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徵信社的大小姐】第四卷第二章:小說家的背叛(03)

四谷昇華 | 2021-07-25 23:00:16 | 巴幣 14 | 人氣 62


       「哦!你們已經知道老爸的身份了嗎?」在把一盤切好的水果端上桌的時候,聽到他們討論進度的安喬語露出喜出望外的表情,並且鬆了一口氣。「那就好~在從王安嘉那裡聽說你好像很討厭《小死女》的結局時,我一直很擔心你正式和老爸見面時場面會不會太難看說。」

       「是很難看啊,至少我是這麼覺得。」崇軒撇撇嘴,有些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只是該處理地委託還是要處理,更何況真正處理案件的可是我旁邊這個徵信社長,我擺臉色也沒用。」

       「哦哦!你這樣感覺好有社會人士的Fu。」

       「別跟我提那種恐怖的事~不過王安嘉怎麼知道我很討厭小死女的結局啊?我應該沒跟她說過才對。」

       安喬語理所當然地聳聳肩,並且在安華規旁邊的位子上坐下來。「她說在老師發起批鬥大會的時候你很異常地在認真寫筆記啊,要知道,在你那個叫什麼亞的女友加入之前,整個社團裡大概就只有她比較會關心你吧。」

       「就說松靜亞──我是說崎靜亞不是我女朋友了啦。」崇軒邊反駁邊注意靜雯的反應,他可不敢確定自己旁邊這個會為了妹妹而消滅整個不法團體的姊姊會喜歡聽到這種事情。

       不過,或許是因為熱心於案件的事情、又或許是認為崇軒根本起不了威脅,靜雯看起來倒是不怎麼在意,反而對安喬語的話很有興趣的揚起眉毛。

       「哦?明知道引介我的徒弟跟安華規先生見面的話場面會很尷尬,但妳還是冒著風險找他來了嗎?」

       「嘛~畢竟情況緊急、而且我的人脈也不多,很難找到有處理這種事情經驗的人,所以一聽到他在學校裡面免費幫人解決問題時就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寄出委託信囉。」安喬語聳聳肩,自己先拿了一顆葡萄放進嘴裡,同時用手勢招呼他們不用客氣。「更何況他的口風也還蠻緊的啊,就算被林珮郁──也就是他在學校班級裡的班花甩掉也沒有抖出她和男友分手的醜聞實情,我想應該還是可以相信他啦。」

       「等一下,妳那件事是哪裡聽來的?連我自己都不曉得。」

       「你不知道?最近你的事情可一直都在學校八卦前十名排行內打轉哩~」

       「語語──我是說,喬語!」這時,安華規開口打斷了社團同學的談話,對她隱晦著搖搖頭。「我們接下來還要繼續談恐嚇信的事情,別講太多無關的閒話。」

       「好啦~」安喬語對自己的老爸吐吐舌頭,老實地閉上嘴巴,但還是用手把水果盤往崇軒他們的方向推了一下。

       安華規先是清了清喉嚨,身子坐得更直一點,從剛剛安喬語回到家後她就顯得更自律了。「回到剛剛的話題,如同崎靜雯小姐說的那樣,我們雖然對於恐嚇訊息已經見怪不怪了,但這次的恐嚇信卻真的讓我了嚇了一跳。」

