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龍存在的世界】Part 170

Chu Dragon | 2021-08-05 21:30:24 | 巴幣 6 | 人氣 200


Part 170

  咻咻咻──
 
  在炎炙巨大的紅寶石色翅膀劃破空氣的瞬間彷彿產生了超越音速的音爆,充滿各式傷疤和齒痕的翅膀骨幹在空中如海上帆船一般不為所動,只在吵雜又似寧靜的空氣中耳聞的是骨幹間的黃白色翼膜掙扎著在過於高速震動的空氣下,於撕裂的邊緣哀號著。
 
  在{急翼}的作用之下炎炙的飛行速度非比尋常,也許比可柔快上兩倍,腳底下的山脈和河谷在CR的視線內呈現模糊狀,快速地往身後退去成了壯麗的美景,雲霧、山谷、河流、森林,嵐多洛的邊疆──即坎斯奈王城貴族所有的外圍領地已在邪龍的進攻下以鬼斧神工掩飾著被蹂躪過後的慘淡。
 
  米格西回到達羅河營地之後,他們再度啟程前往普羅明多不過就是幾刻鐘的飛行時間,但CR卻如面臨大戰一般的已經將三刃式的鏢緊握手中,銀白色的刃身在午後陽光的灑落之下反射出她臉上對於仍位在一線谷的邁爾等人的宿命、又或是達羅河營地內隻身一人得完成兩個禮拜分量報告的米格西──還是,她有更值得擔心的事?像是自身的安危。
 
  以她和炎炙為中心的五個亮藍色光球隔著固定的距離不斷的在她倆周圍旋轉、調整位置、在散發出漣漪般的光波時發出低沉的嗡嗡聲響。已經下好保護咒的她們東張西望,瞧著雲霧繚繞的山間、底下串流不息的小條河谷、森林內的一舉一動……
 
  突然間,周圍的哨塔好像發現了什麼似的,其中一個方向的光球變成了橘色。
 
  炎炙只短暫的看了一眼,經驗老道的他頭也不回地說:「東北方,一里內有敵龍。」
 
  「我們已經進入他們的領空夠久了,哼,還真是安靜啊?」冷笑置之,CR看向變了色的哨塔方向,但是那裡恰巧被某個山峰周圍的雲霧給遮擋了視線,除了若隱若現的山尖之外,什麼也沒察覺。
 
  「我們飛得很高。」炎炙說,「他們的進攻我們沒有理由看不見。」
 
  風突然間大了起來,炎炙原本平穩的龍身也在一振強風的吹拂之下稍微晃動了兩下子,但是不管他們兩個因為自然環境的任何因素也好產生了任何的聲音,也不該被敵方給察覺。{靜聲術}在《賽頓作戰方》中的提及次數不比其他單位的名稱要少,這樣一個實用的高階法術在不管是作戰還是滲透敵人的陣營都能起到非常好的作用。
 
  越往普羅明多所在的西北方飛行,也代表著CR與炎炙的位置正往阿卡洛斯山群上走,部分的雪地開始在某些山落的頂峰上出現,白色的落雪籠罩住本該是土黃色的地表或是綠油油的樹林,在約莫兩千公尺百拔的高度就能夠看見部分的山嶺由綠轉白。
 
  氣溫雖然隨著他們的高度和位置不斷的在下降,但是CR仍穿著輕便的安洛戰鬥服,那是一種全身上下由厚皮交錯著輕羽棉打造而成的標準戰鬥裝,有時候會搭上鵝黃色的夾克,內裡則是白色的短袖,在手臂、大腿、胸口甚至是靴子側邊都有扣帶以加強服裝本身的貼合性,多達十八個口袋和暗袋的設計更是讓穿著這身衣服的主人沒有像是「我今天忘記帶魔藥出門」般的藉口,CR就是將她的鏢收合在大腿側邊和靴子上的暗袋裡。
 
  原本位於東北方的哨塔開始由橘色慢慢的轉變回了原本的藍色,就和其他的哨塔一樣,看來他們的危機是暫時解除了,也許是因為位於坎斯奈王城的邊疆,坎斯奈貴族麾下的皇家衛兵解決了這附近的敵龍嗎?還是那些敵龍有意的避開了這一人一龍?不論原因為何,那些敵方都還有意的和CR與炎炙保持著免於正面交火的距離。
 
