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冒險者之旅 初始篇 第一章 開端 7

黑漆 | 2021-01-11 09:22:34


7.
  中午時段,我去到了學生會室,抵達時艾萊妮正坐在椅子上看著一本書籍,典雅的木頭桌子上則擺放著一盤餅乾與一壺茶。

  「在看什麼書?」走上前在她對面的椅子上坐下時問道。

  艾萊妮緩慢的闔起書本並放到桌面上,書皮上寫著「冒險者傳說事蹟」,她露出笑容說:「關於傳說的書籍。」

  「傳說?具體來說是哪一則傳說?」世界上流傳的傳說非常之多,好比傳說中在遙遠的一座島嶼上存在著名為——「生命露珠」的物品傳說,據說該物品可以治癒一切傷痛與病苦。

  「傳說中曾經存在著八名英雄,他們打倒了威脅世界的怪物,並將其永遠封印於北方的故事。」艾萊妮說道時拿起茶壺替我面前的茶杯倒茶。

  「這則傳說我沒聽過,可這要是真的,為何從來沒有人在北方大陸上找到類似的紀錄與痕跡?」北方大陸上並沒有什麼魔法拘束著某種存在,僅是一片白雪皚皚的普通大地。

  「說不定是文人撰寫的傳說也說不定,可是我很喜歡裡面的冒險故事。」艾萊妮再次看向書籍,視線中充斥著嚮往。

  「妳有想好畢業後的打算嗎?」由我來問她似乎不太適合,可我仍然開口問道,我感覺到了她對冒險的嚮往,為此我更加好奇她是否會成為冒險者。

  艾萊妮緩緩的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放下茶杯後擠出笑容回:「我會想辦法成為賢者,路途上應該會在賢者議會內繼續學習並深入研究魔法吧?父母也是如此期望的。」

  一時間我想開口說——「那不是妳的期望吧?」可我沒能說出口,而是保持沉默的看著紅茶的表面。

  「學姊有想好將來要從事什麼行業了嗎?」艾萊妮保持笑容問道。

  我思索了一下,最為接近的也只有附魔師——深思了一會後說:「大概是附魔師吧。」

  「是嗎?那也是個不錯的職業呢。」她擺出了一副燦笑回應著。

  「畢竟其他職業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做好,也許從自己身邊最接近的做選擇是最好的。」我不是特別喜歡特別人附魔享受幫助人的感覺,僅僅是不覺得自己還有什麼能做的很好罷了。

  「說的也是。」她依舊擺著笑容。

  「妳吃午餐了嗎?」不知為何覺得這個話題使得氣氛有些寒冷,於是我想換個方向。

  「還沒,不過我等一下要去和學院長與教師們在中庭聚餐,所以學姊可能要自己去食堂用餐。」艾萊妮輕輕的捲了捲白色髮絲,我感覺的到她正覺得去聚餐有點困擾,不過她仍保持著笑容。

  「那找我來這裡有什麼目的嗎?」

  「沒什麼目的,只是想在學姐畢業前多點時間相處。」艾萊妮語氣溫柔的說道。

  「這樣啊——那我可以問問這三年來,妳有什麼想對我說的嗎?」我與艾萊妮認識以來是第三年,從我升上二年級便認識了剛入學是一年級的她。

  她閉起眼睛並露出自然的笑容,溫柔的說:「和妳相處的日子都特別快樂,謝謝——妳陪在我的身邊。」

  聽聞這些話語時不禁感到有些害羞,可我沒辦法將視線從她身上移開,意識到分道揚鑣的日子來臨時反而有點想哭泣,那種感覺像是回憶湧上腦海中又觸摸不到的感覺,忍住淚水後才開口回:「我也很感謝妳的陪伴。」

  「那我要去聚餐了,學姊請好好享受最後的學生生活吧。」艾萊妮笑道後將茶杯中的茶喝盡,接著站起身子轉身走離。

  獨自留下來的感覺頗為孤獨,很難將那種感覺說出口,像是本來填滿的內心突然縮小,多了一大圈空間出來。

  「總有分離的時候,該去習慣才行。」也不是永遠見不到,拍了兩下臉頰後提起海爾的鳥籠走出學生會室去到食堂用餐,平時最愛的鬆餅吃起來也顯得乏味,不知不覺間卻又吃下了十幾二十片。

  周遭的學生們都滿臉笑容的迎接這一天,似乎只有我臉上一點笑容都沒有,說明我太看重這一切?還是說只有我放不下?

  朝著展區的方向走回去,路途中經過玻璃時勉強的擠出笑容,可是看起來卻沒有一絲歡喜的元素在其中。

  「噹!——噹!」剎那間,警鐘的聲音連連驟想,周遭的學生聽聞後都立刻看向窗外,面對正門的方向並看不見慌亂。

  警鐘長響起代表是嚴重緊急狀況,然而一時間反而搞不太清楚狀況,眼前看起來一點問題都沒有?也許只是——

  「是誤報嗎——?」一旁的學生立刻鬆懈了下來。

  突然間劇烈的震動搖晃而起,無法穩住身子朝前方跪倒下去:「什麼——情況?」震動沒有維持多久,下一秒劇烈的爆炸聲響起,方向聽起來是來自中庭。

  「中庭的話——艾萊妮!?」她現在應該正在中庭!也就是危險是發生在她周遭?

