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來到自由學院尋找真愛是否正確!? 克利夫托爾線 第五章

黑漆 | 2021-01-22 10:40:33


  隔日,一同與克利夫托爾到學校後各自去各自的班級上課,當我來到遊戲系的教室時,法蒂絲坐在我常坐的位子旁,當下教室相當的吵鬧,似乎有人在哭,而法蒂絲見我便說:「終於來了啊,歡迎你來到地獄第一層樓,噪音地獄。」

  「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在她身旁坐下時我看了看一旁法蒂絲有時會坐的座位,一名女生在那邊大聲哭泣,然而並沒有人去安慰她,多數人都在周遭討論著自己的事情,顯得相當冷漠。

  法蒂絲聳了聳肩膀,一副不在乎的說:「我不知道,反正她進來時就是一邊在哭,平時在班上也不見她,突然出現在這哭泣根本沒人會想理會吧?我只覺得非常吵鬧。」語氣聽上去有點不悅的含意,我感覺得出來。

  看了那個女生一會,她哭得相當悲傷,再看了看周遭的其他人,似乎都沒打算多理會什麼,我覺得:「我去找她問問看好了,不然讓她在這裡哭也會打擾到許多人。」當我這麼說後,法蒂絲笑了一下並回:「我就在等你去幹這件事。」

  走到女生身旁,我問:「不好意思,你是遊戲係的人嗎?」印象中我沒看過她。她深吸了好幾口氣,一邊流淚一邊說:「我是餐飲系的。」聽聞她的回應時我立刻就知道她走錯教室了,便說:「這裡是遊戲系的教室喔?」然而她卻哭的更大聲,當下周遭的視線都看了過來。

  「我先帶妳到餐飲系的教室吧!」這麼多抱怨與質疑的視線我可挨不起,於是我扶起她帶去餐飲系的教室,路途中她一句話都不說,只是一直一直的哭泣,抵達餐飲系的教室後克利夫托爾看著我與她,我暫時無視於她的視線讓對方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深吸了一口氣,考慮了一下接下來該怎麼辦,看了看周遭餐飲系學生的視線,幾乎都聚焦在我身上,便說:「她是你們的同學吧?她剛剛跑到遊戲系的教室了,所以我把她帶過來。」

  餐飲系的人似乎認識她,無奈的說:「帶過來讓她在這裡哭也會打擾我們。」從反應上看的出來她不是很受到餐飲系的人們歡迎,當下我有些手足無措,感覺做什麼似乎都不太對,正當我決定默默回到遊戲系的教室時她抓住我的衣角說:「帶我出去玩。」

  哎哎哎哎哎?我們才第一次見面啊,小姐?

  再度深吸了一口氣,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於是看了看克利夫托爾,她也看了看我,幾秒後她站起身子走了過來,看著我與對方說:「會讓人困擾,最好不要那麼做。」語畢,對方哭得更是大聲,當下餐飲系的其他人都一副要我們快帶她走的態度。

  「托爾,我們帶她出去晃一晃吧。」看上去暫且只能這麼做,課程之後在補假了。克利夫托爾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隨後牽起對方的手朝教室外走去,我們走到了學校頂樓的花壇,那邊有一些長椅可以坐著休息,我們就坐到那裏休息。

  對方哭了大概幾十分鐘後稍稍停歇了下來,用著哭紅的雙眼凝視著地面上,當下我忍不住問:「妳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哭泣?」她絲毫沒有看我一眼,僅是有氣無力的說:「我本來以為我和男朋友是兩情相悅,結果他只是抱著跟我玩玩的心情和我交往的,現在和別的女孩子去玩了。」

  克利夫托爾與我都沉默了一下,她接著問:「你們說他這樣不過分嗎?」我點了點頭回:「確實很過分,玩弄對方的感情這種事情不太能被輕易原諒。」這種渣男我也不是沒聽過,大多我相當討厭他們。

  她看向了克利夫托爾,似乎在等待她回答,而克利夫托爾看著遠處的藍天說:「我不明白為何要哭泣,分手沒了就算了,為什麼會悲傷的哭泣?」此話一出,她愣了一會,有些厭惡的說:「問妳真是錯了!」

  「我錯了嗎?心中沒有任何感覺,錯了嗎?」克利夫托爾看著藍天說道,當下她轉回頭看著克利夫托爾,有些難以置信的說:「妳在開玩笑嗎?還是說是對這件事情沒有任何感覺?」

  「感覺不到快樂、感覺不到真切的悲傷、感覺不到憤怒、感覺不到各式各樣的感覺,所以笑不出來、沒辦法表現的自己很憤怒、沒辦法讓人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狀態,真要說的話……不,那還是先別說,心中根本就沒有這些感覺,我知道這是異常的,所以是錯誤的嗎?」克利夫托爾看著我說道。