  配合著地勢,為了與地面拉開一定的距離,在地形的走勢開始有攀升的跡象時炎炙會隨勢拉高自己飛行的高度,蹲伏在炎炙背上的巨棘旁的CR依然沒有卸下戒心,甚至可以說她已經知道這趟飛行免不了與敵方進行碰撞,只是她等待的那陣交手至今還沒有出現──至少目前為止敵方還沒有動作。
 
  「再飛高一點,炎炙。」稍微移動身子向外看了一眼幾乎算得上是清晰可見的針葉林之後,CR提醒著。
 
  背向陽光,這位女長官的表情在陰影之中無法辨識出情緒,她想到了自己第一次在達羅河營地見到邁爾那個小孩子時的自己是多麼的憂喜參雜,
 
  「你們好,我是達羅河的訓練官,CR。我負責指揮這裡的駕龍者和他們的龍伍進行訓練和作戰。」我盡量用著溫和的語氣說,這就是口中的邁爾……看來命運已經引導他來到此地了,此時此刻不宜想太多,我趕緊將心中多餘的情緒壓下。
 
  經歷過了這麼多,也算是一路看著邁爾等人走到現在的CR就在炎炙的背上、高速劃破了空氣的空中稍微地在回憶過去時出了神,但是很快地一顆變了色的哨塔在發出高頻的嗡嗡聲和不斷的震動警示之下將她拉回了現實,馬上就回到了狀態的她縮起了緊握鏢的那隻手──那是投擲鏢前的預備動作。
 
  「飛高一點,炎炙。」看了看與剛才似乎沒有什麼變化的,他們與地面之間的距離,現在的她還是能夠清楚的分辨地面上的輪廓。CR再度出言提醒。
 
  「我已經一直在拉高了,我──」
 
  「不,有什麼地方不對勁。」CR出言打斷了炎炙的話。
 
  炎炙暫緩了振翅拉高自身的動作,開始左顧右盼起來,他犀利的眼神瞇了起來,似乎也察覺到了什麼異樣。
 
  不約而同地看向了位於西北角的──橘色的哨塔,CR端詳著那個方位的太陽,還有其底下的森林和巨石。雖然炎炙說他不斷地在拉高自己的高度,CR也從他拍翅的頻率知道他不可能在說謊,端詳了一會兒遠處之後,她終於發現了出現在他們身上的怪狀。
 
  「怪怪的,」她說。「我感覺得出來你在拉高,但是我們的水平位置始終沒有改變。」
 
  而那顆呈現橘色的哨塔始終維持著類似的顏色。
 
  {飛哨風暴}:生成五個環繞受法者的哨塔,會以固定頻率和距離自動偵測敵方的位置,若自身周圍一里內有敵方則哨塔會以顏色的變換警示。
 
  在下一秒,那顆哨塔又瞬間變回了亮藍色。
 
  但是CR臉上的困惑和警戒神情絲毫沒有退去半分,思考著,她說:「這種哨塔會以顏色警示敵方位置,並隨距離長短逐漸變色……如果哨塔會有突然的顏色改變,而非漸漸地退回原本的顏色,代表什麼?」
 
  「代表我們和敵方之間的相對位置有突然的改變,」炎炙說,「敵方可能會傳送,只有傳送會造成距離之間的突然變化。」
 
  「不管這是誰,」CR說著犀利的查看四周。「他已經跟著我們好一段時間了,不管他的目的是在跟蹤我們,還是挑釁我們,他都沒暴露位置,準備好。」
 
  「小心!」CR突然大喊。
 
  炎炙就在差點要撞上一面了無生機的峭壁時急轉了一個彎,但是礙於戰龍的碩大體型會讓這個動作不是那麼容易完成,炎炙的一邊翅膀擦撞到了幾近垂直的峭壁面,在差一點就要穩不住自己的平衡之餘他一隻有力的後腳爪往牆面上蹬了一下,些許的碎石和幾些攀在牆面上的枯木在這陣騷動之下掉落底下的深谷,不過卻沒有發出多大的聲響。
 
