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37%的傳奇】第42章:真的是這樣嗎?

四谷昇華 | 2021-04-10 17:18:22 | 巴幣 4 | 人氣 92


         「我覆蓋一張卡,並且發動魔法卡:一時休戰!雙方各抽一張卡,這回合和下回合都不會受到傷害!」

         「哼!強攻不成就開始拖回合數了嗎?」規郎冷笑到,並且爽快地從牌組裡抽牌,並且仔細打量一番。

         「我的回合結束!」

(日玄景:手牌3、怪獸1、覆蓋1、生命值500

         在玄景如此宣布的同時,兩條巨蛇也回到了規郎的場上。

(烈日毒蛇:等級5、光屬性、爬蟲類族、攻2000/守1800

(烈日勝利蛇:等級5、光屬性、爬蟲類族、攻2000/守1500

(赤孔雀:攻2200→1700/守2600→2100

         「發動黑之翼的效果,將作為裝備卡的牠送入墓地,赤孔雀這回合不會受到其他卡片影響!」

(赤孔雀:攻1700→2000/守2100→2400

         「就算這樣也是沒用的!輪到我了,抽牌!」規郎又從牌組中拉了一張卡出來,在上回合的一波操作之下,此時他的手牌已經有七張了,攤開來的話一隻手都拿不完。

         「哈!接下來可有得你開心了,外行人!」

         「什麼?」

         規郎的笑容裡多了一點興奮的感覺。「讓你見識一下我難得使用的怪獸吧!」

         「我覆蓋兩張卡,接著,因為場上有名字裡有『烈日』字段的爬蟲類族怪獸,『烈日蛇蛻』可以特殊召喚到場上!」

         烈日毒蛇突然很詭異地扭動起來、不停把身體往地板上摩擦,直到身上的鱗片被自己磨出了裂痕,但那並不是受傷,而是爬蟲類的脫皮,隨著牠的動作,裂痕周遭開始有皮被搓著掀了起來,接著逐漸擴散到全身,最後整張皮都蛻了下來,變成一副雖然有點破爛、但還勉強看得出外型的金色蛇皮。

(烈日蛇蛻:等級2、光屬性、爬蟲類族、攻0/守0

         「烈日蛇蛻的效果,我可以從牌組中將一張跟場上符合牠特照條件的怪獸同等級的『烈日』怪獸加入手牌,我選擇『烈日蛇后』。」

         「接著,我發動永續魔法卡:階級特權,在這張卡的效果下,雙方的升級召喚都視為特殊召喚,只要有祭品就可以進行!」

         「什麼!?」玄景瞬間皺起眉頭。

         規郎高舉起雙手,一道儘管在聚光燈的照耀下還是相當絢爛的光芒也從空中打到那副蛇皮身上,令它閃閃發光。

         「孕育朝陽的蛇母啊,為了捍衛自己的骨肉而踏上征途吧!」

         「特殊召喚烈日蛇后!」

         「啪唰~」下一瞬間,蛇皮中突然衝出了以體型來說完全不可能藏在裡面還沒人發現的新一條蛇,牠比場上的毒蛇和勝利蛇大了起碼一半、一身普通的爬蟲類絕對不會有的白色絨毛、只有身體下方能看到那烈日系列標配的金色鱗片、頭頂上還有像是烈日蛇王的太陽球體,但火焰並沒有那麼旺盛,反而讓人看著有種很溫暖的感覺。

(烈日蛇后:等級5、光屬性、爬蟲類族:攻2000/守2000

         「那是……」玄景瞇起眼睛,他記得這張卡也有在規郎的決鬥紀錄上出現過,雖然規郎使用的次數不多,但光是僅有的幾次,就足夠讓他知道這隻怪獸的麻煩之處。

         「烈日蛇后的效果發動,一回合一次,指定我方場上一隻爬蟲類族怪獸這回合不會成為卡片效果的對象,並且得到多一次的攻擊機會,我選擇烈日毒蛇!」

         「嘶嘶嘶~」烈日蛇后仰天長嚎,場上烈日毒蛇的身上便裹上了一層像是來自牠身上的絨毛。

         「接著,發動牠的第二個效果,從手牌中特殊召喚等級四以下的爬蟲類族怪獸,出來吧!烈日流沙蛇!」

         規郎召喚出另一條從突然冒出來的沙地中爬出來的蛇,雖然大小跟一般見到的蛇差不多,但牠的身體卻相當扁平寬大,就像掃雷器的前頭那般。

(烈日流沙蛇:等級4、光屬性、爬蟲類族、攻1500/守1000

         「在烈日流沙蛇的效果下,你在戰鬥階段不能發動陷阱和魔法卡的效果!」

         「另外,我方場上每隻『烈日』怪獸的攻擊力上升場上爬蟲類族怪獸數量一百倍的數值!」

(烈日蛇后:攻2000→2400

(烈日毒蛇:攻2000→2400

(烈日勝利蛇:攻2000→2400

(烈日流沙蛇:攻1500→1900

         「接著,發動烈日勝利蛇的效果,再讓烈日毒蛇提升500點攻擊力!」

(烈日毒蛇:攻2400→2900

         玄景吞了吞口水。果然規郎還是打算讓烈日毒蛇強攻過來嗎?