       「這又是為什麼?」連續從兩個委託人身上聽到類似的話,讓崇軒有點困惑地皺起眉頭。「你剛剛不是才說自己已經收到麻痺了嗎?」

       「這是因為……」

       「重點不是恐嚇信。」靜雯冷不防地打斷安華規的話:「重點是『收到信』這件事對吧?」

       「收到信?」

       「欸!您怎麼會……?」

       在崇軒還沒反應過來自己聽到什麼消息前,安華規就因為靜雯的推測震驚得挺直背脊,上半身往後傾,一時說不出話來,就像之前所有內心事還沒說出來就被看破的委託人一樣。

       就連安喬語也驚訝地揚起眉毛,嚼著水果的嘴巴也停了下來。

       對此,靜雯只是理所當然的攤開一隻手。「請不用在意,你們都已經把自己在意的地方顯露在自己的行為上了,那我們當然會知道。」

       「顯露在自己的行為上……嗎?」

       崇軒反覆看了看他們幾個人,有點不好意思地舉起手。「呃……老實說我連你們在說什麼都不太清楚,為什麼比起恐嚇信本身你們更在意收到信的事情啊?」

       「這說來話長。」相較之下很快冷靜下來的安喬語吞下嘴裡的水果,對崇軒解釋到:「簡單來講,我剛剛有說我們是四年前搬來這裡的對吧?其實那時候其實是秘密搬家的。」

       崇軒揚起眉毛。「秘密搬家?」

       「是啊,因為那些騷擾信件和八卦記者實在是很煩人,所以在選定好住處之後,就趕快趁夜打包搬來這裡。」安喬語的眼神有點迷茫,似乎是在回憶當時的情況。「而且,為了隱瞞住在這裡的消息,我們還做了不少準備,像是保留原本房子的產權、晚一個月才把戶口遷過來之類的,在學校我也盡可能不提家裡的事情,老師那裡則是經過協調,確保不會把事情洩漏出去。」

       「你應該也沒有在學校聽說過我家的事情吧?」

       「是……這樣沒錯。」崇軒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眼睛稍微瞪大了點。

       這麼說起來,不管是學校裡有個大作家的女兒在讀書、或是「華筆」就住在這座城市裡之類的消息,應該都是個他不可能沒聽過的大新聞,就算真的因為真的某些原因而沒聽過,在《小死女》的問題爆發後安喬語多少應該也會被掃到颱風尾,但真實情況是連社團的「批鬥大會」上都沒有人說過。

       至於他們的住處……崇軒記得當初查資料時好像看到是在台北市的一個精華地段,他原本還以為這裡只是那個大作家的別墅之類的。

       「喔!這麼說來……」想到另一件事的崇軒轉頭看向靜雯,並從對方那裡得到「太慢囉~」的眼神回覆。

       這樣一來,那句話也說得通了。

       「妳剛剛說因為我『口風緊』所以找我幫忙,指的就是這件事?」

       安喬語反倒對崇軒那震驚的反應投以有點茫然的眼神。「是啊~我還以為你知道了。」

       原來如此!答案就在他們的行為上,靜雯並沒有說錯。

       而問題,當然也就在這裡。

       「可是你們還是收到了恐嚇信?」

       崇軒忍不住接著脫口而出:「明明就已經做了那麼多保密工作,卻還是有人可以寄恐嚇信給你們?」

       「是、是的,這也是最讓我們緊張的事情。」安華規急切地點點頭,緊張地盯著靜雯手中的信紙,還忍不住往窗外看了一下。「四年來我們其實幾乎沒有收到恐嚇信,都只有網路上那些恐嚇訊息,所以這封信的出現對我們而言是相當嚴重的,所以我們務必要搞清楚這封進的寄件人。」

       「唔~原來如此。」崇軒皺著雙眉微微點頭,這才知道這封恐嚇信的含意遠超自己想像。「這樣聽起來,的確需要盡快揪出那個寄信人……」

       「是啊,但問題就是我們毫無頭緒,甚至不知道到底是怎麼洩漏出去的。」

       崇軒狐疑地瞇起眼睛。「但也不見得完全沒有吧,妳不是剛剛說你們班的班導知情嗎?萬一他是相當狂熱的竹林秀粉絲……」

       這想法在說出口前就被安喬語搖頭否決了。

       「不太可能啦,根據我之前的經驗,如果老師真的是老爸的狂熱粉絲,他早就纏著我問一堆有關老爸的事情或是要簽名了,更何況他平常也還挺正直的啊。」

       「挺正直的?」崇軒歪著頭回想起學校以正直聞名的老師,卻發現這好像有點困難。「我記得妳們班的班導是──」

       「教公民的朱冶集。」

       帶著理所當然的語氣回答這問題的不是安喬語,而是旁邊屬於校外人士的靜雯,這也讓兩個學生有點驚訝。

       但靜雯若無其事地繼續說下去:「畢業於政大法律系,今年28歲,去年八月的時候結婚,教書四年,安喬語的班級是他第一次帶班,在學校中以為人正派和注重品德教育聞名,有時班上有爭議較大的問題時還會舉辦以公聽會或法庭的模式舉辦班會來跟學生討論,對吧?」

