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短篇】公主與企鵝

SoMe | 2021-07-28 18:41:02 | 巴幣 1260 | 人氣 169

短篇
資料夾簡介


  琳的雙手宛如被綁縛在方向盤上,指尖陷入包覆圓環的人工皮革內,一雙手使勁而青筋浮現,就像溺水的人緊緊扣著浮木。車內正播放著電台音樂,演唱由知名流行歌改編成的廣告歌曲,琳清楚地聽見最後幾句是這樣唱的:讓一讓,世界多美好。
  世界絕不是這樣。她想著。
  國王在副駕駛座酣睡著,發出貓特有的陣陣呼嚕聲,背上黑白交織的纖毛隨著車子的行進而震顫,卻絲毫無法打擾牠的美夢。琳側眼瞥了一下睡得香甜的國王,感覺到指間的壓力微微趨緩,她盯著車窗外的道路,一面將右手伸出,輕輕地撫摸一下國王柔軟的背脊。
  頭頂的冷氣不斷吹拂她的額頭,涼颼颼的,有點不大習慣,伸手調了一下風口。在琳出發之前,她將一頭的長髮剪到極短,習慣的長瀏海也修到眉上,被設計師朋友調侃說活像個大男孩,她卻不以為意。
  她只想丟掉一切。
  沿著蘇花公路駛去,一路上沒見到什麼車,也許是旅遊淡季的緣故,又或者只是心裡的孤獨作祟。天氣很好,幾乎無雲,她卻只覺得陽光刺眼。琳一直想著,像這樣的日子,應該是要大雨滂沱,拳頭大的雨點澆灌在車頂,連車內的聲響都給淹沒,才能夠一次把痛苦全都洗刷掉。她等了好久,等自己的心真正下了決定,直到真正出發的日子,卻遇上了這樣的藍天白雲。
  藍天白雲。琳想起了張懸的歌,她討厭那首歌,討厭主歌張揚的吉他滑音,討厭副歌前驟雨一般的鼓聲,討厭副歌結尾一切聲響靜默,只餘下不斷重複的那句話:我曾經眼裡只有你。她一直覺得那首歌不是唱給已經釋然的人聽的,而是給那些仍舊耿耿於懷,卻想裝作風平浪靜的人。
  國王翻了個身,把頭窩在車椅內的凹陷處,試圖睡得更舒服些。
  穿過了街邊無數矮平房,玲瑯滿目的商店招牌褪去,再開一會,遠山便從視野中緩緩現身。公路的右側是綿延的山巒,灰色擋土牆上布滿翠綠,樹陰遮掩了柏油路,使它不再死氣沉沉。路牌不斷出現,像是展開雙手歡迎她的到來,接著又從眼角向後退去。左側則是低矮的行道樹,透過葉子的縫隙望去,隱約可以看見碧藍的海洋在其中搖曳,那是比天空更藍的藍色。
  她想像自己就這麼向前駛去,公路漫漫,一直延伸到海裡,然後她與她的車就這麼向海裡開去,浸入冰涼的海水裡。她會搖下車窗,讓海水灌入車中,直到將一切淹沒。說話的聲響凝成數粒氣泡,泥沙漂浮,淚水和海水混在一起,再也沒有人分得出來。
  「你又在想他。」國王低沉的嗓音從右側傳來。
  琳向右看了一眼,只見國王一面伸展身體,一面瞇細了眼睛盯著她瞧。
  「你怎麼知道?」
  「直覺。」國王挺起身來,踏著貓步,在坐墊上旋了一圈,找了個舒服的姿勢又重新窩著。「或者是因為你眼睛裡的眼淚。」
  琳下意識的摸了摸眼眶,這幾日她哭得有些過了頭,眼瞼乾澀,眼袋腫脹,莫非連落淚都沒了感覺?她輕碰眼角,並沒有發覺淚水,不禁噗哧一笑。
  「真的是瞎了,哪來的眼淚?」琳嘴角泛起微笑。
  「你一直哭,眼淚就會積在眼睛裡面。」也許是因為剛睡醒,國王的聲音有點黏呼呼的,帶著重重的鼻音。「等你把眼淚哭乾了,之後又想哭的時候,眼淚冒不出來,它們就在你的眼睛裡面跳舞。」
  「那不錯啊,還可以免費看它們跳舞。」
  國王理了理自己爪上的毛,繼續說道,「等到跳舞跳累了,它們肚子餓,就把你眼睛裡的夢想吃掉。」
  「夢想被吃掉會怎麼樣?」琳問道。
  「你就會慢慢變成大人。」
  琳輕哼了一聲,微微調動方向盤,使車子精準地保持在雙黃線右側。她裝出小女孩的鼻音:「蛤──人家不想變成大人啦!國王叔叔快點救救我。」
  「不要叫我叔叔。」國王瞪了她一眼,但沒有什麼威脅性。
  車內剛好響起廣播電台的整點報時。叮──的一聲,帶有磁性的女性嗓音響起:現在時間,十一點整。接著間奏的吉他聲與柔軟和藹的女聲取而代之,開始連串的路況播報。
  陽光曬得車子發燙,窗外一片金光刺眼,坐在車內,卻因冷氣而毫無感覺。琳感覺自己像縮在殼中的幼蟲,過慣了受人保護的日子,啃食自己的青春,從未想過要改變。直到有一天,她望著那些同樣身處於殼中的人一個接著一個地離開,而自己卻早已遺忘了改變的方法,只能任憑自己無止盡地朝著未知的目標駛去。
  有時候她很害怕殼內的世界,那樣陰暗、憂鬱,只能目送人們的離去卻毫無辦法。但她實際上更害怕殼外的世界,害怕耀眼的陽光,害怕自己有一日也會成為那些無情的人,輕而易舉地拋下過去。
  「你能不能不想他?」國王問道。
  「我沒有想他。」琳回答,她不耐煩的皺了皺眉頭。「你一直提起我才會一只想。」
  國王意味深長地盯著她瞧。車不停地向前開著,琳的右腳踩在油門上,因為長時間使力而疲乏,腰部與背部也痠痛難耐,手臂因為經曬而發燙。但他們仍舊維持著同樣的姿勢,沒有任何動作,車內宛如靜止一般,只剩下讓人心煩的廣播聲響,以及不斷掠過的窗外風景。
  究竟要去哪裡,其實她心裡也沒個底。或許自己原先期盼的「沒有目的地的公路旅行」,實際上並不存在。她心底很清楚,如果沿著這條公路一直走下去,就會行經花蓮、台東,最終抵達台灣的最南部,或許再向前開,他們便會拐過鵝鑾鼻,然後沿著西海岸線,向著原點駛去。
 