  尖叫聲四起的瞬間眾多學生開始奔跑起來,混亂的景色打亂了原本美好的氛圍。

  「我必須過去幫忙才行!」我不能丟下她獨自面對危險——絕對不行!

  下意識的站起身子並朝中庭跑了過去,奔跑的過程中爆炸聲接連傳入耳中,劇烈的衝擊使得建築物嚴重的搖晃。「到底是發生什麼了!」光用聽的就知道場面大概非常危險,但——我不能因為這樣就丟下她獨自逃跑。

  倚靠著牆面不斷前進,下了樓梯後終於抵達中庭,無數的魔法師仰躺在血泊之中,地面上的綠色草葉沾染滿了鮮血,兩個人站在不遠處,其中一位身穿黑色盔甲的人單手舉起滿身是血的學院長,艾萊妮則倒在一旁一動也不動。

  「快逃——」學院長撇了我一眼後發出最後的聲音,下個瞬間骨頭被輾斷的聲音響起,學院長的脖子被輾斷並當場斷了氣。

  「艾萊妮——!」不自覺的喊出了她的名子並跑了上前,見到的卻是胸膛被打了一個大洞的屍體。

  「這到底是——什麼事情啊——」

  「是夢對吧?是夢對吧?這不可能是現實啊!我一定是在房間裡睡著了!」抓著自己的頭搖了又搖,好讓自己從這場惡夢清醒過來。

  「很遺憾,這是現實,不過和妳說這個也沒什麼意義。」穿著黑色盔甲的人一邊說著一邊走了過來,手上拿著染滿鮮血的大劍。

  一股惡寒瞬間爬滿全身上下,「快逃。」一句話在腦海中瘋狂的響起。「啊——你這傢伙竟然敢——!」卻不自覺的拔出了腰間的劍並衝了上去,我似乎還正聲嘶力竭的喊著什麼——

  快衝到他的面前揮下劍刃時,被一腳踹中腹部,下個瞬間感受到的是一陣強烈的陣風與背後的劇痛,我才知道自己的身體被踹中後飛出去撞斷了後方的石柱,大量的血從口中吐出淋滿了地面上的綠色草葉。

  「呃——」好痛、好痛、好痛,真的非常的痛,意識差點就斷了,可沒斷似乎也沒意義,他正拿著劍朝我走來。

  「去死吧——」對方開口說道,劍刃從上方落下,下意識的閉上了雙眼。

  金屬碰撞的聲音突然響起,身上感覺不到任何疼痛。

  睜開眼睛時穿著棕色大衣的人站在我的面前,手上拿著一把腐朽的長劍。

  「一號,綴飾已經拿到了,該撤退了吧?」一旁披著黑色風衣的男子說道。

  穿著盔甲的人原來叫做一號啊——

  「九號,最好要沒有目擊證人,我迅速收拾這兩人就立刻走。」一號說道後在眨眼間衝到了救下我的人面前,極快的速度在我的眼睛中根本捕捉不到他的動作,只知道一號朝他揮劍了。

  噹!一聲驟響,看似破舊的劍輕易的將一號整個人彈飛開來,強烈的衝擊打出了巨大的風壓將無數破碎的布料捲起,冷風吹過的瞬間大衣也跟著飛起,我看見的是一頭正在飛舞的銀白色長髮與穿著黑色衣裝的背影。

  「剩下就交給我吧,妳只需要靠著血族帶有的再生能力活下來就好。」女性說道,下個瞬間長劍的劍刃被染成了艷美無比的紫紅色。

  「這傢伙是——」一號立刻伸出手,八把匕首出現在手邊並朝女性飛了過來,一瞬間匕首盡數被彈飛到四處,只見女性輕輕的揮過手就將匕首彈飛到一旁的地面上,輕易的樣子如同在化開火球術那時。

  「『神諭』(對方口中的詞彙,似乎代表著某種奇特的魔法。)沒有用!?」一號的語氣顯得詫異無比,下個瞬間筆直的衝向女性。

  剎那間抵達女性面前,只見女性瞬間劃過刀刃,然而卻沒劃中任何物體,兩人就這樣憑空消失。

  「應該站不起來了,維持意識都有點勉強嗎?」女性似乎轉過身子和我說了些什麼,本想看清她的面孔,卻什麼也看不見。
133 巴幣: 36

創作回應

無害的路人(迷惘狀態)
跟舊版有種不一樣的感覺,是全部重新寫了嗎?
2021-01-11 11:23:08
黑漆
對的,是全部重寫過的
2021-01-11 11:35:21
東堂隼人
戰鬥場景寫的很好呢!
2021-01-11 12:49:01
黑漆
感謝稱讚與支持!
2021-01-11 13:19:2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