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龍存在的世界】Part 168

小小隻的龍 | 2021-06-04 12:52:15 | 巴幣 110 | 人氣 72


Part 168

  「對不起,是我的懦弱,讓我們一直在這場戰事中處於任由敵人宰割卻反不了擊的一方,呿……」百千魁武的身材在此時與臉上的羞愧和自責成了極大的反差,他二頭肌上的傷疤和臉上的爪痕諷刺的映照著他在眾人的面目凝視下的那股期望。「那個小鬼頭,竟然敢用那種口氣跟我談話……」
 
  在營地成員面前,百千很少展現出自己軟弱的一面,自從達力的事件發生之後,百千的個性變得極端古怪,他過度的想要保護自己身邊的人們,在由自己主張的法則之下盡量少讓營地成員遇上生命交關的時刻,但是就連營地裡最笨的成員都能曉得在這個時代、或是該說妃雅的魔爪下的時日,能夠保住自己的性命已經是一種福氣。
 
  面對忽然沉默下來的群眾,百千清了清嗓子,彷彿剛才態度上的軟化都不曾存在、剛剛那陣短暫的感性就如龍焰曾經停留的黑夜,化為一抹虛無之後淡去。
 
  「你們應該也都很清楚,最近從後線營地來了一支史上最年輕的龍伍,作為支援方的他們帶來了一樣很有可能是突破蛇病的素材,」
 
  聽到這裡,許多底下成員的眼睛一亮,或是將視線從地上的黃沙給轉移到百千身上。
 
  「但是,我們怎麼知道那個東西有用,對不?」說著百千露出一抹不知名的微笑,像是提問,又像是平白直敘的嘲諷著邁爾一行人努力的成果。
 
  「我們怎麼知道,這種不靠譜的東西真的能夠解救一線谷,解救我們?」
 
  *
 
  「這個……根據歷史的記載,從古至今,洞穴都不會是一處很好的撤退防線。」站在我後方,同樣對地圖端詳了一會兒的雞蛋說道。
 
  「作為一個在方格瓦江沖刷之力下形成的溶洞,裡面地形的走勢非常崎嶇,以〈拓路組〉這樣一個以地表探測為主要目的的單位來說,他們不會詳細記錄洞穴內的構造,更不用說更深處的系統。」夕回應。
 
  「{偽裝結界}呢?」在三位龍背作戰員之中最為資深的迪奧,倏地將手給搭上了桌緣。「因為洞穴地勢低,若是現蹤的話會很容易形成易攻難守,造成我方撤退和補給困難的局面,這應該是主要原因吧?如果我們能用結界罩住這個洞穴呢?會對戰況有所改變嗎?」
 
  「不行,」幾乎是在迪奧的提問之後,夕立刻回答。「以這裡魔法會的規模,我們的{偽裝結界}只能夠維持一處。」
 
  以這裡魔法會的規模,我馬上就猜得出來{偽裝結界}和{魔法抑制咒}應該是相同類型和規模的法術,屬於那種施展不易且需要耗費大量人力和心神的法術,我其實暗自有一個想法,就是若我們將現在作用於一線谷的結界改設於南處的溶洞,是不是就可以形成一個能讓大隊安全撤退和補給的地點。
 
  但言下之意是:我們得有百分之百獲勝的把握才能決定放棄現在的營地。
 
  「這樣啊……」思考著其他的可能性,對於他們的回答我有點兒敷衍的回應。
 
  「所以,我覺得我們應該要先確保礦場的可行性,」CR說著,仍堅持著她的想法。「先派出幾支龍伍去調查那裡,將那裡設為我們的撤退和補給中繼據點。」
 
  「再說,礦場既然是開採礦物的地方,已經廢棄的那裡應該有一定的空間可以容納數十支龍伍,甚至是幾隻戰龍。」
 
  「那也要礦場的入口夠大。」我提出。「現存的礦場還使用著傳統的軌道運輸開採的礦物,為了避免礦洞崩塌,應該會以盡量不損害到洞穴的形式來打造人為通道和運軌。說不定那個礦場的入口連大一點的龍要通過都有困難。」
 
  「把它炸開不就好了?」可柔說。
 
  「你是想要在沒有結界的地點告訴戰線上的所有邪龍我們的位置嗎?」伊火冷冷的回應身旁的白龍。
 
  「不行,太明目張膽了。」
 
  *
 
  「說什麼屁話!不讓我們上場去戰鬥,不讓我們去割開那些邪龍的頸子
?要我們等,等那些什麼……魔藥?」百千激動的說。
 
  「嚷嚷著些『要看清事實』之類的鬼話?那個渾蛋毛頭小子竟敢敢對長年執掌一線谷的我說教!?」
 
  對於百千突如其來的自導自演,台下的成員們有的露出苦笑,有的在一陣百千帶著謾罵的言語中跟著拍手叫好,有的依舊保持沉默。
 
  「我說!我們現在就去外頭和那些邪龍對幹!好不好!」
 
  「好!」
 
  「好啊!」
 
  走下了木製的台階,走向了站在最前排附和著百千的話的黑髮男子,百千一拳直接灌在了他喜憂參半的左臉頰,在倒地之際那位高瘦的男子仍舊不明白自己的行為有什麼地方不對了,躺在地上側臉朝天的他扶著自己紅腫的臉頰看著對他怒目而視的百千長官,臉上盡是困惑。
 
