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生氣時喜歡用腳打程式的少女工程師(一)

藍光濾波 | 2021-05-17 23:05:53 | 巴幣 120 | 人氣 238

原來巴哈也可以發小說。

提醒:這是我第一次在巴哈發小說,此篇的內容相當中二耍腦,若看了覺得不喜歡的話請見諒。

「只剩下三天就要驗收了...」
兩名男性工程師在大螢幕前盯著一位美少女的照片,但心情卻忐忑不安。
螢幕上的照片是他們的主管提供的高中畢業照,但他們開發的年齡預測軟體卻顯示她的年齡為25歲。

旁邊有一位女性工程師趴在桌子上睡覺,似乎已經放棄了。
螢幕前的這兩位工程師雖然還沒放棄,但也束手無策。

四周雖然寬敞,但整個工作室都亂七八糟的,四處擺放著堆滿雜物和機器的桌子,以及不知道還能不能正常開機的破舊電腦。
唯一看起來比較乾淨的,是螢幕上那位主管的高中畢業照。

「不用再看了,盯著照片再久,程式也不會自己改好。」
一聲雖然悅耳但語氣中帶有不悅的聲音出現在後方。

兩位工程師一回頭,看見了他們的主管。

他們的主管叫愛芙雅特,擁有著碧藍色的瞳眸,以及兩條垂到地板上的粉紅色馬尾,但自進公司以來就是一位脾氣很差的工程師。
據說,曾經性格開朗的她,在進到這間公司以前是會笑的,但這個部門的其他人都未曾看見她笑過。

「沒救了,無論怎麼改都沒用了。」趴在桌子上的工程師邊睡邊發出聲音。
愛芙雅特看了趴在桌上的她一眼,雖然不高興,但還是假裝沒看見。

「聽我解釋。」螢幕前的一位較矮小的傢伙急忙調出另一張畢業照。
「妳看看,妳的另一張畢業照,有準確的預測出18歲的年紀,而且...」
「是17!」愛芙雅特打斷他「這張照片一看很明顯就是17!別總是把人叫老了,不然真的很想拿螢幕砸你呢。」

一旁的角落有個破掉的螢幕平躺在地上,據說是因為曾被某人拿來砸前員工的臉而破掉的。
雖然只是「據說」而已,但照著主管的個性以及部門現在的情況,感覺不是沒有可能發生。

「對不起,我們會再想想辦法。」
「剛剛那張照片呢?為什麼是25歲?我現在都還沒25呢。」
「不曉得,這兩張照片,背景跟光線都是一模一樣,只是25歲那張有比YA,18...17歲那張沒有。」

聽到這裡,愛芙雅特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改個姿勢就能讓程式判斷為不同的年齡。
「我只是比個YA,程式就覺得我多老了將近10歲?這樣三天後要怎麼把軟體交付出去?」
「可是這種程式本來就不可能百分之百準確,我認為客戶也不會要求到這麼苛刻。」
「那我們這個部門的員工照片,有哪個人的哪一張被完全預測正確了?」

實際上,這個部門的員工提供的照片,沒有一張被準確預測出正確年齡。
為了好好回答這個問題,讓矮個子的回應延遲了兩秒鐘左右。

「沒有,但是有些網路上找到的照片有預測正確。」
這就是他的回答。

「我們四個人都提供了好幾張照片,卻沒有一張被完全預測正確,你覺得三天之後驗收時會發生什麼事情?」
愛芙雅特雙手插腰,質問著眼前這兩位家伙。

誰都不知道三天後客戶看了程式會說什麼,說不定客戶連自己開出來的需求都忘了。
主管愛芙雅特等同拋出了一個連客戶自己都不一定能回答的問題。
就這樣,工作室沉默了十幾秒鐘。

「啊我想到好點子了!」趴著睡覺的工程師突然睡眼惺忪的抬起頭來「我們把每張有比YA的照片都自動減少個8到10歲,估計整體可以提高兩三成的準確度。」

「碰!」一聲響亮的拍打聲拍在桌面上。
那位工程師也被嚇醒了。

「這次真的醒了吧?」愛芙雅特的右手掌依然平放在她前方的桌子上,令人感覺得出主管的憤怒情緒。
而她只是一臉厭世的望著主管,一言不發。

看著這三個沒什麼作用的工程師,愛芙雅特轉過身來。
「沒關係」愛芙雅特攤了攤手「我們公司有跟顧問團隊合作,我下午就叫人過來幫忙。在他們到達以前,要吃要睡,隨便你們。」

