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嗜魔者 首部曲

和撒那 | 2021-02-26 19:03:52

奇幻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嗜魔者 三部曲

這個年頭,  人們都需要有個英雄能秉持正義之心......




解救長期被狠毒的當權者壓榨

狀且

人們心中非常厭惡 嗜魔者 的存在..   

因為在這個世界上...

總是充滿了黑暗的慾望 茶毒著每個想要與眾不同的君王 包括嗜魔者

在一年又一年的王儲爭鬥底下  遠從東方而來的黑暗使節來到

西方世界--

沒有人能猜想到 或是預設立場說擺明這是個單純的外交....

因為吟遊詩人的說詞加上傳聞說

東方世界正面臨空前絕後的浩劫 是來自地獄惡魔的反撲

又有人說 是有人擅自與魔物交換了條件

才使東方世界淪為末日

所以人們需要英勇與正義  建立起安全的堡壘。

防止來自東方世界的任何一個人 或是惡魔。

而這當中 有人自告奮勇, 有人為了賞金,還有人是為了名譽

公主,皇親資格-- 什麼人都有

這些人在百姓與西方王儲的見證下 組成了 遠征軍隊

攔截來自東方來的黑暗使節 並不留活口為目的

因為王儲們早就不削於會不會與東方世界開戰

更重要的是 假如東方已遭惡魔佔據! 那下一個會不會是我們西方中土?




----------------三年之後 王國大殿上-------------------------------




伊崔爾手拿著酒杯向英勇的奧古戰士靠進



伊崔爾注目著奧古戰士的雙眼,不知不覺得看得發愣! 毫無疑問的伊崔爾 正



盯著奧古戰士的眼睛... 伊崔爾眼睛發著光芒



奧古戰士看著伊崔爾的美麗的臉蛋,從她誘人的嘴唇中 清楚看見她 溫柔微笑著



奧古戰士也回敬來自國王之女的微笑       這是一種禮貌的低姿態



伊崔爾把酒杯遞給奧古戰士細語說



(敬!偉大的西方戰士  有你是我們所盼望的!)



(也敬!睿智而聰明的王女) 奧古戰士說



奧古戰士接過酒杯時不經意的碰觸到伊崔爾的玉手 感覺到她的手發抖了一下



奧古戰士沒在微笑...



國王大喊(此刻! 我們急需要一位睿智而勇敢的領導者)



(當然是英勇 百姓愛戴的 擔任此國家的領導)



人們紛紛打定此重責大任就是奧古戰士!


國王看向英勇的戰士 便說


(經過這幾天的思考 我即將與 馬德烈國王開戰!)


(當我不在或死去,希望有人能保護我國的安全)


(我也說過了!我沒有兒子!只有一個女兒)


(我一生之中的最愛)


國王伸手對著伊崔爾     伊崔爾快步走上前 半跪在父王的腳邊 雙手緊握


眼睛裏的淚水不盡悄悄滑落下來


國王舉起右手 溫柔的擦掉伊崔爾留下來的淚水


(此重任 我把它交給妳了,我的女兒。)


(你不在時,我無時無刻都會想念你,直到父親安全回來)伊崔爾說



伊崔爾說這話時眼神緩緩看去那位奧古戰士 那個人 。



--------------------------------------------------------------------------


王國大殿上 到處都人們歡樂慶祝的喧嘩聲!

許多在場見證的低階百姓 和 王國士兵 已經喝的如癡如醉 酒精發酵

滿口都是酒味

國王與王女早離了開這充滿酒臭之地 只留下 兩個守在大殿左側的

皇家騎士

他們像個不會動的石頭雕像 右手緊緊握住劍柄 左手拿著王旗

眼睛兇狠狠的直視前方從沒渣過眼!

從這入口上了階梯 而是第二層宮殿! 沒有許可是不能擅自進入的

就算是居功顯赫的戰士  身為他國的上賓 也都需經過國王親自帶領。

外頭下著大雨

大殿上的人群有些散了會

有些則塌倒在骯髒的地上

其中有一個人拿著酒杯找了一個位子坐了下來

這個人喝了將近20大杯酒 身上酒氣沖天

卻不失醉意~

眼神還是精神的轉頭看了看四周醉倒的人群

有些人說著夢話

有些則是瞎搞同志情結

這裏頭沒一個女士 或是夫人

大都是低階的農夫 與民兵 和幾位少數的士兵

還有幾位鐵匠,酒保,和一位未滿十八的小伙子

(我對那個人不是很有好感。)說完話把酒一干喝了

用力放在桌子上 面對另一個人

(卡斯特--別說夢話了)他說

(我可不是在說夢話--這第21杯酒還未滿足我的不爽!)

