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番外的言說~與學生在廁所內的生存遊戲~

印匠屋 | 2021-02-25 17:57:06

連載中星期二的言說
資料夾簡介
一些可能是每天的日常對話,希望能在星期二能使忙碌或被生活的瑣碎壓得喘不過來的您帶來一刻的放鬆和微笑。 (喜歡的話請給個GP給我們一點鼓勵XD)

「美奈子老師!」

「什麼了?」

「妳剛剛把門關了!」

「那有什麼問題?」

「門鎖是壞了的,關了後便不能在裡面打開…」

「……」

事情是這樣的,我剛剛把不應關上的門關上了!而這動作把我和我的學生鎖在他在家中的廁所之內。


「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美奈子老師!我剛才在修那個水栓,我怎麼知妳會進來!而且妳又怎會在這裡的!」

「我是來和你的母親討論你未來的出路問題,我看大門沒上鎖,門鈴按了也沒反應就進來看看。」

「大門的門鈴也是壞了的……母親出去打工應該要明早才會回來……」

「應該還有方法可以把門打開吧!」

「美奈子老師……還是請妳打電話求救吧!」

「……我的電話在包包那裡,剛剛放了在大廳……」

「大聲呼救也沒用,這山上只有我家這一戶,其他的村民也搬走了。我不是第一次被困了,那門是打不開的……」

我不會因學生這一句話便放棄,在那小小的空間裡,我嘗試猛力地轉動手把把門推開,但門不為所動。

「東彥,你是男生應該比較大力,你來試試看。」

「沒用的……美奈子老師,不過妳說到,我會盡力的。」

東彥沒有唬爛我,看到他頭上豆大的汗水,就知道他已用盡全力,而廁所的門除了傳出撞擊的巨響外,並沒有任何變化。但作為老師,在學生面前遇到這樣的情況,我應該保持冷靜,要給他看看什麼是成年人的智慧。

我找了又找,終於在鏡架中找到了髮夾,那些在電影中輕而易舉便可以把門打開的工具!

然而現實中,卻沒有那麼簡單的一回事,我嘗試了三十分鐘後,除了和門鎖碰撞發出的「卡卡」聲音外,還是不能打開,我的指頭已經變得無比酸軟。

「美奈子老師,不如讓我來試試看。」

「也好。」

東彥這個平常給人感覺懶散的學生,看來還是會有落力的地方和對女性的溫柔,可是他再落力門也是一動也不動。

看來也只好接受要在這裡上演一場和學生一起被困在廁所的生存遊戲。

可是事情沒有我想的那樣簡單。

(咕~咕~)

「抱歉,老師還未吃過晚飯……你家的廁所不會剛巧有吃的東西吧!」

「等等。」

霎時間,東彥在鏡櫃之上的紙皮箱拿出了一個杯麵。

「美奈子老師,只有海鮮味可以嗎?剛巧我媽把杯麵藏在這。」

「但我們怎樣沖泡?」

「洗手台有熱水,雖然溫度可能不夠熱,但泡久一點時間應該也可以。我家因為是用山上的溪水所以裝了淨水器,自來水是可以飲用的。」

雖然東彥這樣說,但我還是有點猶豫,但堅持了半小時後,我還是敵不過身體的需要,我請東彥為我泡了一個杯麵。由於洗手台的設計不是給人放杯麵的,所以熱水就從杯身歪了的角度流下,我見東彥忍著手被熱水燙傷的情況把水添滿……

「你有受傷嗎?」

「沒有,水沒有想像中那麼熱。」

「不行的!」

我馬上在廁所中找出潤膚霜塗在他的手上,這時我發現他的手很粗糙,這一雙是經常工作的手。之後我就起動開始我的晚餐,由於這款杯麵附有叉子,所以不用想餐具的問題。

我從沒想過在廁所中吃杯麵是這樣的感覺,而且還是在學生的廁所中,麵身雖然是有點硬,但此刻我還是感覺無比滋味。

「東彥你也來吃吧!」

「那我就不客氣了。」

我把吃了一半的杯麵給了他,看他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使到作為老師的我也帶點安心,畢竟在被困的情況下,作為老師的我就應該要好好照顧學生。但目前來說我反而被東彥照顧的多。

知道水能飲用後,我便直接扭開水栓喝水,以解我吃過麵後的口渴感。在一輪緊張和出力後,使得這水得別甘甜,這也可能因為這水是來自山溪的關係,所以我特別多喝兩口,但這樣的行為使我數分鐘便後悔。