  渴望遠離日常、從繭中鑽出、探索新的世界,當到了某個年紀便幻化成不切實際的幻想。自己早已不是那個懵懂無知的女孩,她看過了愛的殘忍與無助,也看過了性的幻想與空虛,早在她碰觸到未曾碰觸的事物以前,人們便給了那些事物名字,教導她如何去看待、規劃和捨棄。
 
  他們說:哦,你換了新男友啊。擅自認定她是害怕孤寂的人,又說:哦,你是不是有點吃太多了?認定她是壓抑過度。如果他們聽見你去旅行,不會問你旅途是否開心或有趣,而是一昧問你旅行的目的、車況和伴手禮。他們會頭頭是道地說:哦,花蓮,那裡的風景真的不錯。你有去太魯閣嗎?你應該去的。
 
  她知道自己會回答:真的嗎?好可惜喔。心裡則暗自咒罵:Fuck off。


  國王見證著琳周圍發生的一切,看著那些男人入侵到他們的生活中,又默默地離去;看著琳一次又一次地歡笑與憂鬱,瑟縮在無光的寢室角落,盯著手中發亮的手機。牠就像小鎮中央的古木,見證了來來往往的人群,隨著春去秋來,美麗的事物褪色泛黃,寬闊的地方被人們所遺留的物品填得壅塞不堪,回憶在風中逐漸消殞,最終只剩下自己仍留在她的身旁屹立不搖。
 
  琳的男人大部分都是同樣的類型,他們梳著油頭,笑容帶有一絲邪佞,善於調情與滔滔不絕,而不善於傾聽。他們總是不認真聽牠說話,只把牠說的話當作刺耳的喵喵聲,然後他們會用手撫摸牠的頭,就像是在撫摸情人的背脊,蠻不在乎地說道:「別叫了,她等等就回來了。」
 
  他們總是用一種溺愛的眼神看著琳,但不是那種充滿愛意的戀慕之心,而是在端詳自己的寶物一般,要琳永遠保持同一個樣子,像公主一樣被收納在玩具城堡裡,只在他們外出歸來時,能夠好好的迎接並供他們欣賞。而他們離開的理由也大致相同,總是說著,「要去追求更好的生活」或者「不想就這樣渾渾噩噩下去」。
 
  即便如此,琳幾乎沒有對自己的男人發過脾氣。只除了一次,當琳發現國王差點被帶去閹掉的時候,她氣得要求男人將所有私人物品帶走,封鎖了他所有的手機號碼與通訊軟體,將所有合照刪空,接著在空蕩蕩的房間裡沉默不語。
 