❊❊❊

到了下午,與他們公司合作的顧問團隊的電話響了起來。

「嘟...嘟...」
電話聲一直響著。

四周至少有十幾個人,都聽見了電話聲。
但電話旁的先生卻遲遲不把電話接起來。

「你怎麼不接電話?」
「是愛芙雅特那間公司打來的,不知道該怎麼接。」

「我來接吧...」旁邊一名叫飛雁的先生勉為其難的接起電話。
「喂,這裡是陽臺青椒顧問團。」飛雁講出了很熟悉的名字。

陽臺青椒顧問團是四所大學的學生自發性組成的顧問團隊,專門讓學生以類似產學合作的名義解決企業的問題。
他們主要服務的對象以自己學校的校友為第一優先。

這四所大學分別為「揚名、跆彎、卿華、嬌通」。
其中,嬌通大學是這四所大學唯一的女校,規定上只有生理女或心理女的學生才能進這所大學就讀。
而卿華則是這四所大學唯一的男校,規定上只有生理男或心理男的學生才能進這所大學就讀。

而愛芙雅特曾經是嬌通大學的校友,所以才有管道可以跟陽臺青椒顧問團合作。

就在飛雁與愛芙雅特通話完後,決定派一位自願的見習生過去處理問題。
因為那間公司很亂,團隊內的正式顧問都不想處理這個案子。

而且愛芙雅特在掛斷電話之前還表示:
「請盡量派一個有肚量的人過來,因為我在這個部門管理的所有人,全部都是蠢蛋。」

❊❊❊

大約下午四點整的時候吧,那位睡著的工程師自動爬起來準備打卡下班。
「不准走!」愛芙雅特喊著「等顧問團來處理完之後再離開。」
此時的愛芙雅特,並沒有看到她後方的工程師起身離開,而是憑自己的直覺,判定有人這時想逃走。

這時的愛芙雅特,正盯著螢幕,用她的雙腳打著她負責的程式。
據說她每次生氣時都是這樣子打程式的。

「那我現在離職總可以了吧。」她似乎還沒睡醒,像是曾染上毒癮一般。
愛芙雅特聽了,把腳放了下來,連鍵盤都給甩在地上。

「妳敢在這時候閃人,我就用我的方法讓妳之後幾年都在這個產業界混不下去!」
此時的愛芙雅特用右手指著她,非常憤怒。
她正準備要回什麼,但她發現顧問團派來的見習生不知何時已經到了。

這位來自揚名的見習生一進門就撞見這個工作氣氛,從他的表情推測,他可能有點後悔來到這裡。

「不好意思讓你看到我們這樣。」愛芙雅特立刻改變語氣,用美好的聲音上前帶見習生進來「請問貴姓大名。」
見習生這時突然有點緊張,因為他第一次近距離看到有人是雙馬尾垂到地板上。

他用很小聲的聲音跟四周的人說「我叫藍光濾波,叫我藍光就可以了。」

❊❊❊

在準備好之後,三位部門中的工程師和藍光站在大螢幕前,開始了他們的對話。

「是這樣的,客戶要求做一個程式,可以依據照片預測學生的年齡,範圍大約是國中到博士班。」
矮個子的工程師負責向藍光和別人解釋他們在做什麼,剛剛在睡覺的那位負責蒐集圖片資料與出爛主意,旁邊高個子那位的負責抄網路上的程式來敷衍專案。

「這案子的需求是不是聽起來很奇怪,很不合理對不對?」剛才在睡覺的那位忍不住發牢騷。
「完全不會。」藍光推了推眼鏡「這是很有意思的一項專案,值得研究。」

聽了藍光的回答,在後方十公尺遠的愛芙雅特似乎有點吃驚的回頭看了一下,然後又轉頭回去,繼續用腳處理公司的另一件急件。

「你看看。」矮個子的拿出剛才印出來的兩張主管照片給藍光比對。
「這兩張,一張有比YA的姿勢,程式誤判她為25歲,另一張幾乎是同張照片,只是是立正站直的,卻判斷正確了,是18歲。」

