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短篇/科幻/異能) 巴哈創作活動─生存遊戲

丹雀 | 2021-03-04 20:51:06








  一片廣大的草原上,兩名少年正在互相追逐著,如果在平時旁人可能會認為他們只是在玩耍嬉戲,但是當後頭的那人,雙手握拳並冒出熊熊烈火時,事情就不是那麼單純了。

  這是一場賭上性命的「生存遊戲」,在一個禮拜的期限內,六組隊伍、共三十名的學生,彼此在無人的荒島上進行野外求生與掠奪他隊的標誌。

  這種類似「大逃殺」戲碼的方式,除了自身的智慧和體能外,最初分配到的武器將是最大的籌碼。

  只不過對於擁有「異能力」的學生來說,自身的威力和實際的運用才是最為主要的。

  就像現在兩名手無寸鐵的少年,只因為其中一名學生擁有操縱火焰的能力,這瞬間本該旗鼓相當的對決,立刻演變成獵人與被迫逃竄的獵物。

  戴著口罩的少年不停地奔跑,最後衝進了茂密的樹林中,利用地形的優勢侷限了後頭追趕的紅髮少年。

  「原來如此,在這都是易燃物的環境,如果我隨便使用能力的話,可能會導致整座森林全被燒毀,而讓自己也被困在其中。」紅髮少年解除了自己的能力,看著前方左右逃竄的少年。

  他不疾不徐地往前邁進,完全不擔心自己會跟丟獵物,當他腳踏在都是枯葉的泥濘時,一圈繩結瞬間套住了他的腳踝,不過很快就被對方燒斷。

  「無聊的把戲,你以為憑這種陷阱對我會有用嗎?」紅髮少年喃喃的說。

  他的全身上下除了頭部以外,都可以釋放出火焰,雖然精準度沒有很高,但是使用的時機卻能清楚掌握。

  再度閃過經彎折而彈飛出來的竹子後,雙方的距離逐漸縮小,不到幾百公尺的距離下,戴著口罩的少年突然停下腳步,右手舉起一張白色的卡片。

  「怎麼?終於要使用能力了嗎?」對方也停下了腳步,緊盯著他手中的卡片。

  由於來到這裡的六組隊伍都是來自不同校區的學生,所以彼此並不是很清楚對方的能力。雖說先使用能力的會為居下風,但是能夠操縱自然元素的能力者,仍然擁有先天上的優勢。

  紅髮少年將身體的重心放低,以便隨時能夠進行反擊,在對方將卡片丟向他的瞬間,立刻向上跳了起來,打算利用腳上的火焰當作推進器,一鼓作氣從高處衝向對方給予一擊。

  但就在這時,遠處飛來一枝箭矢貫穿了他的心臟,他從口中吐出了鮮血,整個人跌落在地上。

  他一臉不敢相信的瞪大雙眼,明明物理攻擊對他是沒有作用的,為什麼區區一支箭會讓他如此痛苦。

  「對於自然系能力者來說,自己的身體可以變成能源或無實體狀態,但是我的攻擊可不是物理系的,剛才攻擊你的名為『穿魂箭』,名副其實的是攻擊你的靈魂,所以就算用火焰進行防禦也是沒有作用的。」另一名黑髮少年緩緩地走了過來。

  身上的制服和口罩少年相同,也就是說他們是同隊的夥伴。

  「『口罩』你沒事吧?」他見對方搖頭後,便走到紅髮少年的身旁說道:「這位就是『縱火犯』阿,聽說一開始就將自己隊上的成員全部燒死了,是位人如其名的犯罪者,沒想到校方會派出這種不定時炸彈。」

  有時候比起一般常見的能力,像是剛才黑髮少年使用的異界能力,在特定的場合下反而更具有威脅性。其中操縱他人的能力更是可怕,所以校方為求謹慎,實際的名字在入校的瞬間就被抹消,取而代之的是暱稱或編號。

  「口罩」便是我的暱稱,因為總是戴著口罩,再加上患有「失語症」而無法言語,讓這個暱稱變的非常貼切。

  至於前來搭救我的黑髮少年名為「靈矢」,雖然將能力取為暱稱不是很妥當,但是本人卻說這樣比較有親和力,因為他不希望夥伴們彼此猜忌對方的能力。

  「好了,接下來就和『芹雪』匯合吧。」靈矢說完後,便拉著我的手往前走。

  在我被縱火犯追殺之前,已經有另一隊慘遭他的毒手而陣亡,所以目前還倖存的隊伍,只剩下三或四組而已。

  「不要靠過來!」一名女學生歇斯底里地大聲喊著。

  還在遠處的我們頓時停下腳步,莫非是擁有偵測能力的學生?

