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37%的傳奇】第46章:那不是他!

四谷昇華 | 2021-05-08 08:44:23 | 巴幣 0 | 人氣 54


         轟隆!

         在闇鴉少女的身影再度消失在烈焰中的同一瞬間,雙方交戰的場地上發生強烈的爆炸,瞬間籠罩住對決中的兩人。

         雖然黑煙把視線完全遮蔽住了,但松根規郎一點也不緊張,他很確定在闇鴉少女被破壞的同一瞬間,那個莫名其妙失蹤了十年的臭傢伙就已經被打到生命值歸零了,就連煙霧外的那些支持者也發出了歡呼。

         然而,他卻也完全沒有開心的情緒。

         儘管打贏了意料之外的難纏決鬥,他的心中卻反而矇上了陰暗的鬱悶,就像小時候拿到了不喜歡的聖誕禮物般,感覺甚至比輸的時候還要糟。

         盯著眼前的黑煙,他知道十年不見的朋友就在不遠處,恐怕還帶著那張驚慌失措、好像發生世界末日似的窩囊樣,從小時候打牌開始,只要闇鴉少女被破壞,他總是會擺出那種表情。

         真是……完全沒有長進的傢伙。

         決鬥中不止一次想要對他這麼說,但規郎每次都忍了下來,他不想承認眼前的事實。

         在得知日玄景也參加了聯合盃的比賽後,儘管自己忙著準備聯合盃參賽權錦標賽,規郎還是在閒暇的時候盡可能從各個管道搜索有關他的資料,上從決鬥同好會的網站、下至網路討論串裡的那些小道消息,能找的他都找了一遍。

         這是為了聯合盃比賽的超前部署,畢竟他在過去可是我唯一沒辦法戰勝的傢伙啊!規郎是這麼說服自己的。

         然而,當真正找到相關的情報時,卻又讓他受到相當強大的震撼。

         那不是他!

         在看到上傳在同好會網站上日玄景和一名叫竹列的決鬥者的決鬥影像時,規郎在第一時間察覺到了這件事。

         那個影片上的人,不是日玄景!

         雖然不管是長相、牌組還是戰術,影像中的那個人都跟日玄景並無二致,但規郎腦袋中卻始終響著警報,否決了那個人是自己十年前突然消失的唯一牌友,就像動物的本能似的。

         雖然規郎試著告訴自己那只是因為太久不見而產生的錯覺而已,但是那種感覺卻只是隨著影片的時間條越來越往後移而加重,到最後他都開始懷疑,該不會整部影片都是偽造的。

         而另一部跟真前幸奈的決鬥,那又更明顯了:真前幸奈沒有在認真決鬥,刻意錯失了好幾個能夠打敗玄景的機會,這在決鬥學院代表團中已經不是秘密了。

         雖然她的惰性在決鬥界中也很有名,有名到大家覺得她刻意輸掉來避免參加比賽都不奇怪,但一連兩部影片關鍵的影片都讓規郎察覺到玄景參賽這件事的背後,可能有很多意想不到的黑幕。

         尤其是,在他發現「真前幸奈放水」的消息,被不知道什麼人所封鎖起來的時候,他更篤定了這件事,並且對玄景出現了無法壓抑的怒火。

         在玄景完全是獲益者的情況下,規郎也無法不相信他跟那些黑幕沒有掛鉤。

         「你到底在做什麼!」

         「你這是在侮辱決鬥者的精神嗎?」

         「你這是在玷污我們之間靠著決鬥所建立起來的交情嗎?」

         因為這樣,他才拒絕在決鬥場上跟玄景相認,他拒絕承認,眼前這個靠著走後門進來比賽的傢伙,跟那個自己小時候暢談夢想的決鬥者是同一個人。

         所以,我一定要打倒他!

         我一定要打倒這個抹黑我記憶的傢伙,擊潰他、讓他知道自己到底多麼軟弱,並且徹底消失在我的眼前!