       「是、是這樣沒錯啦……」

       面對靜雯的挑眉,安喬語有點呆愣地點點頭,崇軒也才終於想起學校裡的確有這號人物,聽說當時被他誣賴的賴祐夏被叫去問話時那個老師也在場。

       「不過妳怎麼會知道的這麼清楚,不是今天才來聽我們陳述案情的嗎?」

       靜雯擺擺手作勢要揮開安喬語好奇的目光。「這只是偵探向委託人聽取案情前作的準備工作而已,妳就別計較那麼多啦!徒弟也別吃我的醋喔,大多數的資料都是小三和小四調查來的。」

       「我才沒有吃妳的醋咧!」

       「總之,你們想說的就是相信目前已知唯一知情的朱冶集、並且不認為他洩漏你們家的消息或是寄恐嚇信對吧?」

       安喬語重新思考幾秒鐘後,點頭說到:「我是這麼想的,畢竟我以前也不是沒見過那些老爸的狂熱粉絲……」

       「是啊是啊!」安華規也在旁邊用力點頭附和。「我和他商量問題的時候也覺得他是個好男人,要不是因為年紀太大而且已經有對象了,我還想讓他跟喬語多認識一點──嗚呃!」

       「把你的老舊思想給我丟掉啦!臭老爸。」

       他話還沒講完就被安喬語往嘴裡塞了好幾顆還沒拔掉蒂頭的葡萄。

       「這樣喔……」儘管父女倆都這麼說,崇軒卻還是不太放心,畢竟也不是沒少在社會新聞裡聽過平常做事正派的人事實上暗中幹著非法勾當。

       「那個,靜雯啊……」

       「有些事情還需要跟朱冶集直接接觸還能確認。」靜雯似乎早就預料到他在想什麼般,在他轉頭的同時就直接開口回應,連眼睛也不眨一下。「至於你期待的那些社會新聞程度的消息,我只能說在能調查到的範圍內他的經歷可是比你還體面唷~」

       「我沒有在期待!」

       「好啦好啦!那麼關於朱冶集的事情就先討論到這裡。」靜雯稍微抬起右手,就彷彿有股魔力似的讓剛剛還一副女兒對老爸家暴樣的兩個委託人同時把注意力轉回她身上。「總之,除了朱冶集之外,你們認識的人中還有誰知道安華規先生現在是住在這裡的?總不可能完全沒有人知道吧。」

       安華規很快地點頭回應。「有,三個,可是近一步確認後他們卻都不太可能是寄件者。」

       「這又是為什麼?」崇軒問到。

       「因為……這個推理小說裡是怎麼說的?『動機不充分』。」安喬語伸手從剛剛拿出信紙的資料夾裡抽出一張密密麻麻印滿字的紙,一邊飛快瀏覽內容一邊說:「知道我們現在住處的三個人,分別是『華筆』的責任編輯李承熙、老爸在業界中的朋友黃惠容。」

       「最後一個人叫做郭緣恩,同時她也是我老媽。」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我這個片段主要是取材自自身經歷和日本「夜間搬家公司」的文化,還記得以前住在我家的阿姨結婚搬出去後過了好幾年還是會有要給她的信寄來我家,我聽我媽說好像是她的戶口還沒遷出去之類的,詳細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
PS:晚了一天上傳真是抱歉,原本我昨天是要更新的,但是察覺我好像不小心把謎題寫到連自己都解不了所以又重新花了點時間梳理思緒。話說星期五的時候原本以為是颱風天駕訓班說停課,所以我決定花一整天的時間來寫小說,後來風雨變小了又說可以上課,我選擇裝作不知道,不去點留言通知也不接教練的電話X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