  「怎麼了!你怎麼會沒──」
 
  「我不知道!那峭壁……」說著炎炙繞過了山頭,留下了些許傷痕在翅膀的骨幹上顯然不足以對這般體型的戰龍造成任何足以阻礙飛行的障礙。
 
  就突然出現在眼前!」語帶慌張的炎炙急急忙忙地解釋,但是就連CR也不是很清楚剛剛到底是怎麼了,因為她知道以炎炙的資歷和經驗絕對不可能直直地撞上一面那麼顯眼的峭壁。
 
  繞過了山頭之後他們進入了一陣濃密的大霧之中,與地面的距離沒有剛才那麼高的他們在怪異的現象之後放棄了拉高的念頭,也導致他們就這樣飛進了一陣濃密的、繚繞在山峰周圍的大霧之中,四周的能見度變得極差,只有CR腰間的指南針還為他們導引著正確的方向,但就那個指南針還能正常運作的狀況下,至少CR能夠確定他們兩個沒有中了什麼突然之間就完成的傳送咒。
 
  在這濃密得如畫布上揮毫的黑墨交錯之下形成的霧裡頭,只能依賴炎炙飛行的直覺還有正作用於他們身上的保護咒。CR先是推測這些影響他們飛行的奇怪現象應該是來自長年籠罩一線谷的干擾能量所致,但是干擾能量會是他們剛剛遇上的怪狀的解釋嗎?干擾能量不該只是一種干擾定位法術類的能量而已嗎?
 
  突然之間,在濃濃白霧之中但仍清晰可見的亮藍色哨塔有兩個突然之間轉變成了橘紅色,代表敵方的位置已經很接近了!
 
  「兩個方向?這麼多的邪龍現在都會傳送咒了?」CR納悶的說。
 
  「傳送咒是一種古老的法術,非常不容易駕馭,連我都還無法掌握箇中訣竅,那些傢伙?」
 
  又是下一秒之間發生的事情,突然之間眼前籠罩著他們兩個的大霧就在閃瞬之間退去,視線突然間開闊了,CR馬上就確認自己的周圍是否有敵方,但是略過了剛剛差點撞上的山頭和那陣大霧之後映入眼簾的只有越來越往海拔高處走的連綿山脈和逐漸覆蓋大地的白雪。
 
  「敵方的位置突然改變了?」看著仍然是兩個橘紅色的哨塔,但卻在原本的相反方向,炎炙狐疑地說。
 
  拉著扣繩走到炎炙的身體邊緣,看著腳底下──那陣在低他們一個層級的大霧,CR睜大了眼彷彿明白了什麼道理。
 
  「是我們的位置突然改變了。」
 
  沒顯露出太大的驚恐或是反應,炎炙冷冷的回應:「有東西在作祟,是嗎?」
 
  「而且這還不是普通的技倆。」
 
  *
 
  確認著發亮的哨塔就在他們的左手邊,擁有十四顆星星的女長官很快的瞟過一眼那個方位的大致動向……山谷、河川、底下殘破的小木屋和稀疏的白霧,沒有出現什麼需要她馬上射出手中的鏢給予痛擊的傢伙。她腳下的炎炙維持著一貫的高速飛行,照理來說在{急翼}的加持作用下他們兩個應該可以甩開大部分的敵龍直往目的地而去才對,但是作戰經驗豐富的兵將們馬上意識到此舉將會暴露我方目的地的位置,就算在當下沒有與敵方交火,敵方也會在事後自己找上門來,而對於只有一人一龍的他們而言更是不能犯的錯誤。
 
  ……與其冒著在地面上以寡敵眾的風險,還不如趁他們的位置仍有優勢時先發制人。
 
  「{追星}!」此刻頂著凶煞的面孔和尖銳的眼神,CR投擲出了手中的兩隻鏢,那兩隻鏢在高空中以拋物線的軌道落往炎炙的後頭去之後,接著以奇怪的弧形角度開始圍繞在炎炙身旁不停打轉,就好像這些發著亮光的哨塔,但是這幾隻鏢的動向又更加迅速。
 
  「您不該現在用上追星的。」炎炙說著。
 
  「現在不是管鏢的投放效率的時候了!」女性嗓音的CR盯著那兩只不斷在大紅龍身旁打轉的鏢。
 
  突然之間,那兩只銀白色的鏢繞到炎炙的身體下方,卻再也沒有回到上方繼續做盤旋打轉的軌道運動,反而怪異的從他處飛回他們身邊,CR終於知道現在的他們面對上的是什麼樣的傢伙。好像是在腦中盤算著戰術一般的,她伸出了手指向一望無際的前方,說:「{追星:引流}!」
 
