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海兵劍道之路--第07章 劍的道路

莫三 | 2022-01-05 23:54:24 | 巴幣 112 | 人氣 67

連載中海兵劍道之路
資料夾簡介
來自東海的少年腦海中時不時會出現來自劍聖的記憶,具有得天獨厚的天賦的他,能在劍道上走的多遠?又能否在大海上成為一方強者?

  「劍道?」諾艾爾一臉疑惑,虛心求教。

  「掌握了自己劍道,才有可能成為劍豪。」博加德解釋道:

  「一個劍豪的劍,分為四大部分:

    「第一、用劍的技術,即劍術,劍術決定了持劍和對手對戰時,實力發揮的上限。是劍士能力的基石,沒有劍術,那就只能算是持劍的普通人,並不是劍客。

    「第二、手中的兵器,劍是劍士的第二生命,一把趁手的兵器,絕對能在劍士的戰鬥中起到關鍵性的作用。

    「第三、肉體,肉體的強大決定了劍術的下限,強大的肉體力量也是除劍士外,任何強者都必須具備的能力。或許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能讓實力的下限提高,但是絕對比不上鍛鍊出來的強大肉體。

    「第四、劍道,劍道是一般劍士與劍豪的區別。你的劍為了什麼而出鞘的,你的意念、信仰以及慾望,這些都是構築劍道的重要構成。你要找出你必須揮劍的理由,如果只是為了傷人,槍砲、惡魔果實都可以代替劍。」

  博加德的話讓諾艾爾非常受用,原本,他認為自己腦中時不時會出現的劍聖的記憶,已經讓他掌握了所有劍聖的傳承,但是,記憶沒辦法帶給他的,是劍聖真正能成為劍聖的依據--劍道。

  回想自己腦海中,在數百精銳的圍攻下,依舊可以瀟灑脫身的上泉信綱和塚原卜傳,他們的身體素質甚至不如自己,但卻依舊憑藉著強大的意志和劍術在戰場上如入無人之境。掌握了兩人全部劍術的自己如果遇到相同的狀況,估計會比他們要狼狽的多。

  而同樣的奧義,在葦名一心的手中驚天動地,甚至足以斬樓、斬落修羅。在自己手中也僅僅只是強大一些的劍技,也許出彩、但並不夠強大。

  自己與葦名一心差的或許不只是對戰經驗,而是所謂的劍道。

  「要怎麼樣才能找到自己的劍道。」諾艾爾問道。

  「戰鬥、無止盡的戰鬥。」博加德解惑:「劍士都是在一次次的戰鬥中進步的,越接近死亡,進步的就越快……」

  博加德話語一頓:「話說,你應該還沒殺過人吧。」

  看著眼前少年身上,沒有任何一點殺氣,博加德說出自己的判斷。

  「是的。」諾艾爾承認,他永遠會在斬殺對方之前收手。

  「劍士的劍應該要永不退縮、使出全力的斬殺對手。不敢殺人的劍士是無法成為劍豪的。」博加德斬釘截鐵的說道。

  「可是,據我的了解,海軍大將澤法,不也是從不殺人的強者嗎?他證明了:不殺,也是能成為強者的。」

  「我說的是成為劍豪,而非成為強者。」博加德說道:「如果你無法克服殺人,那你還是換一條路吧,劍道不適合你。」

  「知道了。」諾艾爾回應了博加德,隨後陷入沉思。

  博加德沒有打斷諾艾爾的思考,離開的訓練場,他知道諾艾爾目前需要的不是訓練,而是克服自己心中的障礙,而這點沒有人能幫的了他。

  沉思中的諾艾爾,心中總是不斷浮現劍聖的記憶,尤其是葦名一心,他一生中從來沒有失敗過,為了勝利而不擇手段,在他眼中,對決就是一個站著、一個躺著,只有活下來的才是強者。

