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徵信社的大小姐】第四卷第二章:小說家的背叛(09)

四谷昇華 | 2021-09-21 14:41:15 | 巴幣 4 | 人氣 44


       「!!!」

       雖然多少有點提防,但靜雯猛烈的手勁還是震得崇軒整個人抖了一下,差點就從涼亭屋頂上摔下去,但被靜雯抓住了肩膀。

       「……嘛?」

       接著,他才姍姍吐出來不及講完的話,傻眼地盯著靜雯。

       「啊啦~幹嘛那麼驚訝。」相較之下,靜雯倒是颯爽地往自己的手吹了一口氣,就像個剛打贏一場決鬥的槍手。「一個單獨居住的女孩子學點防身術也是很正常的吧?像我之前就用手刀擊昏過某個想偷偷在我家裡放火的仇家。」

       崇軒扭了扭嘴唇,想說點什麼卻欲言又止,最後只能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姑且不計較為什麼妳會的武術種類每次都不一樣,妳明明就不是一個人住的吧?明明利雅不也住在妳家。」

       「呵呵~正因為這樣我除了自己之外還要多負擔她和小松住進來之後的安全保障啊。」靜雯邊說邊拍拍崇軒的手背示意他先幫自己拿著那根被劈下來的樹枝,並且有所示意地眨眨眼睛。「而且嘴上這麼說,你明明就很羨慕她。」

       「才、才沒有咧!我只是──」

       「崎靜雯小姐!」

       正當崇軒又被靜雯捉弄地驚慌失措時,好一會兒沒聽到的安華規嗓音闖入他們的談話。

       然而,他的身影並沒有出現在涼亭周遭。

       「崎靜雯小姐!」崇軒還沒有反應過來,相同的話又重複了一次,更加清晰的聲音讓人可以很清楚地聽出來源的方向。「我在這裡。」

       「怎麼這麼慢啊?東西有拿來嗎?」

       靜雯對安華規聲音的突然出現倒是不怎麼意外,只是稍微地搖起眉毛,便和崇軒同時轉頭往聲音的方向看去:涼亭後方。

       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不知何時爬上圍牆外側樹幹上的安華規,他已經換上了輕便的服裝、就像隻樹懶般用四肢緊緊勾著粗樹枝,這和他已經步入中年人身形相較之下顯得有些詭異。

       不過他似乎並沒有介意或是說察覺到這件事,還小幅度地朝涼亭屋頂上的兩人揮著手,可以看到他手裡拿著一根像是短棍的東西,但頂端有一對剪刀的刀刃。

       「非常抱歉。這是您要我拿來的長杆。」面對靜雯的質問,安華規一邊苦笑一邊帶著歉意向他們說:「加長型的伸縮長柄剪,最長可以延展到五公尺長,我原本買來想要修剪院子裡的樹枝,但因為幾乎沒有機會實踐就忘了它的存在,所以在儲藏室裡多花了點時間找。」

       安喬語有些無奈地撇撇嘴。「老爸你也該檢討檢討自己的消費習慣啦!買一堆不需要的東西放儲藏室只是浪費錢又占空間。」

       「好啦」靜雯拍拍手打斷父女倆的談話,並且伸手指著監視器。「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接下來就照我剛剛說的那樣去做,沒有問題吧。」

       她邊說邊很快起身往屋頂的邊緣移動,崇軒連忙撥開身邊的枝葉並有點踉蹌地跟上去,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其他原因,他總覺得只要在這裡動得激烈一點就會讓整個涼亭都在搖。

       安華規點點頭。「好的,我找找喔……」

       他開始有些手忙腳亂地在長柄剪上摸索一番,最後終於找到上面的按鈕按下去,讓柄身開始往前延長,並且在幾度調整方向之下對準了涼亭上的監視器。

       結果長柄剪伸到一半就突然斷掉了──這種事當然沒有發生。

       喀啦!

       隨著剪刀刀刃碰到塑膠外殼,前一瞬間還挺立在涼亭上的監視器隨即在一瞬間內垂到旁邊,就像斷線的木偶般那樣乾脆、也毫不意外。

       靜雯稍微挑起了眉毛。

       「怎麼樣?崎靜雯小姐。」安華規看任務已經達成,便按下另一個按鈕將剪刀收回來,因為他爬上的樹和圍牆以及離圍牆只有一步之遙的涼亭很近,長柄剪甚至還沒有完全伸展開來。「這樣就可以了嗎?還是說還要做些什麼事情?您儘管說沒有問題。」