  「這……」說實話我答不出來,她也沉默了下來,突然間一個男學生跑到頂樓喊:「愛乃,妳在這啊!」似乎是那個女生的名子,而愛乃見到他時不悅的回:「事到如今來找我做什麼!」

  「我發現妳才是最好的啊,所以想請妳回來當我女朋友。」男學生故作出一副有歉意的姿態,這點連我都看的出來是故作的,此時克利夫托爾站起身子,看著身高與她差不多的男學生問:「你是想玩弄她的心還是真的有想交往?」

  「當然是真的想交往。」男學生面有難色的說道,愛乃則看著克利夫托爾,似乎想看看她到底打算做什麼,而我也一樣。克利夫托爾走到他面前,面無表情的說:「那你可以展現一下自己的真心嗎?」

  「那種東西要怎麼展現?」男學生有些不悅的看著克利夫托爾,似乎對她不太耐煩,而克利夫托爾則面無表情的回:「我不知道,可是你讓她哭泣過,你玩弄過她,要從哪一點讓人覺得你不會再玩弄她一次?」

  「愛乃,別理這種怪傢伙,跟我來吧。」男學生打算繞過克利夫托爾直接牽住愛乃的手,正當我試圖阻擋時克利夫托爾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面無表情的說:「她看起來很厭惡你。」當下我看了一眼愛乃,她正瞪著男學生。

  「放開我的手。」男學生不悅的說道,克利夫托爾卻沒有放開,而是說:「不再糾纏她,我就放開。」對此男學生嘖了一下舌頭並一拳打在克利夫托爾的臉頰上。

  「你現在是想被我宰了是吧!」一拳瞬間祭出,快要命中男學生的瞬間卻被克利夫托爾單手抓住,同時她說:「宇政,冷靜點沒有關係,這一拳不痛不癢的,不過被打了就該還擊對吧?」被抓住了?她單手就抓住我的重拳?正當我還在疑惑時克利夫托爾甩開我的拳頭,一瞬間將男學生制伏在地面上,下一個瞬間一拳打落,強烈的衝擊導致一道巨響,男學生大聲的哀號並吐出了大量的口水。

  「第一拳是還擊,讓人哭了的第二拳還沒到。」克利夫托爾舉起單手,一拳再打落,些許血絲從對方口中吐了出來,嘴巴看起來像是在痛苦的嘶吼卻又沒喊出任何聲音,看起來已經快暈過去了。

  「別再打他了!」愛乃大聲喊道,克利夫托爾此時面無表情的看相她問:「為什麼?他讓妳很痛苦,妳卻不希望他痛苦嗎?我會控制再不會死的範圍內。」愛乃深吸了一口氣,面有難色的說:「和他在一起還是有快樂的回憶,就是因為喜歡過所以不希望對方承受痛苦才獨自哭泣的啊!」

  克利夫托爾愣了一會,隨後默默的放開男學生。愛乃接著說:「妳願意幫我我真的很開心,可是沒有必要做到這樣。」對此克利夫托爾看著倒在地上爬不起來的男學生,面無表情的說:「喜歡過?不希望他受苦?獨自哭泣嗎……我不明白。」

  陰鬱的天空此時飄起了一陣雨,男學生像是驚醒一般的爬起來,然後害怕的逃離,愛乃看著克利夫托爾說:「妳為什麼不明白?為什麼?」對此克利夫托爾搖了搖頭回:「我不能說,沒辦法說。」語畢,她轉身走離。

  愛乃此時轉頭看著我說:「你快跟上去吧,上課時看你和她走的特別近,這應該是你現在該做的事情。」聽聞此話時,我深刻的感覺到自己並沒能為克利夫托爾做多少事情,就連剛剛出聲阻止她都沒能做到,可我知道現在自己應該要努力去做,於是跑了起來跟上她的步伐。

142 巴幣: 2012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感受不到任何情緒,並不是錯誤...
不知道克利夫托爾在過去是不是也遭受到有如撕裂心靈痛苦,當心死去之時便感受不到任何情緒...
2021-01-22 20:48:35
黑漆
答案下一篇會揭曉的!雖然會有一點點痛,卻可能不是最痛的
2021-01-22 20:55:0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