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短篇】《灰色庭院的騎士》騎士的禮儀 上

Cale Wei | 2020-12-05 20:03:09





訓練使你成為士兵,馬匹使你成為騎兵,但禮儀才會使你成為真正的騎士

—黑煙教士指揮官 煙之騎士福姆


    

    ▲
    
    
    陰鬱的光線在雲層上造成了細微的裂痕,裂痕之中迸出脆弱而又虛幻的光線,悄聲無息地射向大地。
    
    那就像是承載著豐沛雨水的雲朵,猶豫著該在何時將所有的一切都傾瀉而下似的。
    
    伊爾(IL)無精打采地望著天際,宛如這樣的天氣扼殺了她的希望與能量一般。事實上,她或許確實面對著這樣的處境。
    
    身為灰庭的騎士長,統御著示劍王國最為強悍的一隻騎兵隊,甚至是整片迦南大地都無人能與他們匹敵。有著這樣顯赫身份的她,卻因莫名的苦惱而蹙起眉頭,原先帶有活力的青藍雙眸也變得有些黯淡。
    
    「嗯……」伊爾沉悶地哼了一口氣,猶如落日晚霞被黑夜吞噬般的瞳孔彷彿凝視著遙遠的虛空,虛空之中無盡的黑暗卻沒有任何一絲的答案。
    
    「瞧妳這副模樣。」一旁傳來了一道略微低沉的女聲,像是在不知不覺中纏上粗糙枝幹的翠綠爬藤,隱約之中帶著一股清晰的穿透力。「剛才的晨會,妳很不高興。」
    
    伊爾轉過頭,看向那名女性。對方的年紀比她長上一些,赭色的外袍帶著一縷清香,以及一身纖細而又突顯身形的衣裝。
    
    她輕撥了一下那頭留在肩上的短髮,一舉一動皆顯示出了與眾不同的氣質。
    
    「貴為宰相,挑撥殿下與軍長的關係是被允許的嗎?」伊爾歪了歪頭,語氣之中依稀帶著消遣的意味。「女士音麥(Immer)?」
    
    「噓……都講過幾次別叫我宰相了,我服侍的是殿下,不是陛下。」女子伸起手指,豎於雙唇之前,動作依舊帶著清新的淡雅與細膩。「灰庭參謀,妳該這樣稱呼。」
    
    伊爾只是聳肩,儘管她不討厭以虛職來稱呼,但實際上就不是那樣啊。
    
    「音麥,我們好像每次的晨會都發生過類似的事情。」年輕的騎士長決定不再停駐於稱謂的話題,她試著將心中的疑惑道出,希望能得到回應。「我覺得騎兵隊交給利法來統御,才是更好的選擇。」
    
    音麥豎起的食指輕輕放下,接著伸手摸向伊爾的緋紅色中長髮,指頭緩慢地從髮間滑下,柔和得就像是在安撫失落的一團毛球。
    
    「那是妳們的私人問題。」灰庭參謀笑了笑,然而卻沒有因此解決對方的疑問。
    
    「但這件事攸關灰庭的和諧,不可能不算是公事了。」雖然伊爾說得義正嚴詞,但在音麥的眼裡卻又像是彆扭的賭氣。
    
    她稍微回想了一下,在晨會上發生的小衝突……
    
    ……
    
    …
    
    
    ▲
    
    
    「在入冬之後,馬匹的糧草需要比當季稅收還要多上十分之一。」當時伊爾可以說是自信滿滿。她研究了一段時間的灰庭稅法與部隊的糧草來源,胸有成竹地盯著羊皮紙上的文字唸道。「我提議可以從亞弗購入。」
    
    然而,灰庭公主只是在座位上皺起了眉頭,對這個提議感到躊躇。格瑞絲在要事上總是顯得猶豫不決,甚至可以說是太過寡斷。而朝臣也深知這個道理,所以伊爾這時該說服的目標,主要並不是公主本人。
    
    「容我提問。」此時,身為禁衛的利法會試著提出看法。「為什麼需要比平常更多的糧草?」
    
    「這是為了冬季預備。假如進入戰時再進行採購的話,要付出的成本會比平時更高。」伊爾將自己的研究開誠佈公,她相信明確的事實更勝於一切的爭辯。
    
    灰庭本殿的理石無時無刻都散發著一股森冷的寂寥,彷彿任何一瞬的沉默都會在頃刻之間被吞噬在這蒼灰的庭院之中。
    
    禁衛搖了搖頭,她的態度令伊爾感到挫敗,甚至絕望。連音麥都還沒開口,她就這麼否決了?
    