         「我最後覆蓋一隻怪獸,並且進入戰鬥階段!」規郎指著赤孔雀大吼:「烈日毒蛇,把那隻鳥給我咬成一團羽毛!」

         「颯~」收到指令的烈日毒蛇再度衝了過來,雖然赤孔雀以尾巴上的火舌迎擊,但完全傷不到那身金色的鱗片分毫,就這樣被牠這麼大嘴一咬就消失了,只剩幾片羽毛飄在空中。

         「唔~」玄景有點懊惱地咬了咬牙,但什麼也不能做。

         看到玄景的表情,規郎顯得很滿意地點點頭。

         「哼!看到了吧?這就是我們的差距!你這勝率37%的外行人就早點任命投降吧,我可是很寬容的,就算你回去跟其他人炫耀自己被蛇帝擊敗也沒問題啊!等到我以後成為新一代決鬥王之後,你的名字也可以跟著名留青史!」

         「我會把你以前打輸我結果哭出來的事情拿來炫耀的!」

         「你說什麼~我才沒哭──咳!」規郎瞬間扭曲著面容大吼,但要回嘴之前又想起自己要保持著不認識玄景的假象而連忙咳嗽打斷自己。「總之,如果你要繼續戰鬥下去的話,就做好被我徹底打到懷疑人生的心理準備吧!我的回合結束!」

         「就是現在!」玄景突然瞪大眼睛高喊出聲:「我發動陷阱卡:分靈轉生!」

         「什麼!?」

         「因為這張卡的效果,我可以從牌組和手牌中召喚最多兩隻怪獸,牠們的等級總和不能超過這回合送入墓地的怪獸中等級最高的那隻!」

         「守備特殊召喚獻祭少女和颶風天使!」

(颶風天使:等級3、風屬性、天使族、協調、攻1200→700/守1000→500

(獻祭少女:等級3、炎屬性、魔法使族、攻1200→700/守600→100

         隨著電光石火的一瞬間,兩位玄景最熟悉不過的怪獸出現在足足四條毒蛇面前。

(松根規郎:手牌2、怪獸5、覆蓋2、永續魔法、生命值2600

(烈日毒蛇:攻2900→2400

         「颶風天使和獻祭少女……」規郎盯著玄景新召喚上場的怪獸,表情有點複雜,似乎是想到之前跟玄景決鬥時的場景了吧。

         但他又很快恢復了嘲諷的冷笑。「呵!你這傢伙用的女性怪獸也太多了吧,這兩隻也是、闇鴉少女也是,果然業餘的傢伙牌組都只遵照自己的興趣在組的!」

         「哪門子的興趣啦你!」抽完牌的玄景對他翻了翻白眼,接著開始了自己的主要階段。「我發動墓地中『機械轉生』的效果,將伊奈除外、它返回牌組,並從牌組裡抽出跟伊奈等級相同數量的卡,抽牌!」

         「在你發動效果的同時,烈日蛇后的效果再度發動,賦予烈日毒蛇效果抗性!」

         「果然嗎……」補充了手牌的玄景瞇著眼睛,打量著規郎場上的怪獸。

         就目前的情況看來,他的戰略似乎是讓烈日毒蛇作為攻擊主軸、而其他怪獸負責輔助或保護、壓制玄景的反擊,如果玄景真的要打贏他的話,恐怕只能扛著烈日毒蛇的降低攻擊力效果、硬是作出一隻攻擊力更強的怪獸來打敗他才行。

         可是真的是這樣嗎?