  當我們這樣想時,遠處再度傳來說話的聲音。

  「梨?妳怎麼了?」

  「啊──」

  「梨!妳在做什麼──」

  遠處不停地傳出慘叫,還有那少女的悲鳴聲,很明顯她受到了對方的控制,被迫攻擊自己的夥伴。

  這下麻煩了,沒想到會遇到操控系的。

  靈矢對著我比起手語,而我也回應他說。

  要繞路嗎?

  在不清楚對方是如何控制他人,以及那名女學生能力的情況下,盡量避免接觸才是上策。

  只要再撐過三天的時間,這場「遊戲」就會結束了。

  靈矢同意我的建議後,我們才剛邁開步伐,就聽到那名女學生大聲的喊道:「是誰?」

  我和靈矢瞬間停止動作,像是在玩「木頭人」般,整個人站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

  「哦~原來是稻禾高中的學生,你們好嗎?」一名穿著淺綠色制服的女學生,不知何時出現在我們的面前,而且笑容可掬的打起招呼。

  她是操縱者。

  我的腦海立刻浮現這樣的想法,她趁著我們的注意都在遠方時,悄悄地靠近我們,打算增加她的戰力。

  一枝燃燒的箭矢朝那名女學生飛了過去,不偏不倚地擊中對方身後的落葉堆,產生不小的火光。

  我瞪大雙眼看著那名學生,若不是靈矢反應很快,我可能就變成他的敵人了。

  「呿、你們是什麼時候發現的?」站在我不到幾百公尺的美少年對著靈矢問道。

  靈矢用手推了推眼鏡,才說道:「從我們集合到島上的時候。」

  不是吧!那也太早了吧!

  不只是我,連對方也嚇了一跳,不過靈矢依舊維持著冷酷的形象繼續說:「一開始大叫的那名女學生,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受到控制,只是單純的倒戈,然後剛才的慘叫聲除了她之外,我只聽到其他三名男學生的聲音,那麼最後一位成員去哪裡了?」

  我偷偷的看向一旁淺綠色制服的女學生,原來她是剛才小隊的成員。

  「你唯一控制的是眼前這位使用風能力的女學生,當我們的注意力都在她身上時,你便利用死角攻擊我們。」靈矢比著美少年泛著鮮血的右手。

  在靈矢射出火焰箭時,立刻朝我的方向又射了一箭;當下我的目光還在箭矢穿過女學生的身體時,後頭突然傳出慘叫聲,我才反射性地跳了一大步。

  聲東擊西、主攻北,利用連環的戰術擊垮對手,不愧是四大名校之一的迦克比亞高中。

  「哈哈,不愧是稻禾高中的軍師,果然料事如神。」美少年非常滿意的說:「我名為『吋手』,能力目前只能對異性使用,所以只好請我的女友幫我把另外三位男學生處理掉。」

  「不過就算『軍師』在厲害,同時面對兩個自然系能力者也是很吃力的吧?」吋手向後退到了持有風能力的女學生後頭,準備看一場好戲。

  「啪嚓──」一具人形冰雕突然從遠處飛了過來,正好落在我們雙方的面前。

  「晽……」看見少女面容的瞬間,吋手立刻衝到冰雕前,不管手上的傷勢如何,他不停地敲打著堅硬無比的冰磚。

  「哦!靈矢、口罩,原來你們在這裡。」穿著稻禾高中制服的兩名少女,像是來戶外教學,一臉輕鬆自在的走到我們身旁。

  「可、可惡!不可原諒!」雙手都沾染鮮血的吋手,用著悲憤的語氣命令淺綠色制服的女學生發動攻擊。

  但是無數的風刃在攻擊到對方時,全部回饋到操縱者的身邊,不管是頭部還是四肢,全被切割成細小塊狀。

  見到這場面的吋手,啞口無言的癱倒在地。

  如果靈矢是我們的軍師,那芹雪便是我們的坦克,因為她的能力是防禦系中的「反制」。比起一般將傷害或招式反彈回去,她的能力還包含了無法迴避和相同能力無法抵銷的附加效果。

  「這樣就剩下『開』了。」在芹雪等人也加入隊伍後,我們只剩下一人還在無人島的某處徘徊。

  經芹雪的調查下,在不同分校所組成的隊伍中,除了我們外,也只剩下一個隊伍。

  這場「生存遊戲」在三天就結束了,根本不需要涉險找對方搶標誌,但是手裡拿著三隊標誌的我們,反而要擔心對方為了分數而來。

  畢竟最強高中除了我們「稻禾」外,就只有另一所學校可以和我們一決雌雄,其校名為「軒轅」。


75 巴幣: 16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