  當國王踏在她的膝上,嘗試安撫她時,卻只見她凝視著前方,眼中雖帶著疲憊,卻閃爍著堅毅不已的光芒。她輕輕地說,「我會保護你的。」
 
  那是牠第一次發覺琳已經不再是記憶中的那個小女孩。
 
  在她把頭髮徹底剪短之後,她雖然心情低落,卻仍強迫自己笑著問國王:「我這樣是不是很難看?」
 
  「是蠻難看的。」國王在她腳邊繞了幾圈,「但比之前好看多了。」
 
  琳一把抓住國王的腰抬起,露出惡狠狠的眼神,但嘴角泛著微笑,「你說誰難看?晚上不給你罐罐了。」
 
  那天是琳在分手以後難得心情比較好的日子,他們一起做了肉醬義大利麵,窩在沙發上看了一部莫名其妙的武打片,在陽台乘涼。城市的光害嚴重,但仍能在夜空中看見一兩顆特別耀眼的星星,穿透了厚重的雲層,閃閃發亮。
 
  「有時候我在想,人是不是一定會去尋找屬於自己的地方。」琳穿著無袖上衣,望著陽台外的景色,淡淡地說著,「可能有些人天生就不屬於這裡,他們屬於另一個地方,就算你把他們關起來,他們還是會想盡辦法逃離。」
 
  國王站在陽台圍牆的邊緣,凝視著她,牠的瞳孔因夜晚而放大,映著微微的光芒。她把臉埋在臂窩裡,用指尖輕輕地搔刮國王的背部,看著國王因為舒服而仰起身子,滿足地喵喵叫,又繼續說道,「每次我以為就是這裡了,不會再有問題了,然後一個眨眼,嘣,一切就都沒了,又只剩我一個。」
 
  「你怎麼知道只剩你一個?」國王抬頭望了一眼問道。「手不要停,繼續。」
 
  琳沒好氣的抓著國王的背,「人都走光了,不是剩我一個那是什麼?」
 
  「還有我啊。」
 
  「你不算。」琳一面說道,一面把按摩範圍延長到國王的尾巴根部,看著國王因為舒服而身體微微顫抖,「你是貓,又不是人。」
 
  國王睜開瞇細的眼睛望了一眼,又閉上眼睛。「我是企鵝。」
 
  「跟你講過很多遍了,你不是企鵝。」琳嘆了口氣,搖搖頭,「況且,哪有長得像你這麼奇怪的企鵝,既不會游泳又好吃懶做。」
 
  「我是企鵝啊,只是長得比較像貓而已。」
 
  「好,那你講兩句企鵝語來聽聽。」
 
  「不要。」國王伸展了一下身子,又重新趴下,用臉蹭了蹭琳的手,示意要她繼續按摩。「我不輕易在同類以外的人面前說話。」
 
  琳輕哼了一聲,「那我把你丟到南極去見你的同類,看你會不會冷死。」
 
  「企鵝又不是只有在南極才有。」國王若有所思地說道,「你怎麼知道我是從南極來的?」
 
  「國王企鵝本來就在南極。」琳翻了翻白眼,自從國王和她一起看了某部電視紀錄片,就一直堅持自己要改名成國王。「不然怎樣,你現在要改名成什麼?麥哲倫企鵝嗎?麥哲倫?」
 
  「哼,我可不是因為國王企鵝才叫國王的。」國王裝酷地從圍牆上一躍而下,還不忘冷冷回頭瞥了一眼,接著筆直地朝屋內走去,留下啼笑皆非的琳。
 
  像這樣沁涼如水的日子並不多。大多時候,小小的公寓悶熱不堪,卻又擰不出雨來。琳不斷地在爆發的邊界徘徊,壓抑著無語的寂寞,一如既往地活著。這次並沒有比以往更痛,或許是習慣了疼痛的緣故,但無助感卻蔓延在骨子裡,根深蒂固。
 
  國王看著琳失戀後的必經程序一再重演:丟光物品、忙於工作、借酒澆愁、剪短頭髮。接著就會遇見一個類似的男人,讓琳重新振作,將她的傷口小心翼翼的藏起來,再度滿懷希望,然後又失望。
 
