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海兵劍道之路--第06章 真正的劍豪

莫三 | 2021-12-25 09:02:18 | 巴幣 1012 | 人氣 101

連載中海兵劍道之路
資料夾簡介
來自東海的少年腦海中時不時會出現來自劍聖的記憶,具有得天獨厚的天賦的他,能在劍道上走的多遠?又能否在大海上成為一方強者?

  東方藍,海軍16支部前往153支部航路上。

  「老爺子,你現在到153支部了吧?我這裡抓了兩個千萬海賊,現撈的,現在免運費給你送過去。」諾艾爾在船艙內拿著電話蟲不正經的通話著。

  「嘿嘿!小子,海賊不稀奇,我這裡抓到一個不守規矩海軍上校。」對面的人同樣不正經的回覆。

  「哇!真巧!我這裡也抓到一個不守規矩的海軍上校。」

  「哈哈哈哈哈……」

  船艙內外瀰漫著愉快的空氣。

  到了15支部,諾艾爾和臨時的副官告別,並且交接了艦長事務。

  來到裝飾著狗頭船首的軍艦,上面有一個戴著一頂狗頭帽子的老壯漢正等著他。

  「小子,好久不見啊!」

  「老爺子,好久不見啊!」

  「所以我說,我另一個孫子呢?」卡普滿臉笑容,笑得諾艾爾心裡發寒。

  「哈哈,老爺子你也知道那傢伙的個性,您都抓不回來了,我怎麼可能逮得住?」

  砰!

  一隻拳頭狠狠的敲在諾艾爾頭上,直到老爺子收手後,諾艾爾才意識到自己挨揍。

  「啊!老爺子你幹嘛啊?」諾艾爾的頭上腫起一個大包。

  「老夫給你三年的時間,你連魯夫出海都沒攔住。」

  「當年艾斯出海你也沒攔住啊!」

  砰!

  「還敢頂嘴!」

  ……

  諾艾爾跟著卡普中將來到船上,海冰押解著四名犯人跟在他們後面。

  其中三名跟諾艾爾是熟面孔了,就是敗在他手上的:響鏑海賊團.響鏑達利、惡龍海賊團.惡龍、原海軍東海16支部上校.老鼠上校。

  另外一名就是卡普口中不守規矩的海軍上校--153支部的蒙卡上校。

  卡普身為船艦的長官,需要在犯人押進船上的監牢前再次確認犯人身分。

  「達利是吧?叫這個名字就好好去畫你的時鐘,搞什麼海賊?」

  「惡龍,嘿嘿,好久不見了,都逃掉了為什麼還要搞事呢?」

  「老鼠上校是吧?獐頭鼠目的,現在支部晉升機制那麼好啊,連你這種傢伙都可以當上校。」

  一邊確認犯人身分,卡普中將一邊秉持蒙其一家的優良傳統,嘲諷著這些犯人。

  海兵將蒙卡押到卡普面前時,卡普突然臉色一沉,眼睛閉上,彷彿在回憶著什麼。

  『原來老爺子認識這傢伙嗎?』諾艾爾心想:『看起來還很熟的樣子。是了,看紀錄上,蒙卡上校原本是一位熱血的海兵,老爺子應該是在惋惜吧。』

  斧手蒙卡看了一眼卡普中將。

  「這什麼怪老頭啊?」

  『咦!原來不認識嗎?』

  「喂!老頭!」斧手蒙卡大喊。但卡普仍舊不為所動。

  突然,蒙卡彷彿意識到什麼,嘴角揚起一絲得逞的笑。

  卡鏘!

  蒙卡突然暴起,掙脫鎖鏈,抬手一斧頭砍在卡普身上,卡普中將應聲倒地。

  全艦的海兵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動嚇了一跳,愣在原地。只有卡普的副官反應過來,正準備拔刀制服眼前的暴徒。

  這時,蒙卡脅持了一旁的一個雜役兵。

  「都不要妄動,誰敢過來的話,我就殺了這個打雜的,丟進海裡餵鯊魚!」

  「老…老爸!」被脅持的雜役兵被嚇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不要這樣,貝魯梅伯可是你的兒子啊!」這時,一旁的另一個紫色頭髮的雜役兵開口求情。

  「兒子?我才不要那種東西,我要的是自由!為了自由,犧牲他我豪不在意」

  蒙卡搶過一艘小船,帶著貝魯梅伯就走。

  這時卡普的副官來到船舷,下令砲擊遠離中的小船。

  「右舷15度,仰角48,砲擊!」

  「等一下!」紫髮雜役兵大喊到,跳上舷緣、擋住炮口,雙手拿著兩把不知道從哪裡搞來的燧發手槍。

  「貝魯梅伯是我的朋友,我不會讓你們砲擊他的!」

  在一旁的雜役兵的長官一臉激動:「克比,快點下來,你這是抗命啊!」

  克比神色一凜,雙腳仍然不住的顫抖著,但是聲音卻是異常堅定:

  「我……我會親自去帶他回來的!」說完就要往船下跳。

  諾艾爾在克比落海前抓住了他。

  「別幹傻事啊少年,你就算過去了,能打得贏蒙卡嗎?」諾艾爾問道。

  「可……可是,貝魯梅伯他被脅持了啊!」

  「放心好了,那畢竟是他的兒子,等過了砲擊範圍後他就會放了他的。」

  「真的嗎?」克比一臉充滿希望的看向諾艾爾。

  諾艾爾認真的跟克比對視,一臉誠摯的說:「假的。」

  克比一愣,然後極力的掙扎,想要從諾艾爾手中逃離。

  「你快放開我,我要去追他們!」

  諾艾爾一拳敲在克比下巴,讓後者暈了過去。

  「你就先休息一下吧,我來幫你處理這件事。」

  說完,諾艾爾自己跳入海中,非常迅速的游向遠方的小船,很快的,馬上就追上了蒙卡的船。

  「屋漏偏逢連夜雨,港外竟然會是逆風!」蒙卡看著漸漸靠近得諾艾爾,驚訝於對方的速度,也從這種體能確定對方是一個強者。

  蒙卡來到船邊,舉起鑲嵌在手上的斧頭,對著諾艾爾就是一斧:

  「給我去死吧!」

  諾艾爾輕鬆地躲過,來到船上,不過卻沒有逗留,順手抓起貝魯梅伯就離開小船。

  「算你幸運!今天沒帶劍來,不跟你打!」

  此時的貝魯梅伯已經被嚇暈過去,正好方便諾艾爾帶著他游泳。

  

  回到船上,把兩個昏迷的雜役兵丟在一塊,諾艾爾來到卡普中將身邊。

  「老爺子。」諾艾爾推了推倒地的老人:「老爺子!起床!」

  在諾艾爾越來越激烈的『叫喚』下,地上的老人緩緩地爬起身,口齒不清的嘟噥著。

  「發生什麼事情了?」搞不清楚狀況的老人向153支部的暫時長官問道。

  「報告!剛剛囚犯蒙卡掙脫束縛,擊傷押送人員後逃逸!」

  「什麼!?有人受傷!傷者在哪裡?要不要緊?」卡普急切地詢問。

  然後像是意識到什麼,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口,恍然大悟的笑道:

  「啊!傷者是我啊!嘿嘿!」

  「老爺子,你可真能睡。」全身溼透,搞得一眾海兵有點害羞的諾艾爾被卡普的耍寶逗樂,在一旁笑道。

  「嘿嘿,我在挑戰連續吃甜甜圈的最高紀錄,已經五天沒有睡覺了!」

  「對了,剛剛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怎麼船上那麼亂?」卡普問道。

  「是這樣的……」諾艾爾向卡普解釋來龍去脈。

  ……騷亂漸止,卡普帶著一眾部下返航……

  諾艾爾、克比、貝魯梅伯、卡普和卡普的副官正在狗頭軍艦上的訓練場。

  克比因為為了朋友阻止軍艦炮擊的行為獲得卡普的青睞,獲得了到卡普船上見習的機會。而一人得道、雞犬升天,貝魯梅伯也獲得了這樣難得的機會。

  克比和貝魯梅伯兩個小弱雞,此時正在卡普的追趕下,進行著『慘無人道』的體能訓練。

  「哈哈哈哈!跑吧!小子們!身為一個海軍士兵,3000公尺跑不進7分鐘是不行的啊!」卡普一邊追著兩人,一邊放肆的大笑著。

  「那邊可真吵啊!」諾艾爾吐槽道:「老爺子的訓練方式依舊那麼狂野。」

  注意力回到眼前,眼前這位不苟言笑的劍客是卡普的副官,博加特中將,他同時也是海軍本部的劍術教官,負責訓練有劍術天分的海兵。

  「那麼,先演示一下你的劍術吧。」

  「好的。」

  諾艾爾使用手中的海軍佩刀,演示了香取神道流的劍法。香取神道流是戰場上的劍術,其實不只劍術,在薙刀術、棍術、柔術乃至手裡劍術方面都有所研究。

  香取神道流以戰場上的對敵為基礎,所有的招式和概念都是以身穿甲冑的敵人為假想敵,並且相比其他日本劍術流派,在多人混戰的應對上更有心得。

  一套劍術演示完畢,博加德點點頭。

 「還有另一套劍術,教官看好了。」

  接著諾艾爾演示了新陰流的劍術。新陰流中較知名的流派是上泉信綱的徒弟:柳生宗嚴的柳生新陰流,當然,諾艾爾手上的是上泉信綱的新陰流。在戰國末期,隨著局勢穩定下來、戰場武術漸漸消失,風頭更盛的是武士間決鬥的單挑戰技。