       「這個嘛~」靜雯瞇著眼睛打量眼前的結果,看起來若有所思地點點頭。「不,這樣就夠了。看來這台監視器還真的就如同你們所說的那樣,很容易就可以轉動。」

       「剛剛他們不就這麼說了嗎?」崇軒來回看著監視器和靜雯,一臉搞不清楚狀況的納悶表情。「說到底,妳為什麼要做這個……像是實驗的東西?這和恐嚇信之間──」

       「能夠讓你提出這種疑問的關聯。」

       「啥?」

       唐突得這麼一句話讓崇軒有些反應不過來。「妳說什麼?」

       只見靜雯帶著不知何時出現在臉上的自信微笑,並從崇軒的手中接過自己剛剛劈斷的樹枝。

       「你不是想知道這台在花園裡的監視器和恐嚇信之間的關聯嗎?這就是答案囉!」

       「什麼意──」

       「好啦!接下來在裡面集合。」

       崇軒還沒來得及追問,靜雯就轉身從屋簷上跳下來,和同樣一頭霧水的安喬語擦身而過,大步走下了石階。

       「我知道寄件者是怎麼寄信的了!」

*

       「您已經知道恐嚇信寄過來的方法了!?」安華規重複了一次靜雯剛剛說過的話,那努力按耐著內心激動的語氣和緩緩瞪大的眼睛,就像是聽到有人發明了可以幫忙把腦中的原稿打出來的機器般,興奮卻又不可置信。「這、這是真的嗎?」

       「除非你希望是假的,但就算那樣我也不會如你所願啦~」坐回原本客廳位子上的靜雯理所當然地聳了聳肩,雖然嘴上悠哉地開著玩笑,但深邃的眼瞳中閃著興奮而銳利的寒光,就像久違鮮肉的餓狼。

       崇軒知道,那是靜雯真正起興致時的樣子。

       「那寄件者到底是用了什麼方法來躲過監視器並成功寄信的?」沒有察覺靜雯的詭異反應,安喬語急促地接著問到。

       「還有院子裡那台監視器的事情……」崇軒也以喃喃自語的語氣接著說,相較於兩位委託人那又期待又害怕的反應,他從剛剛聽到靜雯那番奇怪的話開始便默默地細數起目前所有知道的訊息,卻始終沒有梳理出什麼像樣的思緒來。

       而面對他們的問題,靜雯緩緩加深了笑容。

       「其實也沒有多奇怪的手法啦……」

       接著兩手一攤。

       「就只是直接放進去的。」

       「啊?」

       「啥?」

       「什麼!?」

       其他三人同時發出傻眼的聲音,還互看了一眼,確定自己沒有聽錯。

       「妳、妳說什麼?」崇軒皺著眉頭,以充滿不確定的聲音質問到:「直接──」

       「直接放進去的。」靜雯相當肯定地複述了一次,也讓崇軒的眉頭更加緊鎖。「不用手法也不用計策,直接放進信箱裡就好~」

       「……啊、啊哈哈,崎靜雯小姐也還真會說笑呢。」呆愣片刻的安華規勉強擠出一點乾笑。「雖然很謝謝您想辦法讓氣氛活絡一點,但現在比較要緊的還是──」

       「你認為我是在開玩笑嗎?安華規先生。」

       「呃……」

       雖然出自善意,但靜雯對安華規提供下台的台階卻毫不領情,反而就出言打斷他的強顏歡笑,雖然字面上聽起來很有禮貌,但語氣卻毫不客氣,那深邃而混沌的眼瞳中也散發著一股無形的壓力,讓安華規連忙閉嘴。

       「抱、抱歉。」他最後選擇低下頭。

       「可是,妳不也看過我們家的監視器畫面嗎?」看到靜雯是認真的,安喬語腦中的困惑又更沉重了,讓她忍不住歪起頭來。「在恐嚇信最有可能出現的時間段內,唯二碰過信箱的只有老爸和那個送報生,老爸既是發現者也是被害者所以去掉,而那個送報生也──」

       「沒有趁機寄恐嚇信的機會或跡象,沒錯。」

       靜雯坦率地點頭幾下,並拿起他們家的平板電腦解鎖螢幕,再度播放了一次安喬語提到的那段影像。

       「如同你們所說,根據監視器拍到的內容來看,安華規先生分別在九月二十七、二十八日早上查看信箱的這段時間內,恐嚇信是不可能被投進去的。」

       「那妳剛剛說的話不就──」

       「排除所有的不可能,最後剩下的無論多不符合邏輯,也是真相。」靜雯俐落地將放在桌上的恐嚇信抽起來,並且拿著它緩緩略過自己的臉前。「既然那天不可能有人寄恐嚇信,就表示這封信並不是在那段時間內寄來的,」

       「而是在更早之前,它就被放進信箱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上週因為開學第一週和中秋連假被拖回南部的關係,進度有些落後就比較晚更新了,不好意思。不管怎麼樣,終於開始第一階段的推理啦!我這次打算試試看那種在過程中逐步推理而不是最後一口氣解開全部謎題的「漸進式」手法,不知道各位感覺怎麼樣。能推理出寄件者的手法嗎~
PS:週末在外婆家烤肉戶外煎肉兼烤玉米和生蠔時,意外發現培根和生洋蔥一起配著飯吃很好吃說!還有十幾顆生蠔我最後只吃到一顆而已,可惡~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