  當然,這樣的想法太過極端,也不適用於所有人。

  但是,葦名流真正的奧義,那句『猶豫就會敗北』卻確確實實的是對劍客的至理名言。

  只要自己想著要饒對方一命,就會在取勝的時候無法使出全力,而這就是猶豫,這就會導致敗北。

  其實不用博加德提醒,諾艾爾一直都清楚的知道這件事。

  但他心中一直對於殺人這件事情有所牴觸。或許是道德感、又或許是同理心,他始終無法對自己的同類痛下殺手。

  不過,更有可能是其他更深層的原因,讓他無法動手的,是處於潛意識的一股力量,一直潛伏著,但卻讓他時刻體醒著自己不能開殺戒。彷彿只要做了,就會發生什麼事情,自己將不再是自己。

  ……

  船艙內,訓練了一整天的克比和貝魯梅伯正在房間內聊天。

  此時,房門被打開,一道靚麗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你們這裡還有床位吧?我之後就睡這裡好了。老爺子的鼾聲真的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難怪他的房間上下左右全是空房。一開始還以為是單人房撿到便宜了……」來人喋喋不休的抱怨著,正是諾艾爾。

  「諾……諾艾爾前輩?」克比一臉驚訝。

  「嗯?」

  「你說你要在這裡過夜?」

  「是啊,怎麼了嗎?」諾艾爾一臉莫名其妙。

  「這樣好嗎?」克比欲言又止:「我是說…畢竟我和貝魯梅伯都是男生……所以諾艾爾你……」

  諾艾爾恍然大悟,原來這兩個小子還以為自己是女的。不過也沒奇怪,這是常有的誤會。

  「我也是男生啊!」

  「喔,既然如此,那就沒問題了……」

  克比做出鬆一口氣的表情,但在消化完聽到的話語後,整整呆住了五秒鐘。

  「欸~~!」貝魯梅伯和克比異口同聲。

  

  一場誤會導致的鬧劇結束,諾艾爾等三人躺在床上瞎聊著。

  「諾艾爾前輩,你有什麼夢想嗎?」

  「夢想嗎?暫時還沒有,克比你呢?」

  「我的夢想是當上海軍元帥!」講述夢想時的克比非常認真,並沒有平時唯唯諾諾的樣子。

  「這個夢想還真不錯呢!」諾艾爾評價道。

  夢想嗎?這倒是他從來沒有想過的問題。自己和大多數人一樣,不過是被各種方向的浪潮推動著前進,並沒有自己的目的地。

  而克比以及魯夫這些人則不同,他們是掌舵者,有著名為夢想的風帆當作前進的動力。

  「我還以為諾艾爾前輩會想要成為世界第一劍豪。」貝魯梅伯說道。

  「哈哈,這倒是不錯的目標,不過對我來說倒不是太想達成。」諾艾爾笑道:「我不是擁有夢想的人,不過我希望可以一步一步達成更高的目標,看看最後能達到什麼高度。」

  「嘿!我也是!」貝魯梅伯贊同。

  三人在天南地北的談笑風生中睡去。

  隔天一早天還沒亮,三人就被卡普叫醒,來到甲板上進行體能訓練。

  從東方天空只有一點白色開始,三人一直不停的跑到豔陽當空。四個小時不停的跑步,榨乾了他們的體力,高強度的訓練即使是其中最強的諾艾爾也吃不消。

  一般人的訓練方式是循序漸進,而卡普顯然不吃這套,這老頭用的是優勝劣汰,能活著堅持住他的訓練的都會成為強者。

  至於撐不住的嘛……會被他揍。

  「老爺子,克比他們這樣下午還有辦法訓練嗎?」看著兩個如同爛泥一般攤在甲板上的同伴,諾艾爾喘著氣問道。

  「哈哈哈!體力這種東西只要吃一頓飯就會回來的!」卡普不靠譜的回答在諾艾爾意料之中。

  諾艾爾憐憫的眼神在貝魯梅伯眼中彷彿是救命的稻草:「前輩……救…救我……」

  諾艾爾還給他一個「對不起,我也自身難保」的眼神後轉身離開,留下無助的貝魯梅伯。

  下午的訓練是分開的,卡普帶著兩個菜鳥用不科學的方式增強實力,而諾艾爾則跟著博加德練習劍術。

  「如何?」博加德看向諾艾爾,這是在問關於劍道的思考,惜字如金的他昨天反常的話多,今天卻又回到平常的狀態。

  「葦名流的奧義是:猶豫就會敗北。果斷而不魯莽是葦名流的真諦。」諾艾爾講述著自己昨天思考後得出的結論:「但這並不適合我,我雖然不是一個猶豫不決的人,但也絕對稱不上決絕。」