         這是規郎在踏上決鬥場上的決心。

         然而,這看似無堅不摧的意志,卻在短短的三個漢字下瞬間瓦解:

         十年前。

*

         整個決鬥巨蛋中,氣氛正圍繞著「蛇帝」和「決鬥義士」的對決陷入了高潮。

         這兩位宛若光影對立般的「決鬥者王國騎士」所進行的較量,可說是下午場最受矚目的比賽之一,雖然實際開始決鬥的過程中有一小段在互相試探期間造成的冷場,但隨著雙方開始互相開大招、又是落雷又是懲罰、最後還各自的王牌都叫出來戰鬥後,眾人的興致變越來越高漲。

         特別是在海馬秋夢發表了秋夢給決鬥者們加油打氣的宣言後,更給這個頂上對決賦予了戲劇性的宿命感,不少觀眾早已忘了幫忙聲援,神智隨著決鬥的變化而起伏不定。

         然而,像這樣的狀況,似乎也即將進入尾聲。

         隨著闇鴉少女再度被規郎的設下陷阱給破壞,玄景最後的反擊機會也消失了,那因為爆炸而瀰漫的黑煙,就像是給即將退場的敗者所拉起的布簾。

         「蛇帝~蛇帝~蛇帝~蛇帝~」

         規郎的支持者們再度歡呼起來,玄景的支持者則紛紛露出可惜、無奈、或是不甘心的表情。

         就連裁判看眼前的情況,也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認為是時候給這個決鬥宣布結果了。

         「勝負已分!日玄景選手生命值歸零,獲勝的是──」

         嗶嗶嗶~

         「!?」

         話都還沒說完,整個會場突然響起了某個這次聯合盃比賽中從來沒有想起過的電子聲響,聽起來相當聒噪刺耳、讓人忍不住心理煩悶。

         然而,這聲音卻讓裁判相當驚訝:這是判決錯誤的聲響!

         「哦!這是怎麼回事?」莫名沉默了好一會兒的決鬥傑克森這時終於再度開始報導戰況:「明明日選手的生命值都已經歸零了,裁判所下的判決卻被判錯誤,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啊!那是什麼?」這時,突然開始有觀眾指著決鬥場地大聲嚷嚷起來:「大家快看義士的場地上,好像有什麼東西!」

         隨著那些喊叫,眾人開始把視線轉回黑煙逐漸飄散開來的玄景場地,的確可以隱隱約約看到某個身影出現在本應已經完全淨空的場地上。

         「那是……」

         因為風向而率先擺脫黑煙的規郎瞇起眼睛

         隨著煙霧在一陣突然的旋風下終於完全消散開來,眾人也終於得以看清楚那個身影:

         圓滾滾的身子、像木乃伊般纏滿全身的白布條、短小肥腫的四肢、還有一雙水雙雙的天真雙眼和頭頂上長出來的小幼苗。

         雖然那隻怪獸乍看之下只是個普通的小球,但不知為何,牠的身影光是看著就讓人的心情莫名愉悅起來。

         然而,眼前的景象卻讓人完全沒有那種餘韻,反而還有不少人震驚的倒吸一口氣並且摀著嘴巴。

(重生栗子球:等級1、光屬性、不死族、協調、攻300/守300

(日玄景:生命值0→1

         「重生栗子球的效果。」

         發出聲音打破這片震驚和死寂的,是本應已經在烈日蛇王的烈焰中落敗的玄景,臉上還帶著不同於闇鴉少女被破壞時那樣的絕望、而是相當勉強的堅決。

         「在我方生命值歸零的時候,手牌中的這張卡可以特殊召喚、恢復一點生命值、並且在對方生命值不會低於一百點的前提下,給予令我方生命值歸零相同的數值傷害。」

(松根規郎:生命值1800→1400

         「在牠的效果下,我方在這個回合內不會再因為任何原因而受到傷害,但是──」

         「如果將牠召喚的當回合沒能打贏對手,召喚牠的人就會在回合結束後無條件落敗。」規郎以喃喃自語般的語氣接下玄景的話,讓他有點意外地揚起眉毛。

         「原來你知道這張卡的效果啊!我還以為這一定能嚇你一跳。」

         「這……」規郎盯著那個栗子球,好一會兒說不出話來。「與其說是嚇一跳,倒不如說,你是怎麼拿到那張──」

         「別氣餒,規郎。」

         「嗄?」規郎這才發現,玄景正對著自己露出相當溫柔的眼神,就像是在鼓勵失敗的孩子繼續嘗試的家長一樣。

         「你已經很強了,強到已經可以超越我了。」玄景盯著自己場上的那隻怪獸,眼神裡充滿了悵惘。「這隻怪獸……只是我從真正厲害的人那裡盜用來的力量而已,昨天晚上我或許因為可以再次跟你決鬥而太亢奮了點,腦袋一熱就把牠加進了牌組中。」

         「明明我是最沒有資格用這張卡的人了。」

         「真正厲害的人?你是說──」

         「你就把這張卡當作是你下一個要跨越的難題吧。」玄景繼續說,字字句句充滿了自我厭惡的歉意、但也有不能後退的覺悟。

         「闇鴉少女被破壞的同時,一同送入墓地的『黑項鍊』效果發動,給你五百點傷害。」

         回神過來,規郎的脖子上被套上了一條剛剛闇鴉少女所配戴的飾品。

         而那名本該重返墓地的死神,就出現在他的後面!