         玄景的目光轉移到規郎所蓋著的那隻怪獸上。

         如果規郎的戰略真的只有自己所想的那樣,那又為什麼要這麼突兀地把一隻完全沒有影響的怪獸覆蓋到場上?在決鬥的過程哪怕是多做一個動作,也會對勝負造成很嚴重地影響,作為決鬥學院代表的規郎不可能不知道。

         也就是說,他會那麼作一定是出於某種考量,或是說那隻怪獸一定能起到什麼效果。

         「……」想到這裡,玄景想起了在第三回合時,規郎利用「烈日火種」的效果加入手牌的怪獸:吞象蛇,那是隻不僅不會被戰鬥破壞、還能把和牠戰鬥的怪獸抓過去為己所用的卡。

         但在規郎把牠加入手牌後直到現在,玄景都沒有見到那隻怪獸的身影,也沒有可以把牠送入墓地的機會。

         現在規郎的手牌只有兩張卡,而那兩張卡都是魔陷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要指定對手的怪獸先攻擊自己的哪隻怪獸,對專業的決鬥者而言一點也不難,更何況明知道玄景的王牌:闇鴉少女是需要升級召喚的,他卻自己先開了一張有利於升級召喚的永續魔法,除了他要自己用之外,恐怕還有其他的目的。

         也就是說──

         「我從手牌中召喚號角手。」玄景高聲說到,而一名扛著巨大號角的羅馬戰士隨之來到他的場地上。

(號角手:等級4、地屬性、戰士族、攻1700→1200/守1500→1000

         「發動號角手的效果,將他改為守備狀態,從牌組中特殊召喚採星蜂!」

         號角手舉起巨大的號角、吹出低沉的聲響,而一群蜜蜂也像是蜂巢被熊攻擊一般從號角中蜂擁而出。

(採星蜂:等級2、光屬性、昆蟲族、協調、攻800→300/守500→0

         「接著,我將採星蜂和獻祭少女進行協調,同步召喚魁儡蜘蛛,採取守備狀態!」

         「轟隆~」承載著獻祭少女的祭壇突然陷入了火海中,而蜂群們也像是中邪般爭先恐後的飛進火光中,和裡面的少女一起燒成灰燼。

         最後在化為廢墟的祭壇中,一隻機械大蜘蛛從內側掙脫了出來。

(魁儡蜘蛛:等級5、地屬性、機械族、同步、攻500→0/守500→0

         「因為獻祭少女被送入墓地,我恢復一千兩百點生命值!」

(日玄景:生命值500→1700

         「魁儡蜘蛛的效果發動,將號角手和颶風天使作為自己的裝備卡,並且上升他們的攻守數值!」

(魁儡蜘蛛:攻0→2900/守0→2500

         「接著,當我方的怪獸區只有一隻怪獸存在時,可以從手牌裡特殊召喚出『詛咒玩偶』。」

         魁儡蜘蛛在用絲線纏住兩隻怪獸之後,又開始吐出新的絲線纏在一起,並且織成一個藍皮膚、紅眼睛、黑髮散亂、臉上還帶著驚悚笑容、活像是某種巫毒道具的東西。

(詛咒玩偶:等級3、闇屬性、惡魔族、協調、攻500→0/守1000→500

         「接著,我以詛咒玩偶作為祭品!」

         詛咒玩偶的頭髮裡突然噴出了一團黑色的氣體、將它整個籠罩起來。

         「特殊召喚:魔法繼承者──世!」

         一絲溫暖的火光從那不降的氣體中照射出來、隨即將它們一掃而空,而在氣體中縮著身子的紅髮女巫很快提著火光來源的提燈站起身來。

(魔法繼承者──世:等級5、光屬性、魔法師族、攻2000→1500/守2000→1500

         「發動世的效果,從手牌中把『黑項鍊』送入墓地,並從牌組中將另一張魔法卡加入手牌,同時因為黑項鍊的效果,給你500點的效果傷害!」

         世舉起手中的提燈,一個串著黑色寶石的項鍊便在提燈的門打開後從火焰中噴了出來、在空中劃出一道弧形並「咚」的一聲敲在規郎的頭上。

(松根規郎:生命值2600→2100

         「哈!這種傷害對我而言根本不痛不癢!」規郎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來啊!繼續來攻擊我啊!讓我看看你還可以變出什麼花樣。」

         玄景揚起眉毛。「這可是你說的啊~」

         「我發動因為世的效果而加入手牌中的魔法卡:落雷!」

*
自創卡:

烈日蛇蛻
等級2、光屬性、爬蟲類族、攻0/守0
效果:
1.當我方場上存在「烈日」怪獸時,此卡可以從牌組中特殊召喚
2.當此卡以上述效果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從牌組中將一張等級不超過與場上一隻除此卡以外的「烈日」怪獸等級的「烈日」怪獸加入手牌
3.進行爬蟲類族怪獸的升級召喚時,此卡可視為兩隻祭品解放