  {追星}:將十只鏢凝聚成一只特殊的星鏢,該星鏢會主動守護被施放者,且在施放者的命令之下能有不同效果。引流:使存在的星鏢主動追擊附近的敵方;空夜:使星鏢原地引爆,生成一遮蔽視線的屏障,使附近的我方潛行一段時間;稜鏡:使星鏢分裂成原有的十只鏢,降低各項屬性;鏡湖:至少三只星鏢作用中才能生效,在星鏢之間形成一鏡屏障,阻斷通過的所有法術;回歸:取消{追星}的效果,使其返回施放者手中。
  「引流?若面對看不見的敵方,這招會有效果?」
 
  「試了才知道。」
 
  接著那兩只圍繞著炎炙打轉的星鏢,就在CR施法完成的瞬間朝著同一個方向高速飛去,而那個方向,就是橘紅色哨塔的亮燈方向。但怪異的是,當那兩只鏢在CR的視線之下越飛越遠,幾乎就在肉眼要無法察覺的距離時高速的拐了一個接近九十度直角的彎,那軌道太不符合邏輯、太沒有規律。
 
  炎炙也看向那兩只星鏢就詭異的在離他們有一段距離的地方似乎……
 
  ……追逐著他們看不見的目標而不斷轉彎。
 
  直到那兩只鏢看起來就像因CR的命令而要飛回主人的身邊時,炎炙突然間的做出了向下俯衝的動作,CR一個勁沒站穩差點就要跌落炎炙的背部之外,但好在她身上的物理外傷在初步治療過後已經沒有大礙,她在零點幾秒之間就做出了判斷,抓緊了炎炙背上鱗片曲折的弧角,快速的在她熟悉的夥伴身上找到了平衡立足點。
 
  嗡嗡嗡嗡──
 
  一個棕色的身影就在炎炙的上方,於一陣扭曲的空間中現形,張開血盆大口直往原本該是炎炙的喉嚨處咬去。
 
  就在那個棕色物體出現的方向,顧及那個方位的哨塔發出劇烈且高頻的震動,整個哨塔轉為鮮紅色且不斷的發出聲音警示。
 
  「我就知道。」說著CR很快的又朝那棕色的物體投出了數隻鏢,但是它卻幾乎不為所動,那幾隻鏢在高空中以肉眼幾乎無法辨識的速度和彈道飛往它的目標,但卻在就要命中那團物體時突然間消失。
 
  如子彈般下墜俯衝過後的炎炙在前方的高空處爬升到了原本的高度,在爬升到他的雙翼能夠負荷的邊緣時刻意轉了身面對向他們來襲的敵方,好讓他自己與背上的CR能夠看清敵人的真面目。
 
  收回了兩只星鏢,這下他們看清了到底是誰由進入這片山林中開始就不斷的跟蹤自己,同時又保持著距離不讓自己現蹤──那是一隻棕色的龍,全身上下佈滿著類似正五角形般的白色斑點,他厚重的鱗片與細長的頸子和雙鄂極為不搭,頭上的雙角有菱有角的彎曲成了一個正方形的樣子尖端朝外,淡黃色的眼眸和數個由幾何圖形組成的瞳孔與世人對龍類的認知特徵有著明顯的衝突。
 
  一大一小的兩隻龍就這樣隔著一層膠著的空氣隔空對峙,這隻棕色的龍在翅膀的翼膜上有好多幾何圖形的符號和怪翼的線條紋路。由棕色轉為黃色的腹部,也在滯空的飛行動作下顯露出了一連串有如菱形般正字排列的鱗片。
 
  「你是誰!」CR從炎炙的頸子上探頭,充滿殺氣的問著。
 
  「嗚哈!竟然不認識白稜斯大人!」那隻棕色龍以自大但同一時間又帶著幼稚的口吻哈哈大笑著。
 
  正面對著白稜斯的哨塔以亮到不能再亮的鮮紅警示著敵方就在正前方,CR端詳了一下其他方位的哨塔,確認至少一里內沒有埋伏時,又問:「你一直跟著我們對吧?你如果想要下手多的是機會,為什麼要一直躲躲藏藏?」
 