         觀眾席中,開始出現一陣陣吱吱喳喳的激動交談聲:

         「不會吧!『義士』還打算繼續戰鬥嗎?」

         「可是都這節骨眼了,他還能做什麼事情?」

         「手牌沒了、怪獸打不贏,就算發動黑項鍊的效果,也沒辦法砍光松根規郎的生命值啊!他到底在拖什麼台前?」

         聽到那些針對自己的不解言論,玄景也只是點點頭,承認了眼前的事實。

         光靠著黑項鍊的五百點傷害,的確打不贏規郎。

         那麼,他該做的事情,就只有一個!

         「在黑項鍊的效果發動的瞬間,我在發動場上的蓋卡。」

         說出最後一個字的同時,玄景甩出了自己沒拿的決鬥盤的手,場上最後一張蓋卡隨之翻開。

         那張卡片的卡圖為呈「ㄑ」字型的扭曲、以至於所有東西放在前面都會出現兩個影像的鏡子,這是玄景在得到之後第一次用的卡片。

         「三倍鏡。」

         在他高聲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又在周遭引起了不小的騷動。

         不懂的人,會因為那張卡的特殊而好奇;懂得人,則會因為那張卡的身世而驚嘆,那張來自真前幸奈的傳奇魔法卡。

         「我將墓地中的各五張的怪獸卡、魔法卡與陷阱卡除外來發動它的效果,讓黑項鍊的傷害變為三倍!」

         「什麼!」在脖子上的項鍊又多了兩條的同時,規郎這才瞪大眼睛、察覺了玄景的計畫。

         原來回合一開始,玄景靠著各種效果往墓地裡塞了那些卡,並不只是要為闇鴉少女堆墓,更是為了湊齊三倍鏡的發動代價!

         也就是說,玄景一開始就預料到了這個情況!

         「你、你……」

         「抱歉。」玄景別開視線,充滿怨恨地低頭盯著自己的身軀。「我知道這次比賽是你進入決鬥學院後的第一場正式比賽,意義非比尋常,可以的話我也不想成為你的阻礙。」

         「但是,我真的沒有其他選擇。」

         說罷,玄景變轉過身去,似乎準備在分出勝負後就立刻從場上離開。

         「慢著!」在最後一刻,規郎終於硬是把語句擠出了聲帶,伸出手似乎想要拉住自己曾經的朋友。「你剛剛那些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十年前發生了什麼?那張卡是從哪裡來的?你現在到底是嗚噁~」

         在來得及說出下一句話前,闇鴉少女將規郎脖子上的黑項鍊猛力往後拉,把他瞬間勒昏。

(松根規郎:生命值1400→0

*
自創卡:

重生栗子球
等級1、光屬性、不死族、協調、攻300/守300
效果:
1、當我方生命值歸零時,此卡可以從手牌中特殊召喚,並且恢復我方一點生命值,此效果不會被無效、且不會被任何卡片效果對應
2、此卡以效果1特殊召喚到場上後,可以在對手生命值的高於一百點的前提下,給予令我方生命值歸零相同的數值傷害
3、此卡以效果1特殊召喚到場上開始,我方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4、此卡以效果1特殊召喚到場上的當回合結束後,我方無條件落敗

三倍鏡(速攻魔法)
此卡在有魔法卡或陷阱卡的效果發動時可以發動,將我方墓地裡的怪獸卡、魔法卡、陷阱卡各五張除外,將該次效果發動變為三倍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寫了好久的老友對決終於結束啦!從即將開始後的斷篇到現在打完真不知道過了多久,規郎老兄就這麼被劇情殺了(欸),其實原本我是打算讓玄景用之前撿到的那張白兵戰來打贏規郎的,無奈寫到一半就發現掌控不住,不過後來的劇情還是會提到就是惹,只是那已經是不知道多久以後的事,聯合杯篇也還有差不多三分之一的劇情說~
順便說一下,雖然感覺好像有點不夠,但其實在玄景發動三倍鏡的代價中,魔法卡和陷阱卡的代價分別是一時休戰、落雷、鳳凰石之戒、貪婪的代價、盜墓與繼承(魔);替死鬼、分靈轉生、歡喜的斷末魔、早產兒、異世界售票口(陷),當初為了湊齊讓我苦惱了好一段時間啊~
PS:最近麻煩事和衰事超多的,都讓我每天都在聽五月天的〈瘋狂世界〉啊(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