  「好你媽的頭。」一陣咒罵之後,百千看向叫好聲在那出拳的瞬間就已經被威嚇力給完全熄滅的群眾。「現在的狀況,在你們能夠舉起刀劍之前,就已經中毒了。」
 
  「在我們說著話的現在,仍有不少弟兄正在和死神搏鬥──不,他們已經是死神的囊中物,被遊玩於股掌之間,好像甕中捉鱉一樣,下一個就捉到自己,你們懂不懂!」
 
  「長官,」一位在正式集會的場合仍舊不禮貌的戴著黑帽的男子從後方緩緩舉起了手,只輕蔑的瞟了一眼在場的其他成員,尤其是那位被揍了一拳躺在地上的人。
 
  「邁爾他們究竟跟你提了什麼?要你在這裡對我們演戲?」
 
  面對無禮的提問,百千倒是沒有露出太多敵意。
 
  「哼?演戲?你以為我在演戲。」說著他攤開了手中的紙捲,那是一份和在他的帳篷裡一模一樣的地圖。「那你們這群人可他媽的給我聽好接下來的腳本怎麼演!」
 
  *
 
  「我們一定要設一個中繼補給站,不然飛回這裡補給的風險太高了,若是敵方掌握了我們撤退的動向,很有可能會連這裡的位置都曝光,到時候就真的玩完了。」在以自己的設想為前提提出的假設遇上了重重障礙,CR的語氣提高了。
 
  「〈拓路組〉有沒有回報說南方的溶洞會通往哪裡?」我問。
 
  「沒有,他們的主要工作並不是調查洞穴。」夕回應道。
 
  「長官呢?」雞蛋說,「如果是百千長官,他會希望中繼站設在哪裡?或是說,他會不會認為有中繼站的必要?」
 
  「雖然從戰線直直飛回這裡只需要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但是這還是以龍還活著且能夠正常飛行為前提。」
 
  說著趴在我身邊的雷納彷彿抖了一下,我拍拍他的頸子讓他放下心來。
 
  「我的傳送咒只能傳送身邊的一小群人而已。」塔茲默默地說,聽起來他也正在為我們現在碰上的困境盡一份心力。
 
  「傳送?」這番話倒是讓夕睜大了眼。看著我說:「這隻小黃龍會傳送?」
 
  「會,部分的我們都體驗過塔茲的傳送咒,但是這並不能當成戰術運用。」看了看塔茲,給他肯定的眼神,我回應。
 
  「傳送咒多半具有特殊性質,單向無副作用的傳送咒幾乎不存在,」夕說著,看向滿心期待的塔茲。「小龍,你的傳送咒特性是什麼?」
 
  塔茲閉上眼睛想了想,正當整個室內的人眼神都投在他身上時,他才緩慢地開口說:「我只能傳送到曾經待過的點,或是:傳送到一地,但是一段時間後會因為單向傳送的溯性回到原地。」
 
  「有多大的距離限制?你試過嗎?」夕追問。
 
  「我不知道……我最遠的嘗試是──」
 
  「是從達羅河營地到克多里斯南端。」我替他說完。
 
  「很夠了。」CR若有所思的說,「這絕對可以當成戰術之一。」說完她又暗自點點頭,彷彿真理出什麼我們這個帳篷內超過十五個腦袋以外的神奇戰術。
 
  *
 
  「相信你們都知道!長年以來一線谷的作戰方式一直是以防守抵禦敵方的攻擊,我們幾乎不曾主動進攻過,就連方格瓦江上游的水都沒喝過半口!這次的行動我只需要你們做一件事:在打垮那些會飛的王八蛋之前,給我好好的活著回來!聽到沒有!」
 
  深夜的晚風匆忙吹過,但沒有吹熄百千身後的火堆,在一陣簡短的說明來意之後沒有一個成員答覆百千的命令。
 
  那位戴著帽子的男子又舉起了手。「這也是那個屁孩邁爾提出的計劃嗎?」
 
  「是啊,當然是那個屁孩邁爾,你想說什麼?」百千透過人群之間的夾縫沒好氣地瞪著那位男子,其他人見狀紛紛讓開。
 
  「這樣的一個計劃就能說動長官你啊?直接進攻敵方的大本營?這是一個只有三歲的小孩遇上戰爭時才會說的話。我不曉得那些小朋友來到這裡也才差不多一週,到底可以改變多少事情,現在隨隨便便的就要替我們決定進攻計畫,是不是太草率了,長官?
 