  「喔?我躲躲藏藏?」白稜斯雄龍的口音提高了,隨著龍族上揚的嘴角,露出不安好意的笑容。「那是因為很好玩啊!」
 
  「你說什麼!」炎炙不滿的朝著明顯比他小好幾倍的棕色龍吼道,鼓起了發紅發燙的胸膛,從口中凝聚出了熊熊火焰,對白稜斯噴吐了一顆高速的火球。
 
  白稜斯不單單只是滯空在原地不動,反而挑釁的對他們一人一龍擺出了輕蔑的表情和神情。那顆來自地獄的火球就這樣以不低於他們方才飛行的速度往棕色龍襲了過去,但奇怪的是那顆火球就在快要命中白稜斯時,突然間像是被傳送了一般,消失在棕色龍戲謔的眼神前,出現在他的身後,往無盡的曠野飛去,彷彿……
 
  ……彷彿白稜斯周圍的「空間」不存在一般、彷彿他周圍的「空間」被略過了。
 
  這並不是某種保護咒或是抵抗法術……因為上述兩者應該在接觸到外來攻擊時會產生抵銷的樣子或狀態,像是{克里斯魔盾}成功抵銷法術傷害時保護罩會在空氣中淡去。
 
  「打打殺殺多無趣,你們說是不是?出奇的死法才能擄獲眾人的目光阿?比方說……讓一隻高速飛行的東方紅眼一頭撞上山岩峭壁,活活撞死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你這個該死的──」
 
  CR往他的方向投出了數只後方拖曳著尾光的鏢,但是在空中拍打著翅膀的白稜斯只是搖了搖頭,CR看見了他翅膀內側翼膜上的數個圖案發出了微光,隨著位於該方向卻突然之間失去光芒的哨塔,眼角瞥見了她身後的哨塔正在以某種能量轉換的形式發出光芒,她馬上踏著炎炙的背,示意他緊急改變高度。
 
  同樣不為省油的燈,意識到這位來路不明的敵方能夠在方才CR的試探攻擊中從容脫身,肯定不是一個三兩下就能打發的傢伙,炎炙大力的振翅往高空中攀升,像是用盡了力氣往空中彈跳的人狼一般機敏,絲毫沒有展露出對抗重力而吃苦頭的姿態,炎炙往高空中攀升的速度不比俯衝時慢得太多,像顆子彈一樣往蒼天而去。
 
  在炎炙攀升的舉動之下仍盯著敵方的CR因為炎炙振翅的動作只失去了零點幾秒鐘的平衡,本認為自己能夠以眼神死死的監視著目標動向的她就在這毫秒之間失手了。
 
  白稜斯從一陣就在空氣中產生的漣漪中飛撲而出,從他們的後方直往CR的方向飛撲了過去,在攀升過後尚未掌握回滯空節奏的炎炙驚訝的看見上一秒還在自己眼前的白稜斯就這樣從自己身後,措不及防的將CR給連人從他背上摔落了下去。
 
  一個龐然大物就在意料之外的從後方熊抱住了自己,CR驚呼了一聲,胡亂的伸手想要緊抓在自己腰間與炎炙的背棘上連接的固定繩好穩住自己,一陣慌忙之中,白稜斯佈滿奇怪幾何圖形和符號的軀幹、齜牙咧嘴的面孔和隨之而來的慌亂瞬間占滿了她的所有思緒。
 
  飛逝卻又緩慢度過的時間裡CR的確是抓住了固定繩,她想要藉由這股跌落的力量盪著繩子從另外一側回到炎炙的背上,但是事情沒有如她的願,她看見了視線內的繩子在尾端以一個詭異得完美的切口與炎炙的背棘斷了開來,她開始下墜。
 
  這個混亂的瞬間是CR在整趟旅程之中首度感覺到驚慌,白稜斯的血盆大口離她的喉咽只有不到五十公分的距離。
 
  周圍雄偉的山巒群峰和茂密的山林樹木就在她的身邊不斷往無盡的天邊飄去,CR伸出手阻擋了白稜斯眼袋戲謔卻又不失殺意的神情,從數個有菱有角的圖案組合成的瞳孔中彷彿看見了自己在高速墜落之下映射出的臉龐。
 
