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來到自由學院尋找真愛是否正確!? 克利夫托爾線 第四章

黑漆 | 2021-01-17 17:42:36


  晚餐時段,克利夫托爾準備了一些炸物井,米亞的分量顯然比其他人多了些,她自然是相當歡快的將晚餐吃的一點都不剩,這讓我一時間覺得自己多少有回報到她,然而在晚餐後她卻突然把我叫到她房間去。

  米亞就坐在床上瞪著我,心情似乎不太好,這讓我感到相當困惑,我是為了回報她並讓她心情好才刻意選了天婦羅,然而她現在看上去心情相當不好,和在樓下一副歡快的品嘗天婦羅的模樣截然不同。

  「那個……我做錯什麼了嗎?」她應該不會知道是克利夫托爾讓我選餐點這件事情吧?她嘆了口長氣,一臉沉悶的說:「宇政你啊,到底是要攻略米亞還是要攻克那個無堅不摧的雷神?」

  「哎?我是喜歡托爾,所以想要和她能有機會發展。」我沒說謊,這是真心誠意的,然而米亞卻對此又嘆了口氣,接著一臉不悅的說:「米亞去問過了喔,雷神讓你選想吃的料理,結果宇政你選了一個米亞愛吃的給米亞吃,宇政你知道嗎?這對雷神來說就是再說你比較喜歡米亞啊啊啊啊啊!」

  「有那麼嚴重嗎?真的假的?」這到底怎麼一回事?我根本沒搞明白啊!?米亞又嘆了口長氣,不悅的說:「你應該藉機告訴雷神說你喜歡吃什麼!然後讓雷神煮出來再藉機稱讚她一波啊!怎麼會是選米亞喜歡的,搞得好像是米亞比較重要!宇政好自為之!」

  哎哎哎哎哎,這是我當下心中的感想,原來女孩子會這麼聯想的嗎?這才是第二個感想,正當我還在體受這些體悟時,米亞接著說:「雷神她啊,很明顯是不容易親近的女孩子,說實話米亞覺得她大概是莊園中最難親近的女孩子,米亞經常也不知道雷神到底在想什麼。」

  「米亞也沒有看過雷神出現很明顯的喜怒哀樂,給米亞的感覺相當疏遠,說實話米亞覺得她有一點點可怕,沒有任何喜怒哀樂的表現真的有點……可怕,所以宇政真的想要攻克她大概很難,正因為這樣才要把握每一次機會,可是……」

  「你卻把這種機會用在米亞身上啊!」她的口癖時而有時而沒有的,看來是真的很生氣,對此我沉默了一會,大致上明白她想表達的意思,不過有些地方我不是很認同,幾秒後回:「我倒覺得她不可怕,她只是不善於表達,本質上是個認真又溫柔的人吧。」

  「這米亞就不是很清楚了,畢竟米亞與雷神關係沒有好到了解彼此底細。」米亞往後仰躺了下來,看著天花板說道,模樣看上去相當慵懶,過了幾秒後她接著說:「宇政可要好好加油,不然就真的只剩下米亞可以選了喵。」當下她笑了笑,我知道她是告誡的意味。

  「我會努力的。」除了努力去嘗試之外,我似乎也沒有別的辦法。米亞笑了笑,隨後說:「那宇政可以離開了,米亞要打單機遊戲了。」語畢,她翻過身子趴在床前,拿起一旁的實境機準備開始遊玩,於是我走出了她的房間並把房門關上,當下立刻就與正拿著換洗衣物朝浴室走去的克利夫托爾對到眼。

  她不發一語,移開視線後繼續朝浴室走去,似乎沒打算多問什麼,我則下意識的叫住了她,對此她轉過身子看著我問:「有什麼事情嗎?」當她這麼問道時我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希望她對於我從米亞房間出來過問,那怕只是簡單問一句也好,而不是如同不在乎一般的走過。

  想了想又說不出口,於是轉而問:「水已經熱好了?」無關緊要的問題,會去洗通常就說明熱好了,會這麼問只是不曉得自己到底該說什麼才好。克利夫托爾面無表情的說:「法蒂絲已經先去洗過了,水應該是熱的。」

  「這樣啊。」不自覺的沉默了下來,只能用短短三個字結束話題。她繼續看著我,一針見血的說:「你是希望我對你從米亞房間出來有所過問嗎?」

  「看來是,雖然我不知道喜歡是什麼樣的感覺,也不記得愛的感受,可我還是能知道一些人到底想要說什麼。」她接著說道,就在我還愣在原地的時候,就那麼過了幾秒,我才呆愣的回:「差不多是這樣吧。」

  她點了點頭,面無表情的問:「為什麼會希望我過問?在乎我的感受嗎?」

  「可以這麼說,我相當在乎妳的感受。」作為喜歡的對象,自然是相當在乎她的感受。「沒什麼好在乎的,也沒什麼好說的,你和米亞如何發展和我沒有太大關係,自然會祝福你們,朋友之間大概不需要顧慮那麼多吧。」她面無表情的回應道,這句話像是一把刀一樣插進胸口,那種感覺相當的痛。

  我不知道是否該跟她坦白,鼓起勇氣的話也許能做到,可是她又怎麼看我?雖然追求我,可是並非真心的把我當作戀人去喜歡,就算我說了出口,對她來說豈不是一種麻煩嗎?於是我沉默了下來。

  「為什麼要一副難受的樣子?我說了什麼不應該說的話嗎?」克利夫托爾兩眼直視著我問道,看不出來她有自責或難過的感覺,可我想相信她正因為我的沉默感到緊張,想相信她比起其他人更在意我一些。

  「沒事的,我很好。」有點自欺欺人,聽聞她所說的那些話語後,正常人都會心痛吧……只不過這還不足以將我徹底擊垮,看著她的面容,我想再努力下去,花更多時間陪伴她,直到她有一天願意跟我道出一切。

  她面無神情的回:「嗯,我明白了。」語畢,她轉過身子走離,似乎還再低聲說著什麼,不過我並沒能聽見,從一旁轉角走出來的法蒂絲則說:「我果然是多餘的吧。」

  「妳在說什麼?」看著法蒂絲說著不知道在幹嘛的話語,我遲疑的問道。

  法蒂絲嘆了口氣,聳了聳肩膀後說:「全都說白了只會更難受而以,你就當作是我自言自語吧。」說完後她從我身旁走過,朝自己的房間走去,那一瞬間我明白她的意思了,那句話不是法蒂絲的自言自語,而是最後克利夫托爾低聲說著的話語……

  那一句話語,聽上去比刀還要更讓人痛苦,如同將子彈從槍口中射出直擊心臟一般。

後記

其實現在寫到八章左右,因為還有庫存所以先丟上來!

不知道各位有沒有注意到一些點了,與矛盾有關。
118 巴幣: 1026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修羅場的前奏呀[e17]
2021-01-17 17:55:41
黑漆
其實在這條路線中,目前真正意義上喜歡男主的大概就米亞,克利夫托爾方面僅僅覺得自己會妨礙,其實還沒有說戀愛的喜歡。
2021-01-17 18:31:11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有時候會擔心把話說白了會傷害到他人,可是對蒙蔽在霧中之人來說卻多了份不安全感。
與其說冷淡,倒不如說她像是一片沾染些許憂愁霧氣的鏡子,只是被複雜化了。
2021-01-17 20:18:45
黑漆
她其實很脆弱,只是修補的讓人看不見。
2021-01-17 20:55:1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