  「是你口中的那些小朋友,在我們的後線補給城市多斯托納,擊退了那些邪龍的首領,拉法葉。」百千口氣平穩地回應這一連串的問話,又說:「好幾個月以前將我們在怒峰的戰友、前輩和長官們打得潰不成軍的首領,伊魯莫娜蒂!」
 
  眾人的交頭接耳和目光交換就在百千這席話之後如雨後春筍般紛紛出現,不安的氣氛和緊張的低語都在這些字句之間爆發開來,部分上了年紀的老兵都在聽聞那個名字之後顯露出驚恐的神情,他們肯定是在役期間親眼目睹過那隻粉紅色龍的人。
 
  「不用我說,我們這裡有多少人的前輩和指導員死在了她手下?有多少人是中了幻術之後在槍林彈雨、刀槍砲火之中打死自己人的!里凡?哈雷特克?」
 
  「怎、怎麼可能……」一位講起話來就連下顎都開始發抖的中年老兵扶著充滿汗珠的前額以顫抖的口吻低聲開口。「伊、伊魯莫娜蒂……又、又回來了?」
 
  「廢話!她一直沒死!怎麼可能會消失!」百千斥責道。「奧拉夫,你若還想為自己的父親報仇,就給我拿出骨氣來!你們全部都是!該死的!」
 
  *
 
  「晚點我會將今天討論的成果和百千報告,接著向總府呈報一篇關於戰術決策和支援函,看他們能夠出多少力氣幫我們。雖然我很不期待這樣的計劃能夠影起多少後線營地的共鳴,但最起碼是個足夠讓索亞上的全體人民燃起一線士氣的開始。」夕說著轉身從百千的辦公桌上拿起了幾些文具和樣式體面的信封和書本。
 
  「支援函?要發那種東西嗎?」米格西苦笑了一陣,問了。
 
  「要。」夕堅定地回應。「現在的我們需要盡可能地多籌備人力,能夠多一個人是一個人。」
 
  「這個計劃什麼時候開始進行?」一直盯著地圖但沒有想法的宙斯問。
 
  「至少需要一週以上。」CR說。「總府光是審核這個戰術決策書就不知道要花多久時間,而且就如夕說的,我們接下來的工作應該要著重於招回仍在外頭奔波的龍伍,尤其是〈拓路組〉。」
 
  「我敢說這份報告我可以很快寫好。」在嚴肅的談論了一陣關於戰術和地形的運用之後,我頭一回看見他露出了微笑。「已經很久沒有……如此令人熱血激昂的報告可以撰了。呃,CR,你可以替他們分配一下工作嗎?」
 
  「沒問題。」
 
  我們一群人轉身看向CR長官,夕已經開始利用他剛剛在討論上記錄下的重點開始著起墨來,如果換作是我的話,我會先讓自己好好地睡一覺,明天開始再來整理剛剛那些繁雜的資訊,不過眼前這位擁有藍髮的長官好像不這麼認為,從他輕快的寫字速度和堅定地盯著紙張的眼神,我知道這應該是夕一直以來都在等待的機會,一直以來,他都期盼著、希望看見的,對現狀的「改變」。
 
  「你們都聽到他說的了,現在外面還有兩支〈拓路組〉和一支〈斥侯組〉尚未返回。第一支〈拓路組〉:藍寶石毒蛇 預定的折返日期是三天後,第二支:野翼 的折返日期是四天後;而〈斥侯組〉鷹眼的折返日期是在兩週之後。我們沒辦法等那麼久,所以我需要你們整合其他支龍伍的實力去外頭招回他們。」
 
  「我們?可是──」
 
  「你們沒聽錯,就是你們,」CR打斷了霖的話。「你們也見到了這裡現在的士氣是什麼樣子,讓你們同其他龍伍出馬就是為了要由你們親口轉述你們的來意和決心,否則那些人極有可能會不把這個行動當一回事。」說完CR轉頭,看著正對我們的任務分配頗感興趣的夕,這位女長官也點了點頭。
 
  「邁爾、宙斯、雷文,你們和雷納和……
 
  講到這裡,CR明顯感覺到來自另一隻龍渴望和期盼的目光,她幾乎只是快速的瞟過了白龍,就知道該怎麼做。
 
  可柔,去找藍寶石毒蛇。」
 
  「藍寶石毒蛇開拓的部分目前著手在北方的群峰和坎斯奈王城間的地勢。」
 
  「收到。」我簡短回應。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