  「告訴我!現在那個天魂能夠為妳做什麼!」
 
  「什麼!你不──」
 
  「說啊!哈哈哈哈,在將死之際話都說不清了嗎?」
 
  炎炙就跟在一人一龍在空中纏鬥的身影後方高速的往下俯衝。炎炙張開了嘴,脹紅了胸口,從他的鼻腔彷彿冒出了直往天空竄去的黑煙,但是他卻遲遲沒有開口使用吐息武器。「這樣會傷到長官的!」他心想,除了跟著俯衝之外他什麼都做不了,在這樣的狀況下不管是法術還是物理攻擊都有可能誤傷到CR!
 
  「{回──」
 
  「{回歸}!」
 
  CR努力的擠出一絲整頓好的思緒,利用與白稜斯在空中拳打腳踢的些微空檔召回了正在炎炙周圍環繞的星鏢,接著一腳大力的朝白稜斯腹部如片甲般的鱗片踢去,但是那些鱗甲並不是只有外表好看,它們的防禦能力也特別出眾,CR彷彿一腳大力的踢往了鐵板一般,在多斯托納弄出來的舊傷如火燒一樣隱隱作痛,咬緊牙關展露出了痛苦神情的她短暫的在空中與這頭棕色的龍拉開了距離。
 
  「{黑鏡}!」
 
  四只鏢以快到肉眼幾乎無法辨識的速度在空氣中組合成一個四方型,幾只銀色的鏢身之間張開了一面有如虛無般的黑網,CR憑藉著對白稜斯的踢擊產生的反作用力完美的在高空中翻了一圈,穩健地落在了這張黑網上,還呈現半蹲伏姿勢的她趕緊探頭查看眼前的對手在那一腳之後到了哪兒去,但是她這個當下什麼都沒看見。
 
  「炎炙!他──」朝著往自己方向來的東方紅眼,她警戒的觀察著盤繞於紅龍周圍的哨塔。
 
  「怎麼可能?」
 
  五個哨塔呈現就如他們啟程前的淡藍色,也代表著白稜斯的確切位置與他們距離超過一公里以上,就法術的形式上和可行性論,在眨眼片刻間要完成單向性的傳送咒並不是無稽之談,只是那樣做可能會大量消耗施法者的精神力和神智,換句話說,在與敵方拚個你死我活時幾乎看不見此類戰術,因為這無疑是自找死路。
 
  「在找我嗎?」白稜斯輕挑的口吻環繞於他們耳邊,但卻不見那隻詭異的龍的身影。
 
  "轟"一聲彷彿布料被徒手撕碎的尖銳高頻噪音回響於大氣之中,看見了炎炙正前方的哨塔晃動著、震動著,那是哨塔偵測到疑似敵方,即將要有顏色上的改變的前兆,大紅龍馬上振翅往後瞬間退後了一大段距離,CR看準了在空中不尋常的漣漪狀區塊,往那個方向射了數只飛鏢。
 
  「小心!」
 
  做足了準備,就要攻擊那包準會從漣漪中現身的傢伙,炎炙脹紅了胸口準備進行吐息攻擊,但是白稜斯卻從炎炙的後方朝他的喉咽張開了來自死亡的上下顎。迫於戰龍的體型,在各項飛行的屬性方面非常出眾,卻會在滯空的過程中暴露弱點的炎炙沒來得及轉身面對白稜斯突如其來的突擊。
 
  CR瞪大了眼,看見體型相較炎炙之下小了非常多的棕色龍就要將利齒埋入自己的龍伴喉嚨裡。
 
  "匡噹"一聲的,在那零點幾秒之內,白稜斯的奪命利齒距離炎炙的頸子只有幾毫米距離,卻彷彿咬上了堅不可摧的鐵片一般發出了怪異且突兀的碰撞聲,一顆飛哨在閃瞬之間之內包覆了炎炙的全身上下,發出了一陣強烈的藍色光芒將整隻大紅龍罩住,而白稜斯則被強烈的反作用力給彈了開來,一顆帶著血的牙齒從他的牙架上脫落,滴著血墜入底下的無盡樹林之中。
 