烈日蛇后
等級5、光屬性、爬蟲類族:攻2000/守2000
效果:
1.一回合一次,指定我方場上一隻爬蟲類族怪獸,該怪獸這回合不會成為卡片效果的對象,此效果在對方回合中也可以發動,若在我方回合內,該怪獸可得到多一次的攻擊機會
2.一回合一次,我方可從手牌中特殊召喚等級四以下的爬蟲類族怪獸
3.當此卡表側存在我方場上時,我方場上每隻「烈日」怪獸的攻擊力上升我方場上的爬蟲類族怪獸數量×100點
4.雙方場上每有一隻每有一隻爬蟲類族怪獸被送入墓地,就可以在我方場上特殊召喚一隻「烈日衍生物」(等級2、光屬性、爬蟲類族、攻500/守500),可指定我方場上的一隻爬蟲類族怪獸、並解放任意數量的烈日衍生物,每解放一隻就上升該怪獸500點攻擊力,且我方不會因為烈日衍生物而受到傷害

烈日流沙蛇
等級4、光屬性、爬蟲類族、攻1500/守1000
效果:
1.此卡表側存在於我方場上時,對方在戰鬥階段不可發動任何魔法、陷阱卡的效果
2.被此卡戰鬥破壞的怪獸以裏側表示除外

階級特權(永續魔法)
1.此卡表側存在於場上時,雙方的升級召喚視為特殊召喚
2.場上的此卡被破壞送入墓地時,可從墓地、手牌中特殊召喚一張需要升級召喚的怪獸

颶風天使
等級3、風屬性、天使族、協調、攻1200/守1000
效果:
在對手的回合內當這張牌送入墓地時,當回合強制結束,對手場上一張魔法卡或陷阱卡破壞

獻祭少女
等級3、炎屬性、魔法使族、攻1200/守600
效果:
當此卡被送入墓地時,可以選擇以下效果擇一發動:
1.自身回復1200點生命值
2.指定我方場上其中一隻怪獸,當回合該怪獸的攻擊力或守備力增加600點

號角手
等級4、地屬性、戰士族、攻1700/守1500
效果:
將此卡改為守備狀態,可從牌組中特殊召喚一隻等級四以下、攻擊力比發動當下地此卡還要低的怪獸,在那隻怪獸離開場上前,此卡都不能變換狀態

採星蜂
等級2、光屬性、昆蟲族、協調、攻800/守500
效果
一回合一次,可以下降其他怪獸的等級最多3個,並將自身等級上升相對應的數值

傀儡蜘蛛
等級五、地屬性、機械族、同步、攻500/守500
效果:
1.以我方場上最多兩隻怪獸等級四以下的怪獸為對象,那些怪獸作為裝備卡裝備在牠身上,此卡攻守數值上升裝備卡的攻守數值
2.當對方發動場上或手牌裡的卡片效果時,可將此卡的一張裝備卡送入墓地,無效該卡片的效果

詛咒玩偶
等級3、闇屬性、惡魔族、協調、攻500/守1000
效果:
1.當我方場上只有一隻怪獸存在時,此卡可以從手牌中特殊召喚,此效果在對方回合也可以發動
2.當我方沒有手牌時,可將墓地中的此卡加入手牌、把牌組最上方的兩張卡送入墓地

魔法繼承者──世
等級5、光屬性、魔法師族、攻2000/守2000
效果:
1.可從手牌中將一張魔法卡送入墓地,並從牌組中將一張跟名字跟捨棄卡不同的魔法卡加入手牌
2.一回合一次,可將墓地中一隻等級4以下的怪獸除外,我方從手牌中特殊召喚一隻等級跟除外的怪獸相同或以下的怪獸
3.當此卡離開場上時,我方可以支付600生命值,從牌組中將一張魔法卡加入手牌

分靈轉生(通常陷阱)
1.此卡只能在回合結束階段發動,我方從牌組和手牌中召喚最多兩隻怪獸,那些怪獸的等級總和不超過這回合送入墓地的怪獸中等級最高的那隻
2.當我方場上的怪獸被破壞時,可將墓地中的此卡除外,在場上特殊召喚一隻「分靈衍生物」(等級?、屬性?、種族?、攻?/守?),其數值都跟被破壞的怪獸相等,當該分靈衍生物被破壞時,可從墓地中特殊召喚一隻等級不高過牠的怪獸到場上,該怪獸效果無效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趁著清明節連假的最後一天去西門的安利美特看阿爾托利亞的布袋戲偶,順便把其他想在台北市做的事情也一起做一做,像是在西門町逛街並逛唐吉軻德、參觀園山水神社、在大安森林公園散步之類的,雖然只是小旅行但一整天下來意外的有點累~
PS:好久沒寫那些老怪獸了,意外的很懷念啊~順便把牠們的效果文改得比較「現代化」一點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