  新陰流即是此種戰技,上泉信綱曾在戰場上活躍,但是其劍聖之名則是對決當中獲得的。新陰流也是採用竹劍練劍的濫觴,此舉大大降低了練劍時意外傷亡的情況出現。

  比起香取神道流的龐雜、大而化之,新陰流較為專注在一對一的對決,所用劍路較為靈動、刁鑽。

  收刀入鞘,新陰流劍術演示完畢。

  「我還有最後一套劍法。」

  葦名流是葦名一心所創,一樣是戰國末年,不同的是,一心的劍術是融合各家流派之長,不拘泥於招式得劍術。只有基本功和必殺技,這是葦名流的特色。

  「葦名流.一文字斬.二連。」這是葦名流的小絕招,快速地進行兩次『拜年劍法』。

  「葦名流.十文字斬。」這是葦名流的奧義。迅速兩刀的威力十分集中,在葦名一心手中可以斬斷一切。

  「祕傳.渦雲渡。」這招原本是巴流的招式,是雲之宮的劍術,連續七刀從各方位進攻,難以抵擋。葦名一心認為這招花俏有餘、但太過浪費體力,遂不愛使用。雖說如此,這招的威力依舊十分驚人。

  「葦名流.不死斬。」這招是諾艾爾始終無法琢磨透的一招,在一心的記憶裡面,是足以『斬斷不死』乃至斬落修羅的劍術,但在諾艾爾手中就只是一刀橫斬。

  在觀看諾艾爾展示前兩套劍術時,博加德並沒有什麼感覺,諾艾爾的劍術像是和之國的劍術,應該是得自和之國的某個流派,有可取之處、但不出色。

  直到諾艾爾使出葦名流,博加德才開始正色對待。這顯然是一套含有強者『意志』的劍術,其中蘊含著的孤傲、毀滅、一往無前的氣勢,即使諾艾爾實力並不強大,也能演繹一二。

  且根據自己的了解,諾艾爾似乎沒有受過什麼系統的劍術訓練,就算偶然有得到過傳承,單靠自學就能達到這種境界,也是不得了的天賦。

  若是有足夠的時間和合適的訓練,十年……不,五年之後,他的名號必將羅列海上的大劍豪之列。

  諾艾爾收刀入鞘,轉頭看向臉癱的博加德:「如何?教官?」

  「單單看你出劍,看不出什麼所以然,不如,你用你的全力向我進攻。」博加德拔出腰間名刀,擺好架式。

  「全力嗎?」諾艾爾有些猶豫。

  看出諾艾爾眼中的猶豫之色,一臉嚴肅的博加德突然笑了:

  「不用害怕會傷到我,就憑你還做不到,給我全力出手,不要褻瀆你的劍。」

  

  諾艾爾抽出佩刀,劍尖直指博加德。

  「既然如此,那麼小心了、教官。」

  縮地!

  諾艾爾使出密技,身形暴衝來到博加德身前,一刀斬下。

  博加德隨手化解攻勢,反手一刀反擊回去。

  諾艾爾揮刀防禦,雙刀甫一接觸,諾艾爾卻是臉色一變,手中傳來的巨力差點讓他的刀脫手而出。

  諾艾爾後撤調整狀態,兩人拉開距離。

  『是剃嗎?不,比剃的速度要慢,但是動靜也更小。』博加德回想剛剛那刀。

  不等博加德思考太久,調整好狀態的諾艾爾又攻了過來。

  「祕傳.巴流.渦雲渡!」諾艾爾使出目前自己最強的聯招之一,行雲流水的連擊讓人難以防守。

  但博加德卻是一刀不落的接了下來,甚至還多次出刀打亂渦雲渡的節奏。

  刀光劍影之間,諾艾爾感受到了強大的壓力,也意識到了一些問題。

  自己從來沒有全力出手過。在艾斯出海後,再也沒有遇到能夠打贏他的人,就算艾斯還在時,兩人的比試也只是點到為止,根本不會全力出手。

  博加德很強,是海上的一流劍客。這點是諾艾爾早就知道的事情,但是沒預料到差距竟然這麼大。自己引以為傲的強大劍技,竟然被堆方毫不費力的擋下。

  「啊!」諾艾爾大吼一聲,使出了自己最強的招式:「葦名流.十文字斬!」

  縱橫交疊的劍光一閃,諾艾爾用自己的極限速度使出了十文字斬,同一招比起之前幾次重創敵人的都要強大。

  鏘!雙劍相交發出金鐵相擊的巨響,諾艾爾手中的佩劍斷成數截,而他也因為脫力而不支倒地。

  博加德收刀入鞘,看著諾艾爾:

  「你的劍,還只是劍術,並不是劍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