  「呃呃啊──!」
 
  {飛哨風暴.止息}:當受法者即將遭受不可迴避的物理攻擊時自動觸發,消耗一個哨塔,免疫並抵銷該次的攻擊,同時驅散攻擊者。
 
  白稜斯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眼神,被自己的咬合力給反將了一軍的他頓時五官扭曲,看似正承受著無比痛覺。在他被彈開的軌徑上,退入了一陣漣漪之中。
 
  料到這陣被法術給化解的攻勢並不會挫了白稜斯的銳氣,CR從黑網上以蹲伏姿勢大力起跳,四只鏢之間形成的黑網似乎會給予她更強大的跳躍力,讓她一蹬就飛出了好幾公尺。CR成功的跳回炎炙的背上,幾乎是在同一時間,白稜斯就張口咬住了原本位於CR腳底下的那張黑網。他不屑的將那些金屬製的鏢從口腔中吐出,沾染了些許血液的鏢很快就回到了表情厭惡的CR手上。
 
  只剩下了四個哨塔,稍稍留神觀察了炎炙的翅膀擺動狀況,她確定{急翼}的效果還在,示意他高速的往目的地的方向而去,這是一種交戰狀態下暫時喘口氣但不被定義為「抽身」的技法,刻意的與敵方拉開距離好瞭解並構思下一步棋怎麼走。更重要的是:現在炎炙周圍只剩下四個哨塔,根據{飛哨風暴}的特性,這會使警戒的範圍又縮小了一些。
 
  「要在他尾隨我們的狀況下直往普羅明多嗎?這樣──」
 
  「我知道,非常危險。」CR說著眼神銳利的瞟向四周,沾染血液的鏢還握在她手中。
 
  「我有方法可以甩開他。」炎炙說著只稍稍瞄向背上的CR。
 
  聽聞此話她皺起眉頭只困惑了半秒鐘,隨即表露出嚴肅的眼神,說:「甩開他,急翼的效果──?你……?不,不行,我還不准你這麼做!」
 
  「當務之急是護送你到它那裡去解除身上的禁咒效果,我們甚至連斐特的禁咒會有什麼影響都還不知道,如果我們留在這裡和他作戰會大大增加被其他敵龍伏擊的可能性。那個白稜斯感覺不是一般的龍,甚至不是昰特勒,他的能力──」
 
  「他的能力肯定是十龍等級。」CR冷不仿的替他說完。「那是什麼?空間置換嗎?還是什麼的,如果我們引誘他前往我們的目的地才更危險。」
 
  「所以我才說我能夠甩開他。」
 
  「用煞星嗎?你上次這麼做差點就沒醒過來了,你知道嗎?」語帶堅定卻又不失對於自身龍伴安危的那股關切,眼看這位氣勢凜人的女長官就要在自己龍伴的背上多愁善感起來,炎炙也識相的沒有再回話。
 
  一陣激烈的空戰之後白稜斯似乎又與他們拉開了距離,有意的跟隨著他們。
 
  「凱德拉,我還有四個飛哨,而你的保護咒在白稜斯剛才的攻擊中早就已經失效,還有幾十分鐘的路程──」
 
  "咚咚咚咚──"
 
  在炎炙話未完的當下剩餘的四個哨塔全都轉換成了橘色,CR站起了身子,在保護繩已經斷開的狀態下只能依靠自己的平衡感在炎炙的背上維持身體平衡。抓起了腰間那擁有完美切口的繩子,CR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追──」
 
  一個腳下的極度不平衡和突如其來的晃動使她的武藝動作中斷,CR一個踉蹌跌在了炎炙背上的那根巨棘旁,一手扶著好讓自己不要跌出紅龍的背上。炎炙不知為何突然間像是氣急敗壞的貓一樣全身開始快速的顫抖,她想要看清楚現狀,但是這陣高頻率的顫抖模糊了她的視線。
 
  「{鮮血契約.
 
  炎炙的嗓音突然間變得異常粗重,而且從他喉嚨發出的聲音已經變得異常扭曲,不像是原本的他該有的腔調。炎炙的雙眼眼瞼周圍有一團熊熊的火焰正在燃燒著,眼白的部分佈滿了血絲,雙眼像是著了魔似的盯著前方的天空。
 
  血液燃燒.
 