(那個人根本不是個英雄-- 雷瑞! 我屁-- 那個人。)卡斯特說

雷瑞靜靜的看了四周 看了看那兩位木頭人

便把手壓止住卡斯特說

(想不想聽一個故事 一個連國王也不知道的故事?)

(恐怕連你..也不知)

卡斯特說
(你這個騙子!我可不再相信你說的話!)

(哈哈哈)

(但是--為了她--我可以聽聽)

(有關那個人的事情我可是親眼所見)雷瑞說

(哦!? 雷瑞你什麼時候站在那個人一陣線?)

(你這個沒良心的兄弟!)

雷瑞笑了笑

(你什麼時候看見我與那個人說話?)雷瑞說

(除非--你再幫我把空酒杯到滿 我才認你這兄弟!)

雷瑞二話不說 把手中的未喝的酒杯 遞給了卡斯特

(那你還想不想知道有關那個人的事情?)雷瑞說

(說吧!兄弟!我可是好奇的快瘋了!)卡斯特邊喝邊說

---------------

他們後來說,那個人是從北方穿過[死亡國度]進來的。  


他步行而來,一手用馬轡牽著載滿重物的馬兒。

那是傍晚時分,在這荒郊野嶺一片死寂的叢林 找到一戶

可以安身的落腳棲息地。

是一個村莊 而中間外頭沒有護欄 也沒有圍牆

門口外的營火正燃燒著

可以看見房子裏頭燈火光亮。

那個人 靜悄悄的上前把馬兒安置處門口外半步 敲了門

門開了! 是一個16歲小女孩

小女孩不怕生 眼睛水汪汪的盯著這位陌生人

(你是誰?)

陌生人轉了個頭 看一看 旁邊的茅草馬舍

(妳一個人住在這裏?)陌生人好奇的問

小女孩遙遙頭

(妳的父母呢?)陌生人說

小女孩跑進屋子內 端了一杯熱牛奶給了陌生人

(這個是?)陌生人問

小女孩靦腆的笑

(喝吧--外頭很冷)

陌生人看著小女孩 放鬆的一口豪盡了熱牛奶

小女孩驚訝的睜大眼睛

(那可是很燙的熱牛奶 不怕燙傷喉嚨嗎?)

陌生人睜開了眼 從口袋裏拿出一整袋灰色的小袋子

給那小女孩

(畏--!你是什麼人!?)從後方騎著馬的人說

陌生人轉頭

(你是她父親)

騎著馬上的老人 落下馬 回頭看著另一位在馬上的夥伴

充滿疑惑的看向這位陌生人


(你是什麼人?來這做什麼?)

陌生人對著他說

(我想借你的馬屋休息一晚)

那位老人打量著這位陌生人

他穿著厚重的皮上衣 披著一件黑披風

身上有許多破洞 和舊傷

褲子和衣服有乾固的血跡

臉上有幾處打鬥下來的痕跡

身上還散發一種引人畏懼的氣息

更詭異的是他的雙眼

紅色的龍眼  他是那麼稱呼的

騎著另一匹馬的夥伴 下了馬。

老人看向這個來歷不明的陌生人說

(你的口音聽起來不是這裏的人?)

陌生人沒有回應

老人輕卿的的把手伸到背後去

陌生人說

(我會付錢)

老人手拔出彎刀來 面對著陌生人

(給我馬上離開!你這殺人犯!)

陌生人沉默

(拔出你的劍! 兇手!)老人說

(我身上沒有武器!)陌生人說

這時老人的夥伴走上前 對著老人說

(就讓他休息一晚! 看他這樣子也不會傷害我們)

老人停頓了一下,收回彎刀 虎視眈眈的說

(馬舍有人了! 你倒可以去木材屋溜搭。)

(但是要先給我1000米蘭)

陌生人轉頭看了木材屋 走回自己的馬

從一推大大小小的袋子 拿出一小袋

拋給了老人  老人用手摸一摸袋子的東西

安心的與夥伴牽著馬走進馬舍裏--

喃喃自語說

(那個殺人犯腦子有問題阿! 你怎安心給他住一晚?)

