前曾經聽城鎮那邊的人說:到過那裡的探險家,都被他們的富庶嚇壞了呢;金子就像砂石一樣滿地都是、滾來滾去的,甚至還有用黃金來蓋房子呢!」
    「這樣的話,只要到了瞭那裏也許就會有方法的,說不定最後還能到那裡去避一避呢。」
    「不過要橫越大洋的話需要用上這片大陸僅有的大船,還有原本準備用來過冬的所有物資,因為不知道消息的真實性,一直以來都無法決定做出最後豪賭。不過看來,趁著還能行動的人還多時做出決定才是最適當的選擇。」
    婆婆沉痛地對眾人喊話。
    原本還有人想著事情還不到那麼嚴重,但連公認見過大風大浪的長老都說到這個份上,在場所有人都知道了。
    這片大陸上存活的人,已經沒有退路了。
    是要在大陸上慢慢變成遊蕩屍群的一份子,還是拚死一賭。
    只能二選一。
    「賭吧。」
    站在前排的艾利克絲再次率先開口。
    所有人的目光再度集中到她身上,艾莉克絲的雙眼燃燒著不願屈服的意志,望向村長和婆婆。
    「如果都是死路一條,那還不如去尋找根除的方法。雖然不知道對面的大陸是否真的存在治療方法,但他們的技術比我們先進應該是無庸置疑的事。就算現在沒有治療法,至少在消息和學術上靈通得多,總會有一線生機的。」
    婆婆對艾利克絲回以祥和的微笑,似乎對晚輩的勇氣極為讚賞。
    「我也去!」
    史帝夫跟著跳了出來,拍著胸脯自信滿滿地說。
    「艾利克絲都說要去了!那就絕對是要非去不可!而且連婆婆都這麼說了欸,去尋找治療法總比待在大陸等死好吧?」
    「什麼叫我說要去就是非去不可啊,蠢貨!」
    滿臉通紅的艾莉克絲一拳敲上史帝夫的腦袋,然而史帝夫依舊雙手盤胸,自信滿滿地看著村民們。
    「當初是這個村子收留了我和艾莉克絲,在場也有很多人是被收留的吧!現在是我們為這個村子出力的時候,大家合作去尋找治療方法吧!」
    史帝夫高舉右拳,精神抖擻地喊道。
    儘管他的理由有些跳通,但那沒來頭的自信卻紮實地鼓舞了人們。支持海外求援的聲浪以史蒂夫為核心,逐漸化為村民們的共識。當然其中也不乏只是因為支持「艾利克絲都說要去了!那就絕對是要非去不可!」的蠢男人們,不過就暫時別管他們了。
    「好,現在分配留守組和遠征組,村子還是得有人留下來和其他村子聯絡和照顧不能參與遠征的人。」
    見村民們鬥志高漲,村長趁勢帶頭領導分配眾人的職務,同時開始調動所有能用的物資。
    「得有人去聯絡其他村子。」
    「糧食分配也是問題,不然留守組撐不過冬天的。」
    「要讓年輕人們都去遠征嗎?這樣村子裡勞動力會出問題啊。」
    在村長和婆婆的帶領下,村民們展手解決眾多問題。儘管前途多纂,尋找解藥之旅如火如荼地展開了。
    「看來會是一場有趣的冒險呢。」
    跟著走向村長認領事前工作的史帝夫興奮地對艾莉克絲說。
    「別忘了我們是去幹嘛的,你每次看到好玩的東西就會忘記本分。」
    走在史帝夫身邊的艾莉克絲則看著有些受不了,對其回以無奈的叮囑。
    此時的他們還不知道,在前方等著他們的,是一場永生難忘的冒險。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