這時,主管腳下的鍵盤又從桌子上摔下來了。

「講錯了。」矮個子的趕緊解釋「這也是錯的,程式錯誤的判斷為18,實際上為17歲。」

「我給你看看我的程式碼吧。」剛剛一直都沒講話的高個子終於開口了。

「暫時不用。」藍光仔細看著照片「我們應該先仔細研究其他丟進你們人工智慧模型做訓練的照片,程式碼並沒有很重要。」
「你的意思是,你找這程式的問題,不一定需要看程式碼囉?」
「是的,可以這麼說。」
「哇!」高個子的工程師第一次聽到這種事情,稍微有點吃驚。

❊❊❊

兩百多張預測偏向正確與明顯錯誤的照片分別被顯示在兩個螢幕上。
藍光盯著螢幕上的照片已經好幾分鐘了,這段時間,他什麼話都沒有說。

「他是不是看到一堆少女照片就看到出神了啊...」高個子小聲的問矮個子。
但矮個子沒有回答什麼,因為他也看到出神了。

但這時。
「登」的一聲,藍光的頭上感覺冒出了一個燈泡,心裡似乎已經有了答案。

但是高個子覺得相當不解。
「我記得我們主管早上才說過『不用再看了,盯著照片再久,程式也不會自己改好。』之類的話。」

「的確,盯著照片再久,程式也不會自己改好。」藍光依然繼續盯著螢幕。
「但不曉得你知不知道,AI程式裡,什麼才是最需要被了解的?」

高個子馬上就被見習顧問拋出來的問題考倒了,但他的程式是網路上隨便抄來改的,他什麼都不知道。
這個問題,現場只有他們主管和藍光知道答案。

「程式碼嗎?還是演算法或模型?」高個子的猜出了三個答案。
「都不是。」藍光搖了搖頭「AI程式裡面最需要被了解的,其實是資料。」

「我已經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了。」藍光再次推了推眼鏡。

「你只要看照片,就知道程式出了什麼問題了?」
三位工程師聽了都感到相當吃驚。

「是的,只是現在需要證據佐證。」藍光點開一個國內頂大的AI研究網站。
「把你們的模型跟照片放進這個網站,他就能告訴你,這個模型把什麼特徵看的最重要。」

這個網站,會將模型看到的重要區域用紅色標示起來,比較不重要的區域,就會被標示為黃色,完全不重要的,就會被標示為暗暗的深藍色。

「哦哦!」高個子的看到能帶來希望的工具,準備將模型跟照片上傳上去。
「先別急著使用。」藍光打斷他「我先把照片的問題點圈起來,再讓這網站驗證我的想法。」

「嗯?」高個子心裡有點疑惑,不知道藍光想做什麼。

只見藍光把照片平放在桌子上,從他的鉛筆盒拿出一隻細小的紅色麥克筆,在愛芙雅特身上的某個區域圈了起來。
「這裡,就是問題點了。」

圈完之後,藍光把愛芙雅特的照片交給了高個子。

但高個子接過照片後,一臉疑惑。

「為什麼,問題點會是這裡...」

「他圈了什麼?」愛芙雅特在遠處轉過頭來。
「他圈了...」
高個子有點遲疑,沒有完整回答。

「他圈了什麼說啊!」
「他圈了妳的左胸。」

「蛤?」主管一聲大聲的傻眼聲音,讓工作室內的其他人都給嚇到了。

「不是,這是誤會,聽我解釋...」藍光不曉得為什麼高個子會這樣誤解,非常慌張。
「給我拿過來。」愛芙雅特衝上來,從高個子手中搶過了照片。

「是他圈的,不關我的事...」高個子也急忙慌張的解釋。
其他兩位員工的心裡也跟著緊張了起來。

但愛芙雅特只看了照片一眼,就抬起頭來瞪了高個子一眼。

「看清楚好嗎!」愛芙雅特把手掌和照片砸在高個子臉上。
「他圈的是我衣服上的字『北依女中』,還有我的學號!」

看到愛芙雅特沒有誤解自己圈選的區域,藍光頓時鬆了一口氣,但心情依然很複雜。
但心情更複雜的,應該是高個子和他們的主管。

「這...」高個子重新看了看照片,確實是這樣。
誰都不知道他剛才是如何錯誤解讀藍光圈選的區域的,這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剛才睡覺的那位和矮個子都把頭低下來或撇向一旁,不知如何打圓場。