  博加德賞識的看著眼前的少年,僅僅一個晚上就能從傳承的桎梏中有所領悟。

  「或許是見識不夠多,我也不知道我的意志是什麼。但就現階段來說,我的劍是為了守護而揮動的。無論是家人、佛夏村的村民還是海軍的同伴,我希望可以在他們需要我的時候,成為他們的劍。」

  老掉牙的回答,海軍劍士有超過一半是守護之劍,但這也和海軍的意志相吻合,海軍即是平民的守護者、維護著大海的秩序。

  博加德罕見的笑了,向眼前的少年投去讚賞的目光。

  「有一種說法是:一把劍可以用來殺人,但也可以用來當作拐杖、開山刀,劍只是一種工具,端看使用者如何運用。你覺得這句話說得如何?」這個少年讓博加德認為值得自己多費口舌引導,讓博加德就進入了『多話模式』。

  「說得滿有道理的,劍可以是作惡的凶器,也可以是拯救的工具。」諾艾爾說出自己的看法。

  「狗屁不通。」博加德話鋒一轉:「一把劍,從設計、鍛造、加工到最後在劍士的手上揮出,都是為了一個目的:殺人。唯一的區別是殺的是什麼人。」

  博加德繼續說道:「雖然都可能拿劍,但海軍劍士跟一般的海兵不同,我們專注在劍術的提高、劍道的實踐,雖然也是守護者,但我們的作風是斬除迫害平民的陰影。」

  話語間殺氣縱橫,諾艾爾不禁流了一身冷汗,吞了吞口水。

  「精進你的劍術、找尋你的劍道,少年。至少要到達斬鐵的境界,才能被稱為劍豪。」

  斬鐵,是每一個劍士都知道的一個境界,也是一般劍士與劍豪的分水嶺。

  但諾艾爾一直都無法理解,斬斷鋼鐵為何是劍豪的門檻。雖然在東方藍難逢敵手,但是諾艾爾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劍術在偉大航路上只能算是三流。

  但即使這樣,斬斷鋼鐵對自己來說也不是什麼難事,揮舞的速度夠快、所用的兵器足夠堅固、鋒利,即使是一般的海兵也能斬斷鋼鐵。

  「如果只是斬斷鋼鐵的話,你現在就做得到了,對吧?」看出諾艾爾眼中的疑惑,博加德解惑道:

  「所謂的斬鐵,不僅是指斬斷鋼鐵,而是一種境界。你是否有在戰鬥中,將佩刀折斷的經驗?」

  諾艾爾點點頭。

  「若是使用蠻力或技巧,也許可以斬斷鋼鐵,但手中的劍卻也會受到損傷。不如這麼說,如果只是要斬斷鋼鐵,一把堅固的斧頭會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但斬鐵不同,達到斬鐵的劍士,在斬斷鋼鐵時,手中刀劍並不會損傷。且並不侷限於形狀和大小,無論是一般的鐵棍或是厚重的鋼鐵要塞,都能一刀斬斷。

  且跟一般的劍士只能使用手中刀劍造成傷害不同,斬鐵的劍豪可以斬擊空氣或水,藉由這些介質,將攻擊以震波的形式傳遞出去,達到百步之外斬殺敵人的效果。」

  說完,博加德抽出腰間名刀,隨手一斬,一道肉眼可見的震波飛過,遠在十步之外的木樁應聲被斬成兩段。

  看到這一幕,諾艾爾眼中出現了狂熱的眼神。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