(真搞不懂你在打什麼算盤?)

(我怎看都不像他們所說的那個人?)

----------------------------------------

那個人走進木材屋

這裏到處都是囤積的木頭 有些是殘破的木頭

地上都是木削 灰塵,  陌生人把馬遷了進來 牢牢將馬繩固定好

從馬上袋子裏拿出一本書  靠在木牆

老人與夥伴在屋子內 把燈火滅息 入眠去

夜晚的的風輕卿的吹  一陣子之後

可以聽到幾隻烏鴉在上空盤旋 叫著

直到半夜--

陌生人很專注的看著書 耳朵彷彿聽到些動靜

他可以感覺到 附近有東西向這裏逼近

他還是看著書 很放鬆的心情

(出來吧--)陌生人開口

從黑暗角落裏走出一個男子

彎著背 身材微胖的 走路時還有些不穩

他的其中一隻腳好像受了傷,但這傷沒有人會關心

也沒有辦法治療。   他右眼看不見 當他靠近

陌生人時充滿害怕並微微發著斗

不是來自天氣的寒冷 而是對陌生人的氣味感到恐懼

(可以再靠近一點,我這裏有食物!)

我看著那走路緩慢而一瘸一瘸的男人 停在黑暗的地方

(我叫波羅帕克,你呢?)陌生人說

(我叫錫坎,他們都叫我 怪木!)

(我不是壞人,你可以靠近一點)陌生人說

錫坎一步步走上前  陌生人看得清楚他的臉

臉上五官長的很不規則 醜陋而兇惡

眼睛一個失明 雙手都長滿?疹  牙齒外露

衣服破殘 身上股股惡臭 很久沒洗澡了

陌生人手上有咬了一口的發霉的蘋果 給了錫坎

錫坎吃力的隻手撐了地上 費力的坐了下來

細細品嘗蘋果--    陌生人把書收了起來

(錫坎,你的腳怎麼了? 你的身上的疾病....)

(我的右腳廢了! 不愛與外人見面 所以瘸了!)

(我的身體沒問題!只是在睡覺 所以長了膿包!)

錫坎微笑一下 吃玩了蘋果  肚子還發出飢餓的聲音

(他們是你的主人)陌生人說

錫坎低著頭喃喃自語 說一些話 陌生人聽不清楚

陌生人看了錫坎幾次, 錫坎低著頭說

(你的馬好像不是普通的馬)

陌生人看著馬 回頭向錫坎說

(不如我們來交換秘密。)

(我的馬的確不是普通的馬!)陌生人說

(那他們是你的主人嗎 錫坎?)

(是的....)錫坎低著頭回

(你的馬看起來好像很不安)錫坎說

陌生人的手碰一碰鼻子說

(他不是不安,而是害怕!)

(但是,它的害怕會帶給他勇敢!)

錫坎低著頭 說

(那牠在害怕什麼?)

陌生人(恩恩幾聲)說

(錫坎!你知道梅林教堂怎麼去嗎?)

(往南)錫坎說

錫坎又說

(你不叫波羅帕克!) 說完話後 馬上起身 去了黑暗地方

陌生人轉了頭 看見一個人影往這木材屋來

身穿蓋冒大衣  身形像個女人 跟那老人身材不像

有可能是老人旁邊的夥伴....

那個人影走進來 在沒有月光的地方 根本黑矇矇一片

(我知道你還沒睡--)一個清脆好聽的聲音

那個人影點起了手上的油燈 照亮了木材屋簷底下

也照亮了陌生人的臉龐。

我不敢直視她-- 她脫下了衣帽 是個漂亮的可人兒

金色的秀髮 散發著動人的光澤, 眼睛像個會吃人的海洋

藍色得令人無法直視!  我沒有看她,我拒絕看她。

(這位流浪者--肚子餓了吧 --)她說

她拿出一個蘋果 一個鮮紅色的大蘋果。

(這是我的寶貝~希望你能滿意~)她說

陌生人接過手來 低著頭

(感激不盡!夫人!)