  戰龍炎炙胸口上的鱗片之間透過隙縫出現了火焰,原本的體色就幾近全紅的他在此時彷彿像是著了火的飛彈一樣快速的在空中掠過,而且速度只是越來越快,原本有{急翼}法術效果加持的他就已經以快得誇張的速度在飛行,這下只讓他顯得像是一顆燃燒中的巨型子彈一樣。
 
  煞星}!」
 
  炎炙大吼了一聲全身上下有骨有肉,每一片鱗片之間都透出了紅色的火焰,咆哮著、大吼著怪異又扭曲的嗓音,CR已經快要因為他們過快的移動速度而失去原有的感官能力,所有的世界都糊在了一塊,她看見了覆蓋雪的山嶺和綠色的植被之間的界線越來越模糊。
 
  接著炎炙大力的振了雙翅,彷彿音爆般的爆裂聲就在他們的位置無視{靜聲術}的效果傳了開來,一陣可以擾動空氣、造成空氣間的分子排列重組的漣漪就出現在炎炙飛行經過的路線向外散去,像是脫離了基座的火箭,炎炙正以驚人的速度劃破高空飛行。在他身上的CR只能靠著緊捉背上的棘刺而不被強勁的風給吹走。
 
  *
 
  "咚咚──"
 
  白稜斯從一陣漣漪之中出現在了一隻藍色且全身帶有電氣環繞的龍身邊,看著天邊好似一顆巨大的流星般的物體快速的消失在自己的視線內,往更高海拔的方向而去。
 
  「你本來可以殺了她的──不,你可以輕易殺了她的。」
 
  「那隻紅眼是棘手了點,要耗光他身上的保護咒會花上太多時間,但是那隻異種龍?哈哈哈哈,宿命啊!」
 
  「也許是吧,但是就這樣放他們走,你確定不會在將來造成麻煩?」
 
  「那隻雜種?」棕色龍看向已經不見影子的紅龍,好像剛剛空中的戰鬥都不曾發生過。「不會,說不定她還會反過來幫我們。」
 
  電電葛帕眼神示意過後,位於他們身下數群黑氣環繞的龍隻在令下之後紛紛往反方向飛去。
 
  「你是說?」
 
  「那綠色渾蛋還算有點貢獻,她已經是他的匕首了。」白稜斯滯著空打著翅膀說著。
 
  「匕首嗎?我很懷疑斐特是否有駕馭這樣一把匕首的能力,那隻賤貨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拿出全部的實力。異種龍麻煩的地方就在於他們同時擁有人類的學習速度和龍族的法術天分,到時候斐特也許會失控。」電電葛帕說著望向烏雲逐漸聚集的天空,灰黑色的雲以他為中心在他高空的頭頂上形成了一個不斷有雷電在其中交互劈打的漩渦。
 
  「反正他用不著巴結著老大,說穿了層關係不過就是被性慾給沖昏了頭之下的副作用,很多時候副作用都是可以被忽略的。」說著白稜斯露出一邊利齒,不安好意的笑著。
 
  「我已經等不及看見體內流著相同血液的宿敵在空中廝殺的情景了。」
 
  一束強烈的白光從漩渦的正中心劈下,一道強勁的、可以撼動周圍山林樹木的落雷打在了電電葛帕的身上,「晚點見。」
 
  說完藍色的龍在落雷消失的瞬間也沒了蹤影。
 
  *
 
  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後……
 
  「我說過多少次,不要賭上自己的命,來換我的命?」
 
  「……」
 
  一陣冗長、沉重的呼吸聲傳遍了洞穴內的各處,驚動了那些原本居住於此的小小房客,是蠍子、是蝙蝠、還是一隻龍?
 
  「也許邁爾對龍的看法才是對的,在我們身邊,你們永遠是長不大的物種……」
 
  「……」
 
  「真是個大笨蛋,炎炙,你真是個大笨蛋。」說著,CR不顧洞穴外的強勁風雪,撫摸著酣睡中的紅龍的鼻頭。
 
  {鮮血契約.血液燃燒.煞星}:魔法學五級,血法術──龍隻法術分支,燃燒龍隻體內部分的血液,憑藉強大的法術湧動使自己的心智和體能超載,短時間內使自己的動作速度急速化,但也因為大量失血和施法者的心智疲勞,使用過後施法者會陷入昏睡,根據使用者體質該昏睡期可能持續數小時到數個月。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