  就在國王以為琳要就這麼回歸到以往的生活時,她卻在某個陽光燦爛的早晨,一把攬起國王。
 
  「上車。」琳一把將牠拋向副駕駛座,過去那裡是琳的位置。
 
  國王睡眼惺忪,牠的回籠覺還沒睡夠呢。「我們要去哪裡?」
 
  「南極。」琳說道,臉上的神情似笑非笑。
 
 
  窩在便利商店,隨意吃了些微波飯糰後,看著午後的毒辣太陽,他們決定暫時窩在便利商店吹冷氣滑手機。
 
  國王一面用舌頭舔著倒在寬瓶蓋裡的牛奶,一面說道,「你應該知道,這樣一直開,我們也不會到南極的對吧?」
 
  「廢話。」琳側坐在便利商店的塑膠凳子上,啃著雪糕,漫不經心地望著窗外的公路,寬闊的柏油路上映照著陽光,熱氣蒸騰。
 
  「那我們到底要去哪?」
 
  「我怎麼知道。」
 
  「真是任性的女人。」國王無奈地搖搖頭,叼著喝完牛奶的瓶蓋,搖擺著屁股向店員們走去,惹來一陣讚嘆的驚呼。
 
  琳望著窗外,數間矮平房依偎著這條公路,瓦片泛黃,水泥牆因為長久的日曬雨淋而發白。相較於無情冷漠的城市,眼前這些矮壯的房子給人一種敦厚老實的感覺,它們坐在公路旁,眼見車輛行經,也不過度張揚,只是木訥地朝人行禮注目。她覺得自己還挺喜歡這種感覺,只是還不到願意為它留下的程度。
 
  他們回到車上,繼續向前開去。她把廣播關掉,也沒有播放新的音樂,就這麼伴隨著引擎的嘈雜聲前行。車身沿著公路行駛,鑽進一個隧道之內。黃褐色的路燈有些晃眼,使她不由得感到暈眩。她沒有看見隧道的名字。
 
  穿過漫長的隧道,眼前忽然一亮,一整片湛藍的海洋出現在眼前,國王興奮的喵喵叫。他們又沿著公路開了一小段,停在一處寬闊的路肩,熄火。
 
  「琳。」國王喚道。
 
  「怎麼了?」
 
  「你知道這是太平洋嗎?」
 
  「廢話。」
 
  一下車,海水的氣味迎面而來,彷彿伸舌就能舔舐到的鹹味,在空氣中飄散。琳與國王走向柵欄,眺望開闊的碧海,望著礁石激起的浪花,站在原地,一聲不吭,傾聽浪潮拍打在山崖上的沙沙聲響。就在那個瞬間,一切忽然什麼都忘記了。
 
  國王的眼睛因為午後的太陽而瞇細,但牠仍出神的望著海平面。「如果穿過太平洋,一直向南游,最後就會到南極了。」
 
  琳停頓了一會,看向遙遠之處,幾乎與天空連成一線的海平面。她輕輕地回答:「那可是要游很久很久呢。」
 
  「那又怎麼樣?」國王蠻不在乎地說道,「那可是南極啊,誰管要游多久。游一輩子我也甘心。」
 
  琳看著海洋,默默地閉上雙眼,任由海風吹拂,吹散灼熱。
 
  「說得也是。」
 

(全文完)

創作回應

浩司
文章看到一半變成別的字體了XD
2021-08-02 15:59:41
浩司
文筆一樣讓人看得很舒適,很棒的小說。
2021-08-02 16:00:10
SoMe
謝謝ㄏㄙ的誇誇!
2021-08-02 16:14:23
蓋瑞特
大大您好,以下是我閱讀後的非常主觀心得感想,若有冒犯還請見諒。

當我看完這部作品後,想起電影《大象席地而坐》的一首由花倫樂隊所創作的《大象(DEMO)》歌曲,若大大有興趣的話建議找來聽聽看。回到正題,我覺得這是一部很棒,閱讀起來很舒服的作品,也許是我做很多事都是以目標為取向,如果沒有明確目標的話便不會行動,所以從來沒有做過沒有目的地的公路旅行,因為我覺得這樣很浪費油。

想到的心得大致如此,未來若有想到什麼再補充,感謝您。
2021-08-03 22:19:37
SoMe
剛去聽了那首歌,蠻驚豔的。也謝謝你的誇誇
2021-08-04 00:03:05
左木
貓樣的企鵝[e15]
一個平凡的女子跟一隻企鵝之間溫馨時光的感覺。
咱其實很少看公路類故事,但有點像記錄片樣子的故事總是會吸引咱,比如動物記錄片那些……但這又不是人人都愛看的類型,有些人會熬不住看故事的平淡,轉移到令自己感興趣的事物上,但其實觀看別人的路還是多多少少有點自己也能投入其中的感覺,讓咱很是沉迷。
2021-08-05 17:27:59
SoMe
我也蠻喜歡動物紀錄片的,很喜歡那種安靜卻又生動的氛圍
2021-08-05 18:23:25
左木
咱記得咱第一次看動物相關的紀錄片是中學的時候,進了電影鑑賞會,其中一次的電影播放是關係鯊魚來著,片中都是說人們怎麼傷害他們,沒了鰭他們也只能等死。那時候看到覺得好心寒,但身邊不少人卻中途或早早就伏桌而睡了。QQ
2021-08-05 18:55:08
SoMe
你很有同理心。看到很多人把弱肉強食掛在嘴邊,對自己周遭的惡意渾然不覺
2021-08-05 19:34:3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