她笑了笑--說

(這地方很少人來! 身居這偏僻的山林,沒有人會知道這裏

有個村莊! 如果你是路過的我還不相信! 老實講,

聽妳的口音 好像來自都瑞亞!)

陌生人說

(夫人,我來自哪不重要,太陽一出來我便離開!)

(不會打攪妳們太久)

她又笑了笑

(依我看你的回答很正常,沒有阿達一逐人的樣子。)

(阿達一逐?)

我不禁開始懷疑她為何這樣說我?

阿達一逐人是誰?

(我看你的駿馬很漂亮!牠是個男的吧!)她說

(的確。)

(恩給--這是你的1000米蘭。)

她身手拿出我給那老人的金子袋 示意要還給我

(不了!這是我給的租金)陌生人說

她把金子袋放在木頭堆上

(我可不是夫人)她說

(那老頭是我哥哥!)

陌生人看了看房子 說

(那小女孩是?)

(什麼小女孩?)她問

(今天我剛來到這裏 敲了個門 有個小女生)

(我想這位先生...喔不! 這位浪人 我們這裏沒有小女生)

(當我們來的時候--你站在馬兒旁邊 好像木頭人一樣)

陌生人疑問的問

(妳們沒看見我與門口邊的事情?)

(門是關上的!)她說

她準備離去時 又說

(小心怪木!他脾氣可不好!)

我開始回想不久前的事情

還有那幾個真實的接觸 我確實可以感覺到熱牛奶

的口感! 我還把金子給了小女孩....

我搖搖頭 把那木堆上的袋子收了起來

並把那小姐給的蘋果扔去角落....

我腦袋一直反覆著思考 慢慢的

天色出現一層層黃光,聽見公雞的鳴叫聲

時間過得太快了 -----


------------------------------------------------


陌生人起了身 拍一拍身上的衣褲 走到馬兒旁邊 對馬念了幾句咒語

他看著房子裏的動靜-- 步伐迅速的離開木材屋 向茅草馬舍過去

他腳步輕輕的勘察 揮使了手 使兩匹馬兒安靜, 陌生人

看著四周 沒有任何人!  但是他可以聞到些味道

陌生人的眼神專注在一處稻草推的地上

他蹲了下來 用手摸了地上的泥土 手指摩擦著 並聞了一下

似乎這地方有人在這 並可信昨日傍晚到半夜這地方那個人

還在這裏!   但是這氣味還在 而且沒有離開

只是他從茅草馬舍裏 完全不見是誰?

他觀察著那個人離開過的痕跡

他的紅色龍眼 發著光芒 一路跟隨著那痕跡

的確,那個痕跡走離了茅草馬舍 並往房子裏去

陌生人的鼻子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嗅覺

這種調查的行為就像是訓練過的遊俠

但是--遊俠的眼睛卻看不到幽靈的走路

陌生人知道他自己有要務在身-- 他必須離開

往南地方去  這路途還很遙遠。

他看了看木材屋那邊

感覺到錫坎不在那裏了! 他認為那個小女孩就在房子裏

但他也不確信這個事實! 陌生人總覺得那個老人不像那小姐的哥哥

更重要的是有問題是那小姐--

陌生人把馬遷了出來,馬自行跑離了村莊 留下陌生人一個。

-------------------------------

馬兒急速的往森林深處一路跑著 林中的小鳥驚嚇的到處亂飛

這匹奔馳在樹林間 有如沒有韁繩的野馬 穿越了溪流

跨越了路障!

腳步減緩了下來在一處草原,紅色的花朵長滿了這一大片綠地

馬兒尋找著水喝------

樹林中間 風吹著綠葉 飄起夢幻的型狀 彷彿在太陽溫暖的空氣中

聞到淡淡的花香味! 太陽的刺眼光芒打在樹林裏

一面鏡子的反光 有如鑽石般閃耀--

一個武士騎著一匹白馬 從樹林裏來到了草原

小鳥飛到這位武士的肩膀上 牠在唱歌

銀色的盔甲顯得非常純潔 白淨 。

怪木快步跑上前 手拿石頭 正準備往武士丟去

武士騎著白馬 往他的方向停了下來

並摘下了面罩!