藍光則是整個腦袋當機,不知道如何回應。

「對不起,是我看錯了。」
就在心裡糾結了幾秒鐘之後,高個子感到難堪的開口了。

現場整個氣氛非常詭異,大家都感到很無語。

「這真的會尷尬到不行。」藍光抓了抓頭「這件事你們...自己處理。」

❊❊❊

就在氣氛稍微緩和一些之後,高個子的工程師把測試模型上傳到藍光介紹的網站。
網站上顯示了一張像熱力圖的東西,整張影像都是偏藍色的,只有模型認為重要的區域會被顯示染上紅色。

「這個叫做『heatmap』。」藍光指著螢幕中紅色的區域。
整個畫面看起來,愛芙雅特穿著的制服上的校名和學號散方出亮紅色的光芒。照片上的其他區域則是比較暗。
「你們看看,她的學號的區域在heatmap上是偏紅色的,其餘的部分都是藍色或黃色。」

「而她的臉部區域,都是藍色的,所以在這個模型中,她的臉部完全不被列為判斷年齡時會考量的部分。」
「由此可見,制服上出現類似學號的服裝,都會被判定為尚未上大學的年紀。」

「哦噢!」聽了藍光一連串精闢的講解,現場發出了驚嘆聲。

「再來看看猜成25歲的這張。」藍光調出另一張熱圖。
「整張熱圖的紅色區域和黃色區域分散在你們主管的衣服上,人臉依然沒有被列為參考。」
「而學號的部分,被你們主管比YA時的手擋住了,所以就沒被判定為國高中生的年紀。」
「所以結論就是,你們應該擷取人臉放入人工智慧模型做訓練,而非放入整張全身照。」

結束了?
一旁的矮個子有點驚訝,眼前這位看起來還很年輕的學生,在渣幾下眼的時間就解釋完了程式的問題點。

「所以,把程式改成只放臉部,準確度就會比現在高了?」高個子的提出疑問。
「是的,只要這樣準確度就會變高。」藍光指著螢幕上的熱圖「因為你們現在的模型只看服裝,所以就算是老人穿著學生服,也會誤判為學生,這很明顯是錯的。」

「太好了。」愛芙雅特高興地拍了一下手「你們看看,人家還是在學中的學生,就解釋的比你們專業多了。」
這是高個子他們第一次看到他們主管露出微笑,也可能是最後一次。

「謝謝。」受到美少女的讚美,藍光臉上的喜悅完全隱藏不住。


「今天先這樣吧,之後有問題再找你們。」愛芙雅特從口袋拿出一張空白的報價單「請你填寫今天的報價。」

「好的。」藍光拿起筆,在報價單上寫上了金額。
因為陽臺青椒顧問團主要是給學生以產學合作的名義在服務企業,所以報價通常都非常的低。

「今天被稱讚心情很好,我就只算用紅筆圈照片的費用就好了。」藍光填寫完金額後,將報價單交給了愛芙雅特。
雖然氣氛不錯,但愛芙雅特接過了報價單看了看,心裡有點遲疑。

「一萬塊,這真的是只用紅筆圈照片的費用嗎?」愛芙雅特將報價單再次交給藍光「能不能註明一下,這是怎麼算的。」
「沒問題。」藍光又繼續在報價單上寫了更詳細的報價。

上面寫著:
『圈選照片用的紅筆:1元,知道要圈在哪裡:9999元。』

「這樣,沒問題吧?」藍光笑了笑,把他的紅筆跟報價單交給了愛芙雅特。

「OK,這樣寫看起來很合理。」愛芙雅特看完之後,用手比出了OK的手勢。

就這樣,今天這個沒人想處理的顧問委託就被藍光完美的結案了。

未完待續...

創作回應

藍光濾波
剛剛一直都沒有人願意點開我的小說,直到我剛剛把縮圖換成我用AI產的少女圖,馬上就有好幾個人點了 >_< ,這方法不錯,分享給大家,但讀者會不會看完是另一件事。
2021-05-17 23:50:53
小均
很有趣的主題
2021-05-18 08:33:00
藍光濾波
感謝您的評價 ξ( ✿>◡❛)
2021-05-18 09:31:3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