    「每一期的糧食徵召,都已經包括戰時的預備量了。」利法沒有多言,她也只不過是以事實來反駁而已。
    
    就這樣,伊爾短暫的巧計以駁回告終。
    
    
    ▲
    
    
    「妳這樣就覺得心寒嗎?怎麼今天的鬥志特別薄弱啊?」音麥從記憶中返回,望著伊爾那苦惱的臉龐說道。
    
    大概每隔一個月就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朝堂之上發生意見的分歧並非壞事,反正灰庭本身的和諧就是環繞著公主展開的。而無論是利法還是伊爾,兩人關係也並非真正的不陸
    
    伊爾伴隨著音麥的腳步,在陽光攀到迦南的正上方之前離開本殿。她依舊對於自己的困惑有著某種執著,也隨著思考越發深沉而放慢步伐。
    
    「其實我後來又去找利法談了一下。」伊爾突然說道。「有關於騎兵隊的事情。」
    
    「騎士長的職位,妳認為是利法更能勝任?」音麥露出一副早已看出答案的模樣,畢竟這也是伊爾在心態上囚困自我的心魔。「我跟殿下都已經回答過了,妳才是最適合這個位置的人選。」
    
    面對這樣的誇讚,伊爾有些害羞地彎起嘴角,卻又抑制自己不得將感情毫無節制的展現出來。
    
    「灰庭騎兵隊的前身就是妳率領的暮光騎兵,而且灰庭的部隊採用精實化的培育,黑煙教士出身的利法不會比妳更瞭解這樣的訓練方式。」音麥不帶起伏地說著,宛如只是唸著天經地義的條文。
    
    她只是希望對方能夠更自信一些罷了。撇開身份不談,音麥認為這位年輕的騎士長的確沒有那麼穩重,而這也讓伊爾對某些事情的看法變得有些自卑。
    
    「妳有著利法所沒有的……智慧。」但是,奉承實在不是音麥的強項。希望別弄巧成拙了,像她這種年紀的人,通常在某些方面的心理耐受程度是很低的。
    
    然而,伊爾對這番話先是思索了一番,然後歪了歪頭,半信半疑地看向音麥。
    
    「什麼,什麼意思?」她顯然是不太理解對方的用意。
    
    「妳想一下,她是一名禁衛,卻在跟隨於殿下身邊時學習了很多名流貴客的禮儀,甚至因此而改變了自己的生活習慣。」音麥笑了一下,然後回答。「這顯然不是她的職位所需要的,甚至有可能會讓她失職。」
    
    「失、失職?有這麼嚴重嗎?」伊爾愣了一晌,眨了眨那對混淆著不同天空色彩的青藍眼眸。
    
    「當然有這麼嚴重,就拿茶會來說好了。根據用茶禮儀,赴會者需卸除武器,以展現和善之意。」參謀點了點頭,發現到對方正落入她的圈套。「但是這樣的規定根本無法預防有心之人,反而會讓貴客與自己落入危險的處境。」
    
    「說的也是,更何況她的護衛對象是公主……」伊爾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看著音麥的眼神突然多了一絲的欽佩。
    
    「再者,茶會對用具的講究,禮儀的繁雜,都浪費了不少的時間與金錢在上頭。相同的價值,用在更加實際的地方,不是很棒嗎?」至此,音麥已經在心裡得意了起來。「妳看,像妳就不喜歡茶會,但是利法卻崇尚那繁文縟節,兩者之間豈不是高下立判嗎?」
    
    一句句的話語在伊爾的心中波蕩、流淌,甚至萌生了截然不同的看法。她看向了一旁的花圃,隆冬之際的君子蘭依舊綻放風華,枝頭的山茶花也在凜凜之中盛開著。
    
    「我有一個想法。」伊爾突然地唸道,隨後轉過頭拉住了音麥的手臂。「妳看!妳看那個!」
    
    音麥被伊爾突如其來的激動情緒嚇到,她先是瞪大了眼睛,隨後又回到一副保有餘韻的模樣。音麥望向花園,一段時間之後又看向伊爾。
    
    「怎麼?」
    
    「花啊,那些花啊。」
    
    伊爾用力地指了指,洋溢著興奮之意。也許她只有產生了某種看似完善的想法,情緒就會變得如此亢奮吧?
    
    「我還在暮光騎兵的時候,希伯崙當地種了一堆。我想啊……」騎士長說著,臉上的表情卻浮現出了一絲絲的猶豫,彷彿是在斟酌自己的想法是否恰當。
    
    音麥沉默地望著伊爾,黑褐色的眼眸宛如無聲無息的池面倒影,悄悄地將遙遠的景象與事物本質連結在一起。
    
    「妳想辦一場茶會?」
    
    伊爾有些訝異地回頭盯著音麥,貌似因對方幾乎洞悉心靈的發言而感到不寒而慄。然而此時的音麥卻若有所思地凝視著遠方,她看著公主在庭院興建的一座茶館。
    
    「那就舉辦吧,而且是一場不同以往的聚會。」灰庭參謀露出了難以言喻的自信微笑。「就邀請利法吧。妳是這麼想的,沒錯吧?」
    

    
    
(待續)


以下作者碎唸:

感謝各位觀看至此,多虧大家的支持才能讓我順利更新。

這次是該系列的第二部短篇,於是又多了新的人物。希望故事的表現能夠有足夠的完整性,我發現我寫連載的時候很容易後繼無力,讓我豆頁很痛。





130 巴幣: 34

更多創作