怪木見到武士的長相,連忙在手上的石頭放下,以為他不是凡人!

並低著頭 退後幾步, 身上微微發抖著

萎縮在原地  武士騎著馬往巨石方向去 這巨石非常高大

但是巨石旁長滿了毒刺 武士下了馬 走在毒刺前

他看了看這些毒刺 忽然一個黑影從空中跳到石頭上!

怪木用力的抓住石頭邊 雙手緊緊的抓住

一不小心都有可能落下來 這些毒刺範圍很廣

被毒刺扎到都會沒命的-- 怪木雙手撐起身體 抓住另一個石頭

這個巨石有多處裂縫 而這些裂縫剛好可以作為攀爬用

但是這些裂縫很不穩 怪木又撐起身子往上頭爬去

他的雙手已經紅腫了 頭髮上都是汗水

武士在下面看著

怪木一手一手抓住石縫 太陽的熱度使他開始有點暈眩

怪木的雙手對於常人更本不能比

雙手的肌肉很難正常發揮作用 因為怪木得了怪病

有些則是天生的, 怪木一手抓緊左邊的石縫

用力的爬過一節  石頭開始震動! 一些小碎石掉在地上

怪木再一次用力抓住 整個石頭破裂了!

一大塊石頭從右方掉落 怪木右手頓時抓空 撞在石牆邊

怪木施力伸出左手想抓住石縫! 左手指流出血來

這時從上方掉落一塊大石頭砸在怪木正頭上!

怪木身體遙遙欲墬! 頭頂流出鮮血

怪木睜開左眼,使出用手抓住石縫 撐起身子

往上爬,一步步腳踩著石縫,但瘸了那隻腳開始疼痛起來

痛得使他頭痛劇烈!

怪木一手撐起身子又往上爬,他知道這樣做會使他死在這裏

他一直在靠意志力往上爬! 艱難又痛苦的身體已經快崩潰了

怪木左手流滿了血 一直流著 從沒停下來!

怪木完全只能用右手攀爬,並大口呼吸!

唯一能看到的眼睛也開始模糊了。

怪木根本看不見石縫 血流近他的眼睛裏 身體沒有力氣

再任他支配,怪木右手一抓 再次撐起身子 感覺到石面的觸感

他趴倒在平面石頭上 知道這裏是頂端了

他看見眼前有一株鮮白色的花, 閃閃發光

怪木聞到香味 這香味跟那武士的香味很像

怪木根本站不起來,血流的非常多 他沒有力氣

也知道他快死掉了!

雙手滿滿都是血,他還是不放棄的向前爬著

就算還有一口氣 他還是要抓住

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麼樣般莫名舉動

只知道,那武士看著巨石上端 一定有著謀種東西吸引著他

那種東西  為了那武士.....

那個美麗的武士-------

怪木閉上了眼睛 呼吸著最後一口氣----- 不再有任何聲音

能將他喚醒----

------------------------

那匹馬喝飽了溪水 回頭離去---

漫步在樹林中 尋著道路 原路走回剛路過的地方

那個陌生人在村莊房子前 盤座在地上 雙手放在雙腿

正在冥想,那匹馬回到主人身邊 輕輕的碰一下陌生人背後

陌生人睜開了眼睛,站起了身

轉頭向馬兒念了些咒語 然後他牽著馬離開了村莊-----

他們後來說,那個陌生人會法術 一些邪門的黑魔鬼之咒印

他可以呼喚妖怪 惡靈,也可以轉魂移到認何有生命的身上

去執行任何動作。

據了解----我一個叫威爾的朋友說  

嗜魔者念的咒語是叫那馬兒去追蹤錫坎,並也查覺到村莊以外有動靜

認為是有人接近中!他冥想中的術 可以把馬所看到的事情作為情報

馬兒是他的眼線,他還認為那錫坎有特殊

的感應能力,能清楚知道動物的情緒,還知道闖入森林的東西在哪裡!

怪木想攻擊那個入侵者---可是

那個武士 使他懈下攻擊性?

以他的判斷--- 那個人認為是 王國的菁英部隊 俗稱 追擊者!

追擊者 也可以是 遠征軍的支援部隊 俗稱 援軍!