「美奈子老師,是不是不適了?看妳表情有點痛苦,不會是剛剛的麵有問題吧?」

「東彥……不是……剛才的麵沒問題……是老師想…小解……」

「喔…不介意的話我走到浴缸裡去,拉上浴簾,妳便去解決吧。我會背著坐的。」

看來我也只好按東彥的提議去做,現在也不可能不放下老師的尊嚴,而且若是失禁,作為老師的尊嚴也就蕩然無存。

隔著一層簡單的浴簾,雖然背著的東彥看不見,但小解落入馬桶的流水聲還是清澈地在廁所內回響。當下我的心情真的想躲進馬桶裡去,廿多年的人生也沒有被別人這麼近的注意著自己小解,而且那個還是自己學生。

但既然已經出糗了,也只好轄出去安心的盡快完成,就大方地表現成年人的豁達。

「可以了東彥。」

只見他沒反應地背對著我並掩著自己的耳朵,看來他剛才因為聽到水聲覺得尷尬,於是便用手掩著自己的耳朵,這孩子真的出奇地溫柔。

「可以了東彥。」我輕輕拍了他的肩。

「嗯……」

不知不覺間,由被鎖著試圖撞門到飽餐後已經過了數小時,從廁所的小氣窗看到現在已經是夜深,銀色的圓月已爬升至漆黑的夜空。由剛才小解到現在,我和東彥分別坐在馬桶和浴缸的位置,我在想是不是整夜也要這樣坐著之時,東彥卻突然開口。

「美奈子老師,我們不如交換位置,妳可以睡在浴缸內,我習慣了坐在馬桶倚著牆睡。」

這是哪門子的習慣?那有人會習慣睡在廁所,這孩子果然不會說謊。不過我實在不能這樣坐著休息,對不起東彥……

「嗯……麻煩你了。」

交換了位置後,東彥把浴室的毛巾捲成了一團交給我,說是給我當作軟枕之用,然後再給了我另一條毛巾當作被子,他自己也在身上蓋上了另一條毛巾。就這樣我們各佔了廁所的一邊,接著拉上了中間的浴簾開始嘗試入眠,希望盡快入睡,睜開眼時便可以迎接明天。

「東彥你入睡了嗎?」

「還沒有,美奈子老師。」

「我好像不能入睡……」

「不如說些什麼,可能會比較易入睡。」

「也好,而且被困在廁所後,我也忘了今天要來的目的,就是來討論你未來的事。」

「是喔……」

「東彥你有打算要考上的大學嗎?」

「……也不是沒有考慮過,我本來想考上出名的電機工程大學,畢業後便可以在家的機車修理店工作。」

「那很不錯啊!」

「可是我的算術不好,好像有點困難,而且因為常常要幫忙家裡的店工作,有些日子也沒有上學,結果有些東西完全不懂……」

「原來你偶爾不上學是這樣的原因……」

「美奈子老師,真是對不起。」

「沒關你,我覺得東彥是個誠實勤奮而且溫柔的人,你應該也有你的難處。」

「……老師。」

「不如這樣吧!我有空的時候便過來,替你補習算術!」

「真的可以嗎?」

「嗯!老師當然是說真的。」

「謝謝,美奈子老師。」

「美奈子老師。」

「?」

「不如說說老師的事?我們也很少聽到老師說自己的事。」

「喔!也好。我小時候也是住在山區的,那時生活很簡單,我和朋友都喜歡在山上嬉戲。到了晚上我的婆婆總會坐在我的床邊哼著月光光哄我入睡。」

「就是月光光,照池塘那首?」

「沒錯……」

「我外婆也有教過我,是這樣唱的嗎?月光光,照池塘,騎竹馬,過洪塘,洪塘水深不得渡,娘子撐船來接郎……老師是這樣唱嗎?……美奈子老師?」

不覺間我就隨著曲子入睡了,第二天醒來時,我發現東彥把他的毛巾給了我,而自己就瑟縮在馬桶附近的一角……

接下來在考試到來之前,每到週末我便會到東彥的家替他補習,慢慢地,我就成了他家的常客。

不過自從那次被困後,我再也沒有被困在廁所之內。

然而相反地,我的心卻被一個人深深的鎖上……
84 巴幣: 12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