他們的目標就是尋找遠征軍唯一存活下來的那個人

就是他---紅色的龍眼

--------------

(接下來呢?)卡斯特說

(他死了)雷瑞說

(死了!? 他如何死的? 又是如何知道的?)

(他是自殺死的,威爾是一位法師,他一生都在研究嗜魔者的能力!)

(但是唯一他不懂的是,嗜魔者本身不會有紅色的眼睛

也不會冥想,更不會.......)

卡斯特好奇的說

(更不會什麼?)

(更不會開黃腔!)雷瑞笑著說

(好吧!那接下來呢?)

雷瑞繼續說

-----------------------

那個人離開村莊後的晚上,那個騎白馬的武士也來到村莊。

(畏!等等--)卡斯特錯愕的說

(兄弟--你說你是親身經歷的事情嗎?當時你真在那裏!?不然你怎知道這一切?)

雷瑞低著頭 又看了看眼前茫茫不懂的卡斯特--

(親眼所見--!)

卡斯特看著雷瑞 眼睛瞇瞇的產生不解! 從口袋中掏出一枚皇家標徽

放在桌子上-- 用手指了這東西 慢慢推向雷瑞手前

(兄弟--你可知道這是什麼?)

雷瑞看一下這枚標徽,細細的研究一番,又轉頭看向那兩位守門人

(這東西?你在哪裏發現的!?,這是非常危險的兄弟。)雷瑞壓低聲音說著。



------------------一封來自死人的信----------------

這是西方五大王國的秘密也是亞特諾罕大陸上所發生的事!

根據吟遊詩人 桑納梅爾的一段說詞

而這個人已經死了------

以下是卡斯特對這皇家標徽的說法--

我從宿醉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堆屍體上。

我聽見離奇的狼叫..

我摸了我頭上的傷口,血不停的在流 我整個臉都是血。

我已經不怕了,也不在乎我還活著....

吃力的身體不聽我的使喚 我用力的轉動身軀 反而從一推屍體上

滾了下來,石頭狠狠撞到我的頭部 痛的感覺讓我驚訝的停頓幾秒

這個痛對我來說根本已經不算什麼了!

我心中開始感覺到沮喪... 挫折...內疚...

因為我最好的朋友在我眼前 死不瞑目的睜大眼睛盯著我

他的頭跟身體分離了 我眼前是一推死人頭...

這裏有上千的屍體 這裏每個人都是我害死的..

連最信任我的指揮官也....

我的職責就是保護我的上司..不顧一切的確保他安全

首要條件一定要讓他安然活著回去

沒想到造成悲慘的結果卻因為是我....

我身為龍肯皇家親衛隊的副官居然在這裏哭了起來

我..對不起我的國家

我害死長官,和出生入死的兄弟..

我沒臉再回去見國王和王后

還有我那無緣的情人....

我從屍體邊隨手一摸 一把沾滿血的劍往胸前瞄準

趁烏鴉和狼還沒過來吃我 先自己了結吧!

我閉上眼睛 吸了這世界上最後的空氣

讓我的死取決我的命運吧....

我再次聽見狼的叫聲 越來越近! 在我腦海中浮現了一句話

(當你不再是你自己時,你可以選擇另一個自己。)

我睜開眼睛 第一眼看見的是 一隻灰白色的狼  盯著我..

這隻狼身形是我見過最巨大的,從沒見過如此與眾不同的動物

北方野人說他們長老從遠古帶來邪惡 並把威脅北方任何勢力

一一鏟除! 這邪惡就是黑襲!

黑襲是一隻灰白色的狼,她可以三天三夜不睡覺 吃下三十隻公鹿

擊潰三個戒備嚴守的軍團! 速度比五匹馬還快!

她可以分辨壞人與好人..隱形是她的優勢!

死在她的牙齒的騎士不計其數! 而這個令人肝感懼裂的惡靈

卻出現在我眼前......

現在的我是自殺還是被她所吃 我表面上故作鎮定,實際上

我害怕的連眼睛也不敢喳.. 這時候我對自己下了毒誓!

如果我還活著 我就不自殺! 為了死去的兄弟! 同胞! 長官!

我有義務為他們的死報仇! 就因為我誤信了那冰冷無情的女人!

那個連我都無法摸透的女人.....

一個差點愛上她的我......

現在..我抓緊了手上的劍 慢慢的低姿態把劍鋒朝向那隻想吃我的狼!

狼的眼睛在夜晚看得非常清楚 我必須保留體力

速度要比她快上五倍! 一劍刺向她喉嚨!

但是問題來了..我已經知道我沒有多餘的力氣

更說不上迅雷不急眼耳的動作能有多少勝算?

唯一能做的就是全力一搏 扔出比弓箭還快的劍

刺向牠! 如果牠躲開! 也代表我失敗了!

於是10秒決定這一場生死存亡的遊戲。


-------------------一封來自死人的信-----------------------

(他死了嗎?)雷瑞好奇的反問

卡斯特笑了笑 對著眼前的好友兼戰友,試問了雷瑞

(你看看這個皇家標徽,圖案是什麼?)

(一隻龍咬著狗!)

(一隻狗!?)

雷瑞皺著眉毛,並說出他的看法


(這是你的說詞!根據一封死人的說詞!)

(那位 桑納梅爾。我見過他!)雷瑞說著

(那他的死因你也知道?)卡斯特問

(我不知道,卡斯特!)

(但是,據我推測你的說法,我卻有另一番見解。)

(願聞其詳。)卡斯特說

以下是雷瑞對龍肯親衛隊標徽的說法

那天是我有生以來離死神最近的任務,差點要我的命。

我記得那天是舉國歡樂的節日! 慶祝五大王國的合盟

休戰! 五大王國國王跟領主在 聖多明哥根據地舉行

遠征軍加冕儀式,為了是和平的亞特諾罕大陸帶來祝福

還有勇氣! 並在死亡國度之旅為這些可能一去回不來的戰士

獻上至高的榮耀。

五大國王由人民選出德望最高而服眾的君主來當認此同盟長

這位群領五大王國的同盟長當然是我們的國王!

擔任五千位遠征軍的六位領導人,榮幸的可以得到由純黃金

打造出皇家標徽! 就是這個你說的龍肯標徽。

遠征軍正是取名為 龍肯遠征軍,而我的任務是

一件秘密行動,一個由國王親自下達的危險行動

我稱它為 幸運的死神!

這秘密,說給你聽也沒關西。 但是過程中我違背了

國王的重託。

(那...國王他知道這件事嗎?)卡斯特說

雷瑞翻轉了一下桌上的標徽,輕輕的拋至空中,落下在他的手背上

蓋住了問起卡斯特....

(你猜是正面還是反面?)

(正面!)卡斯特說

(你確定?兄弟!)

卡斯特說

(我用我的名譽發誓!)

(需要玩這麼大嗎?)

雷瑞看著大殿上醉倒的一群人,目光轉移到卡斯特上。

看見卡斯特眼神非常確信,並說這話不像是開玩笑的。

(你知道對吧!)雷瑞說

卡斯特輕輕往右賊笑--- (你在說什麼?兄弟!)

(標徽的反面圖案是什麼?)

(你這問題會不會太簡單了!)卡斯特說

(我想從你口中說出來!)

(我以生命作為交換!)

卡斯特看著雷瑞聽得出來這口氣很認真!

(交換什麼?)

(難道...你還不揭曉是正面還是反面?)

(當我揭曉時,我馬上就會知道一件事!)

(什麼事?)卡斯特說

(你的用意!卡斯特)

(之前的故事....有關那紅色的龍眼,還有那白馬武士和

你的秘密行動將會說出那個人是否還活著!)

(我沒說錯吧,雷瑞!)

(這一連慣都是幌子!沒錯吧 雷瑞!)

(其實...這些故事是你編出來的,根本沒有紅色的龍眼

也沒有什麼怪木。)

(你也不差..卡斯特! 其實遠征軍不只那一個人活著看見黑襲)

(你還遺漏了另一個人!你明知道確沒說)

(這場心機遊戲你想繼續接著玩嗎?兄弟!)卡斯特說

(要..當然要!我想知道,卡斯特! 我的好兄弟!)

其實那個倖存者從一推屍體滾了下,看見他最好已死朋友的頭顱

一推死人頭,他沒有選擇自殺!但是他的確很自責。

他拿起他的劍往森林中逃去....遠遠的離開戰場

而另一個倖存者是一位不滿十八歲的小夥子